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835|回复: 77

[转载] 读《资治通鉴, 三国》笔记

[复制链接]
2013-3-7 09:12:46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作者: 党人碑

转自:新科动漫--古代战争

连接: http://www.cctvdream.com.cn/bbs/ ... &extra=page%3D2


之四:通鉴读到东汉中后期,不禁慨叹,外戚、宦官、地方军阀和文官集团,拼命挤到舞台中场鸣锣开戏,有的剧目都演烂了可还是要憋红了脸扯着嗓子乱叫唤。斗倒最后两败俱伤,只能请外人把自己和敌人一起搓到垃圾箱里去。所以从既得利益集团而言,少内斗多均衡,大家利益均沾,尽量剔除外人参与才是良策。

  之五:两汉世风真强悍,先有陈汤的犯汉必诛,即便到了东汉灵帝党锢大兴,从党争死也为风气。后来以赏识孟德而著名的桥玄亦是妙人,恐怖分子劫持其子希图赎金,地方官希望和平解决。他却说连人质一起干掉,不能放纵这种行为!想想这么强硬的,据说只有苏联军情局了。佩服,够狠,简单粗暴有效,节约行政成本。

  之六:陈蕃+窦武,再加上三万名太学生的声援,依旧搞不定宦官集团,东汉要完蛋了。刘备最恨桓灵二帝,可没有这两位,他跟操哥、小孙怎么登台唱戏呢?哦也,明天就开始看三国群英了!不得不赞司马牛的文笔,期待看他的战争白描。

  之七:何进招董卓进京,及后的所谓“十八路诸侯”蜂起,其背后的政治学意义在于朝廷由于内外朝斗争已无力控制局面,地方势力进入丛林法则时代,火并亦可,挟天子令诸侯亦可。中国作为一个传统中央集权而非地方分权制的国家,一旦出现财权、政权、军权中的一个被地方拥有,那么分庭抗礼就是必然现象,历代如此。

  之八:认宦官当爹娘的,东汉和唐。下场也一样,几乎被彻底消灭,连累胡须不旺盛的兄弟都有可能被干掉,当然胡子多的也悲剧,百多年后就可能被冉闵以为是胡人干掉。在这个天干物燥的冬季,人心更加浮躁,读读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感觉好极了。古人讲读史明智,我是亦可正人心,大家一起来读史吧,从通鉴开始。

  之九:得罪儒生,就是得罪历史。不要小觑了知识分子,魏收说得好,“举之则使上天,按之当使入地。”三读通鉴,发现很多先前没注意的东西,比如所谓“党人”,即便是被李杜郭等人看好的“闲人”也未必了了。当然多数还是很牛的,解除党锢平定黄巾的时候不少就是刽子手了。

  之十:《资治通鉴》里有这么一间事儿:董卓要强行迁都,并很自信的说:民意算鸟?我暴力拆迁就行了!杨彪回覆了一段很经典的话:“天下动之甚易,安之甚难。”莫道今人就一定比古人高明,我们的祖先其实有大智慧。国家是有一个个小家构成的,你折腾老百姓很容易,但是再想收拾人心那就太难了。

  之十一: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乱世英豪杀伐事,让多少年轻人热血澎湃。可实际上,在那个年代人命不如猪狗。读通鉴就可以看到,董卓的军队对百姓的社集进行围猎,“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而曹操的军队鲁南苏北地区的大屠杀也是极端残忍的,动辄坑杀数十万百姓,尽屠数城鸡犬不留。

  之十二:上初中、职专的时候读通鉴,上班之后读通鉴,看到这些血腥的描写,迅速翻页。现如今看到这里便掩卷长叹,来来回回反复看。英雄的功业不再那样崇拜,倒是升斗小民的生死更让我心酸。这几千年中国百姓直到今天才有点好日子,哪怕不那么满意,但起码不会被屠杀,不会被饿死。

  之十三:读通鉴至官渡,就想起一条谜语:美女作家打三国人物二。少年时代读演义,厌恶曹操,而且是越来越欣赏阿瞒了,官渡决战未定,就敢义释关羽,这气派的确不是盖的!

  之十四:汉末战争基本都是在资源底线上的血拼,靠吃桑葚榆钱过日子的军队不在少数。官渡之战,两方谋士的建议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劫粮,让粮食问题击败对方。孟德也是真难,他在山东河南地区征调物资简直就是苛政+暴政。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之十五:其实,从一定意义上说,还是粮食这个瓶颈问题。盛世可以养那么多人,战乱就养不了那么多人,所以兵燹和瘟疫,定期消灭点多余人口。说玄乎点,老天爷在收人。建议看看人口史和荒政史之类的东西,胡适之说麻将里面有鬼,我说历史里也有鬼。

  之十六:刘备入川,刘璋所授用、婚亲、摈弃,与己有宿怨的,只要有才德,皆处之显任,尽其器能,有志之士,无不竞效,益州之民乃大和。这就形成了一潭活水,统治阶级内外可以流通,既有所照顾,也兼具公平,这才是良性的用人机制。贵族与庶门倘不互动,交换新鲜血液,那这个社会就危险了。

  之十七:关羽大意失荆州,三国格局里的荆州实在微妙。不禁让我联想起五代十国里的荆南,弱小的荆南在高赖子手里却玩得风生水起平安无事,在关羽手里威震华夷却满盘皆输,强大未必就是好事儿,闷声发大财可能更具现实意义。悠然息影在家,吃茶读书写点文章,感觉挺好的,养气嘛。

  之十八:窃以为孙权袭取荆州是个昏招,荆襄一体,无襄则荆危,孙权拿下荆州其实就直接面对曹刘两面的威胁,夷陵之战曹军如果趁机南下,东吴就亡国了。本来刘军陆强水弱,正好可以平衡长江中游的地缘政治关系。但孙取荆州,反而让东吴志得意满基本无心中原战事。

  之十九:而曹魏在孙刘内斗中,取得上庸三郡,更进一步封堵了蜀汉的北伐通道。蜀汉虽然17次北伐中原,其实都是强弩之末,徒耗实力。等两川折腾完了也就该完蛋了,而打酱油的东吴,则瓜熟蒂落,等着被中原摘获。

  之二十:通鉴读到三国鼎立的时代,后人臆造的《后出师表》里有句话,可谓经典。“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蜀汉为了证明自己政权的合法性,同时也是为了防范割据小朝廷的偏安必然导致覆灭的结果,就只能坚定去走北伐中原这种总路线。想想挺可悲的,得中原者得天下,割据政权再怎么扑腾,覆灭也是必然的。

  之二十一:发现在曹睿时代,就有很多人提出强本抑末以防尾大不掉的政治建议,特别是高堂隆临终遗言说的最狠:“宜防鹰扬之臣于萧墙之内”。从政治史的角度而言,皇权总面临各方势力的威胁,外戚、宦官、强藩和权臣。但是也没无善策法,无非就是非此即彼的两分法,于是曹魏削藩则权臣起,西晋强藩则洛阳焚。

  之二十二:武侯之死反成了曹魏政权的催命符,曹睿彻底懈怠了,吃喝玩乐楼堂馆所,什么好话都劝不进。这再次说明了一个老理儿:举凡一国家一政党一团体一个人,有点外部的威胁不是一件坏事儿,起码催人奋进。相反则易懈怠变质,这点美国人做的挺好,前脚你捐了银子,我说美中关系好;后脚刚走,我就立刻围追堵截。


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越来越觉得司马温公的《资治通鉴》真是一本好书,不但有资政治,对于为人处世也都有很大的裨益,继续三国部分评点如下:

  之二十三:曹睿和曹丕其实都是有小聪明而无大格局的君主,前者在临终还是有所觉悟的,所以搞了个完全是曹家的组阁方案。无奈被最贴身的中书监令给破坏了,除了曹家纨绔子弟们不善团结外,也由于制度上给予内臣权力过大,于是司马懿+曹爽的双头政治,必然导致权臣和内臣合伙对付宗室的局面。

  之二十四:曹爽也好,曹宇也罢,即便曹植不死秉政,宗室也决不是匡扶朝政的积极力量。且不说膏粱子弟有多少堪用的,那中奖几率不比彩票强多少;就是压制了司马懿,他们会不会自己取而代之?别说血缘关系就万能了,在名利权位面前,人们常常忘乎所以,一个个像乌眼鸡似的,巴不得你吃了我,我吞了你,这就是现实。

  之二十五:诸葛亮选择蒋琬做继承人,还是很合适的。作为班长,蒋琬为人宽厚,有容人之德,不喜阿顺,不听谗毁,所以整个班子风气正,蜀汉的朝局就向前发展。费祎就没有这种查人只能,董允死陈祗进,两人互为表里,政局的平衡态就被打破了,蜀汉的内斗一起,国家就等着倾覆了。

  之二十六:生子当如孙仲谋,孙权用人也颇有可观啊!交州兵乱,八十岁的吕岱自表辄行,而前者不以为忤反追拜之,充分放权。读到这里,作为一名体制内出身的前干部我很感慨。勇于任事、敢于担纲才是国士风范,不能像多数人,当官久便滑头了再无出息。这是个人悲剧,更是整个政治集团的悲剧,当然官僚化是不可避免的。

  之二十七:高平陵事变对于司马懿真是一招险棋,皇帝在曹爽手中,夏侯玄提兵关中,朝野官僚有想法的也不少数,城内的曹爽党羽纷纷出逃。可后者还就是丢了一手好牌,生生满盘皆输。膏粱子弟之不可用便在于此,除了桓范之外,缺乏政治斗争经验,而内耗不断,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大事呢?播下龙种收获虱蚤,为政者当鉴。

  之二十八:司马懿真是老奸巨猾啊,想想当年张郃之死,都可能是他的阴谋。但又不得不赞下这家伙,确实是大政治家气魄,对曹爽一党并不赶尽杀绝而是区别对待,且很快就停止政治斗争,转入国内建设。由此观之,司马家得天下是很有原因的,这就是踏实做事,不折腾,尽量以政绩求地位。

  之二十九:干部子弟,古来都有一个毛病:好高骛远而缺乏脚踏实地的坚韧。从曹爽到诸葛恪、诸葛瞻都是如此。他们往往不缺乏理想,也不缺乏才干。开句玩笑,行政能力本是他们的家传手艺,就像篾匠和厨子。但是相较寒门,他们不够现实,不够低调,也缺乏踏实向前不屈不挠戒骄戒躁的精神。希望大家共勉!

  之三十:曹髦虽死犹荣,不愧是魏武帝的后代,敢于用生命去捍卫尊严与荣誉。也许有人说他不识时务,但我从心里敬佩这个不到廿岁的青年,不要说三国亡国之君里面,就是在中国历代亡国之君里面,像这样骨头硬的,也是罕见的。不识时务,有时也是一种风骨。

  之三十一:吴使归评后主之政:“主暗而不知其过,臣下容身以求免罪,入其朝不闻直言,经其野民皆菜色。臣闻燕雀处堂,子母相乐,自以为至安也,突决栋焚,而燕雀怡然不知祸之将及,其是之谓乎!”朝野沉迷于一起编织的绮梦中,领导英明、GDP速增、邦交稳定,可是不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抑或只是纸面的,那就危险了。

  之三十二:后主对姜维说:你们不要跟黄皓较真,他只是我身边的小跟班,你们能否不歧视残障人士?古代的太监近臣,现代的司机秘书,其实在政治格局中能量极大,因为他们能揣测上意还口含天宪。一不小心,领导身边这些人爆炸了,领导也就跟着完蛋了,这让我想起了程维高和李真,殷鉴不远啊!

  之三十三:孙綝之死也是个政治笑话。心狠手辣的他到临死还希望远徙交州,顶不济就是没为官奴。想想曹爽不也这样弱智吗?我交了权,求为草民还不行?!周谚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政治这个东西不好玩,既然玩,就不能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万事皆是一理,希望挤破头国考的朋友明白,也希望想做事的朋友想想。

  之三十四:蜀汉人民的负担很重啊!94万人口养活10.2万军队+4万官吏,纵然算上脱籍的,也是10:1。

  之三十五:“有魏贞士河内温县司马孚”——这才是影帝!抱曹髦尸大哭,曹奂退位大哭,临死要做魏臣,言必称魏之纯臣、贞士,人人以为他是大好人。可实际上,对兄侄孙三代的篡位却是默然支持的态度。这才是政治家的演技,地雷阵后诸君当共勉之!

  之三十六:羊祜饮酒,陆抗尝药。小时候看三国到最后,就是看这老哥两的表演了,光明磊落的敌手永远值得怀念和尊重。通鉴读到这里不禁唏嘘这种魏晋名士的风流气魄,为啥咱家遇不到陆抗这样的英雄,遇到的都是三十万大腿、大乳吧女这样的烂货呢?

回复 举报
2013-3-7 20:28:11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3-3-7 20:39 编辑

必须顶一下。曹睿不是格局小,是格局太大,捎带基层跑太少,大禹治水的故事陶醉太久了。曹植都不信任司马懿,为啥他信任涅?皇位传给权臣也比五胡乱华提前好,更何况是亲如兄弟的忠臣,不过我也承认石勒这些达人的心情,棋盘上是摆不出来的。说到底,曹睿司马懿还是太年轻了,江湖阅历尚浅

石勒:朕若逢高皇,当北面而事之,与韩彭竞鞭而争先耳。脱遇光武,当并驱于中原,未知鹿死谁手。大丈夫行事当礌礌落落,如日月皎然,终不能如曹孟德、司马仲达父子,欺他孤儿寡妇,狐媚以取天下也
回复 举报
2013-3-7 21:19:18

主题

好友

584

积分

县令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13-3-7 20:28
必须顶一下。曹睿不是格局小,是格局太大,捎带基层跑太少,大禹治水的故事陶醉太久了。曹植都不信任司马懿 ...

求教一下,曹植不信任司马懿是指的那一个记录呢?
曹睿司马懿还是太年轻了又是在说什么?司马懿在曹睿时应该说不上年轻吧?
曹睿又想着把皇位传给权臣?而且为啥五胡乱华会提前?曹睿那时节后面乱华的胡人还不是司马炎末期的格局吧?怎么在这里就能防范于未然?

能否就历史记录具体说说,让我也弄个明白呢?



回复 举报
2013-3-7 21:33:48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讀史有得,此事最樂
若作者在此,倒可分享一二
如後漢郡守之財政,行政,軍政之權本就有相當自由度,可目之為半自主
又如蜀漢人口負擔,傳統認知是吏賞代耕,但走馬樓簡的吳吏一樣納稅
那麼負擔如何,又有討論空間了
不過既是轉載,則有勞樓主了
回复 举报
2013-3-10 02:23:44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寧泊子 发表于 2013-3-7 21:33
讀史有得,此事最樂
若作者在此,倒可分享一二
如後漢郡守之財政,行政,軍政之權本就有相當自由度,可目之 ...

问过作者了,作者对三国只是略懂,作者主要研究方向是北宋元丰之前的考课,如果版主对宋史感兴趣,作者非常愿意一起交流分享
回复 举报
2013-3-10 02:59:02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长发飘逸伯南克 发表于 2013-3-10 02:23
问过作者了,作者对三国只是略懂,作者主要研究方向是北宋元丰之前的考课,如果版主对宋史感兴趣,作者非 ...

隔行如隔山啊
離開漢末三國,區區也就沒甚麼發言權了
考課一直是我國官制內的大事,即所謂「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
在三國時期,於曹魏也有許多關於考課的討論
只是漢末的考課,其重要性卻被其他諸如玄學,士族演變等等的論題蓋過了光彩罷了
回复 举报
2013-3-10 22:11:0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寧泊子 发表于 2013-3-10 02:59
隔行如隔山啊
離開漢末三國,區區也就沒甚麼發言權了
考課一直是我國官制內的大事,即所謂「三 ...

论起汉末三国影响最深远的制度,莫过于九品官人法,直接底定了两斤南北朝贵族社会的格调,余波远及隋唐。

当然,主要是负面影响……
回复 举报
2013-3-11 20:04:08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踏霜板桥 发表于 2013-3-7 21:19
求教一下,曹植不信任司马懿是指的那一个记录呢?
曹睿司马懿还是太年轻了又是在说什么?司马懿在曹睿时 ...


实在抱歉,最近太忙。这么多问题非一言能尽。而且三国以外,我主要是用自创的推背图先推出来,然后再查史料核实,以前虽然也有看过些,但谈不上研究,功力甚浅。

论起汉末三国影响最深远的制度,莫过于九品官人法,直接底定了两斤南北朝贵族社会的格调,余波远及隋唐。

当然,主要是负面影响……

这个算小菜一碟了。“弑父娶母”这个预言才真的是牛叉,余波两千年都没散尽,相反还有越演越烈之势。仅次于OP海贼王的受刑遗言了。神马叫大预言术?能逼得人苦行几千年不消停滴,就是大预言术。要不然哪来的雷锋精神?
回复 举报
2013-3-11 20:10:31

主题

好友

584

积分

县令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13-3-11 20:04
实在抱歉,最近太忙。这么多问题非一言能尽。而且三国以外,我主要是用自创的推背图先推出来,然后再查史 ...

推背图姑且不论,您查证的史料何妨举证一二?比如司马懿曹睿还是太年轻,或者曹植不信任司马懿之类的。
当然,若您要说此类全出您自创的推背图,那倒是不敢请您泄露天机了。

若您是查证历史,如今网络在前,想来不过是CTRL+C&CTRL+V而已,虽不说是举手之劳,但应该也不是穷心竭力之事,我也就厚颜再次求教了。
回复 举报
2013-3-11 21:03:36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本帖最后由 寧泊子 于 2013-3-11 21:04 编辑
杨文理 发表于 2013-3-10 22:11
论起汉末三国影响最深远的制度,莫过于九品官人法,直接底定了两斤南北朝贵族社会的格调,余波远及隋唐。 ...


九品的影響雖然深遠,但說白了就是既得利益的壟斷,近來研究的人似乎也不多了...
回复 举报
2013-3-11 22:11:5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寧泊子 发表于 2013-3-11 21:03
九品的影響雖然深遠,但說白了就是既得利益的壟斷,近來研究的人似乎也不多了... ...

容易借古讽今嘛

既得利益一贯在垄断,但白纸黑字形成制度的,九品当是开先河。

回复 举报
2013-3-12 22:01:18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杨文理 发表于 2013-3-11 22:11
容易借古讽今嘛

既得利益一贯在垄断,但白纸黑字形成制度的,九品当是开先河。

昔日劉毅對九品的批評,現在依然擲地有聲
再加之八議損法,禍流天下
曹氏、司馬氏為禪代而向既得利益投降,實其罪之重者
當年的九品遺害數百年,今天的「黨品」庶幾繼之......
回复 举报
2013-3-13 00:04:59

主题

好友

361

积分

县尉



即便重新洗牌,付出巨大的代價,冒着巨大的風險,也不過是打掉已有的既得利益集團,久後形成新的既得利益集團。

社會資源總是掌握在少數群體手中,古往今來,以國位單位的都逃不出這個圈子。

回复 举报
2013-3-13 01:51:35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其實在社會學有個範疇叫「機會均等」
雖然在現實上難以達至,但最低限度是一種宣稱的追求
那無關洗不洗牌的事,因為社會是公有的
在這些學理範圍,我們其實落後很多
因為還是以言入罪的大環境
在只準一種價值獨大的社會,我們的視野還有待擴大...
回复 举报
2013-3-13 10:42:19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本帖最后由 东海箴瑛 于 2013-3-13 17:49 编辑
寧泊子 发表于 2013-3-13 01:51
其實在社會學有個範疇叫「機會均等」
雖然在現實上難以達至,但最低限度是一種宣稱的追求
那無關洗不洗牌的 ...


“机会均等”说说罢了。从上世纪末总结苏东转轨经验,就在说。

洗牌的目的就是破坏掉原有的利益关系网,相当于破产清理,废除债务,记录清空,里程归零,一切重新起跑,从而有利于给每个人在发展和竞争上的相对均等机会。

所以中国每次大乱大杀之后,都能稳定发展甚至繁荣一个时期。

现代经济危机的作用实际上就是毁灭旧有资产对未来财富的所有权,这点和大乱大杀一样。但由于经济危机在清理的深入性、彻底性和全面性上大大逊色,更难以通过治乱的巨大反差普遍重塑人们的渴望美好的心灵,消除人们互相猜疑忌恨的阴暗心理,其效果要大打折扣。因此历史上大萧条终究无力回天重开治世,只能诉诸二战,才能开启黄金年代。近年来由于“大而不死”规律大行其道,加之社会保障削弱下层反抗性,危机对旧有权力结构和利益关系的毁灭性更弱了,趋向于“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未来是好是坏,很难说了。

真正决定走向的是权力和利益关系,不是学理。

哈耶克认的也是退休金和养老金。杨威利念念不忘的也是退休金和养老金。


机会均等不能当退休金和养老金。

大家关心的不是机会均等,而是结果保障。
回复 举报
2013-3-13 13:17:52

主题

好友

584

积分

县令

东海箴瑛 发表于 2013-3-13 10:42
“机会均等”说说罢了。从上世纪末总结苏东转轨经验,就在说。

洗牌的目的就是破坏掉原有的利益关系网, ...

大乱大治……难道我国那十年浩劫还不够乱么?而这还是未起兵灾的场景。
若是遍地烽火,亏的还不是我等草民。那有身份有金库的自然可以高居在上,甚至学学流行,出国投诚,然后笑看你国内锋云再起。
反正国外接纳贪官污吏也不是一两个,多这么一些人家也不嫌多,只要你带钱来就行。

我国历史上的大乱大治,并不是后来的大治措施一定就比之前的大治好。在其中还有一个农业、手工业不断进步的因素。比如江南的开垦,二期稻、稻麦轮种、西域以及美洲作物的引入,印刷技术、纺织技术的提高等等。
因此后面的君主能力未必赶超前代,制度未必有所创新,但却能繁华更甚。

而现代经济的发展,不止在于破立,也在于跳脱了古早的思路,把社会、经济视为可以学习、改良甚至掌握的科学的一种。在这个基础上,所谓“机会均等”,其实多少和“共产主义”一样,是一个在发觉了近代资本市场的不均衡、不平等的重大缺陷基础上,提出来的改良措施。
若往极端里说,“共产主义”,也算是难以实现的某种极端程度的“机会均等”,当然这里说的“共产主义”不是那所谓不管社会生产力如何,财产都是大家平分的“均贫富主义”。
而现代的社会福利制度、失业制度、工人保护措施其实也是来源于对于这些症结的体察,这都是好的方面,我等作为草民没什么理由去拒绝的。

而言论问题根本就是一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再严也没用的问题。如今网络如此流行,你禁几个关键词,立两道绿坝就能挡住了?不许三字经,还有TMD,不许说对岸,换成TW、宝岛一样说。论坛不传,那就私下传,说的还是说了,看的还是看了。结果反而是让人更有空间造谣,没的都能说成有,让你管理更加不利。
这个年代还要防民之口,也不讲究点法律过程,实在是……
看人家老美,一样是抓散播言论,但人家就言之凿凿:这位诗人的诗词里面提到了要刺杀一位黑人总统,指向性和标的那是很明白的,按照法律抓之无妨!






回复 举报
2013-3-13 22:33:1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寧泊子 发表于 2013-3-13 01:51
其實在社會學有個範疇叫「機會均等」
雖然在現實上難以達至,但最低限度是一種宣稱的追求
那無關洗不洗牌的 ...


这是个悖论。自由、平等,这俩免煮三神器之二,看似亲密无间,实则一对冤家。

前三十年,三四年横扫一次牛鬼蛇神,论起平等,那是一等一的榜样,但自由么,这个地球人都知道 再看天下独尊的美帝,富者可以敌国,贫者无立锥之地,但平等么,这个地球人也知道:lol

所谓人生而平等是与人性本善一路的善意谎言,试想,爱因斯坦与智障先天条件平等么?人生而不平等,才是物竞天择的本质。既然先天能力有异,自由竞争,必然导致精英与凡俗,乃至凡俗与凡下的剥离。精英阶层自然掌握更多社会资源后,必然进一步加深此一差异。因此,绝对自由必然导致弱肉强食,必然导致绝对的不平等。于是乎,原始社会后跟着的是奴隶社会。

同理,既然人生而有别,要平等,必然要限制精英攫取社会资源的自由,所谓大锅饭、铁饭碗便是人为抹平先天差异的社会表现,再瞅瞅北欧几个姓民社的,哪个不是利用税收杠杆劫富济贫?故而,平等必然限制自由,绝对平等必然导致绝对不自由。

至于天朝,俺一点不觉得是不自由,反倒是自由得太多。经济无序竞争,言论一塌糊涂,造谣成本趋近于零。在任何一个成熟的法治国家,以言入罪都是题中必有之意。以言攻击他人,可以构成侮辱诽谤,以言攻击国家,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抑或洋气的“叛国罪”。现下的BBS,是万马齐喑,还是群魔乱舞,想必有目共睹。至于天朝的官方价值是什么,俺就记得最近开头是太宗理论,俩老祖宗不声不响得被和谐了。

当下的局面,显然是过右,精英阶层横行无忌,屌丝阶层就剩下随意开喷。因此,即便要变革,也不是更多的自由,这叫抱薪救火,显然应该向左转嘛,譬如法制。

另一说,所谓价值,当今的天朝还真是百家争鸣,热闹不下五四,神马免煮派、宪政派、法制派、改革派、革命派、民族派、带路派,林林总总,鸡飞狗跳。反倒是免煮教一桶糨糊的旮旯,那倒是标标准准的“一种价值独大”,“不免煮”就是原罪。这出悲喜剧果然吊诡得紧,免煮国家擅长洗脑,威权国家百家争鸣,这算哪一出嘛。
回复 举报
2013-3-13 22:40:3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踏霜板桥 发表于 2013-3-13 13:17
大乱大治……难道我国那十年浩劫还不够乱么?而这还是未起兵灾的场景。
若是遍地烽火,亏的还不是我等草 ...

要限制言论自由,米帝的做法就是典型嘛,你丫敢说,我就敢抓。

天朝当真要和谐BBS,分分钟钟的事嘛,先实名制,再拿着刑法一镇,立马海清何晏。故而,现下能玩躲猫猫,不是猫猫无能,显然是不为也嘛
回复 举报
2013-3-13 22:46:27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各位,舉例也請與本區題旨相關,不然討論很難進行下去,原因大家都懂
總不能為實名注冊的論壇兄弟添麻煩

所謂的「機會均等」並不是「完全的平均主義」
而且也無須莽自菲薄,因為在我們逝去的傳統裡,正正充滿著「機會均等」的原素
以兩漢的人材選拔方式「察舉」為例,正是如此

「察舉」有常課、特科,每科有主題,如明經、有道等等
人材的選拔,就以科目的主題要求作準,如明經一科,只要你真的了解經義就行
被舉人是大儒之後或方外之民也沒有分別,不會因為「我老子是XX」就有優待
而且舉薦人還要承擔被舉人「勝任的責任」
雖說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但也有人為了避嫌而刻意劃清界線
其結果,那就是「機會均等」

當年的問題,唯獨最高權力的交接,找不到「機會均等」的方式罷了(可悲的是到今天都找不到...)
而「察舉」制度的敗壞,也是由最高權力交接之季開始的,無論當道的是外戚還是閹黨,結果就是製造了一批又一批的特權份子
到最後,就令至「察舉」的成果變成「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雞」

如果大家有機會到廣州,可以到北京路看看門道的考古發掘
清理出的宋代門道,明代門道,和現代的北京路對照一下
就會知道由宋代到明代,再到清代甚理是改格開放前,我們的生活文明和文化的倒退有多嚴重
那就不會輕言「洗牌」

至於言論問題
「入其朝而不聞正聲」那絕對是個問題,若國人皆口是心非,說一套幹一套,那才是國之悲哀
回复 举报
2013-3-13 22:57:4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察举导致“寒素清白浊如泥”是必然结果。所谓“乡选里举”,乡里谁说了算呢?更甭说公卿举荐了。不必外戚、阉党二人转登场,明帝之际已然“选举不实,奸佞未去,权门请托,残吏放手”了。到章帝这旮旯,刺史、守相不明真伪,茂才、孝廉岁以百数,既非能显,而当授之政事,甚无谓也。这还是明主当朝,到了后头,沦落到“高第良将怯如鸡”,恐怕也是正常逻辑。九品官人法恰恰脱胎于察举,是察举的制度化。大小中正对应的正是“乡选里举”,至于门第的要求,无非将潜规则明确化。

ps:城门的典故为何?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25 13:58 , Processed in 0.0846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