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35|回复: 25

马岱武评(三国演义(毛本)武力系统评价及初步分档)

[复制链接]
2021-6-28 14:55:41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琅琊资深网友马岱原创作品(在原帖基础上大幅补充),burrjiang受邀代为发帖,系首发。



第一部分 武力系统基础设定
第一节 前言
       三国武力评价这个话题自网络时代以来经久不衰,当然严格来说,互联网出现之前,民间已有诸多的讨论,只不过那时的交流不如现在方便,仅限于区域及小群体之间。互联网给了普通民众一个更便捷广阔的沟通平台,于是武评话题在网络之中持续走热。
       三国武评在网上争论近二十年,仍然难以形成统一的定论,这本身就说明了三国武评具有一定的特点,我们可以归结于作品本身有很多描写模糊的地方,而读者的理解各不相同。
       如果作品本身非常严谨,那么争议很快就会取得一致;如果作品的逻辑性毫无规律,那么读者就会无所适从,会放弃讨论。三国演义的武评介于两者之间,武评爱好者普遍认为三国演义存在一套武力系统,同时这套系统存在很多模糊描写,甚至有部分矛盾,所以形成持续不断的争议。本人认为争议大体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古人与今人对文字描述的理解不同,比如说古人喜欢用夸张性的一些词语,什么才能胜我十倍之类,现代人不会再用这样的手法,现代人会说比我强一点,比我强很多这种更直观的表达方式;第二种是武评爱好者各自的着眼点不同,有人看重交锋的公平性,不公平的交锋没有参考价值,有人则认为不公平的交锋也有参考价值,有人用体育思维,有人用游戏思维,有人用文学思维等等。
       所以本人认为试图建立一套体系一揽子解出三国武评中的所有答案(这也是很多资深武评爱好者的追求),这种目标实现的难度还是比较大的,这么多年都不能协调一致,靠一个人想形成统一的定论?其实很难。
       本篇三国武评,仍然是基于个人理解而得出的武评,这里面会出现不少的人为设定,这些人为设定被认为是无法避免的。每个武评爱好者的人为设定是不同的,不同的设定就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对人为设定可以讨论其逻辑性和合理性,显然逻辑性和合理性越好,接受程度就越高。任何人做武评都是希望得到观众认同的,认同度越高,说明分析的质量就越好。
       三国武评的讨论基础是三国演义这部小说,而三国演义的版本是不同的,不同的版本当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所以首先要明确的讨论基础是确定三国演义的版本。
       本人采用的三国演义版本是毛本三国演义,本人认为毛宗岗父子的这个版本,逻辑性比较好。至于有些爱好者钟爱嘉靖本三国演义,这属于个人喜好和自由。但本人反对这样一种说法,因为嘉靖本三国演义更接近罗贯中的原著,所以更代表罗贯中的想法,武评是需要探寻作者的武力设定,而毛宗岗父子通过修改,曲解了罗贯中的原意,研究毛宗岗父子的三国演义,得出的结论也是不正确的。
本人的理由有这么几点
       1、三国演义并非罗贯中完全原创,在罗贯中之前,三国的很多故事已经流传了,罗贯中将其整理,然后编写出三国演义,三国演义有些寓意也不代表就是罗贯中一个人的想法。
       2、嘉靖本三国演义只是更接近罗贯中的原著,并非就是完全的原著。
       3、毛宗岗父子在战例修改中,主要是修改其平衡性,避免前后不一致或差异过大。例如张飞赵云马超对张郃战例的回合数,进行了适当平衡,一方面没有改变相对关系,另外一方面看起来没那么失衡;例如张飞对吕布的两次战例,也是作了平衡。归纳而言,毛宗岗父子认为之前的版本,武力系统的逻辑有些混乱,所以需要修正。
       所以本次三国武评完全以毛宗岗父子编著的三国演义为讨论基础,毛宗岗批注三国演义作为作者的意见表达,当然也需要参考。
       嘉靖本三国演义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参考,就是毛本三国演义出现了矛盾,去看看嘉靖本是怎么写的,找找原因。
       至于三国评话、三国史书等其它材料则基本不考虑了。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10:32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8 15:22 编辑

第二节 武评的目的
       武评其实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属于读者一种常见的问题探索。有句话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意思是武力嘛,总是要比较一个高下的。有些作品例如《说唐》,直接就给出了第几条好汉这样的注释,倒省去了读者一番功夫。这种问题探索,最终会得出一个武力排名,谁比谁强,谁第一,谁第二,谁是三甲,谁是五虎。
       随着三国游戏的深入人心,三国武评又赋予了新的意义,即数值化、公式化。从三国游戏的角度,必须数值化、公式化。在游戏中吕布和马超可以交锋,而在三国演义中二将是没碰过面的;在游戏中关羽和文丑可以多次交锋,在三国演义中,一次交锋文丑就死了;甚至游戏中还可以出现两个时代的武将交锋,例如华雄VS姜维。三国演义不需要回答华雄和姜维谁比谁强,交锋结果会如何,但三国游戏需要。
       三国游戏将每位武将赋予一个武力值,然后制定一套计算公式,再考虑体力等其它因素,这样任意两员武将交锋,直接根据公式计算结果就可以了。
       那么三国演义的作者,不管是罗贯中也好,毛宗岗父子也好,他们对武力系统的考虑是怎么样的?
       首先,本人认为作品必定有一套系统,武将需要对其定位,不同定位武将之间的交手遵循一定的规律,否则就会出现逻辑混乱和前后不一致,如果作者的系统就是混乱的,那么武评自然就没有答案了。诸多三国爱好者孜孜不倦参与武评就是认为,作者(每个版本视为一个作者)心中确有一套系统。不仅三国演义,包括水浒、金庸小说、说岳、说唐等等,都在讨论武评,比较起来,还是三国演义武评最热,这说明三国演义的武力系统相对还是比较完善,讨论价值比较高的。
       第二,作者没有数值化的意思,数值化是后世的产物,作者当然不知道后世会出现电脑游戏,作者也不需要考虑高览对魏延是什么战果。从作者对回合数的设定可以看出,对于较多的回合数,都采用了约数,二十回,三十回、四五十回等等,实际战例不可能刚好凑整。再比如演义中两武将百回合之后会去换马,那么双方会刚好数到一百回合吗?不会,这是一个约数而已。所以本人认为,想建立一套数学公式,通解三国武将的武力,其实会非常困难。三国游戏那是没有办法,必须要做,但三国武评不一定,能细化当然好,但越细就越难,争议就越大,得先把大的环节搞清楚,才能逐步细化。
       第三,武力系统是从属于整个作品的,从整个作品来看,武力系统只是其中的一个小环节。就以毛评本来说,对武力的评述仅占很小的一部分,特别是对于我们常用的武力评价,真正形成影响的点评非常少。说明在整个作品之中,武力系统只是一个附属,需要服从作品的整体情节,作者不会为了平衡武力系统去修改情节,只会让武力系统去迎合情节发展。
       我们如果跳出读者的视角,跳出作者的视角,对于书中的人物,武评依然是有实际意义的。
       --孔明曰:“须是张、赵二将,方可与敌。”
       --程昱曰:“某举一人可敌颜良。”操问是谁。昱曰:“非关公不可。”操曰:“吾恐他立了功便去。”
       --许褚便出。斗二十合,不分胜负。操曰:“吕布非一人可胜。”

       诸葛亮、程昱、曹操显然是做过武评的,他们对武将谁强谁弱,心中有数,而且判断基本准确。可能有人要说,曹操为何派宋宪魏续迎战颜良?咳咳,个人认为曹操另有心思,宋宪魏续乃背主之人,参见曹操对蔡瑁张允的定位。
       而如果没有做过武评,或者判断严重偏差,那就会出现悲剧。
      --太守韩馥曰:“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
       --贤曰:“父亲放心。他虽有张飞、赵云之勇,我本州上将邢道荣,力敌万人,可以抵对。”

       当然书中也会出现不一致的看法
       --黄忠回阵,问曰:“正待要擒李严,军师何故收兵?”孔明曰:“吾已见李严武艺,不可力取。来日再战,汝可诈败,引入山峪,出奇兵以胜之。”
本人认为武评的目的有三
       1、判定武将所处的档次和大致水平,不仅读者需要,作者需要,作为书中排兵布阵的主帅/军师也需要根据武将的能力安排任务。
       --孔明唤众将商议曰:“今魏兵来追,必然死战,汝等须以一当十,吾以伏兵截其后:非智勇之将,不可当此任。”言毕,以目视魏延。延低头不语。王平出曰:“某愿当之。”孔明曰:“若有失,如何?”平曰:“愿当军令。”孔明叹曰:“王平肯舍身亲冒矢石,真忠臣也!虽然如此,奈魏兵分两枝前后而来,断吾伏兵在中;平纵然智勇,只可当一头,岂可分身两处?须再得一将同去为妙。怎奈军中再无舍死当先之人!”言未毕,一将出曰:“某愿往!”孔明视之,乃张翼也。孔明曰:“张郃乃魏之名将,有万夫不当之勇,汝非敌手。”
       本例之中,诸葛亮对张郃、魏延、王平、张翼的能力和水平有深刻的认识。当然书中人物的判别方式和读者是不一样的,读者依据的是文字,书中人物可以直接观察及根据信息判断。反过来说,作者也可以通过书中人物的评论来交待武将的武力关系。
       2、判定武将的高下之分,即排名顺序,这一点读者非常关心,特别是两名同档次的武将,谁更强,谁更优,而在书中有时不一定要分那么细。
例如关羽欲与马超比试,刘备诸葛亮极力阻止,在刘备诸葛亮看起来关羽和马超谁强并不重要,但读者很有兴趣。同样诸葛亮也不会在张飞与赵云之间,再细分谁更合适对战马超,但读者关心张飞赵云谁更强一些。
       3、将武将武力数值化,推出公式。这一点是游戏公司必须要做的,但对于武评并不一定要做到。当然如果有人能够推出这样的公式,公式与书中发生的战例都能吻合,那么恭喜你,已经通解了三国武力系统。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三国游戏就已经开始在中国流行,早于互联网。在互联网上讨论武评的爱好者,很多都带有这样两种思维,一种是体育思维,一种是游戏思维。体育思维希望看到武将能在公平的条件下比试,排除各种干扰,根据真实武力决出胜负,根据不受干扰的胜负反推真实武力;游戏思维希望能够通过公式和算法精确计算每一场较量的结果。这两种思维都深深地影响了众多的武评爱好者和参与者。
       本.......分(出现敏感词省去几十字)。武将交锋既不是打擂台,也不是武林大会,而是战争的其中一种方式,需要遵循战争的一些法则和规律。
       所以在本文会看到在案例的运用方面会差别于常见的武评文章。比如说有人会质疑,这样的案例也能作为依据?这样的战例也具有对比价值?本人认为先不要急于下这样的判断,读者毕竟不是作者,作者距离我们毕竟有几百年了,文化思维都不一样,也许作者当时就是这样考虑的呢?
       所以,本文之中领兵作战依然是武力评价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有很多场外因素干扰的战例依然成为比较的参考依据,因为这就是战争的特点,兵不厌诈,战争本来就不会是公平条件下的作战,武将也不可能只会在公平条件下交锋。
       常见的一个对比,在对纪灵的时候,张飞表现明显比关羽要好,而张飞对纪灵与关羽对纪灵,两者的状态也略有不同。这就是三国演义武评的常见案例,作者并不会刻意安排关羽和张飞都在同样的状态下迎战纪灵。张飞对纪灵表现好于关羽对纪灵,那么是不是说明张飞就比关羽强?没那么绝对。如果对手始终就是纪灵,可能是成立的,问题是张飞关羽的对手不只是一个纪灵,理论上来说,张飞关羽的对手可以是本方阵营之外的任何武将。我们评价一名武将,看重的是综合作战能力,而不是看谁更适合迎战纪灵,谁对纪灵的效果更好。可能换了一名武将,关羽作战效果就好于张飞了。
       除了要应对不同的对手,武将交战时所处的环境也是不同的。有优势时,有劣势时,有追击对手时,也有被对手围攻时。通过演义战例描写可知,即使是同一水平线的武将,在不同环境下表现也是有差异的,武将有各自所擅长的和不擅长的。主帅当然可以根据武将的不同特点予以安排,但是很多时候,战例的发生是千变万化的。例如汝南之战的赵云表现神勇,但刘备事先是无法预料的,实战进程是打出来的,不是事先安排出来的。所以,作为一名武将,需要应对不同的战场局面,那么评价武将的能力,也是需要面对不同的武将,应付不同的战场环境。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19:58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8 15:26 编辑

第三节 武力定义和影响因素
       什么是武力?恐怕每个人的定义会有所区别,但总体而言,虽然各人说法不完全一样,但心目中的定义其实是趋近的。
       本人认为武力就是武将在战场上格斗的能力,包括力量、速度、技巧、体力、反应等因素,是结合各方面因素的综合能力。
       武力是无法直接测量的,不像身高可以拿尺子量,不像力量可以通过专用设备测量。武力反映的是对抗水平,如果两个人单独练把式,不一定看得出来谁强谁弱,但直接交手就能看清楚了。
       武力必须在战场中,在战例中表现出来,读者和旁观者看到的只是战例表现和战例结果,想知道的答案是武力水平。如果是比较单纯的单挑,战例表现、结果和武力水平会成正相关,但是战场上往往复杂多变,有很多其它因素影响,而这些因素的影响程度又各不相同。纵观三国演义这部作品,真正不受干扰的纯武力对决,反而不多。那么重点关注这些不受其它因素干扰的战例行不行?也有问题,因为三国演义中战例数量有限且不平衡,如果排斥掉那些有干扰因素的战例,会导致失衡和偏差,对不同武将的影响也是不同的。
       体育比赛为了保证公平,往往会制定一套严谨而公平的比赛赛制;有些游戏也可以形成比武大会和擂台赛这样的形式,然而三国演义做不到这一点,战例是有限的,武将的出战和交手机会也是有限的,很多时候并不由武将自身控制。
       武将在交锋之中,最常见的形态是骑马持兵器对战,但也有其它情况。例如步战、船战、远距离射箭,甚至还有特殊情况拿不趁手的兵器作战,如宛城的典韦。
       为了便于讨论,本人主张尽量简化,将武力分为基本武力和附加技能。
       我们经常在书中看到这样的描写“弓马熟娴,武艺精通”,这说明武将在学艺时,不会只单练一种兵器和技能,应该是全面发展,武学很多是相通的。在书中没出现过的,不代表武将就不会,一贯骑马作战的马超,在步战场合,照样骁勇,诸葛亮刘备用赵云关羽护卫,说明他们步战绝不会差。
在船上作战会有一个水性及熟悉问题,水性不熟,自然武力无法发挥,但水性都很熟悉的情况下,个人主张船战依然属于基本武力,更接近步战。
       武将在交锋的时候,并不容易腾出手射箭,吕布赵云都拥有一手好箭术,但在战斗之中,他们很少使用,说明射箭需要一定的条件。而远距离射箭已经脱离了武将交锋的范畴,孟达射死徐晃,丁奉射死张辽,沙摩可射死甘宁,普遍认为不对武力评价产生影响。曹操组织了一次比箭大会,结果发现武将个个箭术出众。说明箭术属于武将应该具备的基本技能。
       我们看到箭术出众而且喜欢射箭的武将如太史慈、黄忠,其常规战力依然是普通兵器。所以本次武评,不考虑箭术。远距离射箭的战例,不对武评造成影响。而诈败之中的射箭,归于诈败范畴,个人认为诈败之中的射箭,和回马枪、拖刀计一样,能不能成功关键不在实施方,而在追击方的警惕性和反应能力。
       基本武力虽然包括力量、速度、技巧、反应、体力等多个因素,但最终本人分析的基本武力也仅仅作为一个综合值考虑,由于三国演义中对武力的组成部分描写较少,且标准不一,比如典韦和许褚就描写了其力量很大,赵云和马超的某些战例就描写了一定的招式效果,做到深入比较的条件不具备。个人认为名将在基本武力的各项技能方面应该具有全面性,不会有明显的短板,比如许褚虽然力大,但马超在与许褚的夺枪中并不吃亏。有明显缺陷的武将在战斗中遇到强手很难生存,力量不足、技巧不够、反应太慢,体力不支,任何一项条件的存在都可能造成直接丧命。在各种被杀的武将中,很可能就是某一方面有较大缺陷,但因为无法做到辨别,还是只能统一用一个综合武力值来衡量。
       附加技能指一些特殊技能,其他武将未必会有,部分武将的附加技能仅仅是一种补充,偶尔用一下,比如马超的铜锤,如果不是面对张飞这样的强手,很少有机会看到。有些武将则将附加技能作为重要战斗手段,经常性使用,最典型莫过于水浒中的没羽箭张清,此人的取胜手段主要靠飞石,枪术反而是其次。三国演义中近似的人物有王双和祝融,书中在介绍人物时就特意提及王双的流星锤和祝融的飞刀是其重要战斗方式,几乎每战都用,等同于常规作战方式。当然与常用兵器不同,这两人都需要在诈败中使用出来。对于这类武将,不太好分析,好在数量很少,可以针对个例单独分析。
       所以,除了个别武将,绝大多数武将使用最多,起作用最大的还是基本武力,而对于王双和祝融这样的武将,其实附加技能也可以折算融入基本武力之中。
       远程射箭会对交战结果产生直接影响,但是远程射箭往往需要一定的条件,而且远程射箭出现了很多低水平武将射死高水平武将的战例,如果将远程射箭考虑进去,比较会非常复杂。虽然将射箭纳入武评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为了简化讨论,本次武评还是舍去了远程射箭,不纳入武评范畴。毕竟武将均处于战斗状态时,不容易腾出手来射箭,而当武将处于非战斗状态时,射箭与武力水平并不成对应关系。
所以最终,本文武评讨论的是武将的基本武力。
       武将的基本武力是一个恒值还是会产生变化?对这个看法的争议也是很多,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年龄与基本武力的关系。
       如果按照体育运动的规律,运动员在20岁才开始成熟,像足球会组织17、19、21岁以下青年比赛,而30岁以后身体机能开始下降。但在技术上则是一个逐步提高的过程,所以大多数项目,30岁以下为运动员的巅峰。
       如果按照武侠小说的规律,由于有内力的存在,侠客的巅峰往往更晚一些,多数作品将四五十岁视为盛年,六十岁以后才言老。
       三国演义是按照什么规律?三国演义提到了几次少年武将,如少年赵云、17岁少年马超、17岁少年孙策等等。虽然从习惯性思维认为少年武将可能经验、力量都不够,但最终书中并未明确提示,少年武将的武力一定是不足的。孙桓出战时二十五岁,孙权说他年幼,可以理解为领兵资历和经历不足。潼关之战,曹操说曹洪年幼,显然此时曹洪年龄不小了,这里应指独立作战经验,非武力表现。可以看出,如果具体人物口中说出年幼,代表不放心。但书中直接描写的年幼该如何判定呢,个人认为可以理解为未到鼎盛时期。
       三国演义提到的老年武将更多一些,而且提示更明显一些,因为多次出现了明显的对老将的担忧和不信任。说明随着年龄偏大,武将身体机能下降,武力下降,这一条是公认的。但是由于书中给的条件有限,不是每个武将的年龄都能推出来,而且不同武将的提示也是不同的。
       黄忠在长沙的时候是年近六旬,已经被称呼老将军;关羽五十八岁也被担心年老;但徐晃五十九岁就没有老将一说;张郃到诸葛亮北伐年龄肯定不小了,也不见老将一说。
       关于年老,确定对武力的影响是存在的,但影响有多大,则较难量化。只能根据经验推算,武将年老之后的衰退应该是加速的,越老衰退越快。
例如长沙的黄忠、入川的黄忠、定军山的黄忠、夷陵的黄忠,是不一样的。
       从演义的战例看,不管是年老还是年幼,如果完全不考虑年龄因素,其实也不会有明显的不合理和矛盾,所以虽然从现实逻辑分析,武将年幼或年老对武力的影响是很大的,但作者似乎有意淡化这种影响,鉴于作品的特点,本人在年龄对武力的影响方面是以下思路:
       1)尽量弱化年龄的影响,只有直接提示武将年幼或年老时,方考虑年龄影响。有些武评爱好者,喜欢推算武将的年龄,得出此时该武将属于年幼或年老,但推算的依据会参考史书或其它材料,本人不采纳这一方式,演义和史书不是一回事,演义的年龄与史书年龄不是画等号。就包括书中,一些武将的年龄就出现了明显的矛盾。
       2)在有提示的场合,年龄对武力的影响尽量取低值,如果不需要考虑年龄的影响,就不考虑,需要时也不夸大年龄的影响。
       3)年老或年幼时的武力折减因素以定性评判为主,很难量化。
       4)除了年老和年幼之外,武将的武力固定为一个正常值,也就是我们武评需要探索的常规武力值。
2、关于基本武力的成长性。
       武侠小说中往往有学艺的过程,一个人的武力是可变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武功会逐渐上升,到年老会下降。但在三国演义中没有明显的提示一名武将的武艺是上升的,或在某个阶段升一级。书中提到吕蒙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但也不是指武力,而是指领兵水平。
       如果根据正常思维,武艺属于技术的一种,技术是跟经验相关的,经验丰富,武艺提高也是可以理解的,确实有一些武将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大将,例如陈式、廖化。张郃前期吃了很多败战,后期变得无人能挡,有人认为是张郃的武力提升了,但是书中毕竟没有这样的提示。
       如果认为前期武将实力更强,随着名将纷纷故去,一些前期不太出色的武将到后期显得无人能敌,从逻辑上也是说得通的。
       三国演义武力整体水平,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开篇到刘备去世,这个阶段也是武将武力表现的主要时期,名将层出不穷,在刘备去世前后,各名将也依次逝去,三国武将的武力整体水平下降明显。
       第二阶段就是从诸葛亮执掌蜀汉到诸葛亮去世。这个阶段挑大梁的是张郃、魏延、马岱、关兴、张苞、王平、徐盛、丁奉等。
       第三阶段就是从诸葛亮去世到三国结束,这个时候的主要武将有姜维、邓艾、夏侯霸、文鸯、廖化、张翼、丁奉等。
       如果完全不考虑武力的成长性,这几个阶段之间的武力水平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些,与习惯认知有些差距,第二阶段的武将基本是第一阶段延续下来的,而第三阶段的武将除了文鸯、徐质、诸葛尚等少数武将,也多是第二阶段延续下来。一些武将在上阶段是次要武将,到了下阶段就变成了主要武将。如果用武将的成长性来解释,则可以弱化各阶段的差距。本人认为三国演义有一个倾向,就是将武将领兵作战的能力转换为武将的武力,统兵作战能力当然可以随着经验的增加而增强,这样就可以解释有些武将到了四五十岁变成了大将,但武将武力则呈现不同的特征,遵循年龄变化的逻辑是不同的。
       三国演义的第一阶段,高武力武将,基本都是出场就惊艳,并没有出现越战越强的例子。第二阶段没有出现特别强的新武将,王双也就打伤一个张疑,而且还被魏延所杀,第二阶段基本是第一阶段后期出现或征战时间较长的武将在主导。第三阶段则出现了一些新气象,例如文鸯、邓艾,第二阶段并不是最强武将的姜维,在第三阶段显然更加突出。
       本人认为,在几个阶段之间,考虑一下武力的成长性,也是可以的,特别是第二、三阶段之间,时间间隔还是很明显的。只是书中对武力的成长性无章可循,书中确实对武将武力的成长性没有任何提示。
       本文最终还是不考虑武将武力的成长性,三国演义前期侧重武力交锋,从诸葛亮执掌蜀汉开始,更侧重于智谋,只能认为经过长时间战乱,人才凋零,所以鲜有猛将出现了。
       本文武评只讨论至诸葛亮去世,诸葛亮去世之前的武将,多是第一阶段延续下来的,连续性比较好。第二、三阶段之间,武将变化较大,起承前启后作用的只有姜维、张翼、廖化、丁奉等少数武将,而这些武将的定位都不清晰,如此推导第三阶段的武将,误差较大。第三阶段的武将与第一阶段的武将,也难以形成一个比较关系。
3、关于基本武力的起伏。
       这也是武评的一个难点,无论是常规认知还是书中的描写,一名武将的表现肯定是有起伏的,而且起伏还不小。于是武评爱好者提出了各种说法,有状态起伏说,有攻防二维说,有相生相克说等等。目的都是为了解释,解释书中战例的不平衡、反差较大的情况。这些理由,书中基本没有明确提示,只能是事后解释,因为反差太大,所以需要找一些理由圆过来。
       那么作者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或者说作者是不是认为这就不是一个问题,毕竟作品历经多年,中间也加入了不同人的观点,所以出现前后不一致也是可能的。
       关于作者思维,我倒想起了金庸小说,金庸小说的武力评价也是一个热点,与三国演义不同,金庸本人是在世的。虽然那普通的爱好者无法接触金庸,但记者、知名人士还是通过各种访谈提及一些金庸武学的内容。有趣的是,虽然金庸亲自解释,金庸武评的爱好者依旧争论不休,并未就此终结话题。这说明什么呢?金庸对作品修改了几版,有时修正了一些BUG,有时又新增了一些BUG。长时间的写作,作品与作品之间也会出现了矛盾和对应不上。
       所以,就算是罗贯中复生也不一定可以平息争议,现代人与古代人的理解肯定是不同的。例如现代人的数学和逻辑思维很强,而古代人未必就有。所以本人对战例不平衡的问题采取的对策是承认现实,折中考虑。
       有些武评爱好者喜欢简单的方式,删去那些形成干扰的战例,这样虽然易于形成结论,但存在不公平的现象,其结论不一定能得到大众认同。
因此,本人对武力起伏的思路如下:
       1)承认并充分考虑外部环境的影响因素,对于差异性的战例,首先从外部去寻找原因,寻找客观原因。
       2)承认武将表现的适当起伏性,至于解释原因个人倒觉得不重要,起伏说、二维说、相克说都可以,反正是事后解释,最终武将的武力定位为表现平均值。
       3)得出的武将定位,应符合多数战例表现,允许适度偏差,但偏离值越小越好,偏离战例越少越好。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26:45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8 15:31 编辑

第四节 战例表现与武力值的关联
       一名武将的武力是无法直接测量的,我们看到的都是武将在战例中的表现,所以需要将战例表现与武将武力建立一种关联关系。
       战例最常见的是两名武将交锋,其中两军列阵之后两武将的交锋是纯粹的武力交锋,本人认为两名武将交锋的结果能够反映两名武将武力的差距关系。
       两武将交锋主要有这么几种结果。
       1)击败/被击败。武将交锋是军事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军事行动的目标是为了击败对手,所以击败对手是武将的主要目标。
       击败战例反映的是两名武将的武力差距,是一种相对关系。两个类似的击败战例,例如马超二十回合击败张郃,颜良二十回合击败徐晃,反映的是两组对决的差距一样,但不反映绝对武力值一样,例如马超和颜良可以不一样,张郃与徐晃可以不一样,但差距一样。
       显然击败的回合数越少,反映武力差距越大,当武力差距大到一定的程度,优势一方武将会追求斩杀对手,反之弱势一方武将发现情况不妙时会选择败走,避免被对方斩杀。
       所以败走可以视为弱势一方选择的撤退行为,那么败走的时机是不是一个固定的时刻?也不一定,有些武将有提前败走的意愿,如李典料不能敌赵云;有些武将则在特殊情况死战不退,如典韦宛城救曹操。
       在大部分的战例之中,作者会通过回合数强调败走的时间,那么我们也认为武将大致在类似的状态下发现不敌而败走,只有在相似的情况下败走,其回合数对比才有意义。
       除了击败还是一些别的用词,例如战退、敌住等等。战退表示,在本方整体处于撤退的情况下,武将通过自身武力击败了追击的敌将,和击败是同等效果;敌住则是在本方整体处于撤退的情况下,顶住对方追击武将,掩护本方撤退,敌住应在战退与平手之间。
       击败的回合数越多,反映武力差距越小,在书中最大回合数的击败战例是夏侯惇五十回合击败高顺。在三国演义中有一个现象,就是武将交锋到百回合时,需要换马再战,再战等于中断了。超过百回合击败对手的战例一个都没有,那说明想要击败对手需要在百回合之内,百回合之内无法击败对方,则增加更多的回合数也很难击败对手了。双方都无法击败对手,于是就形成了不分胜负,也就是平手。
       2)本人认为不分胜负是一种中间状态,战争的本质是击败对手,不分胜负意味着战斗未完成结果。很少有武将将平手作为目标,张飞VS马超,典韦VS许褚,虽然都是公认的平局,但这些武将本身追求的并不是平局。武将追求平局的战例也会有,但属于个别战例。
       虽然不分胜负是一种中间状态,但也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被其它因素中断,即时间不够;还有一种是一直不分胜负,谁也赢不了对方。
       不分胜负反映的是武将之间的差距不够大,小于击败需要的差值,不足以击败对手,不足以在规定的回合数之内击败对手,不足以在百回合换马之前击败对手。
       长时间不分胜负,不代表两名武将武力相等,武力相等这个理论运行会存在问题。A长时间战平B,B长时间战平C,如果采用相等理论会形成A=B=C。而如果是小于一定差距就可以不分胜负,那么A与B不分胜负,B与C不分胜负, A与C可以分出胜负。
       如果全面审视三国演义中的长时间不分胜负战例,可以看出一些规律,时间更长的交锋,往往出现在更高水平的武将之间,双方竭尽全力仍无法击败对手。武将水平越低,自身存在的缺陷越明显,不容易形成长时间的不分胜负。
典韦战许褚、马超战张飞应为交锋时间及回合最长的不分胜负,典韦与许褚是时间长,从辰到黄昏;马超战张飞是换了两次马,而且最后是刘备提出中止。
       许褚战马超仅次于上面两战,与马超战张飞不同的是,许褚与马超之战不是因为外围因素中断,双方是在战斗之中自行打破了僵持局面,结束了正常战斗。
       然后是关羽战黄忠,第一天打了一百回合,然后又打了两天,加起来接近二百回合。
       吕布战张飞、关羽战庞德则是一百回合,两组交锋还有时间更短一些的其它战例。
       孙策对太史慈,一百回合拆成了两个阶段,每个阶段五十回合。
       关羽对徐晃,张辽对太史慈,都是七八十回合。
       接下来五十回合就比较多了,而且五十回合已经出现了击败战例,夏侯惇五十回合击败高顺。
       本人归纳的一些规律
       a.低水平的武将较难支撑更长时间的交锋,分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低水平武将的体能更差一些,另外一种是低水平武将的稳定性更差一些,更容易分出胜负。
       b.黄忠和庞德,是有一百回合连续交锋战例的最低档次。
       c.徐晃、张辽、太史慈则是七八十回合交锋战例的最低档次。
       d.魏延与文聘交战,从已至未,但回合数不明,而且属于带兵作战。
       f.五十回合应属于常规状态,本人认为,作为一名武将应有支撑五十回合的体能要求。
       3)斩杀/被斩杀。击败对方武将和斩杀对方武将虽然都是取得胜利,但在效果上差别很大,斩杀敌将可以让对方永久损失,可以在士气上击溃对方,而只是被击败还可以卷土重来,例如赵云斩杀高览和击败张郃的效果差别是明显的。
       斩杀与击败属于质变,其差距应大于回合数的差距,武将如果可以斩杀敌将,宁愿多花一些回合数。一个多回合数的斩杀战例,其价值应高于一个少回合数的击败战例,反映的武力差距也是如此。反之,弱势武将应尽快判别形势,及早撤退,保全性命。
       斩杀的战例反映的是武将的武力差距已经超过了可斩杀的临界值,只要达到或超过了斩杀的差值,就可以形成斩杀战例。
       书中的斩杀战例,多数都在十回合以内,超过十回合的斩杀战例很少。这很好理解,当武将察觉自己不利、不敌时,可以选择主动撤退形成败走,而武将一旦败走,对方想追斩就很难了,除非有赤兔马。所以当一名武将寻求斩杀对方,自然不希望对方提前败走,问题是回合数越多,对方就越容易判别,回合数少的时候,对方还来不及察觉,来不及反应,所以被斩杀。
       诈败之后的斩杀如何评判?诈败通常是在常规交锋无法击败或杀死对手的情况下,而采取的一种计谋策略,诈败的成功需要取决于对方上当,以为是真败了。根据多数人的观点,诈败之前的战绩被判定为不分胜负。诈败之后的战绩则较复杂,有较强的武将通过诈败斩杀较弱武将,例如张郃诈败杀雷铜,夏侯渊诈败杀杨任;也有较弱武将通过诈败射伤较强武将,例如马岱诈败射中魏延,庞德诈败射中关羽。通过对书中诈败战例的归纳分析,本人认为较强的武将更有意愿采用诈败击败、击杀对手,而往往其结果会比较满意;使用诈败的较弱武将,一般与较强武将差距不大,其结果往往是击伤。
       4)生擒/被生擒。生擒武将的价值和难度都要高于杀死,这点毋庸置疑,但不是什么战例都会追求生擒,很多战例的最高目标就是杀死敌将了,不需要生擒。
       生擒的战例反映的是武将的武力差距已经超过了生擒的临界值,只要达到或超过了生擒的差值,就可以(但不一定)形成生擒战例。
       5)击伤/被击伤。书中击伤的战例并不多,本人认为击伤介于击败与斩杀之间,更接近斩杀。击败属于落后一方的一种主动撤退行为,斩杀属于优势一方直接命中敌将的身体,杀死对手。击伤虽然击中了敌将,但未形成致命一击,被敌将逃走,短期内失去战斗力,但经过一段时间恢复,可以重返战场。有一种击伤属于永久损伤,比如吕布砍断武安国手腕。对于击伤之后,还有后续手段造成斩杀,可视同斩杀,例如曹洪先击伤何曼,再斩杀。先杀马匹,再杀武将也同样处理,可以视为武将的一种有意行为。击伤的情况比较复杂,影响不相同,基本只能按个例逐个分析。
       总结:击败可得出两武将之间差距;不分胜负可得出两武将的最大差距;斩杀可得出两武将的最小差距;生擒可得出两武将的最小差距;击伤可大致得出两武将之间的差距。
       当然这只是标准战例的结论,实际战例还有很多别的因素可以作为参照,例如斩杀、生擒战例有回合数的差别。两武将之间可能有多个战例需要参考。
       最终需要形成两名武将的差距结论,当所有武将都通过两两关系联系起来,就成为一个武力系统,虽然是相对关系,但只要以其中一人设定为基点,就可以得出其他武将的武力值。对于出场较多的武将,会有很多的两两关系,这些两两关系最终需要在武力系统取得协调一致。
       对于两名武将的战例对比,除了直接交锋以外,还有其它方式。
       1)引入第三武将的对比。例如颜良与许褚并未交锋过,但他们都与徐晃交锋过,战例差别明显,所以通过引入徐晃作为参照物,可得出颜良的战例表现好于许褚。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直接计算颜良与徐晃的差距,许褚与徐晃的差距,这样不就可以推出颜良与许褚的差距了吗?理论上来说,确实如此,但实际上颜良许褚徐晃都有很多其它的战例,都需要综合考虑,有时需要先确定颜良与许褚的差距关系。
       2)引入第四武将的对比。这个更加复杂,例如马超二十回合击败了张郃,许褚不明回合数与高览不分胜负,而一般认为张郃比高览强,所以得出马超比许褚强。引入武将越多,关系就越复杂,其结论的可靠度下降。
       3)对武将的评论,包括武将自身的评论,他人的评论,作者的评论。评论其实就是一种判断,自然存在准确性的问题,不同的人可靠度也不同,所以评论只适合定性分析,具体分析。
       书中除了两名武将交锋,还出现了多名武将交锋,有一对二、一对四、一对多等等。这是武评的一个难点,习惯性是将多名武将换算为一名武将的实力,但是怎么个换算法,这个公式很难推出,最终还是只能定性分析。
       两军列阵时两武将的交锋是比较纯粹的,那么武将带兵时的交锋应该如何对待,从书中描写来看,武将带兵时的交锋占相当一部分比例,显然无法忽视。
       根据书中战例的各种描写,本人根据这么几条原则进行判定。
       1)如果武将领兵交锋出现了回合描写,就认为是武将交锋;
       2)如果交锋出现了“围”“混战”词语,说明是以士兵为作战主体,武将交锋的成份会减少。
       3)在其它情形,交待不清晰的情况下,本人主张尽量视为武将交锋。因为从作品特征来看,由将军队作战转换为武将单挑的倾向,两名武将各自带着士兵,形成兵对兵、将对将,应为一种常见形态。
       两名武将各自率领军队作战,需要进行一些前置分析,需要判别武将交锋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不同的判别会导致不同的结果,这也是武评非常大的一个争议点。
       以汝南之战为例。
       张飞奋力杀退夏侯渊,本人认为是张飞凭借武力击败了夏侯渊,显然张飞带领的是黄巾军余部,只能是张飞凭借武力杀退夏侯渊。
(张飞)被乐进引军围住,应理解为乐进凭借优势军力包围了张飞,因为乐进武力明显不如张飞。
       而云长杀退乐进,理解为关羽凭借武力杀退乐进,理由同张飞杀退夏侯渊。
       曹操追击董卓时,“三路军马,势不可当”指的是董卓军力更甚,而“夏侯惇抵敌吕布不住,飞马回阵",仍然定义为夏侯惇本人抵挡不足吕布,因为前面有回合的交待。
       “夏侯惇引军来救援,截住吕布大战。斗到黄昏时分,大雨如注,各自引军分散。”这一段比较复杂,如果先抛开与前一战例的平衡性,夏侯惇与吕布很可能就是进行武将交锋,但是如果从平衡前后两个战例,减少矛盾的角度,理解为夏侯惇与吕布带兵混战更合适一些。本人认为,两种说法都有道理,不好硬性判别哪一种就是对的。
       有些战例也会直接提示其它提示或场外因素干扰,而这些场外因素各不相同,很多都是独一无二的描写,有些战例连结果也交待不够清楚,作者在不同战例喜欢用不同的词语来描写,这些都是三国武评的争议点,难以形成通用性的原则。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34:22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第五节 非标准战例评价方法
       对于清晰的标准战例,是比较好判断的,但对于有其它因素干扰的非标准战例,需要建立一种评判机制。粗暴地直接舍去、无视这些模糊战例,本人认为不是一种好的方式,偏离了战争的形态,偏离了作者要表达的意图。
       对于有诸多因素影响的战例,其环境影响也是不一致的,故很难量化,对于定性评价则需要引入一些手段。
       1、评判预期的偏离值
       如果是在玩游戏,在调兵遣将、排兵布阵的时候,对战斗结果是有一个预测和预期的,预测错误可能会导致战斗的失败。
       在书中也是可以对武将交锋的结果进行预测和预期,例如关羽要找马超比试,最终并未比成,如果真比试了,结果会如何?本人认为基本是不分胜负的结果,参考其它战例可以得出这样预测和预期。马超二百回合未能击败许褚,而关羽比许褚强,所以马超击败关羽的可能性很低;关羽连续三天迎战黄忠,未能正面击败之,马超比黄忠强,所以关羽击败马超的可能性也很低。
       就是书中已经出现的战例,也可以先进行预测和预期,再与实际结果对比,看结果与预期是否偏离。
例如张飞与马超交锋之前,可以认为马超击败张飞的可能性很低,张飞对吕布尚且可以百回合不分胜负,马超对许褚尚且二百回合未能击败,马超如何能击败张飞?然后根据其它战例认为张飞击败马超的可能性同样不大。实际发生结果与预期是一致的,说明这是标准的武将交锋结果。
       但有些战例则是结果与预期偏离,关羽对颜良,关羽直接阵斩颜良的结果高于预期,大大高于预期;对于颜良而言就反过来,直接被斩低于预期,大大低于预期。
       凡是高于预期的战例,我们称为好的战例,优秀战例,偏离越高越优秀;凡是低于预期的战例,我们称为不好的战例,拙劣战例,偏离越低越拙劣。
       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些战例的实际结果与预期出现差别?个人认为主要因素是外部环境的影响,出现了各种非常态的因素。如果排除调外部环境的干扰,作品之中武将的纯武力始终起伏不定,那么武力评判会非常困难,甚至说失去了武评的意义,本人认为三国演义不是这种情况,真正反常且无法解释的战例是个别的。三国演义的武力表现绝大多数还是有章可循的,整体符合逻辑关系,有偏离的战例仅仅是少数,而偏离的主要原因是外部环境。
       对于好的战例和不好的战例,虽然是定性分析,也需要建立一个指标,本人分为A、B、C、D四级,其中好的战例用字母大写,A+、B+、C+、D+,不好的战例用字母小写,与前面对应a-、b-、c-、d-。
       A+/a-:本级指的是武将在战例中完成的战果超出了同档次武将应有的表现,属于上一档次甚至更高档次应有的表现,评为A+优秀战例,反之为a-拙劣战例。
       B+/b-:本级指的是武将在战例中完成的战果压倒了同档次武将对应的表现,评为B+比较优势战例,反之为b-比较劣势战例。
       C+/c-:本级指的是武将在战例中完成的战果非常出色,属于该档次的优异表现,但不能形成绝对的对比优势,评为C+良好战例,反之为c-失望战例。
       D+/d-:本级指的是武将在战例中完成的战果属于预期中较好的结果,同档武将可能也可以做到,但该武将实际做到了,评为D+较好战例,反之为d-较差战例。
       这个分级体系,A、B、C、D四级并不能形成严格的递减关系,C+有时可能不比B+差。
       除了单个战例可以判定预期的偏离值,在一名武将的所有交战记录中也可以判定单个战例偏离值。
       就像学生参加考试一样,一名学生长期在10名开外,但一次考试突然考了第1名,这种现象是存在的,有些家长就会因此判断该学生已经达到了顶尖水平,这无疑是错误的判断,可能只是这场考试正好切中了学生的长处所以发挥特别好,当然也有可能是有什么猫腻。如果一名学生长期位列前三名,但有一次考试突然掉到10名以后,可能就是没发挥好,或者身体不适,或者情绪上出现了波动等等。评价一名学生的实力,得综合其表现来看,而不是仅看一次的成绩。可能有人会说评价学生主要看中考高考,这是对的,问题时武将交锋时并没有中考高考,评价武将不是只看几个战例。
       武将在战场上发挥时,也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突然之间短路,或者突然之间爆发,这种表现与该武将大部分战例偏离较大,一般来说,还是会以多数战例表现来推测该武将的实力,包括主帅排兵布阵,也会是根据平时的一贯表现来安排。
       三国演义中出现了一些这样的战例,例如关羽斩颜良诛文丑,冷苞被魏延生擒等等。对于这样的战例,首先需要分析原因,特别是外部环境因素的影响,如果最终发现无法解释,难以自圆其说,就只能当作爆冷战例对待了。
2、评价战例的可重复性
       对于一个标准战例,显然是具有可重复性的,赵云斩杀吕旷,交锋一百次,可能九十九次是这样的结果。
       对于有其它因素影响的战例,看其可重复性如何,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时间,是不是还是这样的结果,可重复性越高,越接近标准战例,说明武力因素起主导作用。
       本人主张,只要超过50%的可重复性,就可以视为近似标准战例。
       可重复性越低,自然就越偏离标准战例,换一个环境就不能取得这样的结果,说明武力因素的作用较低,起主导因素的是外部环境。
3、遵循作用与反作用的守恒。
       牛顿定律有这么一条,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平衡的,有多大的作用力,就有多大的反作用力,在战例评判中也有指导意义。
       交战之前双方都有一个预期,两种预期与结果的差值,应是平衡的。实际结果高出一方的预期,对于另一方必然是低于预期,高出预期多少,那么低出预期就有多少。
       在特定的环境之下,会有双方武将都皆大欢喜,或双方武将都不满意的情况,这属于武将目标任务要求不同导致对武将交锋的期盼不同。
而武将交锋的预期值指的是纯理论预期,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还是以张飞对马超为例,马超的目的是支援刘璋,需要打破嘉萌关,不攻破嘉萌关,不好回去交差,所以马超需要击败张飞。刘备的目的是守住嘉萌关,理论上来说,战平马超就可实现,但如果长期与马超交战,就被拖住了,耽误了攻打刘璋的任务,所以张飞也需要击败马超。这是战场形势决定的,但对于武力评价而言,我们认为张飞与马超就是标准的平局,谁也拿不下谁,是标准的结果。
       这一原则该如何运用呢?就是评判战例是对双方的影响需是对等的。以赵云对高览为例,这个战例对赵云有多好,对高览就有多差,反过来对高览有多差,对赵云就有多好。在抬高赵云的同时,必然就降低高览,反之降低高览就必然抬高赵云。如果高览不需要降低,赵云也不需要抬高。
       这一条的基本逻辑其实很好理解,但是武评爱好者经常犯处置不平衡的毛病,由于对武将的喜爱值不同,要么只抬高不降低,要么只降低不抬高,这都是不对的。
       可能有人会说,这是废话,其实不是。还是赵云刺高览,对赵云的加成有多大?可能会争论不休。换一个角度好了,看对高览的负面影响有多大,高览因为这个战例得降多少,高览降多少,赵云就升多少。
4、代入评价法
       代入评价就是换别的武将试试,虽然形式很简单,但效果很直观。
       例如张飞和关羽都有对纪灵的战例,赵云和马超没有。张飞说,我对纪灵的战例有没有想要的?马超说给我吧。关羽对赵云说,我对纪灵的战例让给你怎么样?赵云说,你还是自个留着吧。
       所以,在纪灵这个参照物上,张飞有一个好的战例,关羽有一个不好的战例,赵云和马超没有战例。张飞与关羽比较,很简单。但张飞和马超能不能比较呢?也可以,张飞有一个好战例,马超没有;赵云和关羽也可以比较,关羽有一个不好的战例,赵云没有。通过代入评价可以很直观地得出,好的战例其实是通用的,张飞对纪灵是一个好的战例,在跟关羽比较时是,在跟马超赵云比较时仍然是。
       代入评价还可以更深入一点。比如关羽斩颜良,把颜良换水平接近的许褚试试,关羽还能不能斩许褚?把关羽换水平接近的赵云试试,赵云能不能刺死颜良?看看问题主要出在谁身上。
       5、总结,对于受环境影响的战例,特别是影响很大的战例,并无特定的方法,每个武评爱好者的方式也是不同的,这也是武评主要的争议点。上面虽然提出了四种方法,但具体战例分析时采用哪种方法,需根据实际战例而定。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38:32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第六节 武将武力的确定方法
       前面两节已经分析了战例表现与武将武力的关联关系,一名武将可能有很多个战例,此外还有相关评述等等,最终需要确定武将的具体武力定位。
       有句话说的好,历史是唯一的,而对历史的记载则很多。同样武将的武力水平也是固定的,但武力水平不能直接测量出来,只能根据表现反推,不同武评爱好者的理解及思路不同,最终对武将武力的定位会不同。
1、武力高低的实战意义
       对于武评爱好者来说,谁高谁低,如何分档,仅仅是作为谈资,究竟是关羽高还是赵云高?并不影响他们在书中的实际使用和作用。
       但是对于书中的主帅和军师来说,能否对部下武力有深刻的认识,至关重要。韩腹就是对潘凤的武力认识错误,对潘凤与华雄的武力关系判断错误,于是让潘凤送了命。
       归根结底,武将交锋属于战斗的一个组成部分,武将交锋的结果需要对战斗产生影响才有意义。武将出阵与对方武将交锋,常规目的主要是两个,第一个目的是求胜,追求击败对手、击杀对手、生擒对手,击败、斩杀、生擒等等都是属于对战斗结果产生直接影响。第二个目的是求稳,在赢得对决很困难的情况下,或者对敌方实力判断不准的情况下,能够不被对手击败,通过长时间不分胜负,避免了失败,这也是一种影响。例如许褚迎战马超的时候,在诸将皆敌不过马超的情况下,能够与马超长时间战平,也是遏制了马超的势头。当然后续的失败其实另外有原因。如果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一定要出战,即使失败,也要保命,例如诸葛亮派王平和张翼去诱张郃,明知二将与张郃有差距,但起码要保证能全身而退,别诱敌把自己给诱没了。
       在不分胜负的战例之中,是完全的平手还是一方占据一定的上风?不同读者的理解不同,有些读者看重的是结果,有些读者会根据一些迹象认为一方武将已经占上风。例如,出现了一方助战,于是认为另外一方已经占了上风;例如,一方出现了恐有失,于是认为处于下风。
       本人认为,这种下风和上风仅仅是一种迹象,对于战斗结果尚未产生直接影响。武评爱好者之所以看重上风和下风,其实就是认为再继续打下去,上风和下风会演变为胜负结果。比如马超追击曹操,曹洪截住马超,曹洪刀法散乱,气力不加,如果不是夏侯渊带兵过来,可能曹洪就被马超斩杀了。
       但是有些人眼中的上风和下风,其实不会影响到战斗结果。就拿马超与张飞交手来说,一百回合之后,刘备恐有失鸣金收兵,但是张飞过会跑出去再和马超打一百回合,还是不分胜负。这意味着不管之前有没有什么上下风,张飞和马超每天这么打,不发生点别的情况或意外,就会一直不分胜负。
       孙策和太史慈也是一样,有人说孙策上风,有人说太史慈上风,在我看来就是标准的不分胜负,每天安排两人单挑,难道孙策可以战胜太史慈,还是太史慈可以击败孙策?都做不到。
       马超对许褚,一直到两人各拿半节枪在马上乱打,仍然未分胜负。后来许褚臂中两箭,其实是操兵大乱的结果,夏侯渊曹洪带领的曹军打不过庞德马岱带领的西凉铁骑,如果是曹军打赢了,许褚还会臂中两箭吗?
       之所以一些武评爱好者追求这些单挑的细节,根本原因还是有种逻辑思维在主导,如果一名武将甲比另外一名武将乙强,甲就应该击败乙,起码也要占上风。本人认为这个逻辑关系并不成立。当两名武将的差距没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不足以分出胜负,平局不代表两武将水平相等,三国演义之中平局战例非常多,说明平局的门槛不高,比如关羽无法击败黄忠,吕布无法击败张飞。除了直接交手,还有其他场合能反映甲乙的武力差别,马超能击败张郃,许褚却不能击败高览,这就是马超表现比许褚强的地方,也就是说马超要证明比许褚强,并不是一定需要直接击败许褚,或者对许褚占上风。
       如果先认定马超比许褚强,所以马超对许褚一定是占上风的,这种判定方式会陷入咬文嚼字、无休止的争论,本人认为意义不大。
       比如说,刘备手下有两名武将,一名马超,还有一名是许褚,曹操有三名武将,张飞、张郃、徐晃。
       当曹操派张飞出战时,刘备派马超出战可以保证不败,派许褚出战能否保证不败?不好说;
       当曹操派张郃出战时,刘备派马超出战可以击败之,而派许褚出战能否击败张郃?有些困难吧;
       当曹操派徐晃出战时,刘备派马超出战可能可以击败徐晃,而派许褚出战,五十回合不能击败徐晃。
       所以当曹操分别派张飞、张郃、徐晃出战时,刘备理应选择马超出战。无疑,在刘备的心目中,马超当然就比许褚强,不是说马超在所有的场合都比许褚要表现好,马超只要在大部分甚至部分场合表现比许褚好,就可以说明马超比许褚强。再引申下去,刘备需要派一将执行一项任务,这项任务所面临的局面还不确定,面对的对手还不确定,是派马超还是派许褚更有把握,当然是马超。这难道不能说明马超比许褚强么?如果一名武将在所有的场合都比另外一名武将表现好,其实这已经是比较大的差距了。如果两名武将,这种场合甲武将更强,那种场合乙武将更好,这才是不分伯仲,各有优劣。
       武力高低的实战意义,最终反映的是综合水平,最终会体现在主帅的排兵布阵上。
       很多武评爱好者会在讨论之中设定一些条件,比如说公平条件下的交锋才能衡量武将的水平,其次还有状态巅峰说,年龄说,体力受损说等等。
       本人认为,主帅在排兵布阵时往往无法预料后面的进程,公平条件之下的交锋确实反映武将之间的差距更清晰一些,但不代表公平条件之外的交锋就不能反映武将水平,或者说一名武将本来就需要应对各种局面,局势有利时,局势不利时,局势大优时,局势危机时,都会发生,你不能说某名武将只能在公平条件下作战,不公平条件就不会作战了。同样面临复杂或不利的局面,有些武将能克服困难,有些武将不能,这就是差距。
       最终形成武将优劣的结论会是直观的,A武将和B武将平时差不多,但A武将能适应更多的环境,A武将用起来更放心,其实也是A武将比B武将强的体现。
2、战例优劣与武力高低的反差
       三国演义武评在讨论之中的一个最大争议点在于,无论如何排序,始终会出现个别战例表现优劣与武力高低之间出现反差甚至倒挂。
       武评爱好者常用这么三种方式:第一种是引入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最终经解释之后,认为反差是不存在的,表面上存在反差,其实并没有;第二种是直接判定有些战例是无效的,无效战例与有效战例自然就不存在反差了;第三种是认为武将的武力是可以存在较大起伏,有巅峰武力,也有低谷武力,表现非常好,就是巅峰武力,表现不好,就是低谷武力。
       这三种方式,有些武评爱好者会都采用,有些武评爱好者则会采用其中一两种,由于个人的理解和倾向不同,导致持续不断甚至是完全对立的争议。
       第一种,关于引入解释,这是每个武评爱好者都会做的事情,本人也认为最终无法避免。包括本篇,本人也会做很多的解释,如果完全不解释,则有些战例看不清楚,或者说作者本身交待就不够清晰。
       本人主张,解释有两个目标导向:一是让不清晰的战例变得清晰起来,如果解释来解释去,战例还是不清晰,甚至更模糊了,这样的解释无疑就是失败了,还不如不解释;二是解释应该是导向减少矛盾,而不是增加矛盾。
       举例来说明,比如说关于诈败的判定,有些诈败会提前告知,有些会明确诈败二字,但有些战例则交待不明确,例如孟达战刘封,马岱战魏延等。本人对诈败的判定主要看后续情节发展,孟达对刘封败走,刘封追击,然后被徐晃和夏侯尚伏兵击败,这是典型的预先安排,所以孟达对刘封应判定为诈败。有些武评爱好者习惯根据文字判定,只要出现了“败”字,就是武力交锋的失败,没有出现就没有,从逻辑上说,只要自己的标准统一,也是可以的,当然会导向另外一种结果。
       张飞与吕布交战了多次,第一次在虎牢关,五十回合不分胜负之后,关羽上去助战;第二次在小沛,张飞与吕布大战一百回合不分胜负。那么关羽为何要助战,关羽助战时张飞是何种状态?本人认为解释应该是导向减少矛盾,所以在虎牢关时,张飞并没有处于下风,关羽助战只是希望尽快拿下吕布,正常张飞是可以与吕布交战一百回合不分胜负的,两个战例并无矛盾。如果认为虎牢关时张飞快不行了,所以关羽上去助战,而小沛时张飞没有这个情况,所以不需要助战,两个战例是存在反差的。这种解释,就属于经过解释增加了矛盾,不可取。
       第二种,关于无效战例的判定。前面已经提到了,本人并不主张通过判定无效战例的方式进行排除。主要原因是战例在受其它因素干扰的影响大小,是呈渐进性的关系,并非就是黑与白的关系,中间有大量的灰色,灰色的程度也不同,有些偏黑一些,有些偏白一些。而排除无效战例过于绝对,主观性太大,影响太大,对不同武将的影响也是不同的。
       作品之中确实有一些夸张性的战例,但作者既然这样写,自然有其目的。这些偏离值较大的战例,仔细分析,作者其实稍加调整就可以规避掉,但作者并没有这样做,三国演义首先还是一部文学作品,而武评主要依据的是数学逻辑,数学逻辑追求的是严谨,文学则喜欢用一些夸张的手法,虚虚实实,朦胧概念。完全用文学思维,自然无法得出武评的结论,例如在书中的人物袁绍曹操等,完全没考虑关羽斩颜良诛文丑的干扰因素,如果视为完全正常,则逻辑关系无法建立。完全用数学的逻辑思维,将一些夸张性的战例排除,也违背的作者的意图,这样得出来的结论也失去了意义。
       第三种,关于巅峰武力和低谷武力。似乎是第二种的另外一面,引入这个论断,是可以用来解释一些反差较大的战例,表现好--巅峰武力;表现不好--低谷武力。然而这种论断的实际意义在哪里呢?武将的巅峰、低谷武力是否在战前是可以预判的?
       这又回到了武评的起始原点,即三国演义这部作品的整体武力系统逻辑性如何?如果武将的武力是飘忽不定,忽高忽低,那么其武评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
       本人认为巅峰表现不代表巅峰武力,战例表现除了武力原因还是其它原因。武将武力应为一个相对稳定的值,而战场环境则是千差万别,导致战例表现的差异。
       所以本人不会用巅峰和低谷武力说去解释一些战例优劣的反差。

       本人允许两名武将,其战例与武力关系出现适度的反差,在各有优劣战例的情况下,如何来评判?
       所有的战例,甲武将表现都比乙武将好,这个自然毫无疑问,甲比乙强。
       各有10个战例,有5个战例两人表现差不多,另外有5个战例,甲武将表现比乙武将好,本人认为可以支持甲武将优于乙武将,甲武将就应该排在乙武将前排。
       各有10个战例,有5个战例两人表现差不多,另外有5个战例,4个战例甲武将表现比乙武将好,1个战例乙武将表现比甲武将好,也能说明甲武将可以排在乙武将之前。
       各有10个战例,有5个战例两人表现差不多,另外有5个战例,3个战例甲武将表现比乙武将好,2个战例乙武将表现比甲武将好,说明两名武将水平很接近,各有优势,可以视为一个档次。
       如果自己是一支军队的主帅,甲乙都是自己麾下的武将,如果多数情况下,都是认为使用甲比使用乙更好,显然甲的重要性和能力就高于乙,甲当然就优于乙。反之,有时用甲好,有时用乙好,那说明各有千秋。比如刘备面对敌军,期望斩杀对方一员大将,这员大将实力很强,有许褚的水平,派谁出战?应该派关羽,因为关羽有过这样的神绩表现。刘备处于危难之中,期望派谁能绝处逢生,挽救危局?当然是赵云,因为赵云擅长逆境求生。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42:33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3、档次的划分
       在武评的过程中,划分档次逐步形成一种潮流,确实档次的划分有助于减少纠纷,寻求共同点,在大的环节先取得共识,然后再去讨论细节。例如关张赵马是一个档次,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但具体谁更高一点谁更低一点,则至今争论不休。
       档次的划分也有多种的方式,这个取决于每个人的习惯。本人认为既然定义了档次,就要对档次赋予一定的意义,同属一个档次,就要有同档的特征。
       本人认为同一档次的武将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战例结果相似,两人表现差不多,比如关兴和张苞;第二种是互有优劣,难分高下,例如关张赵马。
       两个不同档次的武将交锋,会有标准战果。不一定所有的战果都与标准战果吻合,但对于一名武将来说,其所有战例应该围绕这个档次的标准结果上下偏离,有高有低,最终平衡。如果只有少数战例与档次吻合,更多的战例是低于档次应该有的表现,那说明档次定高了;反之,则说明档次定低了,要调整武将的档次。
       同一个档次当然也有高下之分,所以一个档次内,可以增加上中下的三级区分。
       根据对作品战例的梳理,本次武力评定分档思路如下:
       1)二百回合及以上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一档;一百回合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二档;五十回合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三档;二、三十回合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四档;十回合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五档。
       2)五十回合击败,设定差距为三档;二三十回合击败,设定差距为四档;十回合的击败,设定差距为五档;
       3)十回合及以上的斩杀战例,设定最小差距为六档;数合、三至五合的斩杀战例,设定最小差距为七档;一合的斩杀战例,设定最小差距为八档。
       4)十回合及以上的生擒战例,设定最小差距为七档;数合、三至五合的生擒战例,设定最小差距为八档;一合的斩杀战例,设定最小差距为九档。

       这个分档思路是以关张赵马为基点的,在前面分析不分胜负战例的时候已经提出,更弱的武将,较难支撑长时间的不分胜负,更容易分出胜负,所以如果是更低档次武将之间的交锋,其差距结论需要调整,更低档次的武将更易分出胜负。
       例如孙策对太史慈,两次五十回合,合起来一百回合不分胜负,最大差距也可以设为一档,相应击败战例的差距也需要调整。
       问题一:为何二、三十回合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四档;二、三十回合击败,设定差距为四档?
       解释:如果认为二、三十回合的不分胜负,将在五十回合分出胜负,似乎并不合理,最大差距为四档,不代表一定取四档,只有出现极限状态时,才取最高值,而极限值就是接近失败了,所以与二、三十回合击败设定差距为四档不冲突。
       问题二:十回合之内的击败战例如何考虑。
       解释:本人认为十回合以内的击败战例属于速败,而这个差距武将有望形成斩杀战例。但弱势一方的武将,有些警惕性较高的武将,可以提前败走,让对方不能形成斩杀战例。李典十回合料敌不过,被曹仁质疑。所以本人认为,十回合以内的败走,已经无法形成严格的数字对应关系。三回合击败和五回合击败,再用倍数关系去套,不太合适了,按倍数是接近二倍的关系,但从差值只有二回合。加上这么短的差别,实战中也不好数清楚。
4、基准的确定
       武将之间的交手结果只能反映武将之间的相对差值,而不能确定实际值。那么就必然需要确定一个基准,由确定基准武将的武力值,推出另外一位武将的武力值。
       那么谁作为基准武将?本人认为应该由实到虚,何为实,何为虚?本人认为战例越多的武将,其定位更实,不易受个例影响而偏离。例如华雄与潘凤之间,显然华雄更实,潘凤只有一个战例,华雄有多个战例;华雄与关羽之间,又是关羽更实了。所以推理顺序应该是关羽-华雄-潘凤,而不是倒过来推,如果倒过来推,基础是虚的。
       在三国演义中,关羽、张飞、赵云、许褚、张郃、徐晃等武将的战例是非常多的,显然只有实力更强的武将才有更多的出战机会,武将首先得保证一直存活,才能不断出战。那些实力更弱的武将,遇到强手可能就挂了,自然很难有较多的战例。所以也可以说是由上到下,由高到低。
       最终本人是以关张赵马为推导的基准点,关张赵马武艺高强,贯穿作品的前三分之二章节,战例极多,且同属一个档次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
5、回合数的辨析
       任何武评的量化都无法回避回合数,也正是有了回合数的标记,量化才有了可能。那么回合数到底是什么一个东西,书中比较常见的是交马一合,在影视作品之中经常见到,双方骑马对冲,相交的时候各出一招,就是一回合。除了交马之外,原地交锋也有回合数,甚至一对二,一对三,例如吕布对关张,吕布对刘关张,也有回合数,这里的回合显然就不是交马,而是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内出招还招。步战也出现了回合数,例如曹洪对何曼。
       总结,回合数大体上就是双方攻防各自出了一招,有交马也有别的方式,一个回合代表的意义不一定就相同。而作者用回合数主要体现的是战斗时间,回合数越长,有一定的数学意义,但不是严格的数学关系。从作者对回合数的设定来看,大体上是倍数关系,用词比较多的是:一回合、三回合、五回合、十回合、二十回合、三十回合、五十回合、一百回合、二百回合等等。
       过去,本人也试图推导武力的计算公式,但现在本人决定放弃公式的推导,认为这个比较难,所以对回合数就不太深究了。回合数只是反映了交战时间,回合数越短,自然时间就越少,反映的武力差距就越大。
6、武将的定位及定位战例
       本人在前面已经提到了,武将的定位需要综合其在书中所有的战例表现,加上评价等,得出了综合结论。那么这个综合结论如何操作?
       对于战例较多的武将,应尽量与所有战例吻合,举例来说一名武将有10个战例(含评价,下同),拟定的武将定位与10个战例结果都吻合,那么说明武将定位基本准确。没有与10个战例结构都吻合的情况,A定位与9个结果吻合,B定位与8个结果吻合,那么A定位相对更准确一些。当然具体情况更复杂一些,还涉及外部环境的影响。
       前文已经提到,击败战例反映的是两武将差值,斩杀和生擒战例能得出两武将的最小差值,平局战例能得出两武将的最大差值。根据集合的理论,一名武将所有战例的交集,就是武将的定位。交集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没有交集,没有满足所有战例的交集,往往是个别战例得出的范围值与其它战例不一样,这个时候就要分析原因了,甚至要反思武评的初始设定是否正确。还有一种就是交集很大,不好准确定位,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战例较少的武将。
       对于战例较少的武将,得出的武将定位范围值很大,该如何处理。对这类武将建议先往后放,首先不要影响其他武将,如果先就轻易定位了,然后又影响到其他武将,这就不好了,基础是虚的,推导出的武力值也是虚的。应该先把有关联关系的其他武将定位下来,如果还是定位范围值较大,那么采用平均值,或中间值是比较公平的方式。
       参与武评较多的爱好者就会明白,虽然武将战例很多,但真正对定位起决定性作用的战例,其实就那么一些少数战例。这些战例基本都是标准战例,战例结果很实,其结论没有太多争辩的余地。我们将其称为定位战例,定位战例可以是对双方的定位,也可以是只对一方的定位。
       很多武评爱好者都遵循这样的做法,对这些定位战例,不再讨论,视为铁证。本人以前也持这样的观点,认为真正的铁证,可以一战定论。但近来这个观点有所改变,所谓铁证的前提就是认为武力与战果之间会严格对应,那么三国演义是这么一种状态吗?不一定,如果完全严格对应,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争议战例了。
       本次的观点认为,就算是铁证,也允许有适当偏离(起伏),误差总是允许存在的,当然这个误差不能过大,如果超出了一个档次的范畴,就失去意义了,说明分档不合理。而在半档的范畴,本人认为还是可以接受的。
       以往为了让定位战例能够互相成立,进行了大量的事后解释工作,而事后解释难免带入太多的主观因素。与其引入过多事后解释,不如适当允许一定偏离值,尽量减少事后解释。
7、情节需要对武力评定的影响
       正常来说,武将在战场上交锋,其追求的结果与整体战斗目标是一致的,首先争取击败对手,在击败的基础上能斩杀或生擒更好;如果不能击败对手,也要守平,不能被对手击败,真要打不过,也要即使逃走,避免被杀或生擒。
       但有时候武将出战,其目标未必是战胜对手。
       最典型的是诈败,武将在交锋之中有意制造失败假象,从而诱使敌将追击,然后使用伏兵之计、回马枪、拖刀计、偷偷射箭等方式击败甚至斩杀敌将。在使用诈败的武将武力值高于对手时,诈败特征是非常清晰的,例如博望坡赵云对夏侯惇诈败,瓦口张郃面对雷铜诈败。
       但也有一些诈败,使用者的武力值低于敌将,这个时候就有些不好判断了。庞德对关羽,虽未直接明示诈败,但从后面的进程来看,庞德诈败特征明显。
       魏延、张飞先后与马岱交锋,马岱都是十回合败走,是诈败还是真败?马岱对魏延,判定为诈败,因为马岱败走之后回身射中了魏延,像诈败的特征,如果马岱对魏延是真败,那么他对张飞很难支撑到十回合。马岱对张飞呢?由于张飞并未追击,所以判别有一定的难度。本人判断仍然是诈败,马岱对魏延尚且通过诈败取胜,对更强的张飞只会照样使用;都是十回合马岱败走,时机一样,而刘备阻止张飞追击,也是担心张飞上当吃亏,这个在后面针对具体武将会继续分析。
       诈败之后的战果如何判定,也是一个难点。
       1)武将通过诈败引入本方设定的伏击圈。
       有赵云诱夏侯惇、魏延诱司马懿、张郃诱雷铜、典韦诱许褚、王平张翼诱张郃、吕公诱孙坚、曹洪诱甘宁、曹仁诱周泰等。
       从此类战例来看,似乎没有规律可寻,既可以是强武将诱弱武将,也可以是弱武将诱强武将,无法根据战例判断武将的实力对比。
       2)武将在交锋之中使用诈败,对方未能防备,于是形成斩杀战例。
       有夏侯渊诈败斩杀杨任,曹洪诈败斩杀何曼、关羽诈败生擒王忠,袁尚诈败射死史涣等。
       此类战例,归纳为较强武将通过诈败斩杀较弱武将,有些是长时间交战不分胜负,于是选择诈败另辟蹊径,有些是一开始就选择诈败,目标是寻求更大的战果。
       3)武将在交锋之中使用诈败,对方未能防备,形成射伤战例。
       有马岱诈败射伤魏延,庞德诈败射伤关羽。
       与上一类战例其实类似,诈败之后都得手了,只是射伤和斩杀的区别,似乎书中的原则是较弱武将通过诈败只能射伤较强武将。
       祝融夫人诈败飞刀射伤张疑,王双诈败流星锤击伤张疑。
       这种战例比较特殊,祝融夫人和王双实际将飞刀和流星锤作为常用武器,诈败也变成常用战术,此类别难以直接判定武将强弱,一般认为张疑不如祝融夫人和王双。
       4)武将在交锋之中使用诈败,最终未形成射伤或斩杀战例。
       关羽和黄忠互相诈败一次,都放弃了斩杀/射中对方;马超和张飞互相诈败一次,都未击中对方,无功而返。
       综上,诈败之后的战果变化比较多,根据诈败战果推导武将武力关系有些困难,各种情况都有。在三国演义之中,无论是用计还是单挑,诈败的效果都是比较好的,中招的不乏名将。当然也有非常强的武将,能够识破并避开对方的诈败招数,让其无功而返。因此对诈败之后的战果,不好制定通用性的原则,对于具体案例,仅作个人倾向式的判别。
       除了诈败之外,另外一些场景的影响更复杂一些,有时候武将为了整体利益或更高目标不一定谋求击败对手。
       例如赵云长板战张郃,此战赵云不恋战的选择是正确的,赵云的目的是带阿斗逃离,不宜与张郃纠缠,如果为了追求“数据”好看,赵云执意要击败张郃,反而可能陷入险境。
       无论是诈败还是赵云长板战张郃,其本质都是追求更大更高的目标,牺牲个人“表现”,这种行为是值得鼓励的,不能视为武将在战例之中表现不佳。反之,张飞在小沛袭击曹营,对曹营八将左右遮挡,往来冲杀,看似英勇,其实不利,最后也只能损兵折将逃跑。
       情节需要在书中大量存在,那么如何面对?无视情节需要或滥用情节需要,这两种思维都较偏执,不可取。
       除了战例之中存在是否情节需要的判定,评论之中也有很多。典型如关羽斩颜良之后:“某何足道哉!吾弟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耳。”
       关羽赞张飞,首先确认是情节的需要,为张飞长坂桥单退曹操大军埋下伏笔。其次关羽的话也是有感而发,当时的关羽无法预测后来会有长板桥之事,他当时对张飞的称赞并无明显目的,也不是场景必须的,极可能发自内心。从后面的描写来看,关羽一向不服人,例如要与马超比试,不忿黄忠位列五虎,单纯吹捧不像关羽的风格。
       总体而言,对于“情节需要”影响武力评定,武评爱好者“滥用”的频率会高于“无视”,特别在维护所支持武将的时候,往往以“情节需要”为借口抹平其不利的战绩。所以,当认为“情节需要”时,需进行详细分析才可以确认。
       本人认为“情节需要”的采纳需要慎重,必须是有把握才确认,无把握或模糊不清,宁愿不采纳,对其判定遵循这么两个原则。
       1)“情节需要”,一定是武将做出的决定更有利,比单纯追求武力击败要好,追求更好的效果,自然是无可指责的。
       2)要看“情节需要”是否是必须的,是否有其它方式可代替。有人认为,关羽不击败纪灵是情节需要,这属于强行解释关羽张飞对纪灵的战例表现反差,本人认为理由不充分,不能成立。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45:22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第七节 结论的可靠性
       每位武评爱好者最终都会形成自己的武评结论,武评结论相同,就形成了共识;武评结论不同,就形成了争议。武评讨论之中的争论,多数在于对结论的争议,少部分是对论证过程的争议。
       形成共识的结论,说明接受度高,未形成共识的结论,自然争议就多,所以武评结论的可靠度是不一样的。
       举例来说,张辽和张郃交锋五十回合不分胜负,本人认为形成的武力关系是:张辽武力=张郃武力±N。N表示一个武力的最大差值,如果两名武将的差值超过这个值,就会分出胜负,要么张辽击败张郃,要么张郃击败张辽。
       这个N值取多大,不同的人选择不一样。
       最终武评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够的,读者最关心的是两人究竟谁比谁强,强多少。
       所以,对于这么一个战例,实际会形成三个层次的结论,每个层次结论的可靠度是不同的。
       第一个层次就是张辽武力=张郃武力±N这个公式。我想这个公式的原理大多数人都能理解,但也有人不同意这样的公式,有人认为平手战例表示武力值就应该一样,公式是不存在。
       这个层次属于讨论原则,如果双方要讨论,在一些基本的原则上需要保持共识,如果连基本原则的认识都不一致,就很难一起讨论了,这种情况应该中止争论。
       第二个层次就是N的取值,你取5,我取7,这个属于个人设定。个人设定是每个人的权利,个人设定合理与否最终会在系统之中体现出来,除非出现明显的自相矛盾,反推设定是有问题的。
       在武评讨论之中,常见的一种争执就是,两人设定不同,但都试图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设定。
       第三个层次就是个人倾向。张郃与张辽,并没有其它明显的战例可以区分两人,那么最终对二人如何定位?我们在做数学题的时候,都知道需要足够的条件才能得出答案,条件不够,就没有唯一解,会有二个甚至很多个答案。但是在武评之中,答案只能是一个,你不能说张郃有时比张辽强,有时不如张辽强。正因为对于大多数武将,其战例条件是不足的,所以带有浓郁主观色彩的个人倾向仍会在武评之中大量出现。
       有人会认为,既然张郃张辽难以区分,那么就两人一样吧,这是一种观点,这里面没有充分的逻辑论证,只能是一种个人选择,个人倾向;
       有人认为,既然许褚助战,那么可能张郃就占上风了,这也是一种个人选择,个人倾向。
       在武评之中的争执中,大部分的争议来自个人倾向不同,在实际生活之中也会出现类似的现象,公式一样,但参数选择不同,导致结论完全不同。
个人倾向是客观存在的,没有人能完全做到客观公正,只能做到相对公平合理。
       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尽量减少个人倾向带来的偏离,本人想出两点思路。
       第一点就是减少预设观点,很多人在分析之前,已经先有了结论,或者说就是为了这个结论去找论据,与结论一致的论据就采用,与结论不一致的论据就想方设法排斥,这样过于明显的目的性,自然就与客观公正偏离了。减少预设观点,允许论证结论偏离初始的预测,可以减少一些主观倾向。减少预设观点,还意味着自身的观点是可以修正的,有些人不管如何争论,其观点总是不变的,尽管其观点已经被别人驳斥得立不住脚了,但下次还会照样搬回来。如果一位武评爱好者,其观点始终如一,往往不是说明其观点的准确性,而是说明其坚守预设观点。
       第二点是多听听第三方的观点,多数武评爱好者在涉及自己喜欢或支持武将的时候,容易感情用事,怎么分析有利就怎么分析,这叫一切有利于原则。在不涉及自己喜欢或支持武将的时候,则相对冷静、平和。所以对于涉及自己喜欢或支持武将的分析,是否合理,可以听听第三方的意见,如果一种观点仅停留在本方阵营的支持,在外界得不到认同,那么显而易见,主观倾向还是比较明显的。
       以上可知,对于同样一个战例,得出的三个层次的结论,其结论的可靠性都是不同的。有些武评爱好者会对战例的可靠性提出质疑,并进行评定,其实战例本身是固定的,而根据战例得出的结论则是不同的,同样战例结论的可靠性也是不同的。所以,可靠性指的是结论,而不是战例本身。
       举例来说,关羽斩颜良这个战例。
       如果得出颜良的实力就是被关羽斩的水平,那么很多人会不同意。
       如果得出关羽正常发挥也可以击败颜良,这个结论的支持度会高于上一个,但是反对的人还是很多。
       如果得出关羽的实力在颜良之上,这个结论会得到大多数的认同,因为将颜良至于关羽之上的人很少。
       可见,是否可靠是针对结论,而不是战例本身。不少人喜欢直接评判战例的可靠性,称有些战例不可靠、无效等。本人认为这是不恰当的,因为一个战例可以得出多个结论,而不同结论的可靠度是不同的,所以可靠与否指的是结论,而非战例本身。
       如何评判武评结论是否可靠?本人认为有三点。
       第一,是自身的评价系统及结论要能自圆其说,如果内部就出现矛盾,或者不同的战例解析时采用不同的标准,这个就属于系统性的结构缺陷,缺陷越多,信服力就越差。
       第二,推论的逻辑关系要合理。武评结论属于答案,武评的依据都是三国演义这部作品。答案相同,但得出答案的过程未必相同,如果是在考试之中,只有最终答案是正确的,但解题过程错误,依旧不能给分,这个属于蒙对的。
       第三,结论需具有公信力,武评最终不是给自己做的,任何人做的武评都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同,公众的接受度高,也能说明可信度高。
       论述本节的主要目的是要解释一下,即使是同一人做的武评分析,针对同一战例做出的武评分析,其武评结论的可靠度也是有区别的。承认武评结论可靠度的差别,那么武评推论的顺序应该是由实至虚,先实后虚。两个战例得出的结论互相冲突、互相矛盾,虚应让步于实,而不是反过来,让一个虚的结论去推翻一个实的结论。
       虚与实是一种相对关系,而不是绝对关系。
       实战与人物评论之间,一般实战更实,评论较虚;
       实战与实战之间,标准战例更实,非标准战例较虚;
       不同人物的评论之间,需要看评论的场合,以及人物的辨识能力。
       当然实际情况往往很复杂,但只要遵循基本的逻辑关系,还是有章可循。
       武评结论,最终都需要经过公众的评判,本人所做的自然也不例外。然而本人希望讨论更多引向方法和过程上的探讨,而不仅仅是结论的不同,追求让对方接受自己的结论。

************************************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45:55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8 15:52 编辑

第二部分 武将初步分档
第一节 前言
       本人之前做过一版三国武评,分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也是武评基础设定,第二部分武将分档,第三部分同档比较,第四部分确定武力值。本次取消了第四部分,然后将二、三部分合并,所以本文全文总共是两个部分。
       分档与同档比较实际密不可分,分开叙述有大量重复性的章节,所以本次不再分步走,一次完成。

第二节 关张赵马
       关张赵马同档已经是许多武评爱好者的共识,而关张赵马之上,只有吕布为最高档,也基本属于公认。有些武评爱好者会将颜良或文丑或许褚或典韦也列在这一档,这些武将在后续讨论,并不影响关张赵马四将之间的关系。
       既然已经是共识,关张赵马同档的理由不再重复论述,简而言之,关张赵马属于各有优劣,各自有闪光的战例,也有相对不佳的战例,可谓不分伯仲。包括对第二人的竞争,四将各自的拥趸都不少,争论从未停息过。这四将如果相互交手,形成平局的标准战例也是毋庸置疑的。
       接下来看,在同档的基础上,关张赵马各自有哪些出色战例,哪些不好的战例。

1、关羽
1)关羽温酒斩华雄。
       这个战例虽然没有直接描写,但一般认为是标准战例。那么华雄武力定位如何,成为检验这个战例成色的关键。华雄总共就五六个战例,其上限受关羽控制,其下限受他斩杀的潘凤、祖茂等控制,华雄与关羽相比,显然关羽定位更实,华雄较虚。而华雄与潘凤、祖茂等相比,又是华雄较实。
本战例也是华雄的定位战例,此战确定了华雄的上限,前文已经提到了,虽然是定位战例,亦存在评判优劣的需要。
       本人将华雄定位在张郃徐晃之下的一档,张郃徐晃征战多年,虽然失败多次,但均能全身而退,显示了他们不是轻易可以在单挑之中正面斩杀的武将,起码对关张赵马这个级别来说是的。华雄既然被关羽直接阵斩,在华雄其余取胜战例基础不坚实的情况下,很难将其与张郃徐晃比肩,张郃徐晃同样有不少斩将记录。
       尽管华雄位列张郃徐晃之下,但关羽能直接阵斩,仍是表现好的战例。再从华雄的角度看看,华雄如果不是被关羽阵斩,而是其它的方式死亡,例如中计被乱箭射死,华雄的上限就可以提高了,然后按照平均和折中原则,华雄很可能会与张郃徐晃比肩,甚至超过他们。此战关羽把华雄的档次拉了下来,对于关羽是好战例,对于华雄则是差战例。
       有人认为华雄威镇十八路诸侯,不应该是如此水平,就算是张郃徐晃也不足以威镇十八路诸侯啊?曹操部下夏侯惇夏侯渊不敢出战,华雄水平应高于夏侯兄弟和张郃徐晃。此观点大有市场,但仔细分析其实并不成立。
       首先华雄威镇十八路诸侯,让诸将不敢助战,属于虚词,究竟何等水平的武将方可让诸将不敢出战?没有定论,夏侯惇连吕布都敢交锋,为何要惧华雄。诸侯震惊的初始原因在于华雄击败了孙坚,孙坚毕竟是江东猛虎,以勇名著称,其实诸侯并不知孙坚被华雄击败事出有因。程普刺死胡珍,华雄就不出战了,说明华雄面对孙坚亦无信心。况且袁绍言未毕,关羽即已出战,如果关羽不出战焉知就没有其它武将出战?还有在联军之中,袁绍和曹操这两个大户都有保存实力之嫌,袁绍始终未动一兵一卒,曹操只为自己作战。
       先把华雄提起档次来,再通过华雄提高关羽,这个属于基础不实,经不起推敲。威镇十八路诸侯的华雄和被关羽所斩的华雄是一个人,不能分开判定。
       本人认为将华雄位列张郃徐晃之下,是成立的,诸侯靠灭黄巾起家,黄巾部队缺乏良将,因此各诸侯武将水平参差不齐,诸侯之间互相也不熟悉,如同袁术不知道关羽张飞的真实水平,韩腹也把握不准潘凤的真正实力。
       需再次强调一下,虽然关羽斩华雄确定了华雄的上限,但不是说所有确定上限(下限)的战例都属于好的战例,如果这样,那么很多标准战例都会成为“好”或“不好”的战例,例如赵云刺死吕旷也可以说是确定了吕旷的上限。对于吕旷来说,他的战例很少,之前有一个斩将战例,仅凭这个战例,吕旷的武力范围值较大,而赵云确定了吕旷的上限,压缩了吕旷的武力值区间,这个仍属于取范围值的交集,所以仍是标准战例,对赵云无所谓好,对吕旷也无所谓坏。吕旷是在袁绍损兵折将之后才出现的,被赵云直接杀死完全正常。
       关羽斩华雄的战例则不同,根据华雄之前的战例表现,华雄被关羽速斩有些“意外”,觉得华雄不应该是这个水平。所以华雄被关羽所斩,拉低了华雄的档次,如此才将此战例视为关羽的出色战例。
       所以,是否确定上限(或下限)还不够,能够拉低(或抬高)敌将的档次,才算得上出色或不好的战例。
       结论,此战关羽拉低了华雄的档次,所以关羽表现为D+较好战例,华雄表现为d-较差战例。

2)关羽斩颜良。
       这个战例毫无疑问属于A+优秀战例,完全超出了这个档次应有的表现,连吕布也没有斩杀过如此有分量的武将。我们发现即使将关羽提到吕布一档,仍然属于A+优秀战例。
       战例偏离预期值如此之大,有必要讨论一下是怎么发生的。
       --关公奋然上马,倒提青龙刀,跑下山来,凤目圆睁,蚕眉直竖,直冲彼阵。河北军如波开浪裂,关公径奔颜良。颜良正在麾盖下,见关公冲来,方欲问时,关公赤兔马快,早已跑到面前;颜良措手不及,被云长手起一刀,刺于马下。
       从文字描述可知,本战例成功有以下几个因素:倒提青龙刀--麻痹敌军;河北军如波开浪裂--让出通道;颜良方欲问时--预判错误;赤兔马快--干扰了颜良的判断;颜良措手不及--压根就没打起来,属于单方面斩杀。
       从战例的可重复性判断,本战例非常特殊,是在特定的情况下产生了独特的效果。颜良压根就来不及出手,如果换一个环境,正儿八经打起来,怎么也不会是这个结果。
       通过代入法看看问题主要出在谁身上,如果把关羽换成赵云,当然还得骑赤兔马,赵云也可能取得此战绩,因为赵云也有单骑突阵斩将的战例。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颜良和高览并无差别。如果把颜良换一位武将,例如典韦或许褚,只要有警惕性,注意力集中,很容易让关羽不能得逞。可见此战问题主要出在颜良身上。
       作为一名武将高手,颜良首先对战场的危险性缺乏警惕,其次就算是颜良不知道赤兔马已经给了关羽,但是颜良是看着关羽过来的,直观上也能判断关羽的速度,颜良显然判断失准;对方已经冲过来来,还是方欲问,只能是颜良自行取死。颜良在本例中犯了诸多的错误,而这些错误在未来的战斗中是可能再犯的,这次不死难保下次就能存活。所以,本例之中颜良需要降档,如果颜良没有这个战例,完全可以与关张赵马齐平,而颜良被关羽所斩后,只能位列关张赵马之下。既然颜良要降档,关羽在此战就属于表现出色。
       结论,此战关羽表现为A+优秀战例,颜良表现为a-拙劣战例。

3)关羽诛文丑。
       这个战例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三合之后文丑心怯败走,第二部分是关羽凭借赤兔马快追斩之。第二部分赤兔马起了主要作用,如果没有赤兔马,可能文丑就跑掉了,在有赤兔马的情况下,关羽和文丑的武力在追斩时已不产生影响。所以本战例对武力的参考主要是三合文丑败走,单就这个战绩,关羽也达到了A+优秀战例。要知道,吕布面对公孙瓒也让其逃脱了,面对比公孙瓒水平高得多的文丑,吕布还能三回合击败么?显然不现实。
       无论如何,三合败走不是文丑的正常实力,与斩颜良不同,此战关羽完全是正常操作,所以问题铁定出在文丑身上,文丑为什么会心怯?心怯在三国演义之中只出现过这一次,独特性是显而易见的,可见心怯不常见,显然单纯的武力优势不足以让敌将心怯,打不过败走就是了,如果仅仅是武力优势,纪灵为什么不心怯,管亥为什么不心怯。
       本人分析原因有三
       (1)文丑要为颜良报仇不代表就有把握面对关羽,颜良是什么水平文丑清楚,能斩颜良的关羽,是自己能对付的吗?文丑并不傻,但文丑必须站出来,因为颜良死了,报仇之事自己责无旁贷,否则就是怯战。
正常就是一个冷静的军师比如沮授将文丑劝阻下来,然后文丑顺坡下驴。如同许褚提出要斩吕布刘备之头,荀彧以一句用计打断了许褚的想法,又给了许褚面子。无奈袁绍刚愎自用,不听沮授的谏言,执意派文丑出战,文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2)文丑反败为胜,正是信心爆棚的时候,这时候遇到关羽犹如浇了一盆冷水。如果文丑一开始就对上关羽,可能就是冷静作战,打不过就退了。如果文丑已经不可挽回败军,也就逃走了。文丑军虽败,文丑却依靠自身武力,力退张辽徐晃,正常应是见好就收,收拾撤退。然而此时,文丑却昏了头,忘记了周围还可能有关羽的存在,竟然去追击徐晃,在当时的环境下,追击徐晃无疑是疑问手。怕什么来什么,偏偏关羽此时出现了,这是一个极大的心理落差,在以为要胜利的时候,告诉你败局已定。
       (3)关羽在前三合给了文丑极大的压力,让文丑感受到,关羽果真厉害,颜良被斩看来是真的。
       所以,特定的环境+关羽的武力压迫,造成了文丑的心怯。
       斩颜良,显露的是关羽的胆色和智谋,其武力其实没有真正表现出来。诛文丑,则真正体现了关羽的压迫力,如果关羽压迫力不够,文丑是不会感到畏惧的。有人说关羽擅长三板斧,本人认为也是可能的。
       此战同样暴露了文丑的短板,追击徐晃属于战术错误,追击徐晃对于扭转战局于事无补,因为曹操方不止一个徐晃。与关羽遭遇战暴露了文丑心理脆弱的一面。
       所以文丑此战需降档,关羽在此战属于表现出色的A+优秀战例,文丑为a-拙劣战例。

4)关羽奋力杀退许褚和徐晃。
       此战例发生在下坯,曹操欲得关羽,程昱献计,引关羽出城,“诱入他处,以精兵截其归路,然后说之可也”。讨论此战例需清楚这个前提。
关羽奋力杀退许褚和徐晃,目的是为了回下坯,许褚徐晃拦截未果,不代表计策就失败了,后面夏侯惇又截住,关羽最终回不了下坯,程昱计策取得成功。
       单纯从这个战例本身来看,对于关羽为A+战例没有疑问,单击败许褚已经不易,何况击败许褚+徐晃?此处书中描写的是关羽杀退许褚和徐晃,却不说关羽杀退夏侯惇,如果换一下,让关羽杀退夏侯惇,被许褚徐晃截住,从武力关系角度显得更合理一些,那么作者为什么如此安排呢。由于拦截的重要性,需要许褚和徐晃来完成这个任务,夏侯惇第一职责是诱敌,所以只能让关羽杀退许褚和徐晃,如果从武力平衡角度,作者可以直接说徐晃和许褚将关羽截住了,情节上也是说得通的。不过作者既然这么写了,对于许褚无疑是很难堪的,至于徐晃么,反正后面的败战还有很多,也不多这一个。
       吕布战许褚二十回合,曹操就称吕布非一人可胜,所以吕布击败许褚是可以预期的,许褚应该是无法一直撑下去,而吕布奋力杀退许褚和徐晃也是可能的。但对于关羽来说,这仍然是超出档次的优秀表现,特别是结合后面马超与许褚大战二百二十回合不分胜负。
       从目的性考虑,许褚和徐晃需要把关羽拦截,两人拦截不成功,夏侯惇回来再截住,属于查漏补缺。而夏侯惇亦可以再退,许褚徐晃再上,缠住关羽不得回城。
       本人认为,夏侯惇再截关羽应属计划之外,曹操的心目中应该是认为许褚和徐晃就够了,如果曹操认为不够,还可以增加夏侯渊李典乐进等将。所以本例,许褚徐晃应为全力拦截关羽不得回下坯,关羽杀退二将,由于消耗了大量的时间和体力,这样夏侯惇回来再截住,关羽最终回不了城。
       唯一的其它因素就是,由于曹营诸将获知曹操有意收降关羽,有可能心慈手软,例如后面曹营四将战庞德。然而长板坡时,曹操亦有意生擒赵云,从战斗中看,心慈手软,缩手缩脚的特征不明显,除了不放冷箭,其它看不出来。所以,以生擒为目标未必就心慈手软,此因素只能认为存在一定的可能性,但不确定。
       结论:关羽此战表现出了超出档次的A+战例,许褚自然为a-拙劣战例,对于徐晃来说倒影响不大,反正他对关张赵马这个级别失败的战例足够多,包括与张郃张辽联合作战的失利战例也不少。

5)关羽战纪灵
       纪灵的武力上限主要受关羽和张飞控制,两个战例反差还是比较大的,所以需要一起讨论。
       --关公大喝曰:“匹夫休得逞强!”出马与纪灵大战。一连三十合,不分胜负。纪灵大叫少歇,关公便拨马回阵,立于阵前候之。
       --张飞更不打话,直取纪灵。斗无十合,张飞大喝一声,刺纪灵于马下,败军奔走。

       关羽对纪灵的战例,主要焦点在纪灵大叫少歇如何判定。从后面纪灵不再出战,导致大败来看,纪灵支撑三十回合已经到了极限,接近失败了。
       张飞对纪灵的战例,则需要考虑袁术军整体的士气影响。前面有:袁术奢侈太过、术势甚衰这样的描写,但从军队来看,袁术军是在投奔袁绍的行军途中,纪灵并非败军之将。武评爱好者也主要是基于张飞与关羽在战例之中的反差,才去寻找原因。
       从形势上分析,袁术已经无法坚持了,要去投奔袁绍,面对刘备军的拦截,无路可退,所以纪灵硬着头皮也要和张飞交战,败退就完了。如果关羽用了二十回合战平,张飞用了更多的回合,例如三十回合,这样就可以自圆其说的。但是作者此处让张飞用了更少的回合数刺死纪灵,此战作者表达,张飞在纪灵这个点优于关羽还是很明显的。
       所以此战,张飞是B+比较优势战例,关羽是b-比较劣势战例。

6)关羽赞张飞。
       这一条前面已经论证过了,首先确认是情节的需要,为张飞长坂桥单退曹操大军埋下伏笔。其次关羽的话也是有感而发,当时的关羽无法预测后来会有长板桥之事,他当时对张飞的称赞并无明显目的,也不是场景必须的,极可能发自内心。
       五虎上将之中,关羽评价了其中的三个,对张飞,说张飞实力犹在自己之上;对马超,是要与其比试;对黄忠,认为黄忠不足以与关羽相提并论。
       先看对黄忠的评价,基本上武评爱好者赞同关羽的看法,黄忠确实与关张赵马有一定的差距。诸葛亮也是这么认为。
       关羽要与马超比试,是要表达何种意思?关羽手痒,要找高手切磋技艺?显然刘备不这么认为,刘备用了“势不两立”一词,说明比试不是友好的举动。关羽有充分的自信,要打压马超?也不像。本人如此理解,关羽曾经公开对曹操说,张飞比自己强,此事已经传开,并且成为长板桥的伏笔。如今张飞与马超大战嘉萌关,得出势均力敌的印象,观众们是不是会认为,马超和张飞差不多,既然张飞比关羽强一点,岂不是马超也比关羽强一点?关羽可以吹捧一下张飞,但不接受马超也骑到自己的头上,于是关羽要与马超比试,恢复名誉。
       结论,本例张飞是B+比较优势评论,关羽是b-比较劣势评论。需要注明一下,对于相互之间的评论,只限于两人之间,关羽对张飞的评价并不会与马超赵云发生关系。

7)关张汝南之战
       关羽和张飞参加的汝南之战,涉及多名曹营武将,情况非常复杂,所以需要专篇论述。
       --忽报龚都运粮至,被曹军围住,玄德急令张飞去救。
       --忽又报夏侯惇引军抄背后径取汝南,玄德大惊曰:“若如此,吾前后受敌,无所归矣!”急遣云长救之。
       --不一日,飞马来报夏侯惇已打破汝南,刘辟弃城而走,云长现今被围。
       --玄德大惊。又报张飞去救龚都,也被围住了。
       --夏侯惇军势甚锐,因此弃城而走。曹兵赶来,幸得云长挡住,因此得脱。
       --原来张飞去救龚都,龚都已被夏侯渊所杀;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迤逦赶去,却被乐进引军围住。云长路逢败军,寻踪而去,杀退乐进,与飞同回见玄德。

       问题一:关羽和张飞分别被谁围住?
       关羽的情况很明晰,就是被夏侯惇围住。
       张飞的情况有些复杂,夏侯渊先围住龚都,然后龚都被夏侯渊杀,张飞到时,夏侯渊可能围住了张飞,也可能是直接交锋,张飞奋力杀退夏侯渊。然后张飞被乐进围住。那么刘备得报张飞被围,可能说的是被夏侯渊围住,也可能指被乐进围住。当然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因为张飞奋力杀退夏侯渊是明确的,至于夏侯渊是不是先包围张飞,则不太要紧。
       问题二:关羽对夏侯惇被围之后的战果如何?
       本人认为,关羽后来杀退了夏侯惇,否则在没有援军的情况,关羽没有别的理由摆脱夏侯惇。
       问题三:张飞被乐进围住如何理解?
       本人认为,此战役的大背景是,刘备军的主力是刘辟龚都的黄巾余部,而黄巾士兵的素质是比较差的,此战刘备所依仗的不过是关张赵的武勇。因此乐进围住张飞理解为凭借更强势的军力,而不是乐进凭武力抵住了张飞。当然关羽杀退乐进只能是凭借武力。夏侯渊虽然被杀退,在乐进截住张飞之后也可能再杀回来,一起参与包围张飞,参考后面张郃被杀退仍然守住山隘,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可能。
       此战可形成几个结论:
       张飞奋力杀退了夏侯渊,这是张飞一次正面击败第七档级别的武将,只能是凭借张飞的武力;
       关羽杀退了夏侯惇,回合数不详;
       张飞被乐进包围,主要是军力劣势,然后夏侯渊还有杀回的可能,而关羽杀退乐进理应是凭借武力;
       此战整体表现关羽好于张飞,张飞追击夏侯渊是一个错误,导致被乐进包围,而关羽面对的对手夏侯惇显然更强,关羽取得的战果还好于张飞;
       关羽麾下还有关平周仓协助,所以关羽杀退夏侯惇还是变成了疑问号,是不是关羽和夏侯惇两武将之间的交锋?关平和周仓有没有起作用,毕竟书中没有直接交待。
       最终此战不确定因素太多,在关张之间难以形成直接的比较关系,而关羽杀退夏侯惇也只能是疑似两人交锋。

8)关羽战徐晃
       此战例发生在樊城。
      --公大怒,亦挥刀迎之。战八十余合,公虽武艺绝伦,终是右臂少力。关平恐公有失,火急鸣金,公拨马回寨。
       多数武评爱好者会自动忽视此战例,视为无效。确实从战例前后的交待来看,有几点特征:首先提示关羽须发已苍白,表示此时关羽年老;其次关平称“父体未痊,不可与敌”;第三书中交待“终是右臂少力”。此战的背景是,关羽军战前实际已经兵败,荆州失守的消息已经传来,只是关羽不肯承认而已,而徐晃之前已经击败了关平,关羽试图击败徐晃是最后的挽救措施。既然作者安排了这个战例,我们就无法视而不见,从情节需要,作者不安排这个战例也是可以的。
        从徐晃的角度,这是他唯一一次战平关张赵马这个级别的武将,包括对颜良文丑也没有做到过。
关羽有年老的提示,以及右臂少力,这两点都是无法量化的。从之前与庞德交锋,以及58岁的年龄,关羽的年老因素影响较小,看来主要因素还是右臂少力。徐晃之前有五十回合战平许褚的战绩,那么关羽此时的状态(年老+右臂少力)应该是接近甚至还低于当时的许褚。
从徐晃的角度,前面对关张赵马的败战足够多,加上前面还有联手许褚被关羽杀退的战例,最终徐晃并不能因为此战例而提升档次,那么对应到关羽,也就不视为拙劣战例。
       所以此例主要受场外因素影响过于明显,不对关羽的正常武力评定造成影响。

9)关羽战潘璋
       --一彪军到,为首大将朱然,骤马挺枪叫曰:“云长休走!趁早投降,免得一死!”公大怒,拍马轮刀来战。朱然便走,公乘势追杀。一棒鼓响,四下伏兵皆起。公不敢战,望临沮小路而走,朱然率兵掩杀。关公所随之兵,渐渐稀少。走不得四五里,前面喊声又震,火光大起,潘璋骤马舞刀杀来。公大怒,轮刀相迎,只三合,潘璋败走。公不敢恋战,急望山路而走。背后关平赶来,报说赵累已死于乱军中。关公不胜悲惶,遂令关平断后,公自在前开路,随行止剩得十余人。
       这个战例是关羽被擒获之前的最后一战,以前看到此处,往往不忍分析。如今重新审视,发现关羽被擒亦有自身的原因,或者说,关羽其实存在以武力脱困的可能,东吴派出的二将不过是朱然和潘璋而已,实力并不强。朱然后来被赵云杀死,潘璋的武力水平也不是很高。
       我们知道关羽被擒是历史事件,作者不能违背,但作者完全可以让关羽的牺牲更加悲壮一些,比如把甘宁、周泰这些猛将都安排上。然而孙权要捉拿关羽,仅仅安排朱然和潘璋,显得很轻视,而关羽还有关平在侧协助,依旧不能脱险。
       此战也可以视为关羽右臂少力的延续,如果关羽是正常状态,面对朱然和潘璋的伏击,凭借武力杀出重围是可以预期的。朱然压根就没和关羽打,而关羽需要直接斩杀潘璋才对突围具有实质意义,而潘璋面对黄忠仅仅是奋力之后的料敌不过,说明潘璋也不是很差,加上关羽仍处于右臂少力的状态,因此要求关羽斩杀潘璋有些过高要求了,所以此战最终视为正常表现战例。

10)关羽的其它战例基本为标准战例,对黄忠和庞德的战例虽然都是确定了两将的上限,但并没有明显的提档和降档作用。

       总结:关羽的战例总体而言反差较大,关羽的几个优秀战例是连吕布都羡慕的,如果说哪位武将最能威胁吕布的第一位置,应该是关羽。
       关羽的不足是,关羽对张飞的两次比较劣势对竞争不利,而张飞正是关羽的直接竞争对手。另外,关羽后期当了几次背景板,黄忠、庞德、潘璋这几员将都是凭借与关羽的战例,获得了较好的定位,虽然这是关羽的正常战例,但这背景板当得多了一点。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54:09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8 16:00 编辑

2、张飞
       1)张飞战纪灵。前面已经分析过了,张飞是B+比较优势战例,关羽是b-比较劣势战例。
       2)关羽赞张飞。前面已经分析过了,张飞是B+比较优势评论,关羽是b-比较劣势评论。需注明一下,长板桥张飞喝退曹操大军是这个评论的实际表现和影响,所以只能算一次,不能重复计算。
       3)张飞战吕布
       --飞抖擞精神,酣战吕布。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云长见了,把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来夹攻吕布。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战不倒吕布。
       --布送玄德出门,张飞跃马横枪而来,大叫:“吕布!我和你并三百合!”玄德急令关公劝止。
       --张飞此时酒犹未醒,不能力战。吕布素知飞勇,亦不敢相逼。十八骑燕将,保着张飞,杀出东门。
       --布挺戟出马来战张飞,飞亦挺枪来迎。两个酣战一百余合,未见胜负。玄德恐有疏失,急鸣金收军入城。吕布分军四面围定。

       关张赵马这个级别的武将,赵云马超没有机会与吕布交锋,关羽只有一次与吕布交锋三十回合。而张飞与吕布则有较多的交锋机会,这也反映作者有意安排张飞与吕布多次对垒。
       首战张飞与吕布五十回合不分胜负,可以与许褚对吕布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对比一下,都是出现了本方助战。助战意味着本方认为处于不利地位或不足以击败对手。五十和二十回合的差距可以视为一档的差距,但是张飞后面有弥补战例,张飞与吕布交手百回合仍然不分胜负,纠正了张飞五十回合快不行的印象。这个战例也解释了为什么张飞屡次要挑战吕布,他心中似乎不服气,认为他还可以战下去。而许褚后面没有这样的战例修正印象。这样张飞与许褚的差距也可以来到二档,而马超与许褚的是二百二十回合平手,这个战例反映马超与许褚最多差距一档。所以,此战例张飞对吕布的百回合不分胜负应为优势战例,但比较的对象应是许褚。张飞与吕布的战例对马超形不成比较优势。
       张飞酒醉对上吕布,此战例的比较对象仍然是许褚。因为后面有许褚喝醉面对张飞,吕布素知飞勇,亦不敢相逼,而张飞则没有顾忌许褚,刺中许褚的肩膀。
       张飞百回合战平吕布之后,被刘备叫入城中,此后吕布围城。张飞再未出城找吕布交战,参照后面的嘉萌关之战,如果张飞出城迎战吕布,可以破解吕布围城计划。张飞不出城,表明百回合与吕布不分胜负已经接近了极限。
       本次武力评定,一百回合以上的不分胜负,设定为最大差距二档。考虑张飞对吕布已近极限,采用了二档差距,即吕布与关张赵马之间差距为二档。
       在差距两档的情况下,张飞与吕布百回合的成色如何,需引入其它战例评定。
       夏侯惇:夏侯惇对吕布第一次是遮拦不住,第二次是雨中混战,而夏侯惇对关羽十回合平手,关羽在汝南疑似杀退夏侯惇。
       于禁:马超十回合击败于禁,于禁乐进双战吕布不往。
       许褚:许褚与关张赵马和吕布都交锋过,对吕布时二十回合曹操便差典韦助战。
       综合来看,吕布如果与关张赵马仅差一个档次,差距有些小了,如果差一个档次,张飞对吕布有望二百回合平手,关羽五十回合就助战显得缺乏道理,同样如果许褚与吕布仅差二个档次,曹操二十回合就耐不住也不合情理。
       吕布如果与关张赵马差三档则太大了,吕布是第一档,关张赵马如果设到第四档,这中间断档显然也太多了,而且从吕布的斩将记录来看,与关张赵马显然没那么大的差距。
       所以,吕布与关张赵马差两档,本人认为是比较适中的。
       这样,张飞对吕布应为标准战例结果。张飞对吕布战例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对许褚上,并不是体现在与关羽赵云马超的比较之上。
       在长期以来的武评讨论之中,张飞战吕布一直被视为津津乐道的优秀战例,除了张飞,最多也只有关羽与吕布战了三十回合平手。包括本人原先也持这样的观点,但经过仔细分析后认为,张飞对吕布其实是这个档次的标准结果。吕布真的可以击败关羽、赵云或马超么?关羽和黄忠,在众多武评爱好者的观点之中,都是差了两档的,中间夹着颜良文丑许褚。关羽和黄忠也是打了一百回合,而且黄忠第二天继续迎战,张飞对吕布的表现不能说就比黄忠对关羽好,而最后关羽还认为黄忠不能与自己相提并论。
       由于较长时间流行过一段张飞=马超=许褚这样的观点,既然许褚与吕布交战二十回合之后,曹操便差人助战,而张飞百回合战平吕布,其表现无疑好许褚很多,但如果许褚与张飞不是一个档次呢?在本人的这次评定之中,最终张飞比许褚高1.5档。如按助战回合数二十和五十的差别,张飞与许褚差一档,但如果按照百回合与二十回合的差别,可差二档,所以张飞许褚对吕布的表现差1.5档也符合标准结果。
       本人的设定之中,差两档可以形成百回合不分胜负的标准战例,加上缺乏明显的迹象说明吕布有望百回合击败关羽赵云马超,张飞对吕布属于定位战例,并不能产生提档效果,因此最终张飞对吕布作为标准战例结果。

4)张飞战许褚
       --却说张飞因关公放了上流水,遂引军从下流杀将来,截住曹仁混杀。忽遇许褚,便与交锋;许褚不敢恋战,夺路走脱。
       --诸军众将见了张飞,尽皆胆寒。许褚骑无鞍马来战张飞。张辽、徐晃二将,纵马也来夹攻。两边军马混战做一团。操先拨马走脱,诸将各自脱身。张飞从后赶来。操迤逦奔逃,追兵渐远,回顾众将多已带伤。
       --褚舞刀来迎,却因酒醉,敌不住张飞;战不数合,被飞一矛刺中肩膀,翻身落马。

       第一个战例,通常被视为参考价值不大;第二个战例,通常被视为干扰因素太多;第三个战例,因许褚酒醉也经常被视为“无效”。
       本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许褚三次面对张飞都是在本方处于不利形势时,不过许褚没有一次是表现好的,也是差强人意。
       先说第三战。许褚在出战之前,就已经知道要面对张飞。操问曰:“谁敢敌张飞?”许褚曰:“某愿往!”前文交待清清楚楚,所以酒醉这个“借口”是许褚自己制造出来的。跟张飞酒醉遇吕布不同,张飞酒醉的时候,不知道吕布会来。明知要可能面对张飞,许褚仍说“吾有万夫之勇,岂惧他人哉!今夜乘着月色,正好使粮车行走。”自己制造的借口,真遇到了,就以借口为托词,掩饰其拙劣表现,没这个道理,三次交锋之中,第三次如果许褚不喝酒,是可以跟张飞真刀真枪战一回,许褚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
       就算酒醉,许褚如果仅仅是败走,还算可看,被张飞刺中肩膀,差点丧命,偏离预期甚多。如果许褚正常状态会如何呢?这样第一个战例可以派上用场了,曹仁是主将,许褚正好赶上张飞截杀曹仁,作为先锋大将理应主动迎战张飞掩护曹仁撤退,正是许褚表现武力的时刻。结果许褚仅仅是不敢恋战,夺路走脱。可见,书中并不是没给许褚表现机会,许褚没有抓住而已。
       张飞酒醉遇吕布和许褚酒醉遇张飞形成鲜明的反差。
       张飞酒醉失徐州,主要在战略战术层面,不是武力层面;许褚酒醉则是主动放弃了正常与张飞的交手机会。
       张飞酒醉,吕布素知飞勇;许褚酒醉,张飞毫不客气。
       张飞酒醉,依然可以刺死想趁机捡便宜的曹豹;许褚酒醉,被刺中肩膀落马。
       作者通过两次酒醉的比较,暗示张飞与吕布的差距小于张飞与许褚的差距。张飞与吕布差二档,张飞与许褚的差距也要二档以上;张飞许褚分别与吕布的交手记录也支持二档的差距。最终张飞与许褚的定位差距在二档以下,所以张飞在与许褚的第三战为优秀战例。
       第二战,由于前面有“军皆饥馁,行走不上,马亦困乏,多有倒于路者。”的描写,此战曹军确实诸多不利,衣甲是湿的,人是饿肚子的,马也是困乏的。只能说许褚张辽徐晃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未能力挽狂澜,但还是情有可原。
       在与许褚的战例上,本人认为关羽的战例最好,其次为张飞,再次为赵云,这三人都是表现较好的战例,而马超战许褚表现为不好的战例。
       从许褚的角度来看,体现更明显一些,许褚与马超的战例是其定位的关键,凭借此战例,许褚位列马超之下一档,如果没此战例,许褚很可能要降档,所以许褚要感谢马超;许褚对赵云,与于禁李典三将拦截不住赵云,属于不成功;许褚对张飞,给了机会不表现,自己制造借口,差点丧命,是丢脸的交锋;许褚对关羽,携手徐晃被关羽杀退,完全不能看了。
       所以在以许褚为参照物衡量时,张飞是B+比较优势战例,关羽前面已经论述是A+优秀战例,赵云、马超对许褚的战例在后面详细叙述。

5)张飞战张郃
       --铜曰:“阆中地恶山险,可以埋伏。将军引兵出战,我出奇兵相助,郃可擒矣。”
两军摆开,张飞出马,单搦张郃。郃挺枪纵马而出。战到二十余合,郃后军忽然喊起:原来望见山背后有蜀兵旗幡,故此扰乱。张郃不敢恋战,拨马回走。张飞从后掩杀。前面雷铜又引兵杀出。两下夹攻,郃兵大败。
       --乃张飞也。挺矛跃马,直取张郃。两将在火光中,战到三五十合。张郃只盼两寨来救,谁知两寨救兵,已被魏延,雷铜两将杀退,就势夺了二寨。张郃不见救兵至,正没奈何,又见山上火起,已被张飞后军夺了寨栅。张郃三寨俱失,只得奔瓦口关去了。
       --张飞只顾引军冲突,张郃大败,死命杀开条路,走上瓦口关,收聚败兵,坚守不出。
       --郃自领兵来迎。旗开处,早见张飞。郃大惊,急往小路而走。马不堪行。后面张飞追赶甚急,郃弃马上山,寻径而逃,方得走脱,随行只有十余人。

       张飞与张郃实际有四次交锋机会,分别有二十回合、三五十回合的交战记录,与马超二十回合击败张郃,赵云三十回合击败张郃相比,张飞始终没有一次正面击败张郃的战例,通常视为张飞的较差战例。
       第一战,一开始就确定了雷铜与张飞夹攻的约定。但这个约定与张飞击败张郃似乎没有直接关联,张飞出战时必定已经先行安排好了,雷铜已经到位,张飞如击败张郃,亦不影响计策的实施。只不过既然可以轻轻松松取得胜利,何必费力呢?从后续看,蜀军扰乱,就让张郃撤退,于是张飞雷铜夹击轻松取胜。
       第二战,情况也类似,张飞依然可以选择直接击败张郃,因为魏延、雷铜已经去袭取二寨了,不影响计策的实施。当然张飞拖住张郃,对魏延和雷铜更有利。从张郃的角度,也是时间越长越不利,最后发现后路已失,慌忙撤退。
       第三战,反映了张郃强悍的能力,虽然被张飞和魏延夹击,张郃依然能逃脱,显示想直接阵斩张郃非常困难。
       第四战,张郃面对魏延尚且主动迎战,遇到张飞则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逃跑非常狼狈,连马都放弃了。
       本人在这里并不打算更改常规的观点,张飞在这么多次机会之中,确实没有一次正面击败张郃的战例。作者如果认为有必要,完全可以安排一次,比如第一次,张飞可以依据常规手段直接击败张郃,来拉近与赵云马超的平衡。同时,两次战例,作者并没有用不分胜负这个词语,有些武评爱好者视为两战平手也有些欠妥。而最后一战是对张飞的弥补,喻示张郃对张飞已经失去了作战的勇气。对应张郃出战之前的“人皆怕张飞,吾视之如小儿耳!”
       本例,将张飞视为b-比较劣势战例,相对于赵云马超而言。张郃在本例之中整体战斗是失败的,但不掩盖其武力出色表现,所以有后来的“尝闻张翼德大战张郃,人皆惊惧。吾今日见之,方知其勇也。”对于张飞来说,虽然没有表现出武力优势,但是从整体作战来看,也是无可指责的,毕竟张飞领军对张郃取得了胜利。

6)张飞战马岱
       此战例发生在嘉萌关张飞与马超交锋之前,前文已经提到过,再复述一遍。
       --魏延与杨柏交战,不十合,杨柏败走。
       --魏延只道是马超,舞刀跃马迎之。与岱战不十合,岱败走。延赶去,被岱回身一箭,中了魏延左臂。
       --马岱大怒曰:“汝焉敢小觑我!”挺枪跃马,直取张飞。战不十合,马岱败走。张飞欲待追赶,关上一骑马到来,叫:“兄弟且休去!”飞回视之,原来是玄德到来。

       本处很有意思,三个战例都是交手十个回合,杨柏无疑对魏延是真败;
       马岱应为诈败,马岱败走之后回身射中了魏延,这是诈败的特征。如果马岱对魏延是真败,一方面他与杨柏没有体现出差距,如何体现出救援的效果?另外一方面,马岱对魏延尚且只能支持十回合,那么他对张飞如何也能支撑到十回合?张飞与魏延档次差距甚远,都是十回合击败马岱显然是难以解释的。而且如果将魏延击败马岱判定为真败还会引发诸多问题,即失败一方还能通过射箭反败为胜,那么击败对手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从魏延的角度,不管马岱是诈败还是真败,魏延肯定认为马岱是真败了,而马岱通过射箭反败为胜之后,意味着前面魏延的初始胜绩已经变得没有意义,那么武将是不是还要费尽心思击败对手,就存疑了,击败对手是不是要继续追击,也存疑了,胜利一方何不选择背后射箭更简单一些。
       本人认为诈败与真败必须有实质的区别,诈败是一种主动行为,从容不迫的,真败是一种被动行为,是受到强大压力之后被迫的败走,真败的结果必定是造成形势被动、对方有利的。所以诈败之后,可以偷偷准备射箭,而真败之后应该是快速撤出战斗,就射箭而言,也是追击方更容易实施。
       坚持不下去了,只能败走--真败
       提前败走--料敌不过
       提前败走+回射箭或拖刀计或回马枪--诈败
       因此,马岱对魏延最终判定为诈败。
       马岱对张飞是真败还是诈败?由于张飞并未追击,所以判别有一定的难度。本人判断仍然是诈败,马岱对魏延尚且通过诈败取胜,对更强的张飞只会照样使用;都是十回合马岱败走,时机也一样,而刘备阻止张飞追击,也是担心张飞上当吃亏。
       本例所产生的结论是张飞没有在十回合之内击败马岱,通过后续战例表现,马岱的实力应低于魏延。正常推论,张飞应迅速击败马岱,甚至有机会斩杀之。
       马超赵云二三十回合击败了张郃,魏延低于张郃一档,马岱低于魏延一档,所以张飞十回合未击败马岱,属于表现不好的战例。
       那么有无可能,此时马岱刚好真败了?当然有可能,但这么分析属于一切有利于原则(怎么解释对自己支持武将有利,就采用哪种解释),不推荐。
       综观张飞的所有战例,缺乏有分量的击败战例,唯一一次是在汝南,张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而夏侯渊也只是被张飞直接击败,没有与关羽赵云马超的对比战例。其它战例有十回合未击败张任、马岱,面对于禁未取得击败战例,让刘备中途介入了。击败的高顺,宋宪+魏续则分量不够。可以总结为,张飞的压迫力不够,所以在击败战例这个方面,表现一般。
       关羽赵云马超均无对马岱的战例,马岱也没有明显的个人败战,所以张飞此例不构成比较劣势,列为d-表现较差战例,马岱为D+表现较好战例。

7)其它战例。
       张飞对张任十回合平手,这是张任的定位战例,确定了张任的下限。张飞对严颜,是十回合生擒,但有用计的因素,严颜有“举手无措”的描写。
       张飞有一个十回合现象,张飞对马岱、张任、纪灵、严颜都是十回合,战果各不相同,对张任是不分胜负,对马岱是让其败走(疑似诈败),对纪灵是刺杀,对严颜是生擒。
       本人分析与张飞的特点有关,压迫力不够强,但却有很强的爆发力,前期让对手感受不到很强的压迫力,然后瞬间爆发,一举解决战斗。
***********
       总结:张飞的主要战例都具有比较特征,在与纪灵的交锋之中,对关羽占据比较优势;在与许褚的交锋之中,对马超占据优势;在张郃的交锋之中,对赵云马超处于劣势。
       张飞对关羽,比较优势明显;张飞对马超,在张郃和许褚这两个方面互相扯平;张飞对赵云,通过张郃的比较处于劣势,通过许褚的比赛具有些许优势。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54:44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20 编辑

3、赵云
1)赵云战文丑
       --忽见草坡左侧转出个少年将军,飞马挺枪,直取文丑,公孙瓒扒上坡去,看那少年: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与文丑大战五六十合,胜负未分。瓒部下救军到,文丑拨回马去了。
       这是赵云出场的第一战,由于有关羽诛文丑战例在后,不少人认为赵云此战比较之中处于劣势,又由于书中有少年的交待,所以认为赵云年少是原因。
       本人不赞同这种说法,本人认为赵云五六十回合战平文丑属于标准战例,很简单的一个判别原则,换张飞和马超来战,能够在五六十回合击败文丑吗?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五六十回合不分胜负属于这个档次武将对文丑的标准战例,既然如此,赵云此战就不属于比较劣势战例,所以赵云也无须用年少作为解释。况且,赵云很快就有斩杀鞠义的优异表现。

2)赵云战鞠义
       --麴义引军直冲到后军,正撞着赵云,挺枪跃马,直取麴义。战不数合,一枪刺麴义于马下。赵云一骑马飞入绍军,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公孙瓒引军杀回,绍军大败。
       鞠义在书中出场很早,而且很快就丧命于赵云之手,其定位的战例非常有限。严纲是公孙瓒先锋大将,不过其被鞠义所斩是在“急待回”的情况下,并非正常交锋状态。
       鞠义对赵云的战例本身没什么好说,没有什么花哨,就是纯武力对决,鞠义也找不到其它的托词可以解释。
       通常认为此战颜良文丑仅仅带一千弓弩手伏于两侧,而鞠义引八百弓手,步兵一万五千,列于阵中。袁绍如此布阵,显然表示对鞠义的看重,后来赵云对吕旷也是不数合刺死,但鞠义不应该是吕旷水平。
       如果先排除鞠义对赵云的战例,鞠义水平如何定位?鞠义斩杀了严纲,鞠义冲到公孙瓒跟前,砍倒绣旗,公孙瓒不战而走。公孙瓒面对吕布并未被杀死而是败走,公孙瓒不敢战鞠义,正常逻辑就是没有信心,那么赵云能够击败鞠义已经不错了。实战是赵云直接刺死鞠义,高于预期,反之鞠义因为
      被赵云直接刺死,降低了其档次,最后导致鞠义还得排在公孙瓒之下。
       所以赵云正面单挑刺死鞠义,让被斩武将降档了,赵云属于D+的较好战例,鞠义属于d-较差战例。
       PS:如果是嘉靖本,明确公孙瓒战鞠义不退,这样公孙瓒就无法高于鞠义了,而赵云刺死鞠义就会变成A+优秀战例了。

3)赵云对许褚
       --操大怒,教许褚出战。玄德背后赵云挺枪出马。二将相交三十合,不分胜负。忽然喊声大震,东南角上,云长冲突而来;西南角上,张飞引军冲突而来。三处一齐掩杀。曹军远来疲困,不能抵当,大败而走。
       --赵云挺枪跃马,杀开条路,玄德掣双股剑后随。正战间。许褚追至,与赵云力战。背后于禁、李典又到。玄德见势危,落荒而走。听得背后喊声渐远,玄德望深山僻路,单马逃生。

       赵云对许褚有两战,都发生在汝南。第一战自然是标准战例,许褚与吕布二十回合不分胜负,要求赵云三十回合击败许褚无疑不现实。
       第二战需要深入分析。此战大的背景是刘备军形势被动,刘备决心弃寨逃跑,曹操分遣武将追击合围。一开始赵云开路,刘备紧随,然后许褚是从后面追上来,这个时候显然应该是赵云回身断后与许褚交战。李典和于禁仍然是从这个方向来,所以赵云才能阻止三将,刘备才有机会逃走。
       赵云与三将的交手如何?文中未交待,从三将的目标来看,第一选择肯定是刘备,但刘备逃走,显然没有曹军能够跟上尾随,这是赵云阻援的作用。在目标刘备丢失之后,三将的目标应该是转为赵云的,这个推论很容易理解。如果认为李典和于禁没有跟上刘备,同时又不与赵云交战,那他们干什么去了,逻辑不通顺。
       先讨论一下此战斗的预期偏离值。
       从刘备的角度,期望达到以下目标:
       1)赵云要挡住许褚于禁李典三将,让刘备从容逃跑,以赵云之能,这个要求还是可以实现的。
       2)赵云挡住许褚于禁李典三将,在掩护刘备撤离之后,赵云也要设法脱身,否则把赵云陷进去,就不划算了。以赵云之能这个要求也是可以做到的。
       3)赵云脱身之后,还要甩掉三将,然后找到刘备,再保卫刘备脱离险境。说实话,这个要求有些高,恐怕刘备自己也没打算这样,刘备单独逃生,显然是要各顾各的,赵云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刘备如看好赵云解决问题,就用不着先走。本人当初看到这一段时,觉得刘备被张郃高览包围之后,恐怕指望关羽或张飞救援的可能性还大一些,赵云面对的局面只会比关羽张飞更困难。
       刘备的角度,赵云所做的,远高于其期望值。
       从曹操的角度,期望达到以下目标:
       1)许褚与赵云力战,于禁李典既到,可以截住刘备,由于受赵云阻隔,这一目标没有实现。从文中交待来看,显然二将没有跟上刘备。
       2)既然刘备跑了,能够截住赵云,也是大功一件,但截住赵云绝非易事,显然他们三将没成功。
       3)拦截不住赵云,起码也要缠住他,总不能让赵云再与刘备汇合,再次把刘备救出。这一条仍然没有实现,后来正是赵云及时出现,关键时刻解救了刘备。
       从曹操的角度,就这么放跑了?还导致后面赵云刺死高览,击败张郃,这有些说不过去了吧,曹操的期望一条都没实现。
       当然前面的期望值分析,仅仅是对结果的期望值,而不是对战斗过程的期望值,对战斗过程的分析。赵云对三将只有三种结果。第一种结果是赵云被击败了,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赵云被击败,三将必定尾随追击,赵云摆脱三将尚且困难,还有余力去寻找刘备?第二种结果是赵云与三将混战一场,然后脱身,三将也放弃追击了。此结果从逻辑上是成立的,但后面赵云还需要去追寻刘备,而且赵云还真找到了,这三将却不见出现,那么三将无疑有懈怠之嫌。第三种结果是赵云一己之力杀退了三将,所以从容去找寻刘备了,此结果最能反映后面发生的过程,赵云出现在营救刘备的现场,而三将再未出现,但从双方武力值对比来看,这种结果的出现属于不可思议,好吧,就像关羽杀退许褚+徐晃一样不可思议。
       综合分析,还是第二种的可能性最大。本战例的重点其实是对后续的影响,而不是赵云与三将的战斗结果,赵云面对三将无法形成斩杀战例,三将也留不住赵云。从后续来看,此战三将战术目标属于失败,而赵云在刘备被张郃高览夹击的关键时刻出现了,并且拯救了刘备。
       虽然三将当时无法预测赵云在后续的表现,但在明显占优的情况下,三将相当于打出了很差的结果。
       由于此战结果基本属于猜测,所以虽然是赵云的优异表现,但与关羽张飞相比,战例结果属于猜测,书中并没有直接交待结果,不如关羽和张飞的战例坚实。
       赵云对许褚,赵云为D+表现较好战例,许褚为d-表现较差战例。
       也许有人会说,许褚没做错什么啊。可以反问一下,许褚加上于禁李典,能做得好一些吗,当然可以。如果他们做得好一些,起码缠住赵云,赵云可能就不会出现在营救刘备的现场,高览就可以保住性命。所以反推,许褚和于禁李典做得不够好。

4)赵云战高览
       --玄德正慌,方欲自战,高览后军忽然自乱,一将冲阵而来,枪起处,高览翻身落马。视之,乃赵云也。
       本战例的焦点在于判别赵云与高览的交锋性质,从文中描述来看,是以刘备的视角观看了整个过程,所以战斗的细节交待未必完整。
       赵云偷袭之说完全不成立,赵云是光明正大冲阵而来,没有偷袭的条件。从赵云的角度,马不停蹄要营救刘备,哪有时间玩那么多的花哨,来晚一步,刘备都要自尽了,赵云明显是凭借武力硬上。
       高览因为集中注意力于刘备身上,所以顾忌不上对赵云的防守。这种解释过于牵强,刘备是面对张郃和高览的夹击,刘备尚且可以主动迎战,轮到高览,就无法应对两边了?当时的整体环境,仍是曹军优势,张郃和高览夹击刘备,已经形成瓮中捉鳖的态势,赵云刚刚赶到,但只有一人。高览只要挡住赵云,不让赵云与刘备军汇合,刘备仍然无法突围。
       高览与张郃并称,同时高览之前有战平许褚的战例,因此不少武评爱好者认为高览被赵云刺死,属于意外,于是开始找原因。
       本人分析如下:
       并称的武将,不代表武力差不多,孙坚手下四将,程普明显比祖茂强很多,差几个档次。由于高览被赵云刺死,而张郃面对赵云仅仅是败走,所以高览比张郃低一个档次,就是低两个档次也是可以的。
       高览可能是对赵云的冲阵能力缺乏应有的认识,正常来说,一支布防严密的军队,不太容易被一名武将冲乱,参见界桥时袁绍对赵云的防守。赵云冲阵成功,高览准备不够充分,所以被杀。
       无论是从武力表现还是战斗结果,赵云都是做到了最大化,堪称完美。列为C+良好战例,高览则为c-失望战例,高览不仅到手的鸭子飞了,还直接送命,经此战例,高览只能降档。

5)赵云战张郃
       --云纵马挺枪,杀散后队,又来前军独战张邰。邰与云战三十余合,拨马败走。
       --正走间,前面又一枝军马拦路。当先一员大将,旗号分明,大书河间张郃。云更不答话,挺枪便战。约十余合,云不敢恋战,夺路而走。背后张郃赶来,云加鞭而行,不想趷跶一声,连马和人,颠入土坑之内。张郃挺枪来刺,忽然一道红光,从土坑中滚起,那匹马平空一跃,跳出坑外。
       --操教徐晃、张郃双敌赵云,自己冒烟突火而去。子龙不来追赶,只顾抢夺旗帜。曹操得脱。
       --云大喝一声,挺枪骤马,杀入重围,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那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张郃、徐晃心惊胆战,不敢迎敌。云救出黄忠,且战且走;所到之处,无人敢阻。
赵云与张郃交战有四次。
       第一战,考虑之前赵云厮杀了一夜,然后奔袭寻找刘备,赵云的表现丝毫不逊色于马超,仅仅十个回合的差距,完全可以用不同环境差别抵消。马超击败张郃,仅是单次战斗胜利,曹操还可以再派武将上来,赵云击败张郃,救援刘备几乎已经成功,从结果的影响,赵云战例也是好于马超。
       第二战,之前已经分析过,此战赵云不恋战无可指责,这是选择了最佳的对策,如果恋战,等曹军其它武将包围过来,赵云就难以脱身了。
       第三战,从赵云不追赶,曹操得脱的交待来看,张郃徐晃双战赵云,并未实现敌住赵云,掩护曹军撤退的任务。赵云不追赶是主动选择的,当然由于第四战的存在,这一战也没有必要较真了。
       第四战,张郃徐晃直接不敢迎敌,这表现实在难看了一点。虽然张郃和徐晃可以作一些解释,例如围困黄忠多时,但不敢交手是难以交待的。
在张郃这个战例上,赵云具有B+比较优势战例,不仅是针对张飞,就算是与马超比较,马超不过是少用了十个回合而已,整体评价并不如赵云表现出色。
       从张郃的角度,也是对赵云的战绩更难看。汝南本来大好局面,被赵云单骑击败;长板坡绝佳机会被赵云成功脱身;赤壁之后,与徐晃双战赵云并不如意;到汉水则失去了与赵云作战的勇气。

6)赵云大战长板坡
       --操于高处望见,惊问众将曰:“此将何人也?”有识者告曰:“此乃常山赵子龙也。”操曰:“昔日当阳长坂英雄尚在!”
       --所到之处,但见“常山赵云”四字旗号,曾在当阳长坂知其勇者,互相传说,尽皆逃窜。

       关于长板坡的表现,可以用后来汉水之战的描写来旁证。
       此战属于赵云证明勇名的表现,无需再论述,为C+表现良好战例。

7)赵云战周仓
       --曰:“某未至卧牛山之前,先有一将单骑而来,与裴元绍交锋,只一合,刺死裴元绍,尽数招降人伴,占住山寨。仓到彼招诱人伴时,止有这几个过来,余者俱惧怕,不敢擅离。仓不忿,与那将交战,被他连胜数次,身中三枪。因此来报主公。”
       本战例因为赵云连胜周仓数次,却无法斩杀周仓,而被一些武评爱好者视为赵云发挥不佳,这种解释实在是很牵强。
       首先周仓因为交锋战例极少,几乎难以对他进行定位,他也就是在水中生擒了庞德,参考价值有限。
       其次,从作战目的来看,赵云已经占住山寨,周仓对他已经形不成威胁,周仓招人只招到几个,此处不是反映赵云武力的时刻,而是反映赵云要如何对待周仓。
       连这个战例也拿出来,反衬赵云实在是找不到其它发挥不佳的战例了。
       此战例对于周仓也属于定位战例,周仓几乎没有其它战例,如果没有此战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定档,所以周仓无所谓升档,自然赵云就不是表现不好的战例。

8)北伐时期的赵云
       北伐时期,邓芝明言:将军寿已七旬。赵云在北伐期间亦有力斩五将的优秀战例,其中独战三将,最后全部杀死或生擒。
       --此后,赵云中计,被八将及董禧、薛则包围,突围不能出,这是赵云唯一一次无法突围,后被关兴张苞解救。
       --云挺枪直取姜维。战不数合,维精神倍长。云大惊,暗忖曰:“谁想此处有这般人物!”正战时,两路军夹攻来,乃是马遵、梁虔引军杀回。赵云首尾不能相顾,冲开条路,引败兵奔走,姜维赶来。亏得张翼、高翔两路军杀出,接应回去。
       总体来看,赵云年老之后,下降还是很明显的,两次吃瘪。但这两次战例均不好评判,赵云被夹击属于中计,且书中交待了赵云此时年老,七十还在战场上厮杀的除了赵云就是黄忠了,廖化、丁奉并无具体年龄的交待。因此,这两个战例更多理解为赵云年老之后的武力下降,不作为劣势战例。
***********
       总结:赵云的特点首先是非常可靠,发挥不佳的战例几乎没有;其次是斩将记录最多,几乎称得上是三国杀手;第三就是逆境之中把握机会能力极强,多次上演单骑救主。赵云的不足是缺乏与强手的交锋记录,与文丑的交锋,其战绩很平淡。
回复 举报
2021-6-28 15:55:17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26 编辑


4、马超
1)马超刺死王方,生擒李蒙
       这是马超的首战,年仅17岁。此战可以与孙策的夹死一将喝死一将对应,不过孙策与马超不是一个级别的武将。此战例对马超与关羽张飞赵云的比较用处不大。赵云、许褚等都有连斩二将的记录。
2)马超战于禁、张郃、李通
       --曹操背后于禁出迎。两马交战,斗得八九合,于禁败走。张郃出迎,战二十合亦败走。李通出迎,超奋威交战,数合之中,一枪刺李通于马下。
       马超战于禁,八九回合败走,应属标准战例,于禁在其它战例中并未表现出勇名。张飞有一个战例是与于禁交战五回合,然后刘备夹击。在于禁的战例对比上,马超较张飞更好,但由于回合数关系张飞的回合数更少,这样也难以形成更直接的对比关系。考虑张飞十回合未能击败马岱,预计十回合击败于禁也有些难度,但毕竟只给了张飞五个回合,此战例也难称为张飞的劣势,而张飞对马岱已经计了d-的表现较差战例,所以马超击败于禁仍视为标准战例。
       马超战张郃,二十回合击败,对张飞有比较优势,对赵云则没有比较优势;
       马超战李通,因李通只有这一个战例,前面无法定位,也一般视为标准战例。
       此战,马超在张郃身上获得一个B+比较优势战例,对张飞的比较优势。

3)马超战许褚
       --两个又斗到三十余合,褚奋威举刀便砍马超。超闪过,一枪望褚心窝刺来。褚弃刀将枪挟住。两个在马上夺枪。许诸力大,一声响,拗断枪杆,各拿半节在马上乱打。操恐褚有失,遂令夏侯渊、曹洪两将齐出夹攻。庞德、马岱见操将齐出,麾两翼铁骑,横冲直撞,混杀将来。操兵大乱。许褚臂中两箭。诸将慌退入寨。马超直杀到壕边,操兵折伤大半。
       本战例前文已经讨论过了,因毛评本三国演义有“曹操弃袍,许褚弃甲,弃甲亦算输矣”的交待,所以需要着重分析一下。从本例来看,最后许褚确实算输了,因为操兵大乱,许褚臂中两箭。但是武评之中的败走和情节之中的输不是一回事,情节之中的输表明一种现实结果,武评中的失败则需要反映两人的武力差距。所谓输赢最终都需要具有现实意义,就算先认定许褚是输的,也没有什么现实意义。单纯马超与许褚的交锋,就是不分胜负,包括许褚弃甲,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不利。后来的进程是庞德马岱率领的西凉铁骑,曹军抵挡不住,所以许褚才臂中两箭,如果是曹军胜利呢?如果马超没有西凉军的战力优势,只是二将纯单挑,曹操大可放心让许褚每天与马超厮杀二百回合,就算许褚每次都弃甲,马超最终也无法击败许褚。
       此战对许褚至关重要,早期有人因为此战将许褚与马超并列,这种观点后来被摒弃了。现在的流行观点认为许褚比马超低一档,即便是低一档,许褚也要靠这个战例才能支撑。如果许褚把这个战例拿掉,还能成立吗?答案是有些困难了。纵观许褚的其它战例,没有击败过有分量的武将,没有斩杀过有名气的武将,对关羽张飞赵云表现欠佳。
       此战例对于许褚至关重要,提升了档次,自然对马超就是不好的战例。
       此战,马超为b-比较劣势战例,针对关羽张飞赵云都是比较劣势。

4)马超战曹洪
       --超纵马赶来,山坡边转过一将,大叫:“勿伤吾主!曹洪在此!”轮刀纵马,拦住马超。操得命走脱。洪与马超战到四五十合,渐渐刀法散乱,气力不加。夏侯渊引数十骑随到。马超独自一人,恐被所算,乃拨马而回,夏侯渊也不来赶。
       毫无疑问,本战例是曹洪的高光时刻。曹洪之前武力表现平平,与吕虔一起战张辽、臧霸不利,汝南战刘辟、龚都也是不利。
       然而曹洪此战居然拖住了马超四五十合,让人刮目相看,不少武评爱好者根据此战对曹洪看高一线。
       曹洪表现好,反衬马超表现不好。马超刚刚八九回合击败于禁,二十回合击败张郃,如何理解本战例?
       曹洪与李通对比如何?曹洪肯定比李通强,李通都被杀死了。
       曹洪与张郃对比如何?曹洪应不如张郃,张郃也有与张飞交锋三五十回合的交战记录。如果定义为曹洪与张郃齐平,甚至比张郃强,则与其它描写反差较大。首先就是曹操的用人,曹操很少用曹洪去阵前单挑迎战强敌,曹洪面对其它武将的交锋表现也是平平。曹洪几次表现突出都是在营救曹操的时刻。
       曹洪与于禁对比如何?这个似乎很难分析,于禁也是曹操麾下大将,但于禁更多体现在领军之上,于禁在武勇方面并无突出表现,曹洪高于于禁,是可以接受的。
       张郃对马超是否也能支持四五十回合?如果从张郃对张飞的战绩来看,张郃硬支撑四五十回合也是可以预期的。但是既然作者通过不同回合数对武将败走的时机予以区分,那么回合数就应该具有意义,如果张郃明明可以支撑更久,但是二十回合就撤退了,这个数值关系就很难界定了。那么是不是说徐晃也能支持颜良四五十回合?这种分析方式,会导致整个系统的混乱和崩塌,让回合数对比失去意义。所以,本人不采用此分析方式,张郃的败走确实是接近了临界值,不走就会有危险了,而曹洪对马超乃是特殊状态。
       本人分析如下:
       于禁张郃迎战马超时,大军列阵,于禁张郃即使败了也有其它武将可再上,所以于禁张郃可以无后顾之忧败走。曹洪此战是要救曹操,属于死战不退,马超的注意力可能也放在曹操身上去了,以为可以迅速将曹洪驱赶走,没想到曹洪死缠着马超,脱不了身。本来曹洪死缠马超的代价是可能自己跑不了,不过夏侯渊赶到,还是解救了曹洪。如果是正常状态交锋,马超集中注意力于曹洪一人,应该可以更迅速击败曹洪,而曹洪也没有必要死撑。
       此战结论:马超对曹洪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压迫力,没有迅速解决曹洪,让曹操跑掉,最后连曹洪也被夏侯渊接应走,马超大好局面之下一无所获。
此战如果没有刀法散乱,气力不加的描写,曹洪甚至可以列为超出档次的A+表现,有了这样的描写,曹洪无法形成超档次表现,也可以评定为C+表现良好战例,马超则为c-表现失望战例。

5)马超力战五将
       --超一剑望韩遂面门剁去,遂慌以手迎之,左手早被砍落。五将挥刀齐出。超纵步出帐外,五将围绕混杀。超独挥宝剑,力敌五将。剑光明处,鲜血溅飞:砍翻马玩,剁倒梁兴,三将各自逃生。
       此战是韩遂与侯选、李堪、梁兴、马玩、杨秋密议设宴伏击马超,马超提前探听之后,直接突入,除了斩落韩遂左手可以算是韩遂措手不及,其余武将是正常围攻马超,双方都是用剑,被马超砍翻两个,其余三个逃跑,显示了马超强悍的战斗能力。
       这五将都属于韩遂麾下八健将,缺乏战例能够反映其武力值,只能分析五将准备宴席伏击马超,应是有一定的把握。在同时一对五,且斩获二将,而且是有名字的健将,马超此例还是具有闪光点的,如果是马战,可以列为C+,在帐篷里面步战,场地狭小,施展不开,就减一点变成D+了。
       此战马超列为D+较好战例。

6)马超战张飞,本战例之前已经分析,属于标准战例

7)马超参加汉中争夺战
       --孟达引兵前进,方欲交锋,只见曹兵大乱。原来马超、吴兰两军杀来,曹兵惊动。孟达引兵夹攻。马超士卒,蓄锐日久,到此耀武扬威,势不可当。曹兵败走。曹彰正遇吴兰,两个交锋,不数合,曹彰一戟刺吴兰于马下。
       马超在整个夺取汉中的战役中没什么表现。本战例更是虎头蛇尾,按理马超、孟达、吴兰一起作为生力军夹击曹军,应该大有作为才对,结果被曹彰刺死吴兰挽回了局势。
       此战曹彰无疑表现不错,对比马超则在优势局面下让对手把握住机会,曹彰可列为D+较好战例。
       马超在整个战役之中,可列为较差表现,这个较差表现不是指武力发挥,而是指白白丧失了机会,没有抓住曹彰。

8)题外话
       在网上的武评讨论之中,经常出现“前表吕布,后表马超”,“金吕布,银马超”这样的说法,然后一些网友以此为依据认为马超武力排名在吕布之后为第二,我查阅了一下,毛宗岗评三国演义,嘉靖本三国演义都没有这样的说法。依据都不成立,自然结论也就无需考虑了。这跟“一吕二马三典韦”“一吕二赵三典韦”的民间俗语一样,不具有参考价值。

***********

       总结:马超仅在张郃战例具有优势,且只针对张飞,对赵云则无优势;马超在许褚战例,对关羽张飞赵云皆处于劣势;对曹洪表现不佳。对于这个档次的表现,马超整体上表现为负值多于正值。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0:39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31 编辑

5、综合比较
       关张赵马之中,首先明确的是马超,因为只有他在该档次中的综合表现是负值,负多正少,其余三将都是正多于负。所以马超在比较中首先出局。
关羽张飞赵云的比较略复杂,各有优势和不足,他们三个的比较实际是对第二名的争夺。
       关羽的优势是有三个A+优势战例,优势明显,但关羽的不足是被张飞给压制了,在纪灵和关羽自评两个方面,张飞都建立了对关羽的比较优势。有人以古城聚义的时候,张飞欲刺关羽,被关羽躲闪来说明张飞的不足,其实不能成立,从马超与许褚,孙策与太史慈交锋就可以看出,武将躲避对方的攻击,属于正常发挥。
       张飞的优势是对关羽建立了比较优势,但仅此而已。张飞对赵云、马超均没有优势,张飞在张郃这个点上失分较多。
       赵云的优势在于几乎没有短板,但不足是对强武将的交锋战例不够,如果列为第二,战例成色有些不足。
       下面从几个方面对比关羽、张飞、赵云
       1)斩将/生擒。在战斗中斩杀或生擒对方大将,对敌方士气的打击是致命的,可以直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斩将能力和经历亦可形成强大的威慑力,例如周瑜看到刘备背后是斩颜良诛文丑的关羽,马上汗流浃背。
       在斩将这个环节,无疑关羽遥遥领先,关羽斩了颜良、文丑这两名重量级的武将,其次还有华雄这样中量级武将;张飞和赵云比较接近,张飞刺死了纪灵,生擒严颜,赵云则刺死鞠义、高览,分量差不多。
       所以,斩将威慑力:关羽》张飞=赵云
       2)被斩杀。这是斩将的对面,当然关张赵马这个级别,想在战场上直接斩首他们,那是不现实的。也因为如此,在战场上被阵斩的颜良和文丑,本人认为无法与关张赵马并列。
       除此之外,武将在战场上会遇到险境,那么看看武将面对险境,摆脱险境的能力。
       张飞遇到险境只有一次,就是在小沛,张飞与刘备劫寨,张飞遭遇了曹营八将伏击,除了典韦已经不在了,这阵容和架势比当年曹营六将夹击吕布还厉害,张飞左冲右突,前遮后挡,最后还是突围了,显示了强悍的能力。
       关羽则遇到两次,一次是在下坯,一次是在麦城。两次关羽都无法突围,第一次被劝降,第二次被伏兵擒获。当然以此认为关羽就不如张飞,有失公平,关羽两次都是身负主帅责任,第一次还需要保卫两位嫂嫂,自然不能只顾自己逃脱。相反张飞除了这一次,加上酒醉失徐州,基本都是只管自己跑了。关羽与张飞的性格和责任心完全不同。
       面对险境,处理困局的能力,无疑赵云首屈一指。赵云两次面临险境,第一次是在汝南,第二次是在长板坡,赵云的目标不仅在于自己跑掉,还要救人,然后赵云两次救人都成功了。第一次汝南几乎是一己之力解救刘备,第二次长板坡先后救出简雍、甘夫人、糜竺、阿斗。此外,赵云在加入公孙瓒的两次战斗之中,都是依靠武勇挽救全军败局,而在夷陵之战之中,虽然未能挽救整体败局,但也解救刘备于险境。可见,赵云非常擅长在在全军作战失败的大环境下发挥逆袭作用。
       本质上赵云和关羽特点更接近,都是将责任看得很重,绝不肯只顾自己逃生。赵云返身去救阿斗的行为很难说就是明智之举,如果把自己折了进去呢?刘备抛阿斗的行为不能简单认为只是一种姿态,他可能真的认为因为阿斗而折损赵云是不值得的。刘备之前已经数次将家眷失陷,只顾自己逃命,这一作风倒类似他的祖先刘邦。有儿子便于传递手中的家业,但长板坡的刘备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又有什么家业可以给阿斗呢?当然刘备后来打下一片天地又不同了。
       所以赵云和关羽的差别,就是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在麦城的关羽,如果早点决定自己逃生,恐怕也能突围,既然廖化能到上庸,关羽也可以,此处关羽倒应该向张飞学习。
       应对险境的脱险能力,无疑赵云>张飞>关羽
       3)击败战例。击败敌将是战斗中取胜的开始,而在不利形势下击败对手,可以扭转局面,击败战例反映的是武将的压迫力。
       关羽有奋力杀退许褚和徐晃,在汝南隐藏一个杀退夏侯惇(疑似),此外三回合让文丑心怯,也能反映关羽的压迫力;赵云在汝南击败张郃,在汉水让张郃徐晃不敢迎敌,一己之力营救黄忠张著,赵云面对张郃徐晃这个级别的武将,其压迫力还是有保障的;张飞纯正的击败战例,只有一个在汝南奋力杀退夏侯渊,其它对张任未曾击败,在压迫力这一方面,张飞表现一般。
       在压迫力这个环节,关羽>赵云>张飞
       4)既然有击败就有未能击败,按照常理分析可以取胜,但未能击败的战例。这个属于武将的稳定性和对机会的把握,武将的出场机会其实是不多的,当机会出现了,需要及时把握住,如果把握不住,下次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对于关张赵,下列战例属于未能把握机会:关羽未能击败纪灵,张飞未能击败马岱,张飞与张郃交战数次交锋无正面击败战例;赵云数次击败周仓未杀死。
       在把握机会这个环节,无疑赵云领先,这是赵云的强项,赵云把该做到的都做到了;张飞击败马岱属于加演,打到十个回合马岱主动诈败,不影响大局,面对张郃,张飞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击败了他;关羽对纪灵明文交待了不分胜负,不过由于纪灵最终不敢出战,关羽仍然打败了纪灵军。
       所以把握机会的能力方面,赵云>张飞=关羽
       5)通过顶级武将检验其成色,检验与强武将的重量级对决能力。对于关张赵马这个级别的武将,与其它顶级武将的交锋,不分胜负居多。对于不分胜负也有区别,如果是面对强于自己的武将(实际只有吕布一人),是回合数越多越好,回合数越多,显示与强手越接近。如果是面对不如自己的武将,自然是回合数越少越好,回合数越多,说明自己击败对手的可能性越小。
       在这个环节,张飞百回合平的是吕布,二百回合平的是马超,分量十足;
       关羽战颜良文丑本来可以成为重量级对决,不过颜良文丑表现太差,最终很快就结束战斗了。关羽三十回合与吕布不分胜负,由于张飞的一百回合珠玉在前,所以这个战例参考价值有限。此外关羽分别百回合以上平了黄忠、庞德。关羽对强武将的对决反差有点大。
       赵云五六十回合平了文丑,三十回合平了许褚,总体而言赵云面对强武将的战例不足,也没有取得亮眼的战果,赵云打败的最强武将也只有徐晃张郃这个档次。
       所以面对顶级武将检验,张飞>关羽>赵云
    以上五个方面来看,三名武将确实各有千秋,不分伯仲,仍然难以分出明显的高下。本人认为,就毛本三国演义而言,关羽、张飞、赵云,谁当这个第二名,都是有道理的,同时都不具备绝对优势,因此将三人同级考虑。
       关张赵马都是刘备势力的武将,那么从刘备角度来审视一下这四名武将。
       第一个阶段是从桃园结义到古城聚义。这个阶段刘备麾下只有关羽张飞两名强力武将,从作者对战例的安排上,基本是两人并驾齐驱,轮番安排表现。例如张飞斩杀邓茂,关羽就斩杀程远志;关羽斩了华雄,张飞就迎战吕布;关羽生擒王忠,张飞生擒刘岱。
       关羽表现最好的战例都发生在这个阶段,遗憾的是斩颜良诛文丑是为曹操效力期间立下的功劳,跟刘备没什么关系。
       第二阶段是从古城聚义到夺下西川。这个阶段赵云加入,形成关张赵三驾马车。这个阶段基本是张飞和赵云唱二人转,而关羽则有些边缘化。
       首先是赵云刚刚加入就在汝南之战中大放异彩,再仔细看,赵云被武评爱好者垢病的两战,战文丑和周仓,都发生在加入刘备之前。等于说赵云加入刘备势力之后的表现几乎完美无瑕。
       其次,不管是征讨张武还是后面与曹军作战,斩将记录基本留给张飞和赵云,关羽更多在打酱油。长板坡之战,关羽独自领水军南下,更是缺席了这一重要战斗。华容道留关羽在最后把关表面上是以他为重,实际上从武评角度到此时关羽已经捞不到可交手的战例,还不如前面的赵云张飞实在。征荆南四郡,把分量最重的黄忠留给了关羽,但关羽此战从武评角度绝对算不上好战例。此后就是刘备入川,关羽与主力分开,再无战例进帐。
       第三阶段,从汉中攻防战开始,此时马超已经加入,而襄樊之战后关张赵马陆续故去。
       马超的主要单挑战例均发生在加入刘备之前,加入刘备势力之后,表现乏善可陈,毫无亮点。
       张飞和赵云仍然是刘备麾下攻取汉中的两员主将。
       关羽在沉寂多时之后,终于发起襄樊战役,拥有水淹七军这样的不俗战绩,但从武评角度,关羽并没有什么好战例进帐,反而多了一个八十回合战不下徐晃。
       关羽张飞马超先后故去,只有赵云参加了诸葛亮南征及北伐,但这个阶段老将赵云也缺乏有影响力的战例。

*******************

6、总结分析四人的特点
       关羽属于战例反差非常大的类型,有数次超出档次的神绩表现,擅打神仙战;关羽的不足是面对不利局面时,摆脱困境能力欠缺。那么是否关羽属于前期勇猛,后期平庸呢?也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关羽面对纪灵的对比劣势战例也发生在前期,关羽无法划定明显的时间段表明这个时候他的武力处于巅峰期。
       赵云可以弥补关羽的不足,赵云善于败中取胜,逆境敢于发挥,汝南、长板坡都是在大军失败的情况下依靠个人武勇拯救刘备(阿斗),汉水界桥则是反败为胜,甚至在夷陵、第一次北伐也是在整体败退之中,挽救局势;赵云的不足是与强武将交锋记录不多,且战绩平平,最高也就击败过张郃徐晃这个级别的武将。
       张飞可以弥补赵云的不足,张飞善于恶战,非常好战,比自己强的吕布,比自己弱的许褚,张飞都战意极强;张飞的弱点是压迫力不够,在击败战例这方面弱一些。
       马超可以弥补张飞的不足,马超擅长列阵之后的正面单挑,压迫力强,马超对曹操三次列阵单挑,都能形成胜利并突破对方的大军;马超的不足是把握机会的能力欠缺,特别是面对曹洪和曹彰,都是局面不错却未能抓住机会。而关羽可以弥补马超的不足。
       关张赵马特点不一,可以互相弥补,所以同属一个档次。黄忠达不到这个程度,所以黄忠不是这个档次的武将。
       关于关羽是否具有超档的实力?
       在关张赵马之中,若论谁具有超出一档的实力,关羽的支持者最多,所以需要特别论证一下。
       关羽超档有几种观点,第一种,关羽超张赵马一档,并且超吕布,这种观点极少;第二种,关羽关羽超张赵马一档,并且平吕布,这种观点也不多;第三种,关羽超张赵马一档,并且低于吕布,因为后面吕布在设定之中高关张赵马两档,这中间倒正好有一个档给关羽,这种观点相对多一些。
       1)关张三次合战吕布
       --飞抖擞精神,酣战吕布。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云长见了,把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来夹攻吕布。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战不倒吕布。
       --忽又闪出一彪军拦住去路,为首一将,立马横刀,大喝:“吕布休走!关云长在此!”吕布慌忙接战。背后张飞赶来。布无心恋战,与陈宫等杀开条路,径奔下邳。
--将次到玄德寨前,一声鼓响,关、张二人拦住去路,大叫:休走!”布无心恋战,只顾夺路而行。

       吕布遇到关羽和张飞实际有三次,通过这三个战例可知,吕布无论是单独遇到张飞还是关羽,都有信心迎战,而关张两人合力,吕布就无心恋战了。作者通过战例也暗示,面对吕布得关张一起上,暗示吕布应高于关羽、张飞任意一人。
       2)关羽的三次超档战例说服力不够实
       关羽斩颜良、诛文丑的战例与吕布比较,也是优秀战例,但本身外界因素很多,说服力不够硬。关羽奋力杀退许褚徐晃这个战例相对于吕布也可以算优秀。问题在于如果认为这些战例很实,就会得出关羽超吕布了,与上面关张合战吕布的战例对比有矛盾,二者只能选其一。而这些战例无法导向关羽高于张赵马而低于吕布的结论。
       3)关羽与张飞对比处于劣势,其它武将之间均没有出现这种局面,即上一档武将在与下一档武将的对比之中还会处于明显劣势。
       4)如果关羽超档,那么与关羽百回合战平的黄忠和庞德就可以提升到许褚这一档,而黄忠庞德的其它战例,显示与第四档武将相差过大。
       所以,将关羽至于张赵马之上一档,会存在诸多问题,引发很多的矛盾。结论是关羽仍与张赵马同档较合适。前面已经分析过,在同档的基础上,关羽与张飞赵云仍然是互有优劣,难分高下。

       关张赵马的分析到此完结,再重复一下结论:关羽、张飞、赵云按同级考虑,马超要低一级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1:56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33 编辑

第三节 吕布
       吕布属于第一档基本为公认,这点无需再重复,主要需要讨论的是吕布与关张赵马差距如何。
       吕布与关张赵马的定位主要参考两个战例,张飞与吕布交锋一百回合不分胜负,关羽张飞三十回合战吕布不倒。
       三国演义之中,两名武将形成的合力如何计算是一个难点,较难得出一个通用的换算公式,情况也各有不同。
       吕布战张飞关羽,是两名实力相当且与吕布接近的武将联合起来,合起来的武力值反超吕布,但无法击败吕布。
       张飞战魏续宋宪,是两名实力相当但与张飞差距较大的武将联合起来,其作用是减少失败的程度,宋宪魏续分别被颜良所斩,对张飞则是败走。
       典韦战高顺侯成,是两名实力不一样的武将联合起来,高顺五十回合败给夏侯惇,高顺加上侯成对典韦是倒走出城,由此看出,高顺独战典韦也大概是这个战果,侯成的作用不明显。
       从后面两种情况来看,两名武力较差的武将联合,作用相对小一些,毕竟强将可以各个击破;两名武力较强的武将联合,则作用很明显,其中一个顶住,另外一个游走攻击,能够扭转局势。
       根据吕布与张飞的战绩,设为两档差距较合适。马超与许褚设为一档的差距,张飞与吕布的差距理应大于马超与许褚的差距。
再看其它参照武将的战绩。
       夏侯惇:夏侯惇对吕布第一次是遮拦不住,第二次是雨中混战;而夏侯惇对关羽十回合平手,在汝南隐藏关羽击败夏侯惇的战例,吕布与关羽有二档的差距也是可以的。
       于禁:马超十回合击败于禁,于禁乐进双战吕布不往,吕布与马超设二档的差距基本合理。
       许褚:许褚与关张赵马和吕布都交锋过,对吕布时二十回合曹操便差典韦助战,许褚与马超大战二百余回合,但对关羽张飞均有败绩,吕布与关张马设二档的差距也基本合适。
       吕布确定列为第一档,然后根据第一档的定位分析对其战例的评价,由于吕布出场较早,不少武将就只遭遇吕布一次,所以其定位较难,主要是根据吕布反推定位。
       只有两个战例与吕布的定位有所偏离。
       --公孙瓒挥槊亲战吕布。战不数合,瓒败走。
       --术将李丰挺枪来迎;战不三合,被布刺伤其手,丰弃枪而走。

       公孙瓒的武力很让人着迷,他对吕布和文丑都是败走,能从吕布交锋之中保住性命,自然武力有一定的水平,然后界桥时,公孙瓒面对鞠义砍倒绣旗无动于衷。鞠义数合就被赵云刺死,如果对比公孙瓒能在吕布手下败走逃命,鞠义武力还不如公孙瓒。公孙瓒面对鞠义冲过来不与交锋,说不过去。
如果从后面的战例分析,公孙瓒面对吕布很难保住性命,只能从情节需要分析,需要公孙瓒引出张飞出战,公孙瓒此时还不能死。
       袁术部将李丰仅仅是作为催进使,地位不高。袁术的武将武力普遍不高,也就是大将纪灵有三十回合敌住关羽的战例,俞涉、桥蕤等都是被华雄、夏侯惇速斩的水平,这个李丰竟然能在吕布手下逃得性命,有些意外。
       当然,这两个战例都不会影响到吕布的定位,因为公孙瓒和李丰的武力也是定位不准的。
       吕布的特点分析:本人认为吕布的威慑力更多还是体现在面对强武将之上,面对张飞、许褚,不久都让对方阵营助战。当对方采用多人群殴时,吕布也能全身而退。吕布的不足在于斩将能力似乎与其定位不符,让公孙瓒逃掉,对李丰、武安国仅仅是刺伤其手。其中对公孙瓒和武安国都是被他人所救,可能与吕布骑赤兔马有关,吕布从第一次出场到最后被杀,他始终是自带赤兔马作战,在吕布看来,只要击败对手就有很大机会追斩,从作战角度,直接刺死和追斩的效果也是一样的。
       吕布有一次面对纪灵的机会,但作者没安排两人交手,正常推理,吕布有望杀死纪灵,如果是这样,关羽没有击败纪灵的战例就可以接受了。但作者应该是准备把纪灵安排给张飞结束生命,如果纪灵对吕布仅仅是击败,那么张飞无疑就具有了对吕布的比较优势战例,所以作者有意不安排纪灵与吕布交手。不过吕布真的就一定可以杀死纪灵吗?似乎也是不一定的,比如李丰的水平应该是不如纪灵的,也在吕布手下逃掉了。
       这个特点并不会对吕布造成多大影响,但是当评价方悦、武安国的时候,如果认为吕布斩将能力并没有那么突出,那么对这两人的评价就不会很高。
       结论:吕布为第一档,关羽张飞赵云为第三档,马超为第三档下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2:31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42 编辑

第四节 颜良、许褚、文丑、典韦
       本节的推导顺序是先许褚、颜良,根据颜良推文丑,根据许褚推典韦。
1、马超、颜良、许褚有一种三角关系需要首先理顺。
       1)颜良不应超过马超。首先,颜良的战绩均无法超过马超,颜良二十回合击败徐晃,马超二十回合击败张郃,除非能证明徐晃比张郃高一个档次;其次曹操对颜良的评价不如马超,对马超的评价是:“马超不减吕布之勇!”,对颜良的评价则是:关羽可胜颜良;第三颜良最终被关羽所斩,没有通过强武将的检验,需要降档,而马超与张飞大战二百余回合不分胜负,通过了强武将的检验。
       2)颜良与许褚的差距应在一档以上。颜良二十回合即击败徐晃,而许褚与徐晃五十回合不分胜负。有人认为曹操鸣金收军,表示徐晃快败了,这个分析不能成立。曹操此处分明是欣赏和看重徐晃,徐晃表现越好,曹操越欣赏。
       3)马超与许褚的差距不应超过一档。马超与许褚交战二百余回合不分胜负,这是书中交战时间最长一档的不分胜负。
       显而易见,这个三角关系没有交集,无论如何排序,必然有一条无法满足。
       关于第一条,有人将颜良置于马超之上,前提条件设置为徐晃高于张郃,本人认为徐晃高于张郃的依据不足,纯粹是为了解决马超与颜良的关系而设定,故不采纳。将颜良与马超并列也是一种思维,本人亦一段时间持这样的观点,主要是为了解决这种三角关系。现在本人坚持认为颜良应位于马超之下,颜良被关羽所斩需要降档,同时曹操对二人的评论差别,不能置之不理。
       对于第二条,本人认为许褚与徐晃的战例并无干扰,但颜良与徐晃的战绩则大有玄机。曹操面对颜良,颜良已经名声在外,即使不是第一时间派出许褚,起码也应该排出夏侯惇、张辽等将。“吾闻汝乃吕布部下猛将,今可与颜良一战。”这个说法完全不成立,吕布麾下主要战将是高顺、张辽和臧霸。曹操此言有借颜良之手除去宋宪之嫌,后来刘琮投降,曹操用蔡瑁张允时就有“权用此二人,待成事之后,别有理会”的计划,曹操不喜背主之人可以成为一个理由。
       等到颜良连斩宋宪魏续,气势已经起来了,徐晃再上气势上已经落下风了。
       对于第三条,许褚在与马超交锋之前加戏太多,前面曹操屡遭败绩,许褚并未站出来抵挡马超,作为曹操身边护卫,一开始居然把曹操也跟丢了。后得知马超亦顾忌自己,才信心爆棚。
       马超前面已经确定为三档下,这样颜良比马超低半档为四档上,许褚如果比颜良低一档可为五档上,许褚如果再抬高一些,则为四档下。
       因为颜良的战例非常少,主要就是根据马超、许褚的关系定位,所以其它战例都无法对颜良的档次定位形成复核关系。
       颜良的下限非常坚实,因为颜良有徐晃作为支撑,而徐晃又有许褚作为支撑。徐晃比张郃的下限还坚实,因为张郃虽然有三五十回合战平张飞,但他两次败给赵云和马超,与张飞的战例对张郃其实帮助有限。徐晃则不同,徐晃列阵单挑二十回合败给颜良,仅此一例,而徐晃五十回合战平许褚也是张郃没有的。
       颜良只能位列许褚之上,而且差距还不小,许褚又与马超接近。所以颜良被关羽所斩的战例,对颜良的影响很有限,颜良往下降,徐晃、许褚、马超得跟着往下降。毛本并未解释颜良要问什么,为何要问,为何措手不及,嘉靖本有解释原因,但其实差别都不大,因为颜良的下限太坚实了。所以只能尽量淡化关羽斩颜良的影响,毛本和嘉靖本都是一样的。

2、许褚
       许褚的战例则非常多,需要根据档次定位分析其战例的优劣,然后进行复核。
       1)许褚战马超。此战前面已经分析过,评定为标准战例。如果许褚评定为四档下,则与马超正好差一档;如果许褚列为五档上,则与马超交锋,许褚表现为较好的战例,马超表现为较差的战例。
       2)许褚战关羽张飞赵云。战例前面已经分析过,许褚的档次无论定位在四档下还是五档上,都是较差的战例。
       3)许褚战吕布,二十回合之后,曹操下令助战,许褚的档次无论定位在四档下还是五档上,都是标准战例。
       4)许褚战徐晃。
       --徐晃当先,大叫:“曹操欲劫驾何住!”操出马视之,见徐晃威风凛凛,暗暗称奇;便令许褚出马与徐晃交锋。刀斧相交,战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操即鸣金收军,召谋士议曰:“杨奉、韩暹诚不足道;徐晃乃真良将也。吾不忍以力并之,当以计招之。”
       此战例的争议在于曹操鸣金收军时双方的状态,是完全的平手,还是徐晃已露败象。本人认为是完全的平手,理由如下:曹操见到徐晃觉得诧异,让重量级的许褚出场就是检验徐晃的武力成色,如果徐晃失败了,也就不足为奇了,恐怕曹操失去招揽的兴趣。经过许褚的检验,徐晃是经受了考验,曹操决定设计招揽。此战与面对庞德时是不同的,曹操之前已经见识过庞德的水平,心里有底了。书中在很多场合都有是否交待“不分胜负”的差别,本处既然交待不分胜负,就认为是平手。
       徐晃后面定为七档,四档的标准战例将在五十回合击败徐晃,许褚四档下和五档上都是符合标准战例的。
       5)许褚战高览。
      --许褚挥刀纵马,直出助战。高览挺枪接住。四员将捉对儿厮杀。曹操令夏侯惇、曹洪,各引三千军,齐冲彼阵。
       本战,许褚对高览回合数不明,不过既然曹操决定冲阵,说明短期不看好许褚能击败高览。高览在汝南被赵云直接挑落,所以此战能定性说明许褚与赵云的差距明显。
       高览定位为八档,四档的标准战例是将在二三十回合击败高览,因本战回合数不明,许褚定位四档下和五档上都是可以成立。从高览的角度,战平许褚属于D+较好的战例,从许褚的角度,战平高览处于d-较差的战例。
       6)其它战例
       --李封使画戟,向前来迎。交马两合,许褚斩李封于马下。
       --阵圆处,李傕侄李暹、李别出马阵前,未及开言,许褚飞马过去,一刀先斩李暹;李别吃了一惊,倒撞下马,褚亦斩之,双挽人头回阵。
       --绣令张先接战。只三合,许褚斩张先于马下,绣军大败。
       --正遇泰山寇孙观、吴敦、尹礼、昌豨领兵三万余拦住去路。操令许褚迎战,四将一齐出马。许褚奋力死战,四将抵敌不住,各自败走。
       --曹军无去路,操大呼曰:“前无去路,诸军何不死战?”众军回身奋力向前。许褚飞马当先,力斩十数将。袁军大乱。
       --东吴大将韩当、周泰,两骑马直冲将上来。操背后许褚纵马舞刀,敌住二将,曹操得脱归寨。许褚与二将战三十合方回。
       --忽一声鼓响,山背后两彪军出,右边韩当、周泰,左边陈武、潘璋。四员将带三千弓弩手乱射,矢如雨发。操急引众将回走。背后四将赶来甚急。赶到半路,许褚引众虎卫军敌住,救回曹操。
       --说罢,提刀纵马向前,力敌二将。杨昂、杨任不能当许褚之勇,回马退去,其余不敢向前。
       --张鲁使弟卫领兵出敌,与许褚交锋;被褚斩于马下。

       在曹营阵中,许褚的交战记录最丰富,面对比他弱的武将,交战记录不错。许褚主要是面对关张赵这样较强的武将,且局面复杂时,表现一般。
       许褚的特点分析:许褚的交锋战例非常多,与吕布、关张赵马都有交锋记录,三国演义之中只此一人。综合来看,许褚适合正面列阵单挑,对马超二百余回合,对赵云三十回合,对吕布二十回合不分胜负;但许褚的抗干扰能力则不足,一旦加了一些其它因素,许褚就表现不好看了,许褚无论是己方有利(汝南对赵云,下坯对关羽),还是己方不利(三次面对张飞),表现都不佳。
       许褚的其它战例虽多,但对其精确定位帮助都有限,所以许褚的定位最终还是根据马超、颜良、徐晃的关系而确定。

3、文丑
       文丑主要根据颜良定位,由于颜良是二十回合干净利落击败徐晃,而徐晃对文丑是料敌不过,所以文丑略低颜良,加上文丑被关羽所斩比颜良更难看,所以初定文丑低颜良半档,设定为四档中。
      --文丑回头见二将赶上,遂按住铁枪,拈弓搭箭,正射张辽。徐晃大叫:“贼将休放箭!”张辽低头急躲,一箭射中头盔,将簪缨射去。辽奋力再赶,坐下战马,又被文丑一箭射中面颊。那马跪倒前蹄,张辽落地。
       此战例属于远程射箭,按照前面的基础设定,远程射箭不纳入武评范畴,此战例只能说明文丑箭术出众,当然张辽的防箭能力也有限。面对张辽和徐晃的出击,文丑先用箭术击退一个,无疑是聪明的做法。
       --文丑回马复来,徐晃急轮大斧,截住厮杀。只见文丑后面军马齐到,晃料敌不过,拨马而回。文丑沿河赶来。
       徐晃料敌不过是针对文丑本人还是文丑身后的军队?表面上看,是因为文丑背后军马增援上来了。但仔细分析整个战场环境是,曹操已经用计策取得了优势,张辽和徐晃是去捉拿文丑,必定还有兵马在外围策应,文丑军马到之前,徐晃有持无恐,文丑军马到,也只是把双方的态势给拉平了。要说徐晃迎战文丑陷入孤军奋战,显然是不可信的,后面关羽与文丑交战也不过十余骑。所以徐晃料敌不过,仍指与文丑的武力交锋。
      --忽见十余骑马,旗号翩翻,一将当头提刀飞马而来,乃关云长也,大喝:“贼将休走!”与文丑交马,战不三合,文丑心怯,拨马绕河而走。关公马快,赶上文丑,脑后一刀,将文丑斩下马来。
       本战例,前面已经分析过了,其它环境因素加上关羽的压迫力,导致文丑三回合之后心怯而逃跑,没有料到关羽骑的是赤兔马,于是被斩杀。
       --公孙瓒就桥边与文丑交锋。战不到十余合,瓒抵挡不住,败阵而走。
       在公孙瓒的战例之中,与文丑的交战居其中,如果与吕布对比,文丑击败公孙瓒仅仅是回合数的差距,显然是很不错的战例。但是与鞠义相比,公孙瓒面对鞠义不敢迎战,显得文丑击败公孙瓒是理所应当。
       如果公孙瓒实力确实不如鞠义,那么推论下去就会得出赵云高于吕布,与定位偏离较大。所以公孙瓒面对鞠义不迎战,本人理解为公孙瓒作为君主惜命,此处怯战了,公孙瓒的实力还是应该高于鞠义。
       故此战文丑击败公孙瓒的战例,既不定义为优,也不定义为劣。
      --瓒手下健将四员,一齐迎战;被文丑一枪,刺一将下马,三将俱走。
       文丑在一对四的局面下,能够刺死一个,也是不错的结果。近似档次的典韦、许褚都有一对四的战例,典韦、许褚的对手有名字,而文丑的对手连名字都没有,但文丑刺死了一个,比单纯的击败好,所以整体难分高下。
       --忽见草坡左侧转出个少年将军,飞马挺枪,直取文丑,公孙瓒扒上坡去,看那少年: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与文丑大战五六十合,胜负未分。
       赵云与文丑仅相差一档,五六十回合不分胜负完全是正常结果,赵云无需用少年解释。
       分析一下文丑的下限,颜良因为有二十回合击败徐晃的战例,所以其下限非常坚实。但文丑则不同,文丑并无坚实的基础可以确定其下限。
       文丑与赵云是五六十回合不分胜负,这个战例可以保证文丑最低不低于第六档,也就是夏侯惇孙策那个档次。
       接下来分析文丑的上限,文丑的上限主要由徐晃决定,徐晃面对文丑是料敌不过。
       书中料敌不过出现了这么几次
       --夏侯惇、夏侯渊、许褚、典韦、李典、乐进骤马杀来。吕布料敌不过,落荒而走。
       --与赵云交锋。约战十数合,李典料敌不过,拨马回阵。
       --道荣舍死冲过,前面一员大将,拦住去路,大叫:“认得常山赵子龙否!”道荣料敌不过,又无处奔走,只得下马请降。
       --赵云大怒,挺枪骤马,直取陈应。应捻叉来迎,两马相交,战到四五合,陈应料敌不过,拨马便走。
       --潘璋大怒,挥关公使的青龙刀,来战黄忠。交马数合,不分胜负。忠奋力恶战,璋料敌不过,拨马便走。
书中出现的这几次料敌不过,都是差距比较大的局面,根据徐晃的对比,因此文丑的定位应高于许褚,低于颜良。
       结论:文丑初步定位为四档中
       在武评之中,文丑属于争议比较大的一位,与颜良完全措手不及不同,文丑被关羽所杀有很大因素在于自己,而且文丑的下限远不如颜良坚实。本人将文丑紧挨着颜良,也是一定程度考虑了文丑毕竟与颜良齐名。
       书中有不少武将齐名,例如吕布麾下六健将,韩遂麾下八健将,孙坚四员部将等等。本人认为,如果仅仅是在名称上并列,其武力差距较大也是可能的。
       而颜良文丑的齐名有战例作为支撑。
       1、界桥之战,是文丑主要表演,而不是颜良。这说明在袁绍军的使用上,颜良和文丑可以形成轮番上阵的格局,而不是颜良一定排在文丑之前。
       2、从对公孙瓒的战例来看,文丑和吕布均击败对手,仅仅是回合数的差别,这是文丑接近吕布的证据。
       3、从对徐晃的战例来看,文丑和颜良的差别在于一个是干净击败,一个是让徐晃料敌不过。
       4、如果先不考虑颜良文丑分别被关羽所杀,颜良文丑表现出一个档次的水平,考虑文丑死得比颜良难看,所以文丑比颜良低是可以接受的,但不宜差距过大。
       综上,文丑与颜良差距在一档之内比较合适。再考虑到颜良被杀,袁绍指望文丑复仇,也说明文丑与颜良差距不宜过大,所以本人的思路还是让文丑尽量接近颜良。
       文丑对关羽属于心理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而这种心理问题属于特殊环境下触发,多数环境不会发生。
       颜良文丑都是袁绍麾下大将,分析一下两将的特点。
       颜良在书中的战例实际非常少,甚至比文丑还少,他的定位几乎就是依赖与徐晃这一战。当然速斩魏续宋宪,也能一定程度说明他的实力。被关羽所斩看起来很像突然死亡。但是从程昱和曹操的对话来看,认为颜良勇则勇矣,并非不可战胜,说明他的缺陷体现还是很明显的。如果要总结的话,就是颜良对付实力比自己弱的武将有相当把握,该斩就斩,该击败就击败,不拖泥带水,不过根据曹操和程昱的对话,加上被关羽所斩的描述,颜良属于有一定缺陷的武将,面对强武将时这个缺陷容易放大。而在界桥的时候,颜良虽然在场,但并未安排与关张赵交手,可能也是作者的一种暗示。
       文丑与颜良对比,文丑的攻击压迫力不如颜良,文丑没有直接击败徐晃,也没有杀死魏续宋宪这样有名字的武将。文丑有一对四的战绩,还有远程射箭的功力,面对张辽和徐晃的夹击,先用弓箭击退一个值得赞赏,文丑体现了一定的全面性。不过他在逆境之中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面对关羽慌了手脚,如果要打个比喻就是,体育比赛之中突然出现短路,不会打球了,可惜战场之中不能换下来冷静一下。
       颜良文丑都是单独领军的时候,被关羽所杀,说明两人单独领军隐患很大。沮授两次向袁绍谏言,反对颜良文丑领兵出战,看来沮授识人水平颇高。

5、典韦
       典韦在书中出场时间不长,与关张赵马等亦无交战记录,典韦交战记录之中,定位最清晰的是许褚。典韦与许褚打了一天,回合数不详,但肯定不会少,应多于许褚战马超和马超战张飞。
       典韦的定位应随许褚上下浮动,差距不超过一档。
       --韦乃飞戟刺之,一戟一人坠马,并无虚发,立杀十数人。众皆奔走。韦复飞身上马,挺一双大铁戟,冲杀入去。郝、曹、成、宋四将不能抵挡,各自逃去。
       --典韦怒目咬牙,冲杀出去。高顺、侯成倒走出城。
       --何仪令副元帅出战,不三合,被典韦一戟刺于马下。
       典韦、许褚、文丑都有一对四的战例,许褚击败的是泰山四寇孙观、吴敦、尹礼、昌豨,典韦击败的是吕布麾下四健将,考虑张飞面对宋宪魏续也不过是击败之,典韦这个战例具有不错的对比价值,表现甚至好于张飞。文丑也是击败了公孙瓒麾下四健将,但是连名字都没有,其档次应该是低于吕布麾下健将,不过文丑刺死了一个,其效果又好一些。综合对比,典韦的一对四战例还是具有较高的含金量。许褚后面有杀袁绍十数将,这里典韦也有杀吕布十数人,都形成了对应关系。
       高顺是五十回合被夏侯惇击败,夏侯惇属于第六档,高顺属于第九档。高顺面对第四档的标准战绩为五回合被击败,或十回合被斩杀。典韦面对高顺和侯成,让其倒走出城,这个战例比预期略高。
       许褚的一对二战绩有两个,一个是面对韩当、周泰,三十回合后各自撤退,一个是击退杨昂、杨任,比较而言第二个战例与典韦更具有比较性。
       --许褚大呼曰:“吾当敌贼!徐公明善保主公。”说罢,提刀纵马向前,力敌二将。杨昂、杨任不能当许褚之勇,回马退去,其余不敢向前。
       --杨昂欲突阵而出,正撞着张郃。两个交手,被张郃杀死。
       --杨任自挺枪出马,与渊战三十余合,不分胜负。渊佯败而走,任从后追来;被渊用拖刀计,斩于马下。
       杨昂是被张郃杀死,侯成的水平可以参照宋宪魏续,两人均被颜良杀死。颜良水平无疑比张郃强不少,不过杨昂是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突围。
       高顺五十回合被夏侯惇击败,杨任三十回合与夏侯渊战平,但被夏侯渊拖刀计斩杀。
       综合评价,高顺+侯成比杨昂、杨任略强一点,典韦一对二的战例比许褚略优。
       通过对比来看,典韦一对二、一对四的战绩比许褚略好。许褚有迎战马超的过硬战绩,但也有被关羽张飞等击败的战绩,典韦虽然没有和吕布及关
       张赵马的交锋战绩,但许褚对上述强武将的交锋战绩绝不能算得上好。
       典韦之死应属于成就勇名的一战,毕竟是被盗了趁手兵器,情有可原。
       本人认为,典韦比许褚高半档比较合适。如果许褚为五档上,那么典韦为四档下,低于文丑;如果许褚为四档下,典韦为四档中,与文丑并列。
       文丑与典韦之间较难比较,两个结论都是可以的。就感觉而言,文丑面对关羽死得很难看,文丑的一对四对典韦难言优势,文丑对赵云五六十回合只能判定为标准战例,文丑的主要优势是面对徐晃,让徐晃料敌不过。综合评判,文丑位列典韦之上半档略勉强,文丑与典韦并列比较合适。
       结论:典韦初步定位为四档中
       典韦的特点分析:典韦手持短兵器,按照一般的分析,其实不适合马上作战,典韦的步战表现应该更强一些。典韦在濮阳两次营救曹操,都未遭遇吕布,特别是其中一次还把曹操跟丢了。而许褚加入之后,曹操一般选择许褚首先出战了。所以,作者可能在暗示,典韦不适合迎战吕布。所以典韦的特点可能是:步战较马战更强,面对弱于自己的武将,压迫力较强,但典韦尚未接受强武将的检验。

******************************

       考虑后面,黄忠需要列为五档上。而在多数武评爱好者的印象之中,许褚应该是高于黄忠的,所以最终许褚还是列为四档下
       本组四将最终定位:颜良为四档上,文丑典韦为四档中,许褚为四档下
       这四人之中,颜良定位相对坚实,其次是许褚,典韦随许褚浮动,文丑的定位争议相对大一些。
       总结:本组四将,都是以许褚为基点,颜良、文丑、典韦都在比较之中获得了对许褚的优势,其中颜良的优势最明显,文丑和典韦相对模糊,颜良、文丑、典韦这三将都死于非命,从过程上,典韦之死情有可原,作者特意安排人偷走了典韦的双戟,颜良和文丑之死则比较拉垮,其中文丑死得更难看一些,也符合文丑低于颜良的定位。
       马超与许褚的战例则确定了许褚的下限,所以将颜良文丑典韦安排在马超与许褚之间。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5:59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48 编辑

第五节 黄忠、庞德
       两名武将都有一个共同的战例,与关羽百回合战平,故二将也经常放一起比较。
1、黄忠
       讨论黄忠的战例之前,需要先讨论黄忠的年龄。
       三国演义中的年龄与实际年龄未必对应,三国演义中的很多历史时刻也不提示年号,所以如果根据历史年号来推论,可能会出现年代和年龄不对应的情况。所以,对于黄忠的年龄确认,优先运用书中明确提到的年龄。
       --只是他有一员大将,乃南阳人,姓黄,名忠,字汉升;是刘表帐下中郎将,与刘表之侄刘磐共守长沙,后事韩玄;虽今年近六旬却有万夫不当之勇,不可轻敌。(接近六十岁,比如五十八、九岁。)
       --黄忠大喜,即领本部兵马,谢了要行。忽帐下一人出曰:“老将军年纪高大,如何去得?小将不才愿往。”玄德视之,乃是魏延。(刘备入川时,又过去了几年,显然已经六十多了。)
       --忠听了,白发倒竖而言曰:“某虽老,两臂尚开三石之弓,浑身还有千斤之力:岂不足敌张郃匹夫耶!”孔明曰:“将军年近七十,如何不老?”(如果按照书中交待,刘备伐吴时黄忠故去为章武二年,即公元222年,黄忠75岁,而刘备攻打汉中是建安二十三年,即218年,推算此时黄忠已经过了七十,但由于书中明确黄忠年近七十,即不足七十,还是以书中明文为准。)
       --忠曰:“臣乃一武夫耳,幸遇陛下。臣今年七十有五,寿亦足矣。望陛下善保龙体,以图中原!”

       本次武评讨论的是,武将正常条件下的常规武力值,显而易见长沙的黄忠最接近正常条件下的常规武力值。至于说,之前黄忠更年轻的时候武力水平如何,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因为没有战例反映,也无从讨论。
       所以本文讨论的黄忠武力值,以长沙之战时为基点。后面的战例,均需要考虑黄忠的武力折减,越往后,折减越大。但在实际分析中,考虑可操作性,则是先按正常值分析,然后再适当考虑年龄折减因素。
       --两马交锋。斗一百余合,不分胜负。韩玄恐黄忠有失,鸣金收军。黄忠收军入城。云长也退军,离城十里下寨,心中暗忖:“老将黄忠,名不虚传:斗一百合,全无破绽。来日必用拖刀计,背砍赢之。”
       --忠引数百骑杀过吊桥,再与云长交马。又斗五六十合,胜负不分,两军齐声喝采。鼓声正急时,云长拨马便走。黄忠赶来。云长方欲用刀砍去,忽听得脑后一声响;急回头看时,见黄忠被战马前失,掀在地下。
       --云长两日战黄忠不下,十分焦躁,抖擞威风,与忠交马。战不到三十余合,忠诈败,云长赶来。忠想昨日不杀之恩,不忍便射,带住刀,把弓虚拽弦响,云长急闪,却不见箭;云长又赶,忠又虚拽,云长急闪,又无箭;只道黄忠不会射,放心赶来。将近吊桥,黄忠在桥上搭箭开弓,弦响箭到,正射在云长盔缨根上。前面军齐声喊起。云长吃了一惊,带箭回寨,方知黄忠有百步穿杨之能,今日只射盔缨,正是报昨日不杀之恩也。

       “关羽对黄忠”与“吕布对张飞”两个战例比较。张飞入城之后,吕布围城,张飞再未出战,吕布一直围城,最后刘备突围。黄忠入城之后,关羽没有攻城,而是等待第二日再战,当然五百兵力也无法攻城。关羽对黄忠有明显的夸赞之词,吕布对张飞没有。所以比较之后得出,关羽与黄忠的差距应小于吕布与张飞的差距。关羽为三档,那么黄忠至少为五档上,就以黄忠为五档上作为基础,复核其它的战例。
       --魏延纵马提刀,与泠苞接战。二将交马,战到三十合,川兵分两路来袭汉军。汉军走了半夜,人马力乏,抵当不住,退后便走。魏延听得背后阵脚乱,撇了泠苞,拨马回走。
       --后面泠苞方欲来救,一员大将,从山坡上跃马而来,厉声大叫:“老将黄忠在此!”舞刀直取泠苞。泠苞抵敌不住,望后便走。
       --泠苞回马与黄忠再战。不到十余合,后面军马拥将上来,泠苞只得弃了左寨,引败军来投右寨。
       --泠苞正奔走间,撞着魏延。交马不数合,被魏延活捉去了。

       在冷苞这个战例上,黄忠与魏延能够形成一个战例比较。冷苞在四个战例中的表现令人着迷,在正常状态下,扛了魏延三十回合,还让魏延撇了泠苞拨马回走。对黄忠一开始是抵挡不住,随后还能回马再战,再跟黄忠撑十余回合,看起来冷苞对开始抵不住黄忠还不服气,而交战结果证明了冷苞实力不虚。然而,冷苞的表现呈现高开低走的态势,后面表现就差强人意了,先是被魏延设伏生擒,刘备放回去之后,再次交战竟被魏延交马直接生擒。
       从对不同武将来看,冷苞两次迎战黄忠,战例反差相对还小,第一次黄忠居高临下,先射死了邓贤,冷苞已经跟魏延打了一定的时间,黄忠属于生力军,冷苞一时抵挡不住。等冷苞回过神来,不服气再跟黄忠战,还是能坚持一段时间的。
       冷苞三次迎战魏延,则反差太大,第一战迎战三十回合是确定的;第二战被魏延设伏生擒,还说得过去,“狭路伏兵忽起,搭钩齐举,把泠苞活捉了。”倒不是武力原因;第三战竟然直接交手被生擒,明确“交马不数合,被魏延活捉去了。”顺便说一下,嘉靖本没有交马不数合的描写,但从前后用词来看,应该也属于正面生擒。
       经反复思量,此战例冷苞被魏延直接生擒的战例,与其它战例反差实在太大。
       如果从时间顺序来看,冷苞前面三次与黄忠魏延交锋,表现可圈可点,后面则两次被魏延俘获。前三个战例对黄忠、魏延、冷苞的定位相对清晰,最后一个战例则完全偏离了,偏离度已经超出了一档的范畴。如果先不考虑最后一个战例,黄忠、魏延、冷苞的表现与其定位基本吻合,但如果考虑最后一个战例,魏延的综合表现要好于黄忠,黄忠的表现为b-比较劣势战例。
       如果要分析原因的话,很可能冷苞不善于打遭遇战,准备充分时,面对黄忠魏延也不怕,如果是计划之外的交战,准备不足,水平就发挥出来。第一次被魏延伏兵擒获,虽然被刘备放回,但心理已经埋下了阴影,所以再面对魏延心里发虚,于是被直接生擒了。书中类似的战例还有一例,孟获第一次被马岱设计生擒,第二次就直接被马岱生擒了,可以作为参考。
       如果排除掉魏延生擒冷苞的战例,单看两次不分胜负,黄忠对冷苞的第二次战斗,交锋十余回合才是正常较量的结果。黄忠与魏延差了三档,那么黄忠与魏延对冷苞的不分胜负回合数差距显然是过小的,不过考虑到魏延与冷苞不分胜负之后是魏延撤退,所以魏延也看不出要击败对手的迹象。
       假设黄忠二三十回合才能击败冷苞,那么冷苞就与黄忠差四档,魏延仅比冷苞高一档,魏延竟然能生擒冷苞,这太意外了。黄忠正常十回合可击败冷苞,冷苞就与黄忠差五档,稍微好看一点。
       综合分析的结果,黄忠对冷苞十余回合未能直接击败,应为d-表现不佳的战例。
       --但见吴兰、雷铜后军自乱,二将急回马去救。魏延乘势赶去,当先一将,舞刀拍马,大叫:“文长,吾特来救汝!”视之,乃老将黄忠也。两下夹攻,杀败吴、雷二将,直冲至雒城之下。
       --黄忠、魏延又被吴兰、雷铜敌住。两下不能相顾。
       --黄忠、魏延和川将吴兰、雷铜交锋,城中吴懿、刘璝又引兵助战,两下夹攻,我军抵敌不住,魏、黄二将败阵投东去了。

       黄忠魏延此役面对吴兰雷铜表现不佳,吴兰后被曹彰杀死,雷铜后被张郃杀死,两人联手之后,黄忠和魏延需得两面夹击才取胜。没有两面夹击就被吴兰雷铜挡住了,而当吴懿、刘璝出战两面夹击时,黄忠魏延就抵挡不住了。
       面对吴兰雷铜时,黄忠和魏延表现不尽人意,均列为d-表现较差战例。
       --张郃出马,见了黄忠,笑曰:“你许大年纪,犹不识羞,尚欲出战耶!”忠怒曰:“竖子欺吾年老!吾手中宝刀却不老!”遂拍马向前与郃决战。二马相交,约战二十余合,忽然背后喊声起:原来是严颜从小路抄在张郃军后。
       --渊大怒,骤马径取黄忠。忠正要激渊厮杀。两将交马,战到二十余合,曹营内忽然鸣金收兵。
       黄忠战张郃、夏侯渊二十回合,黄忠五档上,张郃夏侯渊都是七档,即使不考虑年龄因素也属于标准战例。
       --渊分军围住对山,大骂挑战。法正在山上举起白旗;任从夏侯渊百般辱骂,黄忠只不出战。午时以后,法正见曹兵倦怠,锐气已堕,多下马坐息,乃将红旗招展,鼓角齐鸣,鼓角齐鸣,喊声大震,黄忠一马当先,驰下山来,犹如天崩地塌之势。夏侯渊措手不及,被黄忠赶到麾盖之下,大喝一声,犹如雷吼。渊未及相迎,黄忠宝刀已落,连头带肩,砍为两段。
       此战是黄忠的闪光点,一举斩杀了夏侯渊。本战例的独特性还是很明显的,不具有可重复性。再用代入法看看,此战例的主因在哪一方,如果将同档次张郃替换夏侯渊,庞德替换黄忠,可知,如果是换成不死鸟的张郃,多次面对危局都能摆脱,则黄忠不一定有机会,所以夏侯渊举止失措是主因。此战夏侯渊必须降档,而黄忠为A+优秀战例。
       --正欲放火,张郃兵到,与忠混战一处。曹操闻知,急令除晃接应。晃领兵前进,将黄忠困于垓心。
       --见张郃、徐晃两人围住黄忠,军士被困多时。

       此战为领军作战,不是纯粹的武将交锋,黄忠能顶住张郃和徐晃的围攻,表现还是不错的。
       --潘璋大怒,挥关公使的青龙刀,来战黄忠。交马数合,不分胜负。忠奋力恶战,璋料敌不过,拨马便走。忠乘势追杀,全胜而回。
       关羽三回合击败了潘璋,黄忠对潘璋是奋力恶战,让潘璋料敌不过。不过此时黄忠已经七十五了,本来差距就与关羽差二档,加上年龄老很多,此战黄忠能让潘璋料敌不过已经实属不易。
       此战,关羽仍属右臂少力的阶段,而黄忠年老的因素影响有多大也不清晰,所以难以形成比较。
       纵观黄忠的整个表现,发现其年龄对武力的影响幅度其实不是很大。
       黄忠的最佳定位战例是与关羽的交锋,此战确定了黄忠的下限,以长沙的状态为基准,黄忠当时应在五挡以上。除了此战,其它战例均较难更精确定位,加上黄忠还有持续变老的因素,非常难分析和量化。黄忠的上限主要考虑与上一档颜良、文丑、典韦、许褚的对比。从黄忠的其它战例来看,不支持黄忠更进一步,虽有斩夏侯渊这样的闪光战例,也有一些表现一般战例,如冷苞是被魏延生擒,而不是黄忠;面对吴兰雷铜的表现差强人意。
       黄忠虽然位列五虎,但与其他四虎相比,武力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孔明在考虑与马超作战时,直接就不考虑黄忠。综合评价,黄忠更多表现在“防”上,顶住了正常时期的关羽,黄忠的进攻压迫力有限,面对冷苞、吴兰雷铜潘璋等,黄忠没有体现出这个档次应有的压迫力。
       结论:黄忠的武力评定,以长沙状态为基点,就定位在五档上

2、庞德
       对庞德的讨论,首先从曹操的评价开始。
       --曹操在渭桥时,深知庞德之勇,乃嘱诸将曰:“庞德乃西凉勇将,原属马超;今虽依张鲁,未称其心。吾欲得此人。汝等须皆与缓斗,使其力乏,然后擒之。”
       --张郃先出,战了数合便退。夏侯渊也战数合退了。徐晃又战三五合也退了。临后许褚战五十余合亦退。庞德力战四将,并无惧怯。各将皆于操前夸庞德好武艺。

       庞德的情况有些类似徐晃,但差别是曹操已经在之前就见识过庞德的水平了。
       曹操的本意是通过车轮战,疲劳战术直接生擒庞德,不过在得到明确指示之后,张郃夏侯渊徐晃都带来了很大压力,至打了几个回合,并没有实现力乏的效果。
       从本战例可得出:
       1)张郃夏侯渊徐晃水平接近,而许褚明显高于三将不少。
       2)庞德应在张郃夏侯渊徐晃之上,所以他们三个缓斗的压力很大,而许褚的实力应高于庞德,所以打了五十回合没问题。
       庞德加入曹操阵营的时间不长,但在有限的战例之中,庞德把握机会的能力非常强。
       --却说陈武与庞德大战,后面又无应兵,被庞德赶到峪口,树林丛密;陈武再欲回身交战,被树株抓往袍袖,不能迎敌,为庞德所杀。
       --忽一彪军撞至面前,大叫:“魏延在此!”拈弓搭箭,射中曹操。操翻身落马。延弃弓绰刀,骤马上山坡来杀曹操。刺斜里闪出一将,大叫:“休伤吾主!”视之,乃庞德也。德奋力向前,战退魏延,保操前行。

       曹操军在合肥一带与孙权作战,一对一斩杀的战例非常少,陈武是被击败后杀死,这个战例给了庞德。
       在汉中争夺战之中,庞德又获得一个奋力战退魏延的战例。
       --平大怒,纵马舞刀,来取庞德。德横刀来迎。战三十合,不分胜负,两家各歇。
       --纵马舞刀,来取庞德。德轮刀来迎。二将战有百余合,精神倍长。两军各看得痴呆了。魏军恐庞德有失,急令鸣金收军。关平恐父年老,亦急鸣金。二将各退。庞德归寨,对众曰:“人言关公英雄,今日方信也。”
       --两阵对圆,二将齐出,更不打话,出马交锋。斗至五十余合,庞德拨回马,拖刀而走。关公随后追赶。关平恐有疏失,亦随后赶去。关公口中大骂:“庞贼!欲使拖刀计,吾岂惧汝?”原来庞德虚作拖刀势,却把刀就鞍鞒挂住,偷拽雕弓,搭上箭,射将来。关平眼快,见庞德拽弓,大叫:“贼将休放冷箭!”关公急睁眼看时,弓弦响处,箭早到来;躲闪不及,正中左臂。关平马到,救父回营。

       庞德的下限取决于关羽,关羽与庞德交锋百回合不分胜负,因此庞德的下限是五档中,但此时关羽已有年老的交待,即关羽此时的实力可能已经不是三档中了。
       庞德与黄忠可以进行一下对比:
       1)黄忠庞德都迎战过关羽,不过黄忠与关羽交战时间更早,关羽的年龄约小十余岁,即与黄忠交战的关羽是正常年龄,与庞德交战的关羽有年老的交待。
       2)黄忠与关羽交战的三天,庞德与关羽交战了两次。对黄忠是关羽首先诈败,但放弃了拖刀计背砍,随后黄忠也有意射中关羽头盔。庞德对关羽则首先使用诈败,并且以拖刀计为幌子射中了关羽。这方面黄忠与庞德差不多。
       3)关羽评价黄忠:老将黄忠,名不虚传:斗一百合,全无破绽。关羽评价庞德:庞德刀法惯熟,真吾敌手。评价都比较高。
       4)黄忠战平了李严五十回合,庞德战平了关平三十回合,难以形成比较。
       5)黄忠斩夏侯渊,庞德斩陈武,都是非正常状态,黄忠更优。
       6)黄忠魏延被吴兰、雷铜、吴懿、刘璝夹击击败,此为黄忠表现不佳战例。
       7)庞德有奋力战退魏延的战例,此为庞德表现尚佳战例。
       从战例对比可知,庞德总体战绩应不逊黄忠,特别是在有限的出场机会之中把握机会能力非常强,但黄忠迎战的关羽较庞德迎战时小十余岁,所以庞德还是位列黄忠之下合适。
       黄忠定位为五档上,庞德定位为五档中。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6:36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29 14:50 编辑

第六节 夏侯惇
       除了典韦许褚庞德之外,夏侯惇高于其他曹营武将,这一点体现很明显,争议焦点在于,夏侯惇能不能高出其他曹营武将一档。
1、夏侯惇对吕布
       --夏侯惇挺枪跃马,直取吕布。战不数合,李傕引一军,从左边杀来,操急令夏侯渊迎敌。右边喊声又起,郭汜引军杀到,操急令曹仁迎敌。三路军马,势不可当。夏侯惇抵敌吕布不住,飞马回阵。
       --曹操正慌走间,正南上一彪军到,乃夏侯惇引军来救援,截住吕布大战。斗到黄昏时分,大雨如注,各自引军分散。
       曹操的武将,除了许褚,只安排了夏侯惇独自迎战吕布,夏侯惇抵挡吕布不住,自然是不如许褚的。于禁、乐进双战吕布不往,说明夏侯惇接近于禁乐进两将的合力。夏侯惇第二战竟然能与吕布对决保持不败,表现比第一次好不少,而第二次的时间还不短。
       对夏侯惇两战的判别,直接影响到夏侯惇的定位。
       对夏侯惇有利的判断:第一次的势不可挡指的是董卓军力强盛,曹操所部抵挡不住;第二次,夏侯惇直接就拦截了吕布,时间是从傍晚到黄昏,保持不败。
       对夏侯惇不利的判断:第一次夏侯惇直接被吕布所击败;第二次,夏侯惇是引军与吕布军混战,不是武将单挑。
从军力分析,董卓当时面对十八路诸侯,军力应该是很强盛的,而吕布经过长安的失败,投奔张邈张超,军力大不如前,而曹操破黄巾之后,兵强马壮。
       本人认为,由于第一战前面有战不数合的交待,虽然有“三路军马,势不可当”的描写,但夏侯惇抵挡不住吕布仍然表示武力不低,否则为何夏侯渊曹仁没有不敌?
       而第二战,毕竟没有混战的词语,所以也理解为夏侯惇与吕布发生了武将单挑,当然回合数不明,傍晚到黄昏也是重复性用词,时间也不清晰。两战的回合数都不明确,所以并不一定就是矛盾。

2、夏侯惇对关羽
      --惇曰:“我只活捉他去见丞相,待丞相自放他。”关公怒曰:“吾岂惧汝耶!”拍马持刀,直取夏侯惇。惇挺枪来迎。两马相交,战不十合,
       --不一日,飞马来报夏侯惇已打破汝南,刘辟弃城而走,云长现今被围。
       --孙乾。简雍,糜芳亦至,诉说:“夏侯惇军势甚锐,因此弃城而走。曹兵赶来,幸得云长挡住,因此得脱。”
       黄河渡口,夏侯惇对关羽交锋才十个回合,参考价值有限。
       汝南之战,夏侯惇对关羽先是围住了,后面怎么样没有交待,但从情节分析,关羽应是杀退了夏侯惇,否则无法摆脱。
       参考张飞的行动。
      --又报张飞去救龚都,也被围住了。
       --原来张飞去救龚都,龚都已被夏侯渊所杀;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迤逦赶去,却被乐进引军围住。云长路逢败军,寻踪而去,杀退乐进,与飞同回见玄德。
       张飞被夏侯渊围住,然后张飞奋力杀退了夏侯渊,而张飞再被乐进围住,张飞未能杀退乐进(可能有夏侯渊的协助),于是不能摆脱,最后靠关羽营救。
       所以此处虽然没有交待关羽与夏侯惇的战果,但从关羽找到刘备,而夏侯惇未出现来看,关羽应是杀退了夏侯惇,当然此处没有明写,关羽还有关平周仓在侧,所以只能列为关羽疑似杀退。
       作者安排夏侯惇两次与吕布对决,其中一次还战平了,作者未安排关张赵马直接击败夏侯惇,唯一的一次还只是疑似。这些都充分说明夏侯惇较张郃徐晃夏侯渊等明显高出一筹,所以夏侯惇高一档完全是成立的。

3、夏侯惇拨矢啖睛
       --惇大叫一声,急用手拔箭,不想连眼珠拨出,乃大呼曰:“父精母血,不可弃也!”遂纳于口内啖之,仍复挺枪纵马,直取曹性。性不及提防,早被一枪搠透面门,死于马下。
       这也是相当于勇名描写的一战。
4、其他战例
       --徐荣便奔夏侯惇,惇挺枪来迎。交马数合,惇刺徐荣于马下,杀散余兵。
       --夏侯惇拍马便出助战,吕布阵上张辽截住厮杀。
       --桥蕤当先出马,与夏侯惇战不三合,被夏侯惇搠死。
       --却说夏侯惇引军前进,正与高顺军相遇,便挺枪出马搦战。离顺迎敌。两马相交,战有四五十合,高顺抵敌不住,败下阵来。


       夏侯惇的特点分析:从夏侯惇的战例来看,跟下一档的张郃徐晃夏侯渊相比,他的劣势战例较少,仅败给吕布和关羽两次,对吕布还有一个挽回的战例,对关羽则是疑似被杀退,所以夏侯惇高于张郃徐晃等一档,完全应当。
       夏侯惇跟第五档武将相比,黄忠庞德都能明确和关羽交战百回合,夏侯惇无论与关羽还是与吕布的回合数,都是偏少或交待不清晰,所以夏侯惇低于黄忠庞德一档,也没有问题。
       结论:夏侯惇位列第六档,至于说是上中下,都缺乏明确的支撑,最后取其中,夏侯惇定位为六档中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7:42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30 13:40 编辑

第七节 张郃、徐晃、夏侯渊、曹仁、曹彰
       本节,张郃和徐晃可作为第七档的标准武将,所以先分析张郃和徐晃,然后其它武将与张郃徐晃对比。
1、张郃、徐晃
       --张郃出迎(马超),战二十合亦败走。
       --邰与云战三十余合,拨马败走。
       张郃面对马超和赵云都是二三十回合败走,张郃对赵云虽然多了十个回合,但是考虑到赵云是单骑,且从昨夜厮杀到天明,这个差别完全可以接受。因此张郃对第三档武将赵云马超的战绩可成为标准战例。
       --徐晃应声而出,与颜良战二十合,败归本阵。
       徐晃二十回合败的不是赵云和马超,而是败给了更低一档的颜良。
       此外张郃和徐晃有两次面对赵云共同作战的经验。
       --操教徐晃、张郃双敌赵云,自己冒烟突火而去。子龙不来追赶,只顾抢夺旗帜。
       --云大喝一声,挺枪骤马,杀入重围,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那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张郃、徐晃心惊胆战,不敢迎敌。

       张郃和徐晃分别有对张飞和关羽交战时间较长的战例,属于两将对关张赵马这个级别表现较好的战例,但都有其它外围因素影响。
       --一将当先,拦住去路,睁圆环眼,声如巨雷:乃张飞也。挺矛跃马,直取张郃。两将在火光中,战到三五十合。
       --公大怒,亦挥刀迎之(徐晃)。战八十余合,公虽武艺绝伦,终是右臂少力。关平恐公有失,火急鸣金,公拨马回寨。
       徐晃有战平第四档许褚的战例,但张郃亦有后期救戴陵的神勇表现。
       --操出马视之,见徐晃威风凛凛,暗暗称奇;便令许褚出马与徐晃交锋。刀斧相交,战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操即鸣金收军。
       --蜀兵困戴陵在垓心。郃杀出旧路,不见戴陵,即奋勇翻身又杀入重围,救出戴陵而回。孔明在山上,见郃在万军之中,往来冲突,英勇倍加,乃谓左右曰:“尝闻张翼德大战张郃,人皆惊惧。吾今日见之,方知其勇也。若留下此人,必为蜀中之害。吾当除之。”
       张郃大败孟达,刘封不敌徐晃,刘封击败孟达,但孟达有诈败用计之嫌。此处对比,似乎徐晃占有一些优势,但优势不明显,模糊因素太多。张郃没能斩杀孟达,仅仅是大败,不过徐晃加上孟达夏侯尚,对刘封也仅仅是大败,没有形成斩将。
       --孟达定要迎敌,引军下关与张郃交锋,大败而回。
       --命徐晃出马来战,刘封出迎。交战之时,玄德先走入阵。封敌晃不住,拨马便走。
       --封大怒,拍马轮刀,直奔孟达。战不三合,达败走,封乘虚追杀二十余里,一声喊起,伏兵尽出,左边夏侯尚杀来,右边徐晃杀来,孟达回身复战。三军夹攻,刘封大败而走,连夜奔回上庸。

       从上述战例可知,张郃和徐晃难分伯仲,加上他们两次共同迎战赵云的经历,所以将两将视为同一档。
张郃与徐晃能否细分不同级?
       1)张郃面对的是正常状态张飞,且交战多次未正面被击败;对比徐晃面对的是年老且右臂少力的关羽才支持八十回合,而且之前徐晃还有一个与许褚一起被关羽奋力杀退的战例,所以此处张郃占优。
       2)徐晃有与许褚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这样干净的战例,这样徐晃可通过徐晃确立下限,张郃没有这样的战例,徐晃占优。
       3)徐晃是被颜良击败,而颜良应低于马超和赵云,但徐晃只有这一例;张郃败给马超和赵云是两个战例。这一点双方扯平。
       所以,徐晃和张郃即使有些许差别,也非常接近,无论是谁列在对手之上一个级别,都比较勉强,所以最终划入一个级别。
       取张郃对马超和赵云的标准战例,张郃徐晃列为七档中

2、夏侯渊
       --张郃先出,战了数合便退。夏侯渊也战数合退了。徐晃又战三五合也退了。临后许褚战五十余合亦退。庞德力战四将,并无惧怯。各将皆于操前夸庞德好武艺。
       本战例可以视为夏侯渊与张郃徐晃同档的例证。
       --夏侯渊到,马超接往厮杀。超于乱军中遥见曹操,就撇了夏侯渊,直取曹操。操大惊,拨马而走。曹兵大乱。
       本战例,本人认为夏侯渊的表现不佳。张郃是面对马超被直接击败,而马超对夏侯渊则是省去了这一步骤,直取曹操,结果的是曹兵大乱,等于说夏侯渊没有起到拦截马超的作用,马超无需击败夏侯渊也能够直取曹操还取得胜利,这点夏侯渊还不如张郃。
      --原来张飞去救龚都,龚都已被夏侯渊所杀;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迤逦赶去。
       按理张飞奋力才杀退夏侯渊,夏侯渊应该属于表现较好的战例。然而本档次曹营武将有较多面对关张赵马的战例,张飞相对压迫力是不足的,张飞正面击败这个档次的武将只有夏侯渊,所以此处夏侯渊的表现还是不如张郃。
       --夏侯渊措手不及,被黄忠赶到麾盖之下,大喝一声,犹如雷吼。渊未及相迎,黄忠宝刀已落,连头带肩,砍为两段。
       与张郃征战多年,最后是中计被乱箭射死不同,夏侯渊是被阵斩,虽然有措手不及的用词。
       所以夏侯渊低于张郃半档这个结论应该是容易被接受的,那么夏侯渊会不会比张郃低一档呢?从对庞德的表现,包括与曹仁的关系对比,本人认为不支持张郃高夏侯渊一档,在曹仁章节继续分析。

3、曹仁
       --夏侯惇挺枪跃马,直取吕布。战不数合,李傕引一军,从左边杀来,操急令夏侯渊迎敌。右边喊声又起,郭汜引军杀到,操急令曹仁迎敌。三路军马,势不可当。夏侯惇抵敌吕布不住,飞马回阵。
       当曹操作为主帅的时候,曹仁作为武将单挑的战例并不多,此处是曹仁位数不多上阵单挑的战例。曹操排出武将的先后顺序是夏侯惇、夏侯渊、曹仁,可以参考为曹操对三将武力水平的认知,而曹洪、李典、乐进应是不如这三将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典于禁乐进是外姓武将,初期不能重用。不过,曹洪不如这三将在这里则可以明确。
       李典是第八档上,曹洪是第八档中,因此夏侯渊和曹仁应高于李典,下限是八档上。其中夏侯渊考虑经常作为曹营出战的主将,列为第七档比较合适,所以夏侯渊定位为七档下
       --将到河边,才欲寻船渡河,岸上一彪军杀到:为首大将,乃张飞也。曹仁死战,李典保护曹仁下船渡河。曹军大半淹死水中。曹仁渡过河面,上岸奔至樊城,令人叫门。
       张飞奋力才杀退夏侯渊,而曹仁对张飞是死战,然后靠李典才保护撤退,曹仁应低于夏侯渊。
      --曹仁在城上望见牛金困在垓心,遂披甲上马,引麾下壮士数百骑出城,奋力挥刀,杀入吴阵。徐盛迎战,不能抵挡。曹仁杀到垓心,救出牛金。回顾尚有数十骑在阵,不能得出,遂复翻身杀入,救出重围。正遇蒋钦拦路,曹仁与牛金奋力冲散。仁弟曹纯,亦引兵接应,混杀一阵。吴军败走,曹仁得胜而回。
       此战是体现曹仁勇名的一战,曹仁救出牛金,杀退徐盛和蒋钦。
      --曹仁知是中计,先掣一军飞奔襄阳;离城数里,前面绣旗招飐,云长勒马横刀,拦住去路。曹仁胆战心惊,不敢交锋,望襄阳斜路而走。
       曹仁面对关羽不敢交锋,而徐晃后面面对关羽敢于交锋,曹仁应低于徐晃。
       曹仁总体来说战例非常少,主要就是江陵一战,而其中的几战都是诈败,参考价值有限。所以,曹仁的上限为夏侯渊的七档下,下限为李典的八档上。
       曹仁作为主将攻击新野刘备,面对赵云没有自战,包括李典料敌不过之后,也没有后续手段,而改用斗阵,最后又是在李典的保护下才撤退,所以曹仁不宜高于李典一级。
       如果认为曹仁高于李典依据不足的话,那么在江陵的战斗,曹仁高于曹洪应是肯定的,这也保证了曹仁最低为八档上。
       最终曹仁定位八档上。

4、曹彰
       --曹彰出马与封交战,只三合,封大败而回。
       --操怒,命徐晃出马来战,刘封出迎。交战之时,玄德先走入阵。封敌晃不住,拨马便走。
       --曹彰正遇吴兰,两个交锋,不数合,曹彰一戟刺吴兰于马下。

       曹彰的战例非常少,与刘封的交战较徐晃表现好,刘封对徐晃抵挡不住是在刘备先走入阵的情况下,而曹彰则是三回合大败刘封。
       曹彰面对孟达、马超、吴兰的夹击,还能够刺死吴兰,挽回均势,表现尚佳。
       对于曹彰的定位,首先应高于徐晃。那么是七档上还是更高一档呢?再往上一档是夏侯惇一级了。
       跟夏侯惇相比,曹彰缺乏与强武将的交锋,也没有体现勇名的战例。曹彰与徐晃的差距不足以支撑一档,所以曹彰定位为七档上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8:23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30 13:45 编辑

第八节 张辽、太史慈、孙策
       张辽、太史慈、孙策的定位是武评中较难的部分,然而其定位又非常重要,东吴武将的整体水平主要受这三将的定位影响。这三将最主要的定位关系是,孙策战平太史慈,太史慈战平张辽,加上张辽战平张郃,形成这么一种串联关系,但是由于战平的回合数有限,导致武将之间的浮动区间较大。
       而三将除了这几场平局之外,缺乏其它可靠的定位战例。

1、孙策战太史慈
       --策挺枪来迎。两马相交,战五十合,不分胜负。程普等暗暗称奇。慈见孙策枪法无半点儿渗漏,乃佯输诈败,引孙策赶来。
       --慈兜回马再战,又到五十合。策一枪搠去,慈闪过,挟住枪;慈也一枪搠去,策亦闪过,挟住枪。两个用力只一拖,都滚下马来。马不知走的那里去了。两个弃了枪,揪住厮打,战袍扯得粉碎。策手快,掣了太史慈背上的短戟,慈亦掣了策头上的兜鍪。策把戟来刺慈,慈把兜鍪遮架。

       如果单看正常交锋,就是两次五十回合的不分胜负。但是两将后来的撕斗也是正常演变的结果,并不是其它因素干扰了。本战与马超战许褚有些类似,都是战斗中自然形成了撕斗。
       对于本战,本人形成的结论是:1)孙策太史慈,与马超许褚相比,整体低了一个层级,虽然激烈,但回合数少了一半;2)孙策太史慈,对于这个档次的武将,已经接近不分胜负的极致了,所以两将的差距不宜超过一档。
       这里说一下题外话,有人以“失盔者输”判定此战为太史慈上风优势,本文是以毛本三国演义为基准,虽然没有这句话,但也想在此探讨一下此结论是否合理。
       前面已经提过,武将单挑、交锋属于军事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其结果需要对战斗具有影响才有意义。不管是上风还是下风,最终还是要能够演变为胜利才有意义。
       那么这个孙策失盔,会对战斗结果产生影响么?不会,太史慈也只不过是作为谈资,嘲笑一下孙策而已,并无战斗价值。从过程来看,孙策是拿了太史慈背后的短戟刺太史慈,是主动行为,太史慈拿了孙策的头盔防御,是被动行为。孙策可不可以也拿太史慈的头盔?当然可以,但是没有必要。孙策是主帅,太史慈是刘瑶部将,太史慈可以拿孙策的头盔嘲笑孙策,孙策却没有必要。
       如果接应人马都没到,一直打下去会如何?显然是孙策更占便宜,头盔如何能比得上短戟好用。但是本人也不打算判定孙策优势,因为太史慈背后有短戟属于非正常因素,太史慈身背短戟本意是作为附属兵器,结果特殊的环境下反而被孙策利用。
       此战双方就是标准的不分胜负,再打下去就是偶然因素会起作用了,好在作者也不打算让偶然因素发生。此战的结论是:孙策和太史慈差距应在一档以内。

2、太史慈战张辽
       --阵门中一将挺枪骤马早出,乃太史慈也。张辽挥刀来迎。两将战有七八十合,不分胜负。
       --太史慈见背后有人堕马,弃却张辽,望本阵便回。张辽乘势掩杀过来,吴兵大乱,四散奔走。张辽望见孙权,骤马赶来。
       --看看赶上,刺斜里撞出一军,为首大将,乃程普也;截杀一阵,救了孙权。张辽收军自回合淝。

       前面张辽与太史慈大战七八十合不分胜负,是非常清晰的。
       交锋中断是因为其它因素,由于太史慈的君主孙权出现了危险,所以太史慈中断交锋,这一点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后面的进程反推太史慈的选择是错误的,如果太史慈回身去营救了孙权,掩护孙权撤退,自然是明智之举,实战却是太史慈不见了,而张辽却冲过来面对孙权,这本来应该是让太史慈挡住的,等于是太史慈把张辽给放过来了,太史慈完全失败,最后还得靠程普来拯救孙权。此战太史慈虽然明面上未被击败,但最终的效果和被击败没什么两样了,所以太史慈必须降档。
       此战形成的结论是:张辽和太史慈的差距在二档以内,张辽应高于太史慈。

3、张辽战张郃
       --操怒,使张辽出战。张邰跃马来迎。二将斗了四五十合,不分胜负。
       由于张辽孙策太史慈其它战例都不足以定位,而张郃的战例非常丰富,定位比较准确,所以通过这个战例,将张辽与张郃联系起来,进而将孙策和太史慈也联系起来。只不过是四五十合不分胜负,围绕张郃上下三个档次浮动,显然这个定位是远远不够。
       对于张辽和张郃的比较关系,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认为张辽比张郃高一点,还有一种是认为张郃和张辽并驾齐驱,难分高下,认为张郃比张辽水平高的人相对较少。
       支持张辽比张郃高一点的理由有这么几点。
       1)张辽的败战极少,只有赤壁之后对张飞这么一例,而张郃败战很多。
       2)曹操多次让张辽与许褚并肩作战。
       3)张辽较早独当一面。
       4)关羽对张辽评价较高。
       张郃亦有其优势,主要表现在诸葛亮北伐期间
       1)张郃在后期形成了顶端优势。
       2)张郃与张飞大战,人皆惊惧,这是诸葛亮的印象。
       3)张郃有救戴陵的勇名表现,与上一条是一个验证关系。
       --操教徐晃、张郃双敌赵云,自己冒烟突火而去。子龙不来追赶,只顾抢夺旗帜。曹操得脱。
       --诸军众将见了张飞,尽皆胆寒。许褚骑无鞍马来战张飞。张辽、徐晃二将,纵马也来夹攻。两边军马混战做一团。操先拨马走脱,诸将各自脱身。张飞从后赶来。操迤逦奔逃,追兵渐远,回顾众将多已带伤。

       通过这两个战例,本人得出的结论是,张辽与张郃仍较接近。前一战与后一战之间,多了“军皆饥馁,行走不上,马亦困乏,多有倒于路者。”这样的交待,所以迎战张飞时,除了张辽替换了张郃,还加了骑无鞍马的许褚。从结果来看,差别不大,赵云没有选择追赶,所以曹军逃脱比较顺利,张飞选择追赶,于是让曹营众将带伤。
       此处的关键在于,作者让张辽替换了张郃。本人认为,作者在此暗示,张辽和张郃差别不大。
       在考虑张辽定位时,需要考虑这么几个因素。
       1)东吴武将整体定位偏低,而将张辽的定位适当取高值,有利于东吴武将的定位。
       2)曹操在用人时偏重使用曹氏和夏侯氏将领,张辽是前期被重用的外姓武将,这一点胜于张郃。而张辽威镇逍遥津,其威慑力也大于张郃。
       3)张辽对太史慈时,太史慈弃却张辽,最终造成全军失败,而后面凌统也能与张辽交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说明主要还是太史慈选择时机不对,并非张辽压迫力足够。
       张辽的定位最终在七档上和七档之中选择,其实就是张辽是要和张郃同一级还是高一级。太史慈因为对张辽交锋时选择撤退时机错误,太史慈需要低张辽一级,所以张辽与太史慈需要捆绑定位。

4、太史慈的定位
       --忽见城外一人挺枪跃马杀入贼阵,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直到城下,大叫“开门”。孔融不识其人,不敢开门。贼众赶到壕边,那人回身连搠十数人下马,贼众倒退,融急命开门引入。
       --一骑飞出。近壕,贼将率众来战。慈连搠死数人,透围而出。管亥知有人出城,料必是请救兵的,便自引数百骑赶来,八面围定。慈倚住枪,拈弓搭箭,八面射之,无不应弦落马。贼众不敢来追。
       --程普大怒,挺枪直取太史慈。两马相交,战到三十合,刘繇急鸣金收军。
       --太史慈就马上拈弓取箭,顾军将曰:“看我射中这厮左手!”说声未绝,弓弦响处,果然射个正中,把那将的左手射透,反牢钉在护梁上。
       --太史慈早出。王朗拍马舞刀,与慈战不数合。

       从太史慈的战例看,太史慈擅长远程射箭,不过在与强敌的交锋之中,太史慈的射箭功夫未能用上,而本文是不考虑远程射箭能力的。
       太史慈与王朗交战数合,通常被视为太史慈的劣势战例,不过王朗就这一个战例,王朗身为文官和君主,未必就没有武力,王朗需根据太史慈来定位。
       总体来看,太史慈几场有分量的战例皆是平局,缺乏有价值的击败战例,他取得的战果主要是在管亥所部身上取得,另外就是远程射箭特点。
       太史慈除了与张辽孙策的战例,其它战例都缺乏定位作用,对太史慈的定位主要考虑要低于张辽一级,如果张辽为七档上,如果太史慈为七档中。这样太史慈就与张郃徐晃同级。太史慈与张郃徐晃相比,张郃徐晃都有对关张赵马级别的失败记录,而太史慈并未与这样的级别交手,张郃和徐晃都在部分战例之中(张郃对张飞,徐晃对关羽)体现了很强的威胁,而太史慈缺乏这样的威胁。太史慈缺乏有价值的取胜战例,两场定位战例都是不分胜负。因此,最终认为太史慈难以与张郃徐晃同级。
       最终结论,太史慈定位为七档下,张辽定位为七档中

5、孙策的定位
       --孙策望见,按住手中枪,扯弓搭箭,正射中陈生面门,应弦落马。
       --刘繇背后一人挺枪出马,乃部将于糜也,与策战不三合,被策生擒过去,拨马回阵。繇将樊能,见捉了于糜。挺枪来赶。那枪刚搠到策后心,策阵上军士大叫:“背后有人暗算!”策回头,怨见樊能马到,乃大喝一声,声如巨雷。樊能惊骇,倒翻身撞下马来,破头而死。策到门旗下,将于糜丢下,已被挟死。一霎时挟死一将,喝死一将:自此人皆呼孙策为“小霸王”。
       --舆拨剑起身,策飞剑砍之,应手而倒,割下首级,令人送入城中。
       --周听舞刀来迎,被策一枪刺死。


       孙策与太史慈的战例对比,孙策的战例要好看得多,有数个斩杀战例,且有“挟死一将,喝死一将”这样的勇名表现,孙策理应位列太史慈之上。
       孙策与夏侯惇相比,夏侯惇有与吕布和关羽的作战经验,且表现不俗,夏侯惇同样有勇名表现,所以孙策不应超过夏侯惇。
       孙策拥有“挟死一将,喝死一将”的勇名,而第七档的武将,无论是曹彰还是张辽张郃,都缺少这样的勇名,所以孙策亦列为第六档,与夏侯惇同档,同时考虑孙策需要低于夏侯惇,最终结论:孙策定位为六档下
       孙策张辽太史慈三将的定位非常困难,在分析过程中主观认定的因素比较多,所以出现不同的理解和定位反差完全是正常的。
       本次分析的结论之中,孙策与太史慈的差距达到了一档,这个属于比较大的差距了,本人认为,孙策的定位主要是被太史慈拉下来了,而太史慈在对孙策之外的战例均一般,这跟许褚把马超的定位拉下来有些相似。
回复 举报
2021-6-28 16:09:31

主题

好友

2496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吕布姜维 于 2021-6-30 13:52 编辑

第九节 李典、于禁、曹洪、乐进、臧霸、高览、纪灵、华雄
1、于禁
       --当头一员大将,乃是于禁,勒马大叫:“何处狂徒!往那里去!”张飞见了更不打话,直取于禁。两马相交,战到数合,玄德掣双股剑麾兵大进,于禁败走。
       --当头吕布亲自引军来到。于禁、乐进双战吕布不往。
       --曹操背后于禁出迎(马超)。两马交战,斗得八九合,于禁败走。

       于禁的战例很少,但是存在一个定位战例,即败给马超。同时与张飞交战数合,联手乐进双战吕布不住,可作为旁证。
       与张郃相比,于禁回合数少了一半,因此较张郃降一档为标准。本人认为于禁这三场皆为败战,无一取胜记录,因此还需要再降半档。
       于禁定位为八档下

2、李典
       --李典乘势飞马直入贼阵。黄劭不及提备,被李典生擒活捉过来。
       --正逢李典拦住。玄德匹马落荒望北而逃,李典掳将从骑去了。
       --与赵云交锋。约战十数合,李典料敌不过,拨马回阵。
       --将到河边,才欲寻船渡河,岸上一彪军杀到:为首大将,乃张飞也。曹仁死战,李典保护曹仁下船渡河。曹军大半淹死水中。曹仁渡过河面,上岸奔至樊城,令人叫门。
       --且说李典见势头不好,急奔回博望城时,火光中一军拦住。当先大将,乃关云长也。李典纵马混战,夺路而走。
       --宋谦绰军士手中枪赶来。李典搭上箭,望宋谦心窝里便射,应弦落马。

       李典的战例比于禁好得多,对赵云十数合仅仅是料敌不过;在博望坡,李典的表现也比于禁独自逃生好不少,面对关羽能混战脱身;李典还能在张飞面前保护曹仁撤退;李典还有一次生擒的战例。李典降到八档完全是因为战例太少,说明曹操不看重他,较少排他出战,李典的战例成色其实非常之高,李典是少数几位跟关张赵都碰过面的武将。
       李典定位八档上

3、曹洪
       曹洪属于战例反差较大的武将。
       --左有张辽,右有臧霸。操使吕虔、曹洪战之,不利。
       --汝南有黄巾刘辟、龚都,甚是猖獗。曹洪累战不利,乞遣兵救之。

       与吕虔一起迎战张辽、臧霸不利,情有可原;但面对刘辟、龚都,累战不利,表现较差,因为后面刘辟、龚都分别被高览和夏侯渊斩杀。
       --洪与马超战到四五十合,渐渐刀法散乱,气力不加。
       这是曹洪的光辉战例,前面分析马超时已经得出结论属于C+表现良好战例。
       --曹洪奋威突阵,正迎袁谭,举刀乱砍,谭竟被曹洪杀于阵中。
       这个战例可与张辽对比,张辽三合大败袁尚,袁尚大败袁谭,曹洪突阵杀死袁谭。曹洪比袁尚强是肯定的,与张辽对比则有些复杂,曹洪低于张辽是可以接受的。
       --曹洪见了,大喝一声,飞身下马,提刀步出。两下向阵前厮杀,四五十合,胜负不分。曹洪诈败而走,何曼赶来。洪用拖刀背砍计,转身一踅,砍中何曼,再复一刀杀死。
       --是骤马挺枪搦曹洪战。洪自提刀跃马而出。交锋三合,斩夔于马下,乘势掩杀。

       这两个战例对曹洪的定位帮助不大,何曼就这一个战例。同期的李典直接生擒黄劭,比曹洪好看得多。
       曹洪两个不利的战例交待较模糊,虽然是统兵作战,但亦有武力因素;曹洪与马超的战例是定位重点,曹洪应低于张郃;曹洪有三个斩将记录,可高于于禁;曹洪与李典比较无优势。
       在江陵之战,曹洪的定位及表现应低于曹仁。
       曹洪定位为八档中,低于李典,高于于禁。

4、乐进
       --便叫臧霸出马搦战。曹军内乐进出迎。两马相交,双枪齐举。战到三十余合,胜负不分。
       --当头吕布亲自引军来到。于禁、乐进双战吕布不往。
       --从将成廉,被乐进一箭射死。
       --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迤逦赶去,却被乐进引军围住。云长路逢败军,寻踪而去,杀退乐进。
       --郭图见阵大乱,急驰入城中。乐进望见,拈弓搭箭,射下城壕,人马俱陷。
       --乐进一骑马,一口刀,从刺斜里径取孙权,如一道电光,飞至面前,手起刀落。宋谦、贾华急将画戟遮架。刀到处,两枝戟齐断,只将戟杆望马头上打。
       --甘宁出马与乐进交锋,战不数合,乐进诈败而走。
       --凌统纵马提刀,出至阵前。张辽使乐进出迎。两个斗到五十合,未分胜败。
       --乐进连忙持枪来刺。枪还未到,只听得弓弦响处,一箭射中乐进面门,翻身落马。
       乐进的战例还真是不少,存在感很高,但是乐进缺乏较清晰的定位战例,与臧霸、凌统的战例虽然很清晰,但臧霸凌统本身也是不好定位的。
       乐进与凌统交战五十回合,张辽也与凌统交战五十回合,不过后面又有凌统和谷利一起敌住张辽,因此大约形成张辽-凌统-乐进的关系。不过五十回合平手,在这个级别,最大差距可以到二档,所以仍然定位较难。
       乐进围住张飞应该属于他最光鲜的战例,不过此战只能理解为乐进的军力优势,不好折算其武力关系。
       李典、于禁、乐进是初期曹操麾下最早的三个外姓武将,从使用、战绩等来看。乐进应高于于禁,于禁全是败战,于禁八九回合被马超击败,乐进被关羽杀退,于禁与张飞交战五回合,因刘备夹击而败,乐进包围张飞,所以乐进应高于于禁至少一级。
       李典与乐进相比,李典面对赵云仅仅是料敌不过,李典在张飞面前还能保护曹仁撤退,李典对关羽是混战得脱,李典还有生擒战例,综合来看,乐进应不如李典。
       所以乐进最终在于禁和李典之间取其中,乐进定位为八档中

5、臧霸
       --便叫臧霸出马搦战。曹军内乐进出迎。两马相交,双枪齐举。战到三十余合,胜负不分。
       --左有张辽,右有臧霸。操使吕虔、曹洪战之,不利。

       臧霸战例非常少,几乎无法定位,从排序上看,臧霸应低于张辽,但可高于高顺。臧霸加入曹营之后,没有再获得出场机会,列七档的说服力不够,臧霸能让曹洪战之不利,高于曹洪比较合适。
       所以臧霸定位在八档上

6、高览、纪灵、华雄
       这三将的共同点就是分别被赵云、张飞、关羽杀死,同时又都有一些其它不错的表现,武评爱好者对这三将的争议极大。
       本人认为对这三将的争议,最终目的还是在于比较关张赵,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华雄的优势在于斩将数量最多,鲍忠、祖茂、俞涉、潘凤四个都被华雄斩了;
       纪灵的优势在于他顶了关羽三十回合,纪灵与华雄正好相反,他一个斩将战例都没有,甚至一个击败战例都没有,纪灵运气相当不好,碰到的武将不是关张就是吕布。
       高览介于纪灵和华雄之间,高览有一个斩将战例,同时有与许褚交战不分胜负的战例。
       从身死的描写来看,华雄未描写被关羽所斩的过程;纪灵是十回合被张飞大喝一声杀死;高览是被赵云直接挑落,高览是何种反应未交待。
       下面开始辩论赛
       华雄:我斩将最多。
       高览纪灵:你斩的将都没有经过检验,很可能都是菜鸟。
       华雄:我敢独自带兵挑战十八路诸侯。
       高览纪灵:十八路诸侯都在帐中,都没有亲眼见你的真实实力,你遇到强武将就露馅了,我们都有跟强武将交锋不败的记录。
       华雄:我被杀是因为大意了,没有想到他们突然换了这么强的武将出来,我以为还是潘凤这样的水平;
       高览纪灵:空口无凭啊。

       纪灵:我迎战武将最强,除了关张就是吕布。
       高览华雄:有什么用,最后都败了,你在吕布面前就是大人玩小孩,你一个胜利记录都没有,只会打败仗吗。
       纪灵:我被杀的时候,袁术军是在败逃,所以我才被杀,否则我不怕张飞的。
       高览华雄:袁术是在投奔袁绍的路上,尚未失败,是你被杀死之后才失败的。

       高览:我跟许褚不分胜负。
       华雄纪灵:回合数不明,估计不会多,何况许褚压迫力不强,许褚就没有击败过高质量的武将。
       高览:我击败过刘辟,这个刘辟联手龚都让曹洪作战不利,而杀龚都的是夏侯渊,所以我可以比肩夏侯渊。
       华雄纪灵:此言谬矣,夏侯渊杀龚都只能得出最小差距,你杀了刘辟不代表就跟夏侯渊齐平了。副元帅三合被典韦刺死,黄劭被李典直接生擒,能说明李典比典韦强?
       高览:我被赵云所杀是意外,我就没注意到他。
       华雄纪灵:这么一个大活人单骑冲过来,你自己防不住还能怪谁?

       这三将分别被关张赵杀死,所以本人不会把他们列在第七档,因为第七档的武将属于很难被正面杀死的一类,第八档的李典、于禁、曹洪都曾与关张赵马遭遇,都没有丢掉性命,所以这三个列在第八档已经可以了。
       这三位武将,定位相对清晰的是纪灵,毕竟与关羽张飞的战例很实;其次是华雄,华雄主要是对关羽的回合数未交待,温酒到底指多少回合?还有就是对俞涉、潘凤、关羽都没有直接描写交战场面;高览三个战例其实都比较虚。
       纪灵可与于禁对比,都是尽吃败战,纪灵扛了关羽三十回合,比于禁只扛了马超八九回合强,但纪灵毕竟被张飞杀死,这点又不如于禁,于禁也碰过张飞。
       纪灵对关张赵马这个级别的标准战果应该是多少?如果是二十回合败,就是张郃这个级别了,显然高了;如果十回合败,就是于禁这个级别。最后折中,还是让纪灵高于禁半档,取八档中
       对于华雄,本人的态度还是尽量取其上限值,书中先斩将,然后被斩的武将不少,比如鞠义、管亥等,但多是斩一个之后被斩,像华雄这样连斩四将的例子,就这一个。连斩四将放在所有武将之中,也算很好的战绩了。再加上关羽有多次神仙战的例子,所以将华雄列为八档上
       高览如果与许褚差四档,那么许褚二三十回合就可以击败高览了,那曹操冲阵岂不是多此一举?许褚四档下,那么高览就不能定在八档下,如果高览定八档中的话和曹洪一个档次,高览所斩的刘辟加上龚都能让曹洪屡战不利。参考一下,颜良连斩宋宪魏续,而两人联手的情况下依然被张飞击败,所以高览还是高于曹洪合适。但是高览与李典相比的话,李典对赵云仅仅是料敌不过,而高览直接被赵云杀死,所以高览与李典同级也不合适。高览最终定位八档中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11-28 16:07 , Processed in 0.1984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