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楼主: 辽东管宁

【精华】【都督推荐】贼三国(作者巴孤)

[复制链接]
2003-12-7 19:20:36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呵呵,偶本多愁善感,为蜀彻夜无眠。何堪回首当年,几番泪洒如泉。
偶是蜀派,看到蜀国大将尤其是诸葛子龙等人被痔多星暗算(实在想不到合适的词了)而死,偶的心都碎了呀。 :icon10:
回复 举报
2003-12-15 19:04:52

主题

好友

1973

积分

太守

還沒有新一回嗎??
回复 举报
2003-12-16 20:11:25

主题

好友

1164

积分

太守

早有了,不过我答应不贴了,大家等楼主吧。
回复 举报
2003-12-16 20:25:27

主题

好友

1973

积分

太守

Originally posted by 思念思想@2003-12-16 12:11
早有了,不过我答应不贴了,大家等楼主吧。
是嗎.....可惜~~

那麼,太守大人,看你的了 :icon03:
回复 举报
2003-12-17 11:50:45

主题

好友

32

积分

布衣

Originally posted by 思念思想@2003-12-16 20:11
早有了,不过我答应不贴了,大家等楼主吧。
那麼能不把連接貼出來啊? :
回复 举报
2003-12-17 14:45:27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Originally posted by 思念思想@2003-12-16 20:11
早有了,不过我答应不贴了,大家等楼主吧。
  :icon10: 可惜啊
虽然偶看了后发了很多牢骚,不过牢骚归牢骚,还是希望能一窥全豹的 :icon13:
回复 举报
2003-12-17 23:29:15

主题

好友

9

积分

布衣

那我来

    第七十九回:刘玄德鏖兵求生,庞士元纵虎观斗

    且说后汉新平二年,蜀汉章武二年三月,刘备大军退往汉中,曹操令曹洪、
夏侯尚等以军马随之,分屯斜谷、骆谷南口。原本欲等待刘备与梁山军拼杀,以
收渔利。忽然得到消息,说梁山军只以数千军马守南郑,大队退往汉城;又得庞
统遣人送来书信,说自家兵马不多,情愿让出南郑,请曹军屯驻。曹洪看了,便
与程昱商量。程昱道:“梁山军与刘备战无多时,焉有此时便力竭之理?定是弃
南郑而引诱我与刘备相斗也。”曹洪道:“虽然,他既书信明言让出南郑,我等
可进占,然后一举击刘备可也。须得加紧,莫叫刘备抢先。”于是叫王双为先锋,
郝昭为后应,曹洪自与孙礼、程昱引大军居中,从南谷口杀奔南郑城来。又令骆
谷口夏侯尚、夏侯惠军马,直取汉军之后,以为牵制。一时之间,战云密集,杀
气冲天。

    刘备闻曹军两路杀来,便与法正商议。法正道:“曹军两路杀来,是分我之
势也。今南郑城中,尚有数千梁山军守把;其后又有汉城之军接应,若是急切攻
打,数日之间,难以得手。待曹洪、夏侯尚两军合围身后,则我三面受敌,凶多
吉少也。”刘备道:“然如之奈何?”法正道:“敌军既分兵而来,我可以一路
军佯攻南郑,却把大队转向北,先打曹洪之军。彼三路军,曹洪最强,若得击破,
则余下两部,无足为虑也。然后进取南郑,是为万全之策!”刘备大喜:“孝直
之计甚好。”当下令廖化、邓芝引军五千,佯攻南郑;令吴懿、向朗引军五千,
占据要隘,抵御后队夏侯尚。自同法正、关兴、张苞、陈到、傅彤、赵融等,引
七万军,北进击曹洪。

    这边曹洪先锋王双正引军急进,前面汉军排开,陈到拍马舞刀杀来。王双策
马相迎,两个交锋,斗不数合,背后刘备持双股剑,挥大队杀上。王双力寡,不
能抵挡,遂勒军后退。走数里,曹洪大军接住,就地兵对兵,将对将,一番好杀。
战不多时,汉军两翼,关兴、张苞麾军杀出,三面夹击,曹军大败而走。再退数
里,程昱急急排开弓弩牌刀,压住阵脚;后队孙礼引军杀出,抵挡汉军,两下死
战,但见旌旗进退。法正调遣军马,抄袭曹军两翼,程昱在阵中,却令王双引一
队铁骑,反冲汉军侧翼,以为缓解。各出其法,酣斗甚急,苦战一日,曹军毕竟
人少,渐渐抵挡不住。

    此时梁山军大队人马,正在汉城。庞统叫吴用统管大军,自与彭漾等,又引
数千军马,赶回南郑。闻报刘备大军向北,曹洪军势不利,彭漾大笑道:“这厮
自找,前番叫他急急进兵,两下合击,他偏说甚么马匹生病。如何南郑一让出来,
马匹便都好了?自食其果,我等乐得相看也。”林冲道:“军师,前番既然撤出
南郑,如何又回军来了?”庞统道:“撤出南郑,是为引曹刘两家交兵。今日兵
刀既起,我军自然回来。只是以曹洪一军,抵抗刘备,甚是吃力。为何后队夏侯
尚未见?”林冲道:“刘备遣数千精兵,在乐城内外险要处抵御,因此夏侯尚一
军,尚在乐城之下也。”庞统点头道:“既然如此,我等亦不可坐视,否则曹洪
若被击溃,刘备军势复张,翻身杀回,则汉中难保也。”当下令林冲:“这里我
自守把。你引五千精兵,杀出南郑去,相助曹军。刘备既攻打曹洪,必倾全力,
这里只是佯攻也。”林冲道:“刘备数万之众,皆在褒中与曹洪厮杀,我以五千
人去,岂不太少?”庞统呵呵笑道:“不少,不少。我付将军锦囊三个,将军杀
出城去,可先拆开红线封锁者视之,便有安排也。”林冲领命,便点五千精兵,
开了南郑东门,杀出城去。廖化引五千军在城外,作势攻打,原本只是虚张声势。
看林冲开城杀出,上前交手,战无十合,被林冲冲阵而过。欲待追袭,南郑城门
再开,薛永引一军杀出,截住廖化。两个厮杀一阵,林冲去得远了,薛永自收兵
回城。廖化欲待攻打,城上乱箭射下来,他兵力又薄;只好复到城下,列队抵住。

    林冲一阵冲过廖化之营,将近原先旧寨之地,有千余汉军驻扎,被林冲一阵
杀散。立马山坡之前,远眺北面,刘备七万大军,正急攻曹洪,杀声远近相闻。
林冲亦看得心惊,拆开庞统交付红线锦囊看时,上书:“将军以五千军马,若投
身刘备大队,无可用也。今可转戈向东,击刘备屯守乐城之军,把夏侯尚军马放
过来,叫他袭取刘备之背。此乃‘引水浇火’之计也。待夏侯尚军马过了,方拆
开蓝线者。”林冲看罢大喜,便令全军,向乐城转进。此时夏侯尚引军三万,正
猛攻不舍。汉军向朗守城池,吴懿引军在城外要隘列队,竭力抵御,正当艰难之
时,忽闻背后杀声大起,林冲跃马在先,蛇矛扫荡,汉军腹背受敌,顿时崩溃,
正面曹军一拥而上,顷刻之间席卷汉军队列。林冲看曹军兵将横冲直撞,砍杀汉
兵,毫不留情,心下恻隐暗动,把军马排开,中间留出一条路,令士卒一起高呼
“降者免死!”于是汉军士卒,有被曹军隔断退路者,纷纷奔逃过来,旗下不一
时聚了千余人,林冲叫收去兵器,严禁虐杀。吴懿引残兵不满千,仓惶奔到乐城
之下,高叫:“向巨达!此处抵挡不住,速速随我走!”向朗在城楼之上摇手道
:“我若亦退,这里敌军一无制约也!吴子远可自走!”吴懿劝解几句,向朗只
不听。看看背后曹军迫近,吴懿只得引本部,狼狈往刘备大队处奔去。

    夏侯尚欲追击,却看乐城横在前面,乃令人招降。向朗在城上,冷笑嘲骂,
夏侯尚暴跳如雷,便要麾军攻城。夏侯惠劝道:“如今刘备大军,向北面攻打曹
子廉,我等须急急去救方可也。”夏侯尚道:“当日我要出战,被这厮所阻拦,
还拿魏王军令压人。今日他自家和刘备交手,我何必着急!偏要先攻下乐城,再
去相救!”夏侯惠道:“伯仁兄,曹子廉是大王爱将,今军令急召赴援,若是延
迟,致令有失,怕大王怪罪也。”夏侯尚道:“只是这乐城若不管他,待我军马
过后,袭我之背,如何是好?”夏侯惠道:“现有梁山军林冲将军在此,可以制
之也。”林冲正欲开口,孙立出道:“二位夏侯将军,小将不才,愿引本部军马
及董衡、董超二位中郎将,屯兵于此,抵挡乐城敌军。二公可自去也。”夏侯尚
道:“如此甚好。”于是大驱军马,转向刘备之背杀去。

    林冲看夏侯尚去了,心下稍安。孙立暗地道:“林教头,何不入寨中,同饮
一杯?”林冲道:“如今汉中战局正酣,无心饮酒也。孙提辖自也要多加担心。”
孙立叹道:“林教头无愧武人表率也。只是这朝秦暮楚,未免有些提心吊胆。你
等如今自树旗帜,倒是痛快,我却不知还要受多少煎熬也。”林冲宽慰几句,拆
开庞统所与蓝线锦囊,上曰:“夏侯尚军马若去,必被刘备顷力回师相击,恐怕
抵挡不住。将军可急急召黄金、兴势两寨之兵,大半前来。再汇合本部军马,于
此处占据要隘,等夏侯尚军马溃败下来,刘备若追击,可反击其军,如此则刘备
势单也。阵脚稳住之后,再拆开黄线锦囊。若夏侯尚不败,则也拆开锦囊看。”
林冲看了,连连点头,先对孙立说了局面。孙立笑道:“我便预料夏侯尚此去,
多半被刘备杀败,因此请命留下来看守乐城也。林教头既然如此说,我便把本部
三千军马,一半守住城门,一半占据城外路边高地,以防万一。”林冲自遣人,
往黄金、兴势二寨,调遣军马。一时未曾回来,林冲便令士卒,在北去道路上,
安排大车装载柴草,暗藏油脂,以为截断道路之用。

    再说刘备、法正,指挥军马,竭力冲进,几番大战,直逼南谷口,杀伤曹军
过万,自家也折损数千人。曹洪见力不能敌,退到南谷口营寨,占据四周要隘,
竭力防守。刘备正欲挥军攻打,忽闻夏侯尚引三万军,自背后杀来。法正道:
“如今曹洪退入险要,急切难以攻克。可以一部军马于此拦截,大军回师,击溃
夏侯尚也。”刘备道:“我军若走,曹洪必然杀出。何不佯作回师,却把大军埋
伏,待曹洪军马杀下来时,伏兵齐出,一举围歼?”法正道:“非也。曹洪久经
战阵,程昱又多谋,必然谨慎。夏侯尚锐气正盛,汹汹而来,倘不全力击之,恐
受其害。然其进锐者其退速,只要迎头痛击,顺势追杀,可获全胜。三路敌军,
曹洪已被我重创,若再攻灭夏侯尚,则汉中大局定也,然后可回兵收复西川,解
成都之围也。”刘备闻言大喜,便令关兴、张苞引军一万,在南谷口之外屯扎,
故意作大张旗鼓撤退之状。自与诸将引五六万兵,转戈向东南,迎头来战夏侯尚。
沿途正遇吴懿,于是收在军中。

    这边夏侯尚、夏侯惠麾军正进,前面一军排开,为首大将乃傅彤也。夏侯尚
便招降傅彤道:“汝主刘备,与我家大王作对三十年,如今敢擅自篡位,为天下
所讨,损兵折将,如日薄西山,汝何不早降!”傅彤大骂不已,挺枪杀奔夏侯尚,
夏侯尚截住,战不数合,傅彤回马便走。夏侯尚引军追进,无二里,左边赵融引
军杀出,右边刘备自引军杀出,三面夹击,曹军大败。夏侯尚待要走时,被围困
核心,奋力厮杀,仅保不失。危急关头,夏侯惠从后面杀进,救了夏侯尚出来。
兄弟二人方欲整军再战,后军大乱,原来陈到引精兵自山谷杀出,冲动后队。夏
侯二将看军容已乱,只得奔走,刘备亲自随后押杀,一路斩获,不计其数。夏侯
尚、夏侯惠无暇顾及,只往来路奔走。

    此时林冲在乐城,已得石秀引军二千,从黄金寨来;刘唐、孙狼引军二千,
从兴势寨来。林冲便叫石秀军马在左边,刘唐军马在右边,自家在中间,各拣选
险要之处,安扎阵营,把路口牢牢堵住。转过日,前面烟尘喧天,闻报是夏侯尚
军马,败退下来。林冲叹道:“庞士元军师所料,分毫不差也!”便叫三路人马,
各自做好准备。片刻,夏侯尚、夏侯惠灰头土脸,引溃兵潮涌而来,林冲吩咐引
导到后面。看看曹军过尽,便叫把预先准备的大车推到道路中间,放起火来。顿
时烈焰冲天,直把道路截断数层。汉军先锋陈到,追击到此,烟火燎人,不得通
过,只好停止下来。两边高地之上,刘唐、石秀又吩咐喽啰,把预备的柴草垛子、
布袋碎木等,不时抛滚下来,以续火势。陈到欲待两边攻打,从汉军所在到两边
山头,却无道路,汉军蝼攀蚁附,上面箭石下来,徒增死伤。陈到攻打一刻,损
折二三百人,无计可施,只好先待后面援军。须臾,刘备、法正等皆到,陈到说
了情形,法正道:“可一面用布袋装土,以水浸湿,压灭火焰;一面分派精锐士
卒,从小路迂回其后。彼预备之柴草,毕竟有限,岂能持久哉!惟其怕曹洪军马,
若是得知,定要尾追而来,关兴、张苞力弱,恐难抵挡,故这边须得速战速决也。”
于是一边用土袋压灭拦路火焰,一面遣人分兵迂回,逐步进逼。

    再说夏侯尚、夏侯惠败退下来,检点军马,折损七八千人。夏侯尚欲要退回
骆谷口,孙立道:“此时刘备军左冲右突,乃是回光返照,拼死一击也。只要我
等坚持,则贼势顷刻自败,焉能便退哉!如今合朝廷军马与梁山军,于此尚有三
四万人,只需坚守要隘,竭力抵御,不上两日,背后曹洪将军定将来援,腹背夹
击,可破刘备也。”夏侯尚、夏侯惠然之,于是一面仍叫孙立挡住乐城内向朗,
一面整顿军马,抵御刘备。

    刘备待道路口火焰熄灭,大驱士马,杀奔过来。前面夏侯尚引一路军,迎头
拦住。两边厮杀,刘备令吴懿引军从左面杀进,傅彤引军从右面杀进,被石秀、
刘唐截住厮杀。两个梁山寇分外勇狠,据地死战,吴懿、傅彤难以取胜。刘备大
怒,亲冒矢石,与陈到引精兵冲击曹军正面。一连三番,死伤蹈籍,终于冲开一
个缺口。陈到拍马舞刀,杀入敌军队里,但见血光飞溅,曹军尸横遍地,刘备挥
军大进,曹军支持不住。恰在此时,林冲引梁山军五千精兵杀来,挡住陈到。两
个刀矛相交,战有三十余合,不分胜败。刘备后队,赵融引军上前接应,这边夏
侯惠亦起兵截住,两下混战,杀到天黑,各自收兵。

    是夜,法正遣赵融、傅彤二将,引五千精兵,从小路抄袭曹军营寨。不料夏
侯惠早有防备,在各处路口,皆点燃大火,一堆一堆,相距数十步,火光映得白
昼一般,把自家营盘围住。却叫守夜军士,隐在矮墙之后,张弓搭箭,大刀长矛
尽皆预备整齐,汉军偷袭数次,皆被杀回,只得作罢。

    刘备在营寨之中,忽得关兴、张苞急报,说曹洪重振军马,又杀将过来。便
与法正商议。法正道:“我军两番交战,把两路曹军,俱各杀得胆寒。如今曹洪
虽卷土重来,其势已不如也。但程昱在他军中,策划计谋,总是威胁。如今前面
夏侯尚军马,死守不出,我若久攻营寨,彼曹洪从背后杀来,则难以抵挡。今可
乘夜,全军往西北面去,以为转击曹洪之势;却暗拣选精兵,埋伏于道路两侧,
待曹军过半,突然杀出,大军再反杀回来,可全歼夏侯尚一军也。”刘备甚喜,
便令陈到断后,自引各军,连夜拔寨,往西北去。

    夏侯尚待到天明,见汉军攻打营寨,其势比昨日大减。遣人探之,原来刘备
大军,已往西北去矣。林冲看这里势头平缓,于是拆开第三个锦囊,上写“若夏
侯尚军不曾战败,或刘备攻打乐城营寨,不克离去,则可叫黄金、兴势二寨之兵,
一半回去守把,一半往汉水之滨增援杨志,攻打魏延;林将军可引本部精兵,从
乐城之南,绕回南郑,就在敌军背后点火为号,一举进攻,我城中必然内应也。”
林冲看罢,乃辞别了夏侯尚,遣刘唐引军二千,去助杨志;石秀、孙狼引军二千,
回守二寨;自引本部军马,又从乐城南迂回过去。

    这边夏侯尚见刘备大军去了,便要起兵追赶;无奈自己身边,只有二万军马,
势单力孤。忽然骆谷口旌旗飘扬,却是曹真闻遣郭淮、邓艾,引一万军马,前来
增援。夏侯尚大喜,谓郭淮道:“如今刘备攻打我营寨不下,转往西北,去击曹
洪将军所部。我欲与伯济同引大军,尾随追杀,何如?”郭淮尚未答话,邓艾道
:“不可。我军总数,多于刘备,然分在两下,是自散其势,利于坚守营垒,不
利速战也。今若屯兵本处,遏制乐城与斜谷口,兼与梁山军成鼎足之势,刘备困
顿其中,日久必粮尽而自败亡。倘随意追击,彼兵合而我兵分,于路击杀,则是
以我之半,当敌之倍,胜少败多也。”夏侯尚怒道:“汝年龄幼小,岂知兵法!
奉大王之命,入汉中讨贼,倘畏敌不战,岂不堕朝廷威严?”邓艾一急,口吃道
:“倘倘贸战而败,更更更堕朝廷之威严也!”夏侯尚大怒,叱道:“小小校尉,
敢在此胡言乱语,与我轰出帐去!”郭淮慌忙劝解。夏侯尚道:“既如此,你与
我起兵,同去追刘备也!”郭淮道:“如此,请伯仁将军在前,小将愿附骥尾。”
夏侯尚欣然,于是夏侯尚在前,夏侯惠随后,郭淮押尾,每路各一万兵,共军三
万,浩浩荡荡,追袭刘备而去。

    是日汉中天气,雾霭重重,视野不清。曹军三万之军,在道路之上,队伍拉
得甚长。行出二十里,山谷之中,杀声大起,两边军马杀出,恰把夏侯尚前军截
断。中军夏侯惠看见,慌忙上前接应,前面汉军,略微厮杀,即便退去。夏侯惠
方欣然,却不觉自家军马,走入狭谷之中,忽然之间,两边山头火光燃起,四下
伏兵闻号,皆呐喊冲出,鼓噪回荡山谷之间。曹军大乱,夏侯惠策马左右奔走,
整顿士卒,不料浓雾中杀出一将,大喝道:“贼人休走,陈到在此!”夏侯惠大
惊失色,早被陈到一刀斩于马下。此时前面金鼓大作,却是刘备麾大军杀回,顿
时把夏侯尚及夏侯惠所部军马,团团围住。后队郭淮看见,急忙欲上前相救。邓
艾急道:“将军不可。敌军伏兵山谷,把我军截断,分而围之,必有军马防我后
队。今若前进,是自投埋伏也。”郭淮道:“然如之奈何?”邓艾道:“某来途
中,询问乡间樵夫,得知此处山谷之侧,有一浅谷。将军可引一军在此相距,却
分一军,乘浓雾从浅谷悄悄迂回,占据高点,然后杀下。敌军必然错乱,然后可
救出夏侯都督也。”郭淮盛赞道:“士载精于地形,实乃少年奇杰也!我引军在
此拒战,士载可引三千精兵,迂回去救也。”邓艾道:“谨从将军命也。”便引
三千军,从后方浅谷,迂回山背。郭淮依旧留兵正面,呐喊攻打。此时埋伏汉军,
大半皆已下到谷地,截断曹军退路,山头之上,只有少许兵马,邓艾令士卒略无
声息,突然冲上,将山头汉兵百余人,尽数擒杀。便叫百余士卒换了衣服,手臂
缠白巾为号,打所得汉军旗帜当先,众曹兵随后,从山头小路,转折而下。大雾
之中,看不清服色,只见旗号,因此汉军尽皆不疑。待到谷地,三千曹军忽然齐
声呐喊,四下砍杀。兼有百余作汉军服色者。人虽不多,汉军措不及防,皆大惊
恐。邓艾又使人高叫:“魏王大军来也!大将曹洪来也!”一边叫,一边冲杀,
片刻之间,杀的谷口当道的汉军,纷纷溃散。夏侯尚在前面,原本听得四面敌号,
自叹难以逃脱,忽听敌军乱了,亦乘机突围。此时汉军中路大将陈到,尚横刀跃
马,指挥军马,竭力抵御两头。邓艾见状,又令数百个军士,跑到右边山坡之上,
大声喊杀擂鼓。一时之间,汉军中路截敌之军,以为身陷包围,不觉慌乱,被夏
侯尚乘机一阵杀过,与郭淮汇合。两下集齐,夏侯尚向郭淮道谢。郭淮道:“出
谋救都督,并引军乱敌者,邓士载也。”尚满面羞惭,向邓艾谢罪。邓艾慌忙回
礼,一边道:“如今云开日出,雾气将散。敌军经此一战,士气大张,必再向我
军扑杀而来。”郭淮道:“如此,速速再退回乐城?”邓艾道:“此战失利,恐
怕退回乐城,亦未必保险。以某之见,不如仍从方才那条浅谷,转到西南。”夏
侯尚道:“有何益处?”邓艾道:“我军与曹洪都督之军,分作两处,而梁山军
几乎按兵不动,此所以我军屡屡失利也。今我军弃乐城之围,转向西南。敌军若
进兵迫我,则我继续且战且走,再转西北,可与曹洪将军会师,以合力当敌。梁
山军攻我不得,则必进军南郑。进南郑,则梁山军必与之交战,然后我再从后袭
之,可少费士力而得大利也。至于乐城,边鄙之地,彼若以大军占之,自分其势
;若以少兵守之,我重夺易如反掌也。”夏侯尚道:“只是我军让开东面道路,
倘刘备再分兵进犯长安,如何当之?”邓艾笑道:“曹子丹、张隽乂等将军,于
关西尚屯兵二万有余,且有马超为辅。彼如今粮草、辎重,尽皆缺乏。若敢犯长
安,是自取死也。”夏侯尚大喜,便从邓艾之言,一面遣人到乐城,叫孙立退兵
黄金、兴势两寨,与梁山军汇合;一面将本部军马检点,浓雾之中,又折损五六
千人,夏侯惠阵亡。虽然,主力尚存,于是从浅谷出,与汉军隔山相望,急转西
南而去。

    且说刘备原本设下五路伏兵,欲待一举歼灭夏侯尚所部,却被邓艾奇兵冲乱,
夏侯尚因此逃走,懊悔不已。欲待追杀,雾气甚重。人报西北面曹洪引军追杀关
兴、张苞,离开无二十里。刘备一边叫士卒休息,一边使人再探,须臾来报,夏
侯尚军马往西南去了。刘备道:“未知彼这是合意?”法正道:“想是欲退往南
郑也。”刘备道:“如此,则乐城之围空虚,可分兵一路,回解乐城向巨达之困
也。”法正道:“不可,此去乐城,纵然得把城池坚守,亦不能破黄金、兴势二
寨,徒然分散兵力。如今夏侯尚既往西南去,我等可引军先击曹洪也。”刘备道
:“正合我意。”遂令诸军加紧向西北,再去转敌曹洪。

    原来曹洪被刘备一阵攻打,损伤颇重,缩于营寨之中死守。后忽闻报,说刘
备回师去攻夏侯尚,与程昱商议,若是坐等,恐夏侯尚难以支持,遂起大兵前来。
偏生关兴、张苞一路截杀,且走且战,甚是艰难。到这日正午,闻刘备大军已击
退夏侯尚,距此无十里,正加急赶来。程昱道:“敌众我寡,不可交战,可速退
也。”曹洪然之,挥军后退,却被关兴、张苞拖住厮杀。无一个时辰,刘备大军
满山遍野,直杀过来。曹洪无奈,只得与王双、孙礼等并力死战。其时,刘备军
马六万余,曹军才三万多,众寡悬殊。亏得程昱颇通调兵之法,兼之汉中山地,
道路起伏,汉军人多,无从施展,才得且战且走。然刘备不顾年迈,亲提双股剑,
在阵中督战。汉军无不奋勇冲杀,曹军渐渐不支。曹洪在队伍之中,朝刘备连射
三箭,皆被护卫用盾牌挡住。战至申牌时分,西南角鼓号大起,却是夏侯尚、郭
淮引军杀到。原来汉军连日两头奔波苦战,皆已疲惫。今日自早起伏击夏侯尚,
又转急行军,迎击曹洪,士力不能支撑。见曹军援军杀到,法正道:“久战无益,
可收兵也。”刘备应允,乃南退二十里,扎下营寨。曹洪、夏侯尚与刘备两次交
锋,亦颇吃亏,不敢追袭。两个合兵,约有六万,自回南谷口大营屯驻。

    刘备连日往返奔走,数番大战,虽杀得曹军三万,却未损其根本,自家也折
了近万兵马。如今南谷口、南郑、骆谷口三处,尽皆落于敌手,不免焦急。忽然
又有廖化、邓芝二人,引败兵过来,说被林冲从后面偷袭,南郑城内,庞统又引
军杀出,因此大败,五千军马,损折半数。刘备怒道:“叵耐庞统,欺人太甚也!
如今曹军汇集一处,强攻难下,我当发兵,直取南郑城,然后进取西川,以惩逆
贼!”正是:只因凤雏得意谋,激起老龙冲天怒。不知刘备发兵南郑如何,请看
下回。
回复 举报
2003-12-18 11:11:35
孤帆远影碧空 该用户已被删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3-12-21 14:50:07

主题

好友

1343

积分

太守

新的来了,老管没帖的话,项某斗胆给各位朋友帖了。

第八十回:劫汉粮邓艾献计,闻蜀歌刘备托孤



刘备往返奔走,重创曹军之后,遂分拨人马,预备攻打南郑。令吴懿、傅彤引军一万为前锋,赵融引军五千为策应,自引大军随后,却叫关兴、张苞引一万军断后,以防斜谷曹军赶来。前后大军,满山遍野杀来。陈到入帐道:“陛下,我军虽连胜曹兵,然南郑城池坚固,以大军围攻,恐非易也。”刘备道:“叔至所言是也。孝直早有策谋,我军此去,前军佯攻南郑,大队人马,却绕过南郑,直取汉城也!一旦取了汉城,则留一半军马,屯于此地,抵挡曹军;朕亲率一半军,直取葭萌关。川军乃羸弱之卒,不堪一击,必能一战破之也。”陈到道:“只是前日,军中有传言,说成都已被敌军攻破,所以庞统才得到此。”刘备变色道:“再有乱传者,斩无赦!成都是诸葛孔明守把,他有经天纬地之才,梁山贼何等人物,岂能取了成都?此分明是敌军故意造谣,乱我军心也。众人不可听之!只整顿军马,预备去抄袭南郑可也。”
  于是吴懿、傅彤引军一万,奋勇进发,杀奔南郑城下。却看城门紧闭,城头虚插旌旗,并无一人。二将心下疑惑,遣精干士卒近城探看,亦不见动静。再教人用云梯翻入城中,片刻,城门开处,派去的士卒出来道:“将军,南郑已是空城也!”吴懿大惊,叫人询问四处百姓,都说梁山军自杀退城外廖化军马之后,便叫城中百姓,尽数疏散四乡,而把军马撤走。吴懿、傅彤闻言,不敢造次,遣人急急报后队刘备。刘备闻之也惊,谓法正道:“敢是庞统看出我军图谋,因此撤走也?”法正道:“虽然,兵不血刃,得了一座城池,却也不枉然。”于是叫吴懿、傅彤屯兵城西,赵融屯兵城南,刘备与庞统入城。看时,仓廪之中粮食草料,大半皆被搬走,所余尽数焚毁,不留颗粒。法正道:“坏了!庞士元心肠好毒,料我军自雍州撤回,人马众多,粮草耗费巨大,故而把南郑仓廪,尽数搬迁焚烧,欲困死我军也!”刘备道:“何以制之?”法正道:“如今,只好发兵攻打汉城,以求生也!不然,虽得南郑,不过死城一座,更何益哉!”刘备便尽驱兵马,去攻打汉城。那汉城城小墙高,庞统引梁山军二万余据守,严密防御,粮草又足,水井亦多,汉军竭力攻城,数日不能得手。军中粮食,渐渐匮乏。
  刘备心下烦忧,独坐苦思。法正道:“陛下,如今汉城坚固,难以骤然攻克。困顿汉中,终非良策。某尚有一计,可惜颇为弄险也。”刘备道:“何计?”法正道:“如今,可留一路军马,于南郑驻扎,牵制曹军。陛下引一军,绕过汉城,直取川中。那里虽然道路险阻,有南郑军马接应,料想汉城之敌,亦不得奈何陛下。待兵出汉中,取葭萌关。陛下在蜀数年,颇有恩义,川中二刘,实无武略,全仗梁山军支持。故王师出处,必能所到克谐。待平定川内,则大业可望复也。”刘备沉吟道:“计策虽好,只是如今军中乏粮。此去葭萌关,一路都是贫瘠之处,倘粮草不足,甚是可虑。如今我大军在南郑,却于乐城,颇有粮草囤积,向朗守把的。可去运来也。”法正道:“只是如搬运粮草,往返二日,倘被敌军察觉,只恐时机顺势既逝也!”刘备到:“只往返二日矣,粮草倘不备足,如何作战?”遂令赵融,引本部五千军马,往乐城去搬运粮草。
  
  却说曹洪、夏侯尚、郭淮三路军马,汇于南谷口营寨之中,合兵六万。闻得刘备大军皆往南郑去,曹洪道:“我军前日接连被刘备杀败,元气大伤,不可贸然出战。待到刘备攻打南郑数日,耗得精疲力竭,我军方随后掩杀,可获大利也。”正说时,须臾又有探马来报,说梁山军不发一箭,弃南郑而退汉城,刘备军已据南郑。夏侯尚闻言大怒,拍案道:“梁山草寇,真不足与谋哉!如此坚城,竟然委而去之,而令大耳贼所据也!”程昱独哈哈大笑道:“伯仁何必忿怒!此必是庞统计策,弃南郑与刘备,却把大军屯驻汉城,封堵他入川之路。刘备虽得南郑,梁山军却必把粮草尽数搬迁,坐待刘备困毙也。”众意稍解。邓艾道:“既然如此,小将却有一谋。”曹洪道:“士载请讲。”邓艾道:“如今刘备粮草,大半尚在乐城。向朗守兵,不过二千。刘备必令人前往搬运。我等于此处发兵,于路截之,则刘备既失粮草,必然大乱。”曹洪道:“只是若刘备得知,必以大军回击我,如之奈何?”邓艾道:“自南郑至乐城,中途有一隘口,名青云谷。地势险阻,以万人屯驻于此,可当十万之众。我等可兵分三路,一路径直往青云谷,截断道路;一路取乐城,夺粮草;一路却进逼南郑。彼大军若出,我在青云谷以一万精兵,足以截断。待东路迫近南郑,则刘备必然惊惶回救。”夏侯尚道:“若彼以军回攻我西路之军,或者直取这边南谷口大营,何以当之?”邓艾道:“彼若如此,则我三路军马,一起退回南谷口便是。我等出兵,只为劫夺其粮草,得手便罢,何必再三厮杀?”曹洪呵呵大笑道:“士载此计甚好也!”程昱道:“可令孙立联络黄金、兴势二寨梁山军,自东攻取乐城,以为策应也。”于是曹洪一面遣人往孙立处送信,一面分拨军马:夏侯尚引军一万,往乐城截取粮草;曹洪自引军一万五千,同了邓艾、王双,往青云谷拦截刘备军马;郭淮引军一万,往南郑虚张声势。却留程昱守把营寨。
  
  刘备这边,赵融去后不久,吴懿入帐,谏道:“粮草为军中根本,陛下宜防敌军劫夺也。”刘备道:“既如此,你可引军一万,往东去于路巡防。倘若有事,朕自提大军接应也。”吴懿领命去了。
  
  赵融赶到乐城,与向朗相会,说了刘备打算,又道:“乐城距离南郑甚远,巨达孤军在此,甚是危险。如今运了粮草,何不弃此孤城,随我同往南郑,与陛下相会也?”向朗摇头道:“乐城险要地也。我以二千人守,则敌军万人,不得擅入。万一魏文长之军从汉水来,亦有接应之处。倘若擅自弃了,梁山军自黄金、兴势二寨来据,则我之势愈孤也。转告陛下,郎在此守城,誓与城共存亡也。”赵融嗟叹不已。于是打点乐城粮草,装运三十万斛,约是全军一月之粮,装车沿大路运送。向朗送出,再三叮咛:“千万小心。”赵融押送粮草,出乐城约十数里,忽然北面山谷之中,杀声大作,边看旌旗挥扬,夏侯尚引大队曹军,遍地杀来。赵融怒道:“匹夫,前日陛下饶你不死,今敢如此!”跃马来战。两个相斗三十余合,赵融不是夏侯尚对手,转看部下,当不得曹军人多,亦被杀得节节败退。赵融招呼士卒,奋力抵挡,指望西边救兵到;谁知苦战一个时辰,无有踪影。汉军毕竟人少,支持不住,渐渐让出来,有曹军小校,就势寻到火种,在粮草车上放起火来,于是烈焰逐车而起,照得刀光剑影,分外诡异。
  吴懿引军,于路巡防,忽然听得东边山头后面杀声起,心头一惊,急急督促诸军上前,将近青云谷,前面旌旗招扬,杀出一彪军马,当先大将提刀喝道:“王双在此,贼将休走!”吴懿大怒,拍马上前交战,两个厮杀十余合,王双刀法勇猛,吴懿不敌,被王双将兵马冲动,一路败走,王双却也不来追赶。吴懿退出数里,正欲整点军马,上前再战,背后金鼓大作,刘备引大军赶到,于是合兵一路,反杀回去。却看曹洪万余军马,在青云谷路把道路截断。刘备驱兵攻打,曹军箭石如雨点下来,路口又是长枪大刀,严密死守。反复再三,只是徒伤军马。眼看得青云谷东边,黑烟从山谷里升腾,心知赵融运粮之军,必凶多吉少,却也无可奈何。
  赵融苦战甚久,部下军马,折损大半,粮草尽被曹军所焚。眼看难以支持,只得引残兵败卒,夺路往西走来。夏侯尚引本部军马,在后穷追不舍。看看前面将近青云谷口,已闻得杀声。赵融谓左右道:“必是陛下在与贼军交手也。如今我等兵虽少,从背后杀过去,与陛下夹击,可破此处敌军。虽然失陷粮草,却也有微功折罪也!”于是当先直冲过去。谁知邓艾早率五百弓手,埋伏路边,看赵融近前,一声梆子,乱箭齐发,前部汉军,倒下一片,赵融身中十数箭,顿时从马上栽倒下来,气绝身亡。所率汉军,纷纷大乱。须臾,背后夏侯尚兵到,杀戮殆尽。
  刘备在西边,竭力攻打青云谷,但被曹军占据高处,骤然之间,难以大进。忽然又报,说有曹军一支,不知多少,向南郑城去了。刘备闻言一惊,吴懿道:“若失了南郑,则我军无处可归也!当急急回军救之!”刘备道:“否!南郑有法孝直把守,旬日之间,不得便失。彼既分兵攻我三处,则我这里引军直取南谷口,断其归路,可叫数万曹军,死无葬身之地也!”计议一定,便叫陈到在前,吴懿在后,自己居中,引军转向北,直取南谷口曹军营寨而去。这边郭淮、夏侯尚两路,闻汉军果然直逼南谷口,于是按照安排,也急急回撤。三路军马,仿佛竞赛一般,俱往南谷口去。
  汉军既去,曹洪欲也回军南谷口,邓艾道:“不可。南谷口有程仲德守把,必无可失。刘备攻打,必然失利退回,既退回,必经褒中过也。将军不如引军,悄然跟随其后,埋伏于褒中附近山谷之中,待刘备军马回归之际,放过前队,再突然杀出,可获全胜也!”曹洪从之。
  刘备一路急行,赶到南谷口,恰好截住夏侯尚军马队尾,大举攻杀。夏侯尚回军应敌,战不多时,抵挡不住,节节败退。须臾,郭淮兵亦从西边退下,与夏侯尚合力抵御,依旧不是刘备对手。汉军大张旗鼓,直进敌营之前,曹军两路,拼死抵挡。忽然曹营中号鼓连连,令旗飞舞,孙礼、郝昭引军杀出来,冲动汉军两翼。刘备急令关兴、张苞上前交战,孙礼、郝昭却不死拼,只是且战且走,掩护郭淮、夏侯尚两军退回营中,死守不出。刘备余怒未消,指挥军马,奋力攻打营寨。程昱调遣兵将,防守自若。攻打竟日,不能得手。入夜,吴懿谓刘备道:“陛下,敌军坚守南谷口营寨,攻打困难。还是回南郑为好。”刘备道:“甚是。且叫各营士卒,暗自收拾,三更动身可也。勿令南谷口曹军得知。”于是数万汉军,连夜起身,往南郑城而去。
  天色方明,经过褒中。前队人马过去,忽然两边山谷,金鼓又起,曹洪、王双引兵两路杀来。汉军奔走半夜,已然疲惫,并无战心。关兴、张苞断后死战,保护刘备,冲过隘口去,汉军众将各自奔走,不能相顾。曹洪、王双追杀一阵,后面邓艾鸣金。于是大胜收兵。归问其故,邓艾道:“兵法云,穷寇莫追也。我军倚仗埋伏,侥幸得胜。刘备军马,数倍于我,倘若定神反击,则胜败未可知也。故末将鸣金,以防万一。”曹洪赞之。邓艾道:“这一番交战,焚烧敌军粮草,又挫败刘备锐气,可先回营寨,再作打算。”曹洪从之。
  
  刘备一路退回南郑,休养军力。经此一败,士气渐渐低落。南郑城内军马,尚有五六万,然粮草只足十余日之需也。刘备与法正商量,欲分兵两路,一军于此地抵挡曹军,一军绕过汉城,进葭萌关。法正道:“此地留谁人可守也?”刘备道:“吴子远本是川中人,当随我进川。可令陈到为主将,傅彤副之,邓芝为参谋也。”于是检点军马,留陈到、邓芝、傅彤,引军马一万余人,守南郑。自与法正、吴懿、关兴、张苞、廖化等,引四万余军,出南郑西门,直趋汉城。临别之时,各自面有不舍,彼此皆知生死无久也。
  林冲在汉城之上,看汉军汹涌而来,道:“刘备以倾国之兵,大举而来,必有决死之意。可竭力守御也。”庞统呵呵笑道:“不须惊惶。刘备此来,非欲攻取汉城,实欲去西川也。”林冲道:“若是如此,我等可引兵截杀。”庞统道:“引兵截杀,是自损军力也。不如就任他自去。”林冲疑惑。当日,刘备军到汉城下,着力攻打。吴用、庞统等尽力守御,丝毫不落破绽。果然,入夜之后,汉军便绕城而过,直往葭萌关去。林冲道:“刘备此去葭萌关,恐川军不能抵挡也。”庞统道:“我先前遣戴宗回成都,搬取若干人来,算起时机,应已到葭萌关也。无需三个晚上,可令刘备四五万大军,自相败散。”吴用道:“如今南郑守军不多,可一鼓取之也。”庞统道:“南郑便让与曹军罢了。”吴用道:“如何要让与曹军?”庞统道:“前日便曾说弃南郑,让与曹军。今我就算复取了,曹军来索,你不与他,强结仇隙。与其如此,不如任他自取。我这里只尾随刘备,收拾残兵可也。”遂请吴用守城,自与彭漾及林冲、花荣、宣赞、时迁四个头领,点精兵一万二千,出汉城,远远跟随刘备而来。
  刘备引军,杀奔葭萌关下,关隘之上,黄权、吴班等引川军万余防守。汉军初到,欲乘气势攻关,却被川军守备严密,不能得手,只得暂时驻兵关下。当夜刘备正在与法正商量之间,又有两处报来。一处说魏延自兵进子午谷,连杀败梁山军数阵,先一战斩黄信、杨仪,又一战杀退杨志、刘湘。然被梁山军源源不断,添兵相助,终于不敌,如今反向东南退却。刘备看了,摇头道:“文长刚猛雄烈,如此苦战,是亏他了。”再唤另一路进来,这一看不打紧,却是蒋琬,从成都逃得性命,辗转到刘备军中来。刘备急问成都情由,蒋琬含泪,说了成都失陷,阿斗太子、诸葛丞相、许司徒、吴皇后及赵子龙将军等皆殉节。刘备闻言,牙关紧咬,晕倒在地。左右急救,半晌清醒,泪如泉涌道:“诸葛军师、子龙,随朕多时,却是明珠暗投,被朕所累也!”蒋琬、法正劝道:“陛下休要难过。保重龙体,重振军威,以为众位死节之臣报仇也。”刘备道:“成都余人如何?”蒋琬道:“闻说梁王殿下死于乱军之中,鲁王得诸葛乔所保,突围出去,不知所终。”刘备听完,惨笑道:“成都既陷,诸葛孔明与子龙尽皆殉节,则我大汉事业,恐无望矣。”法正道:“陛下此是何言!自古胜败兵家常事,今麾下尚有雄兵数万,比之陛下当初起兵徐州,颇为优越,岂能自乱阵脚,而叫将士心寒哉!”
  正说,关兴进来报曰:“陛下,大事不好。各营士卒,纷纷逃亡!”刘备道:“何事逃走?”关兴道:“白日便有流言,说成都沦陷,诸葛丞相与赵子龙将军等尽皆身故,军心扰乱。又闻葭萌关上,忽然有妇孺哭喊之声,却是我将士父母家眷,被川军胁迫,在关上呼唤。将士思亲心切,故颇有逃走者。”刘备大惊,急与众人出营去看,却看四野火光点点,隐约见老幼相扶携,四处漫步,呼儿唤夫之声,于夜空之中,四处回荡。又闻远近营寨,皆有士卒哭泣之声。偶有官佐责骂,骂声未出口,先已哽咽。又闻四面山野,蜀地歌声悠扬悲凄,不绝于耳。刘备潸然泪下,一言不发,起身自入内帐。蒋琬、法正等面面相觑。正是:
  垓下楚语曾催泪,葭萌蜀歌亦动情。总为英雄意气短,难解寻常百姓心。
  刘备在内帐之中,灯火一夜不曾熄灭。蒋琬、法正坐于外面,也是一夜无话。天明时分,刘备唤蒋琬到密室,道:“公琰,如今托你一事。”蒋琬道:“何事?”刘备道:“你今夜可便服,离开汉中,往西川各处,寻找我儿刘永下落。”蒋琬下拜道:“臣定不辞生死,护送鲁王到陛下驾前也!”刘备摇头道:“非也。切莫送他来此。”蒋琬又道:“如今,黄忠、李俊将军尚占据江东,地方千里,带甲十万。陛下可要臣保鲁王去江东立业?”刘备摇头道:“亦不是也。”蒋琬诧异道:“然则陛下欲臣何为也?”刘备道:“你若寻到吾儿,则保他寻个僻静地方,隐姓埋名,躬耕读书,娶妻生子可也。只是切莫再出头征战杀伐。”蒋琬大惊:“陛下何出此言也?”刘备笑道:“我自起兵讨伐黄巾,一心欲施展才华,建立盛世,为天下百姓得几分清平。当初与关云长、张益德桃园结义,誓同生死;其后东奔西走,虽屡经挫折,无有颓丧;终得诸葛孔明辅佐,于是据荆州,进西川,取汉中,平江东,北伐中原,一时皆以汉家重振,孰料梁山背义,四下战火,乃有今日之祸!细细想来,某才能平庸,虽得贤士辅助,无以成功,故有今日困顿。想我数子,才更下我,若也要空怀豪情,岂不自寻祸端!天道大势,不在我身,人力强为,何以逆转!故而,只愿他平安一生,终老山野,不失为刘氏宗脉,流传一支也。。若此重托,实为难公琰,只请公琰怜此儿孤苦,勉力为之。”言罢,默叹不语。蒋琬已是泪流满脸,顿首道:“琬虽万死,不负陛下之托也。”刘备道:“可速速收拾金银盘缠,便服出汉中。迟则恐生变也。”蒋琬强忍悲痛,拜别刘备,自出去了。
  刘备等蒋琬去了,复到中军。法正道:“方才看蒋公琰面带泪痕出去,陛下告他何事?”刘备道:“我自吩咐他,孝直休问也。”须臾,关兴再入,报禀昨夜逃走军士,三千余人。法正道:“陛下,如今只可奋力攻打关隘,强过在此坐以待毙也!”再三苦劝,刘备方点头答应。于是点起御营军马,并各营副将,一起出营上马,来打葭萌关。正是:已消千丈冲冠火,独留一分壮士心!不知刘备攻关,胜败如何,请看下回。
回复 举报
2003-12-21 15:03:31

主题

好友

329

积分

县尉

如此凄惨情形~
回复 举报
2003-12-21 21:41:29

主题

好友

329

积分

县尉

一切尽在凤雏算中?吾愤怒如囚笼中困兽!
回复 举报
2003-12-22 10:38:13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庞士元这厮,獐头鼠目的本就不是好人呀!!! :icon12:
回复 举报
2003-12-25 00:26:16

主题

好友

178

积分

亭长

绝佳的阴谋,绝佳的智慧,绝佳的战略,绝佳的武将
吴用,诸葛亮,庞统,赵云
各县其能,快哉快哉!! :icon01:
回复 举报
2003-12-27 13:50:49

主题

好友

44

积分

布衣

索超,关胜也算死得其所,就是张清死的莫名其妙,在水浒中也是一员上将,怎么就轻易挂了。
回复 举报
2003-12-28 17:27:07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跳着看还是看得好累,还是没完。作者是全文写完了没有的?
回复 举报
2003-12-29 20:32:07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老管不来帖,我来补上 ,别骂我噶~

----------------------------

第八十一回:奋鞍马不辜帝脉,轻生死无负君恩


 且说刘备与众将,绕过汉城,进逼葭萌关下。夜来却闻蜀歌四起,军士散去数千
。刘备乃与诸将一起上马,并力去打关隘。黄权、吴班看华盖到,心知必是刘备,于
是各自加紧戒备。刘备到关前,指挥汉军,竭力攻打。无奈人心大半皆已懈怠,纵然
有一班军将,在后督促,士卒精神却不起来。兼之葭萌关坚固,黄权、吴班又守御得
法,因此再三攻击,不能得手。攻打将近一日,汉军折损千余人,毫无寸进,只得又
收兵。是夜,四野呼兄唤弟,喝爷叫子之声,悠然不绝。刘备军中士卒,大半皆是川
人,更加惶惑,纷纷散去。各营将官,喝止不住,也有自相逃去者。刘备在御帐之中
,也知此事,惟抱首独坐,无计可施。
  次日凌晨,刘备召吴懿来,道:“子远,如今却有一事,须得辛苦你一趟。”吴
懿道:“陛下有用时,万死不辞!”刘备道:“葭萌关守把川将吴班,与你是一族兄
弟;黄权亦与你旧交。今日朕有一封密信,托你带去。”吴懿道:“陛下欲待何为哉
?”刘备叹道:“这里一军,不免于覆灭。然朕心之中,时刻未忘‘兴汉’二字也。
今曹操尚且盘踞中原,把持朝政;又有梁山军出身草莽,行事诡异,皆为汉之大贼。
刘循、刘阐兄弟,总归是汉时宗亲。我欲把这里军马,交付于他二人,以留下基本。
”吴懿闻言大惊,欲待劝说,刘备道:“速速去吧。今日我也不打关隘,免伤诸多士
卒生命也。”吴懿闻言,涕泪俱下,再三拜别刘备,往葭萌关去了。须臾天明,关兴
、张苞来抱刘备,昨夜士卒又散去四千。刘备微叹不语。二将请今日如何攻关。刘备
道:“士卒疲惫,各自把营盘守定,不出来即可。”
  吴懿来到关下,叫开关门。黄权、吴班心存怀疑,用绳索缒上关去,吴懿说明来
意,奉上刘备书信。黄权、吴班拆信观之,说“备征战半生,自问为兴复汉室,解济
万民,均扪心无愧。然唯一惭愧之处,豪夺同宗刘季玉西川基业,又被强徒害了季玉
性命。虽逆取顺守,势若必然;季玉之死,亦非我意,然吾岂能脱其咎哉!今天下纷
扰,民情更凄,曹操、宋江,并起为患。刘循、刘阐乃季玉嫡子,亦是宗亲之秀,备
愿将所在兵马,尽数交付,以为日后根基也。备不肖,寿已不长。然汉室与百姓,依
旧倒悬。往二位公子勿忘宗亲血脉,尽心竭力,以求盛世也。”
  黄权、吴班看罢,尽皆感动。吴班犹思索道:“莫非刘玄德见攻打葭萌关不下,
用此诈计?”黄权摇头道:“休得妄自猜疑,玄德公岂此等人哉!今既有书信来,可
回复也。梁山军奸险狡诈,非我党朋。倒不可不加提防。”遂对吴懿道:“子远,玄
德公之意,我等尽已知之。这里回复,还需子远辛苦。玄德公兵马如何交付,玄德公
自家又欲如何,尚盼相告。”吴懿答应,于是又出城了。
  再说刘备在御营中,忽然法正进来道:“陛下,今日为何不攻打葭萌关?”刘备
道:“攻亦无用,何苦伤残士卒?”法正道:“闻陛下遣吴子远上关隘,联络吴班、
黄权,可有此事?”刘备道:“是也。”正说之间,吴懿回来,禀明经过。法正道:
“此事易耳!可叫黄权、吴班开门,将本处军马带进关去,却暗自埋伏精兵其中,乘
其不备,突起夺了葭萌关,然后席卷西川,可无敌矣。”刘备摇头道:“朕征战天下
,从来惟仗仁义诚信。唯有进西川一节,颇负季玉,以至遗患至今。日下大势既去,
何苦再弄这等手腕,既害他人,亦于己无补也。”乃谓吴懿道:“明日午时之前,朕
自离营他去,合营军马,皆交付子远掌管。”法正闻他这般说,亦微叹不语。吴懿只
是流泪,刘备道:“子远可再上关去,与黄权吴班商议交付之事。”吴懿拜别而去。

  刘备独在御帐之中,沉思片刻,又提笔写了一封书信,用锦囊密封,唤关兴、张
苞二人进来,道:“二位贤侄,朕在此有火急锦囊一封,事关汉室生死。二位贤侄可
换便装,乘了今夜,从小路去江东,见过黄忠、李俊二位大人,方许拆开。若是江东
亦有变故,则可在荆州拆开看它。里面自有交代,切勿先拆!”关兴、张苞闻令,面
面相觑。须臾,张苞道:“陛下如今临难,正要各人尽力,以脱危急。我二人如何能
走?”刘备正色道:“此去联络江东,亦是要务也。休得记挂!”关兴、张苞对看一
眼,关兴道:“我两个留一人在此保陛下,一人去江东,如何?”刘备道:“然则何
人去江东,何人留下?”张苞道:“某留此地,安国去江东可也。”关兴道:“不可
,某要留下。”两个相争,刘备笑道:“如此,还是两个都去江东。”二人待要再说
,刘备道:“此去江东,关系重大,所以遣二位贤侄同去也!不可违旨!”兴、苞二
人,方才不争。刘备又道:“昔日我与汝二人之父,桃园结义,誓同生死。孰料如今
,只剩朕独自一人。你二人又同伍征战多年;亦可在此结为兄弟,以不忘先人也。”
兴、苞从命,就帐前结拜。张苞年长一岁为兄,关兴为弟。折箭立誓,永相护持。两
个结拜毕,同拜刘备。备道:“如今你二人已是手足,可速速换了便装,准备干粮盘
缠,黄昏之前,不许前来禀告,自己离营出发!休要作儿女态,贻误大事!”关兴、
张苞泣别刘备,各自准备去了。
  
  当夜,刘备召集身边文武道:“朕自昏庸,误信小人,以至基业垂危。诸公皆是
今世俊才,相随刘备,实在埋没。今大势已去,朕已令吴子远率身边军马,投奔刘循
、刘阐。诸公亦可自去也。”众皆大惊。须臾,法正道:“陛下,如今这里大势已去
,陛下可换便服,带数从人,辗转逃去江东。李俊、黄忠尚且地方千里,带甲十万,
籍长江天险,足以为立身之处也。”刘备道:“江东消息隔绝,此时情况如何,不可
知也。纵然得以保全,吾丢失基业,又有何面目对天下人哉!”法正道:“陛下昔日
创业之时,亦颇多曲折,败于徐州,溃于汝南,弃新野,奔当阳,皆是狼狈困窘,未
尝见绝望也。今日虽然挫折,却未如当初险恶,何以自弃?”刘备笑曰:“昔年败时
,天下群雄割据,颇多机会,且朕亦年青也。如今年近六旬,却转遭大败,后方基业
,尽皆沦丧,手足肱股,折损殆尽。纵使苟延残喘,岂有面目见云长、益德、孔明、
子龙等诸人哉!”法正待要再劝,刘备挥手道:“孝直,吾决心已下,诸公可无劝也
。今夜可整点军马,明日朕当亲率御营将士,反杀奔汉城。朕征战三十载,虽以仁义
号令天下,却也难免杀戮。今日舍生阵前,姑且报应罢了。”
  于是叫召集各营将士,宣言曰:“朕大汉皇帝刘备,诏告合营将士:朕无才德,
因看奸雄当朝,先帝被害,不忍社稷倾覆,故妄续汉统。旋因识人不明,为奸佞所乘
,有今日之败。朕自知天时不在,欲舍死一战,以殉社稷,但诸将士皆为汉室子民,
朕岂能强诸位殉难?故已联络刘循、刘阐二公,托付照顾。现通告合营,欲随朕出战
者,可至御营。其余各营,可待明日从吴懿、廖化二位将军号令,以归川军也。”诏
令既下,满营只闻得士卒感激哭泣,然亦有乘乱出营逃匿者。时汉军尚有三万余众,
至御营愿随刘备者,五千有奇。刘备叹道:“不想尚有如许人心,朕真有愧也。”吩
咐御营军马,各自整备战甲干粮,预备明日出战。其余士卒,皆听从吴懿号令。
  刘备方在御帐之中,忽然廖化求见,泣拜道:“臣自随关侯征战,誓为汉臣。如
今陛下蒙难,臣岂得独生!愿为先锋,冲击敌阵,却请陛下从小路走江东,勿要自误
也!”刘备道:“元俭多有功劳,朕心何忍!且朕心意已决。”廖化拔剑道:“陛下
若不允者,化便自刎于陛下面前!”刘备叹道:“元俭既存必死之意,与朕同赴敌陷
阵可也,何必轻言!”廖化闻言,再拜:“既如此,臣遵陛下旨意也!”
  须臾,法正又入道:“陛下,明日可叫廖化引一军直冲汉城,吴懿留于此地,陛
下却乘机便服走也。此非懦弱畏死,乃是以图将来。陛下勿要耽于意气也!”刘备挥
手道:“朕意既决,又宣言合营军卒。今有五千死士,愿随朕同殉社稷。朕若再首鼠
两端,以求偷生,岂不枉为人哉!既然败局已定,何不死得轰轰烈烈,亦无愧汉室威
名。趟寻机遁形,希冀万一,恐徒遭后人笑也。”法正闻言,默然不语。刘备笑道:
“朕虽必死,却不可强群臣相随。孝直明日,亦随吴子远同归川中如何?”法正摇头
道:“我引陛下入川,刘循、刘阐,恨我入骨。恐不能相容也。”刘备道:“既如此
,孝直可乘明日朕引军冲汉城之时,便装逃匿。或去江东,或隐乡间,亦足自保也。
”法正闻言,忽然跪地,泣曰:“陛下高德恩典,正没齿难忘也!”刘备扶起,凄然
道:“若朕得振兴汉室,令诸君封妻萌子,此是恩典也。今以朕昏庸,带累诸君,颇
多劳苦惨烈,何敢相望哉!孝直休要迟疑,自己去准备可也。”法正再三顿首,方才
去了。刘备独自准备盔甲,在孤灯之下,直坐了一夜。
  
  次日,刘备整顿御营军马,预备出发。忽又有哨马来报,说梁山军万余军马,自
汉城杀奔本处而来,相距无十里。刘备呵呵笑道:“来得好,来得好!”遂翻身上马
,提了双股剑,把杏黄大纛展开,谓众军道:“人生百年,谁无一死?诸君既自愿舍
生,请随备一战。虽不得富贵长寿,亦要留武人名节也!”令廖化在前,自己相随,
引五千敢死之军,反冲而去。这边吴懿自联络葭萌关,引众归降川军不提。
  
  原来庞统督率梁山军,连夜接近,闻得戴宗报告,刘备欲以所部汉军交付川军。
庞统闻之,心头一凛。时迁嚷道:“我等费心费苦,灭了刘备兵马。若说西川还给他
,岂有连军马也被尽数收了的!”庞统道:“时迁头领所言也颇有道理。今刘备军既
已存投降之意,必无战心,虽有数万,可一击而溃之。我等引军急急前往,莫叫川军
坐收渔利也!”遂令天明便杀奔葭萌关来。谁知离开数里,便闻前面杀声震天,飞马
报曰:“有敌军数千,迎面而来,军中遥见刘备旗号!”庞统叹道:“不想刘玄德年
虽六旬,竟有如此气魄也!”遂传令,林冲为第一阵,宣赞、花荣为第二阵,上前迎
敌。此时却不见了彭漾、时迁。
  这时廖化引汉军前队,已然接敌,正逢豹子头林冲跃马而来。廖化大骂:“林冲
贼子,今日我与你拼死也!”拍马舞刀,舍命杀上。林冲横丈八蛇矛抵住,部下军卒
各自混战。两个大战二十余合,廖化怎敌得林冲,刀法渐乱,却是牙齿紧咬,毫不放
松。刘备在后队,看廖化不支,热血直冲头顶,高呼一声:“大汉皇帝刘备在此!”
挥舞双股剑,杀出阵去,左右劈砍,梁山军士卒皆不敢当。忽然山头上旗号挥动,花
荣、宣赞自两翼杀来,汉军大乱。刘备看山上大旗下正是庞统,摇头道:“士元,士
元,今日害吾也!”着力挥剑冲杀。左右汉军为之激励,都舍死奋战。梁山头领看他
须发皆白,却是奋勇无畏,都不禁忌惮三分,也不敢近前。因此战况一时胶着。然梁
山军毕竟兵多将勇,战了一个时辰,渐占上风。其处地形,左边是深谷,右边是山坡
,前有杂林,因此梁山军三面占据地利,汉军伤亡惨重,阵形渐渐散乱。廖化力战不
支,被林冲一矛打飞手中大刀。林冲原不忍伤他性命,欲要上前答话,廖化却拔出佩
剑,自刎身死。
  战至午时,五千汉军,折其大半。刘备大纛,已被梁山军所夺,备孤身一人,战
袍破碎,浑身浴血,加之年迈,已是气喘吁吁。只是梁山众将,皆不好下手杀他,因
此尚未丧命。便看刘备忽然拨转马头,向道路左侧冲去。梁山士卒,皆被杀散。刘备
马到悬崖边上,回头高呼:“庞士元何在!”庞统从山坡上答:“在。大王,公匡扶
汉室,原本好意,只是不该擅自篡位登基。今日之事,统宁负大王,不敢负天下也!
”刘备呵呵笑道:“说的好,说的好。士元既心怀天下,则可看到时是谁个先篡汉自
立也!”其时有梁山喽啰十数个,握长矛,朝刘备进逼两步,被刘备怒目圆睁,须发
喷张,吓得连连后退。刘备看了,哈哈大笑,拨转马头,催马前行。那马看前面深谷
逾数十丈,战战兢兢,不敢向前。刘备叹道:“马犹爱生,何况人乎?然事到如今,
岂有生路哉!”横下心,将剑身在马背上重重一拍,那匹良驹长嘶一声,四蹄蹬地,
飞跃出去有一二丈远。但见马踏云,人挟风,须臾之间,竟似在空中飞腾一般,梁山
军士尽皆看呆。霎时,连人带马,坠入深谷,顿时摔死。时年五十八岁。自中平元年
起兵讨黄巾,征战三十四年。仁义之名,闻于天下。有诗叹曰:
  
  俊杰出楼桑,桃园结关张。力践黄巾血,枭雄自翱翔。运交多坎坷,惟君意如钢
。草庐风云会,宏图得张扬。逆取入蜀郡,汉中逐魏王。亦怒孙吴叛,万马踏长江。
时运偏转折,灾祸起萧墙。忠臣孤城殉,烈士阵前亡。虽云天未佑,总恨谋不长。宵
小虎狼意,君子少度量。威武留青史,仁义著八方。策马飞天渡,无愧汉家郎。
  
  刘备既死,尚残余千余士卒,皆久战疲惫,有投降者。庞统、林冲叫好生看待。
一面令人去山脚之下,寻找刘备尸首,预备厚葬。一面遣人去葭萌关问时,吴懿已引
汉军近三万,投降吴班、黄权了。宣赞怒道:“我等灭了刘备,损折不少军马,却叫
他川军得利哉!”庞统笑道:“宣将军何必愤怒,此等兵马,皆已久败胆寒,纵有数
万,亦难用也。计较过多,反自烦恼。只是如今却要调动军马,转回去攻打南郑也。

  
  再说法正,辞别刘备,独身一个,往通上庸小路走,行约二十里,正欲休息片刻
,忽听得山岗之上,有人咯咯怪笑。法正抬头看,却是彭漾、时迁。四周也冒出数十
个梁山兵士。法正看了,微微笑道:“永年可安好?”彭漾道:“还好,还好。我预
料孝直必不肯随刘备送死,又不回川中,因此特到此处恭候也!”法正呵呵笑道:“
以永年之才略,料我行踪,自是手到擒来。然则如今永年欲何为也?”彭漾道:“我
两个虽是昔日好友,如今却为敌国,只怕要得罪孝直了。”法正道:“今刘玄德大势
已去,永年既念昔日情谊,何不放我离去?”彭漾笑道:“孝直说的好轻巧。当初你
在刘备部下,言听计从,那老革要取我首级,你却为何不念昔日情谊?”法正顿足道
:“我亦同士元苦劝,然玄德公不从,何以得法!”彭漾道:“我亦从士元处得知,
特戏言也!今日老革既然必死,孝直又不见容于川中,莫非欲去投曹操乎?”法正道
:“我在玄德公麾下,与曹公数番交锋,颇多杀伤,恐亦无颜去投也。”彭漾大笑道
:“既然如此,何不投宋公明,共成大业?”法正摇头道:“某既得刘玄德重用,岂
能背之投敌!”彭漾道:“好说得!某念昔日情谊,帮你说项,你竟如此迂腐。”法
正道:“迂腐也罢,只请永年放某一条路也。”彭漾道:“你若肯投降宋公明,必受
重用,我两个也好共事。今要放你,却是不行。纵我念旧情,这里时迁头领也不答应
。”时迁听得,喝道:“说的是!兀那法正官儿,你降是不降!”法正闻言,闭目不
语。时迁道:“也不罗嗦,绑了回去,交吴用哥哥处置!”于是喽啰上来,拖了法正
,便往汉城而去。
  
  且说林冲一行,回到汉城,吴用道:“如今曹军已兵临南郑城下,攻打甚急也。
既然刘备已死,可引军前去,宣诏此事,则南郑可复得也。军师去得辛苦,便请留此
处休息。”于是自己同李应、花荣、林冲三将,引一万军马,往南郑去。不一日,到
南郑城西,吴用令士卒手提刘备遗下黄罗盖,高呼道:“城上军马听好,伪帝刘备,
已然身死,君等可速速归降,以保性命!”陈到、傅彤等在城上看见,皆气的咬牙切
齿,泪流满面。陈到道:“贼子忒可恶,吾当引军出城,一刀斩之!奈何曹军在城东
,恐受牵制也。”邓芝道:“敌强我弱,倘出城战,恐不能归也!”陈到流泪道:“
今日陛下既崩,我等身受隆恩,敢不以死相报!”傅彤道:“陈将军可自去,某愿守
城,以当曹军。”陈到道:“既然如此,有劳将军!我二人各自死战,”遂引七八千
军马,开了西门,杀出城来。吴用道:“陈叔至!今刘备已亡,以你一身武艺,何不
投效梁山军,以建功业!”陈到怒骂:“无耻竖儒!吾宁死,不与鼠辈为伍也!”策
马杀奔吴用而来。李应挺枪上前,截住交锋。陈到心怀激愤,大呼挥刀,战无十数合
,李应遮拦困难。林冲看了,挺丈八蛇矛杀出,陈到呵呵笑道:“来得好,来得好!
”也不回避,上前挡住。再战三十合,陈到虽然武艺过人,焉能挡住两个天罡煞星?
只是林冲与陈到有几分交情,又因刘备之死,心总有愧,故而不狠心下杀手。吴用在
旗下,看得微微皱眉,唤过花荣来,吩咐几句。花荣点头,摘下雕弓,抽出狼牙箭,
躲在旗门之下,倏地一箭射去。陈到正着力招架林冲、李应,哪有余隙闪避,一箭正
透面门,大叫一声,倒撞下马,气绝身亡。有诗赞曰:
  汝南陈叔至,名亚赵子龙,殉主节烈在,豪气贯长虹。
  
  陈到既死,部下军卒,多有投降。吴用令花荣、李应,乘势引军冲入南郑城。城
中各自大乱,曹洪、夏侯尚等,乃发兵马,从城东攻打。汉军兵微,更兼皆无战心,
须臾之间,曹军攀登而上,大开城门。傅彤仗剑城楼之上,曹兵团团围上,并力鏖战
,傅彤左右士卒,阵亡略尽,身受重伤。曹军齐叫投降。傅彤切齿大骂:“某为汉将
军,岂有降曹狗者!”遂力战而死。有诗赞曰:
  扬旌转战三千里,沥洒碧血舍一身。临死犹然骂“曹狗”,傅彤不愧汉将军!
  
  时有参谋邓芝,被曹军擒获,送到曹洪帐中。曹洪问曰:“君欲生,还是欲死?
”邓芝道:“自然欲生。”曹洪道:“既然欲生,可归顺朝廷,魏王必有重用也。”
邓芝道:“不降。”曹洪道:“君言欲生,不降则死。”邓芝道:“吾不愿死,更不
愿降也。”曹洪道:“然降则生,不降则死,君可自计较。”邓芝呵呵大笑:“倘若
换是将军,何以计较?”曹洪一时语塞,旁边夏侯尚道:“你要生要死,只一句话,
说这多作甚?”邓芝冷笑道:“我若愿降,岂会与将军如此耗费口舌?自家要凑来说
这许多话,尚且不明,足见曹瞒阖群,皆是无脑之辈也!可速杀我!”曹洪怒,斥推
出斩首。邓芝长笑就死。有诗赞曰:
  蜀帝兵败投汉中,忠臣义胆殉真龙。临难调笑魏家将,舍身赴死亦从容。
  
  这边陈到、傅彤、邓芝皆死,曹军自东门进城,梁山军已从西门入,占据城中要
隘。曹军大队皆在城外,曹洪、夏侯尚引军进城,与吴用相见。曹洪道:“吴加亮与
宋公明,虽曾失身从贼,今日反正,共灭逆帝刘备,可称识时务也。”吴用心中不悦
,口里道:“曹将军过奖。将军与刘备交战多时,知其深浅,我辈不如也。”曹洪道
:“只如今,梁山军可撤出南郑,并让出黄金、兴势二寨,让朝廷军马进入也。”吴
用道:“我军力战刘备,方夺取这个城池,将军何以开口便要了去?”曹洪道:“当
初便说好,梁山军让出南郑,如今怎可反悔?”吴用还未开口,花荣道:“当初我军
是让出南郑,将军却进不来,反被刘备夺了。如今我乃是从刘备军手里再夺回,将军
一句话便要了去,也见得不好。且黄金、兴势二寨,我军久已驻扎,岂能让出?”曹
洪道:“将军此意,莫非讥讽某不如刘备?汉中诸县,皆是朝廷地盘,官军驻扎,岂
可抗拒!”两个眼看要僵,吴用道:“请将军且回,容我等整顿军马,再作商议不迟
。”曹洪道:“既然如此,我等明日再议。”一拱手,自顾走了。
  花荣谓吴用道:“这曹军将领,好生无礼。若不是我等在刘备背后发动,只怕洛
阳许都,也早丢了,如今却这般蛮横。”吴用道:“此一时彼一时也。”正说间,小
校来报:“曹军营寨,把南郑城池东门、北门、西门尽数封住了。”吴用脸色大变,
咬牙道:“罢了,不想曹军如此放肆。”花荣道:“何不整顿军马,也叫他知道我梁
山军非同等闲!”吴用道:“此时力不足也。罢了,既然如此,便让南郑与曹军也好
。”正说之间,人报神行太保戴宗来了。吴用急急请进,戴宗道:“奉庞统先生之命
,送一密信来也。”吴用拆开信看了,初时脸色微变,渐渐开朗,呵呵笑道:“凤雏
先生,果真名不虚传,此英雄所见略同也!”
  于是在军中设宴,令人再去请曹洪、夏侯尚前来,酒席上道:“我等梁山军,想
将军征战辛劳,愿将南郑城池,并黄金、兴势二寨相让。连那乐城之地,也请将军自
取。”曹洪自然大喜。吴用又道:“只是如今,有刘备支党魏延军马,在汉水威逼南
郑。请将军发兵击之。”曹洪道:“此事易如反掌,加亮莫忧也!”于是宾主尽欢。
次日,吴用令军马让出南郑,撤往汉城;一面调黄金、兴势之兵,并汉水之军,如那
杨志、刘唐、石秀、王矮虎等。俱各撤回,都往汉城取齐。林冲暗自问庞统道:“士
元先生,我等如何便让了汉中与曹操?”庞统道:“曹军数万,已入汉中,倘急与之
争斗,恐不敌也。今让出汉中,一则我占据汉城,则随时可复取汉中;二则,曹军得
汉中,则川中二刘必然惊疑,忧患吞并,由此我可居中挑拨;三则,曹军得汉中,必
分兵驻扎。如今江东李俊、黄忠尚在抵御曹军,曹操必大军东下,待其在长江困顿,
我再联合二刘、马超,一举出击,先并了曹操汉中之军,再出雍州,中原反手可定也
!”林冲深为拜服。
  不多时,彭漾、时迁带了法正前来。吴用道:“孝直先生才略盖世,如今刘玄德
已亡,何不辅佐梁山,共成大业?”法正叱道:“无信草寇,勿污我耳目也!”庞统
道:“孝直,宋公明敬才,不在刘玄德之下。孝直当初在刘璋部下为官,转投玄德;
今玄德既死,再投宋公明又有何不可?”法正大笑道:“不想士元亦有愚时!刘璋虽
我旧主,以常人相待,故转投明主。今上待我,输肝沥胆,推心置腹,正吾君也,若
背之,何异禽兽哉!且朝廷三公,岂反助草寇。无复多言,可速斩我!”吴用、庞统
再三相劝,法正不为所动,只得推出。彭漾道:“这法孝直如此不识时务,如何是好
?”吴用沉吟片刻,笑道:“可亦送往西川二刘处也。”彭漾惊道:“二刘深恨法正
勾结刘备入川,害了刘璋性命。孝直若去,必为所杀也。”吴用道:“彼既不肯降我
,久留终为后患。故借二刘之手除之。”彭漾嗟叹不已。
  于是梁山军将法正送往葭萌关。恰好刘阐来到,便把法正推上帐,切齿骂道:“
法正逆贼,我父昔日待汝不薄,汝为何勾结大耳贼,害了我父性命!今日被擒,尚有
话说耶?”法正呵呵笑道:“公子如今高居坐上,叱责于我,实是仗梁山军撑腰也。
季玉若泉下有知,知二位公子复基业,报父仇,却是托草寇庇佑,恐不悦矣。”刘阐
大怒,吴懿在侧道:“孝直,今玄德公既已殉身,孝直可向公子赔罪也。”法正敛容
道:“此是何言!陛下乃英明之主,雄才盖世,有匡扶天下之志,今虽为宵小所害,
亦当世英雄也!某宁从明主而尽节,不附庸主而苟且!公子既无能进取天下,而欲泄
私愤,速速斩我可也,休令畏死谄媚之辈,搬弄口舌!”吴懿面有惭色。刘阐大怒,
叫武士推出,乱刀砍死。法正面不改色,大步出帐,至死无畏。后人叹曰:
  得志曾报睚眦怨,临难方显慷慨心。总为英雄少寂寞,贤臣断首伴明君。
  
  此时梁山军各路人马,皆已撤回汉城,而将南郑府城及黄金、兴势二寨,交付曹
军。乐城向朗,闻刘备身死,大叫一声,坠城身亡。汉水魏延、王平军,闻得刘备死
,连夜拔寨而去。梁山军杨志等奉吴用之命,只顾撤回汉城,也不管他。待曹军到时
,已不知去向。于是汉中之地尽属曹军。
  梁山军驻扎汉城,合计有吴用、林冲、杨志、石秀、刘唐、戴宗、薛永、李应、
花荣、宣赞、时迁、陈达、龚旺、丁得孙、王英、扈三娘、裴宣、安道全,共计是一
十八个头领,以及军师庞统、参谋彭漾、洞溪、宛城将孙狼、侯音、刘宁,及投降汉
官费诗、谯周等,军马共有四五万人。庞统与吴用在帐中,计议后继。吴用道:“只
如今刘备身死,他的尸首却待怎生处置?若按律法,则是篡位之贼,当戮尸示众。然
又颇有仁名,辱之不义也。今若戮其尸,恐失民望;若厚葬,又恐曹操不悦,借机发
兵来攻,如何是好?”庞统微微一笑,伸出两个指头,说一番道理。有分教:烽火未
灭三秦地,狼烟忽惊九州民。不知庞统说如何,请看下回。



---------------------

哎,陈到 傅彤 廖化 邓芝亦死得其所了……可怜章武,戎马一生 丧于无义之人手中……
回复 举报
2003-12-29 22:58:01

主题

好友

329

积分

县尉

唉~~~~~~~~刘备也完了
回复 举报
2003-12-31 10:37:03

主题

好友

3

积分

布衣

都死光了, 再写就成完全的水浒了! :icon06:
回复 举报
2003-12-31 11:01:38

主题

好友

621

积分

县令

愤怒到极点,已经麻木了。
回复 举报
2003-12-31 11:11:24

主题

好友

2803

积分

刺史

不愧为蜀国的法正 :icon19: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3-3 06:52 , Processed in 0.08076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