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309|回复: 6

【剃头】青龙偃月刀

[复制链接]
2013-7-26 10:31:39

主题

好友

8406

积分

持节都督

青龙偃月刀   
                 韩少功

    何爹剃头几十年,是个远近有名的剃匠师傅。无奈村里的脑袋越来越少,包括好多脑袋打工去了,好多脑袋移居山外了,好多脑袋入土了,算一下,生计越来越难以维持——他说起码要九百个脑袋,才够保证他基本的收入。这还没有算那些一头红发或一头绿发的脑袋。何爹不愿趋时,说年青人要染头发,五颜六色地染下来,狗不像狗,猫不像猫,还算是个人?他不是不会染,是不愿意染。师傅没教给他的,他绝对不做。结果,好些年青人来店里看一眼,发现这里不能焗油和染发,更不能做负离子和爆炸式,就打道去了镇上。
    何爹的生意一天天更见冷清。我去找他剪头的时候,在几间房里寻了个遍,才发现他在竹床上睡觉。
   “今天是初八,估算着你是该来了。”他高兴地打开炉门,乐滋滋地倒一盆热水,大张旗鼓进入第一道程序:洗脸清头。
   “我这个头是要带到国外去的,你留心一点剃。”我提醒他。
   “放心,放心!建伢子要到阿联酋去煮饭,不也是要出国?他也是我剃的。”
    洗完脸,发现停了电。不过不要紧,他的老式推剪和剃刀都不用电——这又勾起了他对新式美发的不满和不屑:你说,他们到底是人剃头呢,还是电剃头呢?只晓得操一把电剪,一个吹筒,两个月就出了师,就开得店,那也算剃头?更好笑的是,眼下婆娘们也当剃匠,把男人的脑壳盘来拨去,耍球不是耍球,和面不是和面,成何体统?男人的头,女子的腰,只能看,不能挠。这句老话都不记得了么?
   我笑他太老腔老板,劝他不必过于固守男女之防。
“好吧好吧,就算男人的脑壳不金贵了,可以由婆娘们随便来挠,但理发不用剃刀,像什么话呢?”他振振有词地说,剃匠剃匠,关键是剃,是一把刀。剃匠们以前为什么都敬奉关帝爷?就因为关大将军的功夫也是在一把刀上,过五关,斩六将,杀颜良,诛文丑,于万军之阵取上将军头颅如探囊取物。要是剃匠手里没有这把刀,起码一条,光头就是刨不出来的,三十六种刀法也派不上用场。
    我领教过他的微型青龙偃月。其一是“关公拖刀”:刀背在顾客后颈处长长地一刮,刮出顾客麻稣稣的一阵惊悚,让人十分享受。其二是“张飞打鼓”:刀口在顾客后颈上弹出一串花,同样让顾客特别舒服。“双龙出水”也是刀法之一,意味着刀片在顾客鼻梁两边轻捷地铲削。“月中偷桃”当然是另一刀法,意味着刀片在顾客眼皮上轻巧地刨刮。至于“哪叱探海”更是不可错过的一绝:刀尖在顾客耳朵窝子里细剔,似有似无,若即若离,不仅净毛除垢,而且让人痒中透爽,整个耳朵顿时清新和开阔,整个面部和身体为之牵动,招来嗖嗖嗖八面来风。气脉贯通和精血涌跃之际,待剃匠从容收刀,受用者一个喷嚏天昏地暗,尽吐五腑六脏之浊气。
    何师傅操一杆青龙偃月,阅人间头颅无数,开刀,合刀,清刀,弹刀,均由手腕与两三指头相配合,玩出了一朵令人眼花缭乱的花。一把刀可以旋出任何一个角度,可以对付任何复杂的部位,上下左右无敌不克,横竖内外无坚不摧,有时甚至可以闭着眼睛上阵,无需眼角余光的照看。
    一套古典绝活玩下来,他只收三块钱。
    尽管廉价,尽管古典,他的顾客还是越来越少。有时候,他成天只能睡觉,一天下来也等不到一个脑袋,只好招手把笑花子那流浪崽叫进门,同他说说话,或者在他头上活活手,提供免费服务。但他还是决不焗油和染发,宁可败走麦城也决不背汉降魏。大概是白天睡多了,他晚上反而睡不着,常常带着笑花子去邻居家看看电视,或者去老朋友那里串门坐人家。从李白的“床前明月光”,到白居易的“此恨绵绵无绝期”,他诗兴大发时,能背出很多古人的诗作。
    三明爹一辈子只有一个发型,就是刨光头,每次都被何师傅刨得灰里透白,白里透青,滑溜溜地毫光四射,因此多年来是何爹刀下最熟悉、最亲切、最忠实的脑袋。虽然不识几个字,三明爹却是他背诗的最好听众。有一段,三明爹好久没送脑袋来了,何爹算着日子,不免起了疑心。他翻过两个岭去看望老朋友,发现对方久病在床,已经脱了形,奄奄一息。
    他含着泪回家,取来了行头,再给对方的脑袋上刨一次,包括使完了他全部的绝活。三明爹半躺着,舒服得长长吁出一口气:“贼娘养的好过呀。兄弟,我这一辈子抓泥捧土,脚吃了亏,手吃了亏,肚子也吃了亏呵。搭伴你,就是脑壳没有吃亏。我这个脑壳,来世……还是你的。”
    何爹含着泪说:“你放心,放心。”
    光头脸上带着笑,慢慢合上了眼皮,像睡过去了。
    何爹再一次张飞打鼓:刀口在光亮亮的头皮上一弹,弹出了一串花,由强渐弱,余音袅袅,算是最后一道工序完成。他看见三明爹眼皮轻轻跳了一下。
    那一定是人生最后的极乐。

=============极乐的分割线=====================

看完之后,楼主头皮发痒,甚想剃头。。。
回复 举报
2013-7-30 20:42:26

主题

好友

5485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本帖最后由 林灏 于 2013-7-30 20:43 编辑

好文章,勾起儿时公社里,底部白色倒置喇叭状、侧面船舵状靠背斜度控制轮的理发椅子,刺激感官的那煤炉子烧水气味,油亮的镗刀布,剃头先生的大背头,不被日晒白皙的大长脸,略跛的一条腿(否则下地不干这个了)……全套掏耳朵工具,银子的,一直也想拥有……
回复 举报
2013-7-30 21:41:02

主题

好友

8406

积分

持节都督

林灏 发表于 2013-7-30 20:42
好文章,勾起儿时公社里,底部白色倒置喇叭状、侧面船舵状靠背斜度控制轮的理发椅子,刺激感官的那煤炉子烧 ...

没经历过公社时代,但是基本都能脑补出那个画面。小时候的理发店,与这个也没太大区别。后来上了小学,老娘学会了理发,于是父子两个脑袋都在家里剃了。。。
回复 举报
2013-8-8 16:41:43

主题

好友

230

积分

县尉

很小的时候是婶婶替我理发,现在我基本上就是在村里,15文钱——以前可还是10文——一次,不洗不冲不锤不焗不烫不染,进店一个字,单剪。二十分钟搞定,拍拍脑袋衣服,扔钱走人,回家继续打机。
回复 举报
2013-8-8 22:19:11

主题

好友

1481

积分

太守

林灏 发表于 2013-7-30 20:42
好文章,勾起儿时公社里,底部白色倒置喇叭状、侧面船舵状靠背斜度控制轮的理发椅子,刺激感官的那煤炉子烧 ...

咦……真的是瘸腿的学理发的多么?俺小时候理发室里最好的那个师傅真就也是个瘸腿哦
回复 举报
2013-8-14 19:59:03

主题

好友

5485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天敌 发表于 2013-8-8 22:19
咦……真的是瘸腿的学理发的多么?俺小时候理发室里最好的那个师傅真就也是个瘸腿哦 ...

莫不是腿短些,手头上的剃头技术就长些?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20 00:46 , Processed in 0.06099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