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93|回复: 8

[原创] 为什么中国每次乱世动辄千万级人民逃离故乡、流离失所,而连年战争的欧洲日本却没有?

[复制链接]
2017-7-15 10:36:40

主题

好友

906

积分

县令


以前读到这个问题,以为是战争的血腥残酷导致的,后来看了欧洲与日本战国的历史发现不尽然。后两者战争中也存在烧杀抢掠,像拿破仑的部队筹集粮食主要靠抢劫,而日本也有“乱取”甚至人口贩卖,一点也不比中国式“打草谷”逊色。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部队在哪都是少的。那么,为什么中国每次乱世都是户口锐减至几分之一,生产大倒退,而西方在基本不间断的战乱之中,反而萌发了工业革命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拿三国时候的两个例子作分析:一个例子是曹操南下荆州的时候,刘备带着百姓逃命,按《先主传》所说:“先主屯樊,不知曹公卒至,至宛乃闻之,遂将其众去。过襄阳,诸葛亮说先主攻琮,荆州可有。先主曰:“吾不忍也。”㈢乃驻马呼琮,琮惧不能起。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先主。㈣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两,日行十余里。”过去的说法是刘备仁德,曹操残暴,所以至此。刘备仁德与否且不论,曹操残暴具体在什么地方呢?

再看下一个例子。曹操赤壁惨败后,欲迁徙淮南居民制造军事无人区,结果导致当地人惊恐逃亡孙权处。《蒋济传》:太祖问济曰:“昔孤与袁本初对官渡,徙燕、白马民,民不得走,贼亦不敢钞。今欲徙淮南民,何如?”济对曰:“是时兵弱贼强,不徙必失之。自破袁绍,北拔柳城,南向江、汉,荆州交臂,威震天下,民无他志。然百姓怀土,实不乐徙,惧必不安。”太祖不从,而江、淮间十余万众,皆惊走吴。后济使诣鄴,太祖迎见大笑曰:“本但欲使避贼,乃更驱尽之。”这个例子说明,完全不打仗的时候,百姓也会因为惊惧大量逃亡。蒋济的分析其实没有把道理讲透,如果老百姓真的只是“实不乐徙”,逃往东吴也是离开故土了,何来“怀土”之说?可见百姓惊惧的另有他事。窃以为,从淮南百姓的角度着想,曹老板新遭赤壁之败,烧船无数,损失惨重,会不会是要借迁徙之名,行洗劫之实呢?这个理由才足够惊惧,才足以让百姓连故乡土地都不要也要用脚投票。

中国有个特点,末世的时候一般中央财政入不敷出,而一旦进入到乱世各地诸侯的财政总是充足的。粮食不够的时候经常发生,但钱不够花的时候几乎没有。从秦汉到明清所有乱世,我印象中只有一个李克用缺过钱,手下骑兵把马都卖了,但他解决这一困境的办法是默许手下士卒抄略自己百姓。灵帝的时候,为平定羌乱,耗资320亿。为弥补财政不得不公开卖官鬻爵,连三公之位都卖出去了。但到了蜀国一隅之地,诸葛亮、姜维前后十几次北伐,以至于“民有菜色”,经历了街亭,段谷的惨败,最后亡国之时依然有:“米四十余万斛,金银各二千斤,锦绮采绢各二十万匹”《王隐蜀记》,灵帝如果有这么多钱,想必不会觉得崔烈五百万买司徒还卖便宜了。事实上,我不记得有任何一个乱世之君卖过官,这肯定不是因为这些人的节操突然上升了。司马光反对王安石变法时说:“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乱世诸侯国君的腰包充盈了,军费运费必然倍出于民。如此诸侯愈富,民愈困,上下离心,士不欲战,只要出一个稍微贤明得人心的君主,久分就容易合。

这一点和欧洲日本的历史形成鲜明对比。比如16世纪法国新教徒与天主教徒之间的宗教战争,打到后期国王完全没钱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再打下去国家就毁了”,亨利三世为了筹钱召开三级会议,被代表们要求减税,一通狂批。亨利四世更是穿得跟乞丐差不多。日本也是如此,德川幕府一直很穷,德川家康每顿饭就吃咸菜加一指宽的小鱼,毛利辉元落魄到连新被褥都买不起。而当时日本人评价这二人的富有时曾说,家康的米谷多得可以用来铺一条从关东到京都的大道,辉元的金银多得可以把从山阴山阳到京都之间的桥梁全部换成金桥银桥。可见日本大名的财富完全花不到他们自己身上,都花家臣身上了,这使得他们无力将统一战争进行到底,不得不在政治上妥协谈和。这应该也是欧洲与日本一直无法形成中央集权式大一统的一个原因。

欧洲只有宗教迫害的时候,出现过上万民众逃离故乡。苛政猛于虎,可见促使人民离乡逃难的首先是暴政,然后才是战乱。这与中国历朝大量编户逃亡,户口数查不出来是一致的。

回复 举报
2017-7-15 12:02:13

主题

好友

945

积分

县令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涉及到不同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欧洲是封建社会,中国是专制社会,恐怕不能简单地比较。另外古代中国是统一的,而欧洲从来就没有统一的国家,绝大部分战争属于外战性质,这和中国农民起义完全不同。
楼主的标题是:《为什么中国每次乱世动辄千万级人民逃离故乡、流离失所,而连年战争的欧洲日本却没有?》,但是正文的内容却改变了:“为什么中国每次乱世都是户口锐减至几分之一,生产大倒退,而西方在基本不间断的战乱之中,反而萌发了工业革命呢?”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楼主不能证明欧洲的战乱没有导致倒退,也就无法得出欧洲的战乱与中国的战乱后果不同。
楼主分析的三国时期的两个例子,就已经可以说明曹魏政权的残暴了:人民宁愿跟着刘备逃亡流浪,也不愿意在曹操治下做太平顺民;宁可冒险逃到东吴,也不愿意在曹魏帮助下迁居。曹操的残暴表现在战争期间的屠城,更表现在在战争之后的民屯。和主流观点不同,我根本不认为曹操的屯田是进步措施。
回复 举报
2017-7-15 14:07:40

主题

好友

90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7-7-15 14:47 编辑

中国的乱世也是诸侯分立豪强并起的,像东汉黄巾起义很快就被扑灭,不会造成全国范围的户口消失。像我列举的法国宗教战争,那也是几十年的内战。并且内战结束后”南特敕令”被废除,才出现上万新教徒逃亡国外。为什么只有中国出现了千万级的流民迁移呢?

按常理来说,战乱至少是对当地的工农业,特别是农业是有破坏的。但欧洲发迹那几百年,中国除了短暂的明清换代,一直是和平岁月,然而情况却是中国大踏步落后了。当然这有很多原因,但传统的观点认为战争毁坏文明,我认为只是就中国这种中央集权政体而言。只要当地人民不迁徙,技术还是能够积累起来的,科学还是有条件发展的。以今日的观点,跳槽尚且不利于技术积累,何况举家迁徙。

曹操屯田的做法其实就是按豪强的水平收租。这点可以参考荀悦《汉记》:“古者什一而税,以为天下之中正也。今汉民或百一而税,可谓鲜矣。然豪强富人占田愈多,输其赋太半。官收百一之税,民收太半之赋。官家之惠优于三代,豪强之暴酷于亡秦,是上惠不通,威福分于豪强也。今不正其本,而务除租税,适足以资富强”。肯定是免了免苛捐杂税,乃至征役的,不然留不住人。豪强能够收十五六的租,还没人逃亡,好处就是免征役,免苛捐杂税。中间环节也能省点钱。这一点可以参见《管子.治国》:

“凡农者月不足而岁有余者也,而上征暴急无时,则民倍贷以给上之征矣。耕耨者有时,而泽不必足,则民倍贷以取庸矣。秋籴以五,春粜以束,是又倍贷也。故以上之证而倍取于民者四,关市之租,府库之征粟十一,厮舆之事,此四时亦当一倍贷矣。夫以一民养四主,故逃徙者刑而上不能止者。”
回复 举报
2017-7-15 14:28:28

主题

好友

945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窃比老彭 于 2017-7-15 14:34 编辑

主贴的意思是同样有战乱,中国却落后了。续贴的观点却变成了中国是和平岁月,仍然是落后了。那么您的意思到底是战乱导致落后,还是和平导致落后呢?
中国没有产生资本主义,如果您愿意研究这个问题,我乐于看到您的研究成果。至于您说“传统的观点认为战争毁坏文明”,不知道这是谁的“传统观点”?我看到的观点是:旧的生产方式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
《管子》的年代,还没有汉末三国那样的“豪强”吧?“夫以一民养四主”,与“豪强能够收十五六的租”不是一个意思。
回复 举报
2017-7-15 14:44:37

主题

好友

90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7-7-15 14:57 编辑
窃比老彭 发表于 2017-7-15 14:28
主贴的意思是同样有战乱,中国却落后了。续贴的观点却变成了中国是和平岁月,仍然是落后了。那么您的意思到 ...


从这五百年来看,是横向比较和平亦落后于战争。同样锁国被迫开放,日本黑船事件在鸦战之后,却后发而先至。从比较长远的时间跨度来看,中国秦汉的时候农业手工业已经很发达了,欧洲日本那个时候还是蛮荒。一个地区纵向比较,中国战乱的时候也没有取得西方那样的发展。

中国没有出现资本主义,没有出现代议制,甚至民国的改革也以失败告终。我认为从中国封建时代起,就有关键环节与欧洲日本不一样。先秦时代有没有出现大量流民我还没有仔细看过,只注意到欧洲和日本的封建制是一级一级分封的,公爵下面有伯爵,伯爵下面有骑士,日本也是大名下面有家臣,每一级都是有土地的。而中国从东周起,家臣就是没有土地的,最能说明这点的就是《冯谖客孟尝君》,别的东西都是要就给,唯有土地不给:

左右以君贱之也,食以草具。居有顷,倚柱弹其剑,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左右以告。孟尝君曰:“食之,比门下之客。”居有顷,复弹其铗,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尝君曰:“为之驾,比门下之车客。”于是乘其车,揭其剑,过其友曰:“孟尝君客我。”后有顷,复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左右皆恶之,以为贪而不知足。孟尝君问:“冯公有亲乎?”对曰,“有老母。”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无使乏。于是冯谖不复歌。

战国四公子都是养客三千,封土地的话就养不起了。没有土地就不存在一层一层地效忠,上升通道就狭窄多了。同时,小的诸侯国也容易被灭,大国打起仗来就没完没了,无所不用其极
回复 举报
2017-7-15 15:21:42

主题

好友

945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窃比老彭 于 2017-7-15 15:24 编辑

秦汉时代,欧洲有罗马帝国,谓之“蛮荒”不合适吧?
中国和欧洲情况不同,中国也没有产生资本主义,这个应该是共识。原因是什么?希望看到您的高见。
您说:“中国从东周起,家臣就是没有土地的。”这个不准确,至少春秋时代家臣有封邑不是个别现象,譬如阳虎。否则“陪臣执国命”如何产生?您举《冯谖客孟尝君》,显然是把家臣和客混为一谈了。封建社会也没有给所有下属都分封土地,欧洲也不是这样的,骑士已经是贵族。封君与臣属之间存在着依附关系,而客与主人之间并没有这种关系,来去自由。
回复 举报
2017-7-15 16:43:22

主题

好友

90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7-7-15 16:55 编辑
窃比老彭 发表于 2017-7-15 15:21
秦汉时代,欧洲有罗马帝国,谓之“蛮荒”不合适吧?
中国和欧洲情况不同,中国也没有产生资本主义,这个应 ...


罗马帝国崩溃之后,欧洲进入中世纪所谓的黑暗时代,日耳曼民族立国之初,很多国王都是文盲,包括查理曼大帝都是,总体来说文明是倒退了。中国虽然屡经战乱,甚至异族统治,但统治阶层还没倒退到大量出现文盲的状态,虽有石勒、李自成是为文盲,但为政时间都不长。所以我是不认为古罗马和西欧民族算是文化传承。古罗马也不是封建社会,是奴隶制城邦

春秋战国的历史掌握的比较零散,还不怎么熟。不过阳虎反三桓政变失败后,逃到阳关、讙,如果说这就是他的采邑,后来季孙氏攻打的时候,直接烧了就跑,似乎有点不合常理。而且正如你所说,陪臣执国命这点很奇怪。欧洲出过宫相丕平,红衣主教黎世留执国命,都是直接向国王负责的;日本也出过天下二陪臣:片仓小十郎和直江兼续,这两个也是直接向大名负责,但从未影响到关白和将军。因此我觉得阳虎那样的陪臣,应该是类似尚书令这样执掌中央事物的文官。

欧洲和日本的封建时代与中国有个最大不同,就是不存在成熟的官僚体系,欧洲的国王宫廷大臣就几个,主要还是贵族议政。像法国一个王室管家都成了顶级官员。而日本虽然出现了奉行这种武士领文职,但却仅限于某一个任务,任务完成,奉行也就结束了。最典型的就是明智光秀谋反前担任的便是膳食奉行。

回到春秋战国,至少楚国士大夫的封地第二世是要收回的。见《韩非子.喻老》 :楚庄王既胜狩于河雍,归而赏孙叔敖。孙叔敖请汉间之地,沙石之处。楚邦之法,禄臣再世而收地,唯孙叔敖独在。此不以其邦为收者,瘠也,故九世而祀不绝。故曰:“善建不拔,善抱不脱,子孙以其祭祀,世世不辍。”孙叔敖之谓也。

这对封建制的破坏无疑是致命的。其他诸侯国不知道,但《触龙说赵太后》里面有这么一段话:“左师公曰:“今三世以前,至于赵之为赵,赵王之子孙侯者,其继有在者乎?”曰:“无有。”曰:“微独赵,诸侯有在者乎?”曰:“老妇不闻也。”“此其近者祸及身,远者及其子孙。岂人主之子孙则必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相比欧洲的千年贵族,战国时期有封地的贵族就连三代都传不下去。

这些侯王是缘何被削的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但我找到西汉萧何子孙四次复侯的案例:

孝惠二年,相国萧何去世,谥号为文终侯。子禄嗣,薨,无子。

高后乃封何夫人同为酂侯,小子延为筑阳侯。

孝文元年,罢同,更封延为酂侯。薨,子遗嗣。薨,无子。文帝复以遣弟则嗣,有罪免。

景帝二年,制诏御史:“故相国萧何,高皇帝大功臣,所与为天下也。今其祀绝,朕甚怜之。其以武阳县户二千封何孙嘉为列侯。”嘉,则弟也。薨,子胜嗣,后有罪免。

武帝元狩中,复下诏御史:“以酂户二千四百封何曾孙庆为酂侯,布告天下,令明知朕报萧相国德也。”庆,则子也。薨,子寿成嗣,坐为太常牺牲瘦免。

宣帝时,诏丞相、御史求问萧相国后在者,得玄孙建世等十二人,复下诏以酂户二千封建世为酂侯。传子至孙获,坐使奴杀人减死论。

成帝时,复封何玄孙之子南长喜为酂侯。传子至曾孙。

西汉灭亡后,萧何后裔也随之湮没于民间,散居在陕西关中大地。据《后汉书》记载,到汉章帝建初七年,朝廷又求寻萧何后裔,找到其后人萧熊,封以侯爵。

由于萧何高瞻远瞩,计划周全,萧何的后代因为犯罪而失去侯爵封号的有四世,但每次断绝了继承人时,汉朝天子总是再寻求萧何的后代,续封为酂侯,功臣中没有谁能够跟萧何这种情况相比。

由此可见皇帝对于功臣之后是褒奖的,但地方官员貌似把削侯当作政绩,其他三次且不论,“太常牺牲瘦免”这完全是欲加之罪。我不知道中国官员这种拿别人血汗染自己顶戴花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从“季氏将伐颛臾”之时起,就变得蔚然成风了吧。

所以,秦始皇一统天下传制百世不是偶然的,中国从春秋战国时代有详细史料记载的时间起,就在做削平诸侯,中央集权的事情了,比欧洲和日本整整早了两千年。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的集权模式,这实际上是奴隶制的一种变体,除了魏晋南北朝以外,官员大多数时候属于不世袭的奴隶主。因为官员对自己之外的人员拥有征役、收税的绝对权力,特别是战乱时代,实际上财产权和人身自由都不复存在了。如果上级官员有对下级官员的任免权力,下级官员也形同奴才,东汉时期对举主的效忠,以及举主的连带责任就可见一斑。除了做官当富豪,想诚实劳动做个中产都不可得。按乾隆时期,西方使节的观察中国的中农相当于西方的贫民,中国的贫民属于西方罕见的赤贫。上级官员棒打下级官员的屁股,下级官员还得去亲吻板子。这也是外国学者观察到中国人谋反的频率比西方高得多的原因之一。
回复 举报
2017-7-15 17:12:54

主题

好友

90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7-7-15 17:15 编辑
窃比老彭 发表于 2017-7-15 15:21
秦汉时代,欧洲有罗马帝国,谓之“蛮荒”不合适吧?
中国和欧洲情况不同,中国也没有产生资本主义,这个应 ...


一般来说,中国产生不了资本主义的原因在于缺乏专业分工,对工具的改进缓慢,缺少科学理论,官商勾结,商业资本没有进入到扩大再生产。我个人认为从人的角度来说,就是缺乏政治独立的中产阶级。这就需要相对自由的中产职位,以及代议制来确保政治上不被欺压。中国有句话叫“富不过三”,不是因为没有像西方日本那样的财阀家族,而是因为官家的敲诈勒索无度,就像萧何子孙四度复侯一样,这一点在今天都是如此。只不过今天国民比古代富裕N倍,创业积极性又高,所以才没有被全部搞垮。就这样,中国每年百万级的破产案例,也是触目惊心啊
回复 举报
2017-7-15 18:42:00

主题

好友

945

积分

县令

您似乎话里有话,这样的讨论我就不参与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7-12-15 02:38 , Processed in 0.24212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