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374|回复: 0

《太阁4-佐佐木、宫本篇》

[复制链接]
2002-4-13 22:05:10

主题

好友

9

积分

布衣

  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严流岛一战,闻名天下,妇孺皆知,“剑圣”武藏之名由此流传百世。鱼食虾,然也;鱼食鱼,奇也;虾食鱼,惊也。所以,严流岛之战,能使武藏的剑名升至顶点,则小次郎的剑术必定强于武藏,抑或与武藏在伯仲之间了。那么这位佐佐木小次郎究竟是何许人也呢?可惜的是,在下查寻了很久,宫本武藏的裨官野史、小说杂记,多如牛毛。仅传入中国的小说就有吉川英治、小山胜清的数种;但小次郎的资料,几乎没有!这样一位杰出的剑客,一朝落败,竟无人为其作传立志,而沦为武藏传炫耀的资本,实在痛苦。吾等后生小子也只能从武藏史料之片言只语中寻觅查找,希望能找到一个完整、光辉的佐佐木小次郎吧!
  岩流小次郎者,越前守坂庄净教寺村人,“天资豪岩,壮健比类”(《二天记》语),文禄四年(一五九五)生。当时的剑术流 大致分为三个系:一是伊势的爱洲移香斋一系的阴流,如鼎鼎大名的上泉伊势守信纲的新阴流、柳生家的柳生新阴流均属这一系。其二是饭筱长威斋一系的神道流,流传于关东的鹿岛、香取一带,代表人物有塚原卜传、北畠具教等。三是中条长秀的一刀流,以后的北辰一刀流、小野一刀流均源出于此。小次郎便是中条流富田势源门下。富田势源是越前朝仓家臣,曾于永禄三年(一五六0)五月在美浓击败新当流高手柳津权兵卫。不过当时年事已高,小次郎的剑术实际由师兄钟卷自斋所授。中条流剑术向以小太刀得意,以近身刺削,闪展腾挪见长。但年少的小次郎独辟蹊径,偏用大太刀练习,同门师兄弟无人能敌,据说他在练习中一瞬间能够同时击落三人的竹刀,其剑技之精,一至于斯。据《击剑业谈》所记,一日,势源之弟治郎左卫门景政正式与他较量,原本想对顽劣子弟惩戒一二,没曾想数招之间,小次郎就以“虎切”的招数,击败了景政,由此一战成名,自创严流(岩流.愿流.眼流)一派,从此亦称严流小次郎。其后,小次郎修行兵法,游历诸国,结识了丰前小仓藩藩主细川忠兴,遂入仕细川家担任兵法指南役。
  再谈严流岛之战。武藏与小次郎谁提出挑战已不重要。两把名刀相遇,终会碰撞出耀眼的火花;武士间的比试,是武士修行的一个重要内容,连主君都不能干涉。庆长十七年(一六一二)四月十三日上午,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在小仓舟岛决斗。这一战的经过连黄口小儿都知道,在下就不再饶舌了,只想在此为小次郎抱几声不平。在这里又不得不提到宫本武藏。无可否认,武藏是一位空前绝后的兵法大家。应该说,单以剑术而论,武藏并不是最高,但其综合战斗能力确是天下无双,本来所谓兵法就融合了剑术、战略、心志、体能等各方面技术。武藏十三岁出道,久经沙场,不仅会过无数剑术名家,还破过宝藏院流的枪术、萝想权之助的神道梦想流杖术、伊贺宾户的锁镰、甚至松山主水的二阶堂平法忍术。在对敌经验上已是胜过了小次郎。毕竟当时武藏年已29岁,小次郎年方18岁。另外武藏出道以来便以出手无情闻名,自从十三岁手刃新当流有马喜兵卫后,一路以兵法修行为名,从未停止杀戮,在京都更以二刀流杀尽了吉冈传七郎、又七郎等一门十余人;而小次郎出身富户,纵观其一生,只有试合,并没伤过人性命。由此在冷酷无情方面,武藏又已占了先了。另外还有一个人物也影响了决斗的结果,即细川家家老、细川忠兴之婿长冈佐渡兴长,此人素与小次郎不睦,在小说中与武藏是好友。据《武芸小传》载,原来此人早年是武藏之父无二斋的门人。他向主君细川忠兴建议了武藏与小次郎的试合,并任仲裁。因此,武藏在比试前就知道了小次郎此次使用的是三尺一寸长的名刀“物干竿”,甚止穿的是什么衣服,可谓知己知彼;而小次郎直至站在沙滩上时尚不知武藏使何兵刀,何时到来,焉有不败之理!然则,佐佐木小次郎天赋异禀,以一柄长刀自创一流,威震北九州,并非浪得虚名,武藏若以二刀流对敌,一则二刀流在京都连斩数人,套路已为人所知;二则小次郎的长刀破短刀之术确有独到之处,胜负实在难料。所以武藏在战前便搜集情报,精心策划了决斗的每一个步骤。有心算无心,小次郎自非上当不可。小次郎刀长三尺一寸,武藏便弃刀不用,将四尺多长的船槁削尖了作刀,真既无耻又胆怯。约定午前八时决斗,出于对对手的尊重,小次郎早早到了现场。而武藏却偏偏要迟到,规则规定如果午前十点对手未到就作弃权论。武藏九点多还未到,可以想象,这时的小次郎等得既焦急,又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以为要不战而胜了。但九点三十分,武藏突然出现。此时的小次郎自然已无镇定的心态对敌了,武藏若是生在现代,真可以当个心理学家了。小次郎立即拔刀扔鞘,准备应战。但武藏却仍好整以暇地说:“小次郎,你败了!如果是胜者,又怎会把刀鞘扔掉呢?”小次郎又焦虑又愤怒,他可没有反驳武藏手持的船槁,这又是29岁与18岁的区别了。到了这个地步,小次郎实已不宜再战,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终血染金沙滩。旁观者皆群情激愤,不齿武藏之战术,蜂涌而上欲为小次郎报仇,武藏只得驾小舟逃离了现场。众感小次郎之死,遂将舟岛改名为严流岛。最最卑鄙无耻的就是,小次郎血尤未干,武藏随后便由长冈佐渡引介担任了细川家的兵法指南役,当年“兵法修行,以剑道游历天下,不娶妻、不仕官”的誓言成了句笑话,精心策划舟岛之战的动机也值得怀疑,任他舌绽莲花,也难自圆其说。小次郎不幸竟成武藏入仕的踏脚石。武藏愈之卑劣,亦愈现小次郎之清高。掩卷回想,严流滩头,风华少年,锦衣华冠,仗剑玉立的丰姿,不觉幽然神往。呜呼,小次郎君,天纵奇才,英年早逝,可惜、可痛、可恨!谨作此文,寥表敬意。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9-23 23:48 , Processed in 0.05218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