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650|回复: 11

[转载] 【新闻】曹操家族DNA确定 破解曹操身世谜团

[复制链接]
2013-11-12 08:34:24

主题

好友

4350

积分

司隶校尉

转自新浪

铁岭、东港两地,都有曹操的后人!

  昨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宣布,已经完全确定曹操家族的DNA,目前已找到9支曹操后人(其中6支有家谱记载),分别来自安徽绩溪、安徽舒城、安徽亳州、江苏海门、广东徐闻、江苏盐城、山东乳山、辽宁东港、辽宁铁岭。

  围绕曹操及其家族的身世、遗传之谜也随之逐步破解。目前可以确定,曹操并非汉代丞相曹参的后人,也并非从夏侯氏抱养,这两大历史传言均有误。曹操之父,实际来自家族内部过继。

  采集79个曹姓家族血样 梳理258个家谱

  本次联合课题组由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和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李辉教授领衔,研究时间已有三年的时间。

  2009年,河南省安阳市对外宣称发现曹操墓。此消息一出即引发轰动,同时也引发争议。随后,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学实验室宣布,拟用DNA技术开展对曹操家族DNA研究。曹操本是生活在2000年前的历史人物,寻找他的DNA似乎遥不可及。课题随即开始另辟蹊径:能不能用现在人的基因反推曹操的基因,从而破解曹操的身世之谜呢?

  要把曹操后人与2000年前的曹操进行“亲子鉴定”,锁定曹操的DNA特性就显得尤其重要。首先,人类学家李辉需要可靠的样本,从而绘制出一幅遗传图谱,看看曹姓到底来源于多少个祖先。

  从2009年起,复旦在全国征集曹操后人。专家们在全国采集了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个包括夏侯、操等姓氏男性志愿者的静脉血样本,最终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

  与此同时,历史学家韩昇教授对全国各地258个曹姓家谱做了全面的梳理研究,并参照史书和地方志,找到曹氏迁徙的线索。经过这一步骤的研究,课题组筛选出8支持有家谱、经过史料分析具有一定可信性的曹氏族群。

  他们染色体类型罕见 假冒几率千万分之三

  人类DNA共有30亿个碱基对组合成23对染色体和线粒体,男性独有的、碱基对也比较稳定的Y染色体是最合适的检测对象。

  课题组对这8支曹氏族群DNA进行检测。经过复杂的Y染色体DNA全序列检测,最终发现其中6个家族属于O2*-M268的基因类型。这6支O2*-M268类型样本的祖先交会点在1800年至2000年前,这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这些家族共同检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染色体类型,这个比例在全国人口只占到5%左右。假定他们都是仿冒的,那么巧合概率就等于这个基因型所占人口比例的乘积,也就是5%的5次方,所以说,他们假冒的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三。因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定,他们是真实的曹操后代。”复旦大学李辉教授解释说。

  两颗牙齿“作证”曹操之父系家族内部过继

  2011年12月28日,课题组宣布已定位曹操家族DNA,并找到最有可能是曹操后代的6支族群。当时,李辉估算该类型属于曹操的可能性是92.71%。

  事实上,早在2011年初,韩昇、李辉就来到曹氏宗族墓所在地——安徽亳(音:bó)州,找到两颗牙齿——均是在上世纪70年代从曹氏宗族墓“元宝坑一号墓”中出土的。

  结合曹氏宗族墓考古挖掘领队李灿和现场挖掘人的口述和“元宝坑一号墓”的墓砖铭文“河间明府”,最终确定两个牙齿均来源于曹操叔祖父——河间相曹鼎。

  经过对牙齿古DNA测试,最终确定该牙齿中的古DNA中Y染色体类型就是之前找到的O2*-M268。

  2012年底,根据现代基因和古DNA的双重验证,课题组得出最终结论——100%确定曹操家族DNA。其中,家谱记载为曹操直系后代的现代8个独立家族中,有6个家族的Y染色体为少见的O2*-M268,显著性达到P=9×10﹣5,证明曹操Y染色体是该类型。

  而安徽亳州的曹操祖辈墓葬“元宝坑一号墓”的遗骨(系曹腾弟河间相曹鼎)也属于此类型,与现代曹操后人紧密关联。故此,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该家族并非曹参本族。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主任记者 姚琦东

  历史教科书将可能改写

  韩昇教授表示,复旦的研究突破了众多的历史谜团,就曹氏而言至少有三大历史性的新突破:

  第一,在《三国志》记载上,确证曹操的爷爷曹腾是曹参丞相的后代。

  破解:在这次曹操家族DNA的研究中,课题组也用同样方法验证了汉代丞相曹参的家族基因,证实与曹操的家族基因没有关系。

  这就带来一个重要的历史问题,这个时期是门阀氏族的社会,曹腾家族怎么能混进去?这是很不容易的,而且混到让当时的国家档案馆掌管的官员都相信他,作为档案把它记录在史册里面,这是历史学的重大问题了,今后整个东汉统治阶级的成分,它的由来和一系列的研究就要展开。

  第二,在《三国志》记载后人形成的观念里,认为曹操就是夏侯氏的后代,甚至复旦课题组到全国各地去调查的时候,很多曹氏人说自己是夏侯氏后代。

  破解:通过复旦的研究,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从夏侯氏抱养的说法也不准确。

  第三,此次研究也碰到了人类学的新问题,比如南京周围有一个村庄,他们整个村姓“操”,他们主动联系课题组说他们是曹操的后人,因避祸所以改姓为“操”。

  破解:通过做全体基因的采样分析,发现“操”姓跟曹家也没有关系。

  复旦的这一重大研究也颠覆了现有历史教科书的众多结论,专家们认为,历史教科书将有望改写。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主任记者 姚琦东
回复 举报
2013-11-12 10:02:1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转贴二则相关
  
  其一为拙作《曹操世系及宗族校考》
  
  http://www.langya.org/forum.php? ... id=73999&page=1
  
  摘录其中文字第五:
  
  (前略)…这表示曹参嫡系从西汉历经东汉传到曹魏,由平阳侯改成容城侯,曹腾既无证与平阳侯或容城侯相近,亦非明与东汉和帝时曹湛之近亲或远亲。因此曹腾非曹参嫡系甚明,了不起为庶系旁支之一。(后删)
  
  顺便也贴摘要
  
  摘要:世传曹操出身迷罔,源由拘泥于《曹瞒传》记载,始终放不下孤证独据,虽难于证伪,却仍与正史表达矛盾,相互难分轩轾。然而透过长时间、大方向,全局鸟瞰曹操上下世系年鉴,罗列各种记载,通过各种史料抽丝剥茧,互相比较异同,透彻综合分析,考察出当时封建时代氛围其充分性。着重于搜集曹操尊亲属宗族,论述宗法拟制血亲之基础;以及比较统计曹操卑亲属世系,从曹操、曹丕及曹叡各子辈过继嗣位情形,得出自然血亲相互间嗣继情形。再从养子入继、士族内婚、以及本家婚姻世系,试从宗法及嗣继之角度,跳脱出议论曹操究竟姓曹、抑为姓夏侯之局圈限困。
  
  关键词:曹操;宗族;血源;曹氏;夏侯氏

  
  其二为来自据说为曹操墓之报导
  
  河南负责人称暂不会鉴定曹操墓遗骸DNA
  
  2013-11-1204:33:21|来源:新京报
  
  观点DNA考古权威性存争议
  
  「今天我们也很关注这则消息,用DNA鉴定曹操家族,这是一个新思路和新方法,但目前这种方法还是存在争议的。」贾连敏认为,DNA鉴定古人是新兴的考古研究方法,但目前这个方法的权威性并不能得到学术界的完全认可。他认为,DNA也会受到污染,比如现代人接触到遗骸,就有可能会使得遗骸沾染了现代人的DNA。「目前这还是一个处于发展和探讨中的研究,不能说已经定性。」贾连敏认为,DNA鉴定并不是像碳十三考古方法一样受到权威认可,也没有完全在实践中得到认定。
  
  「我们不能说DNA鉴定没有科学依据,但目前来说,还没有得到学术界广泛认可,而且我们对这一块认知也很有限。」贾连敏认为,曹操家族通过DNA得以确定,这是一个学术成果,但并不能表明其完全就是正确的。
  
  打算不会拿遗骸做DNA鉴定
  
  据介绍,2009年发掘安阳曹操墓时,发现石璧三个,圭一个。在墓室清理中,发现有人头骨、肢骨等部分遗骨,初步鉴定为一男两女3个个体,其中墓主人为男性,年龄在60岁左右,与曹操的卒年66岁相吻合。安阳考古界认定这具男性个体为曹操遗骸。
  
  安阳曹操墓会不会提取这具遗骸的DNA做鉴定呢?「我们目前和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学实验室并没有合作,而且DNA鉴定的方法还在研究阶段,所以暂时不会考虑。」贾连敏表示。

  
  --
  
  点评:曹操墓出土人头骨及肢骨等,似有机会从中萃取DNA,若能经DNA鉴定验证,解决真假疑云或许在此一举。不过碳十三考古也可以同步进行,对于「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还有铁环石牌,若能测量年代不晚于晋朝,亦能得出正面左证。现在不作碳检定的理由之一为误差值可能太大,同理,DNA鉴定似乎也有精准性问题,这有赖科学技术继续进步。
  
  
回复 举报
2013-11-12 15:18:0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这就带来一个重要的历史问题,这个时期是门阀氏族的社会,曹腾家族怎么能混进去?

上下三百年,只要一位带了绿帽子就搞定了,况且看看曹操、曹洪的生活作风,中间出现牛代马事件根本不稀奇。

破解:通过复旦的研究,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从夏侯氏抱养的说法也不准确。

拜托,抱养的是曹嵩好不


这次对比DNA怎么看都不怎么严谨,既没有拿曹操、曹植遗骨去对比,就拿个曹嵩弟弟曹鼎的样本和一堆现在曹姓后人对比,更没拿出汉代夏侯家的样本。

回复 举报
2013-11-13 21:14:5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这逻辑有点晕。现代某些曹氏后人与曹腾老弟DNA相同,无非证明其出自于曹腾家族系统,问题是曹嵩疑似夏侯氏抱养,则其一系的DNA很可能与曹腾家族不同。故此推论的基石,便在于所谓现代曹操后人必须是正宗嫡系,否则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

头痛的是莫说假冒牌,即便曹休这类“正宗”的后代都会导出错误结果。故而所谓倒推,并非蹊径,疑似邪路而已。要说正途,无非扒拉出曹丕、曹植等嫡系曹操后代,而后下定曹操后人,上定西高穴的骷髅头是否姓曹名操。
回复 举报
2013-11-13 23:38:23

主题

好友

1015

积分

太守

 “O2*—M268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染色体类型,在中国人口中只占5%左右。这些曹氏家族都是仿冒的可能性,在概率上仅为千万分之三,因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定,他们是真实的曹操后代。”对这6个家系所做的Y染色体全谱分析显示,其突变率、发生变化的速度很稳定,约每隔140年会产生一个差异点。到今天,曹丕和曹植两家系的后代相差都在13个点,也与其生活时代基本吻合。
回复 举报
2013-11-13 23:55:4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曹氏家族是正品,不代表就是正品曹操后代。如夏侯氏说成立,则曹操老豆这支在宗法上属于曹氏家族,在血缘上则否。举个简单例子,倘若曹植一系绝嗣,从曹休一系过继,成了曹植后人,现下的实验就是整个测不准,更甭说同族冒充曹操后人的可能。换句话说,哪怕现下实验的六组对象个个都是谯郡曹氏,也不能证明他们与曹操有血缘关系。要放这号科学卫星,别无他途,挖坟掘墓,从老子推玄孙才是正经譬如把西高穴扒拉出的那玩意儿和曹植遗骨比对一下,匹配成功那就啥都好说了。
回复 举报
2013-11-14 00:57:08

主题

好友

1015

积分

太守

夏侯氏说有漏洞,现有的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不一致。若是夏侯之后人,那么曹植的后代就应该没有O2*—M268。有O2*—M268,又自称是曹植的后代,那么就是曹操的后人。为何?曹操史书上的祖先有O2*—M268,后代也有,那么曹操可能没有吗?如果曹操没有O2*—M268,那么曹操的嫡系曹植和曹丕后人也就不可能有。但是本次采血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是包括曹植和曹丕后人的,而且明确测出曹丕和曹植两家系的后代相差都在13个点。
回复 举报
2013-11-14 10:13:0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本帖最后由 凌云雕龙 于 2013-11-14 14:47 编辑

  活活
  
  未知是否引文有误,6个家族,染色体巧合机率为5%(待疑),所以按独立事件机率相乘计算式为5%之5次方,得值为3.125E-07(以Excel表示),或千万分三点一二五(以国字表示)。到此还很有道理。
  
  但是其下解说就有问题,怎会得出「几乎不可能」呢?
  
  先轻松一下,生男生女机率为50%,试问连生六胎为女的机率若干?,依前述公式计算50%之6次方,得值为1.5625E-02(以Excel表示),或百分之一点五六二五(以国字表示)。
  
  再白话一点,百分之一意味一百次里有一次发生,不能拒绝为不可能,即「可能发生」。或说一百对连生六胎之夫妻,穷举其可能:有人生五女一男、有人生四女二男、有人生三女三男、有人生二女四男,有人生一女五男,有人连生六男,有人连生六女--以上只有连生六女或连生六男之机率各为百分之一拒绝虚无假设不包括接受其可能,纵使以5%为显著水平,仅对尾端表示意见,中间可能不包括在其中。反推(1-1%X2<98%)为不到百分之九十八男女皆有,所以不是拒绝六女就肯定所生皆女,或许还有一女、二女乃至五女之类。
  
  回头看原文所述八大家族全部假冒为千万分之三,但若是一个家族假冒、二个家族假冒或是三个家族假冒等呢?排除全部假冒之机率固然为千万分之三,然而全部为真之机率亦为千万分之三,不能用反面排除而得证,所谓无法否定,与承认误判之间,其实只是一体两面。型一错误α与型二错误β各有所指,严谨一点来个双尾检定,恐怕又有不同发展。
  
  生育机率50%比染色体巧合机率5%多10倍就有「可能发生」,何以少10倍反而「几乎不可能」?况且原假设有问题,若以罕见机率为5%,即100个人就有5个人为曹操后代,以全国十亿人口计,这意味表示五千万人皆属曹操血统,这也太会生了。(计算式为10亿X5%=5千万)
回复 举报
2013-11-15 17:28:24

主题

好友

1015

积分

太守

复旦大学通过对大样本现代曹姓男子Y染色体的研究,除了O2*这个单倍群,其他单倍群从统计学上都不符合是曹操后人的条件。既然现代曹姓男子中必定有真正的曹操后代,O2*就应当是曹操的单倍群。
同时,结合对古代样本的检测,曹操家族的人也是O2*。两方面证据结合起来,就可以确定曹操的单倍群一定是O2*。
回复 举报
2013-11-18 12:08:4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毒酷求败 发表于 2013-11-14 00:57
夏侯氏说有漏洞,现有的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不一致。若是夏侯之后人,那么曹植的后代就应该没有O2*—M ...


如何确认所谓曹植和曹丕后人就是正牌?前已述及,不必假冒牌,只需曹休之流从伦理而言正宗本族,从血缘而言可能十三不靠的后裔冒认,完全可以得到相同测试结果。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明帝无子,养王及秦王询;宫省事祕,莫有知其所由来者。到曹芳这代已经浆糊了,如何确认千八百年下的所谓曹丕后裔不是伦理意义上的同族过继?又譬如曹真同志,太祖哀真少孤,收养与诸子同,其后人称曹操后裔一点都不稀奇。

这号测试,必须建立在曹操后裔千八百年内绝无曹氏本族血缘混入的基础上,而众所周知,本族过继是极其常见的情况。为何考据血亲基本由上而下,就因为时间距离越远,失真可能越大,所谓测不准。除非复旦研究网络全部曹氏DNA,否则曹操的DNA在全体曹氏中不过沧海一粟,依仗不靠谱的家谱抽样,只能得到不靠谱的结果。更甭说扯上了曹参,只能呵呵呵了。
回复 举报
2013-12-14 20:18:14

主题

好友

66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左小衽 于 2013-12-14 20:39 编辑

糊涂了,没明白专家们关于概率计算的方法。
1、5%的含义是每100个中国(男)人就有5个拥有O2*-M268基因类型,可以约等于有这个基因但不是曹操后代(包括其他姓氏和非曹操所在一脉但是也以曹为姓)占全国人口的比重,因为曹姓不是超大姓,如果是张王李赵这个约等于就有问题了。整个曹姓还没占全国人口的5%呢,所以不存在“这意味表示五千万人皆属曹操血统”,这个数据应该可信。
2、如果随意从13亿中国人中找一个人,可以说他“拥有O2*-M268基因但非曹操后人”的概率是5%。但是现在没有这个基因的人群——就像8支中的2支——已经被剔除了,压根没有入围,为什么要用5%这个作为独立事件的概率呢?从已经确认有O2*-M268基因的家族人群中计算出非曹操后代的概率难道不应该是“拥有O2*-M268基因但非曹操后人/所有拥有O2*-M268基因的人”?这个数比前者应该大不少。好比在全体公民中找一个人是犯罪分子的概率和在犯罪分子里找一个非死刑犯的概率。
3、6支曹氏全部非曹操后代的概率为什么是5次方而不是6次方呢?
回复 举报
2013-12-16 08:55:3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1.退一万步假设,如果这六支曹氏全属曹鼎后代,分析六支曹氏与曹鼎基因也许有关系,但是却难以得出曹操血统之结论。因为曹操与曹鼎是否有血统或基因,还是个问题。这突显出稀少5%之定义有疑,在未证明曹操拥有稀少5%基因之前,拿未知证未知,只会更未知。换句话好了,假设「刘禅」后代这些家族共同检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染色体类型,这个比例在全国人口只占到5%左右。假定他们都是仿冒的,那么巧合概率就等于这个基因型所占人口比例的乘积,也就是5%的5次方,所以说,他们假冒的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三。因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定,他们是真实的「曹操」后代。阿斗他家万一具有H5N5之类罕见染色体类型,稀少性不成问题,所以就能推到曹操吗?曹操具有那一种罕见染色体类型,这关系到可能与曹鼎基因(或前面戏称刘禅基因H5N5),若前提未证,如何可信。
  
  2.限定机率在反面解释没有意义,假设14亿人中有6,742,920人犯罪,1,472人死刑,所以犯罪率为十万分之446.3,死刑犯占犯罪者为十万分之23.6(或者占全体十万分之0.11),因此要在犯罪分子里找一个非死刑犯的概率,恐怕为十万分之99999.89。如此换算为非曹操基因之可能为十万分之99999.89,一点意义也没有;真正要找可能为曹操基因,只有在确定为曹操基因后代反推,或说是死刑机率,微乎其微。
  
  3.曹操若是从夏侯或冬公之类过继,与曹鼎没有相同基因,现今六支曹氏验出与曹鼎有相同基因,无法得出与曹操关系。也就是六支曹氏全部非曹操后代的概率是否为5次方,得证明曹操与O2*-M268基因有关系,若是曹操本无O2*-M268基因,计较六支曹氏是否具O2*-M268基因,并没有意义,因为不具O2*-M268基因可能是曹操后代,具有O2*-M268基因也可能是曹操后代。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2-28 16:13 , Processed in 0.0662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