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650|回复: 10

[转载] 【劉備與關羽】- 方詩銘

[复制链接]
2013-9-5 14:51:29

主题

好友

38

积分

布衣

  此文載於《三國人物散論》,作者方詩銘,相信研究三國曆史的都知道他的名字。
  此篇《劉備與關羽》可能有爭議,觀點很大膽獨到,但有一定道理,可能與一些人的觀點相悖。但無論如何,應以平常心態給予基本的尊重。有學識者盡可駁論,或使大家受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關羽違反《隆中對》的措施,終於導致荊州失守,自身也為孫權所殺。但在蜀中並未加以阻止,亦不派兵往援,對於這個問題歷來有各種不同的意見。對此,章太炎曾說:“(關羽)臨沮之敗,葛氏(諸葛亮)不以一卒往援,昧者譏其無遠略,而或解以敗問之未通。”這類意見,章太炎是不同意的,他認為:“關羽,世之虎臣,……功多而無罪狀,除之則不足以厭人心,不除則易世所不能御,……故不惜以荊州之全土假手於吳,以隕關羽之命。”見所著《訄書》地三十六《正葛》,後《檢論》該篇名為《思葛》,將荊州之失歸結為劉備的“疏慢”(《章太炎全集》第三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這個意見很大膽,特別是在所謂“桃園結義”早已深入人心之時。但這個意見也很有見地,深恐易代之後不能駕御,而誅除功臣,這種事例歷史上不是個別的,章太炎是精通中國歷史的學者。
  據《三國志·蜀志·廖立傳》,廖立被廢其罪名主要為“誹謗先帝”,即誹謗劉備,其中一項是“(劉備)後至漢中,使關侯(關羽)身死無孑遺,……羽怙恃威名,作軍無法,(劉備)直以意突耳”。這裏所記廖立的話比較含糊,所謂“直以意突”指的是誰?粗看似乎指關羽,如果將前後文聯繫起來,所指應該是劉備,即是說,關羽僅具“威名”,但“作軍無法”,劉備卻故意讓他鎮守荊州,因而“使關侯身死無孑遺”。如果不是《三國志》作者陳壽為劉備隱諱,對廖立的話有所刪改,即是當時廖立意在言外,認為關羽之死,劉備故意置之死地,稱關羽為“關侯”即含有惋惜之意,否則很難成為“誹謗先帝”的罪名之一。我以為章太炎的論斷很有見地,主要根據即在這裏,不過不惜以荊州“假手於吳人,以隕關羽之命”的,不是諸葛亮,而應該是“恩若兄弟”的劉備。
  《三國志·蜀志·張飛傳》說:“(關)羽善待士卒而驕於士大夫。”同書《吳志》的《呂蒙傳》注引《江表傳》說:“(關羽)梗亮有雄氣,然性頗自負,好陵人。”同書《陸遜傳》也說:“關羽矜其驕氣,陵轢於人,始有大功,志驕意逸。”所謂“驕於士大夫”,“性頗自負,好陵人”,“矜其驕氣,陵轢於人”,這是當時人們的共識,也是關羽最大的弱點,如前所說,關羽曾罵孫權為“貉子”即是一個典型的事例。不但對敵人,關羽的“驕氣”還發洩在同一個營壘的人們身上,甚至在劉備身上。
  建安二十四年,劉備自稱漢中王,以關羽為前將軍,張飛為右將軍,馬超為左將軍,黃忠為後將軍。當馬超前來歸附之際,關羽已經不滿《三國志·蜀志·關羽傳》說:“(關)羽聞馬超來降,舊非故人,羽書與諸葛亮,問超人才可誰比類。亮知羽護前,乃答之曰:‘孟起(馬超)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傑,黥(布)、彭(越)之徒,當與益德(張飛)並驅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也。’羽美鬚髯,故亮謂之髯。羽省書大悅,以示賓客。”由於諸葛亮的協調,關羽對於劉備重用馬超的不滿的以緩解。到了劉備重用黃忠為後將軍,又引起關羽更大的不滿。《三國志·蜀志·黃忠傳》說:“是歲,先主(劉備)為漢中王,欲用(黃)忠為後將軍,諸葛亮說先主曰:‘忠之名望,素非關(羽)、馬(超)之倫也。而今便令同列。馬、張(飛)在近,親見其功,尚可喻指,關遙聞之,恐必不悅,得無不可乎!’先主曰:‘吾自當解之。’”對於劉備將黃忠的地位提高到與關羽同列,諸葛亮也感到會機器關羽的憤怒,自己也很難加以解說。劉備所謂“自當解之”,僅是派遣益州前部司馬費詩前往。同書《費詩傳》說:“先主(劉備)為漢中王,遣(費)詩拜(關)羽為前將軍。羽聞黃忠為後將軍,羽怒曰:‘大丈夫終不與老兵同列!’不肯拜受。”關羽斥駡黃忠為“老兵”,這是憤怒之極的表現,是誰將自己與這個“老兵”同列,當然是劉備,因而關羽的憤怒不是指向黃忠,而指向劉備。
  由此可知,關羽對劉備的不滿已經到了何種程度,對此,劉備不可能有所不知。但是,關羽手握重兵,鎮守荊州,不但易代(即劉備死後)之後將難於控制,即劉備健在只是也感到沒有把握。怎麼辦?如何處理這個問題,這時必然提上劉備思考的日程。
  如前所說,劉備任糜芳為南郡太守鎮守江陵,士仁為將軍屯駐公安,是否除這是軍事要地之外,還有更為重要的原因?答案是肯定的,即是爲了監視關羽,防備他反對劉備。糜芳是妻兄弟,士仁是同鄉,劉備不懷疑他們的忠誠,因而完全具備監視關羽的條件。從關羽的“驕氣”出發,對這位妻兄弟和同鄉當然不可能假以詞色,而糜芳、士仁卻以監軍自命,當關羽與曹仁在樊城相拒之時,命令“供給軍資”,竟然遭到抗命,“不悉相救”。儘管關羽曾憤怒表示“正相治之”,當時卻也毫無辦法。劉備任用糜芳、士仁以監視關羽,應該說,前引《關羽傳》這條史料是最為典型的。
  後來糜芳、士仁所以投降,如前所說,這是出於孫權的“陰誘”。據前引《關羽傳》說,“(糜芳、士仁)素皆嫌(關)羽輕己”,“芳、仁咸懷懼不安”,卻沒有說明“陰誘”的具體內容。所謂“輕己”,對糜芳、士仁輕視,這是關羽“驕氣”的必然表現,但所“輕”的具體內容是什麽?其一應該是二人的無能,所依恃的僅是裙帶和同鄉關係;其二則應該是她依恃這種關係以監視關羽,如果說重點在這裏,那麼關羽輕視糜芳、士仁是次要的,主要倒是二人背後的劉備了。所謂“懷懼不安”,其一應該是二人畏懼關羽,特別是關羽的秋後算帳;其二則應該是畏懼劉備,深恐關羽在曹操、孫權聯合進攻下失敗,他們將成為荊州失守的替罪羊,為劉備所殺,後來劉封以不救關羽的罪名而死即是如此(《三國志·蜀志·劉封傳》)。如前所說,“為典州事”的潘濬應該“陰誘”投降的牽線人,他的遊說之詞不會超出這個範圍。當然,這是推論,但這個推論是合理的。
  《隆中對》的破滅,荊州的失守,關羽不能辭其責。但是,由於劉備與關羽的矛盾,一方面派糜芳、士仁割據荊州政治軍事要地,以監視關羽,終於矛盾激化,在關羽對曹操戰爭的關鍵時刻,二人為孫權“陰誘”背叛投降,以致關羽全軍覆沒,荊州喪失;一方面卻放縱關羽“驕氣”的反戰,與孫權失和,並坐視關羽和潘濬、糜芳、士仁的“不睦”,更為重要的是,聽任關羽破壞《隆中對》策劃,挑起對曹操的戰爭。對此,劉備似皆若無其事。因而,“除之(關羽)則不足以厭人心,不除則易世所不能御”,“故不惜以荊州之全土假手於吳,以隕關羽之命”,章太炎在《訄書》中的看法是大膽的,更是有見地的。
回复 举报
2013-9-5 16:49:52

主题

好友

38

积分

布衣

對於此篇觀點,首先,我有疑慮,不能完全認同。
從執政者的角度出發,爲了政權的穩固,防止“功高震主”,確實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歷來因為政權而弑君、殺父、逼兄之事比比皆是。例如袁紹長子與次子,袁譚、袁尚就曾兄弟相爭,還有曹丕逼迫曹植。所以這方面的可能性倒是有,可是放到劉備和關羽,以當時的形勢來看,似乎不大可能,即便有可能,機會也很小。我只能說,這個觀點有一定道理,很獨到的見解,有一定可能性,但是可能性有多高,這個我不敢妄下定論。
但畢竟章太炎和方詩銘都是史學大家,也不會爲了出名而故意發表怪論,只能是一種可能性。要知道搞政治的,都有狠心,而且政治家從來都是沾著鮮血的,即便沒有親自殺人也是間接的。
此篇供大家討論吧。
回复 举报
2013-9-5 20:44:34

主题

好友

37

积分

布衣

我很好奇关羽都不能自由任免荆州官员,靠什么威胁刘备的地位?一个和同僚搞不好关系的人能有多少威胁?

诗谓羽曰:“夫立王业者,所用非一。昔萧、曹与高祖少小亲旧,而陈、韩亡命后至,论其班列,韩最居上,未闻萧、曹以此为怨。今汉王以一时之功,隆崇於汉升,然意之轻重,宁当与君侯齐乎!且王与君侯,譬犹一体,同休等戚,祸福共之,愚为君侯,不宜计官号之高下,爵禄之多少为意也。仆一介之使,衔命之人,君侯不受拜,如是便还,但相为惜此举动,恐有后悔耳!”羽大感悟,遽即受拜。

这一段怎么就不说呢,“羽大感悟”又何解?
回复 举报
2013-9-5 21:15:20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既云糜芳士仁是昭烈所用以监视关公之耳目,则其亲比胜于关公,未闻以手足监视腹心,关公与昭烈外备君臣之义,内怀手足之情。既至监视,则所任必用腹心。此其一;

既然昭烈以亲任监视关公,则关公与昭烈嫌隙已成。既有嫌隙,关侯身败,何由戮罪腹心而优容嫌隙?糜芳士仁以腹心之任,谋虑深远,摧坏嫌隙之人,莫大之功也,何由忧惧昭烈,惧其诛戮?何况糜氏于昭烈有再造大功、贵戚之亲,何由怀怖?此其二;

刘封诛戮在后,糜芳士仁叛逆在先,且刘封怀私之举岂能比拟糜芳士仁叛逆之贰?以后证先、以叛逆证私怀其非者再。此其三;

昭烈拔魏延于行伍、辟彭羕于徒隶而欲诛戮再造功臣、甥舅外戚?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此其四。

世人乖僻,是以奇闻百出。然此论则未足为鲜。
回复 举报
2013-9-5 23:41:57

主题

好友

2237

积分

刺史

无非阴毛论患者而已。
回复 举报
2013-9-6 09:58:22

主题

好友

38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亂世風雲兒 于 2013-9-6 10:09 编辑

謝謝各位提出觀點,只能說,從政治的角度,理論上有這種可能性,但是放到具體關羽與劉備之間,可能證據不足,或者說即便有矛盾,也不至於到那一步。我認為之所以會出現此論,關鍵是由於關羽屬於劣勢之時,劉備沒有發兵救援,至少史料上沒看到劉備有這方面的舉動。只要弄清楚劉備為何沒有發兵,可能就好解釋了。
回复 举报
2013-9-19 20:21:19

主题

好友

112

积分

亭长

       这一盘冷炒饭,在这个论坛都反复多回了。你去查一查旧贴,会有所收获。
    何进召董胖回京诛杀十常侍,曹操劝曰:“一狱吏足矣”。前事不远,刘大不懂,难道诸葛法正也不懂?刘大不喜关二爷,也不会用整个荆州去陪葬吧?退步讲,借刀杀人就行了,关键地盘也不需固守?以至丢失了这么多地盘,后来非要去夺回来不可(既是阴谋杀人,原因就不是报仇了吧),夷陵之败可太冤了。
    易世所不能御这罪名比莫须有还厉害十分,刘备怎么看出阿斗以后的本领的?如果他真的看出了禅哥的本领,不知道这帮跟他打江山的人中,有几个是他认为能御的?
    刘诸葛既害关二爷,后来又用关兴等将,心胸董胖用吕布可要宽广得多。
回复 举报
2013-9-19 22:22:27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阴谋的话,首先诸葛亮就不可能参与。
诸葛亮是一个正派死脑筋的士人,他的那些仁义道德法制思想这个不必多说。
诸葛亮在关羽出事之前早就和刘备的政治线路有了分歧,就算是刘备有阴谋,也不会和诸葛亮密谋。
诸葛亮肯定要反对,而且会阻止。
至于刘备,这是个思想非常复杂会演戏不亚于曹操的人物。
现在也只能说,可能吧。
回复 举报
2013-9-21 22:01:12

主题

好友

26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关祈月宁 于 2013-9-21 22:11 编辑

读书能得出这个结论,不得不说是读坏了脑子(管他是谁呢)。
大耳果真有心除去关二,不说杯酒释兵权之类的把戏,哪怕说关二尾大不掉,也只需趁关二北征之际,令糜士紧守城门,不发军粮,其结果与孙十万偷袭无异。何必假手于人,搞到失地陷城,元气大伤??
这么点小场面都搞不定,大耳还做什么枭雄。

另外,围观一下楼上凌云前辈的不雅文字。
回复 举报
2013-10-5 04:54:26

主题

好友

24

积分

布衣

此论出于章太炎之手,实在令人失望。由此观之,虽所谓民国大师未必尽为欺世盗名之辈,恐怕也未如传说中之个个都是国学精英。
关羽在刘备面前发飙,这次并不是第一回。
【及在夏口,飘飖江渚,羽怒曰:“往日猎中,若从羽言,可无今日之困。”】
关羽此人心直口快胸无城府,虽然某些时候易得罪小人,但以刘备知人,岂有不知关羽的品性为人之理?昔日于曹公麾下归己的感情,可是乱世中轻易可得?如若因“大丈夫岂能于老兵同列”就心生嫌隙,之前就不会有董督荆州事的重用。
名为君臣,恩若父子,连敌国人士都赞叹刘关的君臣之义,儿子在父亲面前抱怨一下待遇,会引来杀身之祸吗?刘备失荆州如壮士断一臂膀,堂堂昭烈帝怎么会做事如此不识轻重缓急?
恐怕只能用“此妇人之见,不足与高士共语”来评价了。
回复 举报
2013-11-11 14:13:4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第一句话有疑:「关羽违反《隆中对》的措施,终于导致荆州失守,自身也为孙权所杀。」
  
  有关违反,先复习一下《隆中对》双钳攻击:「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白话一点,荆州出兵、益州出兵,分别由上将及将军领兵。将军若指刘备,上将应该属谁?若以关羽带入,则关羽为上将由荆州向宛洛,同时对上刘备由益向秦川;按建安二十四年,刘备已由成都攻向汉中,符合益州出兵;然后董督荆州关羽也出兵襄樊,符合荆州出兵。
  
  再来荆州失守,此乃出了叛贼,糜芳献城投降。这事不是第一次,以下还有:
  
  一、建安二十年,三郡之争,吕蒙诱降零陵太守郝普,荆州三郡改属孙权,此时对刘备而言,亦为荆州失守。
  
  二、建安三年,曹操对外进攻徐州时,根据地兖州被吕布占领,对曹操而言,兖州失守。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25 14:22 , Processed in 0.0748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