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楼主: 辽东管宁

【精华】【都督推荐】贼三国(作者巴孤)

[复制链接]
2004-1-5 19:21:34

主题

好友

316

积分

布衣

洛神
回复 举报
2004-1-5 21:45:21

主题

好友

1164

积分

太守

征集意见:伪贼三国是否要继续?请大家选择。(没人应的话就不再写了)
回复 举报
2004-1-5 21:52:05

主题

好友

6

积分

布衣

说实在,老兄,虽然我不欣赏吴用,但贼三国的关键之一就是吴用的阴谋,如今让诸葛还阳,这阴谋也就揭破,实在缺乏悬念了,所以依我看来,还是以不揭破为好,让各家斗智斗勇为妙。当然老兄的文笔与原作者尚有一笔!
回复 举报
2004-1-5 21:52:3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意见收到,要求继续

不过请思念兄另开一帖。 :
回复 举报
2004-1-5 21:55:16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呵呵,偶还是希望能一窥全豹的,兄要是不怕辛苦的话,多多益善拉!!
回复 举报
2004-1-5 22:01:31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Originally posted by 辽东管宁@2004-01-05 18:24
观此行文,作者必是曹操一党,要不也不会让老曹那么早寿终的。

不过曹丕纳甄氏时,曹植犹小儿也,那来甄氏少年之时,与曹植生情?
偶一直以为太守早就看过全文了,怎么到现在才觉察“作者必是曹操一党”?
难道贼三国本身就未完待续?
回复 举报
2004-1-5 23:27:55

主题

好友

1164

积分

太守

贼三国当然没有完结,pener兄正在准备毕业论文,所以没有时间一气呵成。
不过近来他时间宽裕了,写作时间明显见多。
偶也期待看到大结局,不过又不太希望看到结局
在天涯社区也有人建议我继续,不过要真继续,后面的形势就是:刘永重聚蜀军,黄巾占领四郡,梁山游击四方,曹家诸子争雄,刘循西川屯兵,呵呵,大家不嫌乱吧?
回复 举报
2004-1-5 23:29:38

主题

好友

1164

积分

太守

吕布、张角还魂乃是我正在写的《三国英雄传说》中的一个情节,因为实在不忍双龙死所以在此借用一下。
  呵呵,我到觉得这样实力才平均,不要忘了,梁山军有林冲、马超、秦明,还有至今没有出现的董平(偶的偶像呀,大家鼓掌)、卢俊义等猛将,蜀没有赵云(偶的偶像,再鼓掌)怎么震的住?
回复 举报
2004-1-5 23:34:00

主题

好友

6

积分

布衣

兄,感觉马超可以自成一系
回复 举报
2004-1-6 00:32:20

主题

好友

1973

积分

太守

強烈支持思念思想兄繼續啊,雙龍復活,萬歲!! :
回复 举报
2004-1-6 11:20:18

主题

好友

52

积分

布衣

我感觉蜀气数确实尽矣,后面诸葛等人复活的话太过诡异。
魏乱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司马懿要起来了。林教头和李俊黄忠再佐以庞士元,实力也不弱。
更何况还有入了浅水的孙仲谋。
所以下面的内容不太可能没意思
回复 举报
2004-1-6 15:43:47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Originally posted by 思念思想@2004-01-05 23:29
吕布、张角还魂乃是我正在写的《三国英雄传说》中的一个情节,因为实在不忍双龙死所以在此借用一下。
  呵呵,我到觉得这样实力才平均,不要忘了,梁山军有林冲、马超、秦明,还有至今没有出现的董平(偶的偶像呀,大家鼓掌)、卢俊义等猛将,蜀没有赵云(偶的偶像,再鼓掌)怎么震的住?
既然是复活,怎么不多几个啊。感觉张氏就张角一个够了,余下的换做周瑜孙策就比较有趣了(不过这好像又成了四国),要不再复活关羽张飞也好(哈哈 :icon13: )。那样就可以敌住林冲等人,不然赵云黄忠(不知魏延在哪?)再猛,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光是林冲花荣俩个就够他们受的啦!!
回复 举报
2004-1-6 15:58:04

主题

好友

345

积分

县尉

林冲还不如卢俊义、史文恭,花荣和人联手也只能战平卞祥,怎么是五虎将对手
回复 举报
2004-1-6 16:20:3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Originally posted by 云中野鹤@2004-01-05 22:01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辽东管宁@2004-01-05 18:24
观此行文,作者必是曹操一党,要不也不会让老曹那么早寿终的。

不过曹丕纳甄氏时,曹植犹小儿也,那来甄氏少年之时,与曹植生情?
偶一直以为太守早就看过全文了,怎么到现在才觉察“作者必是曹操一党”?
难道贼三国本身就未完待续?
[/quote]
非也!

在下怎么可能没看完全文? :

只是以前在下认为作者只是拥曹罢了,但现在认为作者为曹氏一党,那就是一家人了。
回复 举报
2004-1-7 16:07:29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林冲本来没那么强的,是张飞教了他不少,前文有提到的说~
回复 举报
2004-1-10 15:46:39

主题

好友

1343

积分

太守

第八十四回:谋权位兄弟相残,起兵火京郊俱乱


  
  原来当初刘备数路起兵,其所置征东将军黄忠,与镇东将军李俊两个,引江东数万军马,北渡长江,攻扬州、徐州之地。张辽、曹休两头拒住,往来鏖战良久。后黄忠闻得荆州、两川变乱,只是不知刘备下落;原待要引兵溯江而进,西取荆州。吕义劝道:“如今我渡长江,迫合肥,进徐州数百里,曹军胆寒。倘若移军西向,则被曹军追击,两头俱失也。不如保守江东,以待陛下。倘陛下夺回西川,则我于此呼应;倘陛下不得克谐,则亦可迎接陛下来此也。”黄忠然之,又道:“西川既乱,则操贼必得调集军马,迫击陛下也也。我与其退保长江,何不奋力北进,使曹操不得安生也!”于是一面叫李俊防御荆州一边,围住合肥张辽;一面督率本部精兵三万,奋力进击。黄忠虽年迈,武艺过人,兼以兵法娴熟。曹休虽然亦是名将,如何抵挡得住,因此连战不利。幸得曹彰来援,两下堪堪挡住。黄忠因看曹军势大,亦不敢造次,遂整顿军马,一面再探川中消息。那曹彰、曹休虽然止住败势,却也无力进取,把兵马分开两下,成犄角之势屯驻,以待战机。
  魏王曹操死时,戴宗在许都,得知曹操死讯,即刻架起甲马,赶往洛阳,报知吴用。吴用闻说,便叫萧让把预备好假作曹操遗嘱之笔,只说叫曹彰继位。又遣戴宗乔装打扮,火急往扬州去。戴宗行到扬州曹军营地左近,却不敢去见曹彰,悄悄乘到黄昏时,把那伪造遗嘱包于布囊之中,拴在箭杆上,插到曹军营寨之外。有兵士捡起,便送进给曹彰。曹彰正在营中与刘晔两个谈论行军之事,拆开看时,外面先附一签,道:
  “臣乃魏王近侍也。如今大王病在弥留,甚思念子文公子。惟左右皆子桓公子之人,大王甚苦不得相见也。手书遗嘱,遣我来送。奈何卑微之人,不敢相面,故送信于此,以苟全蚁命也。公子恕罪。”曹彰看来,眉头一皱,再拆开里面布囊,赫然便是遗书,全是曹操口吻,说子文勇武刚健,欲令继位,叫当心其兄曹丕也。曹彰认得笔迹,浑身颤抖,传与刘晔看道:“先生教我,如何是好?”
  刘晔接过看了,沉吟片刻道:“此遗书不知真假也。”曹彰道:“父王手笔,如何有假!”两个正说之时,忽报许都有使者带丧而来。刘晔拍案道:“咿!定是大王凶信!”曹彰大惊。须臾,使者进来,报魏王曹操凶信。曹彰闻言,扑倒在地,放声大哭。刘晔道:“公子身率数万雄兵,担国家安危,须得节哀。”曹彰痛哭多时,方才止住,问使者:“大王薨时,可有遗命?”使者道:“有,小人不知也。”曹彰闻言,遣退使者,自己在帐中思索了一夜。次日早上,请刘晔道:“父王既有遗书与我,则我当顺父王之意,回许都继位也。”刘晔大惊道:“公子,如今黄忠军马就在近前,倘若以主帅随意回京,恐朝廷怪罪也。”曹彰道:“父王遗命不遵,才是不忠不孝,国之大贼也!至于黄忠,有文烈军马在此,何必担心?”刘晔道:“当初若是文烈独力可当黄忠,则何必调公子前来?今公子若去,此地兵马尽作散乱,如何抵挡!”曹彰道:“此地军马,我皆随身带回。待继位之后,再发大军来援文烈便是。”刘晔道:“诸侯引军进京,不合礼也!”曹彰道:“事态紧急,不得已耳!若孤身入京,恐为宵小所害!”刘晔道:“遗命无有印章,不知真假,岂能贸然相信。”曹彰道:“父王身染重病,左右尽是子桓心腹,他又为人有心机,不得取印章,何足为怪!且未管如何,先引军进京,再作打算也!”刘晔再三苦劝,曹彰心头一股气,只是不从。当即传令副将,教全军预备拔寨,往许都而去。刘晔心头焦急,欲待留下,又恐曹彰一人去,更闯出大祸,于是一面遣人飞书往曹休军营,告知事变,教曹休整顿本部军马,预备接防此处,免被黄忠乘虚杀入中原;一面跟随曹彰而去。
  
  再说曹丕在许都,方才登上王位,忽闻曹彰引军杀来,又听说青州军鼓噪而去,京都兵马,所余不满万人,不由惊骇。当下有司马懿站出道:“大王休要惊惶,臣保举一人前去见鄢陵侯,不费半箭,只凭三寸之舌,片言折服,教鄢陵侯数万之兵,卷甲自去!”曹丕惊喜道:“仲达保举何人?”司马懿道:“谏议大夫贾逵可也。”群臣皆曰:“仲达保荐甚是,非梁道不能解也。”于是丕令贾逵前去。司马懿下来,暗谓曹丕道:“梁道此去,必可退鄢陵侯。然鄢陵侯自负勇力,终必心意难平,望大王祥查之。”曹丕默然点头。
  逵出许都,行无数里,望见前面曹彰军马排开营寨,连接十余里,旌旗猎猎,甚是威严。原来曹彰兵马进发许都,沿途官兵,俱不敢相拒;进至宥水,使人往许都打探,说曹丕已登基王位。彰大怒,自提兵杀过宥水,刘晔再三劝阻,皆不听。大军一路进发,距离许都二十里,且下营寨,曹彰令全军饱餐,预备前往与曹丕答话。
  忽报贾逵前来,曹彰道:“此人素有贤名,如之奈何?”刘晔道:“公子可请梁道入营,询问许都事情也。”曹彰从之,便令左右引贾逵入,问道:“父王印绶何在?”贾逵正色道:“先王太子子桓,已在许都,国有储副。今奉天子诏书,已然继位。公子都督军马,抗敌于外,先王印绶,非公子宜问也。”曹彰道:“今有父王遗书在此。”即取出戴宗送来遗书。贾逵接过,览毕,笑道:“此是伪书也!有大王笔迹,却无大王印章,足见其谬!”曹彰泣下道:“父王笔迹,岂能言‘谬’?大夫勿欺我也!”贾逵道:“大王文武双全,诗书行天下,伪造非不能也。且大王遗命,群臣俱当面领受,明言太子继位,岂能有假!今公子被伪书所惑,引兵入京,欲乱社稷,倘为外人所知,只恐骂名难脱也!”言迄,将萧让所伪造遗书,扯个粉碎。曹彰大惊,欲待抢夺时,贾逵厉声道:“今某毁此书,是脱公子恶名,公子切莫自误!”曹彰看书已被撕碎,只得道:“请大夫教我。”贾逵道:“如今公子既到许都之外,可先入城,祭拜先王灵位,然后引军星夜赶回,勿耽误军情也。”曹彰遂与贾逵并马,往许都去。将近城门,贾逵顾谓曹彰道:“公子入城,是奔丧耶?是夺位耶?”曹彰道:“蒙大夫教诲,是来奔丧,非夺位也。”贾逵道:“既非夺位,引这数万军马作甚?”曹彰顿时醒悟,便教刘晔引军马依旧屯驻城外二十里,先遣副将,陆续引军往扬州交战处调拨回。
  曹彰自独身与贾逵入城,曹丕亲出宫,道路相迎。兄弟两个,抱头痛哭。曹丕含泪道:“父王大病仙逝,家国飘摇,我等兄弟当戮力同心,不可为奸人所惑,以自残手足也!”曹彰潸然下泪,只是迭声答应。哭了一会,曹丕携曹彰手,一起上车,进宫到曹操灵前,拜祭父王。曹彰本是个直性子之人,伤心处,放声大哭,几欲晕厥。曹丕一面劝,一面哭。两个促膝密谈,直到夜深,方才各自歇息。
  次日,曹丕在宫中设宴,大会群臣。令在主位上摆两张案桌,含泪谓众臣道:“我与子文,近来少有相会。如今父王去世,我兄弟若不托以生死,更待何人相扶持也?”便拉了曹彰同坐,与群臣共饮。
  酒过三巡,有一近侍上前,手捧托盘,上有精致酒壶十二把。曹丕道:“此乃西域进贡葡萄美酒也,须得冷饮了,方才甘醇。今邀诸公共享。”于是自己挑了一壶,放在案前。近侍取其余十一壶,斟与众官。曹丕自把手中一壶,先斟入曹彰樽中,再自斟一樽,举起道:“诸公满饮,以祷祝父王在天之灵也。”群臣皆举杯。曹彰闻得酒香,一饮而尽,果然入口冰凉甘醇,与中原佳酿颇不同也。曹丕再提壶自斟一樽,与曹彰满一杯,道:“这一樽,愿我众兄弟,情同手足,永不相负也。”曹彰再满饮。曹丕频频相劝,兄弟二人推杯把盏,把一壶葡萄酒饮得涓滴不剩。席上群臣,亦各尽欢。曹彰酒量大,只是微醉,曹丕却已醺醺失态,抱住曹彰,满脸流泪。这时司马懿起身道:“大王酒醉,宴席可散。公子亦不宜久留,可速速返回军中去也。”于是各自散去。
  曹彰多饮了些,虽然神志清醒,却也有些不适。曹丕遣人护送回城外营中,交代与刘晔。刘晔听从人说了酒席间事情,闻他兄弟二人和睦,心中宽慰。便吩咐营中军马,整备行程,只待明日便起身回扬州去。
  谁知次日,曹彰起来,忽觉身体虚弱,神志有些恍惚。初时以为是昨日多饮,以至伤身。于是抱病起行。未到日暮,已不能骑马,刘晔暗自吃惊,只得以车载之。当夜,曹彰骤发寒热,腹内隐隐作痛,直彻五腑。第三日,病势更重,口鼻之内竟流出淡淡乌血来。刘晔大惊,欲送曹彰回许都,曹彰在病榻上摇头道:“去也无益。此病甚怪,恐难医治。先生可送我回邺城,见过母后也。”刘晔便转移车驾向北。时曹彰病重,不能速行。不二日,彰竟暴死于路。刘晔心中疑窦,却不知缘由,只得往许都飞报曹丕。曹丕闻噩耗,大哭不止,令厚葬之。
  列位,你说这事情如此蹊跷,曹彰方才从曹丕酒宴回来,便病倒了?若说是酒食之内有手脚,他兄弟二人,却又是同席饮食。原来机关全在那西域葡萄酒中。曹丕令从人端上十二把酒壶,外观一般无二,却有一把内设机关,一壶装了两种酒。曹丕把盏之时,为自己斟酒,放开壶柄上按钮,倒的便是一般好酒;为曹彰斟时,摁住钮,却把壶下面装的毒酒倒出。曹彰不知,心中无疑,直把半壶毒酒喝个干净;曹丕又恐当场被人发觉,因此所下毒慢性发作,故曹彰数日之后,方才身故。此是因曹丕顾虑曹彰勇猛,深恐争位,因此下此毒手。曹彰既死,曹丕遂放下心来,一面少不得于人前大悲大苦,一面暗下重赏司马懿。又令刘晔将曹彰所部军马,归属曹休统带,抵御黄忠。贾逵又曰:“武王薨,青州军击鼓擅去,虽有过,如今宜相抚之。曹丕从其言,逵乃作檄文,抚慰青州军,容归故里,且传令所在仓廪供给。青州军皆感激拜泣。
  华歆奏道:“武王病故,诸公子尽奔丧吊唁,唯有临淄侯曹植,至今未来,可使人问罪也。”司马懿道:“如今子文公子方死,问罪之事,不可急切。先大王薨已多日,可扶灵柩回邺城安葬,面见太后,然后追究也。”曹丕闻言,点头称是。司马懿又道:“大王既去邺郡,须防此间变故。可把印绶随身携带也。”曹丕从之。于是留夏侯惇、王朗、华歆、王必镇守许都,曹丕携王后甄氏、王子曹睿,同众官齐扶曹操灵柩,出许都东门,逶迤往北去。教大将许褚引三千精兵,随驾护送。
  
  再说曹植在洛阳,得知曹操病逝,急请萧让、杨修等前来商议。萧让道:“且先派遣得力人手,潜入许都之中,暗自埋伏,连接城中汉室忠臣;一面沟通消息,然后静待其变也。”曹植从之,于是叫来蔡福、蔡庆,引数百精干之人,分散化妆,三三两两潜入许都之中,却教与孙二娘、张青勾结;曹植这边,令胡车儿整顿洛阳兵马,预备起身。不数日,又报曹丕立魏王之事。杨修道:“子桓称王,兼有华歆、王朗等辈为爪牙,必不容于公子。今日之势,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望公子切莫迟疑也!”曹植道:“如此,先生何以教我也?”杨修道:“公子可分派军马,遥遥往许都去;公子自己却轻车丧服,只作奔丧之状。于中暗藏勇士,只待相见时,拿住子桓,则大事谐矣!”曹植甚善其策。萧让又道:“臣认得一伙好汉,为头两个,乃是孙新、顾大嫂夫妇,甚有勇力,可以重用也。”曹植唤入,看二人凛凛,大喜留用。于是留丁廙、丁仪兄弟同孙新守把洛阳,自与胡车儿、杨修、萧让、顾大嫂等,引数千军马,往许都而来。一路回避哨卡,却也不曾发觉。将近长社,忽然前面又有密报,说鄢陵侯曹彰离奇身故,曹丕已扶送曹操灵柩,出许都往邺郡去了。曹植闻言,泪下道:“子文刚勇,必是被子桓所害也!如此不顾手足情谊,实在可恨!”萧让道:“子桓心狠手辣,公子若不除之,亦当为他所害也!”曹植道:“如今怎生是好?”萧让道:“探听得如今子桓离了许都,城中是夏侯惇守把。此人勇力虽强,少些计谋,兼有年迈。公子可轻车以奔丧,前往相见,如此如此,可以拿获之。然后军马续进,可得许都。许都既得,扶天子以令州郡,无往不克也!”曹植甚喜。于是教杨修与胡车儿带二千精兵,随后跟来;自与萧让、顾大嫂引百余人,轻车丧服,驰奔许都。
  
  早有人报知夏侯惇,说曹植公子前来奔丧。夏侯惇道:“此辈小儿尽皆无礼也,前番大王死时,不曾看有动静,如今却来奔丧。”王朗心中疑惑,问道:“临淄侯来了多少人?”报曰:“不过百人也,因违期,不敢擅入,却在城西扎营,请候王命。”夏侯惇道:“大王又扶灵往邺郡去了。可请皇太后示下也。”王朗道:“临淄侯奔丧来迟,本当治罪。今大王不在京畿,若令其入城,恐非礼也。”夏侯惇道:“如此,便教他城外扎营如何?”华歆道:“可也。”
  次日,人报曹植公子请夏侯都督、王司徒、华大夫,出城相会。王朗道:“会无好会,如何去得。”夏侯惇道:“子建是我侄辈,若不去,恐人非议。”华歆道:“既如此,元让将军可去赴会,我二人于城中镇守也。”夏侯惇道:“你二人如此,是有二心耶?”华歆道:“不敢,只是先王方薨,国家危难,非比寻常耶。我等受大王重托,守卫京畿皇城,实不敢稍有懈怠也。”夏侯惇闻言,也不好多说,气哼哼道:“既如此,二公可自决也。”
  于是夏侯惇自出城赴会,却也不敢托大,随身佩戴宝剑,并引数十精兵。进得城西曹植营帐,曹植满面悲凄,出见夏侯惇,大哭拜倒:“元让叔父,父王去世,真乃天祸家国也!”夏侯惇亦泪下,扶起曹植,连连宽慰。于是曹植吩咐摆酒来。夏侯惇看帐中,只有曹植一人,自负勇力,于是教随身精兵,尽退出去。叔侄两个,在帐中把酒相叙。
  饮了一杯,曹植道:“叔父,不知子桓何处去了?”夏侯惇道:“子桓扶送先王灵柩去邺郡了,你如何不知?”曹植道:“嫂嫂甄氏,与侄儿元仲何在?”夏侯惇道:“也一路去了。”曹植闻言,心略有不定。酒过数巡,却看进来一个中年妇人,眉目英武,为两人各奉上一樽热酒。夏侯惇接过,一饮而尽,曹植忽问道:“叔父,却有一事不明。”夏侯惇道:“何事?”曹植道:“人尽传子文身死,乃是子桓所害,可有此事?”夏侯惇怒道:“汝又听了何方奸佞挑唆,在此胡言乱语!”曹植道:“只怕此事蹊跷,叔父莫要欺我也。”夏侯惇道:“老夫随先王三十余载,看待你诸儿辈,皆如一般,岂有偏袒!”曹植冷笑道:“只恐未必。”夏侯惇大怒,拍案而起,却被那妇人一把按在肩上,竟一时动弹不得。夏侯惇火起,待要拔剑,忽然一阵眩晕,四肢无力。便看妇人拍手笑道:“倒也,倒也。”夏侯惇眼花足软,扑通倒地。那妇人正是顾大嫂,送上热酒,内有蒙汗药,夏侯惇英雄一世,却栽在下三烂法子里。外面那数十兵士,也被曹植部下送上参合蒙汗药酒肉,尽皆麻倒。
  萧让从后面进来,从夏侯惇腰间,解除兵符,谓曹植道:“如今可急进城去也!”曹植然之。于是传令,埋伏在城外精兵二千,呐喊而起,直冲许都。华歆、王朗在城中,原本不放心,忽闻城外杀声起,急急调集兵马,上去防御。只看城下,曹植全副戎装,指城头大骂道:“子桓鸠杀父王,残害兄弟,日久必篡汉室基业也!吾今奉大王遗命,前来讨伐,降者无罪!”华歆、王朗心头紧张,只在城头张望。
  不料忽报城中四下火起,原来是蔡福、蔡庆引数百人,在城中往来冲杀,高叫:“随同曹植公子,共杀欺君奸贼曹丕,匡扶汉室也!”那许都御林军总督王必,闻得大乱,乃引数百精兵,杀出皇宫来。前至路口,恰逢部下偏将金袆,引数十人来。王必急问道:“逆贼何在?”金袆遥指:“便在南门也。”王必便教金袆同往南门去。行不远,见司直韦晃,引家童二百余人,当街高呼:“杀贼。”王必怒道:“汝昔日早存背反大王之心,如今托病在家,却原来伺机作乱!”当下叫道:“谁人将韦晃拿下!”话音刚落,身边金袆喝道:“某去!”手中大刀荡出,却往王必砍来,王必大惊,措不及防,人头滚落。原来韦晃、金袆等人,皆是汉朝忠臣。昔日见曹操专权,便有相图之意。如今曹操既死,曹丕继位;乃乘曹植起兵攻许都,意图借曹植之势,剪除曹丕,而归政汉室也。又有太医吉平之子吉邈、吉穆,其父与董承合谋曹操被杀,因此各引人众,在城中张扬声势。又有孙二娘、张青夫妇,亦带领党徒,各处喊杀搅乱。许都城中虽有数千官兵,群龙无首,兼以城中四处大乱,各无战心。
  韦晃、金袆并引军入宫中,面见皇太后曹节,请降诏止息内外兵乱。曹后原本便不满曹丕,当下传懿旨,教内外军马,皆不得交战,开门放曹植入城。懿旨一下,城中军马更是涣散。华歆急谓王朗道:“事急矣,可速走!”于是两个只带数名从人,往南门去。将近城门,忽然蔡福提鬼头大刀,引数人杀出截住。王朗道:“华兄,我二人可并力逆之也。”华歆道:“甚好。”于是王朗持戟,杀奔蔡福而去。两个战无数合,王朗只待华歆来助,回头看时,却见华歆乘虚奔出城去了。王朗心头又惊又怒,加以年过六旬,再战数合,体力不支,一个眩晕,早被蔡福把手中大戟荡开,一只手劈胸抓住,拖下马来,喽啰上前绑了。
  未到半日,许都城中已平,曹丕党羽,或死或擒,亦有少数逃出。城中兵马,尽数归附曹植。曹植与萧让、顾大嫂入西门,至皇宫前,韦晃、金袆等人相迎,韦晃道:“曹丕欺凌天子,害死伏皇后,天人共愤。我等皆钦佩子建公子乃汉室忠臣,顾情愿拥公子继魏王之位。公子勿令我等空劳也。”曹植谢道:“诸公忠直,植亦知也。若能得克谐,必教汉室重振。”两下见礼,一面入宫,皇太后曹节抱幼帝刘杰出见,曹植礼毕,曹太后传旨,除曹丕魏王之爵,以曹植继之。一面派出使者,往征西将军曹洪、征南将军曹仁、镇东将军曹休三处,各令效命。
  一面令带过王朗等一帮曹丕党羽来。曹植道:“王景兴,你前番欺凌先皇,杀害国母国丈,可知罪乎?”王朗惶惶道:“朗惟知奉武王之命,忠君以报,实不敢有欺君也。”曹植待要发话,萧让拍案道:“汝这佞臣,胆大妄为,罪恶滔天,如今反要诬赖先王耶!”曹植闻听,点头道:“便是汝这等奸臣,令我父王与先帝颇有罅隙,如今岂能容你!”斥令将王朗等推出,斩于东市,悬首诸门。王朗面如土色,默不做声。须臾,斩首示众。王朗自建安中入许,颇奉承曹操,甘为鹰犬爪牙,因此人多不满。今被曹植所杀,却也快意。
  
  再说曹丕与众臣,护送曹操灵柩,缓缓北行。这日将至渡口,忽然南面路口,有人高呼:“大王且住!”曹丕回头看时,却是华歆飞马而来。须臾,马到跟前,华歆下来,衣冠不整,满脸土尘,哭拜道:“大王,临淄侯作乱,许都已然沦陷也!”曹丕闻言大惊,众官听了,俱各面面相觑。尚书陈群道:“如今许都既生变,可暂停车驾,细细打探,然后从长计议也。”太尉贾诩道:“非也。急变既起,当速速定下决议,雷厉风行,以除祸患。若再首鼠迟延,必受其害!”曹丕道:“太尉所言甚是也!请诸公相议!”话音未落,蒋干出道:“大王,臣有一计也。”正是:如今新祸起,且听老臣谋。不知蒋干如何献计,请看下回。
  
回复 举报
2004-1-10 21:49:14

主题

好友

52

积分

布衣

王朗执戟,蒋干用计 : 越来越好玩了。pener大人真厉害呀。
不过老感觉在许昌的那些梁山寇属于不入流的角色,像蔡氏兄弟不过是刽子手出身如何能掌握京城?
估计老蒋又要坏事了 曹丕要完!
回复 举报
2004-1-11 14:05:24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黄须二死与兄弟之手,盲夏侯载在梁山贼寇手里……火大……
回复 举报
2004-1-12 13:55:25

主题

好友

9

积分

布衣

第八十五回:东岭关美人断魂,许都市好汉赴义

且说曹丕继位之后,与众官扶曹操灵柩去邺城归葬,不料未到渡口,得华歆飞马来
报,说曹植占据许都,俱各大惊。蒋干献计道:"如今临淄侯既占据许都,又收编
了那里军马,则势不可力敌也。依某看来,大王可急扶灵柩回归邺城,一面留虎侯
精兵守把黄河渡口。待退到河北,征集地方官军,再号召天下讨逆可也。"曹丕闻
言,不觉点头。司马懿摇手道:"不可,不可。如今临淄侯轻骑突进许都,占据皇
城,则天子与太后,尽为之所虏。当前之际,唯有乘其未安,提本部精兵,杀回许
都,率从州郡,大张讨贼,以定大局。若从蒋子翼之计,先退河北,则临淄侯挟制
天子,矫诏布告天下,悉令为爪牙,则恐大王虽欲保河北而不得也!纵然调集后续
,得以破逆,必大损国家元气,而为黄忠、孙权、宋江辈所乘也。望大王明察。"
曹丕道:"只虑我这里兵马不多,恐难制之耳。"司马懿道:"临淄侯具文才而乏武
略,部下亦无良将,所部官兵虽多,皆为乌合之众。大王此间有虎卫、虎豹骑精兵
,纵不能得城,亦足令临淄侯伪令不出许都也。"曹丕闻言,大悟道:"多谢仲达提
醒!"便先令陈群、桓阶,扶送曹操灵柩渡河回邺郡。自与诸军,折返许都。令典
满引一千虎豹骑当先,许褚引五百虎卫军环卫,司马懿同众官引余兵断后,复往许
都来。将至东岭关,正是黄昏,天降大雨。曹丕看王后甄氏座车单薄,须臾被雨水
打穿,乃令从人将华盖移到王后车上,自己却换骑马,与司马懿、华歆并骑而行。
甄氏欲叫公子曹叡同乘,丕曰:"为父尚乘马行军,岂有与母同车以避雨者也!"曹
叡道:"父王见教极是。"于是亦乘马相随。将近关隘,贾诩道:"东岭关地势险恶
,如今许都既失,又兼天雨,视野模糊,不可妄入。可走关下山路绕行也。"曹丕
从之。

再说曹植自夺取许都,将曹丕党羽尽力剪除,夏侯惇软禁于府邸之中。檄文到处,
附近县镇,也有送钱送米者,却少兵来。萧让道:"曹丕公子若得知,必然兼程赶
回。大王遣一支军马,于东岭关埋伏。曹丕公子只道我等在许都死守,若有不防,
我可乘也。"曹植甚善其言,沉吟片刻道:"某自去也。"萧让道:"把关伏路,将官
事也,大王万金之躯,只坐守城中便可,何必亲自冒险?"曹植摇头道:"我须得自
去。"乃留杨修、胡车儿守许都,自与萧让、蔡福、蔡庆、顾大嫂等引军三千,抄
小路往东岭关去。关上原本只有偏将引兵三百守把,看曹植来了,不敢相拒。萧让
又道:"可在关门两边,埋伏油脂引火之物,两边刀斧手准备,曹丕若进,起火烧
断道路,一起突出拿下;又恐他不进东岭关,公子可派遣弓箭手五百,长枪手一千
,于山下小路埋伏。曹丕若走山下小路,乱箭下去,公子这里再从关上杀下接应,
万无一失也。"曹植犹豫道:"子桓是我胞兄,如今此为,毋太过耶?"萧让道:"只
怕若是易地而处,子桓却不记挂兄弟之情也!"曹植再思索片刻道:"既然如此,我
自引兵去小路埋伏也。"萧让道:"小路埋伏之事,我去便可,公子坐镇关隘即是。
"曹植执意道:"我去,我去。"萧让只得从之。于是曹植同蔡福、蔡庆引一千五百
兵到山下埋伏,萧让同顾大嫂在城关守御。曹植又再三叮嘱萧让道:"若是子桓从
关上来,埋伏起时,但擒杀阿附党羽,中间眷属,切不可伤害。"萧让道:"这个自
然。"曹植方放心而去。列位,你道曹植为何有这等行径,自己不肯坐守许都,偏
要到东岭关;又不肯坐守关隘,偏要到路口来?原来曹子建心之中,只记挂甄氏安
危,从他看来,甚么魏王爵位,甚么江山事业,却都不如甄氏。此等话语,丁仪、
丁廙、萧让、杨修等虽是心腹,他亦不敢直说;又怕伏击曹丕之时,倘使他人领兵
,不知轻重,一下玉石俱焚。故而再三要自己亲自带领。

只说曹植同蔡福、蔡庆两个,引一千五百军,在东岭关山脚小路一侧秘密排开。曹
植先叮嘱道:"只看华盖之下,便是曹子桓,可乱箭射之。队伍中有女眷,却不可
伤害。"时逢大雨,便看曹丕一路人马,逶迤而来。前头是虎豹骑,且先放过。接
着中间华盖大张,护车而来。曹植心想车中必是曹丕,瞪大眼看,却不见甄氏在何
处。心道若是甄氏与曹丕同车,岂能妄动。心中犹豫,因此不曾发令,看看华盖将
过,旁边铁臂膊蔡福按捺不住,将手一挥。顿时小路上梆子连响,五百弓手一起放
箭,齐齐往华盖之下招呼。那车虽有锦帘遮拦,怎当得强弓劲射?转眼之间,透帘
而入者数十箭,甄氏在车内,无处躲避,兼以何曾提防,顿时惨呼数声,扑倒车下
。可怜如花似玉身,顿作香消玉殒人。
曹植在山坡上,听得车中惨叫,心中大惊,再看甄氏倒出车外,不由心肝碎裂,痛
叫一声,拔剑向蔡福刺去。那蔡福倒也机警,急忙闪开,口中道:"大王,如何刺
我!"曹植含泪骂道:"你害死甄姑娘,还问我如何!"蔡庆旁边看见,赶紧拦住。
原本山路埋伏一千五百兵士,只待号令。第一阵乱箭射死甄氏,又把左右军士,射
倒数十人。若是立刻杀下去,曹丕身边军马尽在混乱之时,自然不难击破。如今乱
箭虽发,三个为首的却在自相纠缠,于是士卒皆只是呐喊,却不知杀下来。如此关
头,片刻耽误,都是生死之门,许褚引虎卫军,立时杀上去,道路边上,两边混战
。曹丕在后面,听得前方大乱,心知埋伏;片刻间都嚷王妃被射死,又不见后续发
动,猜到三分,乃厉声高叫:"子建恶弟!你若要争夺王位,尽管前来,为何把我
夫人射杀,她又不曾开罪于你!好不歹毒也!"曹植在坡上,听得曹丕骂声,更是
泪流满脸,如癫欲狂。这边许褚、典满等指挥军马,攻杀上来,又看东岭关门大开
,顾大嫂引军杀出,截曹丕军马后尾。曹丕队尾有一员小将,却是许褚之子许仪,
拍马舞刀,上前抵住,两个厮杀二十余合,不分胜败,许仪咋舌道:"这妇人好生
了得!"此时大雨如注,两边军马,竭力厮杀。许褚暴怒,挥舞大刀,登上坡去。
坡上一士卒,捻枪来刺,枪头从许褚面颊擦过,被褚夹住枪杆,往后一摔,扔下坡
去。许褚顺势一跃上坡,恰好撞见地损星一枝花蔡庆。蔡庆看许褚须发湿透,却怒
目大睁,心头寒凛,正不知当战当走,已被许褚手起刀落,首级滚落,死前口中呐
出一句"好快刀"。许褚上得山坡,环顾四面,曹植手下军兵,尽皆惶恐,许褚大吼
一声,吓得士卒纷纷逃散。蔡福看情形不好,倒拖了哭得泪人一般的曹植,抄小路
往许都奔去。许褚待要追赶,司马懿道:"虎侯休要急,且回头把背后这一队乱军
扫清!"许褚便依言,转往后面杀过。顾大嫂正与许仪交战,却看许褚杀来,她毕
竟是女流,气力不加,部下军马又不敌虎卫军精锐,因此往东岭关上退去。
曹丕此时方才从队中出来,查看军士,损伤数百人。王妃甄氏身中十余箭,血透衣
衫,已然气绝。曹丕想起昔日恩义,亦不由伤神。忽然蒋干来报:"大王,公子曹
叡,同校尉典满两个,引前军虎豹骑,追击敌军,杀奔许都去了!"曹丕闻言一惊
,司马懿道:"孤军前去,必然有失,大王可引这里军马,前去增援也。"曹丕道:
"东岭关中敌军如何?"司马懿道:"东岭关虽是要隘,贼人据之无用,可以不理也
。"曹丕便同众官,引军一起赶去。
原来曹叡年方十三岁,因见母亲横死,心头愤怒,乃同典满两个,引军杀奔许都。
前面蔡福拖了曹植,一路奔走,杨修在城头看见,急叫开门,蔡福与曹植败兵,一
起奔进东门。后面典满军马杀到,城门紧闭。曹叡大怒,下令攻城,典满道:"公
子,我军俱是马队,不便攻城也。"曹叡道:"那便叫军士下马攻城!"典满不敢回
绝,只得叫虎豹骑军士一起下马攻城。虎豹骑乃天下精兵,虽然步战,亦是甚强。
奈何未带多少器械,唯有竹梯、套索,蝼攀蚁附。城上只把乱箭、滚石打下来,可
怜无双铁骑,却填了城池沟豁。战不多时,一千虎豹骑折损近百人,杨修看虎豹骑
士气已散,便叫胡车儿引一千军,开了南门杀出。典满望见胡车儿,想起昔日宛城
之事,牙齿咬碎道:"胡贼卑劣,害死我父,今日大仇可报也!"挥舞大戟,驱马杀
来。胡车儿笑道:"今日却叫你旧仇转添成新恨!"手提熟铜棍,步行出马,两个交
手二十余合,不分高低。杨修见状,又开东门,令蔡福引军杀出。两下夹击,虎豹
骑大败,典满断后,保了曹叡且战且走。行不远,背后曹丕、司马懿、许褚等引军
杀到,扎住阵脚,与曹植军马交战。须臾,背后萧让、顾大嫂又引军从东岭关杀来
,两下混战,杀到东方发白,蔡福、胡车儿并萧让等引军退回城。
曹丕军马到城东十五里扎营。召集众官商议道:"今日一战,虽挫了敌人锐气,却
也损折不少。如今这里兵力单薄,倘敌军大举来攻,何以制之?"华歆道:"大王印
绶,带在身边,可去附近郡县调拨地方军马,自足破敌也。"曹丕道:"只恐远水不
济近渴,若待四下军马调遣到时,子建气候已成也。诸位还有良方否?"司马懿道
:"今有一策。前番先王薨时,许都青州军皆鸣鼓擅去。大王不曾怪罪,略加安抚
。如今青州军虽散去,许都左近,尚有不少,可遣几个使官,许以重赏,击鼓召之
,则千万军马,可一时而集也!"贾诩道:"又有一条,如今这里军马虽少,却不可
坐待。大王可遣能员干吏,携带使命,四处奔走,教周围郡县,切莫附贼,以张王
师之势也。"曹丕大喜,当下分派使者,往返奔驰,往附近郡县,各令出军马粮草
,都要汇集。又令贾逵为使官,往附近县镇,征召青州军旧部。贾逵初时曾专作檄
文,抚慰青州军,因此众皆敬之。果然不数日,青州军带甲归营者万余人。曹丕乃
谕之曰:"君等随先父征战南北,颇多功劳,本当各归故里,以享天年。今乃因子
建违先王之命,欲杀兄夺位,祸乱国家,故不得已召诸君重归行伍,乞诸君合力同
心,平乱之后,必有厚报。"青州军同声效忠。又得许都左近郡县,皆送米粮来。
曹丕大喜,便令许褚父子为先锋,司马懿为大将,典满为护卫,贾诩、贾逵为参谋
,整顿军马,杀奔许都而去。

再说萧让自退回城中,谓曹植道:"如今城内军马,尚有数千。曹丕公子屯兵城外
,彼寡我众,大王可亲自出马,与众将并力攻打,逐走曹丕,再遣使官巡游四方,
则天下可定。否则被他屯兵许都城外,则附近郡县,俱不从我号令,断了兵马粮草
接济,只怕难以持久。"谁知曹植因甄氏死,心头悲痛,每日只是饮酒,坚决不肯
出。下面副将,又皆因曹植是曹操爱子,方才壮胆附从。曹植自己如此颓废,谁个
还敢死战?因此人心渐渐散了。周围县镇,也不再遵从号令。萧让心头焦急,又谓
曹植道:"如今长安、荆州、扬州三处,消息未通。可遣人往洛阳请援兵也。"曹植
道:"谦之作主便是。"萧让微叹而出,请戴宗来道:"戴院长,如今局势不好,请
院长辛苦一趟,往洛阳去见吴加亮,发动各处兄弟起兵接应也。我这里有一草率之
计,请加亮审看。"以一书相随。戴宗应允,乃乔装改扮,取了书信,驾了神行甲
马,出许都北门往洛阳去。
不日到洛阳,吴用自教唆曹植争位,便隐在孙新店中--孙新入曹植府中为军官,店
子交与心腹伙计看管。孙新与顾大嫂有一子,名曰孙厚,年八岁,颇聪明伶俐,也
留在店中。戴宗进了店,见到吴用,说了情由。吴用皱眉道:"这曹植耽于心情,
自毁前程,却又送了蔡庆兄弟性命。"拆开萧让书信,原是叫梁山军马,以拥立汉
帝、曹植为名,便就于汉中、荆州、青州各处起兵。吴用看了,连连冷笑道:"真
是书生之见,此时我若起兵,西川二刘、江东黄忠、扬州孙权、交州士燮、西凉马
超,岂不尽皆对我生疑;且边境曹军二三十万,壁垒森严,我汉城、荆州两处军马
尚且未曾妥当,倘强进军,必然损伤惨重。原本挑动丕植之争,是叫曹魏自耗其力
,我梁山军好从中取利;倘曹植自不足以成事,我又岂肯此刻起兵,为他做了牺牲
?"戴宗道:"只是萧让兄弟意思,颇想扶助曹植也。"吴用摇头道:"我等兄弟分散
在外十年,难得俱没变心。只是萧让兄弟书生意气,却不要糊涂了。"沉吟半晌,
谓戴宗道:"你可回许都去,叫众位兄弟预备先走。"戴宗道:"莫非对萧让兄弟明
言,只说援军等不得了?"吴用道:"直说不发援军,恐伤了兄弟和气。你可说我这
里尽力预备,怎奈各处兵马分散,恐怕来不及。叫诸位兄弟先做好打算,莫等危急
时自乱手脚。戴院长你有神行之数,自然不怕;顾大嫂、蔡福、萧让等兄弟,可急
急赶来洛阳,就与我等会齐,然后再走。孙二娘、张青两口儿,原本在许都隐匿,
便可再藏起来,以待日后。切莫暴露也。"戴宗领命而去。

于是戴宗再驾起神行甲马,回到许都,与萧让、蔡福、顾大嫂等一起会于孙二娘、
张青酒店之中,商议大事。萧让道:"院长,加亮军师主意如何?"戴宗道:"加亮
军师欲调兵遣将,然如今各处曹军势大,倘若起兵,恐未必能如愿也。军师吩咐,
若是这里事情紧急时,诸位兄弟万不可意气用事。萧、蔡、顾三位可便装走洛阳,
张、孙二位可留于此地,依旧内应。见机行事,切莫与官兵硬拼也。"众皆答好,
萧让道:"然则援军来与不来,究竟何以知之?"戴宗道:"某明日便出城,去见宋
江哥哥,求发援军也。然军马远来,沿途曹兵甚多,设使不克,诸位兄弟当好自为
之。"萧让闻言,独默然不语。张青道:"戴院长哥哥说的是,我等梁山好汉,何必
管他王公贵人家事!"便教小二送酒肉上来,六人痛饮一番,各自散去。次日大早
,戴宗便驾起甲马出了许都南门,却不曾往宋江处去,只留在许都左近,查探情报


这时萧让、蔡福、顾大嫂各自于许都城中,与杨修、胡车儿同整顿军事。第三日,
忽报曹丕亲引大军,杀奔许都城下。萧让大惊,与众人登上东门城楼望时,只看城
外一派烟尘,万千军马迫近。杨修惨笑道:"大势去也!"萧让紧咬嘴唇,默然不语
。日后,曹丕军马近城,立时攻打。胡车儿等引军竭力守御,青州军攻势甚猛,萧
让见事情紧急,乃与杨修一同进宫,见过曹太后道:"太后,子桓公子引军马围攻
皇城,恐惊圣驾,特请太后尊驾,以退去兵马也。"曹太后怒道:"哀家与天子皆在
,我兄子桓竟如此无理!"遂令起驾,到城头张道:"下面可是汉家军马?为何围攻
许都,莫非欲造反耶!"典满见了,飞报曹丕,曹丕急问司马懿:"太后虽是我妹,
实偏袒子建。倘以天子之名喝止我军,当何以处置?"司马懿笑道:"甚易,如此如
此便可。"于是曹丕大张魏王仪仗,护送曹操灵位,到城下,高声道:"太后容禀!
臣父曹操,亲冒矢石征发三十余年,为汉家除残去秽;今日一旦身故,被二三鼠辈
,乘隙占据皇城,胁持天子,欲乱朝纲。恐太后为奸人所惑。臣所以冒死犯驾,实
不敢因个人毁誉,而致社稷颠覆也!乞太后明察!"话罢,城下士卒齐声高呼:"魏
王千岁!千千岁!"城上守兵,俱各胆寒。贾诩又令人在四门招呼:"汝等皆在武王
曹孟德部下多时,如今临淄侯为权位欲背父命,杀兄长,你若助他,恐日后无颜见
先王也!"那城中之军,原本参差不齐,有曹植心腹,亦有汉家忠臣,到强敌压境
,自相猜忌,人心更加散乱。不时有逾城出降者。曹植闻讯更愁,却也不管,只是
饮酒。杨修、萧让等商议,欲保曹植出城,北投洛阳去,却因洛阳兵微将寡,拿不
定主意。
到第五日,曹丕却遣蒋干乔装打扮,混入城内,联结城内少许余党,说动了南门守
将,到一更时,忽然开了城门。曹丕早令许褚、典满、贾逵、司马懿引诸路军马,
严加准备,立时突入城中。城内守兵原本无战心,少加抵抗,纷纷投降。菜园子张
青早派了喽啰于四门望风,得悉,急急前往军营,把萧让等三人叫起来:"哥哥,
城已破,可速速走也!"三个早已收拾停当,便装赶到北门,遇见胡车儿部下军卒
盘问,萧让取出令箭道:"奉大王令,有紧急军务也。"士卒看令箭不假,于是放行
。三人引了十数个伴当,方出得城门不一里,城中火光大起,阖城惊惶嘈杂之声,
远近可闻。萧让呆了一呆,忽谓顾大嫂、蔡福道:"二位,且先走洛阳,某须得办
一急事也。"顾大嫂道:"此等火急时候,有甚急事?只怕命都难保!"萧让道:"此
事若不办了,某心难安也!"蔡福道:"究竟何事?"萧让道:"在城南门外,有我一
故人,我欲去约他同走。"顾大嫂道:"既是哥哥的故人,我等何不同去帮了来?"
萧让摇头道:"不可, 南门接近曹军营寨,若是多人去,反而引人怀疑。我自个去
悄悄取了,再来寻诸位。"蔡福道:"那我等在此等哥哥来也。"萧让怒道:"这许多
人一起等候,倘被曹军发现,岂不一起俱亡?我一人行动,反是方便,你等可速速
往洛阳,汇合吴加亮军师。我这里有密信一封,写的是中原军情,必须交加亮军师
面启也!你等可速行!"顾大嫂还要劝说,蔡福道:"既然如此,我等先走,哥哥多
加小心。"接了书信,同顾大嫂往洛阳走去。
萧让看顾大嫂、蔡福等去了,长叹一声,回转马首,复往许都北门去。进得城不几
步,恰看见杨修扶了曹植,带百余兵卒,狼狈奔来,见了萧让,大喜道:"谦之,
我等遍寻你不见,却原来在此也!"萧让道:"天子、太后何在?"杨修道:"韦晃、
金袆二位大人各引人众保扶去了!"萧让看曹植,依然酒醉,未曾全醒,心头悲苦
泛起,谓杨修道:"我二人保公子出北门,先走洛阳可也。"于是一路奔走。此时天
空无月,城中四处民居起火,惊呼之声此起彼伏。行不远,背后杀声大作,无数军
马追赶而来。杨修、萧让只得驱车速行,却被前面溃兵与百姓挡住。眼看追兵渐近
,横地里杀出一彪军马,当先大将手提熟铜棍,高呼:"胡车儿在此,休伤我主!
"把军马一字儿排开,拦住街口。曹军如潮水冲涌上来,胡车儿抡起熟铜棍,左右
挥舞,曹军当者皆丧。奈何部下军卒,不满数百,怎当得曹军数千之众,汹涌进发
,胡车儿切齿怒战,打杀曹军数十人,身边士卒,渐渐亡故。忽然前面街市中鼓点
大作,虎卫军分开众兵士杀出。当先许褚,拍马舞刀,直冲胡车儿。胡车儿虽奋力
交战,毕竟厮杀多时,气力有损;兼之许褚勇猛,战无十合,被褚当头一刀,连盔
带脑,劈成两半。时金袆、韦晃、吉邈、吉穆等各带死士,于城中截杀曹军。吉邈
、吉穆死于乱军之中,金袆、韦晃死守皇宫,被曹丕令许仪、典满引一千精兵,奋
力攻击。战不多时,金袆、韦晃兵败被擒。许都遂又为曹丕所得。
再说杨修、萧让保了曹植,出北门,走小路西去。行不二里,一声梆子响处,路边
杀出数百兵士,拦住去路。当先华歆呵呵大笑:"果不出司马仲达所料也!子建公
子,可下马就擒!"杨修冷冷笑道:"华子鱼,汝这等祸国佞臣,面谀鼠辈,今狐假
虎威,在公子面前一逞威严,颇踌躇自满乎?"华歆亦冷笑道:"德祖果然口舌伶俐
,且面见大王,再展未迟也。"遂纵马上前,招呼甲士拿下。不防萧让窥得近处,
右臂抬起,里面暗藏袖弩,倏地发出。华歆大惊,急偏头时,左眼早着,痛叫一声
,栽下马来。左右急急抢救,华歆自强撑起,满脸血流。乃一手捂眼,怒道:"暗
箭伤人也无用!与我拿下!"于是曹植、杨修、萧让等尽被曹军所擒。曹丕又强假
天子刘杰之名颁旨,只说曹植谋逆,胁持天子,自封魏王,罪大恶极;曹丕护驾有
功,无愧魏爵云云。先将金袆、韦晃满门宗族老小,尽数在市曹斩首。金袆临刑破
口大骂曹丕奸贼,韦晃以面顿地,皆不屈而死。又将曹植进城时留于许都众官,尽
数斩首,前后所杀三百余人,换成自家亲信,教华歆、贾诩、贾逵、司马懿、陈群
、蒋济等掌权,朝中除曹丕一党,几近无人。王朗厚葬,封其子孙;府邸内放出夏
侯惇来,赐酒压惊。曹丕调笑道:"元让将军身陷大贼之中,而毫发无损,果然宿
将也。"夏侯惇闻言,甚是惭愧。又教重赏青州军。
曹丕又使人劝杨修、萧让道:"汝二人各有经天纬地之才,若肯立誓,忠心保大王
,则可活命也。"杨修、萧让俱各回绝,且嘲骂不止。曹丕闻回报,大怒,便教在
东市将萧让、杨修斩首。
布告四处张贴而出,早被张青所派喽啰揭了,回报二人。张青闻言大惊,与孙二娘
商议道:"吴用军师早有计划,如何萧让哥哥却吃人家拿了?明日便要斩首,好不
凄惨也。"孙二娘道:"既然如此,我等尽起这里人众,去救了萧让哥哥如何?"张
青道:"只吴加亮意思,教我等莫管曹氏家事也。"孙二娘道:"他曹家哥子杀兄弟
,兄弟杀哥子,干我甚事?但如今萧让哥哥是自家弟兄,既然失陷,总得要舍命相
救便是!"张青道:"只怕顾大嫂、蔡福他们已走,我们这里人手单薄,救不得萧让
哥哥,反把自己陷进去了。"孙二娘道:"若是救不得,最多同死罢了,岂能顾惜自
家性命,却不要义气二字!"张青犹豫道:"我倒不是顾惜自家性命,只顾虑吴用军
师再三叮咛,我等在洛阳,须得好生潜伏,以备大计,不可妄动。我只怕坏了他的
安排。"孙二娘唾道:"安排个鸟!若不是看晁天王与宋公明哥哥面上,谁认他有用
无用!但知道撺掇阴谋诡计,把梁山上兄弟们一般义气,尽数坏了!我今日主意已
定,明日便去劫法场,救萧让哥哥。你若不肯,我自去也!救得萧让哥哥,也不在
许都呆了。他若不肯留,我等自寻鲁达哥哥去!"张青闻言,将桌上一大碗酒,扬
脖子喝尽,一摔碗道:"甚好!"于是召集店内。原来当初入宋朝,带了一百个精干
喽啰随身用,如今稍有病亡,又招了数十个精干义勇之人,因此约有一百三四十条
汉子。张青、孙二娘教杀两头猪,开十多坛酒,请众人吃道:"我夫妇两个,明日
要去劫法场救一个兄弟,就是那萧让哥哥。此去九死一生,你等若怕的,可先分些
盘缠,今夜便自回乡去。若不怕死的,跟我夫妇同去!"那些汉子听了,个个热血
起来,都叫:"同去,同去!"却也有十余个怕事些的,在那里犹豫。张青、孙二娘
便教不愿去的,各分些盘缠,连夜出城自奔前程;写一封书信,教两个精明的小伙
计带去给吴用、宋江。其余诸人,大吃大喝到二更时,各自去整备兵器。一面把店
中积攒细软收拾了,又在各处放好引火之物。那孙二娘、张青在许都内外,合计有
十余处铺面,尽皆准备好。
次日将近午时,市场口数百军马排开,将杨修、萧让押解出来。典满、吴质监斩,
正欲开刀时,忽然许都城内外,十多处地方起火,蔓延附近人家,纷纷惊扰。接着
一个大汉手提钢枪,一个泼妇挥舞双刀,齐声高呼:"休要伤我哥哥!"引百余人,
砍开重围,杀进法场来。正是:拼洒颈内两斗血,无愧头顶三尺天。不知孙二娘、
张青劫法场可曾成功,请看下回。
回复 举报
2004-1-16 00:50:3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第八十六回:吴加亮反间害大将,卢俊义兴兵进徐州

且说菜园子张青与母夜叉孙二娘两个,见萧让被曹军拿下,连夜商量了,待法场开
刀之时,先教伙计把四下自家的十多处店铺都放火烧了,乘乱引百余人杀进法场,
高叫:"休要伤我哥哥!"监斩官吴质待要喝问,孙二娘撞到跟前,手起一刀,吴质
急拔佩剑格挡时,孙二娘刀快,左手一刀斩下右臂,右手刀劈面剁翻,再加一刀,
眼看不活了。百十个汉子,齐把官兵乱砍杀。也是不识得大体,这许都乃皇城要地
,屯驻上万军马,他这百十个男女,若何能得手?典满早跳起来,挥舞大戟,便斗
孙二娘。张青乘机挺枪挑翻五六个军士,把萧让、杨修身上绳索,一起扯断,叫道
:"快走!"萧让道:"兄弟,你两个来此作甚?"张青道:"既然结义,便水里火里
,皆要一起去,今日便是来陪哥哥,要生同生,要死同死!"这时法场上数百官兵
,一起围裹上来,母夜叉孙二娘银牙紧咬,断后厮杀,张青开路,叫小喽啰扶了杨
修、萧让。才拐过一道巷子,前面一声号令,却是许褚闻城中乱,引虎卫军杀出弹
压。萧让、杨修皆色变。张青叫道:"容我死战,保哥哥出去!"正欲上前,早被一
箭射中面门,向后便倒,眼看不起。后队孙二娘听得丈夫惨叫,心头一慌,回首看
时,被典满一戟刺死。萧让看张青、孙二娘夫妇为自己而死,心头万般感激,一发
俱起,长叹道:"我原以子建公子恩典,不忍背离,所以舍命相报。孰知又害了两
个兄弟,有何面目见吴加亮也!"捡起地下腰刀,自刎身亡。杨修听得莫名其妙,
早被曹兵上前,再次拿住。此时张青、孙二娘所带百余人,尽数被杀。片刻,曹丕
亲自前来视事,法场杀死监斩官吴质以下百十人。丕怒道:"天子降诏,斩杀二贼
,竟有党羽前来劫夺,可知贼人气焰猖獗,可速斩之以儆也!"便教将杨修立斩。
修亦叹曰:"某自恃才略过人,却死于此庸夫之手也,必为后世所笑。"引颈就戮。

有诗叹梁山三雄曰:

曹丕淫威压许城,好汉全义同捐生。天罡地煞百八位,几个如他一处明?

又有诗叹杨修曰:

五车八斗未可恃,聪明自误总关心。敢理君王嗣权事,身死何必记虚名。

又有诗叹金袆、韦晃并二吉等汉臣曰:

苦心扶政尽谋划,成败在天不由人。曹魏雄霸张四海,此间未绝汉家臣。


只说吴用在洛阳,先得到戴宗飞报,说曹丕调集青州军,复围许都。吴用闻报,冷
笑不语。戴宗道:"军师,如今眼看曹植不敌曹丕,何以是好也?"吴用道:"曹植
空有文才,原本便不是曹丕对手。我之所以挑动他夺位,原也未当真指望他成事,
却是另有深意也。院长是个实在人,如何知之?"戴宗道:"请军师相告。"吴用道
:"此刻还说不得。如今只等萧让、顾大嫂、蔡福兄弟来了,我好安排,然后回见
宋公明哥哥,再说计策。"

不二日,却看顾大嫂、蔡福从许都来,说萧让别有事情,路上耽误,特送书信与加
亮军师。吴用心头一跳,拆开书信看时,信中道:

"罪弟萧让,再拜宋公明与吴加亮众位头领:

让本书生,得众位相待以兄弟,感激淋涕,本存同生共死之志。然自入汉十年,蒙
曹子建推心置腹,古豫让有众人国士之论,子建既待我如腹心,敢不输胆沥胆以报
!今曹氏兄弟相残,势如累卵,我若弃子建而去,岂不愧对圣贤?许都城危,让誓
保扶子建,若得脱身,再转寻诸位兄弟相会;倘有不谐,则望诸位恕让情义不终之
罪也!"

吴用看罢,连连跺足道:"迂儒!迂儒!我梁山兄弟忍辱负重,安排如此大计,他
却轻飘飘便去,真真舍大义而就小义也!"顾大嫂、蔡福、孙新三个听了,面面相
觑,各自不悦。吴用道:"萧让既然回去寻曹植,只怕凶多吉少。如此,我遣戴院
长再火急去许都打探。这里三位兄弟,可从我安排,往三处去。"便教孙新往汉中
处,寻他哥子孙立;授予锦囊一个,并萧让伪做曹洪输诚曹植的信函;教顾大嫂往
荆州,寻呼延灼,亦授予锦囊一个,并萧让伪做曹仁的信函;教蔡福先去曹植衙门
中,把萧让伪做的曹休输诚信件,放入其中。蔡福入去,藏了书信;出来看丁仪、
丁廙在堂上,俱各神情委顿,只是饮酒。左右军士、衙役,七歪八倒,显见大势去
也。蔡福回来,吴用安排他去青州见卢俊义,如此如此。三人各带伴当,立时出发
,不得延误;又遣戴宗往许都再去探看消息。

不过二日,又有张青、孙二娘心腹人前来送信,吴用观之,信中说今日萧让哥哥被
拿了,我等欲舍命去劫法场,恐怕难得幸免,在此先别过诸位哥哥;违背军令,还
望恕罪云云。吴用看了,气的将桌上器皿,一把扫到地上。再等半日,戴宗回来,
说许都内外,纷传曹丕进京,杀了群臣,囚了兄弟;处斩杨修、萧让当日,有一个
恶汉子,一个泼妇人,如此形状,引人劫夺,反被官兵所杀。又报说探得官兵数千
,正从许都往洛阳杀来。吴用摇头不语,也不敢再待洛阳,自己收拾细软,与戴宗
两个,走投荆州寻宋江去了。孙新、顾大嫂在洛阳店铺,总店已为官兵知晓,自然
不可留人;却在各处留下了十余处小铺子,也藏匿了六七十人在中。

顾大嫂一路急行,赶到樊城,秘密见了呼延灼,交付锦囊。呼延灼拆开看了,是吴
用安排,教他杀一小校,却把这封书信拿去与徐晃、文聘,假说是于路追杀细作所
得,然后等徐晃、文聘自与曹丕相说。呼延灼仔细看了一番,微微皱眉道:"此等
反间计策,毋太卑劣乎?"顾大嫂道:"军师安排,俺也不知。"原来呼延灼自入汉
不久,便投效在曹仁麾下,相处十年,两个俱是名将大家,因此颇为相得。因此此
刻,略有犹豫。前后思想半天,一狠心,教人请徐晃、文聘前来:"有要事相商也
。"

片刻,徐晃、文聘进来,与呼延灼见了礼。灼屏退众人,道:"某部下军士,数日
之前,拿获一个细作--那人拒捕,已然被杀。却取得一封密信,诸君看如何。"出
萧让伪做曹仁手书。徐晃、文聘看时,满篇尽是背丕向植之事。此时许都立嗣之争
,这里众人也各自听得,并亦知曹植曾召曹仁相助。只是心知内主争位,外将不宜
插手;且梁山军便在江陵,防寇责重,因此都严守军营,不敢多想。如今看了信,
俱各大惊。文聘道:"昨日闻报,子建公子争位造反,已被大王所擒。子孝以书信
勾结,亦是附逆之罪也。"呼延灼道:"何以处置?"文聘摇头不语。徐晃沉吟片刻
,道:"大王与子建公子,皆是武王骨血,兄弟相争,先未论是非,甚可哀痛。征
南宗室重将,有所偏颇,亦不足怪。只如今尘埃已定,若再起波澜,恐于国家无益
。且书信自外来,不知真假;倘以奸人构陷,而自乱大将,非为明也。"文聘点头
道:"公明所言有理。"呼延灼闻言,心头却不禁大松一口气,道:"既然二君所见
如此,我等便将此书信销毁,如何?"徐晃道:"如此最好,全当无此事也。那细作
尸首,炎之要好生处置,并得知此事之军校,切勿外泄也。"呼延灼道:"看过此书
信者,只有我几个心腹,并不妨事。"于是事情平定。有诗赞曰:

吴用深谋设新计,呼延苦虑念旧情。片言消弭谗陷祸,"公明"称道徐将军。

曹丕进许都,一面遣许褚、许仪父子,引军三千,去往洛阳,将曹植余党根基,一
举荡平。许褚、许仪领命,杀奔洛阳。守城兵不满千,又无人出首,早已自散。许
褚兵到,即开门投降。许褚父子一路杀进去,丁仪、丁廙并党羽前一日出城逃跑,
却被追兵拿获,连同搜罗文案,一发解押到许都,任曹丕发落。曹丕检视文案,却
发现内中有曹休所写与曹植书信,只言效忠之意。丕览罢,大怒。正欲发作,转念
想时,便请司马懿来,秘以书信与之。司马懿看罢,道:"此书必是伪造也。"曹丕
道:"何以知之也?"司马懿道:"曹文烈镇守扬州,拥兵数万;倘是与子建公子早
有勾结,则许都危急之时,子建公子何不直往扬州去?且这封回复书信,既已早在
临淄侯文案中,则两人盟约,必在之前。然文烈何不广张旗号以为子建长势耶?"
曹丕笑道:"若真要计较,许是文烈首鼠两端,故而不及应。然仲达之言,亦有理
也。"遂把书信焚烧了,不再追究。

曹丕虽放过曹休,却又欲杀曹植。贾诩谏道:"如今许都迭次变乱,子文公子又死
,流言纷起。外则宋江、刘循、马超、黄忠仍为国家之患,内则先王诸公子并将士
,各不自安。倘再杀临淄侯,恐更难收拾也。不如夺其权而赦其罪,保留爵位,如
此,吏民见子建如此重罪,依然赦免,责众心可安也。"曹丕初尚不以为意,后思
虑再三,教先把曹植禁在许都,遣甲兵严密看守,斩了丁仪、丁廙,以下尽赦其罪
。一面留司马懿镇守许都,自家快马先赶回邺城,以完曹操葬礼。那皇太后曹节在
宫中,生怕曹植被杀,急遣心腹火急往邺城报与卞太后。曹丕到邺,太后迎着,哭
谓丕道:"我生你兄弟四人,皆是一般看待;如今曹熊早夭,曹彰又暴病生故;汝
三弟曹植生性疏狂,作乱之事,必是奸人怂恿。汝可念同胞之情,存其性命也!"
曹丕道:"子建才华,某亦爱之,然此造反,恐国家发令不行矣。"卞太后道:"子
建是汝父生前最爱,他若死,汝有何面目见汝父也!"曹丕口中宽慰母亲,只不答
话。

曹丕在邺城,送曹操归葬。过不多日,忽有镇南将军夏侯尚,遣人飞报征西将军曹
洪谋反,有曹洪写与曹植密信为证。尚为防变故,已然诛杀,并送首级于此。曹丕
闻言大惊。

原来孙新领了吴用计策,星夜赶往汉中之地,见了孙立,授以锦囊。孙立看过计策
,默默点头,连夜去见夏侯尚道:"末将亲自巡夜,见一可疑人走动;上前喝止时
,那人拒捕,格斗中不慎杀了,却搜出密信也。"于是奉上。夏侯尚取信看时,却
是曹洪输诚于曹植,自言曹丕无才无德,不足为王,愿竭力保扶曹植之语。夏侯尚
再细细看了笔迹,拍案道:"不料老贼这般大胆,竟欲勾结子建谋反耶!"孙立道:
"将军宜速拿主意也。"夏侯尚道:"我欲遣人飞马回禀大王,如何?"孙立道:"只
怕若曹洪勾结汉城梁山军、西川二刘,骤起事变,他营中军马又多,我这里难于招
架也。"夏侯尚道:"然以文直看,该当如何也?"孙立道:"以某看来,将在外,君
命有所不受。况如今临淄侯造反于京畿,征西倘起兵接应,国家大祸到矣。将军宜
就擒住曹子廉,夺其军马,则功劳莫大也。"原来夏侯尚自幼与曹丕交好,二人曾
往曹洪家中,告求钱财。曹洪虽然富裕,却性吝啬,不肯与之,因此结下仇怨。洪
颇赏识曹植,更与曹丕不合。夏侯尚此次与曹洪合力进兵,攻灭刘备,两个于行军
战策,却又彼此抵触,心中不满,思夺曹洪兵权。如今被孙立一说,心头不由动起
来。又谓孙立道:"曹洪兵多我一倍,如欲擒拿,何以制之?"孙立道:"可设酒宴
,请曹洪会饮。洪必不防,然后于酒宴上擒之。"夏侯尚道:"又有程昱、孙礼、王
双等于曹洪幕帐中辅佐;我若擒曹洪,他们要干涉,何以是好?"孙立道:"倘如此
,便当场杀之,以绝后患可也!"那夏侯尚与曹洪,若真论起来,曹洪还算夏侯尚
之叔。如今为兵权,亦不顾得了。

于是夏侯尚在自家军中设了酒宴,请曹洪去。可怜曹洪接到请帖,满心欢喜便要去
,哪里想到却是送命筵席。去到军中,夏侯尚满面堆笑,连连敬酒,曹洪也不提防
。喝了几巡,夏侯尚忽曰:"近来临淄侯植起兵许都,欲夺魏王之位,上次亦曾来
招我效命。未知将军以为如何?"曹洪答道:"子建与子桓,皆是武王骨肉,兄弟相
争,本是家国不幸。我等镇边武将,又岂能干涉其中?"夏侯尚冷笑道:"答的妙,
然则此是何物也?"展开孙新拿来的密信与曹洪看。曹洪看时,大怒道:"此乃奸人
构陷也!"夏侯尚将酒杯一摔,刀斧手四下涌出,曹洪待要抗拒,措手不及,早被
打倒绑住。夏侯尚道:"子廉将军,汝自家写下亲笔书信,于今被我拿获,早早认
罪,何必抵赖?"曹洪恨的牙齿咬碎,骂道:"竖子!某追随武王三十余年,岂能为
此谋乱之事!分明汝欲夺我兵权,因此设此圈套害我!"口中"匹夫、奸贼"骂个不
住。夏侯尚被他说中心思,不由无名火起,便令于酒席之上斩之。曹洪厮杀了大半
生,枪林箭雨里穿过,今日却死在自家刀下。夏侯尚又遣人持了曹洪首级,去招降
所部军马。

曹洪从人听得帐中混乱,急急逃回营寨,报知程昱。程昱大惊。待要前去见夏侯尚
分辨时,只听营寨外无数军马来,当先夏侯尚,令人持曹洪首级,高声道:"曹洪
勾结临淄侯造反,已然诛杀了!"曹洪营中将士听得,俱各大乱。程昱挺身而出道
:"伯仁说征西将军造反,有何凭证?"夏侯尚道:"有曹洪写与临淄侯的书信为证
!"程昱道:"书信易于伪造,岂足为证!"夏侯尚道:"却是曹洪亲笔,仲德请自看
!"从怀中取出密信,递给程昱。程昱接过,就火光下细细看了一回,狐疑顿生。
转谓夏侯尚道:"纵然此信为实,亦当交大王发落,伯仁怎能擅自杀人?"夏侯尚道
:"事态紧急,不得以常规行之也!"曹洪治军良久,颇得将士之心。孙礼、王双等
各自愤怒,欲率本部军马,抵抗夏侯尚。程昱急止住众人,谓夏侯尚道:"既如此
,伯仁可将事情飞报大王,听凭决断。我等暂且各自整顿军马,切不可先乱。"夏
侯尚看程昱正气凛然,不敢再强求合并兵马,勉强应允,自回军营,一面飞报曹丕


曹丕闻报杀了曹洪,不由悚然。前后想了片刻,已知曹洪之事,多半又是有人构陷
。然夏侯尚与己厚交,且曹洪往日仇隙尚在,此时免去一个后患,亦非全是不妙也
。思度半日,乃令曰:"曹洪书信连接临淄侯,意图不轨,夏侯尚当机立断,是为
一功。然洪随武王征战多年,功劳非常,今虽有过,罪不致死。特谥恭侯,抚恤遗
属,所部军马,尽归夏侯尚统管也。"是军中血案,不了了之。有诗叹曹洪曰:
昔日摧锋冒万死,今朝糊涂筵前亡。君王岂有悔恨处,飞鸟未尽良弓藏。

曹洪既死,卞太后流泪谓曹丕道:"昔日你父战于汴水时,若非曹洪舍命相救,则
已死矣。如今老臣被杀,只恐人心俱为不平。你三弟曹植,也是一般。汝不可再害
他也。"曹丕只好答应。于是贬曹植为庶民,令偏将送回临淄软禁。曹植至郡,初
时监督甚严,衣食皆不得自由也。后曹植于中夜含泪吟诗,云"煮豆持作羹,漉豉
以为汁;箕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监者偷录其诗,
送于曹丕,丕阅之,不觉泪下,待曹植稍宽。又有吴王孙权上表,称贺于曹丕。丕
冷笑道:"这厮却待我大局安定,方才来贺也。"令重赏来使,好生回报。自曹操新
平三年五月身死,历时三月有余,方才诸州安定。

曹丕待父丧礼毕,返回许都。司马懿迎接,却报说卫尉程昱、长史刘晔,俱各告病
请辞。曹丕再三挽留,只是不从;心知二人必为曹洪、曹彰之死,而不自安。乃厚
赐货币送归。忽然曹休从扬州急报来,说黄忠兵马势不可挡,竟渡淮水而犯徐州境
界。曹丕大惊,急与贾诩、司马懿、华歆等商议。贾诩道:"黄忠勇烈宿将也。今
刘备已亡,所余良将唯忠,兼以怀必死报仇之心,率江东精锐之众,故而先前曹文
烈与之交战,败多胜少;后武王令鄢陵侯增援,方才缓住。前番武王薨,鄢陵侯带
兵奔丧,因此乱了军伍;又兼随后鄢陵侯暴薨,临淄侯许都作乱,种种纷扰,因此
文烈一路,招架不住。今可遣能战老将,前往迎敌也。"华歆道:"老将颇多物故。
今有安东将军臧霸,屯兵青州,可令其就近往徐州去战黄忠也。"曹丕大喜,便叫
人往青州去调遣臧霸军马。

臧霸闻令,只带数骑,星夜入许都拜见曹丕。丕曰:"如今黄忠据江、淮而犯扬、
徐,公乃名将,可引本部往敌之。"臧霸叩拜道:"大王过誉,末将敢不舍死相报。
只有一事,末将部下军马,数月前闻武王薨,多有乘乱离去,末将无能,不得禁止
也。如今兵力薄弱,恐难当大任也。"曹丕愁道:"如此,岂不坐看黄忠猖獗?"臧
霸道:"末将斗胆,保举一人,可叫淮扬安若泰山,便踏平江东,亦非难事也!"曹
丕道:"公欲保何人?"臧霸道:"乃我青州一个好汉,姓卢,双名俊义。此人本是
一豪强大户,建安中昌郗造反,臣引兵平定,此人颇有大助也。如今屯于泰山之南
,广开土地,纳粮进贡,四方盗贼亦不敢犯,地方由是大安也。他庄园拥农丁数万
,本人文武双全,名下又颇有些英雄好汉。若叫此人为将,则抵御黄忠,何足挂齿
!"曹丕大喜道:"如此大贤,宣高将军为何早不曾保与国家效力?"臧霸道:"大王
有所不知,此人自称不喜做官,只欲躬耕田园,因此末将几番欲推荐,都被他拦住
。如今谈及黄忠犯境,这卢俊义便看来有些心动;我又再三劝说,他方应允,前来
拜见大王,为国出力。"曹丕大喜:"如此说来,此人已在许都?"臧霸道:"便在殿
外候大王宣令。"曹丕急令请入,便看臧霸出去,引了一人,雄纠纠大步迈到殿下
。生得如何模样?

轻扬三捋须,正分八字眉。身材凛凛九尺上,两膀气力七百斤。虎体熊背,英雄气
盖万千军马;猿臂狼腰,论使枪棒天下数一。眼目自透大志,胸中更有豪情。河北
道上有名姓,江湖号称玉麒麟。躬身且拜堂上君主,起手要掀天下风云。

这个正是河北玉麒麟卢俊义。自当初受了吴用之计,引数十个好汉,隐匿在山东之
地,与藏霸结交,收拾大志,一直窝伏十年。前不久得了吴用遣蔡福送来锦囊,因
此待臧霸推荐往征黄忠之时,便应允,相随来许都见曹丕。曹丕哪里知道这许多阴
谋,看卢俊义仪表堂堂,大为欢喜,降阶下来,亲握卢俊义之手,连胜赞叹道:"
好壮士也!未知卢员外有多少军马?"卢俊义答道:"亲养带甲防身壮士,约有三四
千人;庄中佃户,丁壮一万余人,惜无兵器马匹也。"列位,要说卢俊义当初留在
山东,麾下便有二十七个头领,二万余军马;如今聚集十年,又不曾经历大厮杀,
实有军马四五万人,盔甲兵器也充足;此处故意说少,为示弱与曹丕,免遭猜忌也
。曹丕闻卢俊义有一万多丁壮,甚喜,又问:"卢员外可知反贼黄忠进犯徐州,声
威甚猛?"卢俊义道:"黄忠乃刘备余党,元凶既没,此辈不过孤魂野鬼也。只要国
家以精兵讨之,不难除灭。"曹丕壮其言道:"既然如此,员外可愿引兵讨伐?"卢
俊义道:"某有兄弟十余人,皆是雄烈勇武。只要大王付与粮草、马匹,待某引自
家弟兄前去,保将黄忠首级献于大王也!"曹丕大喜,便颁王命,拜卢俊义为定东
将军,付与盔甲三千副,战马一千匹,粮草、兵器、弓箭、令旗等不计其数。又问
卢俊义道:"员外起兵为国立功,可有名号?"卢俊义道:"我等屯兵泰山之南,叫
'南山军'可也。"曹丕便赐"南山军"旗号与卢俊义,只叫克日起兵。一面赐宴慰劳


华歆闻之,暗地谓曹丕道:"卢俊义是山东豪强,臧宣高原本亦是草莽出身。如今
卢俊义去平乱,不可不稍加提防。可派监军,若卢俊义无异心,则自助之;若有异
心,可早禀报也。"曹丕道:"何人可作监军?"华歆道:"蒋干可作也。"曹丕便令
蒋干为监军,随卢俊义同去。

且说卢俊义得了曹丕之令,领了押运器物,自己先回山东。原本留在山东二十七个
好汉,孙立在夏侯尚军中,呼延灼在曹仁军中,蔡庆、萧让已死,故这里共还有二
十三人,乃是:玉麒麟卢俊义、神机军师朱武、双枪将董平、百胜将军韩滔、天目
将彭祀、圣水将军单廷珪、神火将魏定国、浪子燕青、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
船火儿张横、浪里白条张顺、混世魔王樊瑞、丧门神鲍旭、铁叫子乐和、铁臂膊蔡
福、通臂猿侯健、紫髯伯皇甫端、轰天雷凌振、青眼虎李云、九尾龟陶宗旺、金钱
豹子汤隆、插翅虎雷横。卢俊义与诸人密密商议道:"我去扬州,必破黄忠,然后
可进江东。然这里须有一得力之人带领。待吴加亮号令到时,则两路一起发作响应
,夺取他东面江山也。"商议一会,便分拨人力,叫双枪将董平为统帅,混世魔王
樊瑞为辅佐,部下引十个好汉:乃是韩滔、彭祀、单延珪、魏定国、张横、凌振、
皇甫端、李云、汤隆、侯健,隐藏在庄园及附近山寨之中,整备军务,只等接应。
卢俊义自己带了朱武、燕青、解珍、解宝、张顺、鲍旭、乐和、蔡福、陶宗旺、雷
横,一共是十一个好汉,引精兵一万五千,出青州,杀奔徐州而来。曹丕所派监军
蒋干,在小沛汇合,于是往南大举进发。

行到彭城,前面哨马飞报:"镇东将军曹休,被黄忠接连杀败,退过淮水。岂料黄
道:"不想曹休枉自称宗室名将,如此不堪也!"忽又报:"黄忠引二三万军马,往
彭城来了!"卢俊义大喜,谓众人道:"我等且去应敌,杀退黄忠,便是功劳一件也
!"蒋干道:"黄忠虽老,甚是勇猛,卢将军不可轻敌也。"卢俊义道:"先生且宽心
,今日看某去战老黄忠也!"便教众好汉催动军马,前去交战。正是:十年打熬在
山东,今朝一举显英雄。不知卢俊义此去会战黄忠如何,请看下回。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3-3 07:08 , Processed in 0.0645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