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80|回复: 3

[原创] 略說漢末的寒門

[复制链接]
2020-4-27 15:47:55

主题

好友

2400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在某乎有人沿用前賢的研究成果,問曹操算不算是「漢末寒門」代表,以區區所知,略說如下:

把三國與寒門、世族,這些品級術語首先連系起來的,應當是陳寅恪先生。以當時的學術環境,估計是以南北朝的社會狀況,向前推導出來。以南北朝視之,曹操的家庭背景,自是所謂的寒門。

但查先秦兩漢的著作,「寒門」乃一地理名詞,除此以外,別無其他...

以「寒門」一詞形容個人家庭背景的,應當首見於《三國志》的「裴注」之內,而且只有兩例,即《益部耆舊雜記》的張任,和《江表傳》的周泰。此兩書,應當都是南北朝時候的產物。可見在漢代,「寒門」一詞並不是在社會上普遍的流通語,應當是「九品制」盛行以後,社會上的約定俗成。在東漢,相當於「寒門」的名詞,是「單家」,三國裡最著名的是徐庶。

若推而廣之,把「寒門」相近的詞也考慮在內,約可得出這個詞的產生時序:王粲《英雄記》說丁原為「寒戶」,然後到魚豢的《魏略》說張既「門寒」,並且與「單家」並提,再然後就是《江表傳》,與《益部耆舊雜記》的「寒門」,在《益部耆舊雜記》中再發現說何祗「寒貧」。從這一系列的記載,可見「寒門」此語大低所指,與南北朝所說的「寒門」,內容上已經有所差別。

「寒門」既非漢末常用語,那自然就無法界定「漢末寒門」的定義...如果,把問題集中在九品初成的階段,曹操又算不算「寒門」呢?不妨把焦點放在僅有的兩個例子,即張任與周泰。他們共通的特點是勇武,家族背景不單沒有官員,甚至連郡縣吏的背景也沒有(當然也可能是失載,只能從既有的材料判斷)。而漢末三國是一個重視「士名」的年代,他倆顯然也沒這方面的本錢。以此推敲,他們並不是「豪強」的身份。可見漢末的寒門定性,是一無士名,二無鄉黨;那曹操與寒門,自是風馬牛不相及...

當然任何人都有他們的時代局限,而我們都是站在他們肩上,才能看得更遠...所以,對前賢一些開創性觀點上的偏差,區區以為不必深責。

粵蠻
2020年4月

這本來是發在知乎的答客問,後與成剛討論後略作補充,今稍作改寫重發
回复 举报
2020-6-18 09:30:17

主题

好友

2120

积分

东山高士

本帖最后由 凌云雕龙 于 2020-6-18 09:35 编辑

简答
  
  转贴旧帖,或有关键词难发。
  
  
  
  《关于曹操是否出身寒门刍议》
  
  与其谈理论,不如讲实际。
  
  曹操是否寒门出身?曹操本人是丞相,后来称孤、称王,其门一点都不寒。如果问的是上一代,指其父曹嵩其人是否清寒?但是曹嵩官至三公太尉,曹操怎么说也是三公之子。若再问再上一代,其祖父曹腾任官中常侍大长秋,秩二千石,曹操算是高官之孙。而且曹家祖孙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身分,三人皆袭爵费亭侯,白话一点,曹腾为费亭侯、曹嵩亦为费亭侯、曹操也是费亭侯。想想看飞将军李广以终身不得封侯为憾,曹操可是累世袭侯,早已是诸侯阶级。
  
  比较一下同代:曹操若一世三公(按其父曹嵩为太尉,计一人)、曹丕则二世三公(按其父曹操为丞相、其祖曹嵩为太尉,计二人)。袁安为司徒,其子袁敞为司空,其孙袁汤为太尉,其曾孙袁逢为司空以及袁隗为太傅,四世五人皆居三公高位,故后来人称「四世三公」或「四世五公」。如果汉献帝策封袁绍为太尉时曾接受的话,袁绍的儿子在家世纪录上可再累积为「五世三公」。杨震历任司徒、太尉,其子杨秉官至太尉,其孙杨彪历任司空、司徒、太尉,其曾孙杨赐历任司空、司徒、太尉,四世四人皆居三公高位。因此到了杨修,因其祖先屡任三公,亦可称之「四世三公」,可惜杨修只任丞相主簿后而死,其子其孙的家世纪录仍然保持「四世三公」。还有周景为太尉,其从孙周异为洛阳令,因此周瑜的家世曾出了「一世三公」,惟周瑜本人最高官拜南郡太守(秩二千石)。
  
  寒门指的是地位,不包括贫富。例如张既虽然上一代家门甚寒,但是张既这一代其家富有,「常畜好刀笔及版奏,伺诸大吏有乏者辄给与。」指的是常向长官捐赠文具用品,不是土豪还作不到。如果要用现在的语言诠释,寒门也算「地主阶级」,毕竟不独豪门有门,纵观寒门也有门。周泰不管上一代是否寒门,至他这代已是官至汉中太守、奋威将军,封陵阳侯。张任也一样,虽上一代「家世寒门」,但至他这代却能「仕州为从事」,后率军战败被刘备所破。宋武帝刘裕「起自布衣」、齐高帝萧道成「吾本布衣」、陈武帝陈霸先「其本甚微」,这些人皆被南朝当代视为「寒门」。
  
  不禁令人想到那个自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人,如果按此标准,恐怕也是家世寒门。略过少年时南阳的农地不算,死后「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纵使是现在,舍弃桑八百株的面积先不算,若以一公顷为一万平方米(相当一个足球场,长百米、宽百米。)计算,他家薄田十五顷有十五个足球场,这家寒门的土地也太大了。
  
  事实上两汉更多豪右闾左,但察举征辟并无标准,全凭人为喜恶或月旦评主观之见,直到曹魏九品官人法才把谱牒家世等「簿世」纳入考虑,直到科举取士为止。因为「地主的儿子是地主,贫农的儿子是贫农」,在由父母过去决定儿女未来的世袭时代才有意义,一但曹操能青于蓝、更胜于蓝,是否「赘阉遗丑」出身或是寒门家世,那都不重要。而一个立志成为「汉故征西将军曹侯」的人,后来称孤、称王,就差没称帝了,可见听其言不如观其行。豪门固是富有的门阀,寒门难道不能是门阀吗?同是地主阶级,大地主与小地主差别很大吗?
  
  除非汲汲于阶 级 斗 争分类黑红之际,过于计较门阀其豪寒几何,否则曹操本人的现在,远比其父、其祖的过去,要来得重要。
  
回复 举报
2020-6-18 16:07:31

主题

好友

1026

积分

太守

凌云雕龙 发表于 2020-6-18 09:30
简答
  
  转贴旧帖,或有关键词难发。

凌云姐也回来了呢。欢迎一下~
回复 举报
2020-6-22 18:45:57

主题

好友

2400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凌云雕龙 发表于 2020-6-18 09:30
简答
  
  转贴旧帖,或有关键词难发。

故舊重臨,蓬蓽生輝,歡迎

曹操於漢末那個環境,他的家境算不算寒門,我們相信是有共職的,就略過不論

漢末重品提名節,曹騰、曹嵩兩代,一個是常侍,一個是來路不明的養子,雖然後來官至三公,但這個家勢,恐怕很難融入主流的士人社會...說來曹操年輕的時代,也刻意與宦官的背景做切割,無論是洛陽北部尉還是濟南相任內,施政方針也是走漢末儒門重刑嚴罰的方向。

到戰亂時勢,本來就是刀口謀生取功名的年代,有能力兼懂得「發財立品」的,可以福蔭延綿;反之,一、兩代後宗毁名滅的所在多數...

至於那位「薄田十五頃」的仁兄,漢代常法,普通人也有一個足球場的土地,那麼一國之相,十五個足球場也就真的很少了。換轉他朝時空,你想知道他家有多少個足球場,恐怕也是連坐棄市的罪名...

又,漢代常法,郡縣大吏,多是當地豪強,小吏即使貧寒,也總叫能書會讀。《二年律》還記了要當個小史,得會幾千個字,說來,我們今天的常用字也不過三數千個...那麼能讓孩童學習幾千個字,家境到底能有多苦貧?當然,也有鑿壁偷光的典故...但到了《吳簡》,郡縣吏似乎也有農奴化的蹟像(《走马楼吴简经济文书研究》 蒋福亚)

看來古今社會,都是走向貧富兩極的方向...古來無新事...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7-7 17:53 , Processed in 0.06475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