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12|回复: 1

瞎聊《水浒》中东昌这节

[复制链接]
2016-8-24 20:47:19

主题

好友

530

积分

县令

小时候看连环画东昌府一节,为没羽箭张清的飞石手段心驰神往,昨天看了大师讲张清的视频,忍不住又拿起水浒翻上一翻,把想法拿出聊聊。

东平府东昌府的故事,是宋江遵「天王遗命」要尊卢俊义为寨主,卢固辞不受,才引发的「抢红包」剧情,两府即是两个红包,宋卢两位候选人分头去抢,谁先抢到谁当寨主,这背景不用多说。看人员分配,是公平甚至偏向于卢俊义的。宋江这边,主力无非林冲花荣,次之徐宁史进刘唐,其后长长的地煞名单里,混着有解珍解宝这俩天罡,但有人真把他俩当天罡吗?而卢俊义那边,武将的关胜呼延灼比起林冲花荣丝毫不弱,其后杨索朱雷的天罡阵容也强于徐宁三人,地煞阵容不用细比,大概相当(即使比「乱入」的,燕青段位也比二解高多了),除此之外最福利的是,吴用公孙胜这两大军师,统统都分给了玉麒麟,而宋江那边动脑子全靠自己,连个朱武也欠奉。

单看阵容,卢员外这边比黑三郎强了不少,但这一切都是浮云。卢员外对寨主一职本就固辞,这抢红包完全是被逼着去,俩人拈阄之后,众人的反应是「众皆无语」,这「无语」虽然跟现在网络语境下的含义不同,但「无奈无聊」的感觉是一样的,不得不陪着走这一出「程序正义」的戏码。

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政治上已经下了「非输不可」的决心的人,来做一道「如果赢了就会导致政治上胜利」的军事题目,你猜他有多大的动机让自己打赢?这一场赌赛,本来就有证明宋头领统兵能力强于卢头领的目的,让山寨各位看看,虽然卢头领能抓史文恭,那是匹夫之勇、一人敌,即使搭配上加亮先生、一清道人这种王牌辅弼,征战疆场的战绩还是要逊色于宋头领。在江湖里,毕竟要以「武功」服人,只靠「文治」,终究是说服力不够硬。但「武功」方面如果试图让宋头领表现出超出卢员外的「单挑」能力,这题目实在没谁能做出,「武力」不行,只好以「统率」比较,战功压过去后,已故晁头领的「谁能打胜仗谁当寨主」的遗命就能混过去了。什么?晁头领说的是谁抓史文恭谁当寨主?我们不要从字面上理解嘛(何况这字面也不太是原话),我们要理解精神,难道晁头领是把个人恩怨放在山寨利益之上的人吗?谁敢这么说?史文恭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晁头领希望看到一个能带兄弟们打胜仗的接班人,这样才能让山寨有更好的发展,对不对?谁敢说不对,山寨兄弟们一百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

说了这么多,诸位想必明白了,卢员外既然政治上必然要输,那军事上必然也要输,卢员外军事上必输,没羽箭军事上自然就必赢,哪怕他是个废物,他也必赢。但假球有假球的难处,你守门员装迟钝,对方前锋射术太糙,那也有点难弄,怎么办?加亮一清的意义正在如此,有这俩人在,想必能输得堂堂正正、心服口服、理直气壮,配上关胜、呼延灼这些深明大义的老兵油子的演技,完成任务是手拿把掐的。

然而吴学究还是谨慎了(估计没人会认为,这一路人马以卢员外马首是瞻吧),作为最清楚卢员外智商的人,他还真怕卢员外一时犯浑,提枪上马速斩了张清,众目睽睽之下,还真不好收场,于是出现了「卢员外提兵临境,一连十日,不出厮杀」这样神奇的一幕,「临而不打」?亘古少见。宋江方面捉董平拿下东平府,然后得到信息,卢员外已经躲了十天,输了两天。上阵的是谁?第一天是郝思文,第二天是樊瑞。大刀双鞭呢?美髯急锋呢?青兽跳虎呢?总派些不济事的地煞去献丑,那郝思文是被扈三娘活捉的水平,指望他去给卢员外斩将破城争寨主?还是盼着被封印了的魔法师樊瑞用肉搏来擒贼?妖术?放着公孙胜在此,有派你樊瑞出去装神弄鬼的可能吗?可见吴用这边,是谨小慎微,为了不赢,连脸都不要了。

宋头领听了白胜汇报,想必大摇其头,暗叹卢员外吴学究演技感人,还是得我这老戏骨去点拨一番,于是移驾东昌,名义是助战,实际是教学,「没羽箭飞石打英雄」的好戏就此上演,比比前面露怯的郝思文和樊瑞,这番出场表演的演员阵容实在惊人:关胜、呼延灼、杨志、索超、朱仝、雷横,早就分派给卢员外这边的一干大将,到了这时才悉数登场,次第中石败北,铩羽而归,这是为啥?无非是如果前几天去了,万一不小心把张清赢了,那还得了,即使不赢,给宋头领听了,说关胜出马云云,即使是败了,谁知道你真败假败,想赢想输,意欲何为?这回总导演来了,而且总导演寨主位置已经坐稳,这些老兵油子(全是官将,没一个草莽)才好放开手脚,卖力演出,否则那大石头打在脸上可是玩的?

那位说了,总导演寨主位置已定,还不速战速决,继续演戏为啥?实际上说谎容易,圆谎才难,你说了一次慌,以后次次得想着,不能说得跟谎话矛盾了。演戏也是一样,表演容易,不穿帮才难,如果前面卢员外吭哧吭哧做无能状十几天,总导演一来立马脆胜,卢头领颜面何存?宋头领此人,最懂人心,卢员外毁家纾难地来帮你解法统之急,汗流浃背进退维谷地在这拖延时间,后面还要摆在台上做花瓶副统帅使的,千万不能让他太心凉。所以,先是宋头领这边的徐宁燕顺韩滔彭玘去做做示范,再交棒给卢头领这些正规演员,一阵演出之后,坐实了「不是我们太无能,实在石子太厉害,不是员外太无能,实在导演一时也搞不定」的说法,于是宋头领卢头领吴头领,及各位被飞石打了的各英雄头领,皆大欢喜。

唯一不欢喜的是董一撞,这小哥初来乍到,不知深浅,哪知道这些「尽皆失色」的前辈有这么多机锋演技弯弯绕,只觉得关胜呼延灼徒有虚名尔,再加上刚入职急着证明自己,有了这些心意,所以董平在这场大戏里,是梁山方面唯一本色出演的,也取得了较好的战绩,躲过两石,逼张清陷入险境,即使是疏于提防的第三石,也堪堪避过,这就是马军五虎将的实力,也可见呼延灼和关胜,全是在宋江说「誓不回军」暗示「去两个厉害的表演一下」时才出马的,呼延灼手腕拦石已是眼疾手快,关胜刀口铮然更是神乎其技,既完成了衬托的工作,又没失了大将的威风。而到宋江这边的「王牌」林冲花荣出马,才取得阶段性战果——捉了龚旺归阵,而吕方郭盛也在燕青的帮助下捉了丁得孙。解决问题,终究要靠「宋将」,如果是「卢将」解决了问题,你们前几天干什么去了?这就圆不住了。

「我们前几天学颜良文丑押粮去了」,抱歉,这个借口都不给你,押粮自有山寨的人,看看这支押粮军的配置:鲁智深,武松,孙立,黄信,阵容很豪华,但估计干真活的就李立一个人。在这之前,宋头领商议计策时总结说「张清不比王彦章差,真厉害」,给卢员外台阶下,众人反应又是「无语」,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随便听听,假装信了呗,这时吴学究终于开口「小生见了此将出没,已自安排定了」,即便前十天不算,从张清三天前打败郝思文算首次「出没」,难道你吴学究,想这么个以粮诱敌的「三将军的计」,要琢磨整整三天?后面公孙一清也不甘寂寞,擒张清时搞出了「黑雾遮天」的把戏,这是给卢员外看:对你,我们可以给你留面子,但我们买账的,只有公明哥!别看你今后要当花瓶副寨主,位置要分得清!

运粮队终于来了,张清搞伏击,鲁智深早看见了,「自望见了,只做不知,大踏步只顾走,却忘了提防他石子」,注意,这个「忘了」只能理解成「看起来忘了」,这种「作者假装看不透书里人物内心」的写作手法名著里太多,不多说。虽然不知道宋江吴用林冲公孙胜都下山后主持日常工作的是谁(柴进?),但至少有朱武在,不会见到催粮官时,一个能想到问问前线情况的都没有,一问情况,最先提到的,当然一定只能是「飞石连打十五英雄」的半神般故事。我们说忽视一个人的属性,往往是对他太熟悉,知道的他的属性太多,难免就会忽视一二,但如果一个人只有一个标签,还是这样光彩夺目的标签,是不可能忘的,何况是鲁智深这等聪明精细的人?说鲁智深见到张清,却想不到石子,那是睁眼说瞎话,鲁智深明明是顶着秃头做靶子,硬着头皮来挨这一下子,这等心理素质,放眼名著,也只有三国里那个秦将军可比,难怪宋江一口一个「吾师」,后世也尊称「鲁大师」,我们知道,只有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才能被尊称一声「老师」,那是对你演技的认可与折服。

但张清下手之狠辣超出鲁大师预料,可能是鲁大师听说「连打十五将」的神奇表演,只顾暗笑「你们城里人演技真浮夸」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知道别人挨打是演戏,反而把张清的实力低估了。如果我来武评,大笔一挥,张清东昌府一战,除了战董平外,统统无效(包括战燕顺,宋江都没想到燕顺能演出新意),这些战绩虽然无效,但无效的意思是不能证明张清很强,但不代表就能证明张清不强啊,鲁大师是犯了「如果A则B,但是A为假,所以非B」的逻辑错误,这一石子终于让他清醒,鲁大师平生,从没这么灰头土脸过,因此恼羞成怒,要打张清报仇,还是拿着禅杖!可见董平张清,一出场就遭了大佬的怨恨,董平是风头盖过了关胜呼延灼,张清更是伤人太多,而且手段阴损,积怨甚重(原文:众多兄弟都被他打伤,咬牙切齿,尽要来杀张清)。其实他俩跟卢俊义一样,位置坐得高,却像在火炉上一样(这算是「袭为钗副」的写法么)。到后文俩骑将弃了战马,双枪将另外弃了单枪,没羽箭另外弃了石箭,窝囊战死,堂堂五虎八骠,死得如此潦草,实在蹊跷,好像现在打游戏,先把一大半装备扔家里再上阵,明摆着是去送人头,这些故事全由戴宗转述,语焉不详,神秘莫测,阴阳表里,无从得知,不知这其中,隐藏了什么。

尽管「连打十五将」水分颇大,不过看张清上梁山之后的战绩,百发百中,战功赫赫,光看这部分战功,这「八骠骑」的位置也是坐得稳的,当然,武评讲马战常规武力,张清这方面天然吃亏,不是说他武力不济,也不是说标准不公,而是大家比罚角球技术,那大力界外球的高手,只能作壁上观,尽管他能做到的事也许更简单实用。至于石毙阿里奇,既是偷袭,而且没有立毙,而是过阵子才疼死,犹如马忠射黄老将军,实在不能算数。让我现在佩服的,一是他屡立首功,二是他百发百中,三是这一段表演——

怎禁“没羽箭”张清,取石子望空中乱打,打的四边牙将,中伤者多逃命散走。


这已经有太史子义「八面火」的感觉了。

后面张清琼英一段,当是文人美好的幻想,虽然张清后来横死独松关,但大丈夫马革裹尸,正是死得其所,「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在他拼命打下的平安天下里,他的妻儿在后方平安地生活,儿子长大更是继承了自己的骁勇,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没羽箭在九泉之下,当可含笑安息。
回复 举报
2016-8-29 12:26:54

主题

好友

169

积分

亭长

嗯,先生不亮文,还不知搞笑才能非同一般,有机会再让老衲开开眼界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20 19:32 , Processed in 0.05141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