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086|回复: 4

[转载] 惊天秘密之胡济失约!

[复制链接]
2016-11-29 17:10:37

主题

好友

67

积分

布衣

本文依据史料为《裴注三国志》、《宋史》,蓝体字为正史原文。


胡济是谁?似乎只是蜀汉后期军方将领中一个不起眼的人物,整部《三国志》中涉及胡济的内容只有两个重大事件,第一事件分别记录在相当于蜀汉大事记的《后主传》和《姜维传》中,第二事件只轻描淡写地出现在姜维传记中,涉及这两大事件的内容也都只有一句话,没有其他任何细节,甚至不交代第一事件的结果。至于胡济是哪里人?有什么军事贡献?被封什么爵位?在蜀汉最后一战中起了什么作用?一概不知。其他有关胡济的内容也只有董和、董允父子的传记中模模糊糊地提了一下,《董和传》连胡济的名都没有提,只说有一个字是“伟度”的人;《董允传》也只是提到大内总管(侍中)董允曾经和尚书令费祎以及中典军胡济相约共同出游,但这次出游却因一个郎中级别的小官拜访董允而取消。陈寿不着边际地提到胡济、费祎和董允三人似乎是在暗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错,但是有理由相信陈寿的这种暗示不是为了让世人知道更多的历史,而是为了掩盖历史的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不出大家意料的是,裴松之在《董和传》中神神鬼鬼地给了点注释,这个注释不是引用类似《汉末英雄纪》,或者《襄阳记》等史料价值较大的史书,而是直接注释,这个注释才揭开了胡济身上隐藏的惊天秘密,那么陈寿为什么要掩盖这个秘密?这还要从姜维的十次北伐说起,姜维的北伐真的是穷兵黩武吗?


一、在姜维看来蒋琬和费祎时代是痛苦的十九年!


很多历史研究者说蜀汉之所以在东吴之前灭亡是因为姜维穷兵黩武导致蜀汉民力凋敝,同时认为姜维军事指挥能力不高,十次北伐非但劳而无功,反而几次大败,损失惨重,导致蜀汉上下怨声载道,逃兵不断,民有菜色,真相是这样吗?

1、突发奇想的蒋琬时代。从建兴十二年到延熙六年是大将军蒋琬执政的九年,是蜀汉政权医治魏延冤死案导致的创伤的九年,也是蜀汉军方无所事事的九年,到延熙四年时,蒋琬也感觉不弄点军事行动,对不起蜀汉朝廷和栽培他的诸葛丞相。既然诸葛丞相和魏延将军的西进和北伐都这么艰难,为什么不东进呢?遂提出东进上庸战略,蜀汉朝廷百官讨论了蒋琬的战略,均感觉目瞪口呆,立刻派尚书令费祎和中监军姜维去汉中阻止蒋琬在汉水中造船(而众论咸谓如不克捷,还路甚难,非长策也。於是遣尚书令费祎、中监军姜维等喻指)。蒋琬立刻就坡下驴,追忆魏延的羌中大捷,推荐姜维就任凉州刺史,准备将北伐重担卸给费祎和姜维(辄与费祎等议,以凉州胡塞之要,进退有资,贼之所惜;且羌、胡乃心思汉如渴,又昔偏军入羌,郭淮破走,算其长短,以为事首,宜以姜维为凉州刺史《蒋琬传》)。姜维在蒋琬时代有过一次挺进凉州(正始元年,延熙三年),被曹魏扬武将军郭淮的西部军团击退,此战后,郭淮顺手灭了迷当等羌人部落,迁移三千多户部落充实关中地区,并得以晋升上将(左将军)。

2、费祎时代的所谓姜维北伐不但是小打小闹,更是一种对姜维的痛苦折磨。在费祎执政的十年间(延熙六年到十六年),姜维共计有三次北伐:

A、延熙十年,46岁的卫将军姜维迎接凉州胡王治无戴和白虎文等部落归顺。十年,凉州胡王白虎文、治无戴等率众降,卫将军姜维迎逆安抚,居之于繁县(《后主传》),繁县在哪里?在蜀郡,蜀汉政权对前来归顺的羌族部落是非常不错的,因为蜀郡是益州最富庶的地方。姜维的传记提到迎接治无戴部落时和魏军发生过规模不详的战事(又出陇西、南安、金城界,与魏大将军郭淮、夏侯霸等战於洮西。胡王治无戴等举部落降,维将还安处之),整个羌王归顺的过程真的这么简单吗?当然不是,《郭淮传》详细记载了这件事的经过,那真是惊心动魄。凉州陇西等四郡羌族部落反抗曹魏政权,爆发大规模叛乱并勾连蜀汉政权(正始八年,陇西、南安、金城、西平诸羌饿何、烧戈、伐同、蛾遮塞等相结叛乱,攻围城邑,南招蜀兵,凉州名胡治无戴复叛应之),此时曹军只有征蜀护军夏侯霸上将(右将军)部队驻守陇西郡,已经转第一上将的郭淮(前将军)以及都督雍凉二州军事的征西将军夏侯玄的主力大军还在雍州(夏侯尚和夏侯霸为堂兄弟,玄为尚之子。曹魏的征西将军属于重号将军,等同于蜀汉的杂号大将军),姜维统领偏军前出到陇西郡,攻击夏侯霸部队,呼应各羌族部落,等郭淮的主力大军赶到后,双方力量对比相差悬殊,姜维退军,此时凉州名羌治无戴率部西进攻打武威郡,后路被曹魏军截断。魏军收复陇西和南安两郡,这两个郡的羌族首领饿何和烧戈被杀(进讨叛羌,斩饿何、烧戈,降服者万馀落),郭淮和夏侯霸也产生了不和(原因是争夺指挥权还是如何对待羌族反叛者?不得而知,有理由相信郭淮是安抚派,夏侯霸的父亲夏侯渊的是镇压派和屠城执行者)。姜维退回阴平关,将阴平太守廖化及其部队带出,再奔南安郡接应治无戴,治无戴因家属和辎重被截断在陇西郡,就从武威郡退军,被郭淮军截杀大败,前出到沓中的姜维部队又遭遇夏侯霸军,获胜的郭淮军又追击治无戴到阴平关,留守的廖化军岌岌可危,姜维被迫回救廖化。姜维整个军事行动接应到治无戴部落并成功逃到汉中的有多少人?史料不明,恐怕是不多了,否则也不可能全部安置到富庶的蜀郡。

B、延熙十二年秋,48岁的姜维率部出祁山,进南安郡境内在麴山(又称曲山)附近构筑两城,分别派牙门将句安和李韶驻守,以为前出基地,被曹魏征西将军郭淮(截杀治无戴战役后晋升,接替被成功政变的司马懿调走的夏侯玄)和雍州刺史陈泰(接替郭淮)采取围点打援的办法击败,围城的是讨蜀护军徐质(前任夏侯霸上将叛逃)和南安太守邓艾两支部队,被断了后勤供应和水道的孤城守将句安和李韶被迫降魏。这个战役的详细过程记载在《陈泰传》中(陈泰就是曹睿临死前任命的四大托孤大臣之一的镇军大将军陈群之子)。

C、延熙十三年,49岁的姜维远攻西平郡失利,得到西平郡中郎将郭循归顺(西平郡位于金城郡的西部,以前是金城郡的一部分,郡治就是今天的青海西宁市,金城郡又东接联陇西郡)。

小结:姜维这四次北伐中属于主动发起的为三次,两次得到羌族部落或将领归顺,唯一失败的为麴山战役,此战丢失了新建的两座小城,损失了少将两名(牙门将句安和李韶,句安和上将句扶有关系吗?史料不明,推测至少为同族),这个失败是重大失利吗?应该不是。因为姜维每次军事行动的兵力都不过万(每欲兴军大举,费祎常裁制不从,与其兵不过万人《姜维传》),推测句安和李韶的守城部队各有一千到一千五百兵,姜维剩余兵力六千左右,否则陈泰不会口出狂言(麹城虽固,去蜀险远,当须运粮。羌夷患维劳役,必未肯附。今围而取之,可不血刃而拔其城《陈泰传》)。也就是说麴山两城的三千左右部队都没有战死,都跟着句安和李韶降曹了。阴平太守廖化的部队不在姜维之列,数量大约五千左右。蜀汉主力部队都在汉中,姜维却无权调动,廖化部队前出到陇西郡已经算姜维擅自调动非直属部队了。如果姜维此时能够直接指挥六到八万部队参战,凉州羌族大起义还会这么快被曹魏政权镇压吗?麴山两座小城还会丢失吗?孤立无援的守将句安还会被迫投敌吗?司马家族拱翻曹氏家族的政变时刻爆发的凉州中部四郡羌族大起义同当年曹丕篡汉时刻爆发的凉州西部四郡麴演等基层将领大起义一样,这么大好的北伐时机都被蜀汉执政者浪费了,前者是因为刘备急于报关羽之仇,后者就纯属于蜀汉第四代领导者费祎的不思进取耽误的,费祎的托词是:诸葛丞相那么牛的人都没辙,我们就别瞎折腾了(费祎谓维曰:“吾等不如丞相亦已远矣;丞相犹不能定中夏,况吾等乎!且不如保国治民,敬守社稷,如其功业,以俟能者,无以为希冀徼倖而决成败於一举。若不如志,悔之无及。”《姜维传引汉晋春秋》),可以不客气的说,52岁的卫将军姜维已经对大将军费祎忍无可忍了。


二、轰轰烈烈的姜维正式北伐出现了一次诡异的失败


延熙十六年(253年),费祎终于被上将郭循(曹魏降将,三年时间从曹魏中郎将晋升蜀汉左将军)在酒席上刺死(详情见《为了匡扶汉室,“魏延”痛杀“丞相”》一贴),不管郭循刺费是主动的,还是姜维指使的(前贴已论证为郭循主动),姜维终于搬开了费祎这块绊脚石,此时,姜维元帅已经五十二岁了,夏侯霸上将(右将军)已经投蜀汉4年并晋衔元帅两年了(上一任车骑将军邓芝于延熙十四年去世)。有了统兵大权的姜维北伐顺利吗?姜维正式北伐共计六次:

1、第一次北伐攻打南安郡粮尽退兵。延熙十六年元旦费祎遇刺,当年夏天,维率数万人出石营,经董亭,围南安,魏雍州刺史陈泰解围至洛门,维粮尽退还(《姜维传》)。这是姜维第一次统率数万大军出击凉州南安郡,是不是真的因为粮尽退的兵,这个不明确,明确的是这次大规模北伐是一次表态,姜维要认真北伐了。

2、第二次北伐攻打陇西郡狄道县,杀曹魏讨蜀护军徐质。延熙十七年夏,陇西郡治所狄道县县长李简密信请求归降蜀汉,姜维率军前出到狄道县,李简率领城中官员和百姓迎接蜀汉军。曹魏讨蜀护军徐质率部杀到狄道县,双方交战,蜀汉荡寇将军张嶷(本土系巴郡人)临阵战死,姜维军追击徐质东进到襄武县,阵斩徐质。到冬天的时候,将狄道周边三县的民众迁移回广汉郡绵竹县和蜀郡繁县(魏狄道长李简密书请降,卫将军姜维率嶷等因简之资以出陇西《张嶷传》;守狄道长李简举城降。进围襄武,与魏将徐质交锋,斩首破敌,魏军败退。维乘胜多所降下,拔河关、狄道、临洮三县民还《姜维传》;居于绵竹、繁县《后主传》)。

3、第三次北伐洮西大败雍州刺史王经。延熙十八年夏,54岁的姜维同夏侯霸统率大军再度挺进到陇西郡狄道县,曹魏雍州刺史王经认为蜀汉军冒进,不惜大军出城对战,结果大败,死亡数万人,姜维进围狄道城。洮西大战属于王经不听从征西将军陈泰要他坚守狄道城,不得擅自出击的命令导致的。当时陈泰督率邓艾、胡奋和王祕部队正从陈仓重镇经天水郡上邽城日夜兼程救援陇西郡,姜维得知后,撤围退往钟堤(十八年,复与车骑将军夏侯霸等俱出狄道,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经於洮西,经众死者数万人。经退保狄道城,维围之。魏征西将军陈泰进兵解围,维卻住锺题《姜维传》)。亲曹的陈泰被调回洛阳任尚书右仆射,被剥夺兵权。此前由西线调往东线的邓艾历任汝南太守、兖州刺史挂振威将军衔并参与大将军司马师平定扬州都督镇东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前将军文钦的联合叛乱(曹系残余势力的反抗)。等邓艾再回西线的时候,已经升任安西将军(类同征西将军,同蜀汉的杂号大将军),假节,兼任护东羌校尉。

4、第四次北伐上邽会战失败。延熙十九年,55岁的姜维在陇西郡的钟堤就地晋升为大将军,秋八月,与镇西大将军胡济约定发动上邽会战,聚歼曹魏安西将军邓艾军,不幸的是胡济部队根本没有来会战(十九年春,就迁维为大将军。更整勒戎马,与镇西大将军胡济期会上邽,济失誓不至,故维为魏大将邓艾所破於段谷),姜维部队损失惨重,个人名声严重受损(星散流离,死者甚众。众庶由是怨讟,而陇已西亦骚动不宁,维谢过引负,求自贬削。为后将军,行大将军事《姜维传》)。

小结:回顾姜维段谷之战前的三次北伐,可谓是可圈可点,其功绩完全不亚于诸葛时代的几次北伐,姜维不但在战略上积极实施诸葛的凉州支撑论,更是在实战上取得了诸葛和魏延两个人加在一起的战绩,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凉州完全有可能成为强大的助力,邓艾对姜维的洮西之战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洮西之败,非小失也;破军杀将,仓廪空虚,百姓流离,几於危亡。今以策言之,彼有乘胜之势,我有虚弱之实”(《邓艾传》)。洮西大战后,姜维也得以晋升大将军,个人威望也达到了最高点。可就是这样的大好局面仅一年后就离奇地毁于胡济之手,胡济是什么人?他怎么敢放姜维的鸽子?


三、镇西大将军胡济到底想干什么?


汉中都督胡济能提出什么样的借口,拒绝汉中兵团参加上邽会战?胡济唯一的借口就是有紧急军情,闻报有曹魏大军从秦岭陈仓道、褒斜道和傥骆道之一入侵汉中,汉中军团不能脱身,这种可能存在吗?

1、汉中针对秦岭的防御部署问题。这个部署原则一直贯穿于魏延时代到姜维末期,效果超强。只要蜀汉军在秦岭的两个南谷口外扎营布防(陈仓道南谷口处于阳平关以西,子午谷过于艰难不适合大军明目张胆进攻),因秦岭古道的狭窄艰险和后勤供应困难,曹魏军根本没有办法杀进汉中平原来。以大将军曹爽统率步骑十余万大军进最短的傥骆道攻打汉中战役为例,汉中都督镇北大将军王平仅派三万军中的一部占据傥骆道南谷口的兴势山,曹爽只能退军(初,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及兴势之役,王平捍拒曹爽,皆承此制《姜维传》;魏大将军曹爽率步骑十馀万向汉川,前锋已在骆谷。时汉中守兵不满三万……今宜先遣刘护军、杜参军据兴势,平为后拒;若贼分向黄金,平率千人下自临之《王平传》;爽乃西至长安……从骆谷入……关中及氐、羌转输不能供,牛马骡驴多死,民夷号泣道路。入谷行数百里,贼因山为固,兵不得进……今兴平路势至险,蜀已先据;若进不获战,退见徼绝,覆军必矣。将何以任其责!《曹爽传》)。也就是说褒斜道和傥骆道两个南谷口各放四千军,再加上子午谷南口放两千军,总计一万左右,防御一段时间完全不是问题。何况姜维军赶到天水郡的上邽,祁山大路距离汉中只有200多公里了,那么胡济的借口并不成立。剩下的汉中军团就可以参与上邽会战,那么胡济的汉中军团能参战多少?蜀汉总兵力在姜维段谷大败之前维持在十二万到十四万之间,除去永安都督府两万(李严时代就被抽调到汉中两万),庲降都督府五千,成都禁卫军一万,蜀汉北伐军总数为八万五到十万五之间,假定姜维西进兵团的数万为三万的话,胡济的汉中兵团在五万五到七万五之间,那么胡济能够抽调参与上邽会战的兵力应最少不低于三万,有心的话,五万都可以达到。如果低于三万,甚至不满万,那么姜维设想的上邽会战就是个笑话了。

2、姜维是个毛躁的统帅吗?姜维历次北伐首先均考虑和东吴联动;其次蜀汉长期关注关中守军情况,比如魏延的子午谷方案考虑征西将军夏侯楙是个什么类型的人以及长安驻军数量;蜀汉最后一战前,钟会刚都督关中军事开始练兵时,姜维就推测钟会准备发动大规模征蜀,立刻上报后主调兵部署。那么姜维和邓艾军团鏖战时,长安守将是谁,还有多少兵力可以参战,也是可以先期情报的。此时,都督雍凉的长安守将是名不见经传的司马望,何况邓艾才从淮南战线抽调到西线,司马师手下有能力并得到信任去独立统帅大军出征的将领除了邓艾以外根本没有!否则最后司马昭不会将高级幕僚人员钟会放出来统帅大军,大军先锋官居然是曹家嫡系将领许褚的儿子许仪。刨除长安守军的因素以外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
回复 举报
2016-11-29 17:10:58

主题

好友

67

积分

布衣

3、胡济怎么敢抗命?论公,姜维是蜀汉军事统帅,胡济作为汉中都督杂号大将军,可以不听姜维的命令吗?论私,胡济难道没有一点要帮助姜维打赢上邽会战的念头吗?从实际发生的事情来看,不但没有帮助,下套挖坑埋姜维的恶毒行径昭然若揭,我们不得不怀疑胡济和姜维的私人关系之不堪。那么蜀汉中央是怎么处理直接责任者胡济的?
四、胡济离奇晋升骠骑将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0992160_1.html/ ]
蜀汉中央政府对待北伐战役的胜败,那是相当地赏罚分明,胜的可以如魏延越级晋衔晋爵,败得统帅降级,直接责任者处死。刘封兵败上庸,处死;马谡兵败街亭,处死,诸葛从丞相到右将军自贬三级;段谷大败姜维从大将军到后将军自贬三级,直接责任者胡济应该受到什么处罚?后世北宋初年一个非常类似段谷战役的陈家谷战役就是一个参照系:
1、潘美放杨业鸽子的处罚。北宋雍熙三年,宋太宗派忠武军节度使、韩国公潘美以及大将曹彬、崔彦进三路大军北伐。潘美任一路主将,副将杨业,监军王侁,收复寰、朔、云、应等州后,仁宗诏令大军掩护迁移边民回内地。王侁言语刺激杨业怯战,杨业激愤之下约定自己去转战,吸引辽兵到陈家谷口会战,聚歼辽军。到中午,没有见杨业部队回来,王侁以为杨业追杀辽军去了,为了争功,也要领兵离开谷口,潘美阻挡无果,也跟着走了。等到傍晚,杨业艰难转战回谷口时,一个援兵都没有,杨业伤重被俘,绝食而亡(《宋史王侁传》:侁性刚愎,以语激杨业,业因力战陷于阵……《杨业传》:业因指陈家谷口曰:"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美即与侁领麾下兵阵于谷口……自寅至巳,侁使人登托逻台望之,以为契丹败走,欲争其功,即领兵离谷口。美不能制……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乃不食,三日死)。宋太宗的处理结果是:追赠杨业为
太尉,大同军节度使。潘美官降三级,王侁免去一切官职,流放金州,将领刘文裕免职,流放登州(大将军潘美降三官,监军王侁除名、隶金州,刘文裕除名、隶登州)。
2、胡济闯下了这么大的祸,姜维是什么态度?要想搞清楚姜维的表态,还需要从姜维最后两个北伐来厘清:
A、第五次北伐,兵出骆谷对峙沈岭。上邽战败的时间是延熙十九年秋冬,到二十年五月,曹魏征东大将军高平侯诸葛诞在淮南叛乱,突袭杀死扬州刺史乐綝(五子良将乐进的儿子),聚集十五万大军死守寿春城。大将军司马昭胁裹魏帝曹髦亲统二十六万大军征讨淮南。56岁的后将军姜维在段谷战败仅半年后北伐,出秦岭骆谷道(当年曹爽进军汉中的路线)到沈岭依山扎营,邓艾的西部军团急速从陇西郡回撤到长安西部(邓艾亦自陇右,皆军于长城),此时的征西将军已经换成司马家族的司马望了(司马昭的堂哥,比司马昭大六岁,生于205年),司马望统兵从长安出发,到姜维的对面一个叫长城的地方和邓艾汇合坚守,姜维军数次挑战,对方拒不出战。在这个狭窄的区域里,姜维和当年屯田五丈原的诸葛、魏延一样无计可施(望、艾傍渭坚围,维数下挑战,望、艾不应),等诸葛诞灭亡后,只好退军。我们这里需要讨论的是,司马昭已经抽调关中部队去淮南,司马望的长安守军很少(魏征东大将军诸葛诞反於淮南,分关中兵东下。维欲乘虚向秦川,复率数万人出骆谷,径至沈岭。时长城积谷甚多而守兵乃少,闻维方到,众皆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惧《姜维传》),否则邓艾不会一听说蜀汉军出秦岭就急速回军关中,另外司马望也不是什么宿将。如果让汉中都督胡济率三万军出骆谷和邓艾军相持,姜维继续西进凉州强攻天水郡,邓艾根本不敢救援凉州,这个形势比当年诸葛第一次北伐要强的太多了。姜维为什么不继续他西进凉州的战略了?反而首次强攻关中?不能不说当年诸葛向魏延让步,现在姜维就向胡济妥协了,强攻关中的结果也和诸葛一样,退军。姜维直接回了成都,恢复原职大将军。

姜维唯一一次强攻关中战役图
B、第六次(最后一次)北伐,沈岭对峙五年后(景耀五年),61岁的姜维再出凉州陇西郡,在上次驻扎的钟堤南部的侯和再度被邓艾击败,退往沓中屯田,再之后就是最后一战,蜀汉灭亡了。在第五次北伐关中的沈岭对峙之后的时间里有一件重要的战略调整必须讨论一下,那就是姜维决定彻底颠覆汉中防御战略,变以前的积极防御秦岭南谷口为放敌深入汉中平原,然后诸军并出,将后勤供应困难的曹魏军一举歼灭(维建议,以为错守诸围,虽合周易“重门”之义,然適可御敌,不获大利。不若使闻敌至,诸围皆敛兵聚谷,退就汉、乐二城,使敌不得入平,且重关镇守以捍之。有事之日,令游军并进以伺其虚。敌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县粮,自然疲乏。引退之日,然后诸城并出,与游军并力搏之,此殄敌之术也),为了实施这个战略,姜维大胆进行了军力部署的调整,於是令督汉中胡济卻住汉寿,监军王含守乐城,护军蒋斌守汉城,又於西安、建威、武卫、石门、武城、建昌、临远皆立围守。这个部署中,王含守骆谷南谷口兴势山南部的门户乐城,蒋斌守阳平关的外围据点汉城,这两将的布置都正常,唯一不太正常的是汉中都督胡济离开汉中治所南郑县城了,退往剑阁雄关东北部的一个军事集结地汉寿(梓潼郡葭萌县,葭萌关以南,县名为刘备所设),将汉中都督调离汉中,这是在排挤胡济吗?按照姜维战略调整的思路,汉中的南郑县周边设置一些军事据点,胡济率领汉中军团主力部队退往汉寿,一旦钟会大军进入汉中地域,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后勤线,这时胡济的汉中军团再从汉寿北上,不是正好符合姜维的新汉中战略吗?姜维的这个部署只能有两个理解:一是再度迁就胡济,凉州战略让位于汉中大决战;二是姜维惹不起胡济,想边缘化胡济。
小结:姜维的态度出来了,胡济在段谷惨败之战中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一年多后(景耀二年),居然从镇西大将军晋升元帅(右骠骑将军),姜维拿胡济没有任何办法,不但迁就胡济逐步放弃了诸葛和姜维一贯坚持的凉州战略,还搞出来了汉中大决战的新思路,这个新战略的两大中坚力量是姜维的沓中野战军和胡济的汉中军团。说胡济没有被追究失约的责任这是很确定的,但是胡济反而晋衔是怎么回事?整部陈寿《三国志》(裴注除外)根本就没有提胡济的晋升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五、惊天秘密之南阳系武将群暗算大将军姜维
裴松之在《董和传》中没有依据任何史书神神鬼鬼地亲自给的注释到底是什么?伟度者,姓胡,名济,义阳人。为亮主簿,有忠荩之效,故见褒述。亮卒,为中典军,统诸军,封成阳亭侯,迁中监军前将军,督汉中,假节领兗州刺史,至右骠骑将军。济弟博,历长水校尉尚书。这短短四句话所包含的海量信息如醍醐灌顶,猛烈冲击我们的三国史观,必须详细讨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0992160_1.html/ ]
1、胡济竟然也是南阳系成员。胡济和魏延是同乡,均为义阳郡人,义阳郡为曹丕从南阳郡中的几个县拆分出的郡,治所就是新野县。两个可能:一是当年刘备兵败当阳时,胡济只是一个三岁左右的儿童,跟着父辈和族人们随刘备到处逃难(景耀六年时,胡济至少60多岁了);另一个最接近历史的可能是胡济在赤壁大战后才出生,他的父亲只是魏延军中的基层军官。
2、胡济敢当面述说诸葛的不是。南阳系大佬王连为丞相司马时,丞相主薄就是二十出头的胡济。《董和传》正文中提到诸葛曾经亲口说有四个人敢当面指出诸葛行为的不是,但诸葛均能和他们保持融洽的关系,这四个人是谁呢?一是崔州平,这是诸葛出山之前的朋友,谈论诸葛的过失无非就是批评诸葛好自诩为管仲和乐毅;二是徐庶,徐庶是法正、庞统类型的谋士(因当阳战败绝望之中而叛投曹操),和诸葛讨论中存在治国理念上的差异比较正常;三是董和,刘备受邀进川被刘璋追捧为大司马时,掌军中郎将董和、军师将军诸葛两人共同负责大司马府事务时,董和在管理上言无不尽也很正常;第四个就是胡济,诸葛自述虽然没有采纳这四个人的建议,但是和他们相处的非常融洽,那么当时作为诸葛身边工作人员,比诸葛小一辈的胡济怎么敢数次劝谏诸葛(后从事於伟度,数有谏止)?按时间推算胡济只能是在丞相司马王连之后劝阻诸葛亲征(因为王连劝的诸葛听了,胡济再劝,诸葛并没有听)。
3、胡济是南阳系中的少壮派。胡济官拜中典军,封亭侯,独立统军是什么时候?建兴九年,废黜李严时的联合上表中(这个表当然没有出现在陈寿的正文中),居然有胡济的名字,当时胡济代理中参军,军衔仅为杂号中郎将(行中参军昭武中郎将臣胡济),表中二十二名军政大员中,低级军衔中郎将有五人,其中胡济和杜祺为南阳系。那么到建兴十二年的时候,胡济能够得到亭侯爵位,升中典军,独立领兵,虽然不清楚此时胡济什么军衔,但可以明确的是,胡济已经建有较突出的军功,这个军功是和魏延羌中大捷有关吗?
4、胡济成为军中栋梁。胡济什么时候迁中监军前将军,督汉中,假节领兗州刺史?中监军这个官职在蜀汉军中仅低于第一排位军师系列(前军师魏延、中军师刘琰)和第二排位都督系列(前军都督、左军都督、后军都督),高于护军、参军、典军、领军系列。中监军又是姜维担任过的职务。胡济晋衔前将军和官拜汉中都督是什么时候?应是两个时间,延熙六年,前将军邓芝在江州晋衔车骑将军,胡济晋衔前将军;汉中都督王平升任前监军,镇北大将军。延熙十一年,王平去世,胡济接任汉中都督,此时胡济已经成为军中栋梁,这还是大将军费祎执政的时代。这条裴注漏掉的镇西大将军的晋衔时间可能是延熙十三年(推测,无史料支持,这一年郭循晋升左将军,为维持派系平衡,胡济应为同批晋衔杂号大将军)。
5、暗算姜维仅一年多胡济就晋衔右骠骑将军。胡济到蜀汉灭亡前一直是汉中都督,右骠骑将军的元帅衔意味着胡济成为姜维和右大将军闫宇之后的蜀汉军方第三人(左骠骑将军有没有?是谁?无任何史料),晋衔时间应该是在景耀二年,因为这一年本土系征西大将军张翼晋衔左车骑将军(景耀二年,迁左车骑将军,领冀州刺史《张冀传》),虽然蜀汉最后一位执政人诸葛瞻上台并由军师将军越级晋衔卫将军是在景耀四年,但那时已经距离蜀汉灭亡只有两年时间了。同时我们还可以推测出姜维重大战略变动的决策阶段也应在景耀二年,这一年晋衔的高级将领还有廖化晋衔右车骑将军,董厥晋衔辅国大将军。董厥就是最后一战中姜维没有点名,但是朝廷却派出来救援阳平关的高级将领,董厥是什么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六、最后一战的线索
最后一战起自于大将军司马昭将钟会晋衔镇西将军调往长安,都督关中军事,钟会到任后开始练兵,在沓中屯田的姜维敏锐的感到钟会即将大规模伐蜀,同时也是姜维新战略即将得到检验的时候,姜维立刻上表刘禅,提出应派遣右车骑将军张翼前出到阳安关口,左车骑将军廖化赶到阴平桥头(“闻锺会治兵关中,欲规进取,宜并遣张翼、廖化督诸军分护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未然”),新战略到这个部署时已经完全清晰了,那就是当年法正为刘备谋划取汉中的战略,威胁和阻断曹操从祁山大路补给汉中的交通线,姜维这个决战汉中2.0版更具有可操作性,因为汉中区域还有汉城和乐城等不少军事据点。蜀汉军委是怎么应对姜维的部署申请的?因刘禅被宦官黄皓迷惑,重大军情传来,群臣都不知道。等钟会大军兵发骆谷,邓艾军扑向沓中时,朝廷才做出了反应,这时在朝廷负责的已经是卫将军诸葛瞻和辅国大将军董厥了。接到姜维的申请后,朝廷决定派廖化去沓中救援姜维,董厥和张翼去阳安关口驻防(然后乃遣右车骑廖化诣沓中为维援,左车骑张翼、辅国大将军董厥等诣阳安关口以为诸围外助)。这个回应看来比姜维的要求更
积极主动,因为姜维所部数万人是野战机动部队,是聚歼入侵汉中的主力部队,其他部队只需要坚守阴平和阳安关口即可。朝廷派姜维最信任的老将廖化去沓中是救援姜维,又加派董厥辅助张翼去驻守阳安关。问题出来了,两大蹊跷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这么严重的军情,张翼、董厥为什么走了一个多月才刚刚到汉寿县?为什么停在了汉寿县?从蜀汉捉襟见肘的兵力以及最后的部署,胡济的汉中军团(除去汉、乐两城的各五千军)必然在汉寿县等待北上汉中围剿曹魏军。张翼和廖化北出的兵力必然来自胡济的汉中兵团(诸葛瞻带往绵竹的是成都禁卫军)。本土系的大将张翼对姜维的北伐一直是有情绪的,等姜维在赵云的次子牙门将军赵广等的舍命断后从沓中突围,阳平关守将蒋舒开关投降,傅俭战死,姜维和赶到的廖化部只能舍弃阴平关,退往汉寿,和胡济、张翼、廖化、董厥等所有的高级将领们汇合了,胡济的任务呢?只能是和大家一起退往剑阁,不幸的是,正史在这儿所有人都提到了,唯独胡济只字未提。
2、为什么派董厥出来?姜维点将的是廖化和张翼两人,并没有点董厥,朝廷为什么加派姜维没有提到的董厥?是姜维不信任董厥,还是朝廷故意派董厥出来?董厥是什么人?《诸葛亮传》中有简短的介绍,说董厥起初是丞相府的令史,诸葛对他评价比较高,后转为主薄(接胡济?),到蒋琬时代为尚书仆射,费祎时代为尚书令,到姜维时代,升为辅国大将军,一个叫樊建的官员接任了尚书令职位,樊建是哪里人呢?义阳人!(董厥者,丞相亮时为府令史,亮称之曰:“董令史,良士也。吾每与之言,思慎宜適。”徙为主簿。亮卒后,稍迁至尚书仆射,代陈祗为尚书令,迁大将军,平台事,而义阳樊建代焉)。那么董厥是哪里人呢?陈寿没有说,裴松之又忍不住了,他没有引用哪本史书,而是按照晋朝的百官序列表说了:“嗯……这个董厥和樊建一样,嗯,都是义阳郡人”(案晋百官表:董厥字龚袭,亦义阳人。建字长元)。
姜维为什么不敢点将董厥?因为姜维一听到南阳系的大将,特别是义阳人,就浑身发抖,就噩梦连连,因为南阳系武将们不惜破灭匡扶汉室的理想也要毁了姜维;姜维敢用刺客杀了费祎,南阳系就敢放鸽子玩死姜维,这一切的悲剧都来自残酷的权力争夺,来自诸葛处死南阳系掌门人刘封!要知道,没有我们南阳系,就没有东汉王朝!没有我们南阳系,诸葛丞相“匡扶汉室”的梦想只能随风飘!
回复 举报
2016-11-30 09:08:53

主题

好友

34

积分

布衣

想太多,先证明一下两处胡济指的是同一人吧
回复 举报
2016-11-30 10:48:32

主题

好友

1020

积分

太守

本帖最后由 窃比老彭 于 2016-11-30 10:53 编辑

刘封是南阳系掌门人?费祎是姜维派人刺杀的?
转这种拍脑袋的垃圾帖有意义么?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18 02:18 , Processed in 0.0641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