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614|回复: 0

【精华】再为“战争白痴”袁绍翻案——个人参加月旦辩论的总结

[复制链接]
2006-11-10 11:31:02

主题

好友

1005

积分

太守

参加这次月旦辩论,真的有些机缘巧合,适逢琅琊三国志区正在进行的几个游戏同时冷场,否则可能也不会有大量时间参加辩论。而若干天后游戏恢复运行本人回归角色,也使得辩论显得虎头蛇尾,甚至没有时间来写结语。
我以前也和一些朋友讨论过演义里的袁绍,我个人的评价可能要高于大众普遍的评价。以前也写过文章试为其翻案http://www.langya.org/bbs/showth ... 简单的总结:

观点陈述阶段:
要让这个我自己心里都没底的观点有点立足的地方,就要先了解一下大家集中讨论的问题。首先,“胆薄”这一点,大家基本观点比较一致,就是通过斥董卓、战公孙几件事情上看,袁绍还是很有些胆量的,甚至是有点傻大胆。所以我主要驳斥的就集中在“智小”、“无决”两点上,也就是说“自己没个好主意”“很多主意中选不出好主意”这两点。
先分析一下“智小”、“无决”中的“小”与“无”这两个字。我认为这两个字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孔明尚有街亭用人之失,渭北用兵之败,何况袁绍。所以我只要得出这样的结论“袁绍自己想出的好主意多于馊主意,采纳的好主意多于馊主意”就基本论述成功。先粗略统计如下:
袁绍自己想的好主意有:
1、 宦官当权,绍请战,欲助何进“尽诛阉竖,扫清朝廷。”后因何太后进言而废,绍断言:“若不斩草除根,必为丧身之本。”前半段体现绍果断,后半段体现绍睿智,算是出自袁绍头脑的第一个好主意,大家应该没有异议。
2、 何进入宫被杀之前,三次劝阻,先劝其不要去,进不听;再劝先召十常侍出,然后可入,进又不听;三劝其带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能做到这一步,仁至义尽了,此事绍洞察清楚,又算是自己想出的一个好主意。
3、 何进被杀后,袁绍、曹操第一时间突击进宫,诛杀十常侍。此时若不果断采取行动,再请旨定夺,从长计议等等,十常侍将赢得喘息机会,或可成功把持朝廷,因此这次果断的行动也算是个小小的好主意。
4、 袁绍修书王允,表明自己“集兵练卒,欲扫清王室”的同时,劝老王“公若有心,当乘间图之。”这是袁绍识人上唯一的也是最大的一次成功经验。不仅在纷乱的时局中一眼看出王允是决无二心的忠臣,而且还知道老王有“乘间图之”的智慧,此书出在老袁之手,实在难得,几乎有点未卜先知的仙味了。
5、 修书刘表截玉玺,这个主意甚至有点阴险了。在天下诸侯面前,袁绍不能把孙坚剁了抢玉玺,但通过另一种办法出了这口气。从团结诸侯上来说,是个馊主意,但从分化瓦解诸侯使其互相残杀以为自己称霸扫平道路上说,是个好主意。孙刘确实因此结怨,孙坚更死于黄祖之手,究其根源,竟是本初杰作。其实袁绍的思想转变,大概也就是从火烧洛阳开始的,之前是一心为汉室,而火烧洛阳后不知道怎么突然私心大增,先是保存实力不追董卓,而后挑起孙刘之争斗,看来从这时候本初就有了争霸之心。如果确实是这样,那这个利用玉玺挑拨的计策也该算个好主意了,虽然阴险了一些。
6、 曹操征张绣,袁绍有袭许都之意,荀文若探得消息急急报给曹操,老曹慌忙撤退,被贾诩算计损失不少。不管这个袭许都计划是袁绍自己想的,还是采纳的意见,都应该看做是正确的,利用了曹操远征这个机会,只不过曹操跑回来的太快,计划没实现。与之对应的,就是一直被大家诟病的没有利用曹操出兵徐州的机会再次袭许都。
7、 易京灭公孙一战,先举火诱敌,伏兵败之,而后穿穴毁楼。这些临敌战术都是实用有效的,不管是袁绍自己想的,还是采纳的意见,都值得肯定。以上两点既然没明说有人献计,姑且先算老袁自身功劳吧。
袁绍采纳的好建议(或不采纳的馊主意)有:
1、 用逢纪计策取冀州。基本是袁绍采纳主意当中最重要的成功,相信大家没有异议,不多说了。
2、 战公孙没有采纳田丰“空墙中躲避”的计策,而是以兜鍪扑地,激励士气,取得大胜。这也是一个成功的决断。
3、 郭图献策结盟孙策共图曹操,绍听从。这个计策本身没什么难想的,但却因孙策之死而流产,否则未尝不能成为扭转天下局势的一个良策。这是采纳了一个好主意。
袁绍自己想的馊主意有:
1、 向何进献策“召四方英雄之士,勒兵来京,尽诛阉竖。”其后董胖子进京,用事实证明了这是一个馊主意,此事初步表现出绍在识人用人上的缺陷,天真的以为那“四方英雄之士”都是忠君之臣。
2、 袁绍作为18路诸侯的盟主,用袁术都督粮草,导致孙坚战败,是其用人的又一失误。但是这个失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理解。因为各位诸侯没有“忠诚度”摆在那里供盟主参考,盟主要选一个放心的诸侯担当最重要的粮草都督,自然先考虑自己兄弟,人之常情。至于袁术也是听信人言才不发粮草给孙坚,凭袁术自己那脑袋是想不出什么“除狼而得虎”这些道理的,而袁绍在分派任务的时候自然也不会能掐会算到有人进言袁术这个事情,所以此事算是个可以理解的馊主意。
3、 袁术遣使向绍求马千匹,绍不与,术怒,自此兄弟不睦。此事袁绍欠考虑,他还没强大到可以一家抗天下的时候,外援是必须要借助的力量,自家兄弟好歹比外人亲近些,千匹马貌似不是个难以接受的数目,给他何妨。难道袁绍了解自己老弟贪婪,给了还得要,不停的要,所以才没给?想明白之前,此事归为馊主意。
4、 官渡被曹操劫营,袁绍大败,仓亭袁绍中了十面埋伏再败。这时候也没什么人给他献计了,老袁一个脑袋跟曹操及其谋士们斗,结果自然可知。
5、临死废长立幼。其实真要是废长立幼,不是不可以,人家就偏爱小儿子有何不可?关键是要看那个被废的长是个什么角色,如果不能甘心居于人后,那就要早做准备,把那个将要废的支的远远的,甚至消灭掉,以绝后患,比如刘琦、刘封的遭遇。而老袁在之前没有充分准备,到死的时候已经是两派明显,不论立长立幼,内乱都是定局。所以袁绍在这一点上也算个重大失误,不是说他废长立幼不对,而是不论废谁立谁,都没有事先做好准备。
袁绍采纳的馊主意(或不采纳的好主意)有:
1、 曹吕中原争霸,绍用审配计谋,使颜良将兵五万,往助曹操。昏招,这时候吕布新败,曹强吕弱,就算要帮也是帮反了。更何况这种情况不是助哪边的问题,而是要找机会多多渔利。归为采纳了一个馊主意。
2、 田丰还有一次劝袁绍出兵,那是在曹操远征徐州刘备的时候。袁绍因幼子病而不听。应该说这是袁绍最大的一个失误,这个时机实在难得,袁绍不出兵的理由又实在有点无厘头。此处是没有采纳一个大好主意。
3、 沮授曾谏:“颜良性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不听。虽说三国时期先锋多以勇将担当,袁绍派颜良是正常举动,但是袁绍在有人提醒的情况下仍然不加提防,也算是一个失误,没有采纳一个好主意。值得注意的是颜良并非死于什么“性狭”,是否真的“性狭”大家也不清楚,颜良的死因是众所周知的反应迟钝。
4、 兵败杀田丰。这个虽然有逢纪谗言在先,但不足以抵袁绍之混,此事做的实在混蛋,算是听了个大大的馊主意。
难以判断的有:
1、 火烧洛阳之后,绍与曹操首次出现重大分歧,操自引兵追赶,那句经典的“竖子不足与谋!”也就出在这里。袁绍不发大军与曹操同去究竟是对是错?从曹操中伏来看,很难说追是对是错。大军追赶,或许中伏兵后凭借兵力优势击溃徐荣,也或许中伏兵后全军一起玩完。但是有一点基本可以肯定,这个伏兵是一定要中的,因为当时联军中最富计智的就是军师曹操,他都看不出伏兵计策,其他诸侯更别指望。所以这个就不去分好主意馊主意吧。
2、 刘备以说刘表为盟为由,逃离河北,郭图曾劝谏袁绍其必不回,绍不听。事实证明郭图的担忧是对的。但是袁绍不从其议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就算是赌博,成了,得一强援刘表,不成,不过跑了一个没兵没地的落难皇叔。老袁哪有那么好的眼力能看出大耳终成大事?所以值得一赌。姑且按难分对错算。
总的看各占一半,挺平均的。所以主要就是要看下面这几条了。这几条一般是被大家归纳为袁绍自己想的馊主意,或者是采纳的馊主意,而且这几个主意影响深远,大多与官渡那场命运之战直接相关,所以要给袁绍翻案就得抓这几点了。
1、 田丰曾两次劝袁绍不要出兵,分别在第22回和第30回。个人认为袁绍没有听从是有一定道理的。
2、 官渡大战前,沮授劝绍缓守,绍不听。个人认为沮授的建议是有道理的,但是细分析起来很有意思。
3、 不听许攸分军掩袭许昌之计。这里我个人认为不听是正确的,下面会有详细论述。
4、 派淳于琼守乌巢,是用人的重大失误,但战略上并无大错,下面也有论述。截粮当晚沮授又死谏袁绍,不过他的理由实在牵强点。人家许攸劝曹操劫乌巢,提出的是“琼嗜酒无备”这个前提,而沮授的理论居然是什么“太白逆行于柳、鬼之间,流光射入牛、斗之分”,这,老袁当他在说梦话很正常吧。
5、 派张邰、高览劫曹营,导致二将投降。
以下观点多来源于本人一老帖子:
http://www.langya.org/bbs/showthread...threadid=19273
一、关于田丰曾两次劝袁绍不要出兵
田丰第一次劝谏的理由是“兵起连年,百姓疲弊,仓廪无积,不可复兴大军。”然后劝老袁养兵三年。这在后来看来几乎是一个奇怪的论断。首先,“兵起连年,百姓疲弊”不仅仅是河北,中原兵祸更多,百姓更疲弊,这个是双方面的,不算单方劣势。老袁扫平公孙之后基本没有后顾之忧,而曹操虽灭吕布,仍有刘备、张绣等心腹隐患,更处四面受敌的中原,一旦举兵伐之,很容易找个同盟夹击之。而一旦双方一起修养起来,曹操可以从容的扫平刘备、张绣等势力,凭中原的地理和资源,肯定比河北恢复的要快要好,那时候袁绍优势将不复存在。
至于“仓廪无积”这个论点,简直让我开始怀疑田丰的数学能力。官渡一战,老袁70万大军,曹操只有其十分之一的兵力(就算加上原来夏侯的守军,也就十几万吧),粮草消耗自然也是十比一。沮授有言:“我军虽众,而勇猛不及彼军;彼军虽精,而粮草不如我军。彼军无粮,利在急战;我军有粮,宜且缓守。”就算十比一的消耗,还是袁军富裕。后来的实际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曹操后来居然混到粮尽欲回许昌。反观袁军,就算韩猛运粮被烧了,乌巢粮食全没了,也没提一句袁军败北是因为挨饿,可见与曹军相比,袁军粮草丰富的流油,即便如此,审配还有能力从邺督办粮草源源运往前线,这资源丰富的足以让曹操馋掉舌头,怎么到了田丰那里竟是“仓廪无积”?难以理解。
田丰二次劝谏的理由是“不如以久持之,待其有隙而后可动也。” 田丰是个好谋士,但他只会被动拣便宜,不会主动造便宜。前者刘备、张绣都还活蹦乱跳的时候他不主张出兵,其实那时候出兵联络二人为援岂不甚好?到了曹操空许都征刘备的时候,他看出有便宜可捡了,当个宝似的告诉袁绍,可惜老袁脑筋更不灵光居然错过了这个天大的好机会。而这时候再看,刘备跑了,张绣降了,中原大大的稳定了。教训啊,结果田丰居然还要再等,等那个“待其有隙”,再等下去,曹操该内部大力发展生产,外部或安抚、或消灭各诸侯,那个“待其有隙”恐怕一辈子也等不到的。反观郭图的计谋“江东孙伯符威镇三江,地连六郡,谋臣武士极多,可使人结之,共攻曹操。”这才是主动寻找盟友的正道。机会不是等来的,是自己造出来的。人家曹操还等着你“有隙”呢,那岂能说准谁能等得到,最晚曹操是等到袁绍死后诸子争位之时,这点田丰还看不透?
当时袁绍兵、粮均大大多于曹操,若不是许攸叛变,我看不出曹操如何能取胜。正如曹操事后所言:“当绍之强,孤亦不能自保,况他人乎?”应该说,袁灭公孙之后,越早出兵中原越有利,等待虽然可以使双方都得到修养和加强,但无疑是越等待越拉近双方的差距。
二、关于沮授劝袁绍缓守
这个细分析起来真的很有意思。
与田丰的战略等待不同,沮授这是战术上的等了。就是跟曹军耗着,拼粮。而战争的进展也证明了这一点,不管袁绍是否主观愿意,终是获得“曹操守官渡,自八月起,至九月终,军力渐乏,粮草不继。”的结果。但有讽刺意味的是,沮授言中利在速战的曹军本应按其所言“不战自败”时,文若的一封被认为无比重要万分英明的书信却与沮授有着不同的见解:“公今画地而守,扼其喉而使不能进,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此用奇之时,断不可失。惟明公裁察焉”他劝曹操死守,以待信中的“必将有变”。看到这真不知道对曹军而言,是利在速战,避免粮尽对,还是死守官渡,待其有变对。不过既然战争双方一边兵多粮广,气势如虹,一边混到粮尽,勉强苦守,真不知“有变”的会是哪一边,看看战后曹操收出的许都及军中诸人与绍暗通之书就知道了。袁绍只反了一个许攸,弃强投弱,实在是偶然事件;而曹操那里将反的人有一堆,弃弱投强才是保住小命的正道,这是必然事件。所以从过程上看,沮授是建议等待是对的,如果没有许攸那个偶然事件,按常人头脑来选,叛变的肯定是曹家将领。但从结果上看,要是能按袁绍设计的优势兵力速攻战发展,又怎能等来文若预言的许攸投降,军中有变呢?
三、关于许攸分军掩袭许昌之计
有点写累了,后几条基本都复制那个老帖子的原文了。
在演义中,不听此计确是袁绍的失误,因为后边老罗在许攸入曹营后描写他与曹操的一段对话:攸曰:“吾曾教袁绍以轻骑乘虚袭许都,首尾相攻。”操大惊曰:“若袁绍用子言,吾事败矣。”但仔细想想,看这段描写,怎么觉得许都离官渡,便如乌巢离官渡一般近?居然可以星夜掩袭?我是不大懂地理的,但只看游戏上的地图,从官渡跨越半个中原地区偷袭许都无异于痴人说梦。好在从一些很懂地理的三国朋友的文章中,知道老罗写关羽千里走单骑的路痴过程,才知道这个黑锅是袁绍替老罗背了。
  一般的偷袭,一种是路程极近,以骑兵的快速行动,不带补给,以迅雷之势攻击目标,如曹操偷袭乌巢;一种是路程较远,但专走高山峻岭,无人可发现之地,再以天兵之势达到战略目标,如邓艾偷度阴平、胃炎的子午谷计划(虽未实现)等。而这两种方式我看不出任何适用于许攸计谋之处。而且一般偷袭,总是在正常方式下很难达到战略意图的形势下采取的冒险行为,成功固然一举获胜,但如果失败也很可能满盘皆输,上述三个例子无一不是如此。袁绍当时兵精粮足,曹军粮尽,还用孤军深入,冒这个的险吗?此时换我是袁绍,不要说刚查获滥行的许攸,就是满营众将一起劝我掩袭许昌,我也让他们玩儿去!
  四、关于派淳于琼守乌巢
袁绍能席卷河北,岂是不会用兵之人?乌巢屯粮之地,重要性岂能不知?淳于琼何许人也?与袁绍同为西园八校尉之一。这样一个人在袁绍军中想必也是地位极高的元老级了,派他守卫乌巢能说袁绍不重视此地吗?带领眭元进、韩莒子、吕威璜、赵睿,这许多武将,二万人马,不打仗光守一个粮仓够可以的了。试想曹操前线总共才多少兵马,而且攻寨损失一般总要比守寨大的多,曹操之成功实属侥幸。而袁绍的主要错误不在不重视乌巢,而在用人上。这个其实是难免的,与白手起家的孙刘曹不同,袁家四世三公,注重论资排辈,他们又不能象我们玩游戏一样看着四围派将,象淳于琼这样的名声地位,自然要委以重任。而且看看当时袁绍营中武将,颜、文已死,高、张要留在一线冲锋陷阵,他能派谁?至于淳于琼性刚好酒,是导致失败的主要原因,此处袁绍失察,也可说用人不当。
五、关于派张邰、高览劫曹营,导致二将投降
张邰、高览是官渡前线袁绍军中最好的武将了,他们的叛变对袁绍军的打击很大。但当时袁绍的将领分派有问题吗?看看的蒋奇的下场,如果袁绍如张邰所言派他和高览救乌巢,被张辽、许褚宰的就很可能是他们俩了。当时袁绍能作出的决定,无外乎救乌巢和劫曹营两种,当然,还有很消极的什么也不做。袁绍并不是没听取张邰救乌巢的建议,而是两个都采纳了,而且兵将分配的很合理。劫曹营的是半偷袭性质,要兵少而精,要擅打突袭的名将带领,可望一举攻占敌营,所以遣张邰、高览引军五千,往官渡击曹营;而救乌巢是属于收拾残局性质,不用偷偷摸摸,可以派兵多些,以备与曹军殿后部队遭遇时对阵,将领也不需要太著名,因为不一定能遇到曹军,所以遣蒋奇领兵一万,往救乌巢。此处用兵哪里有问题?
最后归结一点,袁绍可以算是一个有一定头脑的人,最大的失败之处在用人。这可能是由于其贵族出身决定的,用人一方面要论资排辈(比如重用淳于琼),一方面看不惯许攸等“滥行匹夫”,这与曹操为才是举大有不同,也就注定了他用人的狭隘和失败。其实所谓用人成功的曹、刘、孙三家,也是从裙带关系开始打江山的。曹营中有多少曹姓、夏侯姓的高官大员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刘备是铁哥仨打天下;孙权只是用对了他兄长的两个亲戚:一个连襟和一个女婿,就把赤壁和夷陵两大战役拿下了。相比之下,老袁重用三子一甥也就显得不那么扎眼了,只是这四个小家伙没一个争气的,那就没办法了。
此外,不是替老袁狡辩,在承认其用人失败的前提下,可以再细找些原因,不难发现其实这些失败大多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在老袁真到了“无决”之时,田丰和逢纪之间有个比较。这两位一定是前世的冤家,田丰劝老袁不要出兵,逢纪就跟他唱反调,后来败了,老袁本有悔意,又是逢纪谗言毁了田丰性命。袁绍什么信逢纪不信田丰?实战中用人不象我们玩游戏一样可以看着数值指派,看田丰智力90+就要信,那是根本没有什么数值可参考的,只能看以往表现。逢纪可以说是老袁取冀州的第一功臣,老袁没他就没有偌大基业,而田丰除了教老袁躲空墙之外有过啥表现?如果真有事情不决要信一个人的话,我是老袁也要信逢纪而非田丰。
最后,我们总是习惯于把袁绍拿来和曹操比,尤其是参照那个十胜十败论。其实曹操的败绩、失误细数起来也是多如牛毛,大胜有官渡,大败也有赤壁,按孔明出师表(借用下正史,与演义也相差不多)的说法:“困于南阳,险于乌巢,危于祁连,逼于黎阳,几败北山,殆死潼关”“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如此看难道曹操也成了“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之辈?其实要从一生的战绩综合来看一个人才公正。袁绍豪取河北完败公孙是其得,官渡之败是其失,和曹操的大胜大败其实挺象的。曹操虽败过多次,吕布拿他头盔当过锣鼓,魏延拿他门牙当过靶子,马超在他身边表演过刺树神功,关羽在他面前诠释过义释对手。能如此多次的与死神亲密接触而没挂,曹操也算是够运气的,这样一个败过多次的人竟能统一中原,而官渡之战中的袁绍,几乎没犯大错,却在优势下失掉了战争,不能不说运气实在不在袁绍一边。
整个观点陈述阶段有些过长,原因是其一个人时间所限,以为游戏可以很快恢复,没预料到能在这个辩论中有几回合的自由辩论,因此就长篇大论的把观点都抖出来了;其二也是辩论需要。袁绍败亡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导致败亡的几个主要错误是无论如何也翻不过来的,与其在那几点上受阻,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其错误,再把其成功之处也摆出来,两者对比,综合评价其一生的成败得失。所以观点陈述有点长,摆的东西看起来好象是在记帐,但却为后面的自由辩论做了好的铺垫。

自由辩论阶段:
这个阶段是辩论的精华,尤其以本人和挺兄几回合短兵相接的辩论最为有趣。由于袁绍败亡的结果众所周知,其“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的形象还是比较深入人心的,应该说我这一边是比较难的。所以我必须抓住下面三点:
一是综合评价一生,不能只看缺点不看优点,正如我在辩论中所说:本人的论证中袁的优缺点、得失处都尽量包括在内,并没有因观点而刻意掩盖袁的种种不足,在承认其不足(在某些缺点不足上做了一些解释和开脱)的前提下,综合袁一生的表现下评语。而挺兄似乎完全无视的袁绍的功绩和优点,若按此法辩论,我只举赤壁大战以及“困于南阳,险于乌巢,危于祁连,逼于黎阳,几败北山,殆死潼关”“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而无视其他,则亦可得出曹操同样是“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辈。
二是不能单纯以结果判断战略战术的成败得失,在辩论中我也进行了强调:我这里要辩的是这些计谋建议本身好不好,至于结果,大家都知道,若单单是以成败结果来论,我看这个辩论大可取消了,因为袁绍败亡结果昭然,何必再辩?就好比说孔明六出祁山未果而丧于五丈原,结果昭然,司马懿真胜孔明多矣。
这两点有一点抓不住,跟着对方的观点和节奏走,这个辩论我就必输无疑。
三是上面提到的,袁绍的错误缺点必须充分承认,这是翻不过来的,顶多是找点借口开脱一下,比如“人之常情”什么的。如果不承认,试图把缺点翻成优点,那必然被对方抓住打个落花流水。
我的主要辩论对手阿挺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两点,所以他一句:“在下的帖子着实没有谈及袁绍的优点,只是数了他的缺点。这是因为在下觉得袁绍的缺点盖过了他的优点,而本帖以其“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为依归所以有此疏漏”,轻巧的化解了第一点。而事实也证明,在自由辩论阶段对于袁绍的优点双方基本没有谈及,这也使得我在陈述阶段的长篇大论没有白费,读者可以从那里了解袁绍的一些成功之处。
在阿挺做出观点陈述之后,我面临选择。要么继续各说各的,他说袁的缺点,我说袁的优点;要么抓住阿挺的几个观点,顺着他的观点走下去进行短兵相接的自由辩论。最后我选择了后者,这样做虽然精彩但却冒险,因为这几个观点是对方提出来的,必然对对方有利,我这样做其实就是跟着对方的观点走下去了,必将纠缠在那几个对袁绍更加不利的观点上。但是到这个时候我必须这样选择,因为我的目的是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大家对袁绍的看法,如果我不正面回应,而是继续为袁绍的成功之处歌功颂德,反显得理屈词穷。所以这个自由辩论虽然是以我的回应拉开的,却也是冒险和无奈的举动。好在挺兄并没有提出那几个袁绍明显混蛋连开脱都无处开脱的事件,使得我尚有回击的余地。

辩论点一:袁绍在讨董战役中不识刘备兄弟英雄,没有重用,甚至可以考虑取代孙坚先锋:
袁绍没有奖赏拉拢刘备兄弟,确实是个错误(按刘备的枭雄性格,就算拉拢了估计也是白搭)。但挺兄居然在选先锋时候也认为该选刘备兄弟,这就大错了。其一,孙坚拜先锋在前,温酒斩华雄和三英战吕布在后,其二,就算三英战吕布在前,试想十八路联军先锋该带多少兵马?刘备有多少人?文中明写:“遥见桑树丛中,一面黄旗,数骑来迎。瓒视之,乃刘玄德也。”“数骑”能当十八路诸侯先锋队么?不能。那兵从哪里抽?从哪镇诸侯手里抽兵人家会愿意?就算愿意了,被抽的士兵稗将们能有挺兄般好大胸襟听一马弓手号令?多半还是如袁绍般不屑吧。这样能打胜仗?
首先我是承认袁绍没有拉拢刘备兄弟是没眼光。但是袁绍眼光不好大家不是第一天知道,我也反复说用人是袁的最大问题。十八路诸侯中不乏高明之人,看出三兄弟不凡且有意结交的只有曹操一人而已:“曹操暗使人赍牛酒抚慰三人”。包括孙坚都没见有什么特殊举动,要知道关羽斩华雄不仅是为联军出力,同时也给孙坚出气,给祖茂报仇。孙坚尚且如此漠然,要求袁绍有一代奸雄曹操那样的眼光确实很难。而事后刘备也并没有因为曹操的结交而投奔老曹,还是带着自己的些许队伍打游击去了。
孙坚败后,本就窝着一肚子火,若按兄言“因何而败暂且不论,反正就是做先锋时被打败了”,把他先锋夺了,孙坚该做何感想?为抬举一马弓手得罪一诸侯,可是明智?兄总以为盟主就可以毫无顾及的发号施令,要哪镇诸侯如何他就必须如何,象使用自己嫡系部队一般,实是大错。这个“盟主”其实是很难当的。
至于“公孙军为主,刘氏辅之”也未必便是好主意。一主一辅这一颠倒,差别就大了,再有能为的人做了“辅”能力也要大打折扣。此次诸侯联军,袁绍盟主就是主、曹操军师就是辅,结果怎样?不管胜败,荣誉责任全要往那个“主”的身上推,先锋也一样,主就是主,公孙军就算跟大耳关系不错,公孙也不会真拨多少兵马偏将给他,还是那句话,拨了人家也不听他的,所以刘备真正能管的了还是那“数骑”。

辩论点二:火烧洛阳后没有追击董军,并利用政治资本继续号令诸侯为己所用:
首先,关于火烧洛阳之后追不追,我有过说明。从战术上说,事情没有实现的情况下,追了很难说是胜是败。可能因兵力优势胜徐荣,也可能中伏后全军大败。从战略上说,短短几天的诸侯共事,估计已经使袁绍的思想有了重大转变。之前的老袁是一心为朝廷,也或者说按挺兄说的在尽量“团结诸侯,利用他们的力量消灭董卓,那么天下就是他袁氏的了。”但通过袁术不发粮、孙坚匿玉玺种种事情,老袁想必已经觉醒,想把这十八路各怀鬼胎,哪个也不肯甘于人后的诸侯团结起来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不追了,积蓄力量图谋河北,打下基业再夺天下。更甚至修书刘表,以玉玺挑起诸侯间的不和,使其互相残杀削弱。这样的想法应该是比带领大军去打一个未必能赢的追击战,而后再试图团结各怀鬼胎的诸侯们为己所用,甚至以此搞成“天下就是他袁氏的了”要现实的多吧。

辩论点三:“有功者必赏,有罪者必罚”没有做到
此是袁绍自己的话不假,没遵守也不假。但他那个盟主毕竟不是君主,地位说起来尴尬了一些。比如袁术不发粮、孙坚匿玉玺,有罪了,你袁绍能把人家怎样?尊你你是盟主,不尊象孙坚一样拍拍屁股走人,你还真能按军法把我一镇诸侯办了?所以袁绍这个位置很尴尬,小来小去的命令大家都可以听你的,大惩大罚谁能买帐?有点象当今的联合国秘书长,不同的是他这个秘书长本身也是有兵有地的一镇诸侯,就好象是某国总统兼任联合国秘书长,你说他对其他国家发号施令的权利能有多大?莫说统率诸侯不易,便是真握有生杀大权,也未见有几起挥泪斩马谡般的事件。夏侯敦博望兵败前夸过不胜献头的海口,曹洪丢潼关前领过坚守十日的军令,结果如何?曹操面对老部下做到“有罪者必罚”了吗?

辩论点四:逢纪献计前袁绍是否有图谋河北的想法
原文如下:且说袁绍屯兵河内,缺少粮草。冀州牧韩馥,遣人送粮以资军用。谋士逢纪说绍曰:“大丈夫纵横天下,何待人送粮为食!冀州乃钱粮广盛之地,将军何不取之?”绍曰:“未有良策。”纪曰:“可暗使人驰书与公孙瓒,令进兵取冀州,约以夹攻,瓒必兴兵。韩馥无谋之辈,必请将军领州事;就中取事,唾手可得。”绍大喜,即发书到瓒处。瓒得书,见说共攻冀州,平分其地,大喜,即日兴兵。
首先,袁绍不是“只是想借粮”,按原文看,甚至是韩馥上杆子巴结主动送粮。其次,“未有良策”不是没有取冀州的想法,而是没有具体的切实可行的计策,如果根本没想过取冀州,那就说“未欲图之”了。而逢纪献策之后,绍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大喜”从之,若是原来没有图谋冀州的想法,按袁绍的脑筋听完这个计谋怎么也要沉吟半晌,甚至聚谋士共议方可决断。可见当时袁绍头脑中战略早成型,战术却没有,突然得来,自然大喜。

辩论点五:攻韩馥,占冀州;悔盟约,战公孙。是否不义无信
至于“攻韩馥,占冀州;悔盟约,战公孙”这些英明果断的行动竟成了“急功近利和贪利负义”,那么大耳取西川是否也当得此评价?所谓兵不厌诈,三国时期若是都堂堂正正的交兵,那就不叫三国了,宋襄公一梦想而已。
刘璋不曾亏待刘备,刘备夺其地谓之不义,既有盟约在前,悔约出兵谓之无信。况大耳向以仁德闻名天下,取西川这等不义无信之举,卧龙凤雏居然同力劝谏,真是把玄德往火坑里推啊。卧龙凤雏有此昏招,挺兄或可令开一帖,昭此于琅琊三国读者。

辩论点六:与刘邦等枭雄相比过于儿女情长
“英雄气”和“儿女情”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事业与家庭,袁绍看来是个重家庭胜过重事业的人,这虽然不能算缺点,但是作为一个领袖级人物却是要不得的。很多朋友说过,袁绍晚年大不如青年时期,可能人安逸下来毛病就多了,仅从重视家庭上看,到是这样。这也直接导致了另一个悲剧就是立嗣问题。假如老袁象刘琦甚至刘封那样去处理袁潭,又怎会有后来的内乱?对家庭成员还是很仁慈,手法软了些。
其实人对家庭的依赖总是最直接的,我们现在在这里大言袁绍的不是,但是落到各位头上有几个能狠下心?刘备是个枭雄,逃跑的时候丢媳妇、摔孩子家常便饭,杀刘封更是体现枭雄本色。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稍一安逸也难免顾念“儿女情”,徘徊于孙尚香温柔乡内。枭雄刘备尚且如此,何况袁绍。当主子出现问题的时候,下属不能把责任完全归咎于主子。袁绍关键时刻“儿女情长”固然不对,但田丰的劝谏又是否讲究了方式方法?看人家孔明怎么把刘备拉出温柔乡的,这才是为人臣最成功的做法。主子的毛病相似,臣下的做法却不同,这个责任能只叫袁绍一个人背吗?
我向来承认此事上袁绍儿女情长坐失良机,确实是一重大失误。在此前提下,才说了些许感言,也算是替袁绍做的开脱。至于兄举的几个例子,确实都是枭雄所为,袁绍尚远当不得枭雄二字。这几个例子的情况不尽相同,且逐一看去:欲分父一杯羹的高祖统一了天下,但是一个对至亲尚且如此冷血的人对属下又能好到哪里去?从后来开国功臣或造反或被害少有善终便可见一斑,文侯识乐羊之心,足以为冷血者戒。光武更始,未必有什么真挚感情,不提也罢。刘备掷阿斗,是啊,所以刘备是枭雄嘛,但是缠绵江东温柔乡里的不也是这位枭雄吗?为义弟关羽报仇不顾孔明劝阻疯狂发兵导致大败的不也是这个枭雄吗?所以结论是枭雄也是人,刘备尚未到刘邦、乐羊般冷血。至于曹操哭典韦,确实是心疼爱将,确实是真情流露,但要说他不心疼子侄,那只能说是奸雄做戏给手下看,割发代首、粮官借头、梦中杀人,演戏本就是曹操擅长的,曹操曾数次宽恕手下败仗,其人并非冷血,更擅收买人心而已。

另有两处与我不是英雄有过辩论,一是粮草问题:
先说粮草问题。如果认为“仓廪无积”是事实,那沮授所言“我军虽众,而勇猛不及彼军;彼军虽精,而粮草不如我军。彼军无粮,利在急战;我军有粮,宜且缓守。”难道是胡话?想知道田丰、沮授谁说胡话,看结果就知道,混到粮尽算计着要撤退的是曹操而非袁绍。
再说溃败问题。没明说袁军是绝粮而溃,那就不可乱猜。真正的原因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曹操探知袁绍兵动,便分大队军马,八路齐出,直冲绍营。袁军俱无斗志,四散奔走,遂大溃。直接的败因是杀败的。如果真是没了吃的,曹操何必掩杀,等着袁军饿死就是了。深层次的败因是军心士气问题,也写的很清楚了:却说袁绍既去了许攸,又去了张邰、高览,又失了乌巢粮,军心皇皇。一个“军心皇皇”、一个“俱无斗志”,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玩过三国志七、三国英杰传的朋友都知道,除了兵力还有个士气值,士气为零和兵力为零效果是一样的。
“北军粮比南军多,这是比较而言,因为袁绍所辖范围远超曹操,地广人多,征粮工作自然比曹操容易。”这个道理连兄台都知道,田丰却不将其考虑在内,现在没粮就说没粮,拿这个当理由劝袁绍不要出兵,你说袁绍怎么想?肯定是认为田丰脑子坏掉了。所谓粮草的“多”与“少”是个相对概念,多少算多?够70万大军吃10天还是10年?够吃10天不算少,够吃10年也未必多,关键是比曹操能多挺一阵子就算是多。事实证明袁绍还没有粮草危机发生的时候曹操已经开始绝粮打算跑路了,这就是多,而且是大大的多。
兄总说“又绝了乌巢之粮”这句话,是,乌巢粮食是全烧了,一粒没剩,但没说袁绍全军断粮吧。”再看曹操那里,粮尽是肯定的。曹操跑乌巢是烧粮不是抢粮,那曹操粮尽的情况没有改善,怎么反能在饿肚子的情况下“便分大队军马,八路齐出,直冲绍营”?如果说曹操那里有老荀督办粮草运到,那审配在邺怠工不成?所以“又绝了乌巢之粮”主要的打击不在有没有吃的,而在几场败仗下来对军心士气的影响。要说有没有粮食吃,恐怕袁绍大败之前军中存粮还远胜曹操呢,因为曹营已经明确说过粮尽了。

二是关于用田丰的问题,这个问题现在想起来甚至有点好笑。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说田丰是好谋士,袁绍不听田丰劝谏导致失败。我在辩论中偏说田丰的建议是错的,老袁不听就对了,结果搞的英雄兄拿出句:“田丰凭什么成为袁绍帐下第一谋士?难道仅凭教老袁躲空墙?既然老袁信逢纪胜过信田丰,为何又心怀疑惑,不思进兵?”来说明袁绍信任田丰。我也接着幽了一默:“我奇怪的正是“田丰凭什么混到第一谋士的位置”?而兄居然说因为田丰是第一谋士,所以他一定很有智谋,这样说我会晕的。所以如果一定要我给一个“田丰凭什么混到第一谋士的位置”?我现在只能说是老袁有这个众所周知的毛病:不会用人。”这样一问一答,到好象英雄兄在挺袁,说其实老袁是重用田丰这样的好谋士的;而我在倒袁,说老袁重用他这样的烂谋士真没眼光。这一段现在想起来还颇觉得有趣。
最后,关于田丰,本人是这样说的:我们现在对三国人物的印象与评价,受光荣等三国游戏影响太深,比如田丰,一直是90+,所以要把他拉下神坛是非常困难的,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式已经形成。而且我认为的“智力”评定与游戏开发商认为的“智力”颇有不同。我个人主张的“智力”是狭义的,仅指战略战术、用兵谋略等等,而光荣的“智力”涉及方方面面。我评价智力,没有战略战术表现机会的人我就可以不做评价,而游戏开发商则不能因为他没有过表现就把“智力”一项空着。所以在光荣游戏里,才高八斗的曹植、过目不忘的张松、有点小聪明的杨修、以及一张臭嘴的祢衡,“智力”向来不低,但是把他们扔战场上能有什么用?再回到田丰。他所以“智力”一直颇高,很大程度上是受了未卜先知的知道了老袁兵败肯定斩他这一事情的影响,连那不知死的杨修、祢衡智力都不低,自知必死的田丰简直是大智大慧了。而这个“大智大慧”与我倡导的以“战略战术、用兵谋略”评价智力基本无关,所以我无视。
至于说“事实也证明了田丰的谋策不是盖的”,请拿出那个事实来。如果说的是劝老袁趁曹操打徐州时出兵,我没有异议,确实是好主意。但是没他不是就没这个计策,曹操打张绣的时候老袁不是也出兵了吗?只是曹操跑回来的太快才没成功。计策本身是好的,但也没好到绝顶妙计、他人想不出来的行列,与逢纪取冀州的计策没法比。至于两次劝老袁不要出兵,我认为不是好计谋,没有道理,如果兄认为“不是盖的”的这两计,那就请正面和我论一下这两个计谋。至于躲空墙那个计谋,不说了,不说了。

既然是整理作品,对方辩论的话没有过多引用,但并不是说挺兄和英雄兄说的就没道理。最后,总结阶段由于写游戏指令而错过,使得辩论并不完整。但其实即使写总结,也不过是前面的车轱辘话挑重要的重复一下而已,不写便不写吧。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3-4 01:37 , Processed in 0.0849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