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543|回复: 39

[原创] 汉中之战是战略胜利而非战术胜利,这个观点是否正确

[复制链接]
2013-7-25 20:18:05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按汉中之战的三个阶段首先武都和马鸣阁道两次战役失败,此为第一阶段,两次前哨战均告失利;

汉军进占阳平关外围,进而据定军、兴势,斩夏侯,但似并非占据汉中一城一地,此为第二阶段;

建安二十四年,曹操入汉中,昭烈据险保守,而曹操似乎并未攻险,而把重点放在迁徙汉中民户上面。与此同时,似乎襄樊一线曹仁战况不妙,加之孙权又攻合肥,所以曹操进入汉中,并非是争地,而是争人,汉军也未对曹军造成大规模的伤亡。因此汉中战役的结果对汉魏来讲,汉得地,魏得人,相当于平局。但观建安二十四年的战局,似乎汉有汉中之地非战术上或军事实力上胜过曹魏,而是战略态势使然,是的曹魏不得不放弃汉中以保中原。因为进入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孙权分别在襄樊合肥发动攻击,不巧的是曹军主力却在西线,因此曹魏在三线并争的局面下选择保中间弃两端的战略决策,曹操甚至动了迁都的念头,可谓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

所以综上似乎曹魏被汉吴的狼群略所迷惑,主动放弃。若凭真正的军事实力争竞汉中,恐汉军心有余而力不足。
回复 举报
2013-7-26 13:15:01

主题

好友

373

积分

县尉

其实也一直想开帖讨论汉中之战的

楼主所说“曹操入汉中,昭烈据险保守,而曹操似乎并未攻险……汉军也未对曹军造成大规模的伤亡”,我持不同意见,诚然先主传明载: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但我觉得结合其他史料,这则记载陈寿回护曲笔的可能性很大

其一: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先主传》。
若无交锋或败仗,老曹的士兵怎么会出现大规模逃亡?老曹的统帅能力总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其二:其实还是有交锋的记载:
先主与曹公争,势有不便,宜退,而先主大怒不肯退,无敢谏者。矢下如雨,正乃往当先主前,先主云:“孝直避箭。”正曰:“明公亲当矢石,况小人乎?”先主乃曰:“孝直,吾与汝俱去。”遂退。《裴注》

夏侯渊败,曹公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云兵随忠取米。忠过期不还,云将数十骑轻行出围,迎视忠等。值曹公扬兵大出,云为公前锋所击,方战,其大众至,势逼,遂前突其陈,且斗且却。公军败,已复合,云陷敌,还趣围。将张著被创,云复驰马还营迎著。公军追至围,此时沔阳长张翼在云围内,翼欲闭门拒守,而云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公军疑云有伏兵,引去。云雷鼓震天,惟以戎弩於后射公军,公军惊骇,自相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云别传》

其三:大耳是否拒险玩龟缩?
太祖在汉中,而刘备栖於山头,使刘封下挑战。太祖骂曰:「卖履舍儿,长使假子拒汝公乎!待呼我黄须来,令击之。」乃召彰。彰晨夜进道,西到长安而太祖已还,从汉中而归。彰须黄,故以呼之。《魏略》
从魏略看,反倒是大耳主动挑衅,老曹不敢接招,很奇怪,老曹兴师而来,来了大耳挑衅又不接招,所以个人推测之前已经有过交锋,老曹吃了亏,所以这里才没接招

其四:从其他史料结果
司马宣王谓夏侯玄曰:“春秋责大德重,昔武皇帝再入汉中,几至大败,君所知也”《汉晋春秋》

及至孟德,以其谲胜之力,举数十万之师,救张郃於阳平,势穷虑悔,仅能自脱,辱其锋锐之众,遂丧汉中之地,深知神器不可妄获,旋还未至,感毒而死。《诸葛亮集》

太祖遂自至阳平,引出汉中诸军。复遣晃助曹仁讨关羽,屯宛。....晃所将多新卒,以羽难与争锋,遂前至阳陵陂屯。《徐晃传》
回复 举报
2013-7-26 17:05:23

主题

好友

584

积分

县令

這個,建安二十四年孫權在合肥有什麽大動作麽?我記得孫權之前不是才主動和曹操議和來著?

曹操遷移民戶在曹操二進漢中之前吧?等他回到漢中和劉備開打,並沒有遷移民戶的記錄啊?而且按照之前的遷移記錄,這時候漢中人口也該差不多了,那裏還需要他繼續處理這檔子事?
回复 举报
2013-7-26 22:40:03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欧兄,其一,曹军逃亡,或为后方不稳。因为建安二十四年曹操才进驻汉中,同时关羽进攻曹仁、孙权陈兵合肥。虽然东线无战事,可襄樊一线似乎汹涌澎湃,以致曹操三月进汉中,五月住长安,在汉中停留个把月,充分说明曹操不愿意长时间耗在汉中。又按曹操不断增兵襄樊的举动来看,襄樊一线必然大势不妙。也许是襄樊的战局影响了士兵的意志。
其二,欧兄列出的交兵记载已受教。不过按昭烈保山,然汉中各城均未易手,因此只要曹操决心耗下去,似乎并非没有胜望。
其三,保山不敢站确实有问题,兄言极是。
其四,司马懿所言大败,似乎意指襄樊之事。襄樊之时,曹操有迁都之意,司马懿建言割汉南地于权,令其袭关羽。

因此汉中之役,曹操守则有余,攻则不足。而卒放弃,必有他忧。窃以为,此忧在襄樊。


回复 举报
2013-7-26 23:04:16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踏霜板桥兄,

孙权曹操议和在建安二十二年。正是因为孙权臣服,所以曹操大肆欺凌孝愍,以致有许都之叛。但建安二十四年孙权攻合肥有记载啊

徙民之说君言是,我非。
回复 举报
2013-7-26 23:47:01

主题

好友

584

积分

县令

深蓝王朝 发表于 2013-7-26 23:04
踏霜板桥兄,

孙权曹操议和在建安二十二年。正是因为孙权臣服,所以曹操大肆欺凌孝愍,以致有许都之叛。但 ...

我沒說二十四年孫權沒打合肥啊,只是看起來沒什麽大動作,所謂此間雖有寇,不足憂。這是溫恢的判斷,從當時來看,用當地諸州屯戍就足夠了。曹操從頭到尾也沒把漢中軍團派過去啊。我認爲這不是曹操調撥漢中軍團的理由。

而從孫權二十二年主動議和,孫權呂蒙的對話,以及溫恢對孫權進攻的反應來看,我認爲曹操集團對孫權的戰略重點轉向,是有著一定把握的,因此後來司馬懿等人建議聯合孫權進攻關羽也不是頭腦隨便發熱的提議。

漢中之戰,曹操地勢極爲不利,他曾說南鄭就是天獄中,斜谷道就是石穴,對能順利撤軍非常高興。連撤軍都能讓他鬆口氣,可見其中的影響。而且當時各地調撥的丁伕都不想去漢中,甚至還閙出造反的例子,這也導致軍心低落,運輸困難。
這種情況下作戰是極爲不利的,撤退然後鞏固後方是一個合理的判斷。

司馬懿所言是“差點大敗”,他這話是針對曹爽伐蜀說的,應該不會牽扯到襄樊,因爲兩者並無關係。
回复 举报
2013-7-27 14:35:53

主题

好友

57

积分

布衣

欧小生 发表于 2013-7-26 13:15
其实也一直想开帖讨论汉中之战的

楼主所说“曹操入汉中,昭烈据险保守,而曹操似乎并未攻险……汉军也未对 ...

老鬼对欧小生版友的回复,进行下探讨,个人的一点愚见,呵呵^^

1、关于第一点的“积月不拔,亡者日多”,还是可以从老曹第一次攻汉中打张鲁的战事中,看出一二的。

如张鲁传之裴注“魏名臣奏载董昭表曰:“武皇帝承凉州从事及武都降人之辞,说张鲁易攻,阳平城下南北山相远,不可守也,信以为然。及往临履,不如所闻,乃叹曰:‘他人商度,少如人意。’攻阳平山上诸屯,既不时拔,士卒伤夷者多。武皇帝意沮,便欲拔军截山而还,遣故大将军夏侯惇、将军许褚呼山上兵还。会前军未还,夜迷惑,误入贼营,贼便退散。侍中辛毗、刘晔等在兵后,语惇、褚,言‘官兵已据得贼要屯,贼已散走’。犹不信之。惇前自见,乃还白武皇帝,进兵定之,幸而克获。此近事,吏士所知。”
又杨暨表曰:“武皇帝始征张鲁,以十万之众,身亲临履,指授方略,因就民麦以为军粮。张卫之守,盖不足言。地险守易,虽有精兵虎将,势不能施。对兵三日,欲抽军还,言‘作军三十年,一朝持与人,如何’。此计已定,天祚大魏,鲁守自坏,因以定之。”

刘晔传“既至汉中,山峻难登,军食颇乏。太祖曰:“此妖妄之国耳,何能为有无?吾军少食,不如速还。”便自引归,令晔督后诸军,使以次出。晔策鲁可克,加粮道不继,虽出,军犹不能皆全”。

孙资别传“资曰:“昔武皇帝征南郑,取张鲁,阳平之役,危而后济。又自往拔出夏侯渊军,数言‘南郑直为天狱,中斜谷道为五百里石穴耳’,言其深险,喜出渊军之辞也。又武皇帝圣於用兵,察蜀贼栖於山岩,视吴虏窜於江湖,皆桡而避之,不责将士之力,不争一朝之忿,诚所谓见胜而战,知难而退也。”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此最为帖切也!老曹居然挺得积月,不亡将士才怪乎,呵呵。

2、关于第一点的《裴注》引“避箭”说,是很正常的攻防战事,但是这无法证明是谁主动挑起的,而史料却有多处说明了先主因险固守、终不交锋的调调。所谓终不交锋,其实指的是不主动出击,以险当攻,而不是龟缩畏战。还有,此段裴注,老鬼有个疑惑,就是“先主与曹公争”,到底指的是与老曹争汉中,还是与夏侯渊和张合的那次,此处还望高人指点!

关于第二点的《云别传》,此段最为有争议。一是无有相关佐证,二是老鬼以为,当时黄忠无法证明有擅自指挥军队的权力;曹公扬兵大出,那前锋当为猛将,且蜀军战斗力对魏军不为占优,而赵云才数十骑,既能左冲右突,无人能挡。若蜀军如此之强,刘备还用得着终不交锋,直接强攻对强攻打回去不就完了。又“赵云大开门,公军疑云有伏兵,引去。”那在后的老曹大军那去了呢?难道被黄忠给灭了?!一个小小埋伏,连大军都“惊骇的自相蹂践”,这是曹公军吗?!——因此拿《云别传》来证明刘备有主动出击的例子,老鬼以为论据不够确凿!

3、刚才老鬼说了,刘备采取的是拒险应战,而不是龟缩不战。而且《魏略》这一出写的明显是刘备“气死人不尝命”的战术——“而刘备栖於山头”,挑明了就是你来打我呀,牛B你就来打我!所以把老曹气的破口大骂上了,哈哈^^

而后面几点由于所答相差不大,老鬼就不一一赘述了。

俺这人学识有限,资质不高,还望兄台和众版友指正指导,谢谢^^
回复 举报
2013-7-27 16:09:0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曹操迁民在汉中开战之前,记得前一阵子讨论过,大致分两批进行。老曹入汉中,为的不是迁民,而是拔出诸军。既曰,则诸军被围,既曰被拔,则诸军不能自拔,换言之,老曹入汉中之前,曹魏军团在汉中已四面楚歌,濒临被歼,故曰几至大败

众所周知,蜀汉史料一片空白,魏书又脱胎于曹魏国史,大致等同于拿着本朝五六十年代的教材去考证抗战。即便如此,任然可以从零碎史料看出战局走势:

一、战未?

先主与曹公争,势有不便,宜退,而先主大怒不肯退,无敢谏者。矢下如雨,正乃往当先主前,先主云:“孝直避箭。”正曰:“明公亲当矢石,况小人乎?”先主乃曰:“孝直,吾与汝俱去。”遂退。

二、谁不敢战?

魏略曰:太祖在汉中,而刘备栖於山头,使刘封下挑战。太祖骂曰:“卖履舍兒,长使假子拒汝公乎!待呼我黄须来,令击之。”乃召彰。彰晨夜进道,西到长安而太祖已还,从汉中而归。

三、曹军主场作战,为何乏粮?

夏侯渊败,曹公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云兵随忠取米。

大致可以推断,刘备的战术是固守险要,同时袭扰曹军,断其补给,故而老曹进退两难,闹到士卒亡者日多,补给日益困难,再不走路,只怕呜呼哀哉。汉中之战,曹魏方面军政首脑均告授首,如此还不算战术胜利,莫非只有剁了老曹才算胜利
回复 举报
2013-7-27 21:41:06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踏爽板桥兄,按照尊驾所言,应是占据要害,因地利取胜。此说当然是战术胜利。但若说襄樊与汉中之战无关,那么关羽私自出军,徒丧一州,罪名可就大了去了。窃以为汉中之争最终得地,与襄樊的侧翼配合很有关系。
回复 举报
2013-7-27 21:59:39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杨督,观尊驾所举二例,汉魏各有胜负。前例云汉军【势有不便,宜退】,后例则云【乃召彰】,犹不载战与不战,因此不能贸然断定魏军不敢战。
第三例云魏军败,但仔细分析,似未有大败。三例综合考量,依然是双方互有胜负。

不过魏军【积月不拔】当是进攻受挫,【亡者日多】当是军心散乱。自曹操雄踞中原以来,未有军士逃亡如此厉害,官渡以后未有。疑为后方不稳。官渡生死决战,史书未见逃亡的记载,反而汉中形势惨不过官渡,竟有如此严重的逃亡,很奇怪。小生愚见,疑为后方不稳。
回复 举报
2013-7-28 15:21:0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深蓝王朝 发表于 2013-7-27 21:59
杨督,观尊驾所举二例,汉魏各有胜负。前例云汉军【势有不便,宜退】,后例则云【乃召彰】,犹不载战与不战 ...

战事有胜负很正常,何况不过局部战斗,连战役都谈不上。至少说明一点,曹刘对决,并非刘备保高山不战。刘备使刘封挑战,曹操不应战,反而找个借口千里迢迢招曹彰,这出与司马宣王千里请战异曲同工而已。老曹真有战心,何必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第三例证明曹军主场作战乏粮缘由,系刘备军袭扰粮道。

官渡……老曹帐下都惦记卖了老曹领赏了曹魏后方大举爆发叛乱,是关羽水淹七军之后,建安二十三年至二十四年初,似乎谈不上波及前线军心,何况曹魏对士家连坐,不是生死关头,对战事彻底绝望,前线战士怎会冒着连累全家的风险大举逃亡?

既然曹魏官方都认为此役几至大败,胜负已无悬念,无非可议者,是曹魏所谓的准大败,还是蜀汉所谓仅以身免的彻底大败
回复 举报
2013-7-29 17:48:22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杨督,总感觉襄樊战役是汉中战役的一部分。因此怀疑汉中老曹仅仅坚守个把就月卷甲败的太快,似乎不是老曹的用兵风格。兵退长安之后就不断增兵襄樊,足见此时曹仁已经山穷水尽,故老曹汉中卷甲是否有关羽一份功劳?而且汉中之后老曹还在长安起码呆了三个月才慢腾腾的回到洛阳。这貌似又是老曹的算计,一面不断增援襄樊前线,自己又蹲在在长安起到心理威慑作用,以防汉军再出关中,另一方面收缩观关中防线,部署关中防务。估计是等昭烈回成都,关中无忧方敢离开。要不也不会连东面也不顾大召扬州兖州兵西援襄樊。


不过又按襄樊战役所载【樊下诸将以德兄在汉中,颇疑之。】抑或是曹操所谓【拔汉中守】进行的有点不顺利。应是仓促间有所疏漏。
回复 举报
2013-7-29 21:09:36

主题

好友

373

积分

县尉

老鬼先吃 发表于 2013-7-27 14:35
老鬼对欧小生版友的回复,进行下探讨,个人的一点愚见,呵呵^^

1、关于第一点的“积月不拔,亡者日多” ...

鬼兄:

如果你要老曹仅仅缺粮就出现大面积逃亡的情况,显然有点勉强,若如此,那老曹官渡之战,人岂不是要跑光了?

道路艰难和士兵逃亡有必然联系吗?当初曹真伐蜀在子午谷洗了一个月澡,前锋还被揍了,也没看到有曹真军马大部队逃亡的情况,总不能说曹真统御能力比老曹强吧


云别传却有夸张的地方,而且规模也不是很大,是对老曹补给线的打击,但是鬼兄质疑的这点”而赵云才数十骑,既能左冲右突,无人能挡。若蜀军如此之强,刘备还用得着终不交锋,直接强攻对强攻打回去不就完“,我觉得也能解释,少数人冲阵和正面强强对话还是不一样的,张辽在合肥也是领着800人左突右冲,孙权十万人无人能档,但即便如此,张辽也没有领着人和孙权正面强攻,逼退孙权的,还是固守。

另外”刘备还用得着终不交锋“,这点正是我们要证明的东西,怎么论点当论据了?

大耳虽然栖於山头,但鬼兄忽略了后一句,也就是”使刘封挑战“,大耳在山头,可刘封没有,可是老曹连刘封都没打
回复 举报
2013-7-29 22:21:0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深蓝王朝 发表于 2013-7-29 17:48
杨督,总感觉襄樊战役是汉中战役的一部分。因此怀疑汉中老曹仅仅坚守个把就月卷甲败的太快,似乎不是老曹的 ...

应该谈不上。曹操在夏五月退兵回长安,但直到秋七月才派于禁、徐晃等救援襄樊,可见此前襄樊局势还没到不可收拾。至于在长安待了三个月,看看徐晃军的构成就明白了徐晃还算在汉中之战干得不错,都闹到一堆新兵蛋子,其余的呢?且蜀汉主力应当屯驻在汉中,不到万不得已,老曹也不敢挪窝。其实老曹已经在盘算陇西不保,打算再次大举移民了。
回复 举报
2013-7-30 14:17:20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杨督,我还有个疑惑。就是曹仁讨关羽。曹魏在对外用兵都是先有对方的进攻姿态,才会派将征讨。又侯音举义,应当是南连关羽。所以此为襄樊一线关羽配合汉中争夺的一证。另外我注意到杨督有个观点:就是费诗为王使拜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钺之时,您认为在襄樊前线,也似为襄樊一线配合汉中争夺的一证。又孟达自宜都攻房陵,更荆州方面协同配合汉中争夺的又一证。据此推想,曹操从汉中抽身,又将防线内扯的举动应是防止深陷汉、武都而襄樊不保,通盘考量局势的结果。
回复 举报
2013-7-30 18:38:24

主题

好友

584

积分

县令

深蓝王朝 发表于 2013-7-27 21:41
踏爽板桥兄,按照尊驾所言,应是占据要害,因地利取胜。此说当然是战术胜利。但若说襄樊与汉中之战无关,那 ...

這個,我是說司馬懿的話,是針對曹爽伐蜀,因此事有針對,似乎和襄樊失利無關。也就是說,他說的幾乎大敗是針對漢中戰事。

而關羽在襄樊自然會牽制魏國軍力,甚至孫權也會牽制合肥一線的軍力,不過看起來這並不足以成爲曹操撤軍的最大理由。如果當時襄樊已經大潰敗,非曹操支援不可,那麽曹操之後的行動就太過遲緩。當然,曹操既然具備卓越的戰略觀,撤軍的時候也會考量襄樊就是了。但從局勢發展來看,恐怕襄樊會一發不可收拾,他自己也有點措手不及。

當時看起來,對漢中的劉備,曹操似乎更像是不得不進一步收縮防綫,遷移隴右的民衆來防禦。

杨督,我还有个疑惑。就是曹仁讨关羽。曹魏在对外用兵都是先有对方的进攻姿态,才会派将征讨


不用對方先用兵吧?
张鲁据汉中,三月,遣锺繇讨之。公使渊等出河东与繇会。
初,陇西宋建自称河首平汉王,聚众枹罕,改元,置百官,三十馀年。遣夏侯渊自兴国讨之

上面兩個記錄並沒有張魯或者宋健主動挑釁的記錄啊。



回复 举报
2013-7-30 23:13:2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深蓝王朝 发表于 2013-7-30 14:17
杨督,我还有个疑惑。就是曹仁讨关羽。曹魏在对外用兵都是先有对方的进攻姿态,才会派将征讨。又侯音举义, ...


张天师没惹过老曹罢?老曹还不是动手灭了丫。捎带夺汉中后大耳朵也暂时没啥动作,老曹照样派欲夺三巴。襄樊战役与汉中战役是有联系,但并非是汉中会战组成的一部分,而是后续举措。如果关羽发动襄樊战役是为了策应汉中,早在汉中之战最激烈的建安二十三年就应当发动,何况还有侯音造反的积极因素。到了建安二十四年春正月,汉中曹军主力大败,局势已定,三月老曹入汉中也立马碰了一鼻子灰,局势完全在刘备掌控中。关羽北伐若应对建安二十三年形势,则无必要,应对老曹入汉中,不过个把月时间,按照关羽覆亡可推,个把月完全组不成荆益联动,因此,关羽北伐并非汉中会战组成部分。

另,上庸战役在汉中战役后: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遣刘封、孟达、李平等攻申耽於上庸。

关羽北伐是汉中会战后续手段,这一点从各方面看都顺理成章。看布局,夏五月曹操败走关中,刘备夺取汉中,立马派遣刘封、孟达攻取上庸,从局势看,对襄樊形成了夹击之势,关羽北伐若成功,则汉水即告打通,荆益连城一体。且曹军主力大败于汉中,短时间无法大举增援,也是北伐时机。因此,关羽北伐时间,应当与上庸战役相当或稍后,即为汉中大捷后战略进攻的组成部分。
回复 举报
2013-7-31 13:13:54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布衣

杨督,按通鉴:魏王操之出漢中也,使平寇將軍徐晃屯宛以助曹仁。虽为远水,也可知魏武着实担忧襄樊一线。前者曹操在长安坐视夏侯授首,才慢腾腾的进汉中,住不足个把月就匆匆卷甲。而且建安二十三年曹魏的腹心之患是侯音举义。正好巧合的是这边侯音刚好平定,那厢曹操入汉中。所以认为襄樊一线与汉中无关未免过于武断。

看陈志似乎与通鉴所记无贰,亦是先遣徐晃,再派于禁。关羽不是省油的灯,估计建安二十二年以后的两年襄樊就没消停过。
回复 举报
2013-7-31 19:50:3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深蓝王朝 发表于 2013-7-31 13:13
杨督,按通鉴:魏王操之出漢中也,使平寇將軍徐晃屯宛以助曹仁。虽为远水,也可知魏武着实担忧襄樊一线。前 ...


武帝纪:秋七月,以夫人卞氏为王后。遣于禁助曹仁击关羽。八月,汉水溢,灌禁军,军没,羽获禁,遂围仁。使徐晃救之。

按照武帝纪,徐晃是第二批援军,大致在秋八月到达前线。

复遣晃助曹仁讨关羽,屯宛。汉水暴隘,于禁等没。

徐晃传也可佐证,即徐晃到达宛城,恰好赶上水淹七军。

从战略上看,既然曹仁不可收拾,派队新兵蛋子去济得甚事,岂非送菜?显然,徐晃是于禁的预备队,故出发有先后,且屯驻后方宛城。谁曾想主力部队一下子团灭,徐晃于是乎赶鸭子上架尴尬了。
回复 举报
2013-8-1 12:21:32

主题

好友

2120

积分

东山高士

路过
  
  主动放弃与不能战守为异词同义,如果曹操放弃汉中,全军事先撤退就好,一滴血都不必损失。多次交战、旷日废时,又损失累累,然后才来说其实不想战,合着这些牺牲全部不必要?
  
  远一点有南郡之战,曹仁守城年余后,被周瑜及程普围城拔夺。与其说是曹操主动放弃,倒不如说是曹军无法再战或无法守城,所以才被侵略得手。若是坚持成功,事实上有可能反败为胜,像另次荆州再战,曹仁还是守城,关羽仍然攻得很急,连曹操都打算迁都。此为曹仁能战能守,所以胜战。
  
  如果汉中之战曹操对刘备占优,或者张合顺利战胜张飞,曹操还会不会主动放弃汉中呢?争夺失败就推言主动放弃,那为何不早早放弃呢?若不欲争夺,应像「公恐江表郡县为孙权所畧,皆令内徒民转相警,自庐江九江、蕲春、广陵户十余万,皆东渡江,江西遂虚,合肥以南惟有皖城。」所以孙权进出九江或广陵如无人之地,只有在皖城一胜一败,因为曹操主动放弃江表,但皖城除外。如果连皖城都撤兵,曹操才算主动放弃皖城。
  
  另外,阴平、武都两郡事亦同,高言曹魏主动放弃者多,所以两郡可能为无人区之类。只是既闻蜀军来伐,魏军居然出动郭淮率军援救,主动放弃还要派军解放,这还算放弃吗?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7-27 01:41 , Processed in 0.12658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