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41|回复: 13

闲侃《岳传》(2月20更新 冲阵与踹营 上)

[复制链接]
2014-2-20 19:04:1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本帖最后由 辽东管宁 于 2014-2-22 10:07 编辑

一、完颜兀术在《水浒》的武力

基于国人对“关公战秦琼”的热爱,水浒对岳传的话题也不少。说起《岳传》必然会想到《水浒》,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用现时流行的影视界术语,岳传里向《水浒》“致敬”的段落是在太多了。除了超过一打的梁山关系者外,甚至让呼延灼、燕青、安道全、金节都登场了。

故此和《三国》、《说唐》不同,《岳传》可是楞生生扯上了《水浒》,提起《岳传》论武,拿出《水浒》比较参照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而两书论武最合适的参考人选,就是两本书都出现过,也都动手过的人物——呼延灼和金节。偏偏金节在《水浒》出场晚不说,作为方腊部下又吃里扒外,和梁山的两场单挑都是出工不出力,所以根本无法判定其在《水浒》的武力,所以也只能请呼延“老”将军来现身说法了。

慢着!!马上有历史帝出现了==

“喂喂!水浒结尾已经宣和五年了,到金兵下金陵不过几年时间,所以不光《岳传》呼延灼是老头,在《水浒》也早就是个老将了。”

这个吗……

拜托,历史是历史,白话小说是白话小说,要不那有岳雷直捣黄龙、迎回二帝的事?所以要看水浒呼延灼到底是不是老将,还得看《岳传》怎么编排的。

虽然《岳传》后半段岳雷登场后,时间线乱得是一团糟堪比《说唐》,但是前一大半时间,岳飞的时间线还是很明朗的,大家看下:

岳飞七岁——初遇周侗,是时卢俊义已经被害:

周侗道:“老妻去世已久,小儿跟了小徒卢俊义前去征辽,殁于军中。就是小徒林冲、卢俊义两个,也俱被奸臣所害。如今真个举目无亲了。……写完了,念了一遍,又在那八旬后写着八个字道:“七龄幼童岳飞偶题。”

岳飞十六岁——周侗病死,是时宣和十七年,注意实际历史宣和仅仅七年,所以历史帝还是别拿历史去套小说了。

李春大喜道:“令郎青春几岁了?曾毕姻否?”周侗道:“虚度二八,尚未定亲。”……周侗又对三个员外道:“贤弟们若要诸侄成名,须离不得鹏举!”言毕,痰涌而终。时乃宣和十七年九月十四日,行年七十九岁。

岳飞二十三岁——岳飞出仕、是时岳云七岁。

岳大爷道:“我适才翻出一张命书,算我二十三岁必当大发,今正交此运……安人看见七岁孙儿跪在地下,心下不安,真个是孝顺还生孝顺子,便叫岳云起来。

岳飞二十九岁——金兵下金陵,呼延灼战死,兵困牛头山,是时岳云十三岁。

光阴易过,不觉又是一年过了,岳云已是十三岁。……门上人道:“你不晓得,这是你家老爷在牛头山保驾,差牛将军来催粮。

而按《水浒传》宣和五年九月平方腊回京封官算,那么从平方腊到周侗病死,已经十二年,周侗死到兵困牛头山十三年,也就是说平方腊到牛头山足足二十五年了。二十五年的岁月足够让一中年呼延灼成老将呼延灼了。

确定呼延灼岳传老将无误后,就很容易判定金兀术在水浒的水准了,先看钱塘之战:

,说罢,就提鞭上马,冲出城来,大叫:“兀术体逼我主,我来也!”兀术见是一员老将,鹤发童颜,威风凛凛,十分欢悦,便道:“来的老将军何等之人?请留姓名。”呼延灼道:“我乃梁山泊五虎上将呼延灼是也。你快快退兵,饶你性命。不然,叫你死于鞭下。”兀术道:“我非别人,乃大金国兀术四太子是也。久闻得梁山泊聚义一百八人,胜似同胞,人人威武,个个英雄,某家未信。今见将军,果然名不虚传!但老将军如此忠勇,反被奸臣陷害。某家今日劝你不如降顺某家,即封王位,安享富贵,以乐天年,岂不美哉?”呼延灼大怒道:“我当初同宋公明征伐大辽,鞭下不知打死了多少上将,希罕你这样个把番奴!”遂举鞭向着兀术面门上打去,兀术举金雀斧架住,两人大战了三十余合,兀术暗想:“【他果是英雄。他若少年时,不是他的对手。】”二人又战了十余合。呼延灼终究年老,招架不住,回马败走。兀术纵马追来。呼延灼上了吊桥。不知这吊桥年深日久,不曾换得,木头已朽烂了。呼延灼跑马上桥,来得力重,踏断了桥木,那马前蹄陷将下去,把呼延灼跌下马来。兀术赶上前,就一斧砍死。

三十回合平手,从兀术自承【他若少年时,不是他的对手】,可以看出兀术武力不及水浒时代的呼延灼,这个“不是对手”的档次,上可以至八彪上游、下可以到小彪强者。这里就设定兀术为八彪上游朱仝、花荣的水准吧。

另外也有不少朋友认为兀术对呼延灼有好感(十分欢悦),所以这场单挑兀术是没有放出本事的手下留情,其实不然。要真的手下留情,因为呼延灼马失前蹄的时候,兀术可是毫不犹豫的落井下石、一斧毙命。同样《三国演义》里也有类似镜头,只是结果不同:

鼓声正急时,云长拨马便走,黄忠赶来。云长回头看得马来至近,却待用刀背砍,忽然一声响处,见黄忠被战马前失,掀在地下。云长急回马,双手举刀,大喝曰:”我饶你性命!快换马来厮杀!”黄忠急提起马蹄,飞身上马,奔入城中。

对比黄忠马失前蹄,关羽的停刀放人的行为,兀术虽然事后后悔,可是足以证明这场单挑结束前,兀术早就杀红眼了+杀昏头了,放水、留情全扔飞在爪哇国了!


二、完颜兀术在岳传的武力

兀术在《岳传》出场,力举铁龙、威风凛凛,又身负天命下凡,摊别的古小说里,就算反派,沙场上也应该是个商纣王或宇文成都,可偏偏全书看完,发现是比《说唐后传》盖苏文、《神雕侠侣》的金轮法王更背的货色。从头到尾巴基本就是挨抽、挨打、挨骑的命。所以这么多年看到不少认为兀术在岳传也就是个二流货的评价。

其实不然,先不说兀术力挫陆登、秒败吉青的威水史,就看正反主角首次相遇的爱华山之战吧:

拍马摇斧,直奔岳爷,岳爷挺枪迎战。枪来斧挡,斧去枪迎,真个是:棋逢敌手,各逞英雄。两个杀做一团,输赢未定。……再说这岳元帅与兀术交战到七八十个回合,兀术招架不住,被岳爷钩开斧,拔出腰间银锏,耍的一锏,正中兀术肩膀。兀术大叫一声,掇转火龙驹,往谷口败去,见路就走。

光看这段,会给人以岳飞七八十回合打败兀术的感觉,其实不然。就是光看这段,要注意,在枪斧对打下,根本是不分胜负,兀术的“招架不住”,其实是岳飞动用了“枪里加锏”绝招的结果。也就是说在常规单挑下,八十回合内两人平手。

而不光看这段,再结合前文看,又发现这场单挑从一开始就不是常规单挑了。

当时兀术的情况是,

体力上——从昨天午后发船渡黄河、降曹荣、抢河口、败吉青、追杀至李家庄,可是半天一夜没休息,到天亮被哈迷蚩找到后,又被吉青诱敌深入到爱华山。可以说足足一天一夜没睡觉没休息。

气势上——兀术带的“众军”其实就是哈迷蚩的千余人,按牛皋说的“只有一个番将在这里边”,恐怕收口袋阵时候,还被堵在外面。也就是兀术在一个人被十万八百岳家军大包围下和岳飞“单”挑。

精神上——发现进了绝地先“失惊”了,然后被大包围“吓得魂不附体”,最后见了岳飞,更是“先有三分急了”。

兀术细看那山,中央阔,四面都是小山抱住,没有出路,【失惊】道:“今我已进谷口,倘被南蛮截住归路,如何是好,不如出去罢!”正欲转马,只听得一声炮响,四面尽皆呐喊,竖起旗帜,犹如一片刀山剑岭。那十万八百儿郎团团围住爱华山,大叫:“休要走了兀术!”只【吓得兀术魂不附体】!但见帅旗飘荡,一将当先:头戴烂银盔,身披银叶甲,内衬白罗袍,坐下白龙马,手执沥泉枪,隆长白脸,三绺微须,膀阔腰圆,十分威武。马前站的是张保,手执浑铁棍;马后跟的是王横,拿着熟铜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兀术见了,【先有三分着急了】,只得硬着胆问道:“你这南蛮姓甚名谁?快报上来!”

从上面三点看,爱华山之战,可以说在包围圈里有十万八百啦啦队助威,神完气足、以逸待劳的岳飞,单挑一日一夜疲于奔命加吓得魂不附体的兀术。在这种情况下还打了七八十回合占不了优势,得靠“枪里加锏”来打破僵局。要把对打双方名字换成马超锏打张飞,估计大家得说换公平单挑或许张飞有占优可能了。

当然一场单挑不足以体现水准的话,那再看牛头山岳飞再战兀术:

岳元帅大喝道:“兀术,你等不识人伦,四天子于沙漠,追吾主于湖广。本帅兵虽少而将勇,若不杀尽尔等,誓不回师!”大吼一声,走马上前,举枪便刺。兀术大怒,提起金雀斧,大战有十数个回合。那四面八方的番兵,呐喊连天,俱来抢牛头山。当有众将各路敌祝岳元帅记念有康王在山,恐惊了驾,勾开斧,虚晃一枪,转马回山去了。那张奎见元帅回山,即使鸣金收军。

这场虽然打得少,但是也证明岳飞认为凭借单挑是无法打败兀术的。而也就是牛头山这块宝地,让兀术连吃四败,先后被高宠、张宪、牛皋、岳云打得跟狗似的,这也是很多朋友认为兀术武力二流的原因。那么下面就把这四战仔细分析下。

战高宠:

不道那高宠想道:“元帅与兀术交战,没有几个回合,为何即便回山?必是这个兀术武艺高强,待我去试试,看是如何?”便对张奎道:“张哥,代我把这旗掌一掌。”张奎拿旗在手,高宠上马抡枪,【往旁边下山来】。兀术【正冲上山来,劈头撞见】。高宠【劈面】一枪,兀术抬斧招架。谁知枪重,招架不住,把头一低,被高宠把枪一拎,发断冠坠,吓得兀术魂不附体,回马就走。


仔细看上文,就发现当时情况如下

         
                  
                          │张保│   
                          │岳飞
                          │王横
                          │      │
                          │      │  
                          │      ┕────
                          │       高宠
                            │     ┌────
                          │兀术


从上面可以看出,当时兀术的目标紧追岳飞乘势抢山,同时宋军已经鸣金收军,在兀术心里,因岳飞的治军,宋军是军纪森严的,注意力自然也集中在前面岳飞身上,况且爱华山吃了一下“暗算”,追杀时候更要盯紧岳飞,以防回马一枪、回身一箭。更得提防点,在这号情况下,万万没想到会从旁边山路窜出个高宠来。

也就是高宠对兀术本身就属于有备算无备的突袭了,而另外要注意的是高宠是下山,兀术是上山,即使力度相同,对打硬扛下,也是下山的占优势。于是注意力集中在岳飞身上的兀术,突然撞见半路杀出的高宠,劈面一枪,可以说根本无法出全力,也来不及卸力下,上山龙撞下山虎硬扛一枪。结果一招吃大亏,吓得拔马跑。

故此这场秒败并非在公平条件的进行,可以说是接近无效战例了。


战张宪:

高宗、李纲听见了,吓得魂魄俱消,忙忙转马便跑,兀术随后追赶。那诸葛英等上边瞧见,连忙上前挡住兀术。又有小校急往元帅帐前击起鼓来,报说道:“不好了!圣驾私行荷叶岭下,兀术已赶上山来了!”元帅大惊,忙唤备马。张保道:“张公子已骑了元帅的马去救驾了。”慌得元帅就步行出帐。不道那张宪因心忙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扯着元帅的马骑上去,泼喇喇跑下山来。【看见诸葛英等俱被兀术战败,正在危急】,张宪拍马上来,只一枪望兀术面上刺来。兀术叫声:“不好!”把头一侧,那一枪把他一只耳朵挑开。兀术惊慌,转马败下山来,张宪追赶下来。

这一战兀术又是被秒败,但是还得仔细看情况。当时兀术心理状态是围困牛头山成僵局,都孤身猫到岳飞的地盘探路了。突然发现赵构就在眼前,天上掉馅饼的狂喜啊!接着被诸葛英等截住。

这里要注意,猿鹤山诸葛英四人,四打一可以顷刻间干掉吉青,四打二对吉青、张立难解难分,而加上牛皋、王贵四打四还是平手,在岳飞眼里评价是“本事高强”。考虑到张立已经是岳飞一级水准,那么猿鹤山四将平均水准在牛皋之上,四人合力超过一个岳飞水准。

那么荷叶岭遭遇兀术的诸葛英等,不大可能是四人组齐出了。当时情况是兀术面对一个超牛皋水准的诸葛英和另外几个一般统制,短时间内打败他们,平常败了诸葛英等可以跑,这次护驾只能死战不退,所以混战里随时有人有丧命可能了。兀术打得大胜,正准备砍掉一两个时候,突然又冒出个张宪来。说白了这场两人对阵,纯属张宪加诸葛英一伙群殴兀术了。

故此这场秒败一样可以算无效战例。

战牛皋:

却说牛皋睡倒在高宠坟上,【忽听见耳边叫一声】:“牛大哥,快起身去立功!”牛皋忽然惊醒,蒙蒙肋盼起来,上马提锏,冲下山来。那些守山战将只道元帅令他下山的,故不通报。这牛皋杀进番营,小番报与兀术。兀术大怒道:“牛皋也来欺我?”遂起身上马,来战牛皋,牛皋一见心慌,又听见耳边叫声:“【牛大哥,小弟在此帮你】!”牛皋放心,勾开兀术的斧,一锏打来。兀术躲避不及,早被打中肩膀,回马败走。

这场神魂附体的牛皋对打破耳朵的兀术,就不必多说了。我看就是上金蝉子,一样挨打。

随后战岳云:

便拍马摇锤,大喝一声:“岳云公子来踹营了!”举锤便打,番兵难以招架。小番急忙报与兀术。凡术大怒,提斧上马,来与岳云交战。兀术喝声:“看斧!”一斧砍来。岳公子左手架开斧,右手举锤,照兀术面门一锤打来。兀术见锤打来,向后一退,那锤在他肚皮上一刮,兀术几乎落马,痛不可当,拍马往旁侧而走。

当时兀术被张宪挑破耳朵,被牛皋打中肩膀,完全是个伤号,又碰上比张宪还厉害的岳云,结果如此也不稀奇了。那么正常情况下兀术对岳云是什么结果那?就可以参考金龙阵之战了:

关铃听了笑道:“咦!原来你就是兀术!也是我小爷的时运好,出门就撞见个宝货。快拿头来,送我去做见面礼!”兀术大怒,骂一声:“不中抬举的小畜生!看某家的斧罢!”遂抡动金雀斧,当头砍来。关铃举起青龙偃月刀,拨开斧,劈面交加。两人战了十余合。恼了狄雷、樊成,一杆枪,两柄锤,一齐上前助战。兀术那里敌得住这三个出林乳虎,直杀得两肩酸麻,浑身流汗,只得转马败走。又恐他们冲动阵势,反自绕阵而走。

牛头山之战时候关铃十二岁,和岳云打成平手,金龙阵时候已经二十二岁成年了,完全是一个岳云级水准。而当时兀术已经指挥金龙阵一日一夜了,关铃十几回合却是打平。得急得狄雷、樊成两个一起上群殴才搞定。这点足以证明兀术正常情况下单挑完全是岳飞水准。

也就是在《岳传》,兀术的武力应该是岳飞、杨再兴、余化龙、何元庆、伍尚志这一档次。


三、岳飞、卢俊义、林冲

如果把兀术算成八彪一档,那么又有问题了,难道我们堂堂主角岳武穆就一八彪水准?N年来不少朋友提出下面一段来当论据:

自此以后,双日习文,单日习武。那周侗是那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师父,又传过河北大名府卢俊义的武艺,本事高强。岳飞又是少年,力量过人。周侗年迈,巴不得将平生一十八般武艺,尽心传授与螟蛉之子。【所以岳飞文武双全,比卢、林二人更高】。这也不在话下。

这句“岳飞文武双全,比卢、林二人更高”,一般被认定是岳飞武力至少也和卢俊义一档次的证据。但结合前后文看,“双日习文,单日习武”和“文武双全”,明显说的是为将者的“文武两道”。

先说文,书中这几段可做参考:

从此以后,周侗将十八般武艺,尽传授与岳飞。不觉光阴如箭,夏去秋来,看看岳飞已长成一十三岁。众兄弟们一同【在书房朝夕攻书】。周侗教法精妙,他们四个不上几年,各人俱是【能文善武】。

宗爷便开言道:“贤契武艺超群,堪为大将,但是那些行兵布阵之法,也曾温习否?”……宗爷听了这一番议论道:“真乃国家栋梁!刘节度可谓识人。

邦昌就命岳飞做“枪论”,梁王做“刀论”。……邦昌先将梁王的卷子一看,就笼在袖里;再看岳飞的文字,吃惊道:“【此人之文才,比我还好】,怪不得宗老头儿爱他!”

从上面可以看出,岳飞不光读书,还学了兵法、策论等一堆,岳飞的文才甚至超过了当朝宰相张邦昌。试想卢俊义和林冲两位别说文才,就看《水浒》卢俊义单独带兵屡次败阵的样,就明白这方面岳飞和他两比是差天别地了。

再说武,书中也节选几段参考:

李春口内称赞,心里不信,便吩咐:“把箭垛摆列二百四十步!”列位要晓得,岳大爷的神力,是周先生传授的“神臂弓”,能开三百余斤,并能左右射,……九枝箭从一孔中射出,箭攒斗上。

余化龙一手接住,又望岳爷打来。岳爷又接住,又望余化龙打来。两个打来打去,正好似织女穿梭一般。……一声喝,一镖打来。余化龙但防了上下身子,却不曾防得岳爷一镖将余化龙坐马项下的挂铃打断。那马一惊,跳将起来,把余化龙掀翻在地。

箭术比吕布辕门射戟还远九十步,接发镖能让余化龙心服口服,还会枪里加锏,相对《水浒》挨了琼英石头的林冲和从没见弯弓放箭的卢俊义,这方面岳飞可是得周侗真传更多了。

故此《岳传》的“岳飞比卢、林二人更高”,并非指单挑能力强过两人,而是指文武两道一大堆东西上比两人更高。(其实就是水浒,卢俊义和林冲武力都不是半斤八两)


四、冲阵与踹营(上)

如果说《岳传》武艺水准和《水浒》相仿,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出现了。单挑不说,《岳传》里可是华丽的出现了N次以一当万甚至十万、几十万的战况。如此强悍的战斗力,使得不少观点认为《岳传》武力指数远超《三国》、《水浒》,都接近《说唐》了。

不过此前要先搞清楚两个概念:

什么是冲阵?

什么是踹营?

冲阵是在敌手已经列好堂堂之阵、布下浩浩之师后,你一马冲进去,比如《三国》文丑磐河大战就是。

踹营是在敌手根本没有列阵相迎,你直接冲进人家营盘,最有名的就是《说唐》单雄信的独踹唐营了。

相比冲阵,踹营的技术含量就低不少了,毕竟营盘交错,对手准备、迎战、追堵这号突然杀进的主,都比在平地列阵相迎更一团糟,而《岳传》里的万人敌场面,恰恰都是踹营多。

接着把岳传里踹营、冲阵一一细看下来:

1,牟驼冈之战,对阵三万山贼

那宗老爷把枪摆一摆,杀进营来,人逢人倒,马遇马伤。众喽罗那里抵挡得住,慌忙报进中营道:“启大王,不好了!今有宗泽单人匹马,踹进营来,十分厉害,无人抵挡,请大王定夺!”王善心中想道:“那宗泽乃宋朝名将,又是忠臣。今单身杀进营来,必须是被奸臣算计,万不得已,故此拚命!孤家若得此人归顺,何愁江山不得到手?”就命五营大小三军:“速出迎敌!【只要生擒活捉,不许伤他性命】!”众将答应一声:“得令!”就将宗泽老爷重重迭迭围裹拢来,大叫:“宗泽!此时不下马,更待何时?”……说声未绝,只见汤怀从左边杀来,张显从右边杀来。岳大爷便叫:“二位兄弟,恩师在此,且并力杀出营去!”宗爷此时好生欢喜,四个人并在一堆,逢人便杀,好似砍瓜切菜一般。

这次就是一出踹营战,而宗泽之所以能支撑这么多时间,完全是王善的活捉令。但即使面对的是三万山贼,杀进去的岳飞第一点想到的也是先并力杀出。只是后来老大王善临敌素质太低,被王贵斩杀,树倒猢狲散,才导致保命一方的逃脱战成了歼灭战。


2,两狼关之战,对阵五十万金兵

公子拍马舞刀,大喝一声:“两狼关韩尚德来踹营了!”一声喊,望番营冲去。举起刀来,杀得人头滚滚,犹如砍瓜切菜一般,来寻孙浩。那知道这时候,孙浩的人马已全军覆没了。……兀术笑道:“他一个人本事虽强,怎敌得我五十万人马?看孤家生擒他来,叫他降顺。”即命众平章传令下来:“【务要生擒,不许伤他性命】。”这些番兵闻令,一齐拥将上来,把韩公子团团围祝公子并无惧怯,将手中这杆刀左拦右架,东格西搪,在番营内大战。只是人马众多,不能杀出。

元帅一马直入番营,大叫一声:“大宋韩元帅来了!”摇动手中刀,杀入重围,逢着就死,挡着就亡,好不厉害!杀进了几个营盘,无人抵挡。小番慌忙报进帐中,兀术连连称赞:“好个韩世忠吓!”就与军师计议,下令叫众平章等将韩元帅围住;一面调兵去抢两狼关,叫他首尾不能照应。那韩元帅虽是英雄,怎挡得番兵众多,一层一层围裹拢来,一时那里杀得出来。这里兀术带领大兵,浩浩荡荡,杀奔两狼关来。……再说那韩元帅在番营大战,只见番兵前后走动。你道为何?【原来那些兵知道得了两狼关,都想抢进关去,故此围兵渐渐稀了】。

此战还是踹营,兀术又下了生擒令。韩世忠杀进来后,兀术更是带了大队去抢两狼关了,最后两狼关失守,围攻的番兵又都闪人,才让韩家父子躲过一劫。即使如此,韩尚德也差点死于铁木真之手了。而从此战金兵刚对付完五万踹营的宋军,竟然没注意前方,任由韩尚德杀进,可见金军防备意识之差,而两狼关一得,个个想抢进关去捞油水,结果让韩世忠杀出,也看出金兵如山贼草寇无二,更是军纪松弛。

3,河间府之战,对阵五十万金兵

行不到二三十里,正迎着番兵。弟兄二人见旁边有一座山冈,就走上同来。看那金兵如潮似浪,滔滔不绝。看了多时,越看越多,张用道:“哥哥,等不完了,下去与他打罢!”二人跳下冈于来,摆开两条铁棍,乒乒乓乓,将番兵打得落花流水,头撞头碎,额碰额伤,打死无数。那小番忙忙报与兀术,兀术传令众平章:“【不要伤他,与我活活的擒将来】!”众平章传令,将二人围祝直杀到黄昏时分,张立不见了兄弟,心内自想:“此时不走,等待何时?”举棍一个盘头,使得势大,打开一条血路而去。只因天色昏暗,又走得快,因此金兵拿他不住。这里张用也寻不见哥哥,冲出围来,落荒而走。

此战虽然不是踹营,但属于攻击行军途中部队,而考虑到两兄弟午后还在读书,随后听到张叔夜要投降,打点收拾,出城后又走了二三十里路,外加等了多时,这么七折八扣下来,真正和金兵交手时间并不长。兀术又下了生擒令,二张兄弟本来就是岳飞级的猛人,短时间内自然难以拿下,让他们借天黑跑路了。

而金营指挥系统之烂再次暴露无遗,“兀术传令众平章”,不拍元帅去已经托大了,接着又是“众平章传令”,那纯属拿小兵去当炮灰了。这种打发,就是汤怀都可以混到天黑开溜了,更别说二张兄弟了。

4,青龙山之战,对阵十万金兵

且看那岳爷爷一马冲入番营,高叫:“宋朝岳飞来瑞营也!”骑着马,马又高大;挺着枪,枪又精奇!逢人便挑,遇马便刺,耀武扬威,如入无人之境。小番慌忙报入牛皮帐中,粘罕大怒,上马提锤,率领元帅、平章、众将校一齐拥上来,将岳爷围住。这岳爷那里在他心上,奋起神威,枪挑剑砍,杀得尸堆满地,血流成河,暗想道:“此番已激动他的怒气,不若败出去,赚他赶来。”便把沥泉枪一摆,喝道:“进得来,出得去,才为好汉!”两腿把马一夹,泼喇喇冲出番营而去!

这次又是踹营,先看后来粘罕回忆:

粘罕紧对藕塘关扎住大营,暗暗思想:“向日在青龙山有十万人马,【未曾提防】,不道到得【二更时分】,被岳南蛮单人独马,踹进营来,杀成个尸山血海。今日倘这蛮子再冲进来,岂不又受其害?”

从上可知,这次岳飞虽然没有生擒活捉的优待,但是粘罕根本没做提防,岳飞又是夜里二更天杀进去的,纯属劫营了。还用上了比赵云的青釭更厉害上古神剑“湛卢”。种种因素,自然是无往不利。

5,牛头山之战,对阵六七十万金兵

牛头山之战是金营最倒霉的时候,前前后后被冲杀了十几次,简直到了是个大将都可以去逛一圈的地步了。不过要注意一点,虽然是号称六七十万大军,但是这些军队是团团围住了一座可以屯兵十几万的牛头山。围山的长围长度远比围城更宽广,也就是兵力比围城更分散包围,这个联营厚度远不如后来朱仙镇这种两军对垒的扎营厚实。

接着看历次踹营的战例

高宠四人组:

高宠一马当先,大叫:“高将军来踹营了!”拍马挺枪,冲入番营,远者枪挑,近者鞭打,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打开一条血路。左有张奎,右有郑怀,两条枪棍犹如双龙搅海;牛皋在后边舞动双锏,犹如猛虎搜山。那些番兵番将那里抵挡得住,大喊一声,四下里各自逃生!兀术忙差下四个元帅来,一个叫金花骨都,一个叫银花骨都,一个叫银花骨都,一个叫铁花骨都,各使兵器上前迎战,被高宠一枪,一个翻下马去;第二枪,一个跌下地来;第三枪,一个送了命;再一枪,一个胸前添了一个窟窿。后边又来了一个黄脸番将,叫做金古渌,使一条狼牙棒打来,被高宠望番将心窝里一枪戳透,一挑,把个尸首直抛向半天之内去了!吓得那番营中兵将个个无魂,人人落魄。更兼郑怀、张奎两条枪棍,牛皋一对锏,翻江搅海一般。杀得尸如山积,血流成河,冲开十几座营盘,往牛头山而去!

这次高宠一方本身也有八千左右人马,大将上一个超级武将加两个岳飞级武将和牛皋,冲开一面金营难度其实不算高,这次是牛头山历次踹营里唯一一次兀术反应及时的,可派来的四个元帅完全是被一枪一个,一马四归天的秒杀。吓得那番营中兵将【个个无魂,人人落魄】。指挥系统也彻底报废,结果让宋军初次逛营成功。

高宠一人:

吓得兀术魂不附体,回马就走。高宠大喝一声,随后赶来,撞进番营。这一杆碗口粗的枪,带挑带打,那些番兵番将,人亡马倒,死者不计其数。那高宠杀得高兴,进东营,出西营,如入无人之境,直杀得番兵叫苦连天,悲声震地。看看杀到下午,一马冲出番营,正要回山,望见西南角上有座番营,高宠想道:“此处必是屯粮之所。常言道:粮乃兵家之性命。我不如就便去放把火,烧他娘个干净。

明明两军都列阵交锋了,高宠却一马踹营了,完全拜兀术当带路党所赐。而当时情况是:

次日,兀术自引大队人马,来至山前搦战。……那四面八方的番兵,呐喊连天,俱来抢牛头山。当有众将各路敌住。

也就是番兵大队、主力不是在山前列阵,就是一拥而上去抢山了。这样营寨里除了事先埋伏的哈铁龙,其他都可以算空虚之地了。高宠是追着兀术杀进去,倒正合了兵马的避实击虚了。而兀术身后列阵的番兵元帅平章能有牛皋带的岳家军半点战术素养,一顿强弩排箭射去,也不至于让高宠这么容易杀进老窝。

张宪:

再说张宪追赶那兀术,紧紧不放。兀术进了营盘,张宪踹进去,远者枪挑,近者鞭打,番将那里敌得住,直追得兀术往后营逃去!那张宪追杀了一会,直到二鼓时分,方转牛头山来报功。

又是追着兀术这个吉祥物进去,又是晚上,可以说金兵指挥系统比上次更乱,不过张宪没高宠杀到下午才走那么狠,二更到了就闪人。

岳云1:

便拍马摇锤,大喝一声:“岳云公子来踹营了!”举锤便打,番兵难以招架。小番急忙报与兀术。凡术大怒,提斧上马,来与岳云交战。兀术喝声:“看斧!”一斧砍来。岳公子左手架开斧,右手举锤,照兀术面门一锤打来。兀术见锤打来,向后一退,那锤在他肚皮上一刮,兀术几乎落马,痛不可当,拍马往旁侧而走。公子也不来赶,只是打进番营来,如入无人之境,打得尸如山积,血流成川。打至前面,但见番兵正围住牛皋在那里厮杀。岳云手起锤落,打散番兵。牛皋看见,也不认得,举锏乱打。倒是公子高叫道:“牛叔父,不要动手!侄儿岳云在此!”牛皋方才定了,却问道:“你为何到此?”就同了岳云杀出番营,回山而去。

有张宪的例子再现,竟然还让牛皋冲进去,就算牛皋是“真有神助”的开挂,也只能说金兵没一个读过孙子兵法的。而这次注意力全部放在前面,后面又杀进个岳云来了。兀术又来凑趣降士气,结果当然是让岳云第一次轻松逛营成功。


岳云2:

话说岳云拍马下山,一直冲至粘罕营前,大喝一声:“小将军来踹营了!”摆动那双锤,犹如雪花乱舞,打进番营。小番慌忙报知粘罕,粘罕闻报,即提着生铜棍,腰系流星锤,上马来迎敌,正遇着公子,喝声:“小南蛮慢来!”捺下生铜棍,举起流星锤,一锤打去。岳云看得亲切,左手烂银锤当的一架,锤碰锤,真似流星赶月;右手一锤,正中粘罕左臂。粘罕叫声:“啊唷,不好!”负着痛,回马便走。公子也不去追赶,杀出番营,竟奔金门镇而来!

发现粘罕是金营主将里最敬业一个,每次有人来踹营都是身先士卒、第一败阵,您就不能在后面指挥部下放箭、拉绊马索吗?最终结果不外乎番兵大降士气、没人指挥,宋将逛营成功。

岳云3:

再说岳云往金门镇转来,将近番营,推开战马,摆着双锤,打进粘罕营中,撞着锤的就没命,旁若无人。这公子左冲右突,那番兵东躲西逃,直杀透番营,来至半山之中,忽见挂着七道“免战牌”。

这次明明金蝉子已经到了,兀术却不差遣去迎敌,那么只能说岳云打了个快速闪电战,一下就冲透了番营。估计粘罕还没伤好,否则敬业的大狼主肯定会出来领打……

韩彦直:

却说那韩公子一马冲进金营,大喝一声:“两狼关韩元帅的二公子来踹营了!”摇动手中银杆虎头枪,犹如飞雷掣电一般,谁人档得住?“竟”被他杀出番营,上牛头山而去。

这次敬业的粘罕终于殉职了,那么他的营盘根本士气归零、指挥全无了。不过书里特别加个“竟”字,看来作者对韩二公子的武力值设定得还不算高。

岳云、韩彦直二人组:

就把双锤一摆,大喝一声:“快些让路,待小爷送客!”那些番兵见是打死金弹子的小将军,【人人胆战,个个心惊,一声呐喊,俱向两旁闪开】。略略近些的,一锤一个,不是碎了头,就是折了背,谁敢上前,一直杀出大营。韩彦直心中暗想道:“果然厉害,名不虚传!我何不也送他转去,也显显我的威名?”遂向岳云道:“蒙兄送出番营,小弟再无不送转去之理。”岳公子再三不肯,韩公子立意要送。岳云道:“既承美意,只得从命。”韩公子复身向前拍马冲进,逢人便挑,如入无人之境。番兵【已是被他杀怕了的,口中呐喊,却已四散分开】,近前的就没了命。二位公子冲透营盘,来至山下。韩公子道:“请兄回山罢。”岳云道:“既承兄送转来,自然再送兄出去。”韩公子再四推辞,岳云那里肯。复回马向前,韩公子在后,两个又杀入番营。那些番兵被他二人送出送进,不知杀伤了多少,【一个个胆战心惊,让开大路】。

从上面可以看出,这次最敬业的粘罕一死,剩下的番兵全部是白拿军饷的货,而书里最后又特意指明金营上层在办丧事,根本没空接待宋军两位公子爷来逛营。

岳云独自一个再杀进番营,回荷叶岭来。那番兵被二人杀得害怕,况因粘罕被韩公子挑死,众王子俱
在兀术帐中悲苦,命匠人雕刻木头,配合成殓端正,差人送回本国。忙忙碌碌,所以无人阻挡,【由
他二人进出】。

6,小商河之战,对阵二十万金兵

此时正值十一月天气,只见四下里【彤云密布,大雪飘扬】,万里江山,如同粉壁。再兴带兵冒雪而行,一连走了两日两夜,已离朱仙镇不远。看那金邦人马,【漫山遍野,滔滔而来】,不计其数。……那杨再兴即便拍马摇枪,【往番营杀进】。……第一队的先锋雪里花南走马上来,正遇着杨再兴一马当先,那枪只一挑,将雪里花南挑下马来。番兵不能抵挡,呐喊一声,两边散开。杨再兴拍马赶上,那第二队先行雪里花北便来接战,早被杨再兴一枪,那雪里花北招架不住,也死于马下。只见那番兵回身一转,杨再兴拍马又上前来,撞见三队先锋雪里花东,早已知道前边之事,催马摇刀上来,正遇杨再兴。他的刀尚没举起,又早被杨再兴一枪,将颈下挑了一个窟窿,翻身落马!杀得那些番兵东倒西横,抱头鼠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没命的逃走。那四队先行雪里花西闻报,飞马上来接战,撞着杨再兴,不上一合,早被杨再兴挑于马下!不上一个时辰,连把四员番邦大将送往阎罗殿去了。四队番兵共计有二十余万,见主将已亡,大败而走。众番兵惧怕,不知道象这样的南蛮有多少追杀下来,先自慌了乱跑。人撞人跌,马冲马倒,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但见尸如山积,血若川流。

这次完全又是踹营,而且金兵属于刚刚前面安营未定,后面还在行军的纷乱状态。外加天气能见度极低,完全给杨再兴创造了最佳条件。结果这种乱象下,四个先锋就采取了主动接战的对应方法。

这次金兵情况比青龙山刚安营未定更糟糕,而四个先锋比粘罕更托大,都不带人群殴。杨再兴虽然更没象牛头山高宠那样一马扫四个,但撞上就是一枪杀一个,四个领兵先锋全部送命,小兵鸟兽散。特别后面三个,在知道前面情况下,还不指挥群殴,带队二十万的四个主将水准这么烂、自信还爆棚,真是令人发指。

7,朱仙镇之战,对阵六十万金兵

那时兀术在大营,见小番报说:“岳小南蛮又同了一个小南蛮叫做严成方,踹进营盘,十分凶狠,难以抵敌,望速遣将官擒拿!”兀术思想:“某家六十万大兵来到此地,被杨再兴一人一骑挑死我四个先锋,杀伤我许多人马。如今又有这两个小南蛮如此厉害,叫某家怎能取得宋朝天下!”随即传下令来,【点各营元帅、平章速去迎敌,务要生擒二人,如若放走,军令治罪】!那些番兵番将得了此令,层层围住岳公子、严成方厮杀,不表。……六只大虫杀在番营内,锤打来,遇着便为肉酱;枪刺去,逢着顷刻身亡。真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兀术看见,便道:“不信这几个南蛮如此厉害!”【遂又传集众平章一齐围住,吩咐:“务要拿了这几个南蛮,大事就定了!”】众将得令,层层围住那六个人在里面杀了一层,又是一层,杀了一昼夜。

这次兀术又下了久违的“生擒令”,但战况和牛头山不同了,金兵这次指挥系统运作得很正常,六人杀进去后基本都被围住,“杀了一层,又是一层”,要象牛头山那样到处乱冲是不可能的。而要注意的是,兀术第一次对岳云、严成方二人是点各营“元帅、平章”速去迎敌,可等到冲进六个后,却成了传集“众平章”一齐围住,可见元帅命值钱,舍不得派上去送死,只好叫平章去当炮灰了,这也直接导致围殴六人的番将武力水准不高。

当时天气又是“彤云密布,大雪飘扬,万里江山,如同粉壁”,也就是能见度极低,又不方便大军列队群殴,这样种种优惠,导致六人组在金营里杀了一昼夜还能脱出。但即使如此,也没法杀进兀术的大营,严成方都差点陷在里面出不去了。
回复 举报
2014-2-21 17:16:51

主题

好友

7040

积分

东山高士

本帖最后由 我不是英雄 于 2014-2-21 17:27 编辑

可恶的黑客把《罗本三国某些不解之处》主题贴给毁了。只好借管兄这块宝地,回答当初管兄的回贴,文不对题,还请见谅。

我是在出差途中通过手机浏览了管兄的回贴,当时碍于手头上没有原著,无法及时回复。管兄的大意是,我不是头一回看演义,应该斟酌一下措辞再回复,并就孔明草船借箭周瑜以师礼敬之进行了再说明。

确实,我提到的,孔明如果再增加几条船,周瑜也会同意这个说法并不准确。但是,这并不影响我想要表达的问题核心:这20条船是孔明请鲁肃帮忙准备的,如果孔明向鲁肃提出多要几条船,我相信鲁肃也会同意,也能办到,这并非难事。

周瑜想杀孔明的念头早就有之,在草船借箭之前,周瑜便想找借口灭了孔明。孔明嘱曰:“万望子敬隐而休言亮知此事。公瑾若知,必然寻事害亮也。”鲁肃应允,驾小船而去,见周瑜,把上项事只得说了。瑜听毕,大怒曰:“若留此人,那里显我,吾决意斩之!”肃劝曰:“若杀孔明,却被曹操耻笑。”瑜曰:“我自有公道斩之,教他死而无怨。”又:孔明饮了数杯,辞别而去。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瑜曰:“他自送死,非吾逼也。明白对众要了文书,他便两肋生翅,也飞去不得。吾已分付军匠人等矣,教他诸般不便,必然误了。那时定罪,有何理说?”用孔明的话说,公瑾教我十日办完,人匠物料皆不应手,便行官府,亦误了事,特寻这一件风流过犯,明白斩我。这哪是甚么周瑜留着孔明还有用处,这分明是孔明料事如神技高一筹,周瑜无从下手只好甘拜下风顺道掩饰内心的虚伪了。

周瑜自傲是江东第一高人,所以程普之流他是不会嫉贤妒能的,谁会嫉妒本事不如自己的人呢。既生瑜,何生亮,这个世界上,能让周瑜嫉妒的,惟有孔明一人而已。周瑜自始至终想杀孔明,无他,盖因若留此人,那里显我,这不是嫉妒心在作祟,又是什么?
回复 举报
2014-2-21 19:50:5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我不是英雄 发表于 2014-2-21 17:16
可恶的黑客把《罗本三国某些不解之处》主题贴给毁了。只好借管兄这块宝地,回答当初管兄的回贴,文不对题, ...

英雄兄,

建议另开一帖讨论吧。

首先那船,毕竟是偷偷摸摸的事情。要多了怕周瑜发觉,所以定了20只。这个不多说了。

至于您说“若留此人,那里显我”,这个前提还是诸葛亮在刘备手下干事。所以周瑜要杀诸葛亮关键还是:

瑜猛省,言曰:“孔明早已料吴侯之心,又高吾一头也。久必为江东之患,不如杀之。”遂令人请鲁肃连夜入帐,言欲杀孔明之事。肃曰:“不可。今操贼未破,先杀客人,诚乃万人之耻笑耳,非大丈夫之所为也!”瑜曰:“此人助刘备,必为江左之患也。”肃曰:“诸葛瑾乃是他亲兄,可令招此人同事孙讨虏,岂不壮哉?”瑜曰:“其言极善。”……瑜请诸葛瑾至。坐定,瑜曰:“令弟诸葛孔明有王佐之才,如何屈身而事刘备?今幸至江左,欲烦先生不惜齿牙余论,使令弟弃刘备而事讨虏将军,汝弟兄朝暮又得相见,岂不美哉?吾待回报。子瑜先生不可弃却也!”瑾曰:“瑾自到江左,无尺寸之功,蒙讨虏将军重用。既都督有奉公之心,敢不听命。”


看上面周瑜要诸葛瑾去招募诸葛亮,可见诸葛亮要在东吴吃饭,就是好事,要继续当刘备军师,那当然要借故杀之了。而起初周瑜认为孔明手段不过稍高自己,用兵用计还未必。等到草船借箭后,当然是留着备用了,关键在周瑜眼里,孔明是砧板上的肉,只要撕破脸皮,想杀就杀。

回复 举报
2014-2-21 20:45:42

主题

好友

787

积分

管理员

请大雄另开一帖吧
回复 举报
2014-2-21 21:58:25

主题

好友

7040

积分

东山高士

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就不另开一贴了。若有碍观瞻,删掉也行。
回复 举报
2014-3-1 20:32:12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不是金军太弱,而是宋将太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4-3-1 20:49:46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四大名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4-3-1 20:56:36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杨再兴北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4-3-1 20:58:35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百姓逃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4-3-1 21:00:45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百姓得救。充分说明金兵只能鱼肉百姓,也就是地痞水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4-3-2 14:46:2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本帖最后由 辽东管宁 于 2014-3-2 14:49 编辑
东海箴瑛 发表于 2014-3-1 21:00
百姓得救。充分说明金兵只能鱼肉百姓,也就是地痞水准。


这是艺术加工的连环画,要以这本来算,四大先锋战斗力不俗,一个评书高览死法,最后两个还打了不少时间,杨再兴要打三个就危险,打四个就有可能完蛋了。

《说岳》金兵基本是渣,主要一是杂牌,二是指挥系统紊乱,三是战术素养太差,但是说岳宋军牛头山和朱仙镇都是凑足兵力开打,金龙阵六十万对六十万,还被包了饺子。
回复 举报
2014-3-2 18:09:34

主题

好友

2341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老管侃起说岳来也是杠杠的啊,说岳是上学那阵子看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不过那时候看完的感觉就是高宠第一,金蝉子第二,其后岳云,张宪如是而后。岳飞还是比兀术强那么一点!
回复 举报
2014-3-2 20:55:37

主题

好友

43

积分

布衣

说岳嘛,武力不好评,主要原因是岳飞线与岳雷线不好比。

那山狮陀与粘得力就不见得比高宠差。
回复 举报
2014-3-2 22:16:3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怪了 发表于 2014-3-2 20:55
说岳嘛,武力不好评,主要原因是岳飞线与岳雷线不好比。

那山狮陀与粘得力就不见得比高宠差。 ...

高宠属于模糊定位,基本也是山狮驼一级的,

但是贴吧里不少楞把他定位到《说唐》罗成,乃至伍云召、裴元庆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16 14:52 , Processed in 0.08722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