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79|回复: 8

天命?人事?——演义中的预兆类情节小析

[复制链接]
2020-4-14 13:07:52

主题

好友

592

积分

县令

《三国演义》中含有许多神秘元素,从小说开头的汉室将亡的不祥异象、张角兄弟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妖术,到小说最后的诸葛亮对【二士争衡】的跨时代预言、姜维冲杀时突然的心痛,贯穿了整部小说的始终。这一部包含了史实和虚构、主要讲英雄事迹的小说,因为这些神秘元素的存在,而有了几分奇幻的色彩。

上周和捣兄在群里讨论,捣兄提到了释梦、相面、占卜、预言四大类情节,这四类情节无疑有着显著的共同点,即它们都有着预兆的意味,演义中的这类预兆,基本都被后面的情节所印证了,这也反映出演义世界中的【天人合一】的强烈规律。细想这些情节,在相似中有包含有一定的差异,本文就针对这些情节,进行一点粗略的分析。

演义中的预兆情节,一般都包含以下几个因素:

1. 异相(包含了谶语、梦境、星相、卦象、奇怪的长相、异常的自然现象或人类活动等)
2. 当事人(可能对异相有所察觉,也可能对异相并未察觉)
3. 解释人(可能解释正确,也可能解释错误;可能对当事人说真话,也可能说假话,还可能不说)
4. 当事人对解释的反应(可能信以为真,也可能不以为然)
5. 后续情节对异相的印证

一、谶语

演义中最著名的谶语,大概是【三八纵横,黄猪遇虎;定军之南,伤折一股】,管辂准确地预言了建安二十四年已亥正月定军山之南山发生的黄忠馘斩夏侯渊事件,这一谶语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俱全,体现出了神卜管辂的强大能力,同一回中,还记叙了许多次管辂的占卜事迹。在管辂的占卜中,【异相】是其卜出的卦象,【当事人】即为请他占卜的主顾,【解释人】是管辂自己,他会根据卦象给出一个谶语,这个谶语实际成为了第二层的【异相】,对这个谶语,管辂可能会把它解释成当事人能听懂的白话,也可能不予解释而宣称【茫茫天数,不可预知】,因为管辂的占卜有着大量的成功案例和百分之百的准确率,求卦者对他的解释(如果他愿意解释成白话)往往会深信不疑,曹操因此对【来春许都火灾】有了一定准备,而不知天高地厚的何晏、邓飏二人则难逃死于非命的下场。

另一个著名的谶语,是【千里草,何青青!十日下,犹不生】,这是典型的童谣式谶语,当事人董卓注意到了这一童谣,但他没有能力做出解释,于是询问他身边的李肃,从情节上看,李肃准确地领会了这一童谣的含义(董卓将死),但他本来就是刺杀董卓的参与者之一,所以故意欺骗当事人董卓说【亦只是言刘氏灭、董氏兴之意】,董卓对这一解释、及李肃对该情节中一系列异相的解释均信以为真,结果是董卓被李肃哄骗着到了殿门,被吕布一戟刺死。

另一个童谣式谶语是在庞统死后的赞诗处提及,【一凤并一龙,相将到蜀中。才到半路里,凤死落坡东。风送雨,雨随风,隆汉兴时蜀道通,蜀道通时只有龙】,这一童谣据说是【先时东南有童谣】,但从情节上看,当事人庞统、诸葛亮均未听过这一童谣,演义作者把这首童谣的解释任务交给了咱们读者,这首童谣过于浅显易懂,读者自然没有解释错误的可能。

与之类似的一个谶语来自紫虚上人,【左龙右凤,飞入西川。雏凤堕地,卧龙升天。一得一失,天数如然。宜归正道,勿丧九泉】,内容与上述童谣几乎完全一样,形式上则与【三八纵横】相似,但这里紫虚上人并未卜卦,而是直接拿纸笔就写。

演义中出现的最后一个谶语出现在石碣上,【二火初兴,有人越此。二士争衡,不久自死】,这个谶语与前述第一个谶语极其相似,均在短短十六个字中包含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而预言的时间跨度,比管辂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谶语无疑出自演义中最神奇的人物诸葛亮,从形式上看可能与管辂一样是在占卜之后写下的,也可能是与紫虚上人一样直接得到谶语。从诸葛亮安排过的一千守军看,他无疑是正确地解释了这一谶语,但天命难违,这一千守军被阿斗撤掉,致使邓艾成其大功。至于邓艾看到这一谶语后有没有做出正确的解读,从情节上看似乎只读懂了前八个字——已经发生的事件。

总结,演义中出现的谶语,无论是占卜者根据卦象说出的谶语,还是历史悠久的童谣式谶语,均有着极强的应验率。听到谶语的当事人,对谶语将会应验也从不怀疑,只是他们受到自己的水平限制,可能被不怀好意的解释者欺骗。

二、梦境

演义中的梦境很多,其中一部分是吉梦,如某庄主梦见两红日坠于庄后(少帝、献帝)、孙策梦见光武(扫平江东)、赵云的内容不详的佳梦(遇见刘备)、甄母梦见仙人(生甄皇后)、甘夫人梦吞北斗(生后主刘禅)、吴夫人梦日月入怀(生孙策、孙权)、孙休梦乘龙上天(即位),这些吉梦,涉及的当事人都是做梦者本人或其至亲,后续情节也印证了梦中的美好意象。

也有个别梦境吉凶各半或难说吉凶,如曹操梦两轮红日(自己与孙权均是大贵之人),邓艾梦山泉(伐蜀成功但不得善终)。

更多的梦境是不祥的凶梦,如董卓梦龙(即将被杀)、马超梦群虎来咬(马腾被杀)、刘备梦神人击其右臂(庞统之死)、关羽梦黑猪来咬(丢荆州走麦城)、王甫刘备梦关羽鬼魂(关羽之死)、曹操梦三马同槽(曹魏江山被司马父子篡夺)、魏延梦头上长角(即将被杀)、阿斗梦锦屏山崩(诸葛亮之死)、钟会梦群蛇来咬(即将被杀),这些梦都有一定不祥意味,大部分当事人感到了不祥,少部分当事人被解释人诱导地当成吉梦来理解,其中有的人是出于善意(董卓对自己、关平对关羽),有的则是出于恶意(赵直对魏延,姜维对钟会),最终这些梦境都应验为对做梦者本人、或与其极其紧密的人物(至亲、后代、膀臂、相父)的极其糟糕的事件,大部分是死亡。

总结:在演义中如果梦见了太阳月亮,那往往是好事;如果梦见了动物尤其是动物咬什么,那往往是坏事;至于梦见神人,那就要看梦里的神人是帮你,还是打你了。

三、星相

演义中最有代表性的星相,无疑是流星,一旦出现巨星坠地的情况,或者该巨星摇摇欲坠,则百分之百意味着——人间的某位大人物已经故去了(如周瑜、鲁肃、关羽、张飞、诸葛亮),或者危在旦夕(蒯良看孙坚,诸葛亮、庞统看庞统,诸葛亮、司马懿看诸葛亮,司马懿看公孙渊)。

除了代表具体人物的星落现象外,星象还透露出某个势力的前景,如孙坚、王允、王立看到汉室的衰微,殷馗看到曹操的崛起,曹操在南征前看到南方旺气粲然(刘备、孙权),谯周多次预测到己方前景黯淡(刘璋、诸葛亮、姜维、刘禅)。

最后,星相还可以意味着某地人才的聚集,如殷馗看到颖川多才,孔明看到吴地多士。

总结:演义中的星相,与前一节【梦境】中梦到日月的部分,有着强烈的天命的意味,观星人只要看到这些天象,基本都能做出正确的解释,相比起谶语,星相的解释要简单得多,如果得出的解释对自己不利,有的人会尝试用善言解之(如庞统说恶象对应的是泠苞,荀攸对曹操说南征前途乐观),有的人会尝试逆天改命(诸葛亮),遗憾的是,他们都失败了。

四、卦象

演义中出现过很多次占卜情节,有的人占卜后会念一串谶语,如管辂,这种情况本文中归到谶语部分,也有从卦象直接做出通俗解释的,如徐氏卜孙翊大凶,简雍卜曹军将到,孔明卜长沙以得,孔明卜孙氏可娶,吕范卜关羽将遁,孔明卜赵云之死。

这些占卜,有的是因另一个异相引起(简雍因飞沙而卜曹军,孔明因飞鸦而卜长沙,孔明因大风吹断松树而卜赵云之死),其他的则是卜一个具体事件的吉凶,后一种中还有一个特殊事例,即刘备孙权砍石头事件。

刘备和孙权砍石头事件中,两人都在心里默默念着一件大事,然后挥剑砍石,这显然也是【卜吉凶】的一种,因为两人没有阴阳法术,只能用这种简化的方法。也许是因为两人天命所归,这种简化的方法竟也得出了正确的结果,只是两人对卜得的吉利结果都不大有信心的样子。

总结:占卜是一项专业技能,非重要人物徐氏、简雍、吕范只要掌握了,也可以进行操作,同时水平更高的管辂、诸葛亮有着更多的成功案例,且似乎可预测的时间跨度更长,预测到的事件也更精准。不拥有这种技能的人物刘备、孙权,在特定情节中也用简化的方法卜得了吉凶。无论是专业方法还是简化方法,占卜的结果都从不落空。

五、奇怪的长相

说到演义的相面,最著名的无疑是孔明相魏延,一个反骨说奠定了魏延此生的悲剧,因为这篇文章是因这段公案而起,此处从略。

第二著名的,大概就是蒯越等人相马了,蒯越、徐庶都准确地认出了其为的卢马且有妨主的特性,但的卢后来虽有妨主事实,更有救主事实,与前述几种百发百中的预兆相比,相面之术在演义中的准确率较低。

六、异常的自然现象

演义中从第一章开始就出现过许多种异常的自然现象,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另一种出现较多的自然现象是风吹旗断,包括孙坚旗被吹断(预言孙坚之死),曹操旗被吹断(预言刘备劫寨),曹操旗又被吹断(预言赤壁失败),刘备旗被吹断(预言庞统之死),恰好是曹刘孙三家皆有,可见风吹旗断是主角专享的预警,我们似乎也可以相信,如果孙坚、刘备(其实是庞统)不那么托大,他们可以因警惕而躲过劫难,毕竟曹操躲过一次。

与谶语、星相的铁一样的判定相比,自然现象似乎有一定的商量余地。

七、特殊的人类活动

演义中很多人物在遭遇不幸之前有过心惊的预兆,如董卓之母(将死),张飞(将死),刘备(感应到张飞之死),这类心惊,我认为与自然现象相似,当事人与天意有一定的商量余地,如果他们(董卓之母、张飞)能正确地解读预警,并做出反应,他们也许能躲过死亡的灾祸。

也有别人的异常举动预示着当事人灾祸的,如董卓看到的手执长竿(上有写着【吕】字的布)的道人,刘备伐吴前访问的李意做出的画画又扯碎的行为,这些在本质上类似于谶语。

还有当事人无心的言语或行为,事后看可以按谶语解读的,如刘备年幼时说的【我为天子】,关羽接印时说的【除死方休】,曹操传令时说的【鸡肋】,关羽解读于禁说的【鱼入罾口】,庞统看到落凤坡说的【不利于吾】,这些言语,有谶语的性质,同时也是人物正常活动的一部分,这是商量余地最大的一种谶语,成真了它们就是谶语,不成真它们就只是正常情节。

另外还有许多情节中人物做出了预言并且成真,但那些预言与神秘主义无关,完全是书中智者的聪明才智、知己知彼、料敌机先的表现,典型的如郭嘉预测孙策之死、孔明制定让赵云迎接自己的时间等,虽然神奇,但是无疑当理解为预测者的智慧,而非法术。

八、天命?人事?

以上粗略地分析了书中的七大类异相,行文仓促,记忆有限,查阅到的内容也有限,想必还有相当部分遗漏的,欢迎朋友们补充。

从异相的分类及实现强度看,谶语、梦境、星相、卦象大概属于前一类,而长相、自然现象、人类活动则属于后一类。前一类的异相,有着上天注定必然成真的性质,当事人如果听到了不利的解读,除了不信、自欺,并没有别的办法。后一类的异相,则有着更大的商量余地,这其间的地带就是英雄【尽人力,听天命】的施展空间。

用天命论的视角解读演义,常常会给人灰心的感觉,如果一切事件上天都早有安排,那一个人是英雄或狗熊和他自己还有什么关系,就像我们不会谴责杀夫娶母的俄狄浦斯王一样,决定论世界中的人,他的行为不是从自由意志而来,那我们就不该对他们做价值评判,这与精神病人伤害别人可以免责,有着理论上的同一性。

我们读演义的人,没有一个不热爱演义中的英雄们,就像毛阿敏在《历史的天空》中唱的那样,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演义中多次出现的英雄概念,是必须德才兼备,还是只要有才即可,这里且不分辨。只要我们同意演义中有英雄,我们就无疑同意了演义主角们有自由意志,也就是同意了演义中的天命并未笼罩一切。

所以,我们在同意演义中确实存在天命设定的同时,必须将天命的解释范围谨慎地限制在最小状态,而将更大的天地,留给演义中的客观物质世界,和英雄人物出于主观能动性的行为,只有这样,演义整体的慷慨、潇洒、重情重义的精神气质才得以可能。

所以,本文对演义中的宿命论情节做了一些简单的分析,笔者认为,演义中的一切宿命情节——尤其是决定性较弱的后三种——都可以从天命和人事两个方面解读。例如董卓之死,天命中董卓自然必死,但王允设计、吕布执行这一块,无疑当理解为故事中人物的自发行为,如果王允、貂蝉的行为都要归因到天命,那这本演义读着就太沮丧了,而王允、貂蝉的努力,无疑是董卓之死的现实层面的根本原因。董卓之死既有【天命因】也有【人事因】,其他事件例如关羽之死、张飞之死、诸葛亮之死也是一样,这两个原因中,任何一个的存在都不能否定另一个(即不能因为某个事件是上天注定,就认为其没有在物质世界中的原因),至于这种【双重因果律】何以可能,尤其是天命因何以可能,我不知道,可能是属于康德所谓【物自体界】的问题,只能归于作者设定,用维特根斯坦的话说:

凡是不可以说的,必须保持沉默。

所以,我们必须,也只能,探究【人事因】这一块。比如姜维最后努力的失败,是因为大势已去,虽然他的失败是天命,但这不影响【大势已去】事实与【姜维之死】事件的因果关系的牢固性。对其它一切类似情节的分析,也都应遵循这一原则。






行文匆匆,未经修饰,欢迎大佬来砸,谨抛砖引玉。

雪天。
回复 举报
2020-4-14 13:29:3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在大天命前,小天命自动退避。

比如的卢,因为天命刘备得做西川主,所以的卢反而成了刘备的助力。
而天狗流星坠落的大天命下,的卢马上本色出演。
回复 举报
2020-4-14 13:44:30

主题

好友

1031

积分

太守

不管哪种天命,占卜,都只是路口而已。走哪边是行人自己选择的。只不过某种性格的人,大概率选择走某一边。比如走麦城的时候,王甫跟关羽说小路恐有埋伏,大路安全。而关羽说他不怕埋伏,结果被擒。这就是性格决定命运。占卜,箴言,梦境就能够通过解析这点预知结果
回复 举报
2020-4-14 14:13:33

主题

好友

4387

积分

司隶校尉

首先,我不认为如果是书里已经很明显的表示出这是预兆,而非靠智慧的预测的话,当事人有避开的可能。董卓和庞统是最明显的例子。
董卓那里一天多的时间里预兆我数了一下,六次。最终被蒙蔽固然可以解释为本心希望这些为吉兆,但董卓毕竟不是蠢人,这六次预兆里董卓出声问了五次,显然本能的觉得不对。如果真的相信这是吉兆的话,问一次就够,后面又何必再问?理解为天意就是要让你糊涂更合理些。
庞统那里就更明显,庞统和诸葛是齐名的,算阴阳的本事理应比诸葛差不了太多。这么明显的预兆忽略,不是天意强行降智很难解释。
的卢那里显然也不是例外,因为妨主是先发生的,至于补救,显然不是的卢本身的能力——“瑁与堵将曰:“是何神助也?”。这就和孙权刘备断石一般,如果算自身的能力,这俩武力值也爆表了。这就是的卢妨主之后,历史进行不下去了,天意强行插手用超自然能力解套,就像老管说的,大天命压小天命。

再回到群里讨论的魏延话题,魏延刚加入刘备军的时候诸葛亮就指出他有反骨,但他有做什么逆天改命吗?没有!!既没有因为自身有反骨而严格的要求自己警惕自己,也没有想到诸葛对自己肯定有成见,预先留下或叛或自保的后手。
看看他一直到诸葛死前的轨迹,该打打该怂怂该争功争功该英勇英勇,大嘴巴想喷就喷不顾忌,要甩锅也不犹豫。反骨的指控对他来说似乎不存在一般,这正常吗?
因为反骨是魏延的命运而非标签,魏延刚投刘备时是一点都没有这个心思,多半确实是为了刘备这个人去的心思,自然觉得自己忠心耿耿,加上也未必真切认识到诸葛有多牛,所谓反骨,荒唐至极。但后来呢,随着共事的时间增长,魏延已经知道诸葛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但诸葛反骨的断语他怎么就忘了呢?甚至被烧他都没有怀疑是诸葛下的手——因为天意让他忘了!!

其次,我认为不是从天命论的视角读演义的问题,而是天命论本身就是演义的设定,不止演义,四大名著还有封神还有东周列国,说唐说岳什么的这种宿命论的设定多少都有。雪天兄认为读起来有灰心的感觉,我认同。但这是雪天兄的认知和欣赏水准阅读习惯相对于作者那个时代的进步,而不能强求作者在当时那个时代有多少逆天改命的想法。

回复 举报
2020-4-14 18:43:50

主题

好友

592

积分

县令

管公说的大天命与小天命,让我想到主帖中没收录的一类典型情节,那就是演义中的誓言。

演义中的誓言,大概可分为两种。

一种是【誓师】的意味,以宣誓的形式,表达自己克敌的决心,来提高士气。这种誓言,有相当大的部分最终没能实现,而宣誓者也并未受到上天的惩罚。毕竟战斗的胜负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是一个人说自己一定要赢,他就能赢了的,这种对【希望某事成真】的誓言,老天一般不太在意。

例:

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曹操)

吾誓取许昌,以迎汉帝!(孙策)

汝等各回本州,大起人马,誓与曹贼以决雌雄!(袁绍)

吾今晚不到新野,誓不罢兵!(夏侯惇)

今与老贼,誓不两立!(孙权)

你道我取不得西川,吾誓取之!(周瑜)

吾宁死于此地,誓灭马贼而回!(夏侯渊)

我捉你不得,誓不上关!(张飞)

我胜你不得,誓不回寨!(马超)

吾不能灭汝,誓不回都,除死方止!(曹操)

吾若不生擒诸葛亮,誓不回见天子!(夏侯楙)

汝(孔明)若能胜之,吾誓不为大将!(司马懿)

今番若不扫清奸党,恢复中原,誓不见陛下也!(诸葛亮)

累中此人(邓艾)之计,誓必报恨以雪前耻也!(姜维)


当然,上述这些发誓的人物,除了夏侯楙确实躲起来没回去见天子外,基本都「真香」了……

另外一种,则是以【发誓】的方式给自己打道德保票,其形式为【诅咒没做到某件事的自己】,其中提到的某件事,往往是在伦理中应尽的道德义务。对这一类发誓,书中人物十分看重,例如在孙坚发誓【吾若果得玉玺,不将与汝,令吾不得善终,死于刀箭之下】后,诸侯们即十分相信孙坚地说【文台如此说誓,想必无宝】。这种发誓更多地表现在忠臣们相约谋杀权臣之时,因为权臣掌握的暴力力量远在忠臣们之上,忠臣们为了相互信任,不得不以赌咒的方式加强自己的可信度。

如针对董卓的:

王允曰:“孟德果有是心,汉天下甚幸!”操遂言誓于允前。

布随下拜曰:“布意已决,司徒勿疑。”允曰:“但恐事又不成,反招大祸。”布拔带刀,刺臂出血为誓。

肃曰:“吾亦要除老贼久矣,恨无爪牙。今天赐也!”遂折箭为誓。


针对李傕郭汜的:

承曰:“陛下免忧。臣与杨将军誓斩二贼,以靖天下。”


针对曹操的:

硕曰:“若有协助者,吾誓杀此贼!”

腾曰:“吾等誓死不负所约!”

平遂咬下一指,以为盟誓。

吾父黄琬死于李傕、郭汜之难,是吾心切齿之仇,誓诛反国之贼!(黄奎)

五人对天说誓,歃血拜盟(耿纪、韦晃、金祎、吉邈、吉穆)


针对司马氏的:

俭大喜,即时遂酹酒为誓。(毌丘俭、文钦)


以上的誓言,发誓主人都极有诚意,虽然谋杀权臣是成功率极低的事业,但他们没有一个背誓的。

我比较关注的三个案例,是前述孙坚宣称无玉玺之誓,及以下几个:

玄德答曰:“孤穷刘备久欲投门下,奈何机缘未遇。今为曹操所攻,妻子俱陷,想将军容纳四方之士,故不避羞惭,敬来相投。望乞收录,誓当补报!”

约会破刘,共分疆土,誓不相侵。(曹操给孙权信)

权取金鈚箭一枝,折之为誓曰:“朕,吴国之君,若负前盟,绝灭子孙!”

吾与蒋济指洛水为誓,只因兵权之事,别无他故。(司马懿)


这些发誓的主人公中包括曹操、刘备、孙坚、孙权、司马懿。其中曹操、刘备、司马懿都有背誓之举,却安然无恙,而孙坚的背誓却无情地实现在自己的身上了,至于孙权,也许是知道父亲的事迹,也许是现实的考虑,在发誓之后,确实不曾有过背誓的行为。

为何曹操、刘备、司马懿都平安无事,只有孙坚应了誓言?我想,这只能从天命上来解释了。曹操、司马懿虽自身并未称帝,但无疑是天命所归之人,两人一生均有过多次死里逃生的事迹,刘备就更是了,而孙坚,虽然在「被追封」层面有相似性,但也许是吴国的天命不强,也许是因为他与孙权之间还隔了个孙策,所以上天对他并未足够眷顾。又或许,是他私藏玉玺的行为过于逆天,而诅咒发誓的强度又过于严重,所以他身上那一点点天命,没能保护自己逃过应誓的命运?

感叹一句,孙氏父子真是顶天立地的强人,孙坚明知亏心而发誓还发誓得那么狠,有老爹的例子在先的孙权仍旧不改把话说绝的传统,全然不像曹刘司马那样语焉不详,孙坚孙权父子俩之间,还有个绝不信神仙与之硬刚到死的孙策。在演义的故事里,孙氏父子也许显得不智,但在现在的价值观看,他们身上有着显著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可贵精神,千载之后,不禁令人赞叹。

最后,整部演义最感人的誓言,自然是刘关张桃园结义誓同生死的誓言。

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结为兄弟,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这一拜,忠肝义胆,患难相随誓不分开。

这一拜,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刘关张兄弟的事迹,这里就不多说了,他们的名字,早已成为了义气的代名词。
回复 举报
2020-4-14 18:54:04

主题

好友

7040

积分

东山高士

雪天威武

总结得很好,我没什么好说的

捣兄的观点我也基本赞同。

谶语、梦境、星相、卦象这些,作者都不是无的放矢,目的性很强,基本一说一个准,最后都灵验了。这些都属于超自然的现象,但作者站在上帝的视角,预言最后都成了一语成谶。

以今天的眼光看,虽然不科学,但只能恒信。不信也改变不了什么,不是吗?
回复 举报
2020-4-15 08:01:50

主题

好友

4387

积分

司隶校尉

辂曰:“邓飏行步,筋不束骨,脉不制肉,起立倾倚,若无手足,此为‘鬼躁’之相。何晏视候,魂不守宅,血不华色,精爽烟浮,容若槁木:此为‘鬼幽’之相。二人皆非遐福之相也,早晚粉骨碎身,累及三族,何足畏也!”其舅大骂辂为狂子而去。

这俩也应该归入相面的范畴吧
回复 举报
2020-4-16 09:36:12

主题

好友

14

积分

布衣

承认演义中有预兆类情节,但是怎么理解的权力归每一位读者。

你可以认为这些预兆类情节是超自然能力,也可以尽量唯物的科学的去解释他们,比较简单的一个解释,就是幸存者偏差。

举个例子,人每天都会做梦,如果有印象深刻的就会记得,所以演义人物可能经常和家人聊起昨夜的梦,如果后来没发生什么,聊过也就算了;如果后来发生了什么大事,没准就会对昨夜的梦琢磨了又琢磨。

再举一例,董卓是大人物,可能每天上班时,都有无数人在路边做各种行为艺术,如果这天正常上下班,没人会关心路上的行为艺术是啥。只有哪天出大事了,这天路上遇到的才会有人关注,然后从十几个行为艺术中,挑出那么几个和当天的大事搭得上边的,也就不是难事了。

还有一种情况,古代有个故事,三个读书人去考试,找了个半仙问前程,半仙伸出一根手指,怎么问也不解释,后来才发现一根手指涵盖了所有的情况,相信有些预兆也就是这种把戏。

还有一种情况,现代有种骗术:
骗子给256人发了对某件事的所谓预测,给其中128人发了成功,给另128人发了失败;
如果这件事本身后来成功了,骗子继续给之前发成功的128人发第二轮预测,给其中64人发了成功,给另64人发了失败;
如果第二轮后来失败了,骗子就继续给第二轮发失败的64人发第三轮预测,给其中32人发了成功,给另32人发了失败;
如果第三轮又成功了,骗子就继续给第三轮发成功的32人发第四轮预测,给其中16人发了成功,给另16人发了失败;
在这时收到预测的人眼中,骗子就是神秘预言大师了

说了一堆,不是不承认演义中的超自然能力,只是提供一种理解方法。
回复 举报
2020-4-16 11:20:40

主题

好友

1031

积分

太守

晚风匆匆 发表于 2020-4-16 09:36
承认演义中有预兆类情节,但是怎么理解的权力归每一位读者。

你可以认为这些预兆类情节是超自然能力,也可 ...

越是模糊不清的预言水平越可疑。好的预言,时间地点人物都是清楚的,越精确越能体现水平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9-22 15:14 , Processed in 0.0532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