搜索
楼主: 辽东管宁

【精华】【都督推荐】贼三国(作者巴孤)

[复制链接]
2004-5-19 23:29:3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汤隆竟然比李云还弱,战独眼龙三回合就死了,那才叫没天理那!! :icon24:
回复 举报
2004-5-19 23:35:19

主题

好友

3713

积分

刺史

Post by 辽东管宁
汤隆竟然比李云还弱,战独眼龙三回合就死了,那才叫没天理那!! :icon24:

不知汤隆的胆怯和文丑的心怯是不是同一概念。
回复 举报
2004-5-19 23:39:0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好歹也是“金钱豹子”,怎么会看见个独眼龙的尊范就胆怯。
回复 举报
2004-5-20 00:08:19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汗,夏侯眼睛不是损于曹性之手么?怎么变成陷阵营的了..,
夏侯敦竟然丧于董平手里.......我怒 :mad:  :mad:  :mad: !那个董一撞也懂得用激将法么?汤隆也就罢了,樊瑞倒是好手段,好心机..
回复 举报
2004-5-20 11:23:41

主题

好友

3713

积分

刺史

Post by 辽东管宁
好歹也是“金钱豹子”,怎么会看见个独眼龙的尊范就胆怯。

独眼的人看上去就不好惹。而且汤隆被称为“金钱豹子”好象是因为他脸上有麻子吧,而不是说他胆子很大。
回复 举报
2004-5-22 16:54:10

主题

好友

2467

积分

刺史

写的太好了!
就是翼德,子龙这样被你弄死了,马超也成了不忠不孝之人.有点那个了吧.
想那刘玄德一生阅人无数,诸葛孔明一生谨慎,怎会将大权置于来历不明的宋三手中.且梁山中人能人甚寥,帅才也就卢大官人一个,良将也就林冲堪与魏延比肩,其余诸如秦明,呼延灼皆严颜之流,吴用本一碟狗肉,不可置于大席.北宋末且苟且于梁山,未能占城掠地,处于三国人才辈出之时,如何就反了天?
刘备,人皆言:仁义.
到头来确又被更为仁义的宋三所迫.滑稽!
挺曹派恨蜀至斯,领教领教.
还好魏延翻身.
回复 举报
2004-5-23 01:11:00

主题

好友

2370

积分

刺史

谁是恨蜀的挺曹派? :confused:
回复 举报
2004-5-23 13:25:20

主题

好友

2467

积分

刺史

啊?你不是吗?
误会误会!汗..........汗!
回复 举报
2004-5-23 22:43:11

主题

好友

178

积分

亭长

`````````` :icon12:
回复 举报
2004-5-24 18:23:22

主题

好友

2370

积分

刺史

Post by 蜀中小兵
啊?你不是吗?
误会误会!汗..........汗!

可见现在这派那派之间的敌对情绪,已经到了捕风捉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乱棍打下的地步。所以也不难理解关派赵派的对掐,以及某些×派居然因为我反对这种恶意而无聊的相互贬损,就信口开河指我为对方并加以攻击了 :icon04:
回复 举报
2004-5-24 18:57:13

主题

好友

2467

积分

刺史

Post by 巴孤
可见现在这派那派之间的敌对情绪,已经到了捕风捉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乱棍打下的地步。所以也不难理解关派赵派的对掐,以及某些×派居然因为我反对这种恶意而无聊的相互贬损,就信口开河指我为对方并加以攻击了 :icon04:

  
我与巴孤兄一样是很讨厌帮派之争的!我还在后面专门发贴以论此事.兄可观之,自明我心.
我不知兄之:"草木皆兵,乱棍打下"为何意,既然引用了小弟之贴,我想小弟怎么也脱不了一些干系.
我只是评论了兄台大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再者兄台所说的"这派那派之间的敌对情绪"该因小弟的"挺曹派恨蜀至斯,领教领教."可我并没有攻击任何人.我曾经在我发的帖子里谈到"我无疑是挺刘的,但我不说刘备比曹操强,也不说贬低曹操的话.我只是支持刘派,在我眼里曹操同为英雄!最看不起支持一派而痛骂另一派,想起中学学的马克.吐温的文章,咱们论坛有一些人就像文中讽刺的一样."

观兄前贴言语之中颇合我意.然弟实不受那不明真相之冤枉.
以巴孤兄之博学高义,弟实不敢"信口开河指我为对方并加以攻击了 "
兄台误会可谓深也.

别无他意,自辨而.如言语得罪之处望兄海涵.
回复 举报
2004-5-24 19:49:53

主题

好友

2370

积分

刺史

后面所说之事乃关赵,与兄无关,hoho
回复 举报
2004-5-24 21:29:01

主题

好友

2467

积分

刺史

理解万岁。
回复 举报
2004-5-28 15:42:28

主题

好友

56

积分

布衣

:icon22: 似乎未完,期待下集!
回复 举报
2004-6-10 18:55:29
奉先赤兔貂禅 该用户已被删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4-6-11 02:21:40

主题

好友

344

积分

布衣

:icon22: 等……
回复 举报
2004-6-16 20:36:43
奉先赤兔貂禅 该用户已被删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4-6-20 14:06:04

主题

好友

2370

积分

刺史

第一百一回:及时雨笼络壮士,公孙渊夺位辽东

且说董平行险,奔袭许昌,一战得手,威名远震。樊瑞秘谓平道:“将军今连取青、兖、豫三州,势不可挡。宋公明必使将军进兵洛阳。然当前之势,三州城池,太半尚不在我手;累各处士卒,不满数万。若再袭洛阳,必被曹魏各处大军,翻身合围。三州再内乱迭起,我恐梁山大业虽成,将军部下,却要所剩无几了。”董平道:“先生看来,该当如何?”樊瑞道:“如今之计,莫若不进洛阳,却屯兵许昌,经营中原;更遣得力战将,胁曹植声名,把兖州、青州各处未曾降服郡县,逐一讨平;一面镇守要隘,训练兵卒。如此得三州人马钱粮,潜心发展。不须一年,可拥精兵十万。然后伺机进窥河北,南取徐州、淮扬。宋公明与曹魏两边对峙,势均力敌,一年半载之间胜败难分;将军届时提十万雄兵,更有韩滔、彭祀、魏定国、单延珪皆朝廷名将,凌振火器无双,又有前番汤隆兄弟精心打造坚甲利兵数万件。以此实力,进可混一宇内,退可鼎足天下,岂不是王霸之业么?”董平听樊瑞如此说,沉吟片刻,佯怒道:“莫非先生欲要说我背离宋公明,自成大事?”樊瑞笑道:“岂敢。我不过说以目前局势。将军进洛阳,颇利宋公明,只是损了自家实力;若以我之策,经营三州,兵马在握,则左可为梁山大业立功,右能自保后路,一切任君抉择,岂不两全?”董平听了,亦笑道:“樊先生不愧混世魔王,说得在理!”计议遂决。
过不多时,彭祀遣人自青州来报,说攻取青州城池多处,并取得前临淄侯曹植。平大喜,令将植护送来,便欲与盟。那知曹植自甄氏横死,心已如灰;休说被梁山军挟持,便是真令他为皇帝,怕也没了精神。董平亦不管,将他软禁许昌魏王府邸;一面自封大汉车骑将军,领兖州牧;一面借曹植名义,扬兴复汉室旗号,四处征伐兖州、豫州、青州诸县镇。约半月间,所到大半顺服,便有些许魏国忠臣,死守城关,也难动摇大局。于洛阳方面,却只是令韩滔引数千军马,进屯阳翟,以为预防。宋江从荆州接二连三催促他发兵洛阳,袭取曹魏后路,平只道兵马不足,粮草未齐备,极力推诿。


再说曹丕在洛阳,调集后续军马,关注前沿。初闻荆州曹仁连挫宋江锋锐,又闻司马懿自去关西,不多日便把战局稳住,张辽、臧霸亦各自在扬州、徐州挡住李俊、卢俊义,各路战事暂平,心下稍安。未几,桓阶自辽东回报,公孙恭虽受官爵,未曾明复。丕亦不在意。到九月,东边夏侯廉急报飞传,说董平起兵,青州沦陷,谯侯曹林死。华歆回朝禀报,汉废帝刘杰已“惊吓而死”,不怕董平引为旗帜。两封文书,一前一后,日内送来,曹丕有喜有忧。随后再闻曹休镇守东郡,夏侯惇屯兵许都,几番大战。谁料十一月间,噩耗传来,许昌、东郡皆失,大将军夏侯惇战死,曹休、蒋济引军败回洛阳。丕闻言,如五雷轰顶,跌坐龙椅之上,良久方问众臣道:“夏侯元让乃先帝所遗宿将,镇守中原,堪称栋梁。今一旦身死,何以为之?”太尉贾诩出班奏道:“夏侯都督年虽迈,血气刚勇,必是恃武出战,致为贼人所乘。虽身败军丧,未足为国家大难。今臣闻董平起兵青州,众不过三四万,一路乘锐而来,席卷三州,至今二月,士气已乏,而郡县多有未安。此以疲惫之卒,据未定之地,乃贼自取死矣。陛下可调集京畿军马,并御林精兵,使许褚为先锋,曹休为都督,留太子守洛阳,陛下御驾亲征,则六军用命,可一举破敌。”曹丕闻言,想了一想道:“只是洛阳军马,多半是四方草草征集。贼人新克许昌,害夏侯都督,锐气正盛,起军往击,恐非合用兵之道。当先整训军马,待彼进犯洛阳,然后逆之可也。”贾诩微笑道:“陛下主张亦好。”遂不再言,退回班中。丕便传令,先叫于洛阳厚厚祭祀夏侯惇,使其弟廉并诸子治丧,谥忠侯。一面派出使者,改拜曹仁为大将军,曹真为车骑将军,曹休为卫将军。一面整训军马,预防董平入寇洛阳。谁知平竟屯兵许都,并不进犯。丕略略松气。


其时已届腊月,宋江屯兵襄阳,屡屡攻打,不能得手。那后方征集军马,原本精锐不足,怎能奈何曹仁?越急越乱,越乱越难得手。林冲、呼延灼再三相劝,方才退兵二十里,以为持久。先闻董平取许昌,只道必然再进洛阳,欲待曹军扰动,乘势进取;谁知平按兵不动,自顾经营三州。江心头又焦又怒。忽得吴用从雍州送来密信。前面只述西线战事,司马懿守御坚韧,更兼援兵时时到来,不能得手;又报马超自并州一败,损折颇重,无力进取方面,遂引五千精兵,前来雍州相助。后面谓宋江道:
“董平兄弟入伙最晚,又兼武艺高超,迭破东郡、许昌,阵斩夏侯惇,必有自傲。今提数万之兵,拥三州之地,正当我与曹魏相持不下之时,可谓举足轻重。倘生不测之心,非唯哥哥大业有损,亦坏了梁山兄弟义气。望哥哥不吝官爵,厚厚加封,并以情理动之,使董平感激效命,则大局可清也。”
宋江看罢,猛悟道:“原来如此!是俺失于计较也!”思度片刻,便令神行太保戴宗,先往巴郡去,吩咐金大坚选用上等好金,篆刻印绶。戴宗去后不多日,携印回来。宋江又遣他携印绶赶往许昌去,拜董平为车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其余樊瑞、魏定国、单延珪、韩滔、彭祀等,各自加官进爵。并送亲笔书信一封与董平。
董平接着戴宗,因心头别有打算,面上殷勤,实则防备。待拆开宋江书信看时,略云:
愚兄宋江,敬送贤弟董平将军。我等一百单八人上应天罡地煞之数,名分兄弟,情谊手足,前番聚义梁山,何等豪迈;今既驾雷入汉,可知天命在我,欲转乾坤,以造清平。如今贤弟据三州之地,拥十万雄兵,可谓威名远播,便是愚兄等,亦为喜悦。想我梁山入汉十余年,创业艰险,至今杳杳;旋因贤弟奋勇一击,则如风卷残云,皓月九天,贤弟才略,可谓盖世无双,亦足我梁山兄弟之栋梁也。闻贤弟自号“汉车骑将军”,愚兄犹以车骑名号,不足彰贤弟伟业,故拜贤弟为“车骑大将军”,领司隶校尉,兼司、兖、豫、青、徐、并、冀七州军事大都督。望贤弟勿负众手足厚望,速速进兵洛阳,捣曹贼巢穴;则江山可传檄以定,贤弟亦得列土封疆,平分天下,岂不功名俱收?为此雷霆之师,在贤弟是反掌之举,而于天下万姓,则有解救倒悬之功;在梁山兄弟,有义薄云天之意。此谓手足呼应,共成大业。尚请贤弟勿辞。

董平看罢信,略微一想,便呵呵大笑道:“知我者,公明哥哥也!这般看重,便是为他赴汤蹈火,岂有二言!”便设酒宴,请戴宗上座。其时韩滔镇阳翟,单延珪镇兖州,张横、彭祀、侯健、凌振俱在青州。其余樊瑞、皇甫端、魏定国、李云等,俱来作陪。酒席之上,董平取出宋江书信,公诸众,面有得色。众皆称贺,唯樊瑞闷闷不悦。董平殷勤招待,更劝多饮。酒至半酣,当场下令,要发兵洛阳。樊瑞起身谏道:“酒宴之上,不应谈军国大事,以免昏误。”平怪他当众顶撞,欲要指责,戴宗道:“樊瑞兄弟说的在理,哥哥明察。”平方不说。于是尽欢而归。

当夜二更,樊瑞再来见董平,道:“将军莫非真欲兵进洛阳?”董平道:“正是。”樊瑞道:“其中利害,我前番已说明。将军若此时取洛阳,恐洛阳未得,三州反失,徒为他人火中取栗也。”董平闻言大怒道:“我自起兵梁山,数月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先生如何这等轻我?且宋公明视我为腹心手足,我亦当奉他为首脑,此‘士为知己者死’,又岂能称作‘火中取栗’?樊先生亦是名列石碣之内,如何这般屡进谗言,离间我兄弟关系?莫非因位居地煞,颇有不满么?”樊瑞闻言色变,知他已为宋江区区小计所折服,心里自想:“闻谄谀则喜,见小利而动,此人虽勇武盖世,非成大业之主也。我若留于此,恐为之害。”遂长揖道:“将军既决心已下,小可亦不再罗嗦。只是既欲攻取洛阳,则恐豫州、徐州之敌,乘虚入寇兖州、青州;某欲去卢大官人军中,相助联络。”董平点头道:“甚好。樊先生你我之言,并无第三人知晓,先生勿过虑。”瑞拜辞出门,收拾行装,带了两个贴身伴当,连夜往投卢俊义军中去了。后人有诗叹道:
石碣天书标同心,魔王空设混世机。终究宋江多狡计,一字收揽董将军。

次日,董平升帐。先由戴宗替宋江行拜将之礼。董平受了“车骑大将军,司隶校尉,七州大都督”职衔,便传将令。先遣混世魔王樊瑞,前往徐州卢俊义处联络,夜间已出发;再留彭祀守青州,单延珪守兖州,魏定国守许昌。自令韩滔为先锋,皇甫端为护卫,李云为接应使,调集各县兵马,合计步军近三万,马军五千余,扬旌直取洛阳。并请戴宗回报宋江,转呈谢意。戴宗便赶回荆州复命。宋江闻报,抚掌大笑道:“果不出吴加亮预料!”戴宗道:“哥哥,我在董平兄弟帐前,看樊瑞兄弟神色,略有出入。恐中原异常,有他尴尬。哥哥不可不稍加提防,免得坏了兄弟义气。”宋江叹道:“我也知樊瑞兄弟文武双全,兼通天文地理,原本又是一山之主。及至排定座次,只在地煞中排二十五位,并列步军将校,亦有委屈。然此天意使然,岂得因此耿耿于怀?好在董将军颇知我意,必不为所惑。亦愿樊瑞兄弟自行悔悟罢了。”戴宗拜服不止。
宋江再谓宗道:“董平军马既出,曹魏必乱。只是辽东一处,尚未发动。吴加亮先前曾遗下锦囊一个,院长可带了,急赴辽东,寻燕顺、马麟、焦挺、石勇四位兄弟,照锦囊安排行事,不得有误。”戴宗取了锦囊自去。江复召林冲、呼延灼、柴进、徐宁等,整备军马,只待洛阳扰动,便乘机进兵。

戴宗奉宋江命,施展开神行奇术,一路风餐露宿,不过十日,抵达辽东。早先吴用安排燕顺等四人投奔到公孙康部下,十数年间,各为辽东重臣。戴宗先私下会见四人,燕顺等自然亲热非常,便把野味海鲜,香米老酒,满满摆了一桌,款待戴宗。戴宗吃得醉饱了,谓四人道:“众位哥哥在辽东,各自当了大官,颇风光哩。”燕顺道:“院长哥哥说笑了。在这辽东,虽有权有兵,却虑与兄弟分散,甚是想念。闻宋江哥哥起兵反曹,欲取天下,今番莫非叫我等夺了辽东,以为南北夹击?”戴宗道:“燕顺哥哥所说,对了一半。”便取出吴用锦囊,五人一起看了。马麟道:“吴学究这个计策甚好。我等依照遵行,无有不成。”

原来辽东之地,最先是初平年中,公孙度托好友徐荣人情,出任太守。后中原纷扰,度独霸辽东,威行海外,中原流民亦有颇多往附避难。建安九年度死,其子康嗣位。后康死之时,其子晃、渊尚幼,故众推康地公孙恭为主。前番曹丕废汉称帝,特遣使封恭为右骠骑将军,辽东太守。近者又遣桓阶出使,加封车骑将军,燕公之爵。公孙恭心怀首鼠,尚未回报。戴宗在四将处隐匿数日,便往面见公孙恭,自称奉兴汉大将军宋江命,前来联络,共起义兵。恭本懦弱之人,不敢答应。在朝堂之上,支支吾吾,说话全无边际。戴宗暗自好笑,也不催逼。
入夜之后,那锦毛虎燕顺,却前去见公孙渊。渊置酒款待,饮数杯,燕顺道:“我辽东这番若起兵进取幽州,必是公子领军。正好建立功业也。届时多多关照。”渊听了,正中心事,拍案道:“公孙恭这厮,畏首畏尾,岂敢出兵!”原来渊性急躁粗暴;前番被公孙恭嗣位,年渐长大,心头不服。此刻借酒发泄,故出此无礼之言。燕顺佯叹道:“当初先大人逝世,公子年幼,故永宁侯代摄内政。今公子才略胆识,俱胜过永宁侯数倍。朝堂上下,皆以为永宁侯该当还政公子哩。”渊听了,更合心意,于是力邀燕顺痛饮,一边骂骂咧咧。喝到半醉,忽然门外进来一人,厉声道:“好大胆子,你二人敢在此出言攻击太守,莫非要造反么!我这便去太守府出首!”渊大惊,急急跳起,拔剑出鞘。看来人,却是马麟。燕顺急拦住公孙渊,谓马麟道:“马大人,你平日也曾为公子不平,如今怎这等陷害?”马麟笑道:“我不过戏言耳。公子,如今宋公明起兵荆楚,天下响应。可恨永宁侯无勇无德,不敢出兵。我等军中将士,尽皆不平。愿推戴公子为辽东之主,不知意下如何?”公孙渊闻言,又惊又喜。燕顺却道:“马将军休要再言语调戏。永宁侯尽掌辽东兵权,我等贸然起事,岂能得手?”马麟大笑道:“单以我二人之力,恐未必能成;然若我等连接宋公明,则又如何?”燕顺道:“宋公明如何肯助我等?”马麟道:“现放着使者在此,只要我等答允起兵,宋公明岂有不支持之理?”两个一唱一和,只说得公孙渊乐不可支,竟如那太守位置已经到手一般。燕顺道:“虽然如此,务必谨慎。”马麟道:“这个自然。还有石勇将军,亦对永宁侯甚是不满。我特请他前来。”燕顺大喜:“倘石将军肯相助,大事必成!”原来石勇时任襄平巡城校尉,掌握卫戍军马。于是马麟出去,请石勇来商议。石勇道:“公子远胜永宁侯,理当得政。只是宋公明所持如何,不可不慎,我愿明日去见使者,试探他意思,再来回报商量。”于是三人辞去。
次夜,再聚集府公孙渊邸,石勇道:“末将已去说了。戴宗大人甚是欢喜,直赞公子胆略过人,行事果断。并言公子只要出兵幽州,宋江大人必无所亏;当表公子为燕公也。”公孙渊道:“前番魏国使者桓阶来,也封公孙恭为燕公。哪个更强?”马麟道:“曹丕篡汉,天下人皆怨愤,眼见得残雪逢春,须臾融化了。便封燕公,不过是个替死名目。宋公明今虎据荆楚,拥雄兵三十余万,又有庞统、吴用参谋,卢俊义、李俊爪牙,便是西川刘循,交州士燮,西凉马超,俱为所用;前者董平起兵,纵横千里,魏兵都不敢交战。如此大势,岂不明了?如今机会,切莫失去!”公孙渊心肠早动,当下拍案道:“既如此,我当起兵诛公孙恭,以辽东响应宋公明!”燕顺大惊道:“永宁侯虽然昏庸,毕竟是公子叔父,囚禁即可,何必杀他?”渊方沉吟,石勇道:“自顾这争权夺利,哪里顾得阿叔、侄儿哩。公子不杀他,莫非他便不杀公子?”公孙渊听了,狠心道:“石将军所言有理,如今不得心慈手软了。只是公孙恭贴身护卫焦挺,身手甚好,如何近得他身?”石勇哈哈笑道:“焦挺也是我兄弟,如今正好一起报效大人!”渊大喜,便与众人商议兵变之事。

过不数日,便是大年。恭在堂上召集众官饮宴,且请戴宗同庆。宗于席间,再提联盟伐魏之事,恭依旧支吾。忽然公孙渊挺身而起,拔剑道:“曹丕篡汉,人神皆愤。我公孙世受汉恩,岂能受伪魏之封!今宋公明首倡大义,正宜相从,如何这般推三阻四!”恭看他无礼,正欲斥之,只听外面兵甲碰撞,却是燕顺引兵杀上殿来。恭大惊,一面后退,一面连呼:“焦将军何在?”焦挺大呼:“老焦在此!”提步抢上殿来。恭只道他来护卫,便往身边躲,却被焦挺一把揪住,拧过胳膊。恭惊得四肢疲软,焦挺一手扼恭咽喉,一手持刀道:“今愿从公子,举辽东讨汉贼,不从者,某必杀之!”众官、卫士看了,皆不敢动。此时石勇引巡城兵马,扼住要隘;马麟引本部兵,拦住城外军营,因此无人来救应。戴宗急急出来,摇手道:“二位,皆是自家人,不可火拼,不可火拼!以某看来,先君公孙康病势,永宁公暂且监国。今公子长成,便还政也是情理之中。诸位皆是辽东栋梁,大汉忠臣,切切不可自乱!”燕顺道:“戴大人所说有理!”就势同众兵,拥公孙渊上座;勒令恭奉印绶下拜。那公孙恭生性懦弱,且命在人手,焉敢抗拒?乖乖依从,纳了印绶。马麟再胁迫众官,一起参拜。众官都是要性命的,况也颇觉恭不如渊,更无一人抗拒。渊自鸣得意,洋洋上座,自此便稳坐了辽东太守之位。戴宗与众官俱称贺,不多时各自散去。渊一面遣心腹出去安定四处郡县,一面却令人将叔父公孙恭暗地缢杀。于是从新安排文武。以马麟为安辽将军、燕顺为定风将军,石勇为中郎将,焦挺为校尉,各自引为心腹。
隔二日,再请戴宗来,答允起兵之事。宗大喜道:“太守忠于汉室,凡人不及也。待回禀宋公明哥哥,必以幽冀二州割让,以酬将军高义。”渊呵呵大笑。部将贾范劝道:“辽东新易主,不可妄动刀兵,以免无端惹祸上身。”渊大怒:“汝言辽东新易主,是蔑视我乎?”贾范再三苦劝,渊火起,令缚出斩首。谋士伦直出来劝谏道:“贾范是一片忠心。以我辽东之众,只宜保守地方,安定百姓。贸然出师远征,非明主所为。且主公方才夺位,永宁侯又转日莫名身故,人心未定。倘再兴兵,只怕辽东生灵涂炭,大祸临头,悔之晚矣。”渊哪里肯听,竟把二人一并斩首。便拜大将卑衍为都督,马麟为副,杨祚为先锋,燕顺为接应使,自领后队。前后合兵四万余,直指幽州。
军马次第起行时,忽人报管宁先生,道旁相迎。公孙渊大奇,步行上前,尽礼道:“幼安先生,可有见教?”宁道:“将军麾军西向,欲何为也?”渊道:“欲讨伐篡汉之贼,以报朝廷。”宁微微颌首道:“如此甚好。前番永宁侯之事,却是如何?”渊脸上色变,强辩道:“为叔父怯懦,竟欲受伪魏之封,实毁家门亲誉,又陷辽东数十万子民于不义。因此非常行事,为士众推领印绶。谁知叔父越日暴卒,可知生死天命,人莫知也。”宁道:“逝者已去,空余哀悼。然将军此去,须不可自折其节。倘能终守汉制,则成败荣辱,皆不足虑也。”渊听得莫名其妙,只是点头。宁作长歌道:“汉室衰败,豪杰鹰扬。兵刀纷起,未知鱼龙混鳞,何处是真英雄也!”歌罢,掉头自回。渊心头怅怅上马。燕顺劝慰再三,方复令进兵,杀奔幽州而去。戴宗自还报宋江不提。

且说魏主曹丕,忽闻闻梁山军董平,被宋江封“车骑大将军、司隶校尉,七州大都督”,起兵十万来取洛阳。丕急召众臣商议。贾诩出列道:“陛下勿慌,贼人自取败亡,此天赐陛下太平也。”丕又惊又喜道:“前番未用君言,朕深自后悔。如今君既言有计,速速教朕!”诩道:“董平以贼寇,骤起山东,侥幸获利,横扫三州。为之上计,乃是把大兵分布三州之地,内召兵马,外图扩张,一面以轻兵扰我诸路粮道,乘隙进取河北,此策断我筋脉,则为我大魏心腹之患。中计则是屯重兵许都,分略我豫州、徐州两处,与宋江、李俊、卢俊义三路贼军前后夹击,使我曹仁、张辽、臧霸三军困窘,残我手足,以胁躯干。今彼却用下策,顷发大队,来打洛阳。看似气势汹汹,实则孤注一掷。陛下只需坚壁清野,守洛阳及堰师、阳人、虎牢关等要隘,使敌军困顿司州,进退维谷。一面遣能员引轻锐,奔袭兖州、青州等处。贼军新起不久,人心未附,王师所到,不难克定。待彼师老粮尽,然后纵御林精兵击之,可一战获捍贼之首也。”曹丕听了,连连点头。司徒华歆,出班奏道:“太尉所言,虽然颇合兵法,究竟有不妥之处。”丕问曰:“为何不妥?”华歆道:“如今洛阳附近军马,虽有数万。内中精锐,不足三成。尚要分布各处,守把要隘。倘贼军大至,万一兵力不支,岂不危及陛下?且坚壁清野,一则动伤百姓,二则耗费时日。若任贼军蹿入京畿,蹂躏地方,万一后方再起变故,则虽欲克复不可也。”曹丕悚然道:“然以子鱼公之见,该当如何?”华歆道:“以不才看来,莫若发诏书,速召在外诸军,一起返回京畿,先将董平贼军,一举尽歼。然后回镇四方,未为晚也。”华歆话音刚落,蒋干挺身而出,摇手高叫:“不可,不可!”说出一番道理来。毕竟未知蒋干所说如何,请看下回。
回复 举报
2004-6-20 16:15:42

主题

好友

3713

积分

刺史

终于又有下文了,拜读ing……
回复 举报
2004-6-20 23:14:03

主题

好友

21

积分

布衣

九江蒋干说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4-20 11:55 , Processed in 0.1238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