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475|回复: 10

【精华】【英雄纪略】之白袍

[复制链接]
2005-6-15 10:12:51

主题

好友

6

积分

管理员

本帖最后由 青梅竹 于 2012-2-14 13:08 编辑

惊开岁月的尘封,当一段段历史再次在天空书写自己的名字,我站在自己的影中,惟有唏嘘吟哦……

楔子   雨



轰!
长空击下一道闪电,百年的老树一劈两半,倒下的残干竟又辟辟啦啦地焚烧了起来。然而,那灼热终于敌不过铺天盖地的滂沱,瞬息便被雨势所浇灭。


这不是一场战役,而是一场屠杀。
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全都倒下了,只余下臂带六矢、身被数十创的宋景休,孤身一人,独自面对着从四面不断迫近、如潮水般涌上的魏军。
这已是最后的一战了,要死,便让我光荣地死去吧。
仰面看天。
苍天无语。
灰色的天幕无边无际,大雨倾盆而下,衣甲尽湿,一袭白袍亦早为鲜血、汗水和泥泞所污,再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


“南贼!汝已途穷,束手就戮,本王留尔全尸!”
自黑暗中,一个如破瓮裂缸般的声音穿过重重雨幕锐烈而至。
宋景休大枪一顿,傲然道:“元天穆!这么快便忘记荥阳之役了么?荥阳城外,带甲三十万,是哪个落得单骑匹马、落荒而逃?!屡败之将,也敢言勇!!!”
元天穆寒了脸,不再说话,左手一挥,军中最精锐的黑甲精骑一涌而出。


“咄!”
宋景休大喝。
横枪一扫。
横扫千军。
敌人至少倒下了八个。
一敌手舞六十七斤金刚杵从左侧扑至,他侧身、让敌、破杵,近身猱击十一式,以怀刃毙敌。
又一敌持铁脊槊纵马来刺,宋弃枪、夺槊,飞起一足将敌将踹走,顺势抢马,连杀数人。尚未回身,敌军就又冲上来了四十多人。
于是他勒马,冲着敌锋最盛之处冲了过去。
不求偷生,唯求壮死!
他的槊刺中了当先的一名持戈敌人的胸膛。他的槊打碎了一名拿刀敌人的头颅。他左肩中了一箭。他返身刺倒那名拿弓放箭的敌人,又刺倒一名手持短刃近身的敌人。他的左股上挨了一刀,战马被敌将两条前腿砍断。他跌仆在地。落地的同时将手中槊掷了出去,贯穿了一名手执刀、牌掩近的大敌。翻身跃起,他拔了臂上的一箭刺中冲得最近的敌人的左目。他背上挨了一棍。他复欺身向敌,夺一矛一槊,左右分持,在敌丛中,一决十荡,如浪分涛裂,当者披靡。
喀啦!
又一道怒雷,电闪雷鸣中,宋景休须发皆张、厉若天神,大呼:“哪个敢来!”。
众为之慑,乃少退。


雨,越下越大。
天河似开了一个决口,竟把一腔的积怨,如此宣泄,倾注而下。


“真是好汉子呵。”
奇怪在如此嚣肆的战场上,风雨之声大作,竟压不住一两声疏寥的掌声。
一骑越众而出。
“若是平日,当和宋兄这样的大好男儿公平一战、决战沙场;只是今夜,吾奉军命,不得不趁人之危,来取足下首级。”

“来将通名!” 宋景休瞋目大喝。
“大魏上党王、元大都督帐下,副将贺拔胜。”那黑衣黑甲黑马的骑士解鞍下马,缓缓亮出了一柄灿亮如雪的大刀,回顾而呼,“此战我胜,取敌首级,重殓其尸;若此战我败,开硬弩射杀敌将,不必管我死活。未定生死之前,谁也不许妄动,违令者斩!”
“刀将军贺拔胜!好,今夜之战,能得遇如此高手,就让我东阳宋景休来会一会你的贺兰雪刀法。来,战!”


贺拔胜逼近,若疾,若徐。
三十步。
魏军四下散开,将二人围在核心。
二十五步。
贺拔胜凝刀不变,宋景休闭目向天。
二十步。
四围的魏军弯弓搭箭。
十五步。
贺拔胜掌中的大刀忽然爆出耀亮整个黑夜的光芒。
十步。
电闪,宋景休二目圆睁,左手大槊飞掷而出。
雷动,贺拔胜举刀大喝,挥刀断槊,欺至五步。


大雨,如注。


宋景休单手横矛,贺拔胜举刀向天。
双方,凝立不动。


轰隆!
又是一窜窜沉雷,震得人心发悸。
可惜今夜无月。
宋景休忽然有一种落泪的冲动,胸中气在,战志满腔,无以宣泄,唯有一战!


“来!”
宋景休手中的矛变了。
风雨如晦。
风雨如故。
风雨大作。
电闪雷鸣。
那不是风,不是雨,不是雷,亦不是电,那是涛声,浩浩荡荡、汹涌而至、轰鸣奔腾、一诀十荡的,分明是那怒涛,黄河之水天上来!
这正是白袍队二先锋之一的东阳宋景休,南征北战、决战沙场所恃仗的神枪——“黄河”!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黄河!


“黄河”一出。
势不可当。
贺拔胜只觉天地茫茫、苍穹了了,这世间的种种一切,都要被这席卷天地的洪流淹没而去了,他只有发动他的贺兰雪刀法——“雪势”。
“雪势”一出,这个大雨之夜的杀戮之场也变了。
不再有雨,只余下了雪。
雪势!
一场风雪。
一场无休无止的大风雪。
天地渺杳、风雪苍茫、人生至此、不如一死的大风雪。


黄河遇上了雪势。
是黄河终于突破那漫天的风雪、奔流到海,还是那雪势到底能够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这浩浩的神州呵,大好的男儿在为你浴血拼杀。
谁胜?
谁败?
谁生?
谁死?


“铛铛铛铛!!”
刀矛互击十余次。
贺拔胜吐血、踣地,后退一步,挥刀再战。
宋景休矛折、臂断,左胸复中一刀,血流如注。
“陈师!末将先行一步,大梁男儿来生再报家国!” 宋景休仰天一声凄厉大叫,竟以身为刃,化作一道血虹,黄河最后的一式“龙门”,骤然轰出!
其势滔滔,那一股震慑人心的男儿血性和豪气,令贺拔胜也无法正撄其锋,不得不向后飞退。
然而“龙门”一出,不杀无归。
贺拔胜退至包围圈的内围,终于避无可避,唯有将全身真气提至极致,准备以贺兰雪刀法也最具杀性的一式“雪崩”迎出。


“放箭!”
四下魏军万箭齐发
箭雨激飞!
宋景休“龙门”一式势尽,身中四百八十三箭,殁。


望着刚才还与自己生死相搏的大敌插满箭镞的尸身,贺拔胜愕了半晌,终于拭了拭自己口角溢出的鲜血,向前一刀将人头斫下,然后转身大步,归入阵中。
“大都督,敌将首级在此,末将贺拔胜缴令。”

元天穆抓起那颗满脸血污的头颅审视片刻,终掷之于地,以足踏之,恨声曰:“南贼,今日死矣!复能相抗不?”
贺拔胜低头,看到元天穆脚下宋景休头颅那一脸不屈、怒目而视的神情,不由得胸中一阵惭恨:“都督,适才末将与梁寇单人决战,胜负未分,为何放箭?”
上党王元天穆尚未回答,背后的暗黑深处已传来一个冷漠中又带些许激越、仿佛直似穿越时空而来的声音:“陷行乱陈,千人尽斗。覆军杀将,万人齐刃。我军此战,皆意陈庆之一人,此人得擒,余子皆为蠡辈。”
元天穆、贺拔胜同时震怖:“大将军!!!”
那暗黑中硕大无朋、深不可测的黑影纵马而出,天空又一道电殛而至,电光之中,闪现出那一道寂寞、狂热而又空负大志的眼神,张扬而决绝,人马合一,在雷电交加中仿如上古而来的魔神,正是魏之天柱大将军尔朱荣。
“陈庆之,好个陈庆之。千军万马避白袍,好,我就给你来个千军万马战白袍!众将士,今夜黄河天险已破,元冠受授首,元颢逃遁,天子回京之日在即!我等决力,明日踏平北中城,生擒陈庆之,震我大魏天威!!!”
数千铁骑望着那高大无比宛如战神一般的身影,俱血脉贲张,不禁同时以兵器击打顿地,山呼“万岁”,声音压过那暴雨和雷霆,震撼整个黑夜。
回复 举报
2005-6-15 10:13:50

主题

好友

6

积分

管理员

第一部 晨

第一部 晨



南梁中大通二年,北魏武泰元年,北魏天柱将军尔朱荣入洛阳,起河阴之变,溺杀魏胡太后及幼主,屠胡汉百官二千名,立孝庄帝元子攸。魏北海王元颢惧,南投降梁,梁武帝萧衍纳之。
梁大通二年,魏永安元年十月,梁以奔梁之原北魏北海王元颢为魏王,以东宫直合将军陈庆之为假节、飚勇将军,率兵七千,送元颢还北。


梁中大通元年四月,魏永安二年,陈庆之将兵七千,自铚县至于洛阳,横行数千里,十四旬取三十二城、大战四十七,所向皆克平。庆之麾下悉著白袍,所向披靡。洛阳谚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终于熬到白天了。
昨夜风狂雨肆。


闰六月初九日,魏军七万天狼军为先锋,以天柱大将军尔朱荣、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为将,攻打虎牢。
虎牢关守将甘自布率众三千抗敌。魏使劝降,甘斩使毁书。城破后巷战,矢集身如猬,左臂中刃不断。杀出重围,闻魏军泄愤屠城,愤而自尽。
甘裨将何云,城破被虏。尔朱吐没儿诱以千户侯,何大骂不屈,被钉手足后抉眼摘肝而死。
虎牢关陷。
十日,魏天柱将军尔朱荣、右仆射尔朱世隆、大都督元天穆、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荣长史高欢,领鲜卑、柔然诸军,勒众号百万,拥魏孝庄帝元子攸攻洛阳。元颢据洛阳六十五日,凡所得城,一时反叛。
尔朱荣军进。
元颢据守河桥南岸。陈庆之渡河守北中城,三日中十有一战,伤杀甚众。
尔朱荣乃遣车骑将军尔朱兆、都督元天穆,并副将贺拔胜缚木为筏,自马渚西硖石率精骑夜渡,击元颢军,元颢领军将军元冠受被俘,元颢率数百骑逃走,安丰王元延明不战而溃。
白袍队左队先锋宋景休,渡河来救,突入敌阵,破魏大将刁宣、刁双,为天狼军黑甲精骑所困,所部皆战死,身负三十六创,独斩将十一人,杀卒近百,力尽阵殁。


闰六月十三日。
北中城。
晨。
一夜的骤雨过后,朝阳终于放出了怒光。
城头上,陈庆之白衣如雪,负手看天。
一道绚丽夺目的彩虹,横空出世,翔跃天际。
暴雨和黑暗都已过去,是不是今天迎来的,就是那光明呢?


朝阳升起来了。
城外,一片黑压压的魏军,绵延数十里。旌旗遍地,几遮天日。
城楼下不时传来马嘶和马蹄声。
雨水过后,阵阵泥土的芬芳传入鼻息。
六月的天气,江南只怕也早已是梅雨时分了吧。昨夜有雨,但不知家乡曾未?可也像这北方的雨一般,肆虐而无理但又无可抗绝么?
古老城墙经过大雨的洗刷,上下比之平日,不再尘沙厚朴,显得洁净了许多,仿佛也焕发了一股年轻的味道。
只是,大雨能洗去陈年的污秽,可能洗淡鲜血和家国之恨么?
昨夜,宋兄弟死了。
就阵亡在黄河渡口的大雨之中。
陈庆之心头一痛,竟自按剑的手也不禁紧了一紧。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兄弟,我们的血,要流多少才能洗尽这坦坦神州,散尽那北虏胡骑?
一阵风起,城头的“陈”字大旗猎猎而动。
陈庆之举目东眺,只觉得旭日不可逼视,他略伸了伸手,去轻轻触摸那一丝一缕的阳光。
副将马佛念登上城楼,正欲禀报,却见在晨曦之中,飞朔扬风,陈庆之白衣若飞,朝阳在身侧洒下一片片金色晖影,静谧得约略失去了真实。


“将军,尔朱荣遣使者前来下书。” 马佛念躬身禀道。
“终于来了。”陈庆之剑眉一振,“尔朱荣果非元晖业、杨昱辈可比,好,我就见一见他的使者。传!”


侯景傲然看着陈庆之和他的部下,却忍不住疑惑,眼前这个三绺长髯、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衣书生当真便是那个传说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率领七千白袍队奇迹般地从梁朝一直攻到自己国都洛阳来的绝世军神?无法置信,但这儒雅得不胜风流、眼神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淡定的男子,却就这样,笃定地站在自己面前。
陈庆之一眼扫过尔朱荣的书柬,一页白纸,只写这斗大的一个“降”字,沉声问道:“尔朱荣还有什么要说的?”
侯景朗声道:“我大魏天柱上将军尔朱荣,拥天子,领鲜卑、柔然诸军,勒众百万,已成雷霆万钧之势,昨夜南岸,元颢溃败,洛阳城破便在举手之间。尔北中城区区弹丸,兵不满万,骑不过千,负隅顽抗,何不早降?!少迟则天威动怒,兵临城下,城中皆为齑粉矣。”
陈庆之轻笑道:“吾将兵七千,横行数千里,取三十二城、大战四十七,所向皆克,未见尔等何威之有,谁来敌之!”
侯景为之一窒。
陈庆之眉宇一扬,回顾左右,那深情、忧悒而又万丈豪情、大志洋溢的眼神说不出的昂扬:“吾军至此以来,屠城略地,实为不少;君等为国杀敌,仇雠无算。尔朱之众,号曰百万,实虏三十余万。虽则如此,然敌强我寡之势,毋庸讳言。今日之事,义不图存。诸君无假狐疑,自贻屠脍,报国建功之日至矣。庆之无德,愿与诸君共存亡。”
“是!愿为陈师效死!!!”诸将齐应,城楼之上,士气激奋。
陈庆之果然是个人物。但大将军算无遗策,早有所备,此战我军必胜。侯景站在这梁军将士斗志满盈的城头,知事已至此,乃大声道:“既然如此,天柱将军约期会战。”
陈庆之的声音,切金断玉,掷地有声:“明日正午,城下决战!”


侯景方去,众将未散,陈庆之环视诸将:“鱼天愍、王自易、廖仲!”
“末将在!”三人越众出列,当先一人,发如战戟、英气逼人,正是白袍队右路先锋,大梁军中第一的冲锋悍将义兴鱼天愍!
陈庆之看着面前这三名跟随自己一路北伐入洛出生入死披肝沥胆的部将同僚沉声而道:“尔朱荣既派侯景前来下书,魏军一定做好了攻城的准备,彼必不可待。决战之时不是明日,就是今朝。今南岸已破,惟有冀望元延明能力守洛阳。我孤城背水,敌数十倍于我,困守必亡,必先挫敌锋,灭其锐气,而后可持。魏兵远来,其师已困,然敌以势强,必有轻我之心。现命汝三人率白袍千骑出北门搦战,许胜不许败,务必要斩将夺旗,慑敌之胆,使之不敢正觑我军!”
三人抱拳大呼:“得令!”士皆发上冠。
鱼天愍正待要走,陈庆之上前一步:“景休昨刚阵亡,我军锐不可折,白袍队先锋重任,在你一人身上。此战,关乎我大梁荣辱,必振我神州衣冠,扬吾华夏奇气。这第一令,我,托付给你了。”
鱼天愍血气翻涌,朗声大叫:“誓不辱命!”言毕转身大步,像旋风一般往北门而去。


“成景隽、昌明盛!”
“有!”二将又走出听令。
“兵行诡道。寇与我相持北城,必以精骑袭我侧,汝二人带弓弩手两千,扼守东城,俟敌掩至,可以箭阵退之,慎而用兵,不得有误!”
“遵命!”二将大诺又去。
“胡龙牙!”
“属下在!”
陈庆之的声音不疾不缓但又抑扬顿挫:“今北中城东、北受敌,唯西、南侧背黄河,进有顽敌,退无死所,战若不果,全师尽丧。我军若欲图存,不仅要石上种花,更要水中取火。我给你劲锐八百,城北剧战之际,可泅河而渡,往求蒿高。若万一有变,事不可为,一定要守住河桥,为全军保住的一线生机。任重,勿辞。”
“八百人……” 胡龙牙略一沉吟,“若以今日为期,可当之;逾时之外,则不胜其任。”
“好,就守到今夜亥时!”
胡龙牙施礼欲去,陈庆之却握住了他的手,深深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龙牙,活着回来。”
胡龙牙眼中泛起一点泪花,和陈庆之相握的手紧了一紧,没有说话,大步而去。


众将一一领命而出。
陈庆之再次踱向城楼,有人紧步相随,却是一脸持重的副将马佛念。
“只剩下我们了。”陈庆之一贯清澈的眼神中忽地掠过了一丝寂寥。
“是。将军。”马佛念沉声回答。
又起风了。
城头,旗帜飘动,战士的衣袂掠起了波纹。
马佛念紧紧跟随着主将那一袭飞舞的白衣,忽然觉得那双肩是如此的消瘦。
城下,儿郎已经备鞍出战。
陈庆之背向马佛念,抬首望天,没有回头:“佛念,你跟随我已经很久了吧?”
天边,朝霞如血,旭日如火。
马佛念轻声道:“是吧,自钟离始从,已经,有二十年了。”
陈庆之点点头,当年的钟离之战也是自己的初阵,自己还只有二十四岁,率领三百白袍队, 和韦使君、曹右卫们他们一起,视魏兵八十万为无物。那时,马佛念就已经和自己兄弟相依、生死相随了,一起的鲜衣怒马,一起的意气风发,一起的上阵冲杀……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
中原沦陷,已逾百年,山河残缺,金瓯破碎;若不借此机,何日能驱除胡虏、复我神州?昔蜀之诸葛武侯北伐,尝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今日之事,略与相同,但尽人事,莫问天命。
如此,而已。
陈庆之收回望天的目光,回身,注视着自己的兄弟,深情地道:“二十年了,我们还在一起,不是吗?”


城外,魏军如黑云压城般地云集,尘烟滚滚,尔朱荣果然已经开始行动了。
陈庆之袍袖一挥,振臂高呼:“取大鼓十面,吾亲为诸将击鼓助阵。神州无敌,守我河山,我军必胜!”
“守我河山,我军万岁!!”近万大梁男儿齐声响应,英雄之气直冲云霄,响彻四野。
“佛念,来,再助一通鼓!”
“大哥。”马佛念望着自己主将的双眼,那双忧悒、深情又再次变回万丈豪情、满溢救世之志、坚毅无比的眼神,不由得心潮激荡,说不出话来。
回复 举报
2005-6-15 10:14:48

主题

好友

6

积分

管理员

第二部 午

第二部 午




日已高升,风流云动,骄阳正烈。

“杀!”
前锋儿郎大喊杀声,十万鲜卑军列阵于前。
尔朱荣立马勒缰,矗于高丘之上,看着自己厉兵秣马的子弟,嘴角浮上一丝冷酷笑意:“陈庆之,看到了么?你的神话就要结束了。我,尔朱荣,来了。”
手中令旗一挥,无敌的雄师刀枪齐举,那轰然的雷声赫然便是大军齐声向前逼近的脚步声。
骁将左车忽利一马当先,手持高逾近丈的巨大铁盾,往来驰纵,耀武扬威。


猛地城门下号角剧响,旌旗狂舞。
梁军一千骑出阵,皆骑白马,尽使长枪,势如奔雷。
尔朱荣再把令旗一摆,战鼓“咚咚咚”震响。阵前左车忽利大喝一声,身后的军士刷的把长矛挺起,步履加快,北中郎城下杀气冲霄……
六月的晌午,骄阳猛然一下懊热了起来。

“喝!”
左车忽利把手中巨盾冲天一抛,手舞七十三斤宣华大斧腾身而上……
一道寒光掠起,夹着弥天的朔风、烈日的骄横直刺左车忽利!
“铛!”
枪斧交击,手中挥舞起来有仿佛雷霆之威的大斧竟接不住对方那纤纤巧巧的一枪!左车忽利鲜血狂喷,飞滚而退,但见飞来一骑,白马长枪,白袍如霜,正是义兴鱼天愍!


白马银枪的鱼天愍纵马舞枪,如梨花片片,瑞雪纷纷,所到之处纷纷落马,一荡十决,无人可挡。
遥望观战的尔朱荣扬眉顿声:“一枪退左车忽利,夺我军魄。先锋卤莽,故有此失,匹夫猖狂,谁可为我讨之?”
一侧青袍白马、刚自梁军城中归来的侯景沉声应道:“我愿出战,誓斩此贼首级!”
“好!” 尔朱荣目光如隼,遥望阵前:“费并、奚达瞰、赫连昌募!汝三人带三百神箭手、一千刀牌军,助侯将军一臂之力,不得有误!”
“是!”
“宇文泰!”
“属下在!”
“领八千投石兵,援往东城。”
“得令!”
东面,号角声剧响。
高欢、十四弟那边也该动了。
这只是试锋。
陈庆之,就让我好好地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望着突骑尘烟滚滚驰去,尔朱荣忽然有一种感觉,顾盼自意,只觉万里江山,尽在脚下,成、败、春、秋,生、死、荣、辱……一切,尽在掌中,不由得脱口而吟:“……奈何此征夫,安得驱四方!戎马不解鞍,铠甲不离傍……神龙藏深泉,猛兽步高冈……”


城西。
魏军的攻城队已至。
“放箭!”
成景隽一声令下,箭如雨集。
城下魏军留下一片尸体。
然而,一名魏兵倒下去,马上就又涌上来十人。凭借着人数的巨大优势,魏军还是把攻城车和云梯推至了城墙之下。
城头儿郎千人叱咤,士皆用命,一连打退了魏军四次进攻。
魏军悍而不退,又有精锐千骑不顾矢石奋勇突进,若一柄利剑直插城墙……
当先两匹赤色战马更闪电而至,两名骑将一红、一金,借铁骑冲势腾空而起,看看冲上城头,正是为首大将高欢、尔朱吐没儿!


“休欺我无人!”
昌明盛一声大喝,竟也自城头凌空下击,“鹰击长空”,劈面就是一片刀光。
高欢一声长笑,在半空和吐没儿互击一掌,奇迹般地在半空一弹,其势更疾,一式“裂土封疆”,长鞭划出一道烈红,迎上了刀光。
夺魄的刀光连闪七下,昌明盛手中刀风锐响,赫然从一气杀意如摧的“鹰击长空”竟自转成了一派清守自高的“雁过留声”。三刀遏“裂土封疆”,后四刀再以绵长不绝之势缠向高欢。
但高欢竟陡然消失,再如电光火石般陡然反出现在昌明盛头上,诡异莫测的身法竟似可在茫茫长空中任意飘横,“兵临城下”击出,气势狂炽。
昌明盛举刀硬格,“轰”地一声,昌明盛口吐鲜血,撞向城墙;高欢也被迫斜飞而落,一个跟头,还回落到了本军架起的攻城车上。
另一侧,吐没儿手舞镔铁狼牙棒,业已登城,连声狂喝,击杀数名梁军,“天倾西北”,直取成景隽。
华夏神州,安容胡虏猖狂,成景隽在愤怒中出手,黑弓白羽,连发十一矢,“怒射天狼”。尔朱吐没儿连挡十箭,最后一矢终于避无可避,正中左肩,大叫一声,翻身便走!
高欢见势忙疾掩一鞭,高呼“暂退”,扶着受伤的尔朱吐没儿策马勒众,徐徐而退。


轮番血战,魏军略退,杀气腾腾的城楼上梁军将士欢呼雷动。
昌明盛勇悍地一抿口角溢出的鲜血,欣喜地道:“魏军退了!”
“不,”成景隽双眉一锁,戟指城下, “你看,魏军虽退,然旌旗不乱,此退必然有诈!且彼军中烟尘又起,攻城车、云梯……,这次来的一定就是投石车,绝不能让它发动!”
昌明盛:“既然如此,待我出城,以勇士击之,毁其器械,必使敌师胆落而后归!”
成景隽:“不!我是主将,你是副将,我余力,你受伤,突阵杀敌,悍守城楼,我攻,你守,我们各司其职。”
昌明盛上前一步,双手按在成景隽的肩上,重重地抱了一抱,浑身的血都热了。
成景隽把手一挥:“儿郎们,随我一起,突阵杀敌!”带领着自己的子弟兵,以一种义无返顾易水相别的姿态,缒城而下,直入敌阵,杀声大沸!


“冲!”
鱼天愍、王自易、廖仲三人率领着一千骑白袍队最精锐的骑兵队,冲阵十一次,将魏军阵势断成七段,斩魏军校尉以上将佐一十八员,杀敌近万,就如一条怒龙一般,在敌丛之中纵横捭阖。
但这骄人的战绩,也引发了魏军要以主力务必将其“吃下”的决心。
城东,魏军已经开始动用了投石车,而成景隽部为了牵制这种杀伤力极巨的武器威力,也已杀入了敌阵。
但城西,高欢等人也意在牵制。
正北面魏兵已严阵以待,东北、西北两侧也已集结数万大军,渐渐掩至,成合围之势。
决战,还是在北门!


魏兵万弩齐发。
一千刀牌军,滚地而来,专斩马腿。
决不能让魏军把我们困住。
气,不可失!
“咚咚咚咚咚咚咚……”城头,陈庆之的大鼓急促了!
“自易、阿仲!” 鱼天愍枪花一舞,奋威刺倒几名冲得最前的敌军,复以枪遥指高丘,“你们看,前方帅旗涌动,必是大将所在!我挡住敌军,你们冲上去,若斩元凶,敌必大溃!”
“好!” 王自易、廖仲双双应答。
二人将马一勒,骏马腾空而起,从刀牌军的头上越过,向尔朱荣麾盖之处猛扑。

两员魏挥刀拦住。
“奚达瞰!”
“赫连昌募在此!”
双方力战。
廖仲杀得性起,拦开对手手中大刀,把枪一弃,自马上跃起,双手浮现出一层银色的光芒,“渐离击筑”,直取赫连昌募咽喉。
电光火石。
忽地一人从地下突然冒出,自胯而上,竟将廖仲一槊贯穿!
正是侯景!
“老廖!”王自易睚眦俱裂,竟也不顾其他,飞身一枪“要离”,直刺侯景。
侯景腾身上马,把手中槊一挥,将廖仲的尸体甩向枪锋。
王自易硬把一枪收回,腾出一手抱住战友的尸首,这时奚达瞰、赫连昌募早到,双刀一起砍在后背,王自易殁。


“啊!!!!!!!!!”
鱼天愍发出一阵撕天裂地的悲恸,杀向侯景。
敌将骁勇,必先避其锋芒,诱而斩之。
侯景心思电转。
鱼天愍举枪。
他直扑侯景。
凡阻挡他的,就溅血。
身前,魏军浪分涛裂。
五名敌人拦路。
他一枪破三刀二棍,杀五人,冲近一丈。
他的杀气如炽。
十四人阻挡。
他枪如狂龙,毙十四敌,进五丈。
他的白袍已经全然染成了血色。
二十八名敌人拦截。
他大枪一扫,廿八人俱退,再进十八尺。
他的眼神已为战志所烧痛。

“拦住他!”
侯景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惧意。
身边贴身三十六骁将齐出。
鱼天愍见枪破枪,遇锤破锤,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重创三十六人,无人可以稍阻。
奚达瞰、赫连昌募双刀并举,一起来战。
鱼天愍再怒吼一声,手中大枪剧震,竟自折为二,前段枪锋一枪刺奚达瞰于马下,左边面孔被赫连昌募刀锋扫过,血流披面,后段枪钻暴起,复一击将赫连昌募来连头带盔一起打得粉碎。

鱼天愍杀至马前,侯景回马就走。
——来敌不可敌!
——既不能敌,便不可恋战。
他是将领,急闪而逃,即使没了三十六近卫,逃到哪里,还都有死士护卫。
可是鱼天愍绝不放过他。
必杀侯景!
侯景狂逃。
鱼天愍穷追。
还有军士上前,都毙于鱼天愍马前。
鱼天愍追至马后,侯景避无可避,回身一槊“逆鳞”,倒刺敌面。
鱼天愍竟不抵挡,竟以一记与敌偕亡之式——“奔流”,腾身杀上。
侯景大惊失色,滚落尘埃,险险避过一枪。
可是“奔流”之势未止,鱼天愍单手将手中断枪一掷,枪锋又来了。
侯景把眼一闭,难道天注定今天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这时在离战场遥远的高丘之上,一点金芒乍现,仿佛印刻了千生万世的宿命,突破了千山万水的阻隔,带着三分狂烈三分桀傲三分霸气一分的君临天下,破空而至!
“铛”地一声,枪锋被金芒击落。
那点金芒原来是一支比寻常箭矢大出一倍的白羽金箭,插在地下,已逾半尺,翎尾尤自震颤不已。
侯景恍如猛醒,一掠丈余,再翻身跃上一匹马背,冲入本方阵中,终于逃得性命。然而魏军士气大落,开始略退。


就差一点!
只差一步就可以手刃侯景,给自易和阿仲报仇。
鱼天愍恨然向高丘望去,只见伞盖之下数十员战将如众星捧月护定一人,人马如墨缞,高大远超常人,威风宛如霸王再世!
“尔朱荣!!!”
鱼天愍恨声怒目,从身旁赶来的健儿手中再接过一支长枪,正待奋勇趋前,却听得城头鼓声稍停,鸣金声起,只好下令收兵回城,整军再战。


十三日午。
北中城城下大战。
魏军伤亡一万八千余名,陈庆之白袍队死伤九百一十三人,其中鱼天愍部先锋骑兵队阵亡五百七十四人。


怒阳高照。
城南的黄河之上水气蒸腾。
东、北城楼下尸横枕藉。
陈庆之看着自己的儿郎缓缓归来,放下了手中的鼓槌,轻声谓息:“第一阵……”
回复 举报
2005-6-15 10:15:32

主题

好友

6

积分

管理员

第三部 暮

第三部 暮




天空。
彤云渐合。


六月的天气,真是倏忽莫测,午时还横烈不可一世的酷热,临将至暮,竟又隐隐欲雨了。
尔朱荣像山岳一般的身躯,笔直地端坐在宝马乌王身上。
一日三战,皆不能克,北中城头还依然飞舞着“陈”字大旗。
想我尔朱荣的天狼军横行北疆,平山东,捍马邑,屠邢杲、破葛容,所向无敌,今天,居然遇到了劲敌。
陈庆之,你真的是天下的名将,居然以区区一万人的军力,阻挡住了我三十万大军的铁蹄。
不!
你就再是天下无敌,也绝不能妨碍我尔朱天宝称霸天下的大志。
我,一定,要,击败你!


日已西沉,暮色渐重。
旗牌官来报:元颢南遁,至临颍被杀;尔朱世隆兵至洛阳,元延明开城投降,洛阳克。车骑将军尔朱兆、副将贺拔胜引兵来援,战于蒿高。
天边忽然刮起一道龙卷风,宛如龙挂,直悬天地。
士卒一阵噪动。
三百多年前,曹操和刘备于青梅煮酒时的所见的朔风,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只是,今天的英雄,只能有一个。
尔朱荣举拳向天,号令三十万男儿:“举火,攻城!”


漫野的篝火已照亮了眼神,那熊熊的火,也要灼热这天空。
陈庆之同时也得到了洛阳陷落的军情。
城下,魏军也正集结着规模前所未有的攻城器,那悠扬的号角从敌阵中传来,击打着每个战士的灵魂。
……
“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朱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梁武帝萧衍的快笔贺诏。
……
“陈庆之兵不出数千,已自难制;今增其众,宁肯复为用乎?”安丰王元延明的背后谗语。
……
“我等关中遗朽,已饱受胡辱,不想今生竟能得见王师!” 初入洛阳时关中父老们那一双双热烈眼神中的殷殷相盼。
……
“主上以洛阳之地全相任委,忽闻舍此朝寄,欲往彭城,谓君遽取富贵,不为国计,手敕频仍,恐成仆责。”魏主元颢外同内异、屡谏不从的虚与委蛇。
……
“功高不赏,震主身危,二事既有,将军岂得无虑?自古以来,废昏立明,扶危定难,鲜有得终。今将军威震中原,声动河塞,屠颢据洛,则千载一时也。” 一众部下联袂并起、慷慨而语的直言。
……
一个个声音继踵在耳边响起。
城外,狼烟四起,天光映火。
无限江山,清醒如初。
洛阳之梦,碎了。
驱除胡虏,复我中华衣冠的梦,也结束了。
看神州大地又是一片沧海横流,华夏茫茫苍生何时才能永定家邦?
“将军。”副将马佛念像永远追随的影子,就一直站在自己的身侧。
陈庆之挥了挥手,淡如挥去千年的往事,静静地告诉部下:
“我们回建康去。”


士皆白衣,梁军步骑数千,自东门结阵而出。
“军情!”
“正东高欢、尔朱吐没儿引军八万,有深壕、鹿角为阵,结联营数十;东南宇文泰、侯景有三万余骑兵队,迂回而来;城北,尔朱荣亲帅天狼军主力大举攻城,破门只在数刻;此外,洛阳方面,尔朱荣的援军以尔朱兆为首,不知其数,已开始强攻胡将军所守蒿高河桥。”
敌军已经重重包围,必欲吞我全师而后快。
天罗地网、十面埋伏。
此地已是死地。
死地,能置之而后生么?
“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陈庆之略作沉思,无畏的眼睛再次亮若星辰。“我们先攻正东,敌虽有险据,然吐没儿已遭重创,高欢一人当不敢出,可拔其前砦;我军克东,宇文泰、侯景胜必袭我后,贼虽恃勇而来,然白日之战,侯景辈已丧胆,我师再返身破之,就向东南突围,至蒿高汇合;至于尔朱荣,城中我已留奇兵,一定会把他拖住。敌虽众,可使无斗也。全军,突击!”
“好!” 鱼天愍率先高呼,直犯敌阵。


北门。
城头举起了千千万万个火把,原本绚丽的天空一下子燃烧了起来,如雷的喊杀声震彻了整个夜晚!
终于攻进北中城了。
城门侧,城墙边,堆积了无数的尸身。
还有少数的梁兵在零星地抵抗。
据报陈庆之已出东门,绝不能让他逃了。
“杀光他们!”
看着满天的烽火,尔朱荣心头热血沸腾,把手中的千牛刀高高向上抛起,半空之中激飞了数根火把,仿佛在大火之中找到一条通向天空的出路,腾身再接着宝刀骤马向前……
一道寒光!在那火雨天空的通路中一道闪电划过,直奔尔朱荣的哽嗓咽喉——这从风火中射出的一箭!
尔朱荣把马一冲毫不退让,扬刀一劈,将那一箭绞为粉碎。
一箭方罢,又是一片刀光袭来。
尔朱荣左手成拳,铁拳一挥,竟硬生生地将那一刀震碎。
引弓者,正是白袍队第一神射手“怒射天狼”成景隽!
而并肩站在成景隽身侧,手中再换一刀的,便是成景隽的副手、白袍队最热血的男儿“天空刀”昌明盛。

尔朱荣摇摇头:“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只要陈庆之!”
二人也互视一眼,摇摇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男儿事也。
但义所当为,虽千万人,吾往矣。


昌明盛舞刀。
他手中的一刀化做了千刀万刀千千万万刀。
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江山如画,万古长空。
昌明盛手中的刀好像岁月的沧桑,绵绵无尽此起彼伏;又有如天上游走的风云,无形无相无踪无定让人难以捉摸。
“嗡!”
成景隽手中的弓也响了。
一发就是七箭。
再发又是七箭。
箭!
箭和箭在空中互相撞击,炸出火星。
不是流星,不是闪电,当然也不是鸳鸯更不是梦。
箭和箭有疾有缓,有前有后,或悲狂,或凄厉,或怨愤,或深恨……
恨天下纷争百姓流难!
恨神州华夏胡虏横行!
恨元嘉草草仓皇北顾!
恨佛狸祠下神鸦社鼓!
恨烈士捐躯生死相离!
恨壮志未酬冉冉老至!
恨天地无情大梦秋凉!
恨!
七大恨!!!


昌明盛的刀。
成景隽的弓箭。
本来两人分别开来,谁也无法对尔朱荣构成多大的威慑。
但这一刀一弓,配合得天衣无缝。
一个空。
一个恨。
竟生成了天地间一种茫茫的杀意,双双缠住了尔朱荣。


战!
战!!
战!!!
战战战战!!!!
昌明盛手中的刀已断了三柄。
成景隽的箭也发尽了两壶。
但尔朱荣半步不退。
我们也不能退!
一定要拖住他!拖得一时是一时,拖得一刻是一刻。
不计生死,勿论成败!
战!


轰!
天际传来了沉雷。
尔朱荣怒。
千万头颅,斩于吾刀。
我是天下无敌,我的刀就是苍天的意志。
“天意!”
手中天下无敌的千牛刀发出了风雷之声。
风起云涌,天地无情。
苍苍茫茫,无可抵御、无法比拟、无以抗拒。
雷兮,天地碎!
天意如刀。
天意,不可违!!!
千牛刀一刀斫下。


昌明盛大喝一声,叱起自己毕生的战志,举刀相迎。
成景隽变色疾呼:“不可!”
但昌明盛已把自己倾尽生命的一刀发了出去。
他招架的那一式,有个名字:
向天。
我命由我不由天!
天意既来,生死而已!


血。
战士的血特别红。
那是一种愤怒。
怒红!


怒红的血四溅了开了。
昌明盛全身如被庖丁解牛,都成了碎屑,风一吹,竟随着血雾都飘散而去了。
成景隽想揽住战友的身体。
但揽不到。
谁能揽得住逝去的岁月和惊心?


“好汉子……”
轻轻谓息了一声,尔朱荣又扬起了他的刀:“只剩下你一个了,放下手中的弓,我饶你不死。”


寂寞如夜,清醒如昼。
既然灭亡是一种注定的事,等待死亡的过程便犹如是一场痛苦的凌迟。
明盛兄,你前路慢行,兄弟稍后便来。
陈师,你们突围了么?
属下力尽于此了。
来生,来生,来生再见……
成景隽嘴角泛起弃世之刻淡淡的微笑,然后那么傲慢地最后摇摇头。
日居月诸,照我黄土……
天之苍荒,地之蘼芜,生有何欢,死亦何苦……
手中李广弓一振。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如此,而已!


尔朱荣脸上也浮起少有的敬意。
南军的血,果然够烈。
陈庆之,你得士如此,夫复何求?!如果此战你能不死,就来日再让我们沙场对决吧。
“好,我用千牛刀为壮士送行。”


“喀啦!”
一道狂雷轰过。
大雨倾盆而下。
成景隽一振拔箭,直指天际。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英雄的身姿,将凝固成千百年永远的传说!
回复 举报
2005-6-15 10:16:28

主题

好友

6

积分

管理员

第四部 夜

第四部 夜




骤雨略歇。
几道闪电划开夜空。
漆黑的天空传来一声长长的隆隆声,直从天际滚到人心。


夜,好深。
那么深。
深得荒凉而悲愤。
如噩梦不醒。
黄河怒!


尔朱兆动容了。
自己面对的敌人是怎样的敌人呵?
三万大军,面对敌军八百不停迅猛攻击,从午至夜,竟然不能寸进一步!
当年雄据幽并的邢杲飞熊军没有这样的坚忍,昨岁横扫中原的葛容无难军也没有这样的勇决。
幸好。
幸好,他们只有八百人。
幸好,他们倒下去一个就少了一个。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陈庆之,你的白袍队今夜一定要在这里尽丧!!!


黄河疾。
涛声怒。
蒿高河桥傲绝横跨!
“若万一有变,事不可为,一定要守住河桥,为全军保住的一线生机。任重,勿辞。”
胡龙牙的耳边响起了接令时陈庆之的嘱托。
亥时,还有半个时辰。
我一定会把这里守住。
八百男儿的血,快流尽了。
我们的刀也尽折了。
刀折了我们就用我们的拳,拳断了就用我们的骨头,骨头再断了我们还有一股气在。一寸山河一寸血,我们有的是热血、骨头和志气。
寸土不让!
寸步不退!
有死而已!
战!


贺拔胜攻上。
胡龙牙左手持双刃矛,右手持钩戟悍然迎之。
互搏十一式。
贺拔胜抚肩而退。
胡龙牙身上七处溅血。


“贺拔将军,我来助你!”
尔朱兆的天狼绝剑加入了。
刀剑合击,两人联袂再上。
战必速得。
必克蒿高桥!


河流。
魏军趁着雨停,以船溯流而下,在桥下放火。
火逐风飞,漫天彻地的肆虐着整个战场,使得汹涌澎湃的大河亦跟着一起熊熊燃烧,火浪滚滚直冲。
黄河水。
烈火。
天空云电飓闪,雷声爆散,一记比一记响。
急浪漩花,电光时见,如火耀天,风云布合,插天如角,涛裂如怒,火烈如狂。
整个黄河一刹那都成了红色,不知是火在水中烧,还是血在水里漂,这天下第一的水火战场!


丈夫须眉重,睥睨意气横。
胡龙牙仰天长啸。
击退贺拔胜、尔朱兆的刀剑联手十一次,再被五创。
但他更勇、更悍!
——勇敌者,不丧于敌!
——敢战者,不亡于战!
贺拔胜贺兰雪刀法“雪意”、“雪盛”、“雪乱”齐出。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胡龙牙左手长矛以“兵接”、“争先”破之。
尔朱兆的天狼剑以“杀”、“绝”、“灭”、“尽”四式攻出。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胡龙牙右手大戟“刃伤”、“鸣鼓”阻之,“天时”、“原野”反攻。


马蹄声骤。
魏军背后一阵大乱。
陈庆之和他的白袍队来了!


风狂流湍,黄河咆哮。
不止是水。
还有火。
烈火。
——熊熊的烈火,如金蛇狂舞,焰光燃起了整座大桥。
陈庆之的声音破空而至。
“龙牙,我们来了!”


尔朱兆双目都红了。
决不能让陈庆之过去。
既然不能夺桥,那我就毁桥!
天狼剑一翻,在烈火中堪堪欲坠的河桥,喀啦一声终于塌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折腰。
华夏千年,气,不可断!
胡龙牙弃戟向前一掷,逼退贺拔胜半步,自己翻身而下,直堕入黄河怒涛中,一手竟将要全然塌陷的桥梁撑住。
“破、碎、虚、空”!
天狼剑爆出前所未有的杀意,一往无前。
胡龙牙不避,硬换一招,天狼剑贯胸而出,他手中双刃矛一挥将尔朱兆横空打得飞了出去。
贺拔胜赶到,全身罡气齐聚,手中贺兰雪大刀一迸,碎裂成了千百个碎片,犹如骤雨,全打在胡龙牙脸上!
一声震天虎吼,看看要倒,胡龙牙把手中矛往自己足上一插,肩抵住矛杆,硬是强立不倒,撑住大桥。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大雨骤下。
火光尽灭。
亥时尽,子时至,胡龙牙怒目而逝!



“龙牙,我们来了!!!”
陈庆之和白袍队!


鱼天愍的枪化惊虹。
不!
不是惊虹
是雷电!
如此猛烈。
如斯猛烈!
每一枪都猛烈得像怒雷直自九天之上击在万年的冰山上!
尔朱兆、贺拔胜力不能当,退。


雨骤。
风狂。
黄河怒。
胡龙牙八百壮士俱死蒿高。
白袍队皆下马。
尔朱荣大军已至,数面重围,然众皆不顾,解衣而歌。
陈庆之心头泣血,含泪而吟:“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黄河滔滔。
天地何悲?
无尽的寂寞涌动。
寂寞天下……英雄无奈……壮士断腕……恨意绵绵……
尔朱荣手举千牛刀,双目射出英雄相惜的痛惋:“儿郎们!杀!”


杀气,充肆天地。
杀声,早已贯透天地!
漫天的弓箭带着诅咒呼啸而至,陈庆之振剑疾呼:“渡桥!”


不行,敌人的箭雨太密、太多、太狂了!
必取其主帅,乱其阵脚。
鱼天愍带领十余骑直向尔朱荣。
尔朱荣身边的大将宇文泰、贺拔胜一使天涯镋、一舞贺兰雪刀上前抵敌。
天涯寂寥,天下有雪。
那舞尽天涯的一场大雪,劈面而来。


最后一战,无可保留。
义兴鱼天愍出手就是和东阳宋景休的“黄河”齐名的神枪——“长江”!
长江远。
长江壮。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浩气长江!
出洞庭、入九洲、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奔流不尽滚滚来的长江!
天涯如何能限?
风雪如何可遏?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长江”破天涯镋、贺兰雪刀。


高欢也出手了。
手中丈二长鞭力阻。
“投鞭断流!”
长江千里,万古奔流,岂是尔这一鞭可以阻挡的?
鱼天愍手中长枪如怒潮。枪锋急闪,变成千千万万。
“淝水”枪出。
吹落叶之扁舟,飘长风于上游。
排青龙之战舰,斗飞燕之船楼。
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风声鹤唳,北溃仓皇。
高欢败。


“好枪法!”
尔朱荣舌绽惊雷。
千牛刀刀气纵横。
天道周星,物极不反。
“天道” 刀出,我刀我道,天下莫敌!


如斯夫……
长江枪法最大无畏的一枪“赤壁”傲然而出。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赤壁”硬捍“天道”。
两马回旋,刀枪互击,大音希声,竟完全听不到任何声响,只溅出无数火星。
火花大盛。
鱼天愍的枪烧了起来。
一枪再起,“火烧赤壁”!
尔朱荣横眉凝神,“天罪”发动!


倏地,一物从地底疾穿而出。
槊!
一槊竟穿过疾奔中骏马的下腹,而且刺穿了马鞍,而直入全神贯注正与对手最后决战的鱼天愍腹中,并穿肠破肚突了出来。
这一槊好毒、好狠、好绝、好卑鄙!
鱼天愍死。


地下的泥泞之中冒出一个人来,鹰眉、狼目、剽狠无比,正是侯景。
扰我决战……
尔朱荣心中大怒,座下宝马乌王一嘶,一蹄正踹在刚有得意、毫无防备的侯景左腿上,左腿立折,顿时晕死了过去。


轰隆隆!
又一道重重的雷打在心头。
陈庆之、马佛念等白袍队最后的十一骑终于冲上了蒿高桥。
但是鱼天愍已死。
你有没试过一群人,一群同甘共苦、出生入死、浴血相拥、一同奋战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兄弟们一个个离你而去的感觉?
黄河水无情。
一如千万年来的一样,大声咆哮。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每一个魏军心头忽然响起了这让他们羞惭、恐惧而无奈的歌声。
自河上,尔朱世隆率领的船队也包围而来,即使敌人渡过蒿高河桥也注定无路可逃。
白袍队要完了。
陈庆之的神话也终于要结束了。
魏军不再放箭,徐徐围上不动,等待着生擒对手的最后时刻。
第一次,就这样面对面,在不足两箭之地的近处注视自己已陷入绝境的对手,尔朱荣忽然全身有一种激动的战栗,说出自知绝不可能有自己想要回答的话:“陈庆之,投降吧。”


陈庆之看看身边连自己尽皆带伤的十一白袍,或年轻或沧桑的脸上都写满了坚毅。
副将马佛念上前,自肩头拔下下一箭道:“将军,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陈庆之目光闪动,从多年兄弟那忠诚而坚韧的眼神中他已经了解到要说些什么了,但是自己怎么可以让他那么做?陈庆之摇了摇头。
黄河水荡。
“寇所忌者,陈师一人耳。大梁可无我等,不可无陈师。将军,您身上还肩负着复我神州衣冠的大任。”
马佛念和其余白袍队最后的将士的眼神坚毅无比。
包围的魏军再次开始向前。
陈庆之长吸一口气,眼中已有泪光闪动:“陈庆之会活下,庆之活下去不是为了自己!”
缰绳一纵,越马冲过河桥。


“杀!”
尔朱荣一声令下,全军进击。
白袍九骑拼死与战。
马佛念扬起了自己的绝世刀。
大丈夫处世,以绝世之功建绝世之名,以绝世之刀为绝世之事!
长虹贯日,绝世刀出。
轰隆,黄河堤决,天崩地裂,遍野为泽!


那席卷天地的黄河洪流已将马佛念淹没。
浮沉中,听见魏军也被怒涛卷入的四面哀号声。
陈师。
将军。
大哥!
你走了么?
又一个大浪迎头盖下。
马佛念忽然想起了那还是在少年时一向不好丝竹的大哥在一场醉后的长歌:


我有剑
在这横流俗世激浊扬清,舍我其谁
碎杯就当痛饮吧
长歌长啸,我打马长安

谁见到昔日的江湖
五陵年少
我鲜衣怒马,弹剑作歌
人生如梦
且把大梦狂眠
我在水中取火
我在醉里寻诗
漫天舞剑
剑光如雪

这是我梦中的江湖
痛饮狂歌,飞扬跋扈
自在青山
寂寂流水
苍冥悠悠
仰天就做他十万的狮子吼吧
是非成败,楼外青山
我把情怀化作火把
燃一天狂意
有没有人随我天涯

戎马倥偬埋不埋得了英雄骨
我在江湖
我是古之舞者
从泪罗江前到易水江畔
不见
你的白衣
红颜作剑
弹剑作歌呵
爱你恨你
千年一叹

我在惊涛骇浪里想起你的容颜
你一低头的笑
像一阵清风
或是一道惊雷
你轻描淡写
我动魄惊心
我是今之武者
万里黄沙我只奋戈一击

天涯天涯
江湖江湖
天涯海角,地老天荒
江湖寥寥,谁人夜哭

你是白衣
你是红颜
我弹剑作歌
挽留夕阳

天涯茫茫谁会遇上了谁
你幽幽的目光如水
一流仿佛已是千年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天地何忍
雨战芭蕉
谁在写诗
狂歌当哭,带箭怒飞呵
男儿便是一杯须倾尽的烈酒
要把平生问个去处
长安
我要去长安
带剑的男儿当上长安

大道如盲
我行我道
我的剑是天光里的火
匹夫射虎,朽木雕龙
泥牛吼月,木马嘶风
今朝长剑在手
索性就拼他个一灯既亮,不朽若梦

弥天怨雨鱼吹浪
扫地狂涛鬼弄笳
好不好
就让我发一回疯癫
苍茫眼底看不尽的风和雨呵
谁和我共觞
一同看
吹落江湖满树花

我爱
我爱
我爱恋这江湖
我爱恋那江湖之上远去的白衣
红颜

你好吗
你可知你一低头的容颜业已绝世
风流云散
星落如雨
我,在秋天里思念冬天


……


滔天浪,掩今古。


史书纪:梁中大通元年闰六月十三日,洛阳陷。陈庆之率白袍马步数千,结阵东反。魏天柱将军尔朱荣三十万以追,值蒿高山水洪溢,军人死散,庆之独以身免。
回复 举报
2005-6-15 21:10:21

主题

好友

473

积分

县尉

。。。。。。。。。。。我只说一句话 :cry:





。。。。。。。。。。。。。。。。。。。。。。。。。。
。。。。。。。。。。。。。。。。。。。。。。。。。
灯下兄,有没有在后面续写啊 :p ?
回复 举报
2005-6-15 23:20:06

主题

好友

1595

积分

东山高士

一直觉得那是很酷的话

千军万马避白袍!!!!

给了文人多少侠士的梦想和憧憬。
回复 举报
2005-6-16 08:36:38

主题

好友

6

积分

管理员

回云之龙兄

就《白袍》本身而言,已经结束,算是个相对完整的小段落。


但《英雄纪略》应该还会写下去,已经动笔的是一篇《狂歌》——写典韦,预计要写的还有《危城》——写张巡,《天意》——写魏延,其他的,就只能看进度了。
回复 举报
2005-6-16 12:02:30

主题

好友

473

积分

县尉

Post by 灯下骷髅谁一剑
就《白袍》本身而言,已经结束,算是个相对完整的小段落。


但《英雄纪略》应该还会写下去,已经动笔的是一篇《狂歌》——写典韦,预计要写的还有《危城》——写张巡,《天意》——写魏延,其他的,就只能看进度了。




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啊,希望兄的大作早点出现! :icon32:  :p  :p  :p
回复 举报
2005-12-6 18:51:43

主题

好友

1595

积分

东山高士

古版《亮剑》,灯下的豪情和梦想,我欣赏的风格。
回复 举报
2005-12-10 21:31:16

主题

好友

705

积分

县令

呜呼

名师大将莫自牢
千军万马避白袍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1-16 11:32 , Processed in 0.0756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