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44|回复: 4

再解关羽退文丑(嘉靖本)

[复制链接]
2020-12-18 21:28:44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布衣

嘉靖本中关羽杀死华雄、颜良文丑这三处是用了反衬手法不假,但我之前理解文丑心怯时由于对原文看漏了一些地方,所以只是简单的把文丑心怯表现判定为夸张手法,现在看来也不太对,虽然是有一些夸张成分在里面,但文丑心怯原文其实是给足了原因的。
回复 举报
2020-12-18 21:29:13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布衣

以下嘉靖本原文:
【 操令人马皆解衣卸甲少歇,尽放其马。文丑军掩至,众将曰:“贼至奈何?可急收马匹,退回白马。”一人急止之曰:“此正可与贼交战之处,何退之耶?”操视之,乃荀攸也。操急以目视攸而笑。攸知其意,而不复言。

  文丑军既得车仗,又来抢马,军士不依队伍,自相离乱。原来过此,只顾取物,无心厮杀。曹操人马围裹将来,文丑挺身独战,军士自相践踏。文丑止遏不住,拨回马走。操在土阜上指曰:“文丑乃河北名将,谁可擒之?”二将飞马而出去。操视之,乃张辽、徐晃也。二将追赶文丑至近,大叫:“贼将休走!”文丑回头,见二将赶来,遂按住铁枪,拈弓搭箭,正射张辽。徐晃大叫:“贼休放箭!”张辽低头急躲,一箭中辽头盔,将簪缨射去。辽奋怒再赶,坐下马又被文丑射中面颊。战马跪倒前蹄,张辽落地,文丑策马前来。徐晃急轮大斧,截住厮杀。二将战三十余合,张辽去远,徐晃见文丑后面军马齐到,晃拨回马走。

  文丑沿河赶来。忽见十余骑军马,旗号翩翻,一将当头,提刀出马而来,乃汉寿亭侯关云长也,大喝一声:“贼将休走!”与文丑交马,战二合,文丑心怯,拨回马绕河而走。关公马是千里龙驹,早赶上文丑,脑后一刀,将文丑斩下马来。】


文丑军中计大乱,兵士自相践踏,文丑控制不住,拨回马走。原文先写文丑已经开始往回跑了,然后才有张辽徐晃齐出,捉拿文丑,文丑要走,很明显是想和后军汇合,再重整旗鼓,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是文丑一人可以挽回的,文丑一人确实不是张辽徐晃两人的对手,所以作者写文丑先使弓箭把张辽射倒,回马去害他,徐晃急忙截住厮杀,救了张辽,两个打到三十余合,徐晃看到文丑后军逼近,同时张辽也离得远了,没说张辽是步行还是骑马,总之张辽确实失去了战斗力,徐晃知道生擒失败,自己一人也讨不了好,所以在文丑后军赶来前就脱身了,这些其实都是对双方正常武力发挥的描写,和写颜良不同,没有先夸大文丑,前半部分文丑的写法和华雄的写法是一样的,都是写实,后半段就又不同了。文丑见徐晃退了,前面可能还有个张辽,就想趁势追杀,先收回点利息,这里不能认为是文丑已经改变了主要,不往回跑了,因为当时的情况对于文丑还是非常不利的,自己身边一个士兵都没有,曹操还不断的派人来围杀文丑,并且局势是非常乱的,徐晃能看到文丑身后军马齐到,文丑却未必能注意到,并且即便文丑知道身后友军正在赶来,他的首要目标还会是先与后军会合,追杀徐晃只是趁势,当遇到危险时文丑还是会选择退避,放弃继续追杀,因为当时文丑大军混乱,自相践踏,四散奔逃,属于无人指挥的状况,所以整个战场是十分混乱的,这就会使得文丑察觉不到危险,无法看清楚四周环境。
回复 举报
2020-12-18 21:30:38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布衣

在文丑追杀徐晃时,应该是认为自己还比较安全,分不清哪一路军马是冲着自己而来的,所以当关羽带十余骑赶到时,原文用“忽见”一词,证明关羽来的突然,文丑没有早先一步察觉到曹将的行动轨迹,这就证明了当时局势混乱,文丑判断失误,否则文丑若早知道有人救应徐晃,那他就不会选择孤身一人冒险,而是会先选择与后军会合,关羽截住文丑就打,文丑打了两合,就跑了,这里并不是关羽二合就打败或者说上风了文丑,我说过华雄与文丑后半段的写法是不同的,因为华雄的对手都属于武力体系中并不重要的人物,所以作者就放开了去写关羽一合杀死华雄,不会引发任何问题,而文丑与吕布、赵云、徐晃这些重要武将有着联系,所以作者就不能对关羽战文丑战绩有任何的夸大,只能写实,否则会引起武力体系的矛盾,这些显然都是作者有考虑到的,所以作者并没有写关羽二合就击败或者击杀文丑,因为关羽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写文丑与关羽平手后从容退去,因为这样写就没有了对关羽美化的效果。
文丑退走的原因,就和小沛张飞战徐晃退走、新野许褚战张飞退走、长坂坡赵云战张郃退走的原因一样,是不敢恋战,害怕被更多的敌人包围。文丑这里知道追杀徐晃已经是不可能了,文丑本来就是打算退走的,打退了张徐二将后选择追杀是由于局势混乱,文丑判断失误,没有早一步注意到曹将朝这边赶来,两个打了二合,不是问题的重点,二合除非是武力差距非常大,大到像吕布打公孙瓒一样,才能感觉到明显差距,此时就算关羽不是文丑的对手,是被文丑几十合击杀的水平,文丑也不会选择继续交手,因为关羽身边还带着十余骑跟着,并且文丑也并不知道曹操有没有派出更多武将来追杀自己,有人说文丑专为颜良报仇而来,遇到了关羽就是仇人相见,没有退走的道理,这种看法其实上就是拿两句话生硬的拼凑到一起来断章取义,完全忽视了文丑所处的情况,并且即便能说通一时,关羽表现出的武力矛盾也是很难说的通的,而原文恰好有一个例子,能够对这种观点进行彻底的反驳,马超在潼关追杀曹操时也是单骑,先被曹洪赶到,两个厮杀到四五十合,曹洪严重下风,还死撑不退,快要被马超杀败时夏侯渊带领十余骑赶来,原文却写马超一人恐为其所算,拨马走了,马超虽然是一人,但曹操却是败退方,情况要比文丑好的多,而且马超就连杀父之仇都忍下了,文丑选择退走又有谁能诟病,文丑被关羽截杀完全是不得已。
说道最后,可能令羽粉死鸭子嘴硬的,还是文丑“心怯”了,关于这点,没有什么好说的,和我之前的看法一样,是反衬写法,是对关羽的美化,罗贯中既不能写关羽二合杀败文丑,引发矛盾,也不能写不分胜负,平淡退走,写文丑心怯,实际就是对文丑污点的放大,文丑马超武艺虽高,也当然会有顾忌、害怕的时候,作者对文丑选择退走的客观原因如不敢恋战、一人恐被所害等故作不提,单写文丑害怕胆怯,这样读起来是偏向关羽的,就是在美化关羽,这就好像张飞说张辽怕他而走、黄忠说正要待擒李严、张飞马超互放豪言一样,事实其实并非如此,区别是作者这里完全占到了关羽一方,吹了黑哨。
回复 举报
2020-12-25 20:46:45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布衣

却说曹操收住军马,使张辽、许禇来探长阪桥消息,回报曰:“路已拆桥梁。”操曰:“吾失计较矣!他既拆桥梁,乃【心怯】也。可差一万军速搭三座桥,只今要过。”

子龙听得,令鼓角齐鸣。曹兵惊慌,只疑劫寨,及至出营,不见一人。方才回营欲歇,号炮又响,鼓角又鸣,呐喊震地,山谷应声。曹兵彻夜不安。一连三夜,如此惊疑。操【心怯】,拨寨自退三十里,就空阔去处扎营。孔明叹曰:“曹操虽知兵法,不知诡计。”

此时,先主威声大振,江南之人尽皆胆裂,日夜号哭。韩当、周泰大惊,急奏吴王,具言糜芳、傅士仁杀了马忠,去归蜀帝,亦被醢之。孙权【心怯】,遂聚文武商议。

夏侯渊引数十骑随到。马超独自恐被所算,因此弃了曹洪而回。夏侯渊也不来赶。

兴在垓心,左冲右突,不能得脱;铁车密围,就如城池。蜀兵你我不能相顾。兴望山谷中寻路而走。看看天晚,但见一簇皂旗风拥而来,一员番将手提铁锤,大叫曰:“小将休走!吾乃越吉元帅是也!”关兴急走,前面正遇断涧,只得回马来战越吉。兴终是胆寒,抵敌不住,望涧中而逃。马跳得一步,被越吉赶到,一铁锤打来。兴急闪过,正中马胯。那马望涧中便倒,兴落于水中。忽听得一声响处,背后越吉连人带马,平白的倒将下来。


再列举原文另外三次心怯的例子,可知心怯的意思是指担心、害怕,并不是专门用来形容武力不敌,反而多用于劣势时的心理描写,张飞长坂桥表现何等威风,可断桥之后转眼就被曹操说成了心怯,张飞带二十余骑面对曹操几十万大军自然是劣势方,而文丑孤身一人、马超孤身一人面对关羽、夏侯渊带领十余骑也一样是劣势方,张飞是在曹操口中被说成心怯,也就和张飞口中认为张辽退走的原因一样,是因为怕了,描写马超心里状况时用独自恐被所算,是因为当时正写马超杀的曹操割须弃袍,是对马超形象的高度美化,所以不用心怯这种对马超形象不利的描写,写文丑心里状况时直接用心怯,不提文丑劣势,是因为当时是对关羽的高度美化,同时作者不能写关羽直接打败文丑引起武力矛盾,所以作者正欲通过文丑追杀曹将的表现来反衬关羽追杀文丑,用心怯来修饰就显得很有必要,实际上关羽怯文丑应该是用张辽、徐晃来反衬关羽,而不是直接用文丑和关羽的武力差距来衬托关羽武力。

再看看关兴战越吉和文丑战关羽的情况何其相似,关兴文丑都是兵乱劣势下单骑逃跑,关兴碰到越吉时还能有个反应退走的时间,但是前方死路一条,关兴只得被迫回身接战,这就和文丑一样,文丑在追赶徐晃时忽然看到关羽追来,连给文丑做出选择的时间都没有,关兴还能先试着逃走,然后发现没路又写不得已才回身交战,文丑也是理应先选择退走的,原文并没有写文丑主动上前交手,而是被关羽大呼休走然后截住,如果原文是写文丑看到仇人关羽,便舍了徐晃,然后多少合就跑,那才是真正武力不敌。关兴因为胆寒,武力发挥有限,所以抵敌越吉不住,还写明了是下风,而文丑虽然心怯,但还能从容退走,未写任何下风,也没写文丑逃走,这就可以判定文丑二合心怯只是因为劣势不敢恋战,并不是因为两人武力差距。我曾经看了一点毛批,我记得毛宗纲好像很喜欢做战例的前后写法对比,却不知道关兴这里毛宗纲会怎么写,这里罗贯中写的极妙,和关羽怯文丑遥遥相对,这两个简直就是翻版。
回复 举报
2021-1-10 11:51:31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布衣

认为文丑心怯与关羽武力,文丑劣势都有关系、武力差距是主要因素的这类看法,体现了羽粉不接受事实、歪曲事实的显著特点,他们为什么会说心怯不全是因为关羽武力造成的,因为原文事实不允许他们这么说,并且这样说引发的问题很大,这只是他们不得已才做出的妥协,同时他们为了吹关羽武力,选择了不对原文继续深究,也不许他人深究,提出了文丑心怯关羽武力是主因、劣势是次因,然后说关羽表现好过赵云,以此来回避事实。
如果大家不看原文,只是简单的构想,文丑劣势下遇到关羽,交手后心怯而逃,那文丑可能是因为劣势、也可能是因为关羽武力才心怯,在两种假设争执不下时,提出一个折中观点,说心怯和武力、劣势都有关系,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就是不看原文的假设而已,以假设来说它是正确的,但是,原文写的明明白白的东西,为什么要舍弃原文而去假设?从原文事实出发,是完全可以判断出文丑心怯的原因的,这种模棱两可的假设是没有必要存在的。

判断文丑心怯原因的关键点是关羽文丑两人的交手合数,嘉靖本中打了二合,毛本是三合,在嘉靖本中,文丑和吕布打到五十合以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吕布二合使公孙瓒速慌退走,从用词来看公孙瓒并未败走,很有可能在被打败前为了安全考量提前退走,毕竟公孙瓒是一方诸侯,比较惜命,从表现来看公孙瓒并没有被击败或杀死,就好过无五合被吕布击杀的方悦,也就是说公孙瓒有坚持五合以内不被吕布杀死的武力,文丑击败公孙瓒用了不十余合,假设文丑同样会被吕布二合打得速慌退走,那文丑武力必须完全持平公孙瓒,会与公孙瓒二三百合平手,但是文丑不只没有与公孙瓒二百合平手,也没有一百合平手、五十合平手、三十合平手,而是击败了公孙瓒,并且只用了十余合,也就是说文丑武力不但没有与公孙瓒接近,反倒差距极大,而且相比起来和吕布武力却非常接近,如果按吕布2-5合败公孙瓒,而文丑与公孙瓒的差距从二百合平手持续提升到不十余合击败,或者直接按文丑不十余败与吕布2-5合败的差距这样算下来,吕布文丑的武力差距是比较小的,两人完全可以战到五十合。而在毛本中,文丑与吕布一个不十余,一个不数合击败公孙瓒,两人的差距就更小了,并且按照毛本的规律,五十余平徐晃的许褚、战张郃五十合的张飞都能够与二十合败张郃的马超二百合平手,那么文丑可以与吕布打到二百合以上的平手,那就假设关羽等于吕布,并且就取嘉靖本的五十合,也不说毛本的二百合平手,算关羽五十合击败文丑,那文丑同样和关羽差距比较小,关羽需要打到五十合才击败文丑,那两人打个两三合能打出什么差距来?大家都认为夏侯惇、张郃武力与关张存在差距,两人还不是随随便便诱敌诈败打关张个十来合,文丑打关羽二合能打出什么,只能是平手,一丝上下风都不会存在,更不可能二三合就能体会到能使自己心怯的与关羽的武力差距,如果说原文写文丑看到是仇人关羽,便舍弃徐晃,主动上前,或者两人打了几十合以上那还好说,可以认为是两人存在武力差距,可是罗贯中却偏偏给文丑先加了个劣势跑路的情况,还让关羽忽然出现,截杀文丑,并没有写文丑主动上前,重点是写文丑只打了二合,这就是说文丑是因为劣势看到曹将来救,便想放弃继续追杀,并且不敢恋战,只打了二合就找到机会脱身逃走,是和双方武力差距无关的,是能和前文的文丑劣势的情况所照应的,文丑的表现,包括交手的合数都在情理之中。至于说心怯是因为关羽武力的,不只忽视了前文文丑劣势,更是引起了极大的武力矛盾,这就和水浒中关胜十合斧怯索超一样,放着原文的证据不看,非要做出一些离谱的解释来吹武力,最后还要归咎于作者自己没有写好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3-6 07:56 , Processed in 0.05734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