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45|回复: 3

[评点] 九华集关于吕布的一段,不明其意

[复制链接]
2015-8-16 10:34:03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布衣

《九华集·灵隐远禅师偈》:其不言则寂然不动古塔无缝;其或言则天地争囬疾风迅雷时乎不浑护强中擒吕布神乎不盖藏万众取颜良信此阿师或语或嘿一弛一张真能破圆悟之骨髓而掏临济之脊梁乎不然则老老大大钵盂中走马而不踬针孔里过箭而尤强也

一、应该怎么断句
二、全文怎么理解
回复 举报
2015-9-15 22:35:04

主题

好友

15

积分

布衣

一、抛砖引玉:
其不言则寂然不动,古塔无缝;其或言则天地争囬,疾风迅雷。时乎不浑护,强中擒吕布;神乎不盖藏,万众取颜良。信此阿师,或语或嘿,一弛一张,真能破圆悟之骨髓,而掏临济之脊梁乎?不然则老老大大,钵盂中走马而不踬,针孔里过箭而尤强也

二、出家人打诳语,乱吹牛皮。

回复 举报
2015-11-21 23:10:4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只谈历史,纤讳留给别人猜。
  
  吕布势强,但是曹操仍然获胜,因为曹操连攻不下,吕布坚守不破,连曹操都打算退兵。后来用计破吕布,遂得成功。也许有人会以为曹操胜之不武,没有在正面战场打败吕布,事实上如果没有宋宪等降将背叛,光是水淹下邳,足以造成血红雪白之坐困愁城,不是因为战死,而是被活活饿死。所以就算没有降将,曹操也胸有成竹。
  
  再在是没有神明伸出遮盖隐藏之下,颜良会被关羽所杀。
  
  以上曹操破吕布与关羽斩颜良两例,皆指时势或神明保佑,天若不佑,强如吕布也会败;神若不藏,颜良不过插旗卖首尔,事实上曹操对吕布互有胜负,还曾被打败,而关羽突袭不见必胜,之前才在徐州被俘,最好三国时都在神的旨下决定战争胜败。
  
  
回复 举报
2016-1-25 23:35:10

主题

好友

27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一剑万人敌 于 2016-2-24 19:55 编辑
凌云雕龙 发表于 2015-11-21 23:10
简答
  
  只谈历史,纤讳留给别人猜。



之前就有位好友对此文作过深度诠释。拾人口慧,将之引来,加之己见,以为共析。

一:
“時乎不渾护强中擒吕布,神乎不盖藏萬衆取顔良。”——表面上是用“曹操擒吕布”“关羽斩颜良”两侧典故来赞美慧远禅师,形式如“太史公以神勇之笔写神勇之人”。事实上,前者言势胜勇,后者言勇胜势,其意表作者矛盾心情,对因果的迷惑。

“鉢盂中走馬而不躓,針孔裏過箭而猶强也”——用不可思议的事情来赞美慧远禅师。其实也用此呼应了“時乎不渾护强中擒吕布,神乎不盖藏萬衆取顔良”。马本来不能走在鉢盂上,箭矢本来不能穿过针孔间,另一个境界的见识,是经过慧远禅师的指点迷津。


二:
“真能破圓悟之骨髓而搯臨濟之脊梁乎”——“临济”,既能指作临济宗鼻祖“义玄大师”,亦可能是代表着“临济宗”这支佛门南宗流派。

“灵隐远禅师”,师承“圆悟克勤”,生平时为“临济禅宗”支柱之一。这既是主人公的简介,也是“破圓悟之骨髓而搯臨濟之脊梁”主诣。朗朗上口时,“破”对“搯”, “圓悟”对“臨濟”“骨髓”对“脊梁”平仄相对的错觉,稍为细析作者笔路,就不应该相对,否则上联有“真能”修饰,两联间存“而”字相隔,就显得十分诡异。

“搯”本义是“挖”,令不明者而见于天日。文中虽然只简明主人公“搯”的动作,但更深的意义明显是被搯者“临济(宗)”得以“光耀”。而“脊梁”也不必是“临济”的从语,只仅仅用作修饰主人公。一气柯成之下会有“搯脊梁”的错觉,实际上是“搯临济”。——主人公慧远是光耀临济宗流派的栋梁。




应效为:
其不言則寂然不動,古塔無縫;其或言則天地爭囬,疾風迅雷。時乎不渾护强中擒吕布,神乎不盖藏萬衆取顔良。信此阿師。或語或嘿,一弛一張,真能破圓悟之骨髓而搯臨濟之脊梁乎!不然則老老大大。鉢盂中走馬而不躓,針孔裏過箭而猶强也。


可译为:
慧远不说话时严肃安静一动不动,形如古塔天衣无缝。
慧远要说话时苍天大地互逐回转,如风疾速雷电迅捷。
战胜命运的势力,将强悍卫士保护着的吕布生擒。(时运不能够大于在护卫强劲中生擒吕布)
压倒天神的勇力,将万众大势保护着的颜良斩杀。(天神不能够超过在深藏万众中斩杀颜良)
我相信慧远禅师。
慧远时而开口说话,时而默然不语,谈吐之间张弛有度。确实可以解释克勤大师思想的奥秘,而成为光耀临济宗的栋梁!
不然我依旧糊糊涂涂。
他的谈吐让马能行走在鉢盂之上不失足,胜于让箭矢经针孔而穿过。


ps:
如果强弱是相形的话,那么徐方之战,相对于曹操,吕布“势强”根本无从谈起。

一:《孙子略解·谋攻篇》曰:“若主弱客强,不用十也,操所以倍兵围下邳擒吕布也。”曹操倍众于吕布是兵势上的差距。

二:《长短经·势略》曰:战胜之威,人百其倍;败兵之卒,没世不复。《武帝纪》“九月,公东征布。冬十月,屠彭城,获其相侯谐。进至下邳,布自将骑逆击。大破之,获其骁将成廉。追至城下,布恐,欲降。陈宫等沮其计,求救于术,劝布出战,战又败,乃还固守,攻之不下。”吕布亲率而败军收场,这是气势上的差距。

三:《长短经·势略》曰:曹公决泗于下邳,吕布就戮...故水之弱至於漂石,此势略之要也。”这是形势上的差距

宋宪、魏续、侯成可话为“势”所迫,但陈登之异,却夙有此愿。《吕布传》曰:“布与其麾下登白门楼。兵围急,乃下降。”一代虓虎,不得不在“势力”下低头。

“不如待其来,蹙著泗水中”——吕布选择与曹操交战于野
“布欲降,陈宫等自以负罪深,沮其计。”——吕布正面交锋落败
“兵围急,乃下降。”
从开始的自不量力以卵御石,到成败自知骑虎难下,再到穷途末路就擒于白门,吕布之势始终弱于曹操。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21 09:57 , Processed in 0.06245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