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05|回复: 0

[转载] 田章西进江由的谜团

[复制链接]
2012-5-22 13:44:27

主题

好友

67

积分

布衣

蜀汉炎兴元年(263年)八月,司马昭兵分三路,大举征伐蜀汉。钟会率军十万,分三路进入汉中;邓艾率军三万,出甘松(山名,今四川松潘境内)、沓中(今甘肃曲舟县西北)绊住姜维;诸葛绪率军三万由武街(今甘肃成县西),堵住阴平桥头(今甘肃文县东),切断姜维归路。当时,率蜀汉主力部队的姜维,从沓中且战且退,准备夺回汉中。军至白水(今四川青川县营盘乡境内)与成都增援部队会合,并得知阳安关口(今陕西勉县西)已失,九月,姜维、廖化、董傕等一同退守剑阁(今四川剑门关)。
战局变幻,鱼龙混杂,一些谜团也接踵而至。譬如田续这个人,《邓艾传》说他是邓艾的部将,在江由(今四川平武县南坝镇)城下曾露过面。后来,邓艾也死于此人之手。而《钟会传》说他又是钟会的部将,钟会进入涪县(今四川绵阳市)时,曾令田续等追击姜维。不知这作何解释?
本文所述,也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中,另外一件事。田章,这个一经闪现,便消失在历史深处的人物,也许微不足道。《三国志·钟会传》记载,“邓艾追姜维到阴平,简选精锐,欲从汉德阳亭入江由左担道诣绵竹,趣成都,与诸葛绪共行。绪本以受节度邀姜维,西行非本诏,遂行军前向白水,与会合。会遣将军田章等从剑阁西,径出江由,未至百里,章先破蜀伏兵三校。艾使章先登,遂长驱而前。会与绪军向剑阁,会欲专军势,密白绪畏懦不进,槛车征还。”从上述记载中,首先可以确定的,田章是钟会的部将,而不是诸葛绪的部将。因为钟会刚见到诸葛绪,不可能派诸葛绪的人去江由。
再看邓艾取江由的前后经过,十月,钟会十万大军与姜维五万人马,对峙于剑门关下时,《三国志·.邓艾传》记载,“艾上言:今贼摧折,宜遂乘之,从阴平由邪径经汉德阳亭趣涪,出剑阁西百里,去成都三百馀里,奇兵冲其腹心。”并随后付之行动,“冬十月,艾自阴平道行无人之地七百馀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高谷深,至为艰险,又粮运将匮,频於危殆。艾以毡自裹,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缘崖,鱼贯而进。先登至江由,蜀守将马邈降。”
仔细地对照这两处记载,发现对田章的记述,关联到钟、邓之间的一些微妙关系,中间隐含的一些疑问,透露着迷雾般的信息。
疑问一,钟会派田章等从剑阁径出江由,是否是支援邓艾?田章奉命西行,时间是钟会与诸葛绪会合之初,其后钟会又吞拼诸葛绪之军,再后,钟、姜相峙于剑门关下时。邓艾才向朝廷上言,如《邓艾传》所述,由景谷道经德阳亭(今四川江油雁门镇)至涪县,奇袭成都的方案。随后他才带领不足二万之众,从阴平(今甘肃文县)出发,翻过海拔2330米的摩天岭,但未经德阳亭至涪县,却绕向险恶的七百里(汉里)长途。


这说明田章西进时,邓艾尚在阴平,没有迹象表明,钟会能预先知道,邓艾从阴平进军的确切时间?而专派一支队伍,在途中接应!再说记载中,也没有明确田章任务是接应邓艾。事先没有约定,又前后时间不同,钟会派遣田章的目的是什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探路,试探蜀汉的防卫能力,可否另辟蹊径,开辟第二条路线,向蜀汉纵深进军。

疑问二,田章未走百里,先破蜀汉伏兵三校(约3000人左右),这个地点在那里?有人认为,是江由百里外的青溪附近,一说这里是平武城,“未至百里”可理解为,还没到江由的百里之内。现在青川县的青溪镇,距江由只60公里,合144汉里(1汉里为416米)。但是,平武县是西晋所置,县治是在江由。而蜀汉时,青溪这里并无人居住,也没有确切地名。《龙安府志》记载,诸葛亮时,在附近的靖军山上,设有上、中、下三屯,为江由前沿哨所,仅此而已。如果田章在此破伏兵三校,府志必有所载,民间也留传说,遗憾的是无迹可寻。事实上,至邓艾伐蜀时,三屯早已废弃。蜀汉时,只在江由设关尉,称为江由关。

从军事上说,大军压境之际,扼守关隘是必要的防卫,也不会将伏兵,设在孤绝无援的百里之外!看来,田章在此破伏兵三校一说,是不存在的。

德阳亭是扼守蜀汉北部要隘之一,地处军事要冲。此去东北直线距离约33公里,便是剑门关。田章径出江由,必须经由此地,从田章“未至百里,”的字面理解,德阳亭与剑门关相距,是地理上的百里之内,再考虑到实际行走路线。破蜀伏兵三校,在德阳亭近处,应是合理的解释。需要说明的是,这事发生在姜维据守剑门关之前,田章突如其来,冲破伏兵防线是可能的。姜维之后形势为之一变,钟会再想突破防线,可能性就难了。

疑问三,田章在那里与邓艾会合?田章率军向江由,如果从德阳亭算起,直线距离向西约38公里,便是当时的江由;直线距离向西北约44公里,便是现在的青溪镇。若实际行走路线,向青溪绕路比向江由更远。田章是“径出江由”,其“径”字,有直接的意思,所以他奔向江由,不可能舍近求远!另外,田章所带的队伍,应先于邓艾到达江由附近,因为有试探性质,估计人数不具攻城条件,只好等待钟会的后援,而钟会又被姜维所阻,无力西援。就在这时,邓艾从景谷道上来到江由城下,这也许是一个可能的推测。

本来邓艾原想,从阴平由景谷道,进入德阳亭,再向南进军绵竹(今四川德阳黄许镇)。可是,也因姜维控制了德阳亭,使他无法越逾其间。翻过摩天岭的邓艾,只能沿青川河谷的隐蔽路径,前行至江由,在265公里的景谷道上,留下惊魂余生的回忆。从“艾使章先登”也隐约可见,以田章打头阵,证明田章之军,保持有相当实力。这也暗示着邓艾、田章向江由进军,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线,劳逸有别。

疑问四,“艾使章先登,遂长驱而前”的含义?对于这句话解释,有的认为是邓艾以田章先攻江由,事有可疑!邓艾兵临城下,江由守将马邈不战而降,至使他率先进入江由城。不战而降,意味着强大的军事威慑。
对于“先登”理解,《邓艾传》中,“先登至江由”,明显是邓艾。而田章的“先登”是要保证“长驱而前”。所以有理由认为,邓艾在江由暂短休整时,田章已率部先行,预先到达涪县周边地区,以防备蜀汉军的可能!只有扫除路途障碍,邓艾才能长驱而前。从“章先破蜀伏兵三校”,至“艾使章先登”,中间一定有一段间断过程。

《三国志·诸葛瞻传》记载,“六年冬,魏征西将军邓艾伐蜀,自阴平由景谷道旁入。瞻督诸军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竹。”邓艾兵至江由,为何诸葛瞻的前锋会在涪县附近受挫?这也佐证了田章所部,已抢先到达这里。后来诸葛瞻与邓艾在绵竹决战时,不见田章任何信息,说明田章已不在邓艾军中。

综上所述,由田章西进,可以看出二点,第一,对邓艾来说,偷渡阴平计划,是在他追姜维到阴平时形成的,而并非是钟、姜对峙于剑门关下的神来之想。他所以如此,可能是他与诸葛绪,没有完成既定的阻击姜维的计划,隐约有弥补过失的含义,还有,在他军事才能背后,有不甘于人后的一面。第二,对钟会来说,他因为诸葛绪的到来,知道邓艾的计划,由此启发,更想先声夺人,派出田章作试探性尝试。力图齐头并进,首夺全功,只因为姜维成功的扼守险要,至使他的计划落空。钟、邓如此暗中较量,为后来钟会诬陷邓艾的血腥拼杀,埋下了伏线。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25 13:01 , Processed in 0.05996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