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楼主: 翼虎跃风

吕布在《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箭术是不是天下第一呢?

[复制链接]
2013-12-1 18:43:38

主题

好友

3322

积分

刺史

本帖最后由 青蓝 于 2013-12-1 20:35 编辑
夏眠了不知 发表于 2013-11-29 12:07
补充说明一下我对“城外将校、大小诸将”的理解:
“城外将校”中已然包含了“将”和“校”,那么无论是按 ...


大诸将是“将”,小诸将是校??
语法常识,城外将校和大小诸将如果指的是完全一样的对象,这整句话就是个病句。你还往这上面套?

按阁下的意思就成了“城外将校,大小将校”了,这句子还能叫正常语句?


城外将校是指军衔,将官和校官,大小诸将是将领,是指指挥作战的大小将领。这是没有涵盖“校”的,所以两个群体只是部分重合。所以可以分开描述。就这么简单的例子。当然,把将领当将校这是“你”一贯的惯例,跟实际的“惯例”和语文“逻辑”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是说,城外将官校官,大小率军将领,而不是大诸将是将,小诸将是校这么滑稽的解释,单从语义上都知道小诸将也不是校的意思。为什么说将领不被将官校官涵盖,因为将领还有这么一类人,不是武将,却是兼职监军,或者为代领军的人,却无将校军衔。

指出你的错误你全都视而不见而已。至于什么“所以不存在同为释义的“介词在”在进一步释义时“可以转为副词乃”的说法。”
你是故意误读还是怎么的?明明说的是将作为副词可以解释为:“乃”,而不是作为介词的在字可以解释成副词乃的意思。你这无视将的副词意思,桥接到“在”上面去?能不能不做那么扭曲别人意思的事情?


也就是说,将直接可解释为副词“乃”的意思,而不是将做介词可以解释为在,在作为副词可以解释为乃。懂了么?

你也知道副词乃是可以解释得通的,直译得通的,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帐上帐下乃齐喝一声彩不是病句,所以只能把别人说将是副词时的意思是乃歪解成通过介词“在”再改变在的词性,在的副词可以说成是“乃”。可惜的是,在作为副词的时候意思木有“乃”这一层意思咯。
回复 举报
2013-12-2 08:39:09

主题

好友

282

积分

县尉

还真是没完没了。

去百度一下“将校”跟“将领”是不是完全独立、不能用以概括相同人群的两个“集合”。

把“帐上帐下将”的“将”解作“将校”的是“三国演义”,我对这处“将”的解释是“将领”。

我有说过解作“副词乃”的直译是病句?或者说你列了一个“对的”,你一并提出的错的也就应该视作“对的”?

没有难为你,要你另从他处找一个作为“副词”的“将齐”。只是相对于你的副词“将齐”,我更愿意相信三国演义的“将校齐”。我有选择相信什么的权利,你无权干涉,反之亦然。

已经注明“大小诸将”那段诠释只是我的“理解”,没有勉强谁谁一定要接受。你有不认可的权利,也有说我“说错了”的权利,却一样不必要求我接受你的“见解”。

不能“求同”,不妨“存异”。这“篇”差不多可以“揭”过去了,何必“汲汲于此”?
回复 举报
2013-12-2 08:58:02

主题

好友

282

积分

县尉

注:上文中“只是相对于你的副词`将齐`”中的“将齐”,应为“乃齐”。
回复 举报
2013-12-2 08:58:43

主题

好友

282

积分

县尉

本帖最后由 夏眠了不知 于 2013-12-2 09:37 编辑

注:上文中“只是相对于你的副词`将齐`”中的“将齐”,应为“乃齐”。

又,“完全独立”应为“不能完全重合”。

被扣字眼扣怕了,细致入微没什么不妥,却也总该有个限度。

最后,你有认为我的主张是“错的”的权利,我有坚持我的主张的权利;你有“控诉”的权利,我有“沉默”的权利——须知这里不是法庭。

以上。
回复 举报
2013-12-2 14:49:51

主题

好友

3322

积分

刺史

本帖最后由 青蓝 于 2013-12-2 15:12 编辑
夏眠了不知 发表于 2013-12-2 08:39
还真是没完没了。

去百度一下“将校”跟“将领”是不是完全独立、不能用以概括相同人群的两个“集合”。


第一,你上面说我有什么觉得你错误的地方可以指出,于是,我指出了。
第二,我没有在字里行间让你接受我的说法,我通篇都在说你的理解错了。

所以,你让我指出错误,指出了你却有说我强迫你接受?


我列了这么多无非证明的是将还有别的解释,请问我从哪里说过”乃“的理解对了,其他我提的也对了?你就是这么喜欢过度解读,不是不能把介词在的词性改成副词乃的意思,就是乃对了其他也对?这不叫为难,这叫啥?
----被扣字眼扣怕了,细致入微没什么不妥,却也总该有个限度。该不该对你自己说说呀?扣别人帽子的时候丝毫想不起自己说过的话,这叫啥?


说你为难我是提出个乃,你跑去说介词在不能改变词性成乃、现在肯定了乃,就成了我会认为乃字的解释成了我其他解释对的原因这种诬赖和扭曲。这点难道不是事实?
又如当说介词在字前面不能省略主语时,你已举不出说法和例子,迅速的重新陈述为:介词在的用法不对,这又能让你不能省略主语的说法成立么?做任何结论之前,请先认真审视自己的行为。不要光说别人而对自己却是另一套标准。


百度一下?将的意思和将校的意思我已经列举说出来过了。将作为将领解释是指挥军队的军官,也就是一般而言的一军之将,将校是指”将官校官“,泛指高级军官,两者既不完全独立,却也不能直接混用。也就是说,将做将领解释的时候,并不排除有指挥军队权的校级校官在里面,但是并不是因为其为校而统称为将。(意思是什么,不同的称谓可能概括的是相近的两个集合,不表示这两个概括词能通用)

比如”公司核心“和”公司管理人员“这两个概括,完全有可能是相同人群,但是能说核心就是管理人员,两者通用么?

你要是百度出了将领和将校能直接通用,就给出来嘛。我提出的解释至少依据是我列出来的,你的意思是,你的解释,我找依据或者反例?

你不强求我列出”将齐"的例子,是因为,你再也找不出“帐上帐下将”的例子去支持你自己的论点,唯一被使用的词组是:(谁的)帐下将,偏偏无帐上将的词组,帐下将表明的是谁的下属将领。
所以断句成帐上帐下将|齐喝|一声彩,这种断发明显就是把不能独立成词组的帐上帐下将独立成了词组。“上下”和将连用之时,将不做名词解释,是因为上下已经包含了“人”的意思了。

能不能”存异“?请您不妨看您的回帖里除了到这里这句外,哪一句在存异了?当然,你认为你有权利指出别人错误,你指出错误时并不强加别人接受并且是在求同存异,而别人虽然有权利指出你的错误,但是指出的时候则是排斥差异,唯我独尊,也符合你一贯的作风,这点,上面两个例子很明确的。
回复 举报
2013-12-2 16:39:39

主题

好友

282

积分

县尉

仔细从头重看一下:

谁是在坚持自己的主张,谁是在坚持自己的主张的同时将他人的主张列为“非法”。名词“将”只能作为“将军”解是谁提出的?你要是在一开始就把“将领”与“副词乃”并列为一种“可能”还会有如今旷日持久的争端么?只打算为自己的主张争取应有的生存空间,奈何你一再用你不断变幻的主张来否定我的主张,使我在坚持自己的主张的同时,不得不一再去否定你明显有纰漏的主张——这说的是事实,还是罔顾事实的粉饰?

不能“统一”,不妨各行其是。向来没有把自己的见解当作“真理”,更不会因此而试图用诡辩去彻底否定某种可以作为“合理见解”存在的观点。以前是这样,以后可能也会是这样。

另:我的那番“在校生”的言论,只是一在“提醒”未果之后的“泄愤”之辞,并不是我对你的真实评价。对你之后的“货色”、“伪君子”,没有回应,不是因为这样的词汇在我的“耐受范围”以内,也不是因为我要达成某种目的而刻意表现出所谓的“高姿态”,而是因为我对此前的人身攻击性的过度言辞,存有一些歉疚。

话说到这里,可以结束了。无论你是否继续“@”,我都不会再作出回应,不花钱的肉长多了也没多大好处。
回复 举报
2013-12-2 17:24:50

主题

好友

3322

积分

刺史

本帖最后由 青蓝 于 2013-12-2 17:32 编辑
夏眠了不知 发表于 2013-12-2 16:39
仔细从头重看一下:

谁是在坚持自己的主张,谁是在坚持自己的主张的同时将他人的主张列为“非法”。名词“ ...


纯引用:
又,金铁交击会有“火星四溅”,认为一定要靠“声音”或者“痕迹”才能 判断“箭中与否”,可能有些“想当然”的成份。以及,箭在“飞行”过程中的“轨迹”很难被视线“捕捉”,但“中的”后的反弹及下坠的过程肉眼即可分辨。

谁在坚持自己主张的同事将他人主张列为非法来着?

名词“将”只能作为“将军”这句话在哪出现过?
纯引用:帐上帐下将齐喝一声彩是原文,将是将军的意思又在哪?----#294
貌似,我没说过一个“将只能是将军”这么一句话。更有甚者:
#305楼已经明确表述过:
你的齐声喝彩的只有将军也罢将领也罢武校也罢,佐证呢?

结果嘛?
当我的声音想当然的时候,没有“不能统一不妨各行其是”,当你坚定的认为你的火星四溅是事实是真理的时候,从来只会把靠声音辨认中小枝这种说法往死里踩的阁下,后面你终于认识到火星四溅再也说不下去的时候,话头一转的认定帐上帐下将是个神马意思去否决我的帐上帐下的兵齐声喝彩的说法?以至于说了什么?----对啦,就是有什么佐证!!

当一切已经说不下去之后,来了个简要概述“不得不一再去否定你明显有纰漏的主张——这说的是事实,还是罔顾事实的粉饰?”

你向来没把自己见解当真理,我也没有,你不会因此师徒用诡辩去彻底否认可以视作为“合理见解”的观点,却对乃整成了我改在词性,后面又变成乃成立其他也成立的狭义理解。这是说事实,还是罔顾事实的粉饰呀?

真仔细从头看了么你?为什么你能说得那么道貌岸然的把自己一切跟你所说的行为不一的内容都一概当粉末抹去呢?

上来就想当然,伪信徒之流的言论,中间来个常识、现实世界常理,质问我哪个世界的常理,后面来个歪曲嫁接诬蔑。最后来个高度统一的结论。你的歉疚如果是这样的,咱不带这么玩的,我还真不敢让您歉疚。口蜜腹剑啊这分明是。

当然,你也只能真真的当你很“nice”的求同存异云云,帖子历历在目都能明目张胆的否认,实在是让人看了啼笑皆非,只能当成你的思想境界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不能接受错误的指出就不要加句让别人指出错误,不能求同存异就不要求同存异。真要求同存异就先正视自己曾经的过错。咱不是不能求同存异,即便我对你的将领解释将校通用视为病句,你坚持理解那也是你的事情。然而你一再无视自己回帖里显而易见的错误,还把错误都归咎在对方,在末节里装一下风度,就真以为自己是那般谦谦之姿?拜托拜托,你还是千万千万别继续回帖了,我可不想再扒你的帖子去反驳你的言论了,你说着不面红耳赤,我往回看都看到口吐白沫了。
回复 举报
2013-12-2 18:57:09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两位稍事休息,休战数日如何,毕竟有些过分偏离主题。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23 10:13 , Processed in 0.0689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