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楼主: 凌云雕龙

【精华】凌云雕龙《三国随札》(全)

[复制链接]
2010-11-9 00:52:40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零六)浅碟子公孙渊

  公孙渊自以为身在遥远的地方,以称霸状态自居,从容玩弄孙权的阴险,终究不足以自保,三国时代,就是太多这种以为拥兵重,即可称王道孤的人。
 
  孙权也太过于天真,以为联络公孙渊,即可达成夹击曹魏的战略,距离太远,又隔汪洋大海,加上人心叵测,于是周贺买马未归,张弥封官被斩,才来悔不当初。一次受骗也就算了,接连二次受骗,不是高估自己,就是低估别人。除了孙权如此,公孙渊也如此,两个人同样半斤八两。地理距离遥远,使公孙渊大起贪心,占尽孙权便宜,这也是敢因此而称王独立,也许公孙渊就是认为曹魏鞭长莫及,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独立建国野心大起。
 
  轻敌在先与没有实力作后盾,永远是败亡的原因。
 
  司马懿的庙算分三策,公孙渊放弃根据地襄平事前逃走是上策(因为下次司马懿再来时,又要行军四千里,没有人有太多的四千里可行),在辽东边界拒守是中策(可达成境外决战,令远征军疲惫),坐守襄平是下策(坐以待毙);连时程表都计算清楚,前进一百天,攻击一百天,回师一百天,中间休息六十天,估计远作战不会超过一年。
 
  果然公孙渊采用中策,想造成曹魏抗拒孔明北伐及陆逊阻拒刘备东征的效果,不过司马懿不是省油的灯,采取围魏救赵之计迫敌交战。这就是《孙子兵法》上所讲的致敌而不致于敌,攻其所必救,趋其所必往,令敌人不得不战,而且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正是胜兵之道。虽然辽东军采边防固守,打算让阻却曹魏远征,万一来个「六出辽东」(参考六出祁山),避战或不战也能拖跨而胜仗。但是司马懿出奇兵直指首都襄平,于是辽东边界拒守便无意义,卑衍、杨祚所建筑的围墙、鹿角及壕沟亦无用武之地,就在回师救援襄平时,被司马懿以围点打援的方式击破卑衍的骑兵数万人,因为千里求战,义不容辞。
 
  攻其所必救,致人而不致于人。公孙渊若边境拒战,司马懿就直扑襄平;公孙渊若不战,司马懿就包围打算长期困攻,最后不是饿死就是无援而亡。吕布虽强,就是死于曹操水淹下邳;陆康坚守庐江,孙策陆战不济,耗时二年还是终于破城。
 
  在战略上已消除公孙渊主力后,回头再展开包围襄平,面临压力下,公孙渊还是自不量力想谈条件。像是要求司马懿后退二十里再投降,司马懿当然拒绝,再笨也看得出公孙渊就是要趁敌后退后开始逃亡。后来公孙渊又表示愿派世子当人质,再自缚来降,这已经有点像讨价还价了。司马懿表明立场很清楚,军事结果有五种:一是能战就战、二是不能战就守、三是不能守就逃、四是不能逃就降、五是不能降就死。有本事建国称王,难道不懂军事的五种必然结果吗?
 
  无知不是借口,不懂军事的人当然会被精通军事的人打败,甚至擒杀,更惶论又轻敌易敌在先。东汉末年的幽州刺史刘虞,正因有自知之明,所以不愿接受袁绍的拥戴,但是几人称王几人称孤的野心,层起彼落,不绝于道。难道不晓得战败被杀,妻离子散,沦落家破人亡的下场,又岂是当初起事时所料想的到。
 
  没有实力或没有眼光的人,正如一只浅碟子,所装的水量有限,很快就会溢满出来,所以内容有限,自不量力,当然承受不了江海的冲击,无法负荷。无力治兵,却想建国,有兵来伐,只能被杀。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3:23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零七)曹爽的苟安

  司马懿大施技俩手段,曹爽真的没有反击的机会吗?也许拿司马懿与曹爽在平等点相比,司马懿不亚于曹爽,但出发点条件不平等,那就结果不一定。
 
  司马懿带兵力拒孔明,千里袭击公孙渊等,已显出其军事才能;曹爽南征汉中,因雨未果而受阻,因此司马懿与曹爽各带兵相拼,结果不言而喻。
 
  早在曹爽未备轻出时,就有忠心的属下提醒警告,但曹爽不理。司马懿的动作非常迅速,宣称奉皇太后命令,关闭洛阳城所有城门,占领军营,武器库房,然后上书皇帝弹劾曹爽,又派出使者向曹爽劝降。
 
  这样子的情势还不是最糟,乍看以为司马懿占尽便宜,实际上反而曝露出司马懿的劣势。因为司马懿需要诈称奉皇太后命令,而不是亲信或直属部队,正显露出司马懿武装势力的薄弱,也就是真正效忠司马懿的人并不多,虽临时被司马懿聚集,只要被揭穿或硬拼,效果就出来了。更何况曹芳正和曹爽身聚一起,敢明目张胆向皇帝及大将军正面冲突,总要先三思,尤其在曹操厉行法令的影响下,封建社会中,以下犯上要有很大的勇气及决心。
 
  连桓范也分析得很清楚,有权有势的曹爽兄弟是不可能像平民一样生活,所谓骑虎难下,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司马懿有胆发动政变,那有可能不敢翻脸呢?匹夫临难,尚欲苟活,大权在握,坐以待毙,则自寻死路。不要被孔明连司马懿不能胜的虚名所震吓,没有军队实力的司马懿,也不过凡人一个,就像麦城的关羽,没有士兵的将军,宛如没有爪子的老虎,毫无威胁。
 
  司马懿还要诈借名义以发动政变,曹爽却可短时间内可立刻下令征召驻守在关南的曹爽直属军队及其它部队,武力相拼,仍可一为。而且还可向外撤退,长时间还可号召勤王军队,动用全国势力对抗,司马懿若要分裂自立,时候未到。所以曹爽实际上并未居于劣势,否则司马懿也不用巧言令色打算欺骗曹爽,直接擒捕即可。
 
  曹爽的优势为仍有余力,单凭己力足以反击;司马懿的优势在于假传太后懿旨,借他人之力预支使用。若非曹爽放弃自己在先,司马懿夺权也不会弄假成真。
 
  后来曹爽相信司马懿只是要削夺曹爽的兵权,可当富家翁,于是放弃力战的意志。司马懿按照原定计划翻脸,斩杀曹爽三族,司马懿本来就打算骗死曹爽。耍诈当然不守信用,曹爽未免小看人情事故。一样米养百样人,江湖险恶,认识的人欺骗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也能欺骗不认识的人。生死大事,轻信人言,必遭摆布,这不能怪凶手残暴,而是死者太过愚味,有时候人先笨死而后被人骗死。
 
  曹爽原有机会反击,但是自己放弃力战意志在先,所以曹爽放弃后,那就不能怪司马懿不客气,怎可错此良机。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4:08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零八)诸葛恪的兴衰

  诸葛亮北伐未成,诸葛恪也未能动摇曹魏,叔侄的命运此点差不多,是否曹魏注定无法打败呢?还是诸葛恪太过激动,欲效仿诸葛亮故事,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
 
  诸葛恪挟着其父诸葛谨的余恩,以及自己本身的能力,迅速爬到统治阶层,刚开始时,的确有佳绩为人称道。像是撤销孙权设置的特务机构,免除积欠的田赋,赦免逃犯,撤除关税等,这些改善人民的生活,确实有利于人民。
 
  后来曹魏主动南下攻击,三路大军同时出动,然而东吴还是有忠心爱国的勇士,在北风凛冽的河堤边,大雪纷飞下奋勇抵抗。平北将军丁奉以三十只船三千人向东兴出发,丁奉命令全军脱去衣甲头盔,不用长枪大戟,只带短刀及盾牌,赤身祼体,登岸死战。后来居然在东兴击退曹兵,曹魏二路大军在得知东关失利后,亦悉数撤退。
 
  可惜英勇战士在前线的保卫国土,却被后方的诸葛恪认为有可趁之机,反而蓄势待发,准备反攻。雪中脱衣相搏,胜之侥幸,而非必胜,否则每次战争皆不发厚衣,强令士兵脱衣硬仗即可。曹军可以轻敌一次,未必每次都不小心。
 
  诸葛恪模仿诸葛亮的出师表,也来个出师通告,但是文章内容轻敌之意,令人觉得反倒是败战的征兆。比方他认为曹魏的将领和战士已经快要死光,正值青黄不接,此时是最衰弱的时刻。咦?三路伐吴的丁奉可是死战,有能力出动三路大军,是最衰弱的时刻吗?西拒孔明北伐,北征襄平公孙渊,南抗东吴四路北侵,还能连年发动征战,显然曹魏的武装没有衰弱过。当然长江不足恃险,三秦不以自保,这是事实,但是军队的实力与时机的选择,又何尝不是按兵不动的关键。东兴之战若东吴无勇士作殊死战,曹兵早已南下,可见东吴的实力水准已到极限,不能用一般防守来应付,而需孤注一掷的冒险,那就暗示军队实力尚有不足。
 
  合淝之战诸葛恪的行动毫不谨慎,因为本来要攻击淮南郡,后来才改变目标。曹魏的大军增援先应付西方姜维攻击狄道,合淝新城口只有扬州牙门将张特守军三千人,被东吴二十万大军猛攻二个月,合淝城死伤过半,然而仍未被攻陷,这是曹魏援军还未到时。后来诸葛恪的军队又病又伤,呻吟殆死,疲惫力竭已超过全军半数,正如前面所评估的东吴军队的实力尚有不足。咦?诸葛恪的出师通告不是说曹魏不堪一击吗?这不仅是轻敌,而且还是严重的误判。
 
  前次雪中肉搏,果然只是偶然,曹军不再轻敌,反而是吴军轻敌。
 
  后来诸葛恪撤退,军队总数比率是二十万对三千,而对方还没有援军加入下,双方各死一半,死亡比率十万对一千五,可谓战争大败。诸葛恪这种败家害军之虫,下场当然可想而知,曹魏能不能动摇是一回事,但是东吴愚蠢到自寻死路,又是另外一回事。
 
  出兵之前要有庙算,拟定作战策略,评估对方可能的反应,然后制定对应的策略,发挥己方优点,打击对方缺点,故有胜算。像司马懿远征辽东,事前已经合军聚众粮秣备齐,评估公孙渊的可能三策,采用围魏救赵及围点打援等战术,利用粮多包围逼降,不接受对方妥协等,千里求战,奋战斩敌毕其功于一役,而不复返。诸葛恪出师北攻曹魏,原朝向淮南郡,走着走着,临时改攻合淝,还采用最下攻城的手段,会不会事先认为合淝城守将会被吓跑还是被诸葛恪的名声吓到而投降,这有可能。
 
  攻城死伤过半也很离谱,就算攻方事先说好被杀,守方三千人要打击二十万人,最起码也要排队轮流送死,何况不是东吴说好要自杀。然后诸葛恪还让张特妥协停战修城,完全无法理解此次战争之目的,究竟是攻城夺城还是打算会战消灭敌人?结果曹魏的援军未到,诸葛恪退兵。
 
  综观以上,诸葛恪发动战争的目标一无所求,不但无法攻城略地,亦非主动求战,像是带大军郊游,驱赶军民送死。国家大事及军队被此类人掌握,真是东吴军民的悲哀。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4:58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零九)向羌王迷当借兵

  蜀汉既然兵源有限,向外借兵如何?游牧民族比农业民族善战多了,像是边疆民族羌狄等,何乐不为呢?
 
  况且向别人借兵,不论战争胜败,都不会使自己的子民受到伤亡,又可达成战争的效果,真是一举二得。但是如意算盘不必打得太早,别人的军队终究是受别人控制,什么时候背叛都无法预防,连别人有没有尽力,或是敷衍应付,亦无法节制,反而需索无禁,代价不见得不高。
 
  羌人善战没错,马超就曾加以利用,但是蛮族的战力比得过正规军的实力吗?曹操就是采用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迎击,关西诸将再浩大的军势,也无法抵抗正规军的镇压。所以当《三国演义》提到姜维使用金珠蜀锦结好羌王迷当,欲借兵助战时,就可预先得知蜀兵的命运真的不是普通的坎坷,因为蜀兵对羌兵没有恩义的基础,只凭一时的礼物,就要羌人牺牲生命,买命钱也太高估了。而且羌兵前受汉朝董卓前后的镇压,后挫于曹操的镇压,富有败仗的经验,蜀兵可谓赔钱而招损。
 
  靠天吃饭要饿死,要人打仗要失败,敌人自己不会自动崩垮,有余力作梦妄想,还不如自己振作努力锻练。一点金银珠宝的代价,就要别人抛头颅、洒热血,希望别人流血流汗打下江山,然后无条件送人。不要把别人的头脑看得太低,边疆民族只是住的地方比较靠近边陲地带,也许教育没有中原所受的好,但不表示笨得会找死。
 
  所以姜维送礼借来羌王迷当答允的五万羌兵,然后大军出阳平关伐魏,不但能杀曹魏辅国将军徐质,还能在铁笼山围困司马昭。可惜后来却因为羌王迷当先被雍州刺史郭淮攻破,然后魏兵参杂于羌兵中,掩袭蜀寨背后,大败姜维。不过后来姜维还射死郭淮,但此次作战已告失败。可见借来的兵,一点都不可靠,就算经营已久的战场,也经不起临阵的倒戈。
 
  以上的故事更像儿戏,因为羌兵根本没有这么伟大,能造成蜀汉大胜而曹魏大败。事实上,郭淮早在正始元年就已收服羌王迷当,还把三千余羌人部落迁移到关中。正始八年雍州凉州的羌人胡人部落叛变投降姜维时,夏侯霸还是曹魏的讨蜀护军,与雍州刺史郭淮在洮西一同弭平叛乱;夏侯霸投降蜀汉是曹爽被诛后的事,才能与姜维共事北伐。后来姜维才在东吴诸葛恪北攻合淝时,同时出兵狄道,先因粮尽退兵一次,后来再次攻击时,虽攻陷狄道、河关及临洮三县,但被曹魏将军徐质击斩蜀汉荡寇将军张嶷后,姜维不得不撤退。而郭淮虽没详细记载死因,但极可能是病死,也不是被姜维射死。可见曹魏军队实力之强大,占尽战争优势。
 
  美其名是借兵,但则实为雇佣。送礼给外族头目而诱其出兵,礼物可相当于军费,因此送礼出兵与花钱买兵,道理相差不多。五万兵卒的代价应值多少?会不会被要求加倍送礼?还有死伤的丧葬及医疗的费用,是不是也会被要求?然后还有倒戈勒索的威胁等,比方北宋向女真借兵,共议灭辽;南宋向蒙古借兵,共议灭金──结果辽、金虽亡,南北二宋也被外族逼迫,看来外族太强,困扰沉重。姜维本借羌兵,却被郭淮击溃而参杂魏兵,反而高举羌兵之名而实以魏兵偷袭姜维,原来外族太弱,亦有隐忧。
 
  曹魏平定部落叛乱,不靠借兵,应付蜀汉姜维的攻击,亦是靠自己的力量打赢。凭借自己实力的战争,比向人借兵的战争,胜算多多。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5:43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魏末淮南三叛

  短短的六年之间,淮南发生三次兵变,都被司马氏平定,可见东汉末年以来,拥兵自重的时代不复昔日。
 
  曹魏嘉平三年,太尉王凌打算另立皇帝曹彪,被司马懿平定;二年后的正元二年,毌丘俭及文钦起兵讨伐司马师,结果因反被袭击根据地寿春而失败;三年后的甘露二年,诸葛诞、文钦及唐咨联络东吴而叛变,后来被司马昭攻破寿春,淮南全数平定。
 
  王凌的野心比较大,虽没有办法像叔父王允计取董卓,但亦有另立中央政府的打算,可惜错估司马懿的虚实及反应,还没开始成事,就已被消灭。不过这不能全怪泄密,叛变自立的大事,迟早会被知道,除非吃定中央不闻不问,或不发兵剿乱,或相信中央会赦免而不追究。当然司马懿不守诺言是出了名,王凌相信司马懿的话,下场正与曹爽一样,总认为权臣会守信,结果当然是被骗的人倒楯,历史总会重演。
 
  至于毌兵俭与文钦的武力则相当可观,不但起兵叛变,甚至还打算征讨司马师,文钦的儿子文鸯才十八岁,勇力绝人,突袭司马师的军营内,横冲直撞,曹魏军队无法阻止。但是后来司马懿号召勤王,从各地征召军队展开包围,发动攻击,于是根据地寿春被夺,文钦又败,毌丘俭退守项城,邓艾王基等大军即将来袭,后来毌丘俭逃亡被杀。
 
  诸葛诞是被围死的,从曹魏甘露二年五月起兵,到三年二月被杀,曾集结淮南淮北十余万官兵,又从扬州附近征召四五万人,聚集粮食足以供应一年份,寿春要塞虽有深峻的濠沟及高陡的城墙,但是最后居然还是被攻破。坚城没有不被攻陷的道理,诸葛诞也太小看中央平乱的决心。起兵太少,会被庞大的中央军所淹没;起兵太多,又会吃垮粮食而无战力。后来诸葛诞坐困愁城,连习鏧齿都认为司马昭利用恩德来攻击叛贼,诸葛诞输得可惜。
 
  源源不绝的援军及补给,不必花俏奇招,就能简单击败号称坚城、良兵、善谋及猛将,无备败于有备,正因此理。
 
  东汉末年有阙宣自称天子、许昌自称阳明皇帝,还有刘表据荆州、张鲁占汉中、刘焉割益州、孙坚跨江东、陶谦依徐州、公孙瓒霸幽州,以及势力相当可观的袁绍、袁术、曹操,这些都是地方拥兵割据。至于董卓强攻中央,亦是拥兵自重的另一种方式。东汉为什么会败乱灭亡,就是因为有这些权臣以武力叛变,不受中央节制。
 
  王凌、毌丘俭及诸葛诞等人,亦是为曹魏立下大功的能臣,虽有以往辉煌的战胜纪录,但是要凭此像黄巾之乱时再起叛变,恐怕环境已经不允许。司马父子对于叛乱反应快速,不会让曹魏像东汉分裂再发生,短短的时间内就平定内乱,否则像东汉久不处理地方叛乱而造成三国鼎立,就很难收拾。
 
  司马家迅速平定淮南三叛,一方面建立其权威,也粉碎国境内再起分裂;以铁腕镇压地方抗命,可避免雄据称霸意图四分五裂。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6:29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一)孤军深入的危机

  临时兴起或是孤军无援的状态,对战争的胜负没有权利要求,因为没有太多的条件可支持胜利,但是只要其中一个环节有机可乘,结局已注定失败。
 
  诸葛恪攻击合淝就是其中一例,临时起意的攻击,怎么可能与计划周全的防御相比?因为临时起意没有变通的方案可替代,等于是没有计划,若是有充分的时间庙算各种变化,才可因应各种变化的可能结果,去执行相对应的策略。姜维先前的趜城之战,也是失之孤军深入,没有太多的辅助。
 
  姜维在洮水西岸击败雍州刺史王经后,虽率军包围狄道,整体上还是势单力薄。用战略评估就可分析出姜维的必败之因,因为姜维的军队不过数万人,规模上顶多是地方性的小冲突战役,而不足以完成决定性会战;又战场发生在枹罕狄道一带,属于曹魏边疆,无法对曹魏没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再来是姜维出兵的日期在夏天,早在春二月时曹魏才弭平毌丘俭的叛变,有休养充分的军队可应付姜维的搔扰。
 
  然后再以战争目的判断,难道姜维打算利用几万人的实力,就想消灭曹魏吗?还是认为发动战争可得土地城池?攻一城,分兵守一城,再攻一城,再分兵守一城,恐怕还没到半途,整支远征军已因分兵变得薄弱得无法前进,而有被敌反噬的危机。除非曹魏就眼睁睁的坐视姜维攻城而不反应,无条件不抵抗让姜维保有侵占而来的土城城池。曹魏当然不可能放弃土地城池,姜维也毋须争夺,所以姜维孤军深入的目的与孔明相同,就是为求决定性的会战。
 
  然而此一深入战术,若无配套措施,只要守方采用坚守再追击,或是趁攻方深入而断其退路,远征军将无退路。因此,趜城之战蜀汉虽先占优势,但郭淮在牛头山阻截姜维,逼迫姜维撤退,连句安等人都无法保有战果而投降。至于洮西一役姜维虽大斩王经数万人,但曹魏征西将军陈泰越过高城岭,攀上狄道附近高山后,姜维不得不退。因为孤军深入,不能被断归路。
 
  这也是孤军的悲哀,因为防守方除了在边界坚守,就可防止侵略方的前进;万一侵略方势力强盛,防守方无法匹敌时,不妨放手让侵略方深入,防守方可俟机切断侵略方的退路。所以姜维只能屡次在边界作小型的攻击,一但曹魏大军来援,姜维就只能撤退,被迫形成如此形势,蜀汉就没有生机。
 
  除非有援军相应,才能令敌左右难顾,自春秋战国起之大规模决战,如孙武侵楚、长平围战及刘邦入关中等,皆采分兵合击的形态,除了迷惑敌人使之奇正难辨外,最后皆有真正决战目标,正如孙子分兵扰敌而意在郢都、白起营造双重秦壁,打算包围赵卒四十余万、刘邦明修栈道,实则令韩信暗渡陈仓。
 
  把姜维历年所发动战争的实力累积,毕其功于一役,要比分兵而发动连年征战,毫无尺寸之功要好。邓艾及钟会灭蜀的战争就一气呵成,兵不再出;王浚及杜预亡吴,一次就令东吴就范,亦不采分次蚕食之策。多路并进,大军四出;与孤军深入,分兵多虑,孰者为优?
 
  孤军无援,再加上深入敌国重地,只算孤注一掷;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根本就没有胜算。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7:07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二)谯周的雠国论

  蜀汉中散大夫对于屡征曹魏,经年屡征而造成百姓凋瘁,因此与尚书令陈祗讨论利害,写成雠国论,内容颇为可观。
 
  资治通鉴及《三国演义》均将雠国论有所删节,因此造成上下文意不通,很难看出原意所要表达的重点,还好《三国志.蜀书》留有原文,可以重拾谯周的金石之作。同时也对所谓的蜀汉与曹魏之间国力竞赛,点出肯定的看法,虽然《后出师表》一再表示若是不出击就会等死,但雠国论谈的不一样,不是苟且偷安,而是休养生息以忧患意识再出发。
 
  所谓的雠国,是指旧朝残余的国家规模很小,而新朝创建的国家规模很大,同时存在世上互为仇敌的国家。前者摆明指蜀汉,后者则指曹魏,两者互为仇国。因此就有人问弱国要战胜强国有没有古代的例子,回答就说弱小有忧患意识的人,比强大而松懈的人,才能治理而富强;就像周文王生养滋民,还有勾践十年教训的抚恤人民,而不急于发动战争。
 
  但是就有人举反例了,楚汉相争中,刘邦很快就能击败项羽,如果能趁机寻求新朝创建的国家的空隙,攻击其边陲,就能加深扩大其空隙而俟机击毙。回答是商周之际,君臣人民上下之间的关系已经根深蒂固,就算有英雄刘邦出现,也不能扭转乾坤;只有混乱交替的世代,强者先占才会先赢。这个很容易举例,夏商周三代的交替,或是秦朝统一天下之时,光靠少数的武力是不足以推翻旧朝;战国诸侯并起的纷乱、王莽败后的群雄逐鹿中原及东汉没落后的地方各拥军自立,才可以靠武力互斗来相决胜负。三国鼎立,虽然不像秦末鼎沸之时,但真有六国并据之势。
 
  因此蜀汉适合向周文王休养学习,而不能向汉高祖刘邦仿效,因为人民疲惫劳累后,骚动扰乱的预兆就会出现,上位傲慢及下位暴乱的情形发生后,瓦解覆亡的形势就会发生。就像射箭一样,乱射而射不中,不如瞄准了再射,否则徒然浪费精神与力气。
 
  商汤及周武王的讨伐,一次决定性会战就能打倒对方,不用再发动战争,就是因为重视调度人民的辛劳的关系,而谨慎把握出兵时机。没有节制的发动战争,就像土块的崩溃,战争万一失败,再聪明的人也束手无策难以善后。再怎么懂得奇正变化的人,没有休息没有方法的进行,就像驱使没有轮子的车子去翻山越岭,不使用舟楫而想横渡江河,费时费力而没有效率。
 
  针对孔明及姜维的屡次出兵,或是蜀汉不如曹魏的国力竞赛,谯周的雠国论确实作了反面的批判。因此反战及苟安的心理跃然欲出,把蜀汉北伐的性质定位于连年战争,而且谯周强化蜀汉不如曹魏的国力竞赛,散发出天生注定必亡,而且努力无用的悲观。最后的结果,或说是最好的选择,配合曹魏伐蜀,后来谯周主张乞降请命,这与南宋秦桧诬杀岳飞,以避免战争、追求和平的方式同出一辙。
 
  志在天下之人,引刘邦为鉴,想趁奠基未定时逐鹿中原;但谯周认为「可为文王,难为汉祖」,向周文王看齐,对商纣委曲求全,才能避免战争失败。战争与和平两极化的选择,原来自古有之,而且各说各话。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7:42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三)姜维伐魏

  姜维并没有九伐中原,若从出兵的目标来看,几乎皆位处于曹魏的雍州及凉州,姜维实际战略目的在争夺陇西一带。
 
  九次出兵的记载,正史与《三国演义》不一样,先看《三国演义》的记载:
 
  第一次,延熙十二年,姜维攻雍州,兵败曲城牛头山之役。(参见第一○七回)
 
  第二次,延熙十六年,姜维出阳平关伐魏,刺徐质射郭淮,兵败铁笼山之役。(参见第一○九回)
 
  第三次,延熙十八年,姜维出枹罕,洮水一战,大胜王经之役,但于狄道被邓艾击退。(参见第一一○回)
 
  第四次,延熙十九年,姜维攻南安,兵败上邽段谷之役。(参见第一一一回)
 
  第五次,延熙二十年,姜维取骆谷望长城,因防司马昭援军而退兵之役。(参见第一一二回)
 
  第六次,景耀元年,姜维攻祁山得手,却被后主刘禅紧急召回之役。(参见第一一三回)
 
  第七次,景耀三年,姜维三路攻祁山,王瓘诈降之役,虽胜邓艾但折粮草失栈道。(参见第一一四回)
 
  第八次,景耀五年,姜维正攻洮阳及祁山,却被后主刘禅紧急召回之役。(参见第一一五回)
 
  第九次,景耀五年,姜维沓中屯田,正值钟会邓艾伐蜀之役。(参见第一一六回)
 
  正史《三国志.蜀志》的记载如下:
 
  第一次,延熙十年,姜维接迎投降的凉州胡人,与雍州刺史郭淮、讨蜀护军夏侯霸战于洮西。
 
  第二次,延熙十二年,姜维攻雍州,兵败曲城,将军句安、李韶降魏。
 
  第三次,延熙十三年,姜维再攻西平,无法战胜而回。
 
  第四次,延熙十六年,姜维围攻南安,郭泰郭淮赶来救援,未到而姜维退兵。
 
  第五次,延熙十七年,姜维攻陇西,攻下狄道、河关及临洮三县,被曹魏徐质斩杀蜀荡寇将军张嶷,姜维退兵。
 
  第六次,延熙十八年,姜维出狄道,大破雍州刺史王经于洮西,姜维后退到钟题。
 
  第七次,延熙十九年,姜维攻上邽,被曹魏大将军邓艾所破。
 
  第八次,延熙二十年,姜维出骆谷,邓艾及司马拒战逼走姜维。
 
  第九次,景耀五年,姜维攻洮阳,与邓艾交于侯和,败走沓中。
 
  不管那一种说法,姜维发动战争的地区皆不属中原,不是雍州就是凉州,位置已偏向汉朝所谓「西域」,因此九伐中原之说,似乎不算中肯。除了洮西战胜王经外,其余不是失败,就是主动撤兵,而且洮西之战结束后,也未能保有战果,很快就被陈泰等人反攻,光歼敌而未取地,仅算半胜,或者半败。
 
  严格讲起来,姜维屡次军事行动,皆无功而返。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8:21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四)天真的曹髦

  学习辨别混淆的局势,适时作出正确的判断,要谨慎的态度再三思,若是不知天高地厚而轻举妄动,只能说是天真得自取灭亡。
 
  自司马懿发动政变时,曹髦才十四岁,被接到洛阳继位时,似乎举止很有分寸,没有骄傲自满的得意。不过这不算他聪明过人,不能确定会不会被立为皇帝,保守不贪份的想法很正常。后来曹髦登基后,甚至谈论比较起少康与汉高祖的优劣,自以为看法正确,那里知道不同环境的不同人物,本来就无法比较呢?而别人真的无法说得过曹髦吗?
 
  而曹髦贵为皇帝,到太学与儒家学者谈论《易经》、《尚书》及《礼记》,而学者都认为不如曹髦。汉朝初年,凡是通五经的人,均可被授为博士。换成现代的语言,就是在国立大学中的教授,他们的学问都没有曹髦认真。这当然是因为曹髦身为皇帝的关系,否则老教授再无能,真的会不如十六岁的学生吗?比方《尚书》所举的圣人未尽的部分,曹髦质疑到尧录用鲧的识人能力,因为试用九年都没有成果,但是博士庾峻认为经传都已注明圣人难免没有过失,所以尧会有四凶,周公有管蔡之乱,孔子还看错宰予。而曹髦就捉住圣人一定是十全十美,不能有过失,因此答非所问,没有应出重点,但是博士庾峻就屈服不再多说,只是自叹自己学问疏浅。
 
  这是人臣不敢向君主力争,而非技不如人。特别是这种问题已早有人解答,仍会发问的原因,正曝露出曹髦未读经传注疏。
 
  后来曹髦不能忍受司马昭的专权,居然想要发动王师来讨伐司马家族,先比较双方的条件,就知道胜败如何。动员作战时,曹髦才二十岁,没有作战经验;司马昭则刚剿平寿春的内乱,诸葛诞的规模超过二十万人,而司马昭战胜诸葛诞。曹髦拔出自己的佩剑,率领身边的禁卫武士,还有奴仆及侍从共数百人;还没遇到司马昭,只遇到中护军贾充,就已无法战胜,若是要正面与司马昭的大军冲突,胜算如何,可想而知。莫非曹髦想靠着几百人的平民,就想消灭久经战争的司马昭及其武装部队,光是人数兵力相比,差距就非常大,可说以寡击众。
 
  曹髦唯一占优势的就是皇帝身分,然而,司马家有心篡夺发动政变,又岂是忠臣耿耿之徒?难道就会因为怕犯上,所以皇帝动手,臣属就不敢反击?胆敢废立皇帝,就不怕以下犯上吗?用奴仆挑战武士,无异以卵击石,不知道当初为难博士的脑筋跑到那里去了?
 
  曹髦起兵就是要杀人,司马昭再笨,有可能呆呆的让曹髦挥剑致死吗?身为皇帝,可以下令叫别人去作,若是别人不肯听命,那就大势已去,即令曹操复生,也无法指挥不受命令的部属。拥兵自重的司马昭,若非剥夺兵权,或是另引势力相抗,光凭皇帝本人亲征,是无法消灭权臣。即令曹操复生,都不会采用此种方法。而且司马昭不必本人出动,光以「其它人」的实力,足以挡住曹髦,然后来来议处这个「其它人」。曹髦冒死亲征,而司马昭借刀杀人,两人优劣,立分高下。
 
  曹髦轻率出击,正如螳螂挡车,天真的自不量力。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9:04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五)自毁长城

  蜀汉虽然国小民弱,但是政治修明、整军建备,还尚有可为,若是互相牵制、各怀鬼胎,无异是自毁前线撼卫国土的长城。
 
  姜维屡次出兵造成国穷民怨,起码还屡屡造成曹魏的压力,甚至于要调动大军来抵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很辛劳。然而刘禅所宠好的宦臣黄皓,却与右大将军阎宇狼狈为奸,打算贬除姜维,取而代之,正好属于排除前线长城的行为。但罪魁祸首,并不在责由黄皓乱政,而在对姜维的肘制。
 
  用与不用,似有非无的限制,只会造成高不成也低不就。如果认为姜维的行动正确,就应重用,加以支持;反之,若认为姜维的行无法带来利益,则应排除,不需留恋。机会也已经给过,成果若不彰,就应立刻换人,资源有限,总不能毫无节制的任人挥霍。曹魏一直没有放弃以武力侵略蜀汉,若有机会,就会跃出秦岭而攻击。大敌当前,蜀汉内部何苦自相残杀,而令曹魏得利呢?黄皓可以继续留在益州为非作歹,不过汉中以北就要放手让姜维大胆便宜,恰如虽有刁竖等奸臣在侧,管仲仍可发挥尊王攘夷的本领,只因齐桓公重用相父,而不限制或影响。
 
  若是阎宇能力高于姜维,换下姜维而选择阎宇,是正确的选择;若没有能力,而拼命想作大官,就算换上閰宇,还不是无法对战事有益。何况蜀汉连年作战,想要立大功,掌大权,有的是机会,没有冲锋陷阵的武功,也有运筹帏幄的庙算。像宗预及廖化就是以战事闻名,或是王平及张嶷等人以计谋见长。
 
  刘禅身为人君者,没有作最好的政治分配,使各人能各适所长,反而在知人善任上作了很大的折扣。使得名相诸葛亮留下的清明吏治制度,逐渐衰弱而破败。因为刘禅是皇帝,所有的事情都要他点头才能实施,若皇帝有意见,为人臣所能发挥的范围,就会受到限制。诸葛亮是蜀汉的丞相,但是刘禅在诸葛亮死后,就遇缺不补,等于是废了丞相的职务。蒋琬及费祎都是大将军录尚书事,姜维只有大将军的职务,并未兼尚书主掌内政,这与诸葛亮时期的文武大权统筹于一身,截然不同。刘禅不设丞相,那么丞相的职务形同皇帝自兼,就像明朝中后叶的皇帝,皇帝能力强时,不设丞相,当然没关系;若是皇帝本身能力平庸,又没有丞相辅佐,就会造成国衰兵弱。
 
  蒋琬及费祎等人还让蜀汉依孔明留下的制度而继续营运,刘禅不再找人接任丞相,以治理内政,首先内政已经失修;姜维等人连年用兵,淘空蜀汉的作战实力,经年失败,算是战事亦不利。对内政治不修,对外战事又不利,刘禅不但没有好好经营天府之国的基础,反而任其内外腐蚀。
 
  选人任人不能择善,空缺其位而不补,除了无法选拔优良,反倒让劣驽充斥,形同劣币驱除良币,正是自毁长城而浑然不知。
回复 举报
2010-11-9 00:59:36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六)分兵夹击灭蜀

  钟会及邓艾的分兵夹击战术,非常成功,所以能一举成效,战胜是一种艺术,而非仅幸冒险。
 
  邓艾本来不主张伐蜀,因为认为没有可乘之机,然而坐等机会,不如起身创造胜算,这是钟会积极的野心。对姜维驻军牵制、攻略汉中及入主蜀汉,均采用此一主动战术。
 
  钟会兵分三路,从褒斜谷、骆谷及子午谷攻击汉中,蜀汉坚守汉城及乐城,然而钟会主力直攻阳平关,而不攻城围城,因为一但背后的阳平关被攻陷,汉城与乐城就形同与蜀汉分离,投降也是迟早之事。不过钟会要小心前攻阳平关时,汉城与乐城会从后形成夹击之势,但是钟会再分兵包围汉城及乐城,遂无后顾之忧,战前的庙算,果然计划周到。后来蜀汉武兴督蒋舒倒戈,钟会趁机攻取阳平关。
 
  有人说这是钟会的运气好,若万一急攻不下,钟会就会发生缺粮,就不得不撤退。但是这也不完全是运气,因为在压力之下,很多人会失去平常的判断,即令智士名将都一样。像于禁虽有三十年战争经验,临战危急之下,居然也会投降;关羽英勇当世,但是却因根据地被夺,后来逃亡被杀。曹操围下邳攻击吕布,还有司马懿攻新城的孟达,均导致城内有人叛变。大敌当敌,不是每个人都想力战,总有一些贪心怕死的人会背叛,若没有人背叛,每个人都忠心爱国,敌国还敢随便攻击吗?
 
  邓艾从狄道攻沓中甘松,诸葛绪由祁山攻桥头武街,采包围之势,姜维感到后路有被切断之虞,加上汉中沦陷的影响,于是动员撤退。邓艾在沓中牵绊姜维,钟会则趁机攻取汉中;钟会力攻阳平关轻取汉城及乐城,而智夺汉中。若是平庸的战法,则是慢慢的从汉城、乐城及阳平关攻起,可能就没这么顺利了。
 
  邓艾的奇袭阴平,更是一针见血,直攻江油。此时姜维已两面受敌,因为姜维若回师迎战邓艾,则钟会大军趁机掩入;姜维保持在剑阁力拒钟会,则邓艾无后顾之忧,可放心的攻击蜀汉心脏。因此姜维不能回头援救,也无法顾及现况,两头难安,这就是分兵的作用。
 
  还有钟会的缺粮情事,亦有可能是吸引姜维主力的幌子,早在攻击剑阁之前,钟会已经获取阳平关所屯积的粮秣,加上原先带来的粮秣,除非两边都用尽,才有缺粮的事发生。而姜维等人,就是以坚守城池,正在企图钟会退兵,钟会能而示之不能,以缺粮来迎合吸引主力,实属高明战术。就像孔明屡屡宣称粮尽而退兵,但常常藉此斩杀敌将,当然要令人怀疑是不是真的缺粮。
 
  两面夹击的分兵战术,蜀汉无法抵抗,汉中与沓中无法兼顾,而必失其一,最后遂被各各击破,战争果然不是随便平庸不用脑就可驾御,除了利用力量决胜负,运用智慧来比高低也很重要。
回复 举报
2010-11-9 01:00:08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七)蜀汉的灭亡

  加深蜀汉灭亡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畏战避战以及求和苟安,所以蜀汉面临战争的抵抗,比当年曹魏面临孔明北伐时的抵抗还不如。
 
  由于益州盆地有易守难攻之势,邓艾才会想采用暗渡阴平的奇袭战术,然而鏧山开路,遇水架桥,翻山越岭,再由山颠滚下,不但大损军力,也丧失退路及补给。在兵力疲惫及人数又少的重地下作战,虽然达成奇袭,但是蜀军还是可占形势及军力的优势,这就是为什么邓艾进入平地后,刚开始会遇到强烈攻击而无法攻克。这就说明了邓艾的奇袭战术,不是很顺利,蜀汉仍大有可为。
 
  不过邓艾与钟会的分兵战术,令姜维前后不能兼顾,若是邓艾再赴剑阁,刚好与钟会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姜维无法分兵两面作战。因为姜维重兵救成都,则钟会将攻下剑阁;姜维重兵守剑阁,则邓艾将攻下成都;姜维兵分两路救成都守剑阁,钟会打破剑阁,邓艾亦陷成都。
 
  刘禅在面临军队入侵时,还在考虑逃到南中或是东吴,甚至要不要投降之类,在上位者已无战心,整个益州也只有少数部队作困兽之斗。既然举国皆无战心,蜀汉很快就被灭亡了。
 
  若非蜀汉守将马邈不战而降,邓艾更不可能如入无人之地,阴平峭崖已无归路,包括粮秣补给,若是避战坚守,邓艾不会饿死也会渴死,而且又是关门打狗的形势,对走投无路而言,大可赶尽杀绝。但是若内心致于和平,宁愿下岗也要避免战争,投降才是保全生命的出路,国家将亡,何必忠诚?
 
  邓艾孤军深入重地,若是蜀汉调集部队作包围战,在入侵军没有退路及形成包围口袋形势下,相战之下,胜负还是很难说。但是邓艾的左右战线邓忠及师篡力战之下,大破蜀汉军,斩杀诸葛瞻及黄崇,夺得绵竹。结果百姓惊吓混乱,逃亡到深山野外,政府无法禁止。原来号称可以六出祁山,九伐中原的蜀汉,内部的守备兵力居然如此薄弱,除了姜维在剑阁前线抗敌外,绵竹雒城就仅剩小部队,一但小县战死守将,就如同整州被卸下武装,毫无抵抗。县上有郡,郡上有州,莫非益州就只有绵竹县可以作战?
 
  蜀汉只有大军在边界,其它只有小兵守卫,难怪邓艾能奇袭而轻取益州,邓艾必胜的原因乃是蜀汉没有足以相抗的数量。这可以比较魏延的子午谷奇谋,魏延假设奇袭长安成功后,还要孔明配合大军的支持,因为魏延认为曹魏还有大军会赶来救援,所以需要孔明救兵增援。因此魏延奇袭的理由是长安兵少,趁曹魏的大军在别处时奇袭;而邓艾的奇袭阴平道,也是认为成都兵少,不过益州也没其它大军,大军都在剑阁。
 
  益州应该不只剑阁才有兵,历年屡次出征可有动员大军的实力,还不是因为益州畏战避战,没有人想抵抗作战的话,就等于益州没兵。
 
  不抵抗敌军,只有少数人在作战,就等于益州少兵或没兵,而钟会及邓艾相对比较之下,等于多兵或有兵。以多打少,以有胜无,曹魏收蜀汉的战争,胜利得很漂亮。
回复 举报
2010-11-9 01:00:52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八)邓艾的冤狱

  身具灭国的功劳,应该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然而却落得身死异乡,邓艾虽因冤狱而死,其实其它下场也不会更好。
 
  当初的邓艾在曹魏,是数一数二的善战将领,一方面力战蜀汉及东吴的侵略,又能协助剿平曹魏内部的叛乱,还能远征蜀汉,可谓汗马功劳不在少数。而曹魏也不是过河拆桥型的作风,对于各种人才的选拔,向来论才不论德,论功不论辈,来自各地的英才济济一堂,各有发展。邓艾若不是私心在先,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当然邓艾「已经」叛变和邓艾「想要」叛变,是两件事,所以邓艾不应该因为没作过的事而死,固然没错。不过在封建的社会中,预谋未遂与实际已行同罪,所以不会不合理。至于邓艾招致受死,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邓艾不过身为征西将军,钟会为镇西将军,而邓艾出发前只有三万兵力,钟会却有十余万,后来虽因功邓艾升官到太尉,甚至还承制代表皇帝,但是部队实力还没有钟会大。因此邓艾的骄咨就会显得力不从心。从现有数据来判断,邓艾应自知兵力不足以自立,而率领甫被攻击过的益州人民举兵反叛曹魏,并没有胜算。如果邓艾自立,也不用司马昭出兵,光是钟会凭着兵力的悬殊,就可就地解决邓艾。因此邓艾除非被胜利冲昏头,否则邓艾没有自立为王的企图,应可理解。
 
  那么邓艾又有什么罪呢?答案就在于邓艾的僭越犯上,因为邓艾自行任官封爵,先斩后奏,这已经犯了大忌。因为自立为王所作的事,也不过如此,决定驻地的派军(陇右及巴蜀各屯兵二万人),又封降任官赐爵(封刘禅为扶风王,赏赐财产及左右侍从。)还把广陵郡及城阳郡升格为封国。这种逾越名位的行为,邓艾已经有称王称帝的影子,而无臣属的本分,等于已不受中央节制,而擅自决定。谁知下一步邓艾不会脱疆而去,再也不受中央控管呢?东汉末年的地方割据,共通的特点就是不受中央节制,擅立为王。
 
  光以此项「矫制」问罪,邓艾足以下狱兴讼。昔日东汉副校尉陈汤,以「擅兴师矫制而征」,未向中央请示就动兵,虽然诛讨郅支单于于西域,但是却因此「矫制」之罪而廷议论罪,差一点被御史大夫弹劾诛杀。邓艾不过是远征军的副将,论地位也要由远征军主帅钟会来安排益州受降,邓艾开始封王赏赐,以及决定升格郡国,虽无称王之名,但已有称王之实。
 
  而邓艾骄咨擅行的作风,正是叛乱的前兆,比照起真正想叛变的钟会,不也是违背中央指示,而自行自为吗?邓艾虽不应有叛乱之名,但确有犯上之实,不能无罪,否则其它臣属也都仿效,曹魏的天下,一如东汉末年的各自其政,过问到中央政府的权利。邓艾是国家重臣,司马昭并不是瞎了眼,一时被钟会所蒙蔽而不知,若说中央政府早有杀邓艾之心,顺手推舟,何乐不何?而邓艾致死之因,恐在其矫制犯上。
 
  邓艾遭冤狱而死,虽不应致死,但以骄咨自大的行为而言,邓艾有其自取败亡的结果。
回复 举报
2010-11-9 01:01:33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一十九)刘禅装疯卖傻

  有「扶不起的阿斗」之称的刘禅赫赫有名,实质上刘禅真的乐不思蜀,倒不是真的平庸无能。
 
  不要小看刘禅,刘禅不曾因被刘备摔到地上而变得脑振荡,也不是因为当年在长阪坡被赵云闷在怀里而造成缺氧,从前后的记载检视,刘禅颇有三两三的实力。
 
  最明显的就是癈相一事,诸葛亮身为丞相,一但死后,刘禅就遇缺不补,蜀汉就再也没有丞相。蒋琬及费祎都是大将军录尚书令,甚至于先当尚书令,再改兼大将军,也就是军政及内政大权不再同一人一把抓;而诸臣并立,似乎也有互相牵制分权不专的限制。然后此二名孔明的接班人死后,就再也没有文武兼具的掌权事情发生。若孔明是军政通吃,那么蒋琬及费祎就是各占部分权利,再后来的人就是顶多只能拥有兵权,而无内政大权。有意造成分权之人,正是刘禅。
 
  丞相之职,被刘禅废得不知不觉。
 
  除了废相之外,刘禅另行立将,也就是刘备及孔明时代所没有的大将军一职,在孔明死后,刘禅新设立大将军,按时任用人选。还有侍中、尚书、将军、长史、参军等职位,刘禅都没有忘了奖升罚退,人事制度刘禅从来没有松手。大将军一职由蒋琬传到费祎,再由姜维接任,刘禅都没有忘了补人,怎么丞相一职就被忘了补人呢?另外还任用「张翼、廖化并为大将军」及閰宇的「右大将军」等。刘禅并不只是习于听从,主见仍相当可观。
 
  大将军一职,刘禅控制得体。
 
  除了孔明留下的制度外,运作整个蜀汉的经营,这个重责大任就落在刘禅的身上,因为没有丞相的代劳外,刘禅就是实际统治蜀汉的人。任官封爵,要刘禅同意;人事任免,要刘禅同意;出兵征讨,要刘禅同意;几乎所有的大事,都要刘禅同意。刘禅还不致于授权到完全不过问,否则终其刘禅一世,就会有很多奸佞权臣干政的出现,蜀汉自刘禅专政后,没有臣属的擅权,可见皇权的主控力很强。
 
  另外一点刘禅聪明的地方,就是专用孔明来治国,因此很多措失几乎都是萧规曹随,甚至孔明死后,仍然继续延用孔明的制度,孔明的想法,甚至重用孔明所选拔的人。这也是蜀汉在孔明死后,还能延续二十九年的原因,善于利用优点,正是最好的选择。
 
  面临曹魏叩关,刘禅还有欲逃亡到外地,及主动向邓艾投降等想法,亦表现出是一个有大脑的人,而非坐以待毙之徒。东吴的孙皓可是在建业等死,一点作为也没有,孙皓平常杀人如麻,面临外敌侵略,连另起炉灶的想法都没有。反而极具迎降求和之心,早无斗志。
 
  至于刘禅不在意巴蜀的歌舞,还能谈笑风生,似乎没有悲悯之心,这有二种可能:第一是刘禅无法辨认出益州的事物,所以一点也不怀念故旧;第二,刘禅虽然明知实情但却装傻,因此有说有笑。刘禅即位时是十七岁,在位四十一年,所以蜀亡时年已四十八岁,一个大半辈子都在益州生活的人,就算对平常的事物没有感觉,总会认得出来吧?刘禅不是号称逸乐享受吗?其内容若无歌舞饮晏,难道还举行招人养士或军事演习吗?
 
  反过来说,蜀汉降臣都有感怆之意,再加上刘禅有反应的话,那么就会令司马昭起疑心。刘禅装疯卖傻而能安乐的过完下辈子,才是刘禅所希望的日子。
回复 举报
2010-11-9 01:02:08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百二十)晋灭东吴

  晋挟胜蜀之威,十八年后才大举灭吴,当时举晋朝野,并不是每个人都赞成征伐,然而后来却能完成大业,这些人还差一点扯后腿。
 
  钟会及邓艾最先提出征吴计划,可惜早死而未实现,羊祜后来再提征吴,形势分析及时机的挑选都很恰当。然而太尉贾充、侍中荀勖及左卫将军冯紞却持反对意见,后来益州刺史王浚再提征吴时,又有安东将军王浑建议延期发动。一场占优势的战争,在东怕狼,西怕虎的顾虑下,迟迟未开始,比较当初蜀汉的孔明及姜维,身居劣势就敢发动北伐,晋朝的懦弱之臣果然不少。
 
  杜预、王浚、王浑、王戎、胡奋、唐彬及琅邪王等人六路并进,率兵拥有二十万;东吴孙皓派丞相张悌才率三万人逆长江抵抗,两者军力之悬殊,胜负已分。而从徐陵督陶浚还错认巴蜀的船小,实际上王浚的楼船巨大无比,可见东吴的敌情情报也差得离谱。通常错误的判断,都是来自于无知,懦弱畏进亦同。
 
  王浚年已七十一岁,从巴蜀沿长江远征东吴,还兵临建业石头城,孙皓自绑投降。此时王浑还没渡过长江,但却恼羞成怒,上书指责王浚抗命不受节制。咦?当初王浑驻守长江北岸时,并不打算立刻过江直攻建业,被别人节足先登后,才来鸡蛋挑骨头。这种事前没法度,事后变先知的手段,不知高明在何处。
 
  关于这种懦弱不前的想法,连大都督贾充都向皇帝上书说要撤军休战,莫非这些人都不知道目前是已经攻城陷地,击溃敌军,晋军大占优势吗?东吴连象样的反攻都没有,而且晋军顺长江千里长征,势如破节,东吴几乎皆为望风而降。常见因劣势而撤退,但优势而撤退的情形,若不是设伏俟敌,就是自弃战果。结果杜预的反对停战意见还没抵达宫门,孙皓已经投降。
 
  后来王浑不断的指控王浚,王浚也反驳自保,但被史书记载为「争功」,真是冤枉。明明是王浑参奏王浚抗命大不敬,罪名若成立,可是满门抄斩;王浚的辩解,旨在为自己脱罪。一个要人死,一个不要死,这是诬陷与辩护;这离两人各自强调功劳的争功,相差何只太远。王浑对外的攻敌不怎么样,但是对内的斗争倒是挺有一套。
 
  美其名为争功,实则斗争生死问题:因为王浚不是想争封官或拜爵,王浑也非奢望金银珠宝,故不为争功;王浑指控王浚有罪而应死,以罪名大不敬而言,这是灭族的大罪;王浑又指控王浚纵容手下抢劫财物,欲以抢劫入罪;还有王浑指控王浚火烧孙皓宫殿,纵火也是大罪。实际上所有争论都集中在王浚的生与死,史料罗列甚明,每条皆有所源,可惜一句二王争功,就把生死斗争轻描淡写。
 
  三国纷乱中,贾充及王浑等人消极避战经常可见,倒是杜预王浚等人积极求战并不多见。难怪公孙瓒及诸葛诞坐以待毙而失败,曹操东征西讨及司马父子外抗蜀吴、内平叛乱等,胜利与成功果然属于积极。
回复 举报
2010-11-9 01:02:49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自跋

  虽然三国随札的出发点是阅读《三国演义》的读后感,不过从此一百二十篇来看,反而没有太多对演义内容的探讨,随札中却大量引用正史《三国志》的记载,有点议论发挥而失其意。
 
  写作的方式由于是利用时间平均以每天完成一篇的速度,因此很多的地方难免记忆模糊,甚至于引喻失义等,在连载的期间,承蒙各位热心指点,非常的感激。二校之后,配合意见斟酌,也对原有文字稍作修改。
 
  单方面的观点会一定会失之狭隘,从各种不同的观点也许能吸收更多不同的看法,这也是当初写随札的原意,就是不把《三国演义》延袭已久的观念先入为主。当然也不是无理取闹,至于有没有道理,把所有数据摊在阳光下,互相比较就可一目了然。
 
  有的部分直接点出虚构不实,像过五关斩六将之事,从地理上就可得知错误;有的部份则是提出质疑,像伍伯奢血案的讨探,不能确定那一种版本为真,但怀疑其中情节的合理;有的部份则不管真实性如何,而是评估逻辑合理性,像草船借箭的效果;有的部份则是数落坐以待毙,强调奋战积极得以致胜,像关羽之死或杨阜反攻马超等。
 
  不过这也不是只看一次就有的结果,事实上对《三国演义》来回反复从浏览到精读,从依顺序前后到挑主题跳读,还有很多的内容仍值得醒思。
 
  怀疑的精神背后代表的是立论的看法,没有只言词组支持的观点,只能算是想象。因此三国随札虽不是什么金石之言,但愿提出野人献曝的心意仅供参考,也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批评与指教。
 
 
 
  凌云雕龙于夜阑人静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1-16 10:20 , Processed in 0.07578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