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853|回复: 3

[原创] 说王士

[复制链接]
2016-8-28 16:04:11

主题

好友

44

积分

布衣

说王士

     陈寿疏注杨戏《季汉辅臣赞》王士本末云:“义强名士,广汉郪人,国山从兄也。从先主入蜀后,举孝廉,为符节长,迁牙门将,出为宕渠太守,徙在犍为。会丞相亮南征,转为益州太守,将南行,为蛮夷所害。”杨戏素性简略,所赞不过五十余人,王士位列其间,可知其为一时人物。

    刘备时,诸郡所举孝廉见于史载者,除王士外有李朝、张翼、马忠等。其中李朝自临邛令入为别驾从事,造群下上备为汉中王文,颇见受知;马忠在章武中诣永安,蒙天语褒赞,其仕途遂平步青云;翼则高门。

    据《太平寰宇记》,刘备分巴郡之宕渠、宣汉、汉昌三县置宕渠郡,寻省,并属巴西;延熙又置,寻又省。马忠为汉昌长,被巴西太守阎芝遣,送兵永安,由此可证章武中汉昌县辖于巴西郡,则此时宕渠郡已省;因为王士任宕渠不可能在延熙间,可知建安末、章武初张翼、马忠尚为令、长,而王士已位至二千石。
自章武二年李严离任犍为至建兴三年间,继为太守者,除王士外尚有陈震,史载二者任职均结束于建兴三年。王士自犍为转益州值诸葛亮南征,即建兴三年春,据此王士为陈震前任无疑,亦可知接任李严者王士。

    刘备时,诸郡太守几乎为荆州、东州人士所包揽,只有张裔、杨洪、费诗、彭羕少数例外。张裔、费诗为巴郡、牂牁,属于酬功,随即召还成都;杨洪为蜀郡,只不过取一时之务,“顷之,转为益州治中从事”,而以扶风射坚代之;彭羕为江阳,未及上任,即已下狱诛死,无足论——可知刘备对本土人士任用为郡守深具戒心。反观章武二年的王士,竟得在猇亭大败国本动摇之际,以益籍之身,执掌犍为这样的重郡,堪称为异数。

    近受宁泊子兄的启发,可稍释前述之疑。王士从兄王商为刘璋蜀郡太守,与宋忠交好。我猜测,王士曾借此关系游学荆州,从宋仲子学,类似的例子还有尹默。刘备可能与宋忠有交集,如宋仲子的弟子潘濬,一度为刘备的股肱重臣。王士因此归附刘备,并追随刘备还入蜀。故《季汉辅臣赞》句断当为:“义强名士,广汉郪人,国山从兄也。从先主入蜀,后举孝廉,为符节长,迁牙门将,出为宕渠太守,徙在犍为。……”从龙资历,加上广汉王氏的背景,王士之获重用,就较容易理解了。
回复 举报
2016-8-28 19:10:37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撫軍兄

王士的仕歷似可商榷

按李嚴傳:成都既定,為犍為太守、興業將軍。(中略)加輔漢將軍,領郡如故。章武二年,先主徵嚴詣永安宮,拜尚書令。

可見李嚴的犍為太守,一直當到章武二年

又陳震傳:蜀既定,為蜀郡北部都尉,因易郡名,為汶山太守,轉在犍為。建興三年,入拜尚書
輔臣贊王士:從先主入蜀,後舉孝廉,為符節長,遷牙門將,出為宕渠太守,徙在犍為。會丞相亮南征,轉為益州太守

從這些記載看章武二年到建興三年四年間,似乎同時出現了兩位犍為太守

洪武雄著《蜀漢政治制度史考論》引華陽國志《益梁寧三州先漢以來士女目錄》還要加上一個龔諶(龔祿父)
洪書給出的順序是龔諶,王士,陳震

不過,王士是建興三年轉益州太守,而陳震是建興三年,入拜尚書

我們知道諸葛南征,在建興三年三月,由於不知道陳震入為尚書的準確日子,那麼他可資任犍為守的日子就只有三年三月到十二月間,若他是接王士之任,只十個月就入尚書台,這種頻煩的調職與漢代的任官習慣似乎不是太吻合。而且若王士真的任犍為守,那麼諸葛亮對他的調任就很奇怪,因為犍為是三蜀大郡,李嚴、陳震都是入居中央,但益州郡是邊陲,南中平定後,太守當然要留任,那麼王士就等於由中央的邊緣直接掉到蠻荒外郡...

竊以為問題出「徙在犍為」四字,區區以前也認為這等於出任太守,與「轉在」的用法相近,洪書似乎也是這麼理解。然而,嚴耕望先生的《兩漢太守刺史表》卻不這麼認為,嚴著把「轉在南郡」的張飛,列於南郡太守條,卻沒有把這個「徙在犍為」的王士列於犍為守之內。當然,這可以是嚴先生漏了眼,但也卻可這「徙在犍為」真有問題...

用訓詁的方法,搜了一下「徒在」這個詞組,《三國志》僅此一例;《史記》兩例無關;《魏書》:詔長安及平涼民徙在京師;徙在中夏,而生後患;《宋書》前征北參軍顧邁被賊徙在城內;《春秋左傳注疏》此皆當在江北淮水南蓋後徙在江南豫章;此皆在江北淮南蓋後徙在江南之豫章

可見古人在任官的說明上,無一以「徙在」為詞。

再回過頭看王士曾任的宕渠郡太守。

《晉書》劉備據蜀(中略)割巴郡之宕渠 、宣漢、漢昌三縣置宕渠郡,尋省,以縣並屬巴西郡。

宕渠省郡的原因,史書沒有明說,但有跡可尋:《先主傳》曹公使夏侯淵、張郃屯漢中,數數犯暴巴界。先主令張飛進兵宕渠,與郃等戰於瓦口,破郃等《魏明帝紀》亮又侮易益土,虐用其民,是以利狼、宕渠、高定、青羌莫不瓦解,為亮仇敵。

可見宕渠省郡是由於政局不穩,被逼為之。即當時的宕渠郡府,理論上還是存在的,那麼把「徙在」理解為「郡府流徙在」犍為,事情就說的通了。亦即,王士沒有出任犍為守,而是以宕渠守的身份「流徙在」犍為,蜀漢的越巂太守,駐於安上縣遙領郡土即是類似的例子。那麼諸葛把這個名存實亡的宕渠守轉為目標明確的益州守,情理上也說的過去了。

以上算是聊備一說吧。
回复 举报
2016-8-29 09:02:56

主题

好友

44

积分

布衣

建安二十二年,张郃袭扰巴,张飞破之于宕渠;建安二十三年,刘备进驻阳平关,争夺汉中,据《太平寰宇记》,是年设置宕渠郡,增强侧翼战略防御的目的很明显;同年,刘备取汉中;宕渠郡“寻省”,时间不好确定,但省郡的原因,当是汉中已拔,宕渠已非一线军事要地,故并属巴西郡。若上述推测合理,则宁督所论,时间点和逻辑上不太说得通。
回复 举报
2016-8-29 09:32:37

主题

好友

44

积分

布衣

至于“徙”的确切所指,无法定论。仅谈谈犍为守转益州守。在下以为,这不一定是贬,还是说得通的。刘、葛用人,不拘一格,以因应时势为主。犍为固然是重郡,可是连李邈这种人都可以当犍为守,更遑论王士了。再如向朗是荆州人士中第一批归附刘备者,刘备南征四郡时代既已获大用,入蜀后执掌巴西这样的重郡,由于其时军事紧张,巴西守以武人任之为宜,遂转牂牁,而其间未闻朗有何过失而遭疏远。同时,向朗传的写法为:“顷之,转任牂牁,又徙房陵。”若如宁督所解,为流徙之意,二郡远隔万里,流徙总以就近为原则,则此事殊不可解;因此,只能是徙官的意思。备考。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7-27 00:57 , Processed in 0.05149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