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楼主: 雪天利箭

读演义随手记

[复制链接]
2020-6-13 16:01:33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雪天利箭 于 2020-6-13 16:03 编辑

枭雄刘备

演义中,刘备集团一个重要的道德污点,是对盟友太渣。
毫无信义,赤裸裸的利用。

对孙权。
刘备诸葛亮关羽的行为是典型的无赖,现在竟有人认为演义孙权背刺关羽之举不义。
早在诸葛亮跟鲁肃入吴之前,诸葛亮的想法就已经是:
【……若南军胜,照旧而杀操以取荆州之地;北军胜,乘势而取江南。……】
周瑜要杀诸葛亮,固然不义,但也是诸葛亮心存不善在先。
后文鲁肃讨要荆州,诸葛亮百般耍赖,一会儿说刘琦还在,一会儿说要取益州,一会儿说要取汉中,前后矛盾,自己打脸。而且即使在这些一一实现之后,也没有按照约定还回荆州。
鲁肃在单刀会上说关羽:
【君侯幼读儒书,五常之道,仁、义、礼、智皆全,惟欠信耳。】
这是中肯的,虽然演义中关羽义薄云天,但他骨子里对盟友孙权缺乏尊重,缺乏履行信诺的自觉。

对马超。
刘备给马超的信里这样写:
【……若能率西凉之兵以敌操之势,备当举荆、襄之众以遏操之威……】
但刘备没有按约定派出一兵一卒,刘备对马超是赤裸裸的利用,利用他减轻曹操南下的威胁。

对刘璋。
刘备自己都承认是不义的。
【玄德出寨迎接,握手流泪曰:“非吾不行仁义,奈势不得已也!”】
值得注意的是,在刘备收川情节之后,演义中再也没将刘备与【仁义】二字联系在一起。

在政治人物圈子里,刘备其人的不义,是有口皆碑的。
蔡瑁这样说:【刘备心术不正,背义忘恩,先从吕布,后事曹公,近投袁绍,皆不克终,足可见其为人也。】
王累这样说:【况刘备世之枭雄,先事曹操,便思谋害;后从吴侯,便夺荆州。心术如此,安可同处?】
周瑜这样说:【当初刘备依刘表时,常有吞并之意,何况西川刘璋乎?……】
曹操对孙权这样说:【夫备恃顽赖凶,数有侵侮,轻诺寡信,素怀不仁,先背主而后叛吕布,弃袁绍之义,忘刘表之恩,吞并蜀川,占据汉上,负明公与孤之德,虽樵牧亦切齿也!】

刘备一生,在【事主】方面劣迹斑斑,不止对吕布、曹操、袁绍、孙权这些相互利用的盟友朝三暮四,连对恩人刘焉之子、同宗刘璋都渣不堪言,甚至对献帝,刘备也在接受了衣带诏之后一跑了之。袁术的不忠不义,表露在外;曹操的不忠不义,半遮半掩;刘备的不忠不义,藏得很深。

只有在喝了点酒之后,刘备的枭雄一面才偶有展现。
玄德乘酒兴而答曰:“备若有基本,何虑天下碌碌之辈耳!”
玄德大怒曰:“吾闻昔日武王伐纣,前歌后舞,此亦非仁者之欤?吾视汝言,不合道理,可速退!”

但我们也不宜认为,刘备的仁义全是演的,他对关、张等人的情义,对百姓的善心,天地可鉴。退一万步说,即使全是演的,刘备在行动层面做了不少仁义之事,无数人从中得到了好处,这无疑是值得肯定的。包括曹操那些作者写明是出于诈术的善待百姓之举,也应当得到充分的肯定。

刘备骨子里是个枭雄,从小就像当皇帝,野心极大,绝无能力做一个好的下属,但他知道自己资本太少,想干大事必须以仁义示人,所谓【操以急,吾以宽;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谲,吾以忠;每与操相反,事乃可成耳】,仁义不是他的道德信仰,而是他的方法论。

当然,刘备作为一个政治人物,读者如果要求他诚实、不许他虚伪,那是不合适的。这里只是对把刘备做【白莲花化】式理解进行对冲,揭发出其枭雄的本来面目,但他这一面目,也不比曹、孙更恶劣,考虑到在事实层面上曹操有屠城劣迹,刘备好于曹操的结论还是成立的,只要不把刘备绝对化地理解为道德完人即可。

同理,诸葛亮也绝非一个道德完人,甚至比刘备道德水平更低,演义中的诸葛亮,基本是一个不考虑道德的智谋机器,一切运转只为了最大的利益,这在诸葛亮劝刘备夺取刘表荆州上有所体现,也在后文庞统劝刘备杀害刘璋上有所映照,庞统和诸葛亮的道德水平半斤八两,基本是演义政治人物的一般水平,谈不到恶劣,但也与高尚无关。刘备、诸葛亮等人与孙权、周瑜等人的斗争,在程度上是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在性质上是狗咬狗的。至于对刘璋的所作所为,说成是狗咬人,大概也不为过。

像农夫怀中的蛇、东郭先生的狼,谁收容他,他就反噬谁,就这样还能长期被人认为是仁义之人,只能说刘备政治能力满分,与吕布之流有天渊之别。
回复 举报
2020-6-14 11:44:05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曹孙关系的变化

截止到长坂剧情的时间点,孙权的态度还是中立观望。到后来决议抗曹,这个态度转变主要有两个原因:

1. 曹操的劝降信
2. 诸葛亮的来访

曹操的劝降信明确了自己有意于江东,也让孙权不再有选择中立的权利,必须在【投降】和【对抗】之间二选一,如果没有诸葛亮,孙权会怎么选择,不好说,张昭vs周瑜,众谋士vs众武将,势均力敌。

诸葛亮出使江东,目的就是恶化曹孙关系,把孙权拉下水,否则刘备只能被曹操打爆。如果没有曹操的劝降信,孙权依然有选择中立的权利,仍然有希望虎踞江东,他是否会被诸葛亮说服,不好说,诸葛亮的嘴炮也并不万能,刘备经常就不听他。

当劝降信+诸葛亮两个因素同时具备,孙权既不想失去称孤道寡的地位,又被诸葛亮煽动得热血沸腾信心倍增,对抗曹操的决心就这么下定了。张昭一直觉得孙权是受了诸葛亮的忽悠,诸葛亮来江东的目的就是恶化曹孙关系,这一点张昭看得没错,但孙权只能当老大不能当小弟,这一点张昭一直没能体会到。

这时的江东,对进取天下尚未丧失信心,打败曹操之后,西取荆州,二分天下,大有可为。但后面步骤的实现,被刘备、诸葛亮遏制了,最先预料到这点的正是周瑜。诸葛亮利用了此时的孙权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让孙权误以为自己有机会占有荆州,实现理想。其实在诸葛亮的设想里,并没有把荆州留给孙权。

群儒对诸葛亮的抵触、不愿被拉下水对抗曹操的心理,都很容易理解——曹操和我们没仇,和刘备有仇,现在刘备派人来忽悠我们,主公不要上当。

曹操写劝降信,既低估了孙权的英雄气概,也低估了诸葛亮的忽悠能力,结果把孙权推到了刘备阵营,成为了自己的对立面。如果曹操不写这封信,在荆州停下脚步,等着刘备和孙权自相残杀呢?对江夏志在必得的孙权会放过刘备吗?

这也许就是曹操赤壁后痛哭郭嘉的原因吧。
回复 举报
2021-2-19 21:35:25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三国志11阳平关这里还原了《演义》中的设定:从汉中往北,过阳平关,进入褒斜道,走出去就到了关中平原。——这当然与真实的历史军事地理相去甚远,但只有这么理解,《演义》中的曹操张鲁汉中之战、刘备曹操汉中之战、诸葛亮北伐相关情节才比较合理。

以下为嘉靖本《演义》原文。

曹操张鲁汉中之战,从关中攻取阳平关方可入汉中——

1. 张鲁与弟张卫商议退敌之策。卫曰:“汉中最险,无如阳平关,左右依山傍林。下十余个寨栅,迎敌曹兵。兄在汉宁,尽拨粮草应付。”
2. 于是令夏侯渊、张郃分兵两路,各引轻骑三千,取小路抄阳平关后。曹操大军尽拔寨起。


刘备曹操汉中之战,从汉中将曹操逐出阳平关——

1. 张飞、魏延得严颜代守阆中,分兵杀来,先得了南郑。操心惊,奔阳平关而走。
2. 操令许褚引一千精兵,去阳平关路上护接粮车。当日,部粮官参拜褚曰:“若非将军至此,粮又不得到阳平矣。”将车上酒肉献与许褚,诸将共饮,不觉大醉。褚乘酒兴,催粮车行。押粮官曰:“前【褒州】之地,山势险恶,未可过去。”褚大怒曰:“吾有万夫之勇,岂惧他人哉!今夜乘着月色,正好使粮车行走。”许禇当先,横刀纵马,引军前进。二更以后,往【褒州】路上而来。


安居平五路情节,从关中出兵直取阳平关——

1. 然后命大将军曹真为大都督,提兵十万,由京兆径出阳平关取西川。
2. 曹真兵出阳平关,赵子龙拒住各处险道,果然“一将守关,万夫莫逾”。曹真屯兵于斜谷道,不能取胜而回。


曹丕伐吴情节,赵云兵出阳平关剑指长安——

忽流星马报道:“赵云引兵出阳平关,径取长安。”丕听得,大惊失色,便教回军,各自奔走。

失街亭情节,诸葛亮点出汉中咽喉(演义宇宙中阳平关,褒斜道,街亭都在一条路上)——

孔明曰:“今汝接应街亭,当阳平关冲要道路,总守汉中咽喉。此乃大都督之任也,何为安闲乎?汝勿以等闲视之,失吾大事。前锋破敌者,乃偏裨之将也。汝宜小心,以代吾权!”

姜维北伐情节,出阳平关伐魏——

蜀将军姜维起兵二十万,令廖化、张翼为左右先锋,夏侯霸为参谋,张嶷为都转运粮使,又出阳平关伐魏。


总之,按《演义》设定,斜谷道是长安、汉中之间的南北向大路,阳平关锁在斜谷道上。曹魏想南征,必须先攻打阳平关。西蜀方面想北伐,兵出阳平关也是正路。

如果按历史地图,阳平关和斜谷道根本无关,必须接受演义这一特殊设定,这些情节才能理解。而《三国志11》游戏中,将错就错地反映出了这一设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21-2-20 21:54:37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西平关在哪?

《演义》中提到西平关两次,一次是五路伐蜀,另一次是越吉元帅铁车兵。前一次时,陇右诸郡并不在蜀汉手中。后一次时,诸葛亮已经擒夏侯楙、降姜维,取得了陇右诸郡。在这两种情况下,羌人都能起大军打到西平关。

所以《演义》中西平关不可能如游戏《三国志10》设定的在今青海西宁,因为安居平五路时,那个地方不可能在蜀汉掌握之中。考虑到当时的蜀汉防务,这个西平关似乎在汉中盆地西端、即现实中的阳平关的位置(演义阳平关位于汉中盆地北大门),但诸葛亮说小关张对西平关地理不熟悉,需要马岱做向导,那只能再往西找。

值得注意的是越吉元帅的铁车兵,这个兵种的展开和作战,必然是在比较平坦的地形,根据这个线索,我们找到了位于徽成盆地的武都。



将西平关理解为这个位置,还有以下好处:

一、下辨就在此地,当初“张飞、马超各守一处隘口,马超取下辨,令吴兰为先锋”时马超守的隘口,很可能就是这个西平关。

却说张飞、马超各守一处隘口,马超取下辨,令吴兰为先锋……(中略)……吴兰曰:“任夔不听吾言,故有此败。”马超曰:“可紧守隘口,勿与交锋。一面申报主公,肯请进兵,退曹洪不迟。”

二、此地一度在马腾、韩遂势力控制中,符合马超、马岱熟悉此地且有威望的条件。

老臣先知西番国王轲比能,引兵犯西平关。臣料马超积祖西川人氏,素得羌胡之心,羌胡以超为神威天将军。臣已先遣一人星夜持飞檄,令马超紧守西平关,伏四路奇兵,每日交换,以兵抗之。
孔明曰:“汝二人要去,奈路途不熟。”遂唤马岱曰:“汝素知羌胡之性,久居彼处,可作乡导。”


三、此地正西就是羌人活动范围,无论西北方向的陇右诸郡姓曹还是姓刘,都不影响羌人攻打此地威胁川蜀。

四、此地距离斜谷口一百多公里,符合故事中数天赶到的情节(演义祁山位于斜谷口)。

兴、苞等引兵起程。行不数日,早遇番兵。

五、此地亦是羌人威胁关中的途径地点,与演义原文符合。

可遣使先去羌胡处通盟,然后出西平,近雍州。

六、武都郡是益州的西北大门,而西平郡未免太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21-2-22 09:45:19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演义祁山的位置

历史上诸葛亮的北伐,好几次与祁山没关系。《演义》作者为了凑“六出祁山”的梗,活生生把祁山移动到了渭南。只有这样,才能把诸葛亮的每次北伐都和祁山扯上点关系。

原文1:孔明曰:“祁山乃长安之首也,陇西诸郡倘有兵来,必经由此地;更兼前临渭滨,后靠斜谷,左出右入,可以伏兵,乃用武之所。吾故先取此地,得地利也。”
原文2:曹真引兵屯于祁山之西斜谷口,懿引军屯于祁山之东箕谷口。
原文3:从太白岭马道而出祁山甚便。(按:太白岭位于褒斜道)


非常明显,《演义》中的祁山,绝对不是历史上那个祁山,否则演义中的大量情节完全无法理解。我们必须尊重罗贯中作为一个小说作者的设定世界观的权力(比如他说虎牢关和沂水关是两个不同的关,那就是两个不同的关):《演义》中的祁山,在秦岭之北,渭水之南,斜谷口和箕谷口之间。距离现实中的褒斜路北口的眉县,应当距离不远。

《演义》中存在一条箕谷道,箕谷是箕谷道的北出口,而箕谷道位于斜谷道东侧,至于箕谷道的南端是有一个独立的南出口?还是和斜谷道在某个点交汇、共用阳平关这个南出口(《演义》中阳平关锁在褒斜道南出口上)?

子龙护送车仗人马,望汉中而去,沿途并无失遗。

这里赵云直接从箕谷道回到了汉中盆地,并未经过阳平关。所以演义中“箕谷道”应当在位置上和形状上与现实中的“傥骆道”极为相似。但傥骆道在演义中也是存在的:

化取子午谷,翼取骆谷,维自取斜谷,皆要出祁山之前取齐。

这个情节更证明了演义中的“祁山”绝不可能是现实中那个陇西祁山。

总结:在《演义》的架空地理中,斜谷道是汉中、关中间的重要通道,阳平关锁在其南出口,即褒谷口的位置,祁山位于其北出口,即斜谷口的东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21-4-1 11:18:43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天意,神力,与英雄意志

大人牵着孩子过斑马线,孩子有时任性,大人就要用力拽。

“过斑马线”就是“命运”,“孩子”就是“人”,“大人”就是“神仙”。

“天意难违”说的是结果,但在过程中,英雄会偶尔走向别的方向,有时还真走出那么几步,这时就需要神仙的力量把孩子拽回来,如果神仙不出手,命运说不定真会被改变。

所以帕特洛克罗斯的疯狂进攻被阿波罗连续四次出手击退。上方谷和七星灯,上天两次熄灭诸葛亮的“希望之火”。这种关键时刻,如果神仙不出手,就要出大问题了。

“改变命运”这种事如果发生,会影响到天界的秩序,所以神仙总是很有动力也很自觉地去维护天意,纠正英雄的强力行为。所以从结果看,天意最终都被实现了,但在过程中,孩子走偏了,大人强力拽回来的痕迹,也屡见不鲜。

这种情节,在我们阅读《三国演义》时,会称为“上天的金手指”,例如的卢马跳过檀溪、白龙马跳出土坑等,尽管这些情节中作者没有写神仙出手,但我们知道有神仙在幕后控制,从而导致了在物理世界中无法理解的现象。这些情节的转折突然、生硬、猝不及防,让读者觉得完全是为剧情需要而转向。

什么是天意?剧情需要就是天意。为什么剧情需要?因为历史事实不容转向。

我们时常会忘记《三国演义》作者是在戴着镣铐跳舞,当他舞到酣时,你看得如痴如醉,这时他突然动作变形,生生被拉向另一个方向,我们才会想起——他是被隐形的脚镣拉回来的。这让我们更加佩服,因为他的大部分动作如此丝滑,让我们都忘了枷锁的存在。

对演义中人物来说,他们的未来是存在可能性的,越是英雄豪杰,越相信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曹操砍梨树,孙坚发毒誓,刘备骑的卢,孙策说从没听过父亲信这些怪力乱神……但在知道三国历史的后世读者眼里,他们的结局是必然的。作者可以让太史慈晚死几年,但他不可能让太史慈率领东吴军队打回山东。这是《演义》的考究,也是《演义》中英雄豪杰的悲哀,他们就像那个充满活力的小孩子,总是乐观自信地走向偏离命运的方向,但是最终总会被大人粗暴地拉回来——他们知道这一点,甚至比我们这些读者更晚。

所以《演义》是悲剧,英雄豪杰们不信命运努力抗争,却最终在命运面前灰飞烟灭。《演义》的动人之处,却也正在于英雄豪杰们在命运面前的骄傲和顽强,他们表现出了人的尊严:你可以毁灭我,但我就是不服你。正因这样,他们死而不朽,永远被后人传颂。后人会记得那些在天意面前低下头颅选择保全自身的人吗?不。后人只会记得那些在命运面前不灰心、不放弃,用尽才华和勇武去征服和改变的人。是这些人,在我们对未来感到茫然无措时,给我们信心,让我们敢于依靠自己。

过斑马线时,有的孩子乖巧,有的孩子任性,让家长头疼的是后一种孩子,但多年之后,能与家长并肩而立的也是后一种孩子。刘关张死后成神,阿喀琉斯死后去了美丽岛,原来上天喜爱的,也是叛逆的孩子,是把自己的意志看得比天命更重的英雄。软弱的、庸碌的、识时务的人,也许会安全长寿地过一生,但他们死而速朽,没人会记得他们做了什么。但顽强的、拼搏的、与天争与人斗的人,他们的生命短暂而光辉,他们的名字在人类文化中永存。

所以我们会记住疯烈的帕特洛克罗斯、宁愿战死也不愿庸碌无为的阿喀琉斯、对雅典娜说“我不需要你的帮助”的埃阿斯,记住不信神仙的刘备、试图逆天延寿的诸葛亮、拔剑砍向“妖孽”的曹操和孙策,记住他们体现出的,人类的自尊和骄傲。



写在后面:

最近又读《荷马史诗》,发现很多方面和《演义》十分相像。尤其引起我注意的,是史诗中的命运观。

命运是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地方的人都会思考的问题。人是如此渺小,人生是如此短暂,人生经历是如此变幻无常,人的意志是如此薄弱和无力。人就会想,我的命运究竟由我还是由天,我的意志究竟是我的还是——只是我误以为它是我的?这个世界究竟是不是决定论的?

决定论的世界中没有随机,一切看似偶然的背后都是必然。阿开亚人的标枪没有打中特洛伊人,是因为雅典娜改变了它的方向。上方谷中突然下起大雨,是神仙要维护三国归晋的天意所趋。上帝不掷骰子。所以《三国演义》中的计谋无法效仿,因为它们过于武断地左一个“必”右一个“必”,没有分支,没有概率,没有数学期望,与我们生活中的策略思维大相径庭。

诸葛亮提前半年就给赵云一个红包,里面装着刘备逃出东吴的计策,这是他算到的,还是他开了天眼?他偷窥到的剧本,是否完整地写了他的一生?那他又为什么要做注定徒劳的尝试?

荷马史诗里,英雄们只是棋子,他们努力做得更好,让后人记住。三国演义里的英雄也以名垂竹帛作为理想,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或者并不接受天意的确定性。他们相信,命运是在自己的手里。

荷马史诗和三国演义,最初都是口头文学,经过不知多少代的吟游诗人、评书表演者的口口相传,最后在一位或几位天才的笔下凝固。它们都出现在各自民族逻辑思维尚未成型的时期,对这样的诗和故事,我们应当用情感和直觉去体验,像不识字的听众那样去接受。我们才会更知道,那个时候的人对天和人的理解,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古代人离开我们很久了,但这些重要的问题一直伴随着人类,这些问题无法得到确切的回答,因此它们会一直让人迷惑下去。作为渺小的个体,人是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的,也就总需要一个方便法门,或者是“不想”,或者是“去信”,如果选择“去信”,我们就需要支撑信仰的基石足够坚实、足够牢靠。

所以我们去读史诗,获取精神和力量。
回复 举报
2021-4-24 20:23:05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知乎答题:为什么朱然潘璋演义里夷陵之战跑龙套送人头?

因为夷陵之战前后是演义一大节点,即“曹刘关张之死”,从走麦城到白帝城,宣告着演义中第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黄金时代”的结束。

夷陵之战之前,程普黄盖蒋钦组团病亡在了张昭的台词里,夷陵之战之后,参与了战争的韩当周泰凌统悄无声息就消失了,老对手合肥的李典乐进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相比之下潘璋朱然的死算是给读者留下印象的了,其实连比他俩咖位高到不知哪里去的黄忠甘宁的死都只是战争的一部分,这一大段的情节的主题是曹刘关张及他们的战友的集体谢幕,时代翻篇了,消失是正常的,不消失是不正常的,多少有点遗老的味道了。

你没觉得张南、冯习被委以重任的时候就有“时代变了”的感觉吗?另一边,夏侯尚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大将了,在这之前的出场他还是被黄忠戏弄的半个丑角呢。总之我们有一种感觉,演义的设定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刘备不是“玄德”而是“汉中王”时开始,到他在叙述中被称为“先主”时更加明确。这不再是我们熟悉的浪漫的英雄故事,而进入到更现实的国力比拼。

在这之前的故事里,武将的个人能力举足轻重,华雄、吕布、颜良这种猛将一个人就是一座山,而当他们在武将对打中被击败或杀死,战局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要黄忠够强,夏侯德的十万大军就是草芥。张飞吊打张郃。关羽吊打曹仁。这些情节里我们根本不去计算士兵数量的多寡。现在赵云还在,但他能做的已经很少了。演义的世界观悄然从智谋最大、武将第二,变成了国力最大、智谋第二、武将第三。

为什么?因为作者准备写六出祁山了,只有世界观转为“国力最大、智谋第二”,才能在不减却诸葛亮的光芒的情况下,让他屡次无功而返,“人无泪,梦魂断,纵使英雄难违天”。但在这之前的故事里,不是这样的啊。袁绍多少人,曹操战而胜之。曹操多少人,周瑜战而胜之。刘备多少人,陆逊战而胜之。这些英雄的传说,只能发生在黄金的时代。关羽刀劈华雄颜良,即可以力挽狂澜。诸葛亮略用小计,夏侯惇曹仁就狼狈逃窜。

在黄金时代的故事里,谋士和武将都是明星,在他们的个人能力面前,兵力的差距不是问题。但到了白银时代,有这个本事的只有诸葛亮一人,而他也只能在局部范围内改变局势。天命沉甸甸地压下来,上方谷,七星灯,当天地不仁,连诸葛亮也只能是刍狗。诸葛亮死后的青铜时代,姜维就更悲惨了,诸葛亮能以个人能力在局部取得胜利,姜维连局部这个层面都败多胜少。个人的奋斗越来越不重要了,历史的进程不可扭转。

所以回来看,在黄金时代的末尾,是曹刘关张之死,伴随着的是黄忠甘宁之死,北方的夏侯惇曹仁贾诩之死,其后不久马超悄无声息地亡故,与这些巨星相比,朱然潘璋能留下个存在感已然不错,在这之后,他们这一级别的武将将越来越没有存在感。
回复 举报
2021-4-26 17:03:31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关羽的鬼魂为何不把孙权弄死?

因为孙权命中注定要做皇帝。

操还营自思:“孙权非等闲人物。红日之应,久后必为帝王。”

既然谈论鬼魂,就是默认接受了演义的原始世界观,而非“唯物主义视角”,那就必须承认演义中是有天意的。演义中一些人物命中注定会大富大贵,比如阿斗,要当几十年天子,当他身陷险境时天神会出手相助,赵云的马跳出土坑“红光紫雾从土坑中滚起”,此前马跃檀溪“玄德如云雾中起”,这都是天神干预的迹象。

甘夫人梦北斗入怀而孕育阿斗,吴太夫人梦红日入怀而孕育孙权,曹操也曾梦见孙权的红日异象,这都是皇帝的命,所以孙权是不可能早死的,即使关羽想把孙权弄死,也不可能实现。

那关羽想不想把孙权弄死呢?想。“吾生不能啖汝之肉”,这是食肉寝皮之恨。可惜天命难违,“死亦不能追汝之魂”,只得痛骂之,惊吓之,退而求其次地报复。

演义里曹操也受到了关羽的惊吓,此后“每夜合眼便见关公”,像极了“是夜,策见于吉数十番”。如果于吉算是孙策的死因之一,这里关羽也算曹操死因之一。之所以之一,是因为孙策的死因还有毒箭,曹操的死因还有树神,两人也都错过了华佗的医治,孙策是恰逢华佗外出,曹操则是因为多疑。

孙策的天命体现于吴太夫人梦月入怀,曹操只体现于狂风曾吹倒旗杆给他示警。两人都没有皇帝命。有皇帝命的是刘备、阿斗、孙权,另外曹丕则是托了老婆的福(甄氏降生前其母见仙人入房以王衣盖体,曹丕在邺城见到甄氏时见红光满目),甄氏有当皇后的命,所以曹丕才能在夺嫡之争中胜出,再想想曹植对甄氏的仰慕,也许他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走麦城不仅是刘关张的,也是作者和读者的千秋遗恨,所以关羽不依不饶,即使被普净点拨了也仍不罢休,不能亲自弄死孙权,又去托梦给刘备说“愿兄起兵,当雪弟恨”,希望刘备能替他报仇,但他没想到,这非但没能达到报复孙权的目的,反而把张飞和刘备推向了生命的尽头。天命难违,你越尝试去违,就会越被上天惩罚。这就是悲剧故事中人物的宿命。

但是God is a girl,上帝像女孩一样任性(糜竺章节里有上帝:我天使也,奉上帝赦,往烧汝家),你不老实她会惩罚你,但她最后又会眷顾你。刘关张死后都成为神,被上天在上方谷和七星帐屡次给以颜色的诸葛亮死后也成为神(钟会在定军山见到)。这是演义作者留下的光明的尾巴,他鼓励你努力奋斗,也许你会失败,但是你终会不朽。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演义的世界观不是无神论的,但有神论不代表就是糟粕,评价信仰好坏,是看它是否鼓励人在现实世界行善和努力奋斗。演义鼓励你这样,就算你做的事无意中违背了天意,你也只会在这个世界遭遇失败,在死后的世界你还是会得到福报。

好的文学作品给人以精神支撑。《三国演义》三观极正。
回复 举报
2021-5-6 12:23:13

主题

好友

610

积分

县令

”江东猛虎“孙坚

孙坚是吴郡人[1],以籍贯为称号被呼为“江东猛虎”[2],讨伐董卓前虽然人在荆州[3],但在江东有巨大的威望和影响力[4]。

得到玉玺后,忠于汉室[5]的长沙太守野心膨胀[6],回老家江东创业[7],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平定了江东[8]并独霸之[9]。

跨江攻击刘表[10](孙家一贯思路。孙策独霸江东后,亦跨江攻击黄祖。孙权更派遣吕蒙白衣渡江),中伏身死。

刚开始稳定的江东立刻陷入虚弱[11],孙策继承后也努力保持局面[12],但也许是太稚嫩[13],终于失去了父亲基业,投入袁术帐下[14]。

孙坚在江东的基础,是孙策后来能迅速扫平江东的原因之一。[15]

参考
^那人生得广额阔面,虎体熊腰。吴郡富春人也
^孙坚乃江东之猛虎,若打破洛阳,杀了董卓,正是除狼而得虎也
^赵忠差人以孙坚为长沙太守,讨区星。不五十日报捷,江夏平复
^此人身长八尺,英雄双全,横跨三江,威服六郡
^坚叹曰:“帝星不明,贼臣乱国,万民涂炭,京城一空!”言讫,泪下如雨
^今天授主公,必有登九五之分。
^程普曰:“……此处不可久留,宜速回江东,别图大事。”坚曰:“吾足知此宝,正于汝合。”
^江东方始稍宁,以一小恨而起重兵,非所宜也。(孙静语)
^(孙策)思父如此英雄,独霸江东,今日到我,十不及一,忽放声而哭
^蒯良曰:“不必忧虑。可令黄祖部领江夏之兵为前驱,主公率荆、襄之众作援。坚跨江涉湖而来,安能耀武扬威乎?”
^蒯良出曰:“方今孙坚已丧,江东无主。坚子皆幼,不能历事。可乘此虚弱之时,火速进兵,江东一鼓可得也。……“
^招贤纳士,屈己待人,因此四方有才德者,渐渐投之。
^答曰:“十七岁。”卓曰:“何足道哉!”
^原来孙策自父丧之后,居江南,礼贤下士;后因陶谦与策母舅丹阳守吴景不和,策乃移母并家属居于曲河,自投袁术。
^操又笑曰:“孙策借父之名,黄口孺子,非英雄也。”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11-28 15:53 , Processed in 0.0622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